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七百零九章 无相的亲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真的吗,无伤,你是说真的吗?”

    那妇人捧着无相的脸,惊喜道:“无伤,你可不许骗娘啊……”

    “不骗,不骗!”

    无相笑着伸手拭去妇人脸上的泪,说着又对那小厮道:“小林,去找一口带锁的箱子来,我现在马上就要。”

    说完看向房中的飞云禅师:“飞云,输一些你的法力就我爹吧!”

    “救人可以,可是师父……”

    飞云禅师惊愕道:“难道现在你真的又要再入红尘吗,那我们这一脉……”

    “缘法所至,不入不行。”

    无相对飞云禅师摇了摇头,笑道:“我们这一脉不会消亡,你等我一年。”

    “是,师父!”

    飞云禅师放下禅杖后和钵盂,无相则起身让开使得飞云禅师来到床边,伸掌贴在他父亲宁川的背后渡入法力。

    “无伤,你刚才的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等你一年,你难道一年后又要舍下我跟你爹而去?”

    他母亲李芸熙听出了话里的不对,赶紧扯住无相的手问道。

    说起来他的这母亲不仅蕙质兰心,而且身份也不一般,算起来还是这李唐皇室的远方表亲,只因他父亲宁川当初的赫赫功劳,才被唐高祖李渊赐下了这门婚事。

    “娘,孩儿今生注定要遁入空门,去解救这世间受苦的苍生,这是我生来就背负着的使命,也是连神佛也无法更改的定数。”

    无相摇摇头,微笑道:“不过孩儿保证,日后爹娘归天之后孩儿一定会带很多人来接爹娘的。”

    他注定日后会成为东方琉璃净土之主,所以他也会度化宁川与李芸熙魂魄,不去地府,不去西方极乐,而是来他的东方净琉璃世界。

    “无伤,你……”

    看到无相说的如此认真,李芸熙一时间也不由惊呆了,不知如何接话。

    “一派胡言,咳咳咳……”

    这时被飞云禅师渡入法力后,他爹宁川慢悠悠睁开眼来,可一听无相的话顿时又吹胡子瞪眼,胸膛剧烈起伏了起来。

    “他爹,别气了,别气了……”

    李芸熙一边赶紧伸手在他胸膛上顺气,一边兴高采烈道:“无伤已经答应了,他要还俗成亲,给你们老宁家留下香火。”

    “真的?”

    一听这话老头子顿时眼前一亮,在床上斜着眼朝无相看了过来。

    “少爷,少爷,你要的箱子找来了。”

    这时小林兴冲冲的搬着个一人手臂长短的大红漆箱子,跑了进来问道:“少爷,箱子放哪?”

    “就放在桌上吧!”无相指示道。

    小林闻言便将箱子轻手轻脚的放到了桌上,然后将钥匙递向牧长生。

    牧长生摇摇头,没有接过,转身伸手一拂箱子上的锁,随着喀嚓一声轻响后那锁便应声而落。

    “无伤,你没有钥匙,怎么做到的?”

    看见此幕李芸熙吃惊道。

    “哼,不知从哪里学了些江湖上卖艺的障眼法而已,看你大惊小怪的。”

    宁川见了也是一惊,不过听见媳妇儿的话后不满的哼了一声。

    “宁老爷和夫人有所不知,贵公子乃是天降的佛子,他降临人间是……”飞云禅师微笑道。

    “闭嘴,你个臭和尚。”

    宁川一见飞云禅师忽然大怒,道:“要不是你在我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在他身边阴魂不散,影响带坏了他,他能莫名其妙的跑去出家?这事儿老夫还没有找你算账呢!”

    “呃……”

    飞云禅师脸上一黑,还有一些委屈。

    此时他真的很想辩解一句:他只是个本来想收徒,后来又拜师的云游僧人而已,你儿子是天生的佛祖圣人,佛法比他都高,是你儿子自己想当和尚的,又关他什么事?

    不过如今他拜在无相门下,这话自然是不能说的了。

    而一边无相在打开箱子以后,便轻轻脱下了自己伸手的白色袈裟,叠好后放入了箱中,然后又将自己脖子上的佛珠与手串,以及拂尘都放在了的箱子之中,最后盖上了箱子的盖子。

    做完这一切后无相双手合十,心中默念药师佛的圣号,神情庄重的躬身朝那个箱子一礼,而在他弯腰的时候,令在场所有人都无比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嗡!

    只见他的周身发出了金色的,柔和的,照耀后令人无比舒畅的佛光,并且一尊琉璃佛的虚影出现下了他的背后,而在这金色的佛光中,他的头上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了一头披散着的乌黑长发。

    “这……这这这……”

    看到这一幕,就连宁川也惊得说不出话来。

    待金色的佛光散去后,宁无伤出现,来到床边笑道:“爹,娘,我回来了……”

    宁川拿胳膊捅了捅李芸熙,蕙质兰心的李芸熙马上会意,有些敬畏的笑道:“儿呀,莫非你……你真的是佛子降生,如果那样的话,我们……我和你爹就不逼你成亲了啊?”

    “你说什么呢!”

    宁川本来听的很满意,可当李芸熙最后半句话说出来后狠狠瞪了李芸熙一眼。

    “行了,爹,娘,不管我以前是什么,但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宁无伤。”

    宁无伤笑道:“看你们俩的样子,莫非连我这个儿子都认不出来了?”

    “哼,臭小子,取笑起你爹来了。”

    宁川不悦的哼了一声,道:“你爹以前我带领千军万马征战,尸山血海都见过,我自己的儿子怕什么?”

    “好了,爹,不说别的了。”

    牧长生嘻嘻一笑,道:“以前你不是给我订了一门亲事么,不知道是哪家的姑娘?”

    “哼,说起这事儿我就来气,恨不得打死你个逆子。”

    宁川一听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天下未定时我跟如今的工部尚书,武士彟一起共事,我俩的关系还不错,于是就开玩笑说日后结个儿女亲家,还互相交换了一对龙凤玉佩。”

    “武……士……彟……”

    宁无伤沉吟一句,忽然瞳孔猛的骤缩:“应该……不会……那么巧吧,谁特么告诉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此时他心中苦笑不已,因为据他所知这武士彟虽然不怎么出名,但他有个女儿可了不得,因为她最后成了华夏千古唯一女皇武则天。

    自己这回只是想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然后给宁家留下香火,然后放下情缘,成自己的佛去,怎么忽然剧情一转跟武家扯上关系了?

    不过好像这武士彟应该有三个女儿,想到这里宁无伤无语的摇摇头,那爱谁谁,只要不是老二武媚娘就行了。

    而宁川说完后手朝李芸熙一伸,李芸熙便从他的梳妆台里,找出了一块凤形玉佩递了过来。

    “我说老爹,你不是吧?”

    宁无伤接过玉佩,眼睛都看直了:“龙凤玉佩不是龙代表男,凤代表女么,你给我个大男人订亲还弄回来个凤形玉佩?”

    “这不是……那天喝糊涂了么!”

    宁川老脸一红,可马上狡辩道:“不过我拿了凤形玉佩,生了个儿子,他拿了龙形佩,最后却生了三个女儿,哈哈哈……”

    “行行行,别废话了,爹。”

    宁无伤摆摆手:“你就直截了当的说吧,他三个女儿哪个跟我订了亲就行了。”

    “呃……”

    一听这话,大笑的宁川脸色马上一变,看向宁无伤时脸上露出愤怒,刚要开口就剧烈咳嗽起来。

    “还不是你做的好事?”

    李芸熙白了宁无伤一眼。

    “我?”

    宁无伤一愣,可马上狡辩道:“娘,你可不要因为我不在家而骗我,我当年逃婚去了,这又关我什么事?”

    “你还知道你逃婚去了啊!”

    一听这话,李芸熙忽然出手,准确无比的拧住了宁无伤的耳朵:“人家武家的大女儿武顺比你小个五岁,你们两个算起来正是良配,可你逃婚,以致于人家姑娘等不住你,两年前成亲了,如今儿子都满街跑了。”

    “我……”

    宁无伤哑口无言,脸上露出苦色,心中也直呼坏了坏了。

    这老大已经成亲了,可不就轮到老二,以后那个武则天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