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七百一十五章 剑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爱卿平身!”

    李世民对宁川道,说着目光一转就落到了一旁的宁无伤身上,不由眼前一亮,惊叹道:“这位就是宁卿家的公子吗?”

    宁川道:“启禀陛下,不才正是犬子。”

    “唔,果然生的风度翩翩,器宇不凡,真是一表人才,一表人才啊!”

    李世民点点头,笑道:“只是宁卿,其它爱卿家中的子女朕还时常有所耳闻,可为何你家的无伤朕却从未听人提起?”

    “这……”

    李世民一句话把宁川给难住了,毕竟别人想要说起他儿子,最起码得见过吧。

    可谁让宁无伤这小子离家出走了十年,还跑去做了和尚,昨天才回来还了俗,如今宁无伤长大后的模样他这个老子都见了没多久,就更不用说其他人什么人了。

    可儿子跑去当了和尚这话,他现在岂能对李世民说出口?

    “陛下有所不知。”

    宁无伤见状赶紧抱拳道:“小民少年离家,外出拜师学艺十年,就在昨日方才归来,想必是因为此故才叫陛下不曾听说过小民。”

    “哦,昨天才回来,看来这还真是缘分。”

    李世民听了目光一闪,虽然他心中已经知道牧长生神机妙算,但这次听了自昨日到现在,一直待在皇宫的牧长生能算到刚学艺归来的宁无伤,还是不免暗暗吃惊。

    于是李世民又对宁无伤笑道:“既然你说你出外出学艺,那不知可学了什么本领回来?”

    宁无伤道:“启禀陛下,小民资质愚钝,外出十年只学了一点微不足道的医术,以及练了些花拳绣腿,以及剑术的皮毛而已。”

    “微不足道的医术,花拳绣腿?”

    李世民笑道:“宁公子,在寡人面前你可不要谦虚哦,既然你说你练了武,那……”

    李世民想了想,招手笑道:“那来来来,来跟朕过几招,让朕考校一下你的花拳绣腿。”

    李世民年轻时也曾南征北战,武力虽比不上秦琼尉迟恭等武将,但也有真本事的人,一身武艺也极为不俗。

    “这……”

    宁无伤听了环视一眼殿中,就见此时殿中只有牧长生和他,以及李世民和宁川四人,而一个漂亮的少女正在门口眨着大眼睛,好奇的盯着他。

    “别看了,她就是武媚娘。”

    这时他的耳边忽然响起牧长生的声音,等他急忙抬头看去,就见牧长生面无表情,可暗地里给他传音。

    “要不……你就露两手,看看能不能获得这丫头的芳心?”牧长生给宁无伤出着主意。

    宁无伤是他分出的一部分元神,与舍利子融合后转世而成的佛之化身,所以宁无伤有着元神分裂前的所有记忆,包括各种法术和神通。

    因此他的天文地理,奇门遁甲和医药之术等七十二变里的法术宁无伤都已无师自通。

    不过后来的这二十几年,他们各自的记忆就各自不同了,牧长生的是太阳中练功的记忆,而宁无伤则是在人间的记忆。

    他们之间的关系如果非要比喻一下,那么牧长生就像是一棵参天大树,而宁无伤和红莲道人就是他身上的两根树枝。

    后来这两根树根被他折下,移植到了不同地方的土壤中后,又长成了两棵参天大树,而他们在不同地方的土壤中生长时,也就有了各自不同的生活与记忆。

    正是因此化身要比分身强,分身只能承载本尊一部分力量,但化身可以自己不断变强。

    也是因为这些枝条,又重新长成了一株新的参天大树,因此若非他们自己泄露出去,那么很少会有人能发现他们其实是化身。

    只是练就化身非常不易,不仅过程中要忍受分裂元神的痛苦,而且想练就一个潜力无限的化身更是难上加难。

    不然老子和通天教主两个天尊,也不会夺舍两个千年难得一现的圣灵体,作为自己的化身不断成长了。

    “不可,陛下,万万不可!”

    听到李世民要和儿子动手,宁川吓得急忙摆手道。

    “哦,这有何不可的?”

    李世民笑道:“莫非宁卿害怕朕伤了你儿子不成?”

    “陛下误会老臣的意思了。”

    宁川忙道:“常言道:拳脚无眼,犬子挨些打无可厚非,但若是他不小心伤了陛下的龙体,那老臣和犬子可就万死莫赎了。”

    “哼,真扫兴。”

    李世民听了不悦道。

    “陛下息怒,毕竟陛下身系国家社稷,这宁大人这么说也是为陛下和百姓着想。”

    牧长生目光一闪,忽然笑道:“如果陛下想考校宁公子武艺,老道倒有一个主意。”

    见牧长生替他说话,宁川向牧长生不由投去了几分感激的目光,只是目光中还夹杂着几分疑惑。

    因为他昨日因身体不适,所以没有参加晚上的晚宴,自然也就不认识牧长生这个国师了。

    不过今日他不管到了哪里,听到的所有消息都跟眼前这个国师有关,都在传他如何神通广大,飞天遁地、呼风唤雨,传的神乎其神,倒让他心中十分想见识这个国师到底是何许人也。

    “哦,国师有何良策?”

    李世民转怒为喜,转头看向牧长生道。

    牧长生目光轻轻瞥了眼门口,就见武媚娘等侍女都偷偷打量着宁无伤。

    不过他也理解,毕竟这不管在哪里,都是看脸的时代,而宁无伤如今就长了个迷死女人的脸,那自然要比他这个白发苍苍的老道士要容易吸引女子的目光了。

    “陛下,刚才老道听宁公子说,他似乎还练了剑术。”

    牧长生笑着进言道:“既然如此,何不教他为我等舞剑一段?”

    “好主意,就依国师所言。”

    李世民抚掌大笑:“来人,上宝剑。”

    话音落下,就有人给宁无伤双手奉来一把带鞘的宝剑。

    “既然如此……”

    宁无伤也暗暗瞥了眼门口的武媚娘,知道了牧长生进言的意思,于是抬手接过宝剑,抱拳道:“那小民就向陛下献丑了。”

    李世民点点头,与牧长生坐了下来,而宁川则来到了李世民的旁边站下,有些担忧的看向了自己儿子。

    虽然说宁无伤是自己儿子,但在其离家出走了十年后,他对其可一点儿都不了解了,谁知道他刚才说的那些本领是真是假呢?

    这要是假的……

    宁川的一颗心慢慢的向上悬了起来,缩在袖中的双手也紧紧握了起来……

    锵!

    宁无伤来到宽阔的场中,看向宝剑,下一刻伴随着一道寒光闪过,一声清脆的剑吟声响起,宝剑立时出鞘。

    宁无伤神情的注视着手中的宝剑,就像注视着自己的爱人,下一刻他的身子忽然动了起来,他手中的剑也动了起来。

    只见他手中的剑,时而如一条白蛇吐信,嘶嘶破风;时而又如一头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飞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明明是一把钢铁铸成的冰冷剑器,但在他手中就如同被他赋予了生命般,环他周身自在游走,带起衣袂翩跹,让一切人和物都失了光华。

    顷刻间这让人产生了一种错觉:这衣袂飘飘、的男子根本不是凡人,而是天上的谪仙人,仿若随着这舞动的长剑,他就会乘风归去一般……

    她偷偷地看着他在场中舞剑,舞剑时他看起来是那样的专注、认真,也是那样令人着迷,她只觉得随着这飞舞的宝剑,她的一颗心也附着在剑上舞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