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七百三十四章 东皇之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叹息毕,牧长生又开始闭目打坐起来,之后他的身后虚空扭曲,沈楼的身影也随之出现,坐在了他旁边的蒲团上修炼。

    而在大殿中的一侧,此时袁守诚看也不看回来的他们一眼,因为此时他的全部精神都集中在了悬浮在身前九圈相互交错,缓缓转动,并发着淡淡金芒的天机盘上。

    对此牧长生和沈楼也习以为常,他们知道袁守诚这是在试图破解,牧长生身上一切天机都消失之谜。

    深夜时分,万籁俱寂,

    嗡!

    闭目打坐牧长生的眉心忽然亮起一点金光,接着一股淡淡的牧长生眉心悄无声息的飘散出来,最后无声无息间形成两个结界,将牧长生与修炼的沈楼罩子了底下。

    待结界罩住了两人后,一点金芒这才从牧长生的眉心飞了出来,如同水滴融入大海般融入了牧长生身前的结界之中。

    下一瞬这点金光直接穿过结界,变成了一个巴掌大小钟灵。

    钟灵回头看了眼身后闭目打坐的牧长生,眼中掠过一丝深深的复杂,可是很快他眼中的困复杂就消失了,化为了一抹坚定之色,直接飞到了忙着的袁守诚跟前。

    “白泽!”

    钟灵大声道:“还认得我么?”

    “你……”

    被打扰的袁守诚一惊,等他转头一看后,诧异的问道:“你是谁,居然敢擅闯此地,难道不知道住在此地的人是谁吗?”

    “你是说他们吗?”

    钟灵一指旁边的牧长生与沈楼。

    “他们……”

    袁守诚一看被结界封住的两人,大惊道:“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无声无息间就如此轻易的将一个玄仙和一个太乙金仙解决了?”

    钟灵目光一闪,看向袁守诚身前不住旋转着的天机盘,笑道:“那你何不用你的天机盘一算?”

    袁守诚闻言眼中露出一抹诧异,可是并没有按钟灵说的用天机盘,而是闭起双眼使用了未卜先知的大神通。

    “未卜先知?”

    钟灵笑道:“我劝还是省点力气吧,这世上除了天机盘这件宝贝外,谁也算不出来我是谁,来历又是什么。”

    “啊,怎么会这样?”

    很快袁守诚脸色大变,睁开眼来惊疑不定的盯着钟灵,接着将钟灵的样子化成一道光芒打进了天机盘中,使得九圈天机盘运转的速度陡然加快。

    砰!

    很快天机盘的九圈运转到不同地方,组合形成了错综复杂的图案,接着中心的黑白小太极图再次砰的一声打开。

    咻!

    一束金光冲起,金光中浮现出:钟名混沌,神钟之灵八个字来。

    “混沌……钟灵……”

    袁守诚轻声念道,同时脸上露出深深的不可置信之情,指着钟灵呆愕道:“你……你居然混沌钟之灵?”

    “看来此物果然是天机盘不假。”

    钟灵目光一闪,接着对袁守诚道:“那接下来我想请你用这天机盘帮我算一个人的生死。”

    “东皇?”

    袁守诚听了略一沉吟后脱口而出道。

    “麻烦你了!”

    钟灵淡淡的看了袁守诚一眼,虽然口中再说麻烦袁守诚,但话中却充满了不容拒绝的强势。

    “好吧,我知道了。”

    袁守诚苦笑一声,于是先施法让天机盘重新复位了,接着又将问题化作一道光芒,再度打入了天机盘之中。

    许久后。

    袁守诚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盯着天机盘测算出来的结果:“什么,东皇……还活着?”

    “果然……我没有料错。”

    钟灵心中长叹一声,本来准确得知答案后他觉得自己该喜出望外、欣喜若狂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此时他的心情却有些复杂。

    于是钟灵在袁守诚疑惑的目光中,转身向牧长生飞去,可当来到牧长生跟前的结界前时,他却忽然转头冷冷道:“刚才的事我希望除了我们两个人以外,不会有其他人知道。”

    “明……明白……”

    袁守诚诚惶诚恐的连忙点头,不怪他今日表现的如此,实在是刚才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了。

    东皇,远古天庭的天帝,一个曾经连天尊见了也不敢轻易得罪,陨落了不知多久后,只存在于传说中的无上皇者,如今他居然还活在世上。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那绝对能在三界之中引起一场前所未有,震天动地的大地震。

    见到袁守诚很识趣,于是钟灵瞥了眼袁守诚后又穿过结界,回到了牧长生的眉心中。

    只是他目光中不寒而栗的威胁光芒,倒是让袁守诚背后冷汗直冒,而封住了牧长生与沈楼的结界在在他回去后,再度无声无息的消散……

    次日一早。

    吱呀!

    牧长生打开房门时,就见武媚娘已在门外早早的等候着,只是如今已是深秋,天气转凉,所以武媚娘已被冻得哆嗦。

    “来这么早干什么?”

    牧长生一脸不悦道:“天这么凉了,你现在还怀有身孕,要是着凉了怎么办?”

    可他心中也被这个痴情的女子所感动,说着拂尘一挥甩出一道法力,进入武媚娘体内替其驱除了身上的寒气。

    “嗯!”

    牧长生向前走去:“我们走吧!”

    “可是国师,你看我……啊,我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武媚娘忽然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太监,大肚子也消失不见,只是一开口时声音却还没有变。

    “无相今日出发,皇帝陛下与文武百官都会来相送,你那个样子怎么去见他?”

    牧长生道:“所以我在你身上施了幻术,可以让看见你的人只看到你是太监,而看不到你是怀孕的武媚娘。”

    武媚娘听了点点头,赶紧道:“原来如此,多谢国师妙法。”

    牧长生于是带着武媚娘,来到早朝大殿外让其等候后,自己则先进去了大殿中。

    此时李世民已经给无相准备好了一份通关文牒,上面盖上了通行宝印,除此外还根锡杖,以及一个化斋用的钵盂,

    “无相法师,此行路途遥远。”

    李世民笑道:“朕除了通关文牒与这个紫金钵盂外,还给你准备了一匹千里良驹与两个仆人,与你在路上用。”

    “陛下,良驹可以,仆人就不必了。”

    无相道:“人多了多有不便,小僧一人独自上路即可,如此节省时间,也好快去快回!”

    李世民想了想也就应允了,接着带领文武百官送无相到了长安城三十里外。

    “陛下留步。”

    无相一手牵马,一手持锡杖,在三十里外转身一礼,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陛下送贫僧到此处即可,此番西行,贫僧决意不成功便成仁,不取真经不回大唐,但只求陛下照顾好贫僧父母。”

    “此事无相大师放心交给寡人即可。”

    李世民道:“只是不知大师此番,几年可取真经回朝?”

    “短则三五载,多则十年。”

    无相道:“若是十年之后贫僧未归,那就只有贫僧倒在了西行路上,到时……还望陛下赡养贫僧年迈的双亲。”

    “朕答应你。”

    李世民道,说话时也有些伤感。

    无相点点头,翻身骑上马匹,在马上道:“那陛下保重,贫僧去了。”

    “无相大师且慢。”

    正当无相要走时,牧长生领着一个双手捧着一个托盘,托盘中盛着两酒杯,一壶酒的太监上前出了人群,道:“贫道有话要嘱咐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