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七百六十九章 打人的最高境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那行者现在何往?”

    牧长生脸上的难看换成“笑吟吟”的问道。

    “申道长能屈能伸,真男人!”

    一看牧长生的脸色变化如此之快,五方揭谛心中佩服不已,这要是换成其他人听了刚才那话,只怕早就冲上去跟惠岸干架了吧!

    “嗯?”

    牧长生的好脸色让惠岸一愣,不过他以为是牧长生清楚了他的身份,于是继续没好气道:“没看到我手中让袈裟和锡杖么,这是要给唐玄奘和唐无相送去的。”

    “那能让贫道看看么?”牧长生继续道。

    “给!”

    惠岸一愣,不过他也知道不过做的太过,所以还是将袈裟和锡杖给了牧长生。

    “啧啧,不错,好宝贝。”

    牧长生接着扫了一眼,然后将袈裟和锡杖递往五方揭谛:“能不能劳烦几位拿一下?”

    “你干什么?”惠岸不悦道。

    牧长生回头笑道:“我怕接下来你不小心脏了这两件宝物,使得它们蒙尘。”

    五方揭谛互视一眼,最后还是接过了牧长生递来的袈裟和锡杖。

    惠岸怒斥道:“一派胡言,在我手中宝物怎么可……”

    可他话没说完牧长生就向他转过身来,开始向他一步步走过来,不过这时牧长生脸上带着的笑意早已不见,脸色阴沉,目中带着极致的寒冷。

    “申公豹,你……你要干什么?”惠岸接触到牧长生的目光时被吓了一跳。

    牧长生一言不发,只是一步步向他走来,走来的同时一缕缕金色的法力开始从他的体内向周身释放出来。

    “申公豹,我告诉你,不要冲动。”

    惠岸的话里有些服软了,他知道申公豹已经是玄仙境了,而他还只是一个上仙,若是真打起来定然要吃亏,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呵!”

    牧长生闻言冷笑一声,此时他周身围绕的法力已十分浓郁,于是他真的脚步一住停了下来,只是随后向下弓身做出了一个起跑的姿势。

    “不好!”

    见状惠岸大惊失色,迅速把手伸到腰后摸出一个葫芦拔掉塞子,大声叫道:“收!”

    嗤!

    一缕金色的神光从葫芦中快速照射而出,如同天上的阳光一般,当头就朝牧长生罩了下来。

    “咻!”

    牧长生冷笑一声,弓下的身影“咻”的一声就在五方揭谛与惠岸几人的面前消失不见,只剩几缕残留的法力留在空中,葫芦里的神光落下自然照了个空。

    “在这!”

    惠岸双眼快速转动打量前方和左右,见没有牧长生的影子后霍然转身,葫芦照向了他的身后,可是他的身后却什么都没有。

    “什么?!”

    一见身后空无一物,惠岸神情剧变。

    可是已经晚了。

    这时一道如同闪电般的金光,从他脚下的厚厚云层中快速冲起,狠狠的撞在了他的肚子上,带着蛮横的力道一下就撞碎了他的五脏六腑。

    惠岸的表情凝固下来,手中的葫芦法宝也从他的手中滑落。

    “恭喜你,猜错了。”

    金光闪到一旁变成了牧长生,一手就抓住了惠岸掉落的葫芦,一手卡在了惠岸的脖子上道。

    “咳!”

    惠岸听言咳出一口血来。

    凡人五脏六腑被震碎必死无疑,神仙五脏六腑碎了也是十分严重的伤,医治晚了也会致死。

    他的脸色慢慢变得惨白,没有血色,盯着牧长生的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你师父在我跟前都客客气气的,你这个小辈哪来的勇气在我面前无礼,今天我就代你师父管教一下,让你认一认你的师叔。”

    牧长生将葫芦塞到怀里,而后将手在惠岸的脸色拍打了,冷笑道:“还有,你是不是觉得我现在寄你们佛门篱下了,就该被你们呼来喝去,我离了你们佛门就活不了了,告诉你,三界这么大,哪怕离了你们,道爷我也混的下去。”

    说完随手一甩就将重伤的惠岸,扔到了五方揭谛面前的云上,而惠岸身上的气息当场也就变得萎靡起来。

    因为他已经感觉到观音已经到了。

    “惠岸!”

    观音坐在莲台上化金光急急赶来,一出现便看到牧长生甩开惠岸的一幕,不由大怒:“好你个申公豹,你今日怎敢敢打伤我弟子?”

    “那是观音你教的好徒弟,我申公豹今日也看出来了,我为你们辛辛苦苦跑前跑后,你们却压根儿没把我当人看。”

    牧长生冷笑道:“哈哈哈,你们只把我当成是呼来喝去的下人,连一个小辈都在我面前放肆,既然如此那我们一拍两散好了,无相我要带走。”

    说完转身就朝已经出发西游的无相而去。

    “站住!”

    听了这话观音一急,抬手就抽出玉净瓶中的杨柳枝一划,一滴水珠向前飞出,哗啦啦化作一片江河向牧长生压来。

    “雕虫小技。”

    牧长生冷笑一声,抬手变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赤金宝瓶,正是他里面装有从火焰山收来的,带着六丁神火火砖的赤阳宝瓶。

    呼!

    牧长生将赤阳宝瓶祭出,立马的六丁神火顿时源源不绝的倾覆而出,化作一片燃烧的火海,天空中当场一分为二,只剩火海与江河相斗。

    事实上他现在若是使出太阳真火,那观音是绝对抵挡不住的,可他想把这张底牌先保留着,所以他便取出了赤阳宝瓶。

    “这……这是太上师伯的六丁神火?”

    观音目光一凝,厉色叫道:“申公豹,你跟太上师伯什么关系,你怎么会有他的六丁神火?”

    申公豹要是太上的人,那他与他们佛门接触到底有什么用意,就很值得玩味了,说不定背后还有什么隐秘与阴谋也说不定。

    “哈哈,师姐,也就你不把我当人看。”

    牧长生见状也扯虎皮做大旗,冷笑道:“告诉你我申公豹还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我不信一个药师佛的转灵童给我换不来一个安身之处。”

    “申……师弟!”

    观音听言脸色一变,目光一闪后话语也软了:“咱们凡事好商量,听你话似乎受了委屈,告诉师姐怎么了,师姐给你做主。”

    “问你的好徒弟去。”

    牧长生傲娇的把下巴一扬,指着陷入昏迷了的惠岸,装作委屈不已的模样。

    打人的最高境界是什么?

    那就是人被你打了,最后打这场架的锅还得被打那个家伙来背。

    8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