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七百七十章 惹不起惹不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惠岸?”

    观音回头一看便发现惠岸已经晕了过去,金头揭谛正蹲下来面色凝重的察看,其余四人则有些手足无措。

    “惠岸怎么样了?”

    观音赶紧问道,惠岸的老爹是天庭中手握重兵的李靖,所以惠岸还关系着佛门与天庭的联系。

    若是惠岸出了事,李靖自然不会干休,到时定然会影响佛门与天庭的关系。

    “菩萨!”

    金头揭谛察看完后面色凝重到了极致,闻声后抬头先有些敬畏的看了眼牧长生,才说道:“惠岸行者的五脏六腑……全碎了。”

    “什么,五脏六腑……碎了?”

    观音的脸色登时难看了下来,阴沉着脸回头对牧长生道:“师弟,惠岸再怎么说也算是你的师侄和晚辈吧,你对他下这么重的手……有些过了吧?”

    “你要护短拿我问罪我没意见。”

    牧长生面色坦然,丝毫没有理亏的样子:“但你问罪之前,最好先搞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孰是孰非了再问罪才合适吧?”

    说话间他上方的赤阳宝瓶正通红一片,里面有六丁神火熊熊燃烧,还在往外源源不断的倾泻,与观音玉净瓶中的露水化成的江河相持不下。

    此时牧长生也看出来了,观音玉净瓶中的这滴根本不是什么露水,竟然是被称为天下万水之源的玄冥真水。

    所以很明显了,刚才观音绝对动了真怒,才不惜用了一滴玄冥真水这样的神物,想将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下。

    可她没料到一件事,那就是他身上也有六丁神火这样可以与玄冥真水抗衡的神物,导致她的算计落了空。

    “怎么回事?”

    观音菩萨闻言侧身问向五方揭谛,五方揭谛不敢隐瞒,于是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说了出来。

    “此话当真?”

    听了事情经过的观音眉头一皱,看向惠岸的目光中带上了些许不满。

    她是不满惠岸,不过不满的并不是因为他看不起申公豹,而是惠岸的沉不住气。

    你看不起申公豹可以,说起来就是她心中其实也看不起申公豹的,或许惠岸也受了她影响,但你心里看不起总不能表现出来吧?

    “我是拿他当师侄,可他蹬鼻子上脸,显然没把我这个师叔放在眼里啊!”

    牧长生道,其实他知道观音也看不起他,不过谁让他冒充谁不好,非要冒充落到了过街老鼠这副处境的申公豹呢!

    不过经过今天这事儿之后想必,他们心里看不起也好,但表面上绝对会对自己客气了。

    “启禀菩萨,我等所言句句属实,不敢有半句隐瞒菩萨。”五方揭谛道。

    “我知道了。”

    观音点点头,抽出杨柳枝一挥,身前那条滔滔江河便向后翻滚着收回,最后又变成了一滴水珠落到杨柳枝上,被观音菩萨插回了玉净瓶中。

    只是这滴水珠比一开始小了很多。

    “来!”

    见状牧长生也手掌一抬,赤阳宝瓶中发出巨大的吸力,将倾泻出来的六丁神火又吸入瓶中,而后化作一道赤光飞回没入了他的掌心。

    “师弟,这次的事情经过本座已经知晓了,的确是惠岸有错在先,本座在此替他向你赔个不是了。”

    观音深深看了眼牧长生,竖掌欠身行礼道:“望师弟接下来能大人大量不计前嫌,继续护送取经人西行,共同完成我们当初订下的约定才好。”

    “约定?”

    牧长生也看向观音,最后点头道:“嗯,今日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一切尽在不言中。

    观音最后那句话显然是在提醒他,他若想进佛门保命就得护送取经人成功才可以,而他闹了这么一番后也够了,所以顺势答应了。

    “对了,这葫芦我看着不错。”

    牧长生从怀里掏出了惠岸刚才拿来对付他的红葫芦儿,翻来覆去看了一番后,笑道:“我正好缺个装酒的葫芦,这个正好。”

    “师弟,此乃我的法器。”

    观音菩萨眼皮急剧跳动着,但奈何此处五方揭谛还在,所以她为了形象也不好发作。

    “我知道是你的啊,师姐,所以我才敢开口要的。”

    牧长生理所当然的嘿嘿笑道:“毕竟咱们俩关系在那里,这要是其他人吧,我还真不好开这口。”

    说完又塞到了怀里。

    “想要我的葫芦,那得看你的本事了。”

    观音菩萨听了忽然眼前一亮,微微一笑后竖掌闭目念起咒语来。

    嗡!

    伴随着观音念动出来咒语,牧长生怀里的红葫芦儿便开始发光,并剧烈挣扎着要从牧长生的怀里飞出来。

    牧长生见状轻笑一声,右手发光按到了胸口。

    说来也奇怪,被牧长生这只手按上去以后,原来剧烈挣扎的葫芦居然消停了下来。

    “什么,你……”观音吃了一惊。

    “师姐,看来这葫芦跟我有缘哟!”

    牧长生从怀里抓出红葫芦儿时,此刻它已温顺的如绵羊,于是双手拿着葫芦向观音一拜:“多谢师姐赐宝。”

    看着笑容满面,得了便宜还要跑来气她的的牧长生,观音心中快要恨死牧长生了。

    不过为了形象她脸上还是一副淡然,道:“此物在你手上也好,它是日后玄奘和无相度过流沙河的关键,对了,你若无事就跟我去南海一趟吧,我有事儿跟你商量。”

    “是,师姐!”牧长生笑道。

    他现在是艺高人胆大,所以观音是想找个没人的地方算账好,还是真的有事与他商量也罢,他其实一点都不虚。

    观音菩萨“嗯”了一声,揪下一片杨柳叶向惠岸抛了出去,接着只见柳叶发着淡淡的青光晃晃悠悠飞出,并且变大后飞到惠岸身下将他托起。

    “咻!”

    观音带着惠岸化作一道金光远去,牧长生笑了一声,也化作一道金光,朝着观音追了上去。

    “原来申道长是菩萨的师弟。”

    待他们走后五方揭谛聚到一起,只见金头揭谛吃惊道:“看他平时笑呵呵的,一点儿也没有大人物的那些架子,可没想到他居然有一招边便将惠岸行者重伤的本事。”

    “嗯,申道长这人不好惹啊!”

    波罗揭谛续道:“你们看他刚才,是没有被人惹怒才笑呵呵的,可一发怒就是下死手啊!”

    “惹不起惹不起……”

    五方揭谛一齐摇头苦笑,驾着祥云朝无相和玄奘师徒追了上去。

    去往南海的高空中。

    咻!咻!

    两道疾驰的金光如同夜空中的流星,在天空中相互追赶着,一划而过,只在后面的天上留下两条慢慢消散的尾巴。

    嗡!

    忽然前面的一道金光倏地停下,现出了站在一座白莲台上的观音,并且她的双手快速翻飞,结出一个法印,炽盛的佛光立刻在她身后升腾而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