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重生之逆战西游 第七百七十七章 希望小唐别作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咒语管用,金箍儿真的解开了?”

    当看到自动落到了自己手中的金箍儿,牧长生眼前一亮:“这样的话猴头也有救了……”

    虽然到如今,他也经历了不少惊心动魄的大场面,但今日金箍儿解开这种跟以前的那些事相比算得上微不足道的小事,居然让他心中有些遏制不住的激动。

    “解开了么?”

    看到牧长生手中的金箍儿时狮驼王还有些不敢相信,直到伸手摸了摸之后才大喜。

    毕竟这玩意儿太厉害了,虽然他只领教了一次,但金箍儿的厉害早已深深刻在了他的心里,成了他心中挥之不去的梦魇。

    “好了,你走吧!”

    牧长生对摘去金箍后大喜的狮驼王道。

    “我会走的,但记住你刚才说的话,给我护好无相那小和尚的安危。”

    狮驼王一脸认真道:“若是他出了什么不测,我会与你不死不休,这不是一句玩笑。”

    说完狮驼王转身便向后走去。

    “咦,难道这家伙是认真的,刚才不是跟我开玩笑?”牧长生摸着下巴,一脸怪异之色。

    他刚才的确没把狮驼王的话放在心上,毕竟刚才金箍儿还在,因为狮驼王把这当做一场对他的考验也说不定,可摘了金箍还这么说就显然不是敷衍之词了。

    “为什么?”

    看着背对他走去的狮驼王,牧长生忽然道:“你是高高在上的妖界大圣,得了不老长生,为什么会在意一个凡人的生死?”

    狮驼王脚步一顿,但是没有回头,只是道:“因为在猴子报仇来的时候是他挡在了我面前,还要代我受过。”

    “就这么简单?”牧长生一怔。

    “对我来说这个理由已经足够了。”

    狮驼王道,说完继续大步向前,走出了十来丈后体内爆发法力,化作一道金光飞天而起,在夜空中一闪消失。

    “没想到这个家伙倒还是个性情中人。”

    牧长生笑了,轻轻自语道:“只是狮驼王,你忘了本座么?”

    说话间他的身上发出白光,光芒落去时他已从申公豹变成了本来模样,脸上带着几百年的面具。

    “这张面具……我还能戴几年呢?”

    牧长生抬头望了眼深邃的夜空,目光仿佛穿透了一切,看到了苍穹的尽头。

    唰!

    下一瞬他的身影“唰”的一闪消失,再出现就在了百里之外,接着再一闪消失……

    很快牧长生就远远看见了狮驼王,不过他没有追上去,而是以惊人的速度远远绕了个方向,然后以平常的速度迎面朝狮驼王飞去。

    申公豹的身份他暂时不想暴露,从后面追上去不免引起怀疑。

    “咻!”

    狮驼王向西而行,两人相对而行,很快就出现在了对方的视线里。

    “哟,这不是狮驼王老兄么?”

    在两人距离不足十丈的时候,牧长生忽然停下飘在天空中笑道。

    “你是……”

    狮驼王本来在暗中戒备,毕竟在这个世界妖魔身边只有两种人,不是敌人就是朋友,可牧长生不按套路出牌的问候却让他一怔。

    “忆往昔与狮兄在药师秘境相谈甚欢,在下还救了狮兄一命。”

    牧长生道:“如今这才二十多年不见狮兄便忘了在下,倒让我有些难堪啊!”

    “你是……乾坤圣主!”

    狮驼王皱眉略一思索,忽然脱口而出的叫道。

    “哈哈,没想到狮兄还记得在下,高兴,本座太高兴了。”牧长生笑道。

    “兄弟勿怪,一别二十多年,要不是兄弟你脸上的这个面具,我还真不一定想起来。”

    狮驼王说着抱拳道:“在此我就谢过兄弟当年替我挡下龙神太子,救我一命的事了。”

    “不不不,本座可不是乐于助人的活雷锋。”

    牧长生摇头笑道:“当年我救你是因为约定,你忘了,你要做本座手下的。”

    “是么,那还有一个前提,就是你能让我心服口服。”

    狮驼王哼道,说着一脸得色道:“还有,我现在惹上了佛门,他们背后有如来,就算我愿意来,你敢收留我吗?”

    “这点你大可以放心,只要不是天要你的命,那就没有本座不敢收的人。”

    牧长生自信道。

    “好大的口气,我很好奇你哪来的自信,那天尊呢?”狮驼王并不相信牧长生的话。

    牧长生一脸鄙视:“如果你惹了天尊的话,那你还能活着在本座面前蹦跶?”

    “我……”

    狮驼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气急败坏的哼道:“老子懒得跟你废话,咱们手底下见真章,出招吧,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让你看看我这二十几年苦修的成果。”

    说着降魔杵出现在手中。

    “你确定?”

    牧长生笑道,说着脸色一点点变得认真,目光也倏地变得凌厉而霸道。

    嗡!

    他的眉心一朵金红色的火焰印记慢慢浮现,同时背后“嘭”的一声,冒出两扇释放着如太阳般炽热高温的巨大火焰翅膀轻轻煽动,立即连狮驼王远远隔着都能感受到的滚烫热浪扑面而来。

    “你……你……”

    狮驼王骇然的抬手指着牧长生,惊的说不出话来,甚至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火焰他若沾染一丝便能让他化为灰烬。

    “抱歉,这些年我也没闲着!”

    牧长生注视着狮驼王:“怎么样,还打吗?”

    “不打了,一上来就放大招,这架还这么打?”

    狮驼王一脸郁闷道:“我服你了,我遵守约定,行了吧?”

    说来也怪,最近他还真是倒霉到家了,先是被一个可恶的胖道士算计,刚恢复自由就又碰上了眼前这一上来就放大招的混蛋。

    牧长生闻言双手画圆,背后的翅膀便如孔雀尾巴般合拢起来。

    “护法,领着他去摩天岭见我父亲,只有他才有办法不让如来发现这家伙。”

    牧长生低声道:“你也不必回来了,我们积雷山也被佛门盯上了,我现在已经想好办法解决了,只是这里还有一些事需要我安排,安排完了我会回来的。”

    “嗯!”

    沈楼出现后嗯了一声,对狮驼王道:“跟我走!”

    “乾坤,你这护法挺眼熟啊?”狮驼王摸着下巴道。

    牧长生笑道:“有什么疑问你路上问他去。”

    他相信要是狮驼王知道了,沈楼就是在药师秘境中差点弄死他的蜃王,表情一定很精彩。

    之后狮驼王跟着沈楼,两人化作遁光朝积雷山而去。

    “既然金箍儿咒语没问题的话……”

    牧长生的身影随风消散在夜风中。

    观音禅院,无相房中。

    此时无相正在床上熟睡,忽然一点黄豆大小的光芒直接进入了他的眉心。

    蓝天,白云,草地,湖水,微风。

    此时一个僧人正盘坐在湖边的草地上闭目修行,这时一缕光芒落在他身边变成了牧长生。

    “师兄,你来梦中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无相睁开眼来,但是也并不惊奇

    牧长生负手站在无相旁边,望着湖面道:“我解了狮驼王的金箍,让他去积雷山了。”

    “如此也好,经过这些日子相处我也发现本性并不坏。”

    无相微笑道:“西游之事你本不该将他牵扯进来的。”

    “也许他本性不坏,但他和我一样,手上早已沾满了血腥。”

    牧长生叹道,说完也从怀里掏出一个金箍向无相递来。

    “这是……”

    无相目光一凝,抬手接了过来。

    “这个箍儿的咒语掌握在我手里,我现在将解开金箍的咒语教给你。”

    牧长生道:“你找个机会给猴子换上去,我现在还没有好的办法能够带他离开这场局,也只能先换了金箍,让他不受佛门和唐僧的控制而已。”

    “师兄你也太会为难人了。”

    无相苦笑:“那猴头被玄奘骗了一次,我觉得我拿出这个玩意儿后,他不一棒敲死我就不错了。”

    “你提我就行了,你先问他是不是有个大哥。”

    牧长生负在背后的手紧紧攥成了拳道:“然后告诉他,我让他再忍一忍,我会很快带他走的,一定。”

    无相道:“呃……那我试试吧!”

    “记着提醒他,换了金箍唐僧的紧箍咒就对他没用了,但是小唐念紧箍咒的时候让他配合点儿,就算装也要把那种痛苦装出来。”

    牧长生低头向无相看来,道:“还有你也看着这家伙点儿,没了紧箍咒我还真怕他冲动之下一棒敲死唐僧,不然到时候引发的后果,不是他能承受的。”

    “师兄,我只能说我尽量……”

    无相答得十分勉强:“那猴头的暴脾气你也清楚,气头上了谁来都照打不误……”

    “我现在也头痛的是这个问题啊,一边想让他早点摆脱佛门控制,一边又怕他弄死唐僧让大家都没戏唱。”

    牧长生也唯有苦笑:“这家伙一旦没了束缚,那就是个谁都无法预料的不确定因素,现在也只能让你在一旁周旋了,其实那家伙也挺讲理,也希望小唐别仗着会念个紧箍咒就实力作死啊!”

    “还是那句话……”

    无相面无表情了:“师兄,我只能尽量!”

    “好吧,现在没了狮驼王,我该去南海找观音报备了,顺便在南海转转。”牧长生道。

    话音刚落整个人便消失不见。

    禅房中。

    睡觉的无相睁开眼来,就见自己的枕头边放着一个金箍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