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八百五十章 深山养狗的老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说来也怪,当初我是随便找了个地方,让他的魂魄去投胎转世的”

    钟灵也有些想不通,阴沉的看着刘彦昌:“可没想到时间都过去这么久了,三界也这么大,他居然又转到了我们眼前……”

    “莫非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牧长生抬头看了眼天穹,又低头看向刘彦昌,目光闪烁不定:“当初我将他取而代之,这是因,如今他再次以这个名字出现,要从我身边夺走小婵,这就是果?”

    “牧小子,没那么严重吧,这家伙就是个凡人,你说他会抢走你媳妇?!”

    钟灵摆手笑道:“别逗了,这话你说出去问问谁信,还有,难道你就这么不相信你们之间的感情?!”

    “这不是感情上的事。”

    牧长生摇摇头,道:“是我输不起!”

    在这个仙魔界,他曾试图改变过即将发生的事。

    最努力的一次莫过于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他直接拼了命的上去阻止,可最后呢,什么都没改变,仍没有阻挡那件事的发生。

    如今这个刘彦昌出现,他很担心,担心会按照原来的事情发展下去。

    “哦……那你就弄死他得了呗!”

    钟灵点点头,道:“让他魂飞魄散在这个三界彻底消失,这样既能护住你媳妇儿,还能了断你们之间当年的因果,可谓是一举两得!”

    “弄死他?了断因果?!”

    牧长生看向刘彦昌,脚上慢慢用力,目光深处闪过一丝凶光:“以杀止杀么?!”

    他想到了封神时的太乙真人,明明是自己的徒弟打死了人家石矶的弟子而理亏,他却直接仗着自己高绝的道行灭掉了石矶,灭断了这份因果。

    连阐教这些自诩正义的地方都是如此,由此可见仙魔界也不是有理走遍天下的地方,而所谓的以杀止杀来灭断因果,说的就是直接把和起因有关的一切消灭,自然也就没什么后果了。

    简单点说……就是斩草除根!

    “这位……兄台?!”

    刘彦昌在牧长生脚下涨红了脸,苦笑道:“有什么……我们待会儿再说,现在的话……你能否高……抬你的贵脚,我……我快被你踩得喘不过气了。”

    看着如窒息之鱼的刘彦昌,牧长生的目光明灭不定,眼看着刘彦昌要死了,牧长生忽然抬起了脚。

    “怎么了,牧小子,为什么不杀了他?”

    钟灵道:“你不是冷血无情,杀人不眨眼吗,怎么今日对于一个弹指可灭的蝼蚁……下不去手了?”

    “对现在的我而言杀人很简单,难得是我如何过自己的心这一关!”

    牧长生道:“三界的神佛他们虚伪,无情,不讲道义,视三界众生为随手可灭的蝼蚁,而我自认我和他们不一样,为什么我要与他们为敌?因为我觉得他们是错的,是他们让这个三界变得乌烟瘴气,混乱不堪,生灵涂炭!”

    “然后?!”

    “所以我要去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一切,这就是我的信念和道,可我今天若为一己之私杀了这个没惹到我的凡人,那和天上那帮神佛有何区别,我又有什么脸说自己和他们不一样……”

    牧长生露出释然之色:“之后我的道心必破,支撑我日后走下去的信念也就没了,更何况……我也觉得冥冥中我一直好像欠着人什么,不过欠人的,迟早都要还。”

    这欠下的因果就好比是借了钱后产生的利息,这还的越早他付出的代价就越小。

    幸好现在出现了,不然这因果就会像个定时炸弹一样潜伏着,等到他日后证道大罗时变成心魔来破坏,到时候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诚然,将刘彦昌灭杀的魂飞魄散的确是最简单的了断因果方法,但就像他说的,他要真的这么做了,那他又跟一直痛恨的诸天神佛有何区别?

    “不是吧?”

    钟灵愕然:“那你打算用你媳妇抵还因果?”

    “放你娘的屁,我当年是迫于无奈才占了他的肉身和名字,还有他成仙的机缘!”

    牧长生脸色当场黑了:“虽然那具肉身成了我的化身红莲,但终究是我欠他的,今日我便连本带利的把这些全部还给他,但我当年又没占他老婆……”

    钟灵这回自知理亏,所以被牧长生骂了也老老实实的。

    “那你要怎么连本带利的还?”钟灵撇嘴道。

    牧长生道:“你就看好了吧!”

    说着“哧”的一声,化一道金光消失不见。

    “哎,等一下,等一下……”

    刘彦昌正起来后拍着身上的土,不曾想牧长生一下子就走了。

    他举目四看,只见此时他正在一座不知名的大山中,山上草木茂盛,足有一人多高。

    “这可恶的家伙究竟是什么人,把我扔在这深山里干什么?”

    刘彦昌看着西斜的太阳,欲哭无泪道:“还是之前华山的仙女娘娘人好,漂亮还温柔……不行,我得快点找条小路下山了,不然天黑了说不定会遇到什么猛兽就糟了。”

    “嘿,你这小子,给你脸了是吧?!”

    暗中的牧长生被气笑了:“行行行,你不是要下山吗,本座帮你!”

    说着吹一口气,立时这山上忽然刮起了大风。

    “这什么鬼地方,太阳这么大,这么刮起大风了?”

    找路下山的刘彦昌一怔,抬头看着天上的太阳十分无语。

    “嗷呜!”

    正在他抱怨的时候,忽然随着这阵大风,他的眼前不远处的草里忽然跳出一只吊睛白额大虎,虎视眈眈,龇牙咧嘴的看着他。

    “妈耶……”

    刘彦昌全身“唰”的一下冒出了冷汗,差点儿被吓得魂飞魄散。

    之后他也顾不上找什么方向和下山的路了,转身慌乱的拔腿就跑,而他跑的时候大虎就这么不紧不慢的吊在他的背后,慢慢逼近。

    “啊……”

    随着一声惊恐的大叫,慌不择路的刘彦昌就不慎跌倒,翻滚着从一个山坡上向下滚去,等滚到底下后已经昏迷了过去。

    “哎哟……”

    不知过了多久,刘彦昌才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费劲的睁开眼睛。

    他挣扎坐起来往四周一看,才发现自己此时坐在一个洞府中的石床上,洞府中有一张石桌,上面盛放着一盘晶莹剔透的仙果,最上面是一个鲜红硕大,极其诱人的仙桃。

    目光再移,刘彦昌往洞府上方一看,不由吃了一惊。

    只见洞府上方两侧有两片花圃,一片里面生着一株流光溢彩的小树,树上停留着两只体型较大的神鸟,一只青色一只火红,和神话中的神鸟青鸾火凤极其相似。

    另一片花圃里栽种着不少仙草,里面有两只狮子狗大小,头上生着鹿角,身上长着鳞片,还燃烧着火焰的小兽玩闹。

    最让刘彦昌吃惊的是此时两片花圃后,还有一个鹤发童颜的白衣老人盘坐在蒲团上打坐,周身云雾缭绕宛如古籍中的仙人。

    “你醒了?”

    当刘彦昌目光落向那老者的时候,那老人蓦然睁眼问道。

    “是!”

    刘彦昌赶紧恭敬道,有迟疑道:“敢问可是老仙长……从虎口下救了小生一命?”

    “哼,一只大猫也敢伤人?!”

    白衣老者哼道:“阿左,去把伤人的那家伙找来。”

    “嗷!”

    那花圃中的一只火焰小兽闻言,从花圃中跳出迎风便涨,化作一只威风凛凛的火焰神兽,从洞府大门冲了出去。

    “老仙长,这两头莫非……”

    刘彦昌惊道:“莫非是传说中的神兽火麒麟?”

    白衣老者轻轻点头,笑而不语。

    “那么……”

    刘彦昌看向两只神鸟,又惊又喜道:“这两只是传说中的神鸟青鸾火凤?”

    “然也!”

    白衣老者笑着道。

    见到老者承认,刘彦昌激动的看向老者:“那么老仙长就是传说中的仙人了?”

    那老者听言身影“唰”的一下消失,刘彦昌赶紧寻找,发现老人的身影已来到了他的身后。

    “仙者,一人一座山,或者说一条路而已。”

    那老者叹道:“也是一条一旦踏上了,就再也停不下来的路。”

    “轰!”

    却在这时冲出洞外的火麒麟跑回,扔下一头咬死的吊睛白额大虎在地上,之后又跳进了花圃之中,变成了原来的大小。

    “好厉害……”

    刘彦昌跑到花圃边上,看着又变成人畜无害,还很萌的两只小麒麟道。

    “哈哈,它们两个叫阿左阿右,是老夫养来看守门户的!”

    老者笑道:“那两只鸟是老夫养来叫鸣报时的,老夫只不过是个养狗养鸡的闲人罢了。”

    “把神兽麒麟……当狗养……”

    刘彦昌彻底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把神鸟鸾凤……当鸡养,这……”

    惊愕过后,刘彦昌似乎下了什么决心,转身抱拳就要拜去。

    可一转身就发现老者,已不知从什么时候回到了蒲团上。

    “出了大门,往东走不久就是下山的路。”

    老者道:“既然你已经醒了就下山去吧,日后切莫来此野兽出没的深山了,这次是你运起好,碰到了老夫……”

    “老仙长……”

    刘彦昌忽然跪倒在地,恳切道:“学生自幼向往仙道,但却苦无门路,今日得遇老仙长实乃三生有幸,还请老仙长收我为徒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