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四百三十七章 爱情好复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楚羽看了一眼,将通讯器接起来。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

    随后,又异口同声。

    楚羽沉默了一下,道:“对不起……”

    那边忽然笑起来:“你能先说出来,我很开心。虽然心里面有点酸酸的……但至少我知道,我的男人,没有欺骗我,也不愿欺骗我。他没有不负责任的等着我主动开口。所以,谢谢你!去吧,不管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放下通讯器。

    穿着一身浴袍的林诗慵懒的躺在沙发上,手边放着一杯红酒,她捏着杯脚,轻轻摇晃着,一双眼像是没有焦距。

    良久,她将散发着浓郁葡萄香气的红酒轻轻放回到沙发旁边的小桌上,然后轻轻叹了口气。

    “从小,娘就跟我说,我是新时代的修士,是一颗掌上明珠,这辈子肯定会嫁给一个只爱我一个人的男人。”

    “当时不明白,娘为什么会一边说一边叹气,难道是因为我有很多个姨娘么?还有,为什么男人要只爱我一个呢?爹爹不也是爱着每一个姨娘么?”

    “年龄渐渐长大,才慢慢懂得,人都是有嫉妒心的,都是有占有欲的。美好的事物,谁都想要独占,谁都不想让给别人……”

    “可这世上的事情,总是这样。你能看上眼的,你觉得优秀的,别人也会喜欢,也会觉得优秀。”

    “很多时候,我也会想,我这般优秀的女人,为什么要找一个不能一心一意待我的男人?”

    “其实他真的已经很好了!”

    “每一次,当我陷入危机的时候,都是他不离不弃。”

    “甚至当我的家人都束手无策的时候,唯一那个没有放弃的人,也还是他。”

    “若不是他,我恐怕早已经消失在这世上,哪还有可能在这里想着这种事情?”

    “按说……这样的一个男人,绝对就是我的盖世英雄!是我的齐天大圣!”

    “我应该爱他到极致……”

    “不然,我好像对不起全世界……”

    泪水,缓缓从林诗的眼角滑落。

    感情这东西,是这世上最说不清道不明的一种情绪。

    尤其是爱情。

    林诗其实一直以来,都不能确定的一件事,就是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那么爱楚羽!

    还是说,她骨子里,更爱的人,其实是她自己。

    因为她从不愿意让自己受委屈。

    绝不会轻易为了别人,去委屈自己屈从什么。

    所以她一直都在怀疑自己对楚羽的情感,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情感。

    是难以割舍的亲情?还是撕心裂肺的爱情?还是相互理解相互了解心有灵犀的友情?

    这次通过徐小仙,她多少有点清楚了。

    她跟楚羽之间,有难以割舍的亲情,有心有灵犀的友情,唯独……少了那种撕心裂肺的爱情!

    楚羽这个傻瓜,其实同样不太明白。

    可当他知道,徐小仙有可能要嫁给别人的时候,哪怕再怎么不想伤害林诗,可他还是很坚决的说出了对不起。

    所以——

    “他跟小仙,才是真正的爱情!”

    林诗喃喃轻语,端起手边的红酒,一饮而尽,眼神中闪过一丝迷离,嘴角却微微向上翘起。

    从始至终,她林诗……就是一个很骄傲的女人呢。

    ……

    ……

    楚羽放下通讯器,忽然叹息一声。

    跟林诗之间,真的是心有灵犀,太了解对方了。

    他之前跟林诗求爱,林诗没有拒绝。

    两人就像是热恋中的情侣一样,可以很自如的相处在一起。

    那个时候,他们两个,其实都没有意识到,他们之间的感情,并不是爱。

    但如果没有其他的意外,如果他们身在世俗中,或许会跟千千万万有着相似经历的人一样,把这种感情当成是爱,也能或平静或不平静的过一辈子。

    但他们两个中间,偏偏加进来一个优秀到令绝大多数女人会掩面叹息自叹不如的徐小仙。

    楚羽一直在回避着对徐小仙的态度,从不肯表明。

    哪怕徐小仙对他不止一次公开示爱,他也要么装傻,要么回避。

    因为他并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件事。

    他从小接受的教育,看上去就是要为家族多多开枝散叶。

    多开枝散叶,最简单的做法,就是找很多优秀的女人。

    加上家族里面,妻妾成群的长辈随处可见。

    但问题是,楚羽的父亲和母亲,在整个楚家就是一个异类!

    他们只有彼此!

    楚羽生长在世俗中,身边的那些同学、老师和朋友,对婚姻的态度,也几乎都是一生一世一双人……

    这就让楚羽的爱情观,从小就更偏向世俗。

    他生在一个在世俗人眼中很厉害的家族里面,但他身上完全没有纨绔子弟的习气,也不会。

    所以他并不懂得要怎样做,才能在两个女人之间游刃有余的自如行走。

    他不会,也不想学。

    如果不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他甚至会这样装糊涂一直到小仙默默退开,远走他乡,永不见面!

    那样或许会经常想起她,但也只是在内心深处,默默想想。

    可小仙身边的护道者,一番话,直接把这件事给彻底揭开了。

    然后跟他心有灵犀的林诗,恰到好处的打来一通电话,也跟他摊牌了。

    她没说要退出,但楚羽明白,诗诗的这通电话,已经是在表态了。

    不然的话,以她的性格脾气,是不会打这样一通电话的。

    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还真的勉强不得,也糊涂不得啊。

    楚羽在房间里,沉默了很久,随后,他站起身,朝着徐小仙居住的房间走去。

    来到房门口,依旧踟蹰了一下,才抬起手,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回应。

    楚羽微微一怔,轻轻一推门,门,直接被推开。

    里面没人了。

    桌子上放着一张很醒目的纸,上面龙飞凤舞的写着一篇文字。

    “我不让他说这件事的。”

    “好讨厌的感觉!”

    “他真是多事!”

    “如果不知道真相,那么你将永远怀念我。”

    “你会想,哎呀那个讨人厌的小丫头到底去了哪里呢?为什么突然就消失了呢?”

    “可现在,你会讨厌我的。”

    “我不想被你讨厌,不想被你当成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毕竟在认识你之前,我其实就已经有了未婚夫。”

    “好吧,现在,你可以尽情的讨厌我、鄙视我。”

    “我们,再也不见。”

    “嗯。”

    最后一个字,就是嗯,像是为了加重自己的决心一样。

    没有解释,只有陈述。

    这非常徐小仙。

    留下这样一封没头没尾的信函,人直接就消失了。

    想起徐小仙那位看不见的护道者愤怒的咆哮,楚羽心中忽然感觉到一阵强烈的痛。

    我还真的……是一只猪啊!

    楚羽微微闭上双眼,开始展开神识,在这房间里搜寻起来。

    他不相信那位护道者一点痕迹都不会留给他。

    果然,在一个角落里,楚羽的神识捕捉到一点细微的神念。

    那上面,是一个坐标点。

    那坐标点,楚羽在脑海中略微计算一下,忍不住有些吃惊。

    因为那地方,相对现在的他来说,并不算很遥远。

    但也绝对不近。

    就在太阳系遥远的边缘地带,一颗曾经被列入到太阳系,后来又给开除了的星球……冥王星上。

    关于这颗星球,无论世俗界,还是修真界,都没有特别多的相关记载。

    据说是一颗被冰封的星球,上面只有冰和皑皑白雪。

    在地球解开封印之前,人类这么多年最多只能登陆到火星表面,根本没有能力探索更加遥远的冥王星。

    地球解开封印之后,太阳系中的无数看不见的法阵也跟着一点点复苏,到如今,更是没有什么物体能够穿过那重重法阵,到达那么远的地方了。

    想不到,徐小仙前往的地方,居然不是镜像世界,而是那里。

    如果不是那位看不见的护道者留下的信息,楚羽肯定是找不到。

    此时,冥王星上。

    地球上的人们根本无法得知,这颗无比寒冷,中年被冰雪封印的星球,其实从来没有荒凉和孤寂过。

    这里,一直就有强大的生灵存在。

    在厚厚的冰雪层下面,有着巨大的城池坐落在这里。

    徐小仙坐在一座冰山之巅。

    这座冰山,足有几万米高!

    整座山如同一把阔剑,剑柄朝下的插在大地上。

    山峰之巅便是剑尖,无比的锋利。

    她穿着一身粉色公主裙,长发披肩,容颜绝世,安静的坐在冰天雪地中,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在她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青年的身上,披着一件白色貂裘。

    这件被做成披风的貂裘,可不是普通的生灵毛皮。

    而是宇宙中相当罕有的幻灵貂,从不停留在一个地方,一直在星空中流浪。

    最喜欢吞噬各种稀有金属,所以,它们的皮毛,天然拥有着无比强横的防御能力。

    幻灵貂的个头很小,想要做成这样一件披风,没有几十只是不可能的。

    所以,看似一件寻常的貂裘,却昭示着这件衣服主人的身份。

    青年的相貌也极为英俊,剑眉星目,发髻随意的挽着,看起来非常洒脱。

    披着白色貂裘,负手站在徐小仙身后,微笑着说道:“玩了这么多年,终于玩腻了吗?”

    “并没有。”坐在那里的徐小仙轻声道:“但这世界,要乱起来了,要打架了,自然也就没什么玩心了。”

    “若是你不喜欢他们打架,我就出面把他们都赶回去好了。”青年淡淡说道。

    他仿佛在说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仿佛那数以亿计的镜像世界精英,都是土鸡瓦狗,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徐小仙摇摇头,说道:“不用了。”

    “嗯,你说不用就不用,他们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我们只管过自己的日子就是!”青年温和的笑着,竟是一脸开心的样子。

    任谁都想不到,这青年,自号星空大圣,平日行事无比霸道。

    纵横这片星空下无尽岁月,没人敢招惹。

    无尽岁月以来,能让他露出笑脸的人,寥寥无几。

    能让他这般小心哄着的,却只有眼前这一位。

    只是这位,不喜欢他。

    他当然能感觉到,也有点心酸和失落。

    但更多的,却是那种霸道至极的心态:老子看上的女人,就是老子的!也只有老子,才能给她想要的幸福!

    别人?不行。

    --------------

    感冒很严重,还要在外面参加一个活动。

    更新没有那么多,大家多担待。

    明天就2018年了,在这里提前祝大家新年新气象,万事如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