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六十五章 见碑下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第六十五章见碑下马

    好一番嘘寒问暖之后,刘龙刘虎都搬来了桌子,先放俩方桌,再在方桌上扣一圆板,这是还是徐清以前用过的。方才说话时,徐清知道了徐庄、红山镇这两年来,虽然有些小波折,不过总体来说,人也都还过得不错。

    桌子摆好,荀雪儿等人捧上菜肴,于是大家吃饭。按说,像这种有外人的时候,女人是不能上桌吃饭的,不过徐清家里没这个规矩。不过还是荀雪儿等几女一桌,徐清一大帮子男人一桌。

    吃的菜,嫩鸡肥鱼自不必说,腊肉干鱼也不必提,最让人馋的却是从螺县带来的绿菜。这些菜走了许多天,虽是冬季,也难免失了水分。不过在这只有萝卜吃的北方,就是这半老带皱的绿菜也极为难得,在郑老伯等“地主爷”眼中,更是珍贵了。

    荀伯父更是说了:“这梗梗(意为菜苔),我能吃半年……”

    无酒之饭局,都结束得很快,饭后,刘三又端来几碗煮鸡蛋,一个碗里俩鸡蛋,另放红枣、干桂圆、干荔枝,甜滋滋,暖暖的还养胃益肾。在有的地方,这红枣桂圆煮鸡蛋只招待女婿的。吃完鸡蛋,徐清又将小月、黄诗梅、珞秀秀的身份简单讲了一下,后嘱咐众人不要将自己到了徐庄的消息再扩散了。

    众人自然称喏,又聊了许久家常,徐清面露疲惫,郑老伯等人便各自告辞回去了。这所房子被已刘三打扫得干干净净,徐清等人便直接铺了床,歇息一晚。

    徐庄虽宁静得好,可毕竟地方太小,要为后续的队伍安排住宿,还得去红山镇。

    翌日,邀了杨成、牛吃草、**业三人,一起骑马去红山镇。穿的是中产之家的服饰,徐清还想暗访一番。

    到红山镇,还未下马,便感受到了红山镇与徐庄的不同。当时从洛南县城到徐庄的时候,路上未与见一个行人,而从徐庄到红山镇,大路上却碰见两次车队。

    远远看见,红山镇和以前也大不同。

    以前的红山镇,虽说是“镇”,也不过是在交叉路口多建了几个房子,且都是工匠之家,有草集在此处摆开罢了。可现在,却见一条望不见纵深几何的街在眼前。这应该是主街,主街往左往右,还各有一排房子,暖烟袅袅,不是空房。

    徐清喜欢徐庄的宁静,当然还喜欢自家产业的繁华!有句话说得好,我就想要马爸爸的钱,过陶渊明的闲适生活。

    轻夹马腹,马匹便小跑起来。离红山镇越近,徐清便越能听见里面传来的机杼声,贩卖声……这可是冬天,落大雪的冬天,如此还“人声鼎沸”,那夏粮时、秋收后该是什么场景?

    镇口子上,有一块人高的石碑,写着红山镇,又有一行小字,此地乃洛南县伯之地,七品以下,见碑下马!

    霸气,徐清看了不由得意,又觉以前装的圈都是白装了。杨成帮自己装的这个,话上面是说的七品以下要下马步行,其实是说的“尔等过路人,看清楚地方,不要闹事!”

    徐清乔装的是普通中产之家,故而乖乖下马。进入主街,徐清左右打看一番,不由一疑,怎么不见几个人?

    刚才在外面,听见有许多人的声音,如今却不见人,闹鬼不成?

    正疑惑时,只听见一冒着热气的二层小楼里一声齐呼。徐清摇头,心道:原来是这样,都躲在了屋里。也是,这大冷天,谁站在大街上聊天,那不是尬聊?冷死人哩!

    徐清和杨成几人走向那传来齐呼之声的小楼。杨成等人先拿着缰绳,徐清上前推门。

    推开门,一股热气扑面而来,还夹杂这酒香菜味,好臭口臭,徐清皱皱眉头。与此同时,一股冷风倒灌入内,引得屋内众人都抬头看向徐清。

    徐清一扫里头的人,看穿着,似乎都是些马夫挑子,而且都席地而坐,徒手而食。徐清一时犹豫起来,到底进步进去?

    哪知他这一犹豫,招来了屋内众人的诘责,都骂徐清把门敞开得不是。于是徐清果断退了出来,这里头的人,不过干力气活的,徐清不是看不起他们,只是他想打听的一些事,在他们身上打听不到多少。

    又走了一步,一座大楼里头跑出来一人,看样子是店伙计,他走到徐清面前道:“这位客官,可是寻歇息之处?”

    徐清便回到:“正是如此……”

    店伙计闻言笑着道:“客官有所不知,方才你进的那里,是力夫住的,都没有房子,睡在地上。我们小店,住的都是掌柜,商领,还有几间空的上房哩。”

    “既是如此,便带我们去吧?”

    “得嘞……”

    走到门前,只见上面这些“兴广楼”三字。

    入内,还不是大堂,乃是小厅,用作客人抖雪,放斗笠蓑衣的地方。再推门而入,映入眼帘的是洁净几毯,也有不少人,只是没那么喧哗。徐清挑了一个离人群近的坐下,问小二要了几样小菜小酒。

    正欲安心旁听隔壁桌的谈话时,二楼却传来了争吵。

    “老家伙,你算什么东西,就是县令到这红山镇也不敢托大,你还一口一个老夫?”

    一楼的众客人抬头去看,只见有二推搡着。一个老头在楼梯上被推着一步步后退,前面一人,年纪小的多。年轻那个,一边推着,一边还骂:“老家伙,知道我谁吗?红山镇,徐伯爷家里的办事。宰相门前七品官你知不知道?”

    “你你你,你不要无礼,在以前那办事手里进货,从来都是那么多钱,怎么到你手里涨了一倍?”老头儿指着年轻那个鼻子骂道:“你无端涨价,吃的中回!”

    年轻那个见这老头居然当着这么多人都面说出来涨价之事,不由心中发慌,恼怒成羞道:“哼,老驴一头!我说什么价,就什么价,你也配问?”

    说着,年轻那个用力一推,老头儿脚下打滑,一个后仰便是滚了下来。虽然楼梯不高,可老头年纪不低啊,这一滚下来,不知还拼不拼凑得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