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网

第五百五十三章金龟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乔远并未看杨心梅三人一眼,只是缓步向着杨志兴走去,在他身后还跟着一只龇牙咧嘴,不断低吼的白狼,凶意滔天。

    杨心梅三人看到乔远,又看向那白狼,顿时吓得心神一颤,险些站立不稳跌坐在地上。

    客厅周围本就是杨家人来人往之地,此刻虽已明月当空,但也有不少侍女仆从来来往往,亦有一些杨家子弟听到了动静,迅速赶来。

    可当他们看到坍塌的墙壁,重伤的杨志墨以及脸色极为难看的杨志兴时,却是心神剧颤,齐齐生出了一种大祸临头之感。

    “六弟……六弟……”

    杨志兴看着躺在地上人事不省的杨志墨,咬着牙喊了两声,却没有一点回应。

    他目光缓缓下移,落在杨志墨血肉模糊的胸口,心中顿时生出了浓浓的寒意,甚至还有一丝悔意。

    强忍着心中的悲怒,杨志兴颤抖着手,落在了他的手腕上,神识缓缓探入了其内。

    片刻之后,杨志兴微松了一口气,但脸色依旧无比难看。

    杨志墨并未陨落,可身体却被重创,经脉受损严重,想要恢复恐怕得花费很长时间。

    “杨族长,偷袭之事你该给在下一个交代吧。”

    乔远停在杨志兴十丈开外,神色依旧冰寒,冷声道。

    杨志兴气的身子发颤,可却知道此事他们确实不占理,他扭头看向乔远,又看了看在他身后的白月,心中暗自思索起来。

    杨志兴身为金丹大圆满修士,自然不会害怕乔远,只是这里是杨家,四周还有众多杨家子弟,一旦打起来,杨家定会损失惨重。

    他身为杨家族长,自然要考虑周全,万事以家族利益优先。

    想到这里,杨志兴站起身来,强行扯出一丝笑意,抱拳道。

    “六弟年纪轻,心境磨炼不够,一时起了贪念,这才会对乔道友出手,如今他已得到惩罚,算是咎由自取,老夫在这里赔罪了,还望乔道友海涵。”

    “杨族长不愧为一族之长,行事果然周全,懂得凡事留一线,既如此,在下也不会紧咬不放。”

    乔远已然做好了大战一场的准备,可杨志兴还真是能屈能伸的人物,一番话说下来,他只好收起了眼中的寒意。

    其实他十分清楚杨志墨出手,就是杨志兴指使的,可这种事点破了对他没有一点好处。

    反而乔远还颇为庆幸这老狐狸留了一条后路,否则今日还真得不死不休。

    “乔道友大义,老夫佩服。”

    杨志兴听到他的话语,神色微动,心中越发不敢小看乔远,同时他的悔意比怒意更多了几分。

    乔远神色恢复平静,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缓缓说道。

    “杨族长过奖了,话说回来,刚刚在下已经破解了杨族长的禁制,这文斗在下侥幸胜过一筹,不知那蕴神塔……”

    当初杨志兴提出加大筹码时,自信自己不会输,可没想到乔远竟会进入沉心之境,而且还布置出了密禁盒上的禁制,说来他输的一点也不冤。

    可让他交出蕴神塔,实在心中不舍,犹豫了许久,他见乔远神色冷了下来,才极为肉痛的抛出了一座小塔。

    “老夫愿赌服输,这塔归你了。”

    蕴神塔上的神识烙印已被杨志兴抹去,乔远将神识探入其内,检查了片刻,确定无误后,才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抱拳道。

    “多谢杨族长割爱,在下就不打扰了。”

    说着他便快步向着客厅走去,而杨志兴却觉得松了一口大气,连忙抱着重伤的杨志墨向着后院飞去。

    “娘,他……他怎么……”

    在一旁看到了这一切的杨心梅三人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直至乔远带着梁蓉与梁芸母子走出杨家时,杨心梅才颤抖着干涩的嘴唇说道。

    “心梅,娘不管你是怎么招惹那人的,以后见到他就躲远一点,……不,在他离开姜齐城前,你都不能离开杨家。”

    许欣还未等杨心梅说完,就神色一变,极为严厉的呵斥道。

    梁家药铺中,几人刚一回来,梁蓉就连忙关上门,凑到乔远近前,抛出了一大堆的问题。

    譬如你怎么变成金丹中期修士了,你这一个月去哪儿,当然她最关心一个问题是乔远有没有一万中品灵石。

    “妹妹,你能不能让他先喝口水?”

    梁芸没好气的白了梁蓉一眼,端了一杯热茶递给了乔远。

    乔远无奈一笑,端起茶杯轻轻泯了一口,与梁蓉相处了半年,他算是又重新认识了这位大姐。

    “乔远,以前蓉姐不懂事,对你呼来喝去,偶尔还叫你给我捏肩捶背,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跟蓉姐计较。”

    梁蓉堆出满脸的笑容,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他的背后,极为温柔的捏起肩来。

    “蓉姐,我也没说跟你计较,你到底怎么了?”

    乔远觉得梁蓉有些太过反常,连忙放下茶杯,侧头问道。

    梁蓉笑容更甚,一双眼睛弯成两道狭长的月牙,绯红着脸说道。

    “没怎么,蓉姐就觉得以前对你不好,现在想补偿补偿你。”

    “你……你是不是欠别人灵石了?想借灵石?”

    乔远看她红了脸只觉得她应该是不好意思,并未往其他地方想,便将心中的想法脱口而出。

    “哪有……”

    梁蓉一听乔远的话,嘴角忍不住抽了抽,连忙给了他一个白眼,拉长了尾音娇嗔道。

    乔远听到梁蓉似娇嗔又似撒娇的口吻,身子忍不住颤了颤,暗道她绝对有古怪。

    “妹妹,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乔远不会袖手旁观的。”

    梁芸也看不下去了,在一旁轻声劝道。

    梁蓉垂下眉眼,犹豫了许久,待脸上的绯红已然蔓延到脖颈时,她才剁了剁玉足,做出一副豁出去的模样,扭扭捏捏的说道。

    “这个……那个……乔远,你……你有这么多灵石,难道不缺一个……缺一个……”

    “缺一个什么?”

    乔远一脸的感兴趣之色,端起茶杯边喝边竖起耳朵听,却听梁蓉迟迟不说重点,便忍不住出声问道。

    “缺一个理财的贤内助!”

    梁蓉贝齿紧咬下唇,闭上眼睛,几乎是喊了出来。

    “噗……”

    乔远一口热茶卡在喉咙中,听到这话,立刻喷了出来,脸上的表情极为精彩。

    梁芸坐在一旁,也是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久久不知说什么好,只有小虎眨了眨好奇的大眼睛,有些听不明白他们在说什么。

    梁蓉一直闭着眼睛,只是刚开始听见乔远喷水的声音,随后房间内死一般的寂静。

    “砰砰砰……”

    梁蓉心跳如雷鸣般的声音清晰的落入了乔远与梁芸耳中,过了好一会儿,两人才回过神来。

    “蓉姐,你不是开玩笑吧,要是借灵石,没问题的,要多少我都借给你。”

    乔远尴尬的抿了抿唇,偏过头看了一眼面红耳赤的梁蓉,低声道。

    梁蓉听到乔远的话语,差点喷出一口血来,自己第一次主动向人表白,居然被说成开玩笑。

    她狠狠的捏了一下乔远的肩头,心想重点都说了,也不在乎再多说两句,便放开了胆子问道。

    “我才不是开玩笑呢,你娶妻了没有?”

    乔远呆若木鸡的摇了摇头,可想了想又连忙点了点头。

    梁蓉皱着秀眉,疑惑不解的问道。

    “摇头又点头,你这是什么意思?”

    “额……就是打算娶,还未娶的意思。”

    乔远沉吟了片刻,讪讪的说道。

    “唉,这么好个金龟婿,便宜了别人。”

    梁蓉明白了乔远的意思,轻声一叹,脸上的绯红立刻散去,用蚊鸣般的声音嘀咕道。

    虽然她声音很小,可房间就这么大,乔远与梁芸又都是修士,自然听得清楚。

    两人对视一眼,竟齐齐笑出声来。

    这段小插曲过去,乔远便询问了梁蓉被杨家带走的原因。

    果然如他所料,梁蓉是因为传影符的事情而被带走的,可杨志兴并不太相信传影符内的影像,竟亲自去寻过齐四海的那位侍妾。

    可惜那女子早有预料,在被乔远逼问之后,就连夜逃出了姜齐城,不知所踪。

    杨志兴不甘事情断了线索,便扣住梁蓉,想要她说出全部实情,可她却将事情拦在自己身上,对乔远只字未提。

    杨志兴显然不相信一个筑基初期的女修有这么大的能耐,便一直扣住她不放。

    乔远听到这些,心中颇为感动,想着她也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自己可不能祸害人家。

    “妹妹,什么传影符?”

    梁芸在一旁听得糊里糊涂,便忍不住问道。

    梁蓉脸露一丝为难之色,伸手拍了拍乔远的肩头,目光询问他能不能说。

    乔远沉吟了片刻,想着齐四海既然已经死了,那将真相告知梁芸倒也并无不可。

    毕竟杨坚是她的亡夫,亦是小虎的亲生父亲,梁芸有权利知晓一切。

    想到这里,乔远便从在茶楼听到李家十三公子闲谈的事情说起,直至说到梁蓉派人将传影符送到了杨冲手中,这才止住了话语。

    再看梁芸,她已然痛哭流涕,伤心欲绝,双手紧紧的环住小虎,心中悲愤难以言喻。

    小虎亦是趴在梁芸的怀中嚎啕大哭,心中淤积了多年的伤痛也随着泪水倾泻而出。

    ps;抱歉,昨天晚上后台崩溃了,所以没有设置定时更新,还望大家见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