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4章 一大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啪啪。”外面传来打门声,“子楣,我回来了。”

    叶子楣听出声音是叶苏凉,她连忙过去将门放开。

    叶苏凉皮猴一般窜了进来,进了屋子,他就迫不及待问起来,“她们过来干什么?”

    “给我送糖来了。”叶子衿用眼神示意桌子上的酥糖。

    “哼,肯定是心虚才送过来。”果然是亲兄妹,叶苏凉第一句话就和叶子楣重叠了。

    叶子衿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妹妹,你笑什么?”叶苏凉抓着自己的脑袋憨憨地问。

    那傻乎乎的模样,看得叶子衿又哈哈大笑起来。

    “好了,赶紧将糖吃了,省的一会儿大房的人又过来讨要回去。”叶子楣过去,将一颗糖果扒开糖纸,然后往叶子衿的嘴边递。

    “送来了,还能再要回去?”叶子衿愣住了。

    “怎么不能?大房那几个就是疯子,谁要是得罪了叶兰泽,他们就会想尽办法去折磨人。酥糖是叶兰泽的,他们才不管是不是叶兰泽主动送来的,反正在他们的心目中,一定会认定是我们的错。如此这样,妹妹还不如将糖果吃下肚。”叶子楣带着孩子气说。

    “妹妹别怕他们,我和大哥会护着你。”叶苏凉还以为叶子衿害怕了,连忙安慰她。

    “我也不会让人欺负了你。”叶子楣也跟着表态。

    “我不喜欢甜食,两块酥糖,你们吃了吧。”叶子衿见叶子楣将糖果递到了嘴边,赶紧用手挡住了。

    “你不用担心我们,我们又不是孩子,还会嘴馋。”叶子楣笑着点点她的脑门。

    “我口渴,二哥你去倒三碗水过来。”叶子衿是真心对酥糖不感冒,但她拗不过叶子楣,只好退而求次了。

    叶苏凉和叶子楣听了,也没有多想,立刻到厨房端来了三碗水。

    叶子衿将糖掰开,直接放进了三个碗中,“姐,二哥,我们一起喝。”

    “我不喝。”

    “我不喝。”

    叶子楣和叶苏凉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们喝不喝不关我的事情,我就喝自己这一碗,要是等会被人抢走了,别怨我哈。”叶子衿端起面前的碗慢悠悠地喝起来。

    叶子楣和叶苏凉一下傻眼了。什么时候,子衿也有这样的心眼呢?

    叶子衿龇牙冲着他们笑,也别怪叶子楣和叶苏凉惊讶,原主因为生长在极其不正常的环境氛围中,所以一向自卑得很,人很少出去,就算是出去,也是低着头,屁都不敢放一个。

    哪怕在家中,一天也很少说过三句话。如果不是叶家人知道她的性子,个个还以为她是个哑巴了。

    叶子衿喝完手里的水,果然再也不肯喝剩下的两碗糖水了。

    叶子楣和叶苏凉舍不得浪费糖水,又怕大房的人过来抢,姐弟两个狠狠心,一起端起碗将糖水喝了下去。

    “爹和大哥什么事情回来?娘也该回来吧?”叶子衿问。

    “是该回来了,天都擦黑了。”叶子楣伸头往外张望一眼回答。

    二房在叶家最不得宠,因此做的事情就特别多。叶子衿的母亲包揽了地里大部分的农活,父亲叶良禄会打猎,农闲的时候就会上山去打一点儿猎物,用来贴补家用。当然据叶子衿所知,猎物是二房打的,可惜最后卖出的钱还是归叶家二老了。

    至于叶家大房和三房,不提也罢。大房因为叶兰泽最得宠,所以叶兰泽的父母出路就好多了,男的在镇上做工,女人则是能躲则躲。

    而三房夫妻两个都是嘴甜的主,加上老三媳妇娘家又是镇上杀猪的,因此岳母家有贴补,人家生活得也很不错。特别是老三在岳父的帮助下,也去了镇上当了伙计,三房在二老面前也就越发说上话了。

    亲兄弟也有远近,得宠的两房,平时走得近一些了。剩下的二房自然也就被排挤在外了。

    不过好在二房夫妻心态不错,一家人相亲相爱,虽然生活苦了一些,但一家人谁也没有抱怨过,也算是苦中作乐了。

    “死丫头,鸡还在外面了,怎么还不赶进鸡舍中去?”这边叶子楣刚放下碗,外面就响起了老太太尖锐的声音。

    “来了。”叶子楣嘴里答应,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我出去帮帮子楣,你再歇一会儿。”叶苏凉边往外跑,边叮嘱她。

    叶子衿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叶家人口众多,吃苦受累的却只有二房一家。以后要怎么过?这是个技术活,她需要好好想想。

    叶子衿颇有些未雨绸缪的意思,但当她在晚上真的见到了叶家所有人的时候,她还是觉得自己低估了叶家内部的复杂性。

    “爹、娘,这是今天卖了兔子和野鸡的钱。”叶良禄恭敬地将一串铜钱放在了桌子上。他的身形高大,方正的脸上带着正气,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又带着少许的精明。

    “二哥,三只野鸡和一只兔子,咋卖了这么一点儿银子?”老三叶良寿连铜板的数目都不清楚,就开始冲着叶良禄刁难了。

    “天气还热,你又不是不知道,兔子已经死了,根本不值钱,如果不是要兔皮,人家还不想要了,两只鸡也没精神,还是费了不少劲才卖出去了。”叶良禄不慌不忙地解释。

    “三叔,三只鸡和一只死兔子卖了三百多个铜板已经不少了。”二房老大叶苏离不满地插一句,“三叔要是不放心,可以到镇上打听去。”

    “谁不放心了,不就是多问了一句,看你急的。”叶良寿不高兴地瞪了他一眼。

    “好了,既然人齐了,吃饭吧。”老爷子开口,顺手将铜板递给了老太太。

    老太太陈氏站起身从荷包中掏出了一把铜钱,数都没有数就递给了一旁的叶兰泽,“留着买糖吃,别得了一口吃的,就全都费心送给了别人。”

    说到别人,她还扭头白了叶子衿一眼。

    叶兰泽的几个哥哥听了,一致狠狠地瞪了叶子衿,叶苏凉见了,不甘示弱,也瞪了回去。

    “怎么说子衿也是妹妹,她受了风寒,兰泽作为姐姐过去张望一下也是应该的。”老大叶良福笑着打哈哈。

    “有什么好看,一个院子里,哪一天不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又不是要命的病。”陈氏对叶子衿更加不满了。

    这边叶子衿的母亲马氏听了,脸色有些不好,她立刻将子衿护上了,“子衿身体本来就单薄,哪像兰泽那样底子好,受了风寒,可不就是差点儿要了她的一条命。”

    说这话,马氏心里是带着气的。当初她和大房一起生下孩子,可家里的好东西全都进了大房的嘴里,所以大房的奶水足,孩子也养得好,反观自己的孩子,从小的瘦不拉几,长大以后,更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心疼呀。

    “娘,兰泽心善懂事,你不就是喜欢她这点儿吗?子衿是妹妹,又生了病,过去看看,自然是要带一些礼物过去。”大房的岳氏也绵里藏针,“生病的人嘴里都淡,馋一些也在情理之中。”

    “多谢兰泽姐姐,我刚喝完药,嘴里正苦着了,兰泽姐姐就送来了两颗酥糖,兰泽姐姐果然最解人意了。”叶子衿乐呵呵地开口,她特意强调了两颗酥糖几个字。

    她的话音一落,叶兰泽的脸一下变得涨红。

    ------题外话------

    大家放心,叶家最后不是太极品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