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5章 挤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听你的意思是嫌少啰?”大房的老三叶苏协瞪着叶子衿质问。

    老爷子不耐烦地白了叶子衿一眼没有说话,陈氏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给你两颗就不错了,还嫌少?真是贪心不足。”三房的叶冰清讥讽地在一旁火上浇油。

    “老二,你也知道那些酥糖是爹娘省吃俭用买给兰泽,让她打打牙祭的,也没有多少。”叶良福一脸不好意思,眼中却带着算计。

    叶良禄闹了一个脸红,这些人闹得好像是他女儿嘴馋似的。但叶良禄相信自己的女儿,根本不是嘴馋的人。

    他刚要说两句,谁也没想到平时喜欢当哑巴的叶子衿又开口了,“协三哥说得真有趣,我什么时候嫌少呢?我刚刚是实话说话,正在向兰泽姐姐道谢了。”

    此言一出,满屋又是一阵静默。

    大房和三房的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像叶子衿真的没有半个字嫌弃的意思,可为什么听起来咋就那么变扭呢?

    “冰清妹妹随意挑拨可不好。”叶子衿懒洋洋地继续说,一个个仗着年纪比她大,就想以长者的身份来欺压她,叶冰清完全是自找的,哈哈,她正好比叶冰清大一岁多。

    “你说什么?冰清什么时候挑拨呢?有你这样当姐姐的吗?”叶子衿这么一说,三房媳妇秦氏立刻炸毛了,该死的小贱人,竟然敢败坏她女儿的名声,“二嫂,你怎么也不管管?”

    “三婶急什么。”叶子衿淡淡地继续说,“我可不是在瞎说。兰泽姐姐过去看望我的时候,冰清妹妹也在场,我当时可是一个字也没有对兰泽姐姐说过重话。眼中也没有露出过半分嫌弃的神色。明知而胡说,不就是挑唆吗?”

    说完,她笑眯眯地看着叶兰泽,“反正我相信,兰泽姐姐最公道,她绝对不会偏向任何人。”

    叶冰清其实想发火,听了叶子衿的话以后,她反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她紧张无措地偷瞄了叶兰泽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去。

    叶禾衣见状,暗暗将叶子衿骂了一顿,脸上却笑眯眯的模样,“子衿,你这么较真可不好。妹妹也是怕你误会了兰泽,话才说得冲了一些。”

    “这可不是较真的问题,她在场,当时你也在场,你应该知道今天她这番话传出去后,对子衿名声造成多大的伤害。”叶子楣气呼呼地护着子衿。

    “祖父祖母,我饿了。”就在三房二房蓄意待发的时候,叶兰泽轻轻地开口了。

    “还不赶紧准备开饭,想饿死我们老家伙吗?我看你们都是皮痒痒。”叶兰泽真不愧是福星,轻轻一句话,就成功地让陈氏将屋内所有人都骂上了。

    “过来,赶紧坐下,马上就开饭哈。”老爷子也一改棺材脸,乐呵呵地看着叶兰泽。

    二老发话,其余的人也顾不上掐架了,女人们暂时取得了意见的统一,直接奔向厨房,男人们则自发坐到了另一桌上。

    叶家人口众多,吃饭是一件大事情,得分两桌吃。

    叶子衿冷眼看着大家,她是个病人,从进屋开始,只有亲爹亲娘和大哥第一时间问了她的身体状况,其余的人,没有一个人过来关心问她一句话。

    她按照记忆,慢慢地走到了一张桌子边上。

    很快,所有人都找到了各自的位置。

    就算是吃饭的位置,同样也是有讲究的,老爷子和陈氏在大桌上的主位,他们的手边则是叶兰泽和长孙叶苏同,接下的是大房的叶良福和叶良寿,再然后则分别是大房的几个儿子,至于二房的叶苏离和叶苏凉则离二老远远的。

    女人这边桌子上,大房和二房自然而然坐到了一起,剩下的则是他们二房的母女三人。

    显而易见,二房的人是无形中被大房和三房联手挤兑在外了。

    不仅如此,一大家人的饭食居然也是不同的,老爷子陈氏和叶兰泽的碗中是干呼呼的米饭,男人们的米饭则相对要稠一些,女人这边就可怜了,那碗中的粥都可以照见人影了。

    “来,乖孙女,再吃一个白馒头,别夜里饿醒了。”那边,叶兰泽的待遇空前高涨。

    这边,叶子衿可怜兮兮地嚼着一块粗粮菜饼子。她手里的这块饼子和现代放足了油水的粗粮绝不能比,叶家的菜饼子是真的菜饼子,半点儿油水没有不说,就是里面放的野菜都做得十分粗糙,叶子衿吞咽的时候,觉得自己嗓子都被也才给划破了。

    叶子衿再一次看了叶兰泽手里的白馒头一眼,然后艰难得咽下了口中的野菜饼子。

    岳氏和秦氏见她眼馋的模样,嘴角边都露出了讥讽的笑容。

    “爹,郎中说子衿落入水中受的风寒可大可小,这两天就让她多歇歇吧。”叶良禄的话引起了叶子衿的注意,同时也引起了大房和三房人的注意。

    老爷子和陈氏半天都没有说话。

    叶良禄不急不躁继续游说,“姑娘大了,要是伤了身体,以后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子衿也是咱们老叶家的姑娘,要是身体真的出了什么岔子,还不得连累兰泽的名声。”

    “大哥你说的是啥话,子衿身体不好,和我们兰泽有什么关系?”岳氏第一个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大嫂你误会了。”女人开口,男人怼喷的话,传出去只会说男人不是。马氏一见岳氏开口,立刻也跟着开口,“兰泽是福星,孩子他爹的意思是说,子衿要是身体出了岔子,还不是怀疑她……”

    “胡说八道。”岳氏一听更急了。这辈子最让她得意的就是生下了叶兰泽这个福星,容不得任何人诋毁叶兰泽。

    “祖父、祖母,我吃饱了。”屋子里的争执似乎根本影响不到叶兰泽,她亲娘还在为她战斗,她就直接推开饭碗要进屋休息了。

    “都闭嘴。”陈氏大吼一声,“饭都堵不住你们嘴,那就别吃了。”

    一嗓子下去,无论是岳氏还是马氏全都安静下来了。

    “走,祖母陪你一起出去。”陈氏放下手里的饭碗,叶兰泽抿着嘴上前扶着她一起出去了。

    “爹,你看?”那边,叶良禄还在紧逼不放。

    “那就歇几天吧。”老爷子的眉头紧锁,自始至终,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子衿。

    一顿饭,简直就是一场精彩的宅斗大戏。

    叶子衿努力再咽下一口菜饼,心里暗想,一定要想办法挑唆爹娘尽快分家,这样的大家庭待久了,太影响身心健康了。

    “娘,我喝了药吃不下,这块饼子,你们吃。”说着,她将手里的半块菜饼一分为二,一份给了马氏,另一份则给了叶子楣。

    叶冰清见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低着头将碗中的米粥喝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