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章 矛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些遗憾的是,半日的时间,她还没有机会找理由上山去看看了。叶家村西面就是连绵起伏的大山,人们都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山上到处都是宝,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抱负有能力的大厨,要想将自己的厨艺达到巅峰,首先需要做的就是了解食材,会品味食材。

    叶子衿这么想,也是这么做的。在现代的时候,她开的山水月,就是食材的培养基地,里面不但种植着各种无公害蔬菜,山上还养着各种家禽牲畜,溪流中则是养着水产品。就是海鲜,她宁愿要贵一些的,也不要随意性的供货,因此,从小到大她对各种食材简直是了如指掌。

    她的好友和大哥就曾说过,她简直就是厨师中变态中的变态。

    但事实证明,她叶子衿的经营理念是对的。她创造了一个餐饮界的神话。

    可惜了她的票子!想到这儿,叶子衿有些遗憾,她赚了那么多银子,居然没有机会享受,唉,全都便宜了她的老哥。

    但愿死心眼的老哥别在用钱的时候因为想她而哭!

    “身子骨不好,怎么还外出?”等他们回到家中,马氏等人已经从地里干活回来了。马氏见她脑门全是汗,顿时心疼了。

    叶子衿对古代这对便宜爹娘十分满意,老天对她不薄,虽然没有给她一个显赫的身份,但给了她难得的亲情,当然,大房、三房被她主动排除在外了。

    “子衿的身体还真不错,这就能挖野菜了。”大伯娘岳氏意有所指。

    “咱穷人孩子可不就是泥做的,越是摔打越结实了。哎哟,地里的野菜还真嫩。”秦氏顺手拨了篮子的野菜一把。

    陈氏坐在屋子的正堂,闻言不悦地瞥了叶子衿一眼。

    得了,刚回来就不消停了。不过小矛盾不伤大雅,就当怡情了。

    “三婶说的对,三婶干了一上午的活,回来还这么精神,令人佩服。唉,我娘就不一样了,看看她的衣服都被汗水浸湿了。这就是有钱人和没钱人的区别呀。”说完,她又冲着岳氏和秦氏龇牙一笑。

    秦氏的脸顿时涨红了,岳氏脸上也露出了尴尬神色。她们哪里听不出叶子衿是在埋汰她们出工不出力。

    虽然是实事,但这份实事太让人难堪了,两个人都没有想到以前一棍也打不出一个屁的叶子衿会变得如此伶牙俐齿。

    “我娘哪里精神了?”叶冰清听到她埋汰秦氏的话,立刻从屋子里冲出来,“再说了,我娘有钱,那也是我姥爷家给的,关你什么事?”

    最后一句话说得太快,跟她一起出来的叶禾衣想拦着都没有办法。

    “妹妹,我可没有别的意思。我这不是羡慕吗?”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娘,将野菜放着,看你累的。”

    “娘,我来。”闻声过来的叶子楣见三房被叶子衿挤兑得目瞪口呆,笑着过去接过了马氏手里的篮子,“妹妹,你也歇歇,皇上还不差病人了。”

    这话同样也是说给大房和三房听的。

    于是秦氏就显得更加尴尬了。

    蠢货!岳氏不想和秦氏待在一起,秦氏娘家是卖肉的,平时娘家没少补贴他们,老三赚了工钱,只交了一半给公中,别以为她不知道。估计二老也知道,但二老偏向三房,她也没有办法。不过她们大房也不吃亏就是!

    想到女儿叶兰泽,岳氏终于不再纠结,淡笑着转身进了屋。

    秦氏低着头,拉着两个女儿也进了屋子。

    叶子衿见叶子楣一个人在厨房里忙来忙去,连忙进屋去帮忙。

    “去去,你身子骨刚好一些,进屋歇着去。娘来。”马氏心疼女儿,直接赶走她。

    “你们都别争,我来。”叶苏凉窜进了厨房去帮叶子楣烧火。

    自始至终,叶兰泽这个福星一直在屋子里没有出来,陈氏也没有出声。

    “这些都是你偷学到的?”晚上的时候,叶子衿趁着月色,将叶苏离和叶子楣拉过去,开始教他们认字。

    马氏和叶良禄这才知道她白天干什么去了。叶苏离对读书人一向充满敬畏,他没想到叶子衿只是出去晃了一圈,居然认识了这么多字回来,他看着叶子衿的眼神满满都是佩服和羡慕。

    叶子衿哑然,她真心不觉得自己今天学到了多少字。不过没有书,真的是她的硬伤呀。要是有书的话,她一个个对应着认,很快就会掌握更多的字了,毕竟三字经之类的,她还是会背的。

    “我就不学了,还得抽空打络子了。”叶子楣的心思更多是放在赚钱上。

    马氏白天在地里忙,晚上也不能闲着,也在借着月光打络子。母女两个人因为天天做农活,手上都有一层厚厚的茧子,很粗糙,所以绣活是不能做的,只能做这种赚钱最少的女工活,不管怎么说,好歹也能得一点儿活钱用。

    “不行,一家全都得学。我不喜欢管账,以后我肯定是要挣一片家业出来的,我还指望你们帮我管账收账了。要是你们不识字,被人蒙骗了怎么办?哼,到时候,说不定下人糊弄你们,你们都不知道,那我挣的家业不都给你们败了。”叶子衿挤眉弄眼开玩笑,目的就是逼着家里人认字。

    屋内的人听了全都笑了起来,没有人将她的话当真。最后,叶子衿拿出撒泼的气势,终于逼得一家人跟着一起学了。

    学着学着,顺口溜还挺有趣,特别是叶子楣和马氏,一边打络子,一边学,也没有耽搁做活。母女两个也就不再反对学字了。

    第二日,叶子衿故技重施,又跑到了祠堂那儿学了字,回来后继续教家里的人,顺便考核了家里人昨日所学。

    学字需要温故而知新,但马氏等人忙得不可开交,所以第二日也就忘得差不多了。叶子衿很生气,硬是拉着他们又重新温习了几遍,直到父母和叶子楣全都记住了,才开始教大家新字。倒是两个哥哥学得不错,将她所教的东西学得牢牢的。

    这样的好日子过得并不长久,第六天早晨,她还没有出门,陈氏就出来拦住了她,“身体既然好了,以后就好好做家务,一个姑娘整天出去,像什么话。”

    一句话结束了她悠哉的生活!叶子衿的眼睛一下睁圆了!怎么办?

    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可怜的手,上面的茧子好不容易变得软和一些,苦日子就来了,还让不让人活呢?

    她倒霉,最高兴的莫过于三房的叶冰清了,她直接跑进屋子里,抱出一堆的衣服放在了叶子衿的面前,“叶子衿,麻烦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