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17章 心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爹,那边大树下比较宽旷,我们到那儿歇着去。”叶子衿指着小树林边上一处,“我和二哥卖菜干的时候,酒楼送了我们吃的,你们饿了吧?”

    “咋还要人家东西?”叶苏离责备地看了叶苏凉一眼。

    叶苏凉想到子衿在醉春楼的表现,忍不住龇牙一笑。

    “有吃的,你们几个吃,爹吃菜饼就行了。”叶良禄有自己的打算。

    “我和子衿吃过包子了。”叶苏凉抢着解释。

    叶子衿不想多解释,等牛车停下来后,她打开背筐的盖子,将里面的食盒拿出来递给了叶苏离。

    “咋还有食盒?”叶苏离看着她手里精致的食盒,手脚都不知道该如何放。

    “吃吧,我躺着休息一会儿,今天累死我了。”叶子衿不想多说话。

    叶良禄迟疑地看了子衿和叶苏凉一眼,然后催着叶苏离打开食盒,父子两看清楚食盒里的肉和鸡,顿时呆住了。

    “你们别想着家里那群人,要是带回去,别说我身上的私房钱留不住,以后我也会变成他们压榨的对象。我可不是说着玩的,我努力赚钱是为了家里盖房子,为大哥二哥娶上媳妇,为了给姐姐找个好人家,为了让爹娘过上好日子,别人我可管不着。爹也别想将养家的重担压在我的身上,我就是个弱女子,管不了那么多。”太阳暖和,叶子衿躺在牛车上惬意得很,“而且,要是将这些带回去,爹最好要想到好的借口,以便向大家解释清楚,我为什么会变了性子。”

    “苏凉,到底发生了什么?”叶良禄看着食盒中的鸡和肉片,一点儿食欲都没有,相反,心里还觉得沉甸甸的。

    “爹、大哥,你们一边吃,一边听我解释。”叶苏凉有表现机会,顿时来了精神,他绘声绘色地将叶子衿在醉春楼的表现讲述了一遍。

    “一道菜就卖了十两银子?”这一次,父子两个吓得直接站起来,然后目光齐刷刷地落在了叶子衿身上。

    十两银子,还有卖包子配方的钱,干菜的钱,这么说,子衿身上不是几十个铜板的问题,而是有了十五两银子。

    十五两银子呀,他们三年就是不吃不喝,也赚不到这么多银子呀?

    “爹,你这是什么眼神?大哥看着我激动,那是因为他知道我身上的银子有他的老婆本。你盯着我,我害怕。我告诉你呀爹,你别打我身上银子的主意,这是我赚来的,你别想交公。”叶子衿斩钉截铁地表明自己的态度。

    “对,银子是子衿赚来的,就是子衿的私房钱,爹,你刚才答应的。”经过叶子衿的洗脑,叶苏凉已经开始开窍了,完全倒向了叶子衿一边。

    “爹。”这下连叶苏离都带着紧张看着叶良禄,不是他贪图享乐,这些年来,二房过得太憋屈了。另外两房在家里干得活最多,两手却空空,家里几乎也没有多少积蓄。大房和三房就不同了,男人在外上工,女人在家做绣活,家务都很少沾,赚来的银子即使上交公中,他们还是截留了一半,甚至有时候还会从二老那儿糊弄一些去。

    子衿名声不好,就算是为子衿打算,二房也得奋起,手里有点儿银子才行。再说了,这些银子交到二老手里,二房就甭想再要回一点,二老肯定会将银子为叶兰泽攒起来。

    凭什么子衿赚来的银子送给叶兰泽?叶苏离光是想想,就为子衿委屈。

    “好了,你们一个个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我是家里恶人一般?爹没有那么傻,银子是子衿赚的,那就是子衿的私房钱。我回去后不会多嘴。”叶良禄无奈地保证。

    他虽然没有本事,但作为一个父亲,哪会不爱自己的孩子。他也知道二老偏心,不过他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护着孩子,否则的话,他也不会每次到镇上卖东西截留几文钱收着了。

    “爹,我们想办法分家吧。”叶子衿冷不丁又来一句。

    这一句惊得叶良禄和叶苏离差点儿又跳起来,叶苏凉已经被吓过一回,再一次听到也就无动于衷了。

    分家这件事已经成了叶子衿的心魔,“叶家人口太多,各房都有自己的小心思,要是不分家,那么多人口,你们总不能指望我这个弱女子养着吧。以祖父祖母对叶兰泽的偏爱,估计咱们赚了再多的银子,也别想留住。”叶子衿慢悠悠地和他们商讨,“当然,分家以后,我们该给二老孝敬的钱,我们照样给,不过我先说明了,别给得太过分,否则的话,我不依。”

    “子衿,不是爹不愿意分家。”叶良禄叹口气,“爹没有那么迂腐,不知道为你们打算。乡下有乡下的规矩,二老还在,爹要是闹着分家,你们的名声就别想要了,别人会指着我们脊梁骨骂不说,以后你两个哥哥,还有子楣和你的亲事,也不好说呀。”

    “爹,我们不在乎。”叶苏凉开口,“家里好房子全都被他们占了,我和大哥这么大,还没有个正经的床铺,就算有好名声,没有房子,谁家姑娘又愿意嫁过来?”

    提到亲事,叶苏离沉默了。

    “暂时先忍忍吧,还是等找到了时机再提分家的事。”大人有大人的无奈,考虑得远比孩子想得多,叶良禄也有他自己的苦衷。

    “爹,你们吃你们的,我就是将自己的心里话出来。怎么拿主意,还得看你和娘。不过我得申明了,不分家,我就还像现在这样混日子,别指望我出力养家。”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番话让叶良禄有些哭笑不得,他心里既感动又为难。事实证明,子衿是真的经过菩萨的点化,比他这个做爹的能赚银子。可这孩子性子变得也太快了,别说家里人接受不了,就是他有时候都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了。

    将话说开以后,叶子衿催着他们父子将食盒里的东西全都吃光了。

    “等会儿回去的时候,我先将食盒送到山边的破院子里去。”叶苏离主动善后。

    叶良禄点点头,心里还有些遗憾,他们父子四人全都吃了好的,家里二老、马氏和大女儿却一点儿荤腥都没有沾到了。

    要说叶家二老,那两颗心全都放在了叶兰泽身上,家里但凡有一枚铜钱,都恨不得分成几瓣守着,他们坚信,叶兰泽是福星,以后一定能找到好人家。

    既然孙女要嫁入高门大户,那么体面的嫁妆肯定是必不可少的。从叶兰泽生下,他们从那样疫情中活下来以后,二老就开始努力为叶兰泽存钱攒嫁妆了。

    这份毅力,说实在话,连叶子衿都不得不佩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