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66章 我出银子你出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村长出马,效率还是十分快的。到了晚上的时候,叶子衿就拿到了地契。

    “咋真的给我们也买了地?”叶子楣埋怨她,“你不留银子,咋够用?”

    “我身上有一百多两银子了,除去买地用了五十两,对了,五十两银子中还有你们的十五两,实际上,我才花了三十五。开荒的话,雇十来个人,**天就能搞定,然后播种施肥再加三两天,算起来,也用不了多少银子。我发愁的是,什么时候我们家才能盖上大房子大院子住。”叶子衿看着桌子上的地契直叹气。

    “你呀,成天就爱瞎操心,盖房子是大事,你一个孩子操什么心。”马氏白了她一眼嗔怪地安慰她。

    “我闺女能干才操心不是。”叶良禄笑着说。

    “我手里也积攒了二十来两银子,我琢磨着,再在边上盖上三间新房,也差不多够用了。”马氏放下手里的针线,和大家商量。

    “那就盖。”叶良禄站定接到地下了决定。两个儿子还没有房间住,这样长期下去,也不是个事情呀。

    叶苏凉兄弟也很高兴,要是盖了新房的话,他们就不用住过堂了。

    叶子衿却第一个反对,“不行,还是等等吧,就算要盖,也得盖几间砖瓦房。我可不想再住泥房了。”

    砖瓦房?二房所有人都愣住了。

    村里人,除去村长和老宅子住的是砖房,其他人住的全是泥房草房。砖瓦房,他们想都没有想过。

    叶子衿有她自己的主意,“不行的话,从明天开始,我去镇上出摊,只要勤快一些,到了秋季的时候,总能盖上新房。暂时的话,咱们大家就委屈一些好了。”

    “直接盖砖瓦房的话,费银子,而且银子是你赚到了,我和你爹已经答应你,你赚来的银子全算你自己的。”马氏难为情地说。

    “一家人,哪有那么多讲究。”叶子衿笑着回答,“砖瓦房是我自己要住的,我当然得出银子。再说了,盖砖瓦房,我也是有目的的。过了夏季以后,我还要盖作坊,到时候做了大生意,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红了,所以说,我得未雨绸缪,将院墙盖的高高大大,牢固得让贼人爬都爬不上去。”

    这个目标太宏大了,最起码,二房其他的人从来就没有想过,当然这会儿听了叶子衿的豪言,他们也觉得叶子衿是在异想天开。

    “子衿,你到底想做啥大生意?”叶苏凉对她所说,一直心生向往。天下第一商,他是不敢想了。但如果能找到一门赚钱养家的生意,他还是很乐意。

    叶子衿的厨艺也能赚钱,但叶苏凉学不了她的本领,所以他有自知之明,根本不会痴心妄想。不过,这么一大家的人,总不能全靠子衿一个人养吧,他迫切需要一份赚钱的工作。

    “调味品。”叶子衿淡笑着回答,“醋和酱油、豆豉,辣椒油,全都是赚钱的大生意呀。”

    叶苏凉听了顿时苦了脸,叶子衿说的生意,他一个人也听不懂怎么办?

    “听不懂没关系,我会就行。等开荒的事情过后,我会去买几本书回来,然后继续教你们学字,以后你能帮我撑起生意的门户就行。”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各种面粉也需要,到时候肯定也要做的。反正赚钱的门路多的去了,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困了。”

    说完,她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进屋去了。

    这孩子!马氏哭笑不得看关上的房门,他们正听得心神激动不已的时候,她倒好,直接撂摊子走人了。

    “她说的是真话吗?”自从叶子衿落水获救以后,马氏就看不懂这个女儿了。

    “她啥事说过假话?”叶良禄不高兴地回答。

    马氏沉默了。

    三个孩子看到父母有吵架的阵势,个个赶紧脚底抹油溜了。

    叶子楣回到房间发现一直嚷嚷着要睡觉的人,正睁着眼睛看着屋顶了。

    “不是说要睡觉吗?怎么还不睡?”叶子楣笑着问她。

    “我在琢磨着,明日到镇上,我卖什么。”叶子衿轻声回答。

    “就卖面吧,要不卖蛋炒饭也行。”叶子楣说。

    “材料不足,不想做。”叶子衿明显没有兴致,“算了,明天我们还是卖面条好了。”

    为了银子,叶子衿终于放弃了自己的原则。

    计划永远没有变化快,第二天兄妹几个刚收拾好准备出门的时候,却被费玉林和六公子堵在了家中。

    “今天没空,我得出摊。”叶子衿对他们不感冒,上一次,她已经将培育技术完全告知给他们了,他们还过来干什么?而且这一次还带了这么多人来!

    “你随我们到山中去。”六公子淡淡地发话,“你到镇上损失的银子,我会补偿给你。只要你带路,一天一百两银子。”

    “不去。”叶子衿毫不犹豫地拒绝,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她从来不会相信。

    “我带你们去,怎么样?”她不动心,叶苏凉却动心了。

    “不,我们只要她带路。”六公子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叶子衿。

    叶苏凉......

    叶子衿对他们的态度更加警惕了。

    “她对山上的地形不熟,我和老大曾经到深处走过几次,对立面的情况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如果公子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带你们上山。”叶良禄开口了。

    “爹,我可不答应。你说过了,以后不再去深山中的,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叶子衿不高兴地拦住她。

    “当家的,你这一次得听孩子的话。”马氏对山上有阴影,更加不愿意他到山上去。

    “这一次山上我们要找一些东西,只有叶姑娘认识。别人都不行。”费玉林笑着说。

    “不去。”叶子衿比谁都惜命。叶良禄时常到山上打猎,她不知道被家里人警告多少回了,说深山中有猛兽,让她远离一些。

    她好不容易重生一次,可不想还没有施展拳脚,又完蛋了。那样多不划算!

    再说了,天知道这些人会折腾出什么花来?

    “叶姑娘,二百两银子一天,可行?”费玉林直接加码。

    二百两呀?银子有点儿多,叶子衿感觉自己有些撑不住了,唉,没钱的日子不好过,但小命也很重要呀。再折腾下去,她万一守不住自己的节操怎么办?

    六公子看她眼珠子直转,淡淡地又加了一句,“银子我们直接留下,也会让费家的小厮留下来。你放心,这一次进山,我们也是做了完全准备,即使遇上猛兽,也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不行。”面对巨款,马氏和叶良禄夫妻居然异口同声地直接拒绝了。开玩笑,他们说不会让子衿受到任何伤害,子衿就不会受到伤害吗?山上那么多的野兽,他们才带了十几个人,真的遇上猛兽,这些人肯定先顾着他们自己的小命,哪里还会在乎子衿这丫头。

    孩子是自己的,别人不在乎子衿的命,但他们做父母的心疼、在乎,银有没有没有关系,只要有人在,以后生活就会慢慢地变得好起来。

    “我们去找野稻,在深山处我的人发现了野稻,需要你过去确认一下地势,看是否符合你所要求。”六公子的语气依旧,似乎世上没有任何人能激怒他一般。

    “五百两银子,还有你们要确保我的人身安全。”等他说出目的以后,叶子衿反而答应下来了。

    “子衿,你疯了?”马氏哭着拉着她的人想让她打消念头。

    “我家要盖房子,费公子,麻烦你帮着找一些工匠。”叶子衿的态度坚定下来,她笑嘻嘻地走到六公子前面开口,“走走,不就是上山吗?赶紧去,我脚程慢,要是现在不走的话,晚上还不一定下得来了。”

    “晚上可能要在山上住一晚。”六公子淡淡地回答。

    “啊?”叶子衿叹口气,“我说你答应得怎么这么爽快了,这么一算的话,我好像也没有占到多少便宜呀。”

    简直有些痛心疾首了!她还开口要五百了,人家给二百,两天还是四百啊,失策了!

    她气鼓鼓地瞪了费玉林和六公子一眼,这两个家伙太坏了,和她玩文字游戏呀。

    “晚上单独算加一百两银子。”六公子不疾不徐地补充一句。

    这才像话!叶子衿凶狠立刻变成了笑脸。

    “我和她一起去。”叶苏离这时候开口,“我不要银子,我得跟着她。”

    马氏一听,眼泪都要下来了,一个闺女过去,她已经放不下心了,要是长子也跟着过去的话,她都不敢想象后果,特别是两个孩子说不准还要在山上过夜了。

    “你傻呀。”叶子衿想打消叶苏离的念头。

    叶苏离却固执地盯着六公子的看。

    六公子的眼神一向清冷,很少人敢和他对视,叶苏离的放肆,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用赞赏的眼神看着他解释,“你过去可能会拖累我们。”

    “我跟着爹上过山打猎,路我比较熟。”叶苏离将叶子衿护在自己的身后,依旧坚持自己的观点。

    “带上吧。”六公子发话。

    “你们犯啥糊涂?”马氏嚎啕大哭。

    “孩子只是过去带路,你哭什么。”叶良禄训斥她。他是男人,他对几个孩子的爱,丝毫也不比马氏少。凭着打猎积累的敏锐,他发觉六公子这个人十分不简单,费玉林作为皇商的后代,身上本来就带着贵气,但费玉林在六公子面前几乎不够看。而且更重要的是,费玉林在六公子面前,处处表现出尊敬的态度。

    “娘,我们只是上山带路而已,你这样哭哭啼啼的,多不吉利。”叶子衿笑眯眯地搂着马氏安慰她。

    马氏一听不吉利,立刻将眼泪逼回去了,“你们小心一些,厨房里有馍馍,你们带着吃。”

    “吃的东西我们已经带上了。”费玉林笑眯眯地在一旁补充,“叶姑娘,如果没有其他要紧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出发如何?”

    “行,走吧。”叶子衿笑嘻嘻答应一声。

    六公子让人取了五百两的银票递给了叶良禄,“过夜的银票下山再说,或许不用过夜。”

    “哥,要不我也跟着你们去?”叶苏凉担忧地凑到叶苏离身边小声说。

    “家里做豆干也需要人手,我和妹妹出去,你在家守好门户。”叶苏离做事很稳重,他默默地将平时上山用的钢叉取出来,又将家里砍柴用的砍刀和背篓背上。

    叶苏凉觉得他说得对,心里又担心他们,站在原地十分为难,不停地用脚在地上画圆圈圈。

    费家留下了两个小厮,其余的人全部跟着上山了。

    “二哥,他们好像要上山?”大房几个儿子为了抓紧时间多积攒一些马齿菜干,天没有亮就出门来了。他们没有想到,到了山脚下,居然会发现叶子衿和叶苏离跟着一群人往山上去。

    叶苏心的眼神阴沉,他若有所思地看着一行人的背影,然后冷声吩咐两个兄弟,“这事回去后,谁也不许说。大哥,你也别在嫂子面前念叨。”

    叶苏同十分不满,他们兄弟三人的感情十分要好,他知道老二鬼主意最多,心眼最活,可是为什么,每一次干啥事情的时候,老二都要特意叮嘱他一个人?

    他是那种多嘴的人吗?每一次回去,他都懒得和傅氏说。

    叶子衿的体力还算不错,不过很快她就发现,自己跟不上大部队的节奏了。

    “叶姑娘,得罪了。”一个侍卫过来,伸出长臂想拦腰抱着她走。

    叶子衿冷笑着瞪了他一眼,一字一顿地说,“你动我一下试试。”

    叶苏离见状,也立刻警惕地将她护在身后。

    侍卫苦笑一声,转头看着六公子,等他的吩咐。

    “往上走。”六公子淡淡地吩咐。

    于是一行人继续往上爬。

    “这样走不行。”费玉林苦笑看着前面带路的兄妹两人,“要不我牺牲一下色相,带着她往前走?”

    六公子淡淡地扫了他一眼,默许。

    于是,接下来的路程变得有趣多了,也快多了。

    “费耗子,将我放下来。”叶子衿的声音响彻在大山深处。该死姓费的,居然趁着她不注意的时候,将她扛起来就走。

    作为新社会成长起来的美少女,叶子衿筒子对男女大防什么的根本不会在意,她在意的是她此刻的形象问题。该死的死耗子,要带着她走,也应该像电视剧中那样,揽着她的腰身带着,或者最不济来个公主抱也可以,她绝对不接受被人像扛个货物一般在肩上,哎哟,气死她了。

    “放我下来。”叶苏离也觉得憋屈,特别是听到叶子衿吵闹的时候,他更是自责不已。他跟着上山就是为了保护妹妹,谁知道关键时刻,他居然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呵呵,忍着一会儿呀,马上就要到了。”别看费玉林是个富家子弟,但体力真心不错。走了这么远的山路,肩上还扛着叶子衿,他居然一点儿汗没出,也没有喘粗气。

    “呵呵你个头。”叶子衿开始爆粗。

    再也没有人搭理他们兄妹两人,队伍走得很快,他们在山林中疾驰,犹如无人之境。

    “好了,到了,就是这儿了。”中午的时候,费玉林终于将叶子衿放下了。

    叶子衿扶着一块大石头干呕,这一路上胃被颠得难受极了,该死的费耗子,该死的六公子。

    “就是这儿,你看合适吗?”六公子对水稻的事情十分重视,一到目的地,他就忍不住催促叶子衿察看。

    看个屁!叶子衿眼睛里冒火。

    “呵呵,五百两银子。”费玉林伸出五个手指在她面前摇,“你也甭不知足了,受苦受难的是我,一路上我扛着你走,多累呀,我都没有嫌弃你,你还有什么不满的。”

    “费公子,男女授受不亲。”叶苏离也不高兴。

    “得,我看还不成。”叶子衿不想扯到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话题上去,她知道叶苏离是死脑筋,要是让他扯的话,话题还不知道要扯远到哪里去了。“哥,你和我过去看看。”

    叶苏离果然转移了目标,将注意力放在了她的身上。

    叶子衿皮笑肉不笑地看了六公子一眼,“铁锹。”

    铁锹有!很快一个侍卫递过来一把铁锹。

    叶子衿沿着坡往下走,一边走,一边随手铲起一把泥土,然后蹲下来捏起泥土查看。

    费玉林本来还担心她因为生气而尥蹶子,没想到她做起事情还挺认真的,吊着的一颗心顿时放平了。

    “这片淤泥很不错,又是盆地,气温比较适宜,大山将这儿与外界隔绝,如果要培养水稻的话,倒是一处理想的场所。”叶子衿下了结论。“不过......”

    说到这儿,她忽然顿住了。

    “不过什么?”费玉林催促着问。

    六公子的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叶子衿不说话,只是冲着他们笑。

    那笑容有点儿瘆人哟!

    费玉林一下明白了,好家伙,这丫头原来在这儿等着他了。“加银子。五十两。”

    叶苏离发懵,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叶子衿,心里隐隐有些着急。二房虽然穷,但父母平时对他们的教育却十分严格。不拿不该得的钱财就是其中一项家训。

    费玉林他们出了银子,让他们带路,目的就是让叶子衿过来帮他们参合一下,要是现成加银子的话,这不是成了威胁人家吗?

    “有钱就了不起呀,哼,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见钱眼开。”叶子衿讥讽地白了他一眼人,接着慢悠悠地指着不远处的大湖说,“这儿之所以形成了淤泥,我想应该是长年累月雨水冲刷造成的,而且我还猜想,到了雨季的时候,湖水有可能上涨。你们要在这儿培育水稻,首先必须做好防汛工作。”

    “多谢姑娘提醒。”六公子满意地点点头。

    “还有......”叶子衿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你们要搞试验田,必然会派人手在这儿安营扎寨,人住的地方最好住在那一边,叶子衿指着北面给出建议。

    六公子抬头观察了北山的情况,轻轻地点点头。北山以巨石居多,因此万一遇上暴雨的季节,一般来说,很难发生山体滑坡的灾难,而其余三面的山土比较多,要是雨水大,还真不好说。

    “叶姑娘还有什么好的建议?”六公子很真诚地问,姿态放得很低。

    这一点儿,叶子衿表示很满意。

    “山林中的鸟粪可以做肥料,此地为淤泥积攒而成本身也够肥,前期还行,不过后期土地养料未必能跟得上。”她双手放在背后,一副老学究的模样。

    “叶姑娘的意思?”费玉林问。

    “杂交水稻的话,不是一年两年就能成的事情,公子有能力的话,最好能在此处多养几头牛,一来可以缓解耕种的压力,二来也可以积攒肥料,凡是肥料,不能直接用去施肥,而要堆积起来发酵,如果能在其中加入草木灰和草料的话,肥效会更好。当然,除此之外,也可大面积养鸡鸭,四周可以种上果木。”叶子衿讲的是生态养殖种植系统化,“湖水看起来有点儿深,不宜养鱼虾,但公子引水灌溉的水池中却是可以养鱼虾的。”

    “多谢姑娘提醒。”六公子淡淡地谢过她。

    “饿死了,能不能找点儿吃的。”叶子衿见他一本正经地向自己道谢,反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她扭过头故意大声嚷嚷,以掩盖自己的窘态和不自在。

    “将点心拿出来。”六公子吩咐下人。

    “山上野物多,你的人这么能干,能不能打一些野物过来?”对于点心,叶子衿没有太多的兴趣。

    “你?”六公子身边的一个侍卫刚要出声呛她,认为她是在无理取闹。

    六公子却摆摆手吩咐下去,“打些野鸡过来吧。湖里有鱼的话,也打一些上来。”

    主子发话,侍卫倒是没有半分不满,两三个侍卫直接进入了山林之中。

    “哥,动手来挖。”叶子衿找到靠近水源的地方,确定没有危险以后,直接指挥叶苏离。

    “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叶苏离低声问。

    “有什么不好?他们出银子,我们出力,打工者就不需要吃饭吗?”叶子衿也压低声音回答,“大哥,一只鸡,你能吃下吗?”

    叶苏离不好意思点点头。

    叶子衿龇牙一笑,“别担心,你也看到了,刚才上山的时候,他们的人有多厉害。他们都是练家子,和普通的猎户不同,就算遇上猛兽,他们也能全身而退。”

    叶苏离想了想,觉得叶子衿说得有道理,于是心里也不再纠结了。

    兄妹两人自以为声音压得很低,别人听不到。而实际上,站在不远处的六公子和费玉林将他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

    “果然是个狡猾的丫头。”费玉林笑起来。

    “打来野鸡,这丫头也不会多烤一份。”六公子嘴角也弯了起来。

    “哼,不做也得让她做。”费玉林不服气。

    六公子笑而不答。

    侍卫很快就回来,正如叶子衿猜想的一样,他们毫发未伤,带回来的猎物也很丰厚,八只野鸡。

    叶子衿屁颠颠地跑过来,然后提起两只野鸡,“这算是我们的午餐。”

    “如果叶姑娘方便的话,能否帮我也做一只呢?”六公子淡笑着问。

    叶子衿提着鸡的动作一下僵住了,她恶狠狠地白了六公子一眼。

    六公子脸上的浅笑不变。

    讨厌,真的是太讨厌了!叶子衿觉得这群人中,就属这位六公子最难琢磨,别看这个人整天脸上都带着温和的笑容,就如眼前这会儿这样,他的眉眼都是带着笑。但叶子衿知道,这种人其实最难相处,也是最无情的人,因为她发现,六公子的笑容从没有达到眼底。换句话来说,六公子和人相处,始终是带着假面具。

    谁喜欢和一个不知底细心底阴暗的人相处?想想自己就被六公子这样的“假面人”抓包做事了,叶子衿觉得有些心塞。

    和这种打交道,一不留神就会吃亏,甭想占他们半分便宜,而且更过分的是,这种人往往为了达到目的会不择手段,想到这儿,叶子衿垂下眼皮,哼哼唧唧地答应一声,“如果六公子不嫌弃我的做法,多做一只我也无所谓。”

    “也请叶姑娘帮在下多做一只。”费玉林顺着杆子爬。

    “两位也甭急着下结论,还是先看看我怎么做,然后再决定要不要我做吧。”叶子衿也不是省油的灯,哼,一个两个的都想占她的便宜,那她就好好整整他们。

    说完以后,她也不管费玉林和六公子脸上是什么表情,直接问边上的侍卫要了一把匕首,然后杀了四只野鸡,然后将野鸡的内脏掏出来深埋,接着就开始从背篓中取出一个小罐子,从里面倒出一些不知什么颜色的膏状物,塞进了鸡的肚子里,最后居然开始挖淤泥往野鸡身上直接抹开了。

    “等等,你怎么不去掉野鸡身上的毛?”费玉林惊讶地拦住她问。

    “没有开水咋去毛?荒郊野外的,费公子,你就担待一些吧。”叶子衿笑得十分猥琐。

    “你是说,等会儿,就这样抓着带毛的鸡吃?还要啃一嘴的泥巴?”费玉林差点儿吼出来。

    “马马虎虎吃呗。”叶子衿不以为然地挥挥手回答。

    费玉林听了,顿时觉得胃里反酸,他差点儿被叶子衿描绘得“美好前景”给气吐了。“算了,我想叶姑娘也累了一上午,烤鸡的事情,就不麻烦姑娘了。”

    “六公子?”叶子衿希望六公子也能被吓唬走。

    哪知六公子十分坚强,“叶姑娘说得对,荒郊野外比不得在家。叶姑娘照着自己的一份做,做出什么,我吃什么就好,我不挑。”

    费玉林此刻被六公子的话惊呆了,他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六公子,不挑?这话,六公子居然也说得出口,他好想哭的说。

    叶子衿见没有糊弄到六公子,十分不开心,她狠命地往鸡身上涂了厚厚的淤泥,似乎是将所有的火气都发在了鸡的身上一般。

    六公子一个人坐在大石头上,看着她有一个人生闷气,嘴角忍不住又翘了起来。

    “六爷,鱼来了。”一会儿,又有一个侍卫提着几条鱼过来。

    “送去给叶姑娘,她如果想做的话,就顺便为我也做有一条,她不愿意,你们自己处理吧。”六公子淡然地吩咐下去。

    侍卫就提着鱼走到了叶子衿身边。

    好肥的鱼!叶子衿眼睛一亮,不过当她听到侍卫转述的话以后,心情又变得不美丽了。

    “大哥,想吃烤鱼吗?”叶子衿看着叶苏离问。

    “妹妹愿意烤的话,我就来一条。”叶苏离憨憨地回答。

    叶子衿看着侍卫手里的肥鱼,心里斗争了一会儿,很快她就没有节操地投降了。“算了,现成的便宜白占白不占。”

    她直接向侍卫要了三条。

    照样来到湖边打理,去鳞拿掉鱼的内脏,然后依旧从瓦罐中取出了膏状物涂抹在鱼的表层,然后用树枝穿起来架在了火上烤。

    费玉林的眼睛一直盯在烧火的地方,“没见过烤鸡埋在地下的,等会儿能熟吗?”

    “熟不熟,与你又没有关系,反正你也不吃。”六公子的话如刀子直插他的心脏。

    “六公子什么时候也不挑了?”费玉林挑着眉打趣他。

    六公子淡然一笑,“我一向不挑,当然那得看人。”

    这话太扎心了,费玉林张口结舌,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反驳才好。他觉得六公子今天说得才是大实话,但实话也太伤人了。敢情,六公子在费家挑三拣四是看他们费家不顺眼!

    侍卫那边也在生火烤鱼烤鸡。

    或许这些人野外生存的能力比较强,他们烤出的鱼并没有糊,表皮一层金黄色,看着倒是挺有卖相。

    费玉林有些得意地看着六公子趁机给叶子衿上眼药水,“那丫头老是从罐子里取泥巴一样的玩意,不会有毒吧?等会儿要是吃坏了肚子就不好了,不如你吃我这边的。”

    六公子根本不搭理他,眼睛盯着前方。

    费玉林扭头一看,看到了叶子衿正用树枝挑着一条肥鱼过来。这一条肥鱼比起他手里的肥鱼的表层更加金黄,卖相也很不错呀。

    费玉林想到她在鱼肚子填的东西,忍不住龇牙冲着六公子猥琐地笑起来。

    “趁热吃比较好。”叶子衿将鱼塞给六公子以后,呲溜转身就跑,连多看费玉林一眼都没有。

    活生生一个人就这么被忽视呢?费玉林再一次觉得心塞。

    他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烤鱼,然后眉头微微皱起来。

    鱼的卖相是不错,可惜吃起来口感真的不算好。鱼腥味依旧在,外面很咸,内里却一点儿味道也没有。

    六公子也咬下了第一口,他的眼睛一下亮起来,香,实在是太香了。也不知道那丫头是如何做到的。肥鱼居然一点儿腥味也找不到,里外咬起来满口生津,香甜适当,更完美的是,烤鱼的肉质十分鲜嫩,嫩得让人难以相信。

    香味!好香的味道呀!费玉林嗅着香味四处找来源,等他发现鱼香味其实就是对面六公子手里的肥鱼散发出来的,他的眼睛一下直了。

    “很香?有没有鱼腥味?”他咽下口水问。

    六公子一言不发,不是他不想说话,而是他根本没有嘴巴说话,他用事实告诉费玉林,手里的肥鱼到底到底美味到何种程度。

    三四斤重的肥鱼,被他分分秒秒给消灭了,六公子拿出手帕,轻轻地将嘴边的调料擦去了,“天下极品美味。”

    好心塞,好想哭!费玉林拿着手里的肥鱼,再也不想吃半口。他哀怨地望了不远处罪魁祸首一眼,却发现,那边叶子衿兄妹两个吃得更加凶残,叶苏离甚至连鱼骨头都嚼嚼咽下了。

    不行,不能再看下去了,再看下去,就要泪崩了。

    “费公子,你不喜吃鱼的话,尝尝鸡。”一个侍卫过来好心地给费玉林送来了烤鸡。烤鸡的卖相也很不错,外面金黄色,油晃晃的,看起来很不错。

    “呵呵,等会儿别吃的一嘴鸡毛。”费玉林终于找到了一点儿平衡感,开始调侃起六公子。

    六公子不语。

    费玉林故意当着他的面大口咬了一口鸡。唉,果然是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鸡倒是没有腥味,稍微有点儿咸味,肉质太老了一些。不过,对比起烤鱼来,烤鸡也勉强能入口了。

    费玉林吃得不亦乐乎,他一边吃,目光一边不时落在叶子衿那边。

    叶子衿吃完烤鱼以后,和叶苏离一起灭了上面的火,然后兄妹两个一起将三个包裹着鸡的泥巴蛋掏出来。

    费玉林噗嗤笑出了声,不怀好意地看了对面六公子一眼。

    六公子脸色淡淡,不悲不喜。

    叶子衿用树叶裹着一个泥蛋过来,然后当着费玉林和六公子的面,直接摔碎了上面的一层泥,然后伸出手趁着热气,一下扯开了里面的鸡。

    这就完呢?费玉林吃惊地张大嘴巴,露出满口的鸡肉。

    这样也行?烤熟以后,泥巴居然将鸡毛和鸡皮全都扯掉了!

    ------题外话------

    书城的朋友们,每一章是九千字,所以别嫌贵哟,毕竟一章相当于普通的三章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