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68章 从偷师开始转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小翠姐。”叶子衿笑着和她打了一个招呼,又看到她身后的人,她也竖起爪子摇了摇,“你们怎么也跟着过来呢?”

    “你家不是要开荒,还要盖房子?我怕你们人手不够,反正在家里也闲着无事,就一起过来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一把?”叶苏明憨笑着回答。

    闲着无事,这话肯定是假话!别人不知道,叶子衿却是知道,私下里他们一家人到底有多忙。

    苏有明这么一说,无非是让他们安心。

    “我招工了,要是你们愿意,干脆在这儿报个名。”叶子衿也不点破,笑着对他们说。

    “行,那你看我们能不能用,能用的,你就报个名。”

    “两个嫂子帮着盖房子的师傅们烧烧水,中午的时候做饭搭把手。工钱也按照劳力算。”叶子衿想了想,然后下了一个决定,“小翠姐的话,以后有机会再过来好了。”

    说着,她偷偷地对叶小翠挤挤眼。

    叶小翠明白她是照顾自家马齿菜的生意,笑着和她打闹,“不要钱的人你都不用,傻不傻?”

    “不傻。”叶子衿呵呵一笑,“等秋季里,说不定有得你哭鼻子。”

    姚氏和夏氏听了对视一笑,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喜。叶子衿果然没有说大话,秋季以后,这丫头真的要用人。

    叶苏明兄弟三人对她的话更是深信不疑。尝到马齿菜的甜头,了解叶家发家的过程以后,兄弟三个人私下里早就对这个比他们小不少的丫头佩服不已了。

    连村长的儿子儿媳妇和闺女都过来捧场,哄闹的村民顿时面面相觑。加上,边上还有钱多串和费玉林这两个霸王级人物虎视眈眈瞪着大家,就算心里不服气的人,此刻也不敢放肆了。相比之下,叶老爷子、陈氏和几个族老脸色就显得很难看了。

    “好,好,翅膀硬了。叶老二,族里是待不下你,以后遇上什么事情,你也甭去找族里商量了。”一个族老脸色涨红下了狠话。

    “话也不是这样说。”也有向着叶子衿家里的族老,“当初断亲,我们都在场。老二给老宅子银子是人情,不给的话,也算是本分。当老辈的人,说出的话就应该像吐出的口水,一吐一个窝。要是人人都说了话不愿意承着,以后长辈们说的话,小辈们还有谁愿意听?既然地契是几个孩子的,人家给工钱,用谁还不是应该听人家孩子的。怎么能看他们年纪小,就用长辈的身份压着?”

    “老六,你就算想巴结他们,也用不着在这儿寒掺大伙。”另一个族老冷笑着反驳。

    “老六说的是大实话罢了。你们呀,唉!”大族老深深叹口气,“我倒是觉得孩子说得有道理,你们到外面找工去,还不是谁给工钱谁说了算,哪有强逼别人用自己的。”

    反驳的族老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叶家村的人大多数都姓叶,但叶姓也分远近。这样导致了在很多事情处理上,就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时候。遇到好事,几个族老都会偏向自己的一支,遇上倒霉的差事,当然是尽力推给另外一支。刚才维护叶子衿的两个族老,恰恰就是他们这一脉比较亲近的长辈,而反驳的几个则是老黑子那一脉的,还有两保持中立的族老,则属于另一方。

    三方鼎立,这么多年来,叶家村倒也没有出什么大岔子。

    “你们都好好干,别偷懒让人辞退了回去。要是连几个孩子都看不上你们,你们就回去好好反省一番,看看做人差在哪儿呢?”忽然,保持中立的一个族老大声训斥了自己一脉的子孙。

    “太爷,瞧你说的。咱过来是找工看,还能不出力吗?偷懒欺负人那种事,咱做不来。”一个年轻人笑嘻嘻地回答,“不信的话,你让苏明哥监管我。”

    叶子衿多瞧了一眼说话的年轻人。

    “那是四祖爷一脉的。”叶苏凉凑近她耳边告诉她。

    “大哥、二哥,以后你们是要做大管事的人,怎么挑人,能不能顶住压力,就看你们这一次的表现了。”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兄弟两个说。

    叶苏离和叶苏凉心里有压力,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叶子衿对他们的一次考验。

    叶子楣也是地主之一,她端正地坐在叶子衿边上,不时指着排队的村民轻声对她说几句。

    有银子不赚是王八,虽然有几个族老发了脾气,但是排队的村民并不见少几个,少得也是二族老和三族老一脉的人。

    叶苏离和叶苏凉从村民中挑选了三十个能干的汉子出来。

    “我丑话说在前面,看到没有,他们三个是地主不错,不过你们的工钱是由我出,干得好,一个子的工钱也不会少了你们。偷懒糊弄的,呵呵,一个子也拿不到。”叶子衿站起来说话了。

    叶良禄听了她的话,忍不住微微皱起了眉头。

    有些村民听了,脸色也不太好。大家原本的生活都差不多,冷不丁叶家成了暴发户,说实话,不少人心还没有摆正,认为只是过来帮叶家忙而已,并不认可自身和叶家是雇佣关系。

    马氏的脸也一红。

    陈氏和陈老爷气得狠狠地又瞪了叶子衿一眼。

    “你们心里也甭觉得不舒服,我今天的话就扔这儿了,出钱是大爷,走到哪里都是这个理。当然你们放心,我家也不是无赖的人,最后会故意找茬短缺大家的工钱。”叶子衿看到了大家的眼神,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的,“我也不瞒大家,开荒过后,我们家以后用人的地方多得去了。到了地里,你们听苏明哥和我爹指挥。”

    “好了,走走,大家回去后将工具准备好了,明日上工了。”叶苏明吆喝一声,算是给她圆了场。

    老爷子和陈氏阴沉着脸狠狠地瞪了叶良禄一眼。

    “你们瞪我爹也没有用。”叶子衿呵呵一笑,“我说了银子在我的手里,他说了不算,得我们兄妹四个全都答应才行。”

    老爷子捂着胸口,被她气得根本说不出话来。

    “对了,我是小灾星,祖父祖母你们还是离我远一些,万一出了啥不好的事情,千万别赖在我的身上。”叶子衿见状不但没有收敛,反而故意去气他们。她见陈氏开口准备骂人,转脸又看着钱多串问,“胖子,想加菜吗?”

    钱多钱以为她良心发现,主动对他示好了,胸立刻挺直了看着她问,“我能加两个吗?”

    “只要你能将我交待的事情办好,两道菜的话,成交。”

    “叶姑娘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费玉林凑上前去主动请缨。

    “我以为你没兴趣。”叶子衿斜睨看着他回答。

    “瞧不起人了不是。死胖子能办成的事情,我照样能办成。死胖子办不成的事情,我照样能办成。”费玉林笑眯眯地拍着胸口保证,“说来听听,我也想加菜。”

    “你们谁能给我找来供五十亩地使用的土肥,我就给你们做。”叶子衿像个狼外婆似的看着他们两个人笑。

    叶良禄听了立刻转脸也盯着钱胖子和费玉林看,连老爷子都倒吸了一口气。

    土肥是那么好找的,该死的丫头,一张口就是五十亩的土肥,那么脏的东西,钱家和费家愿意吗?

    “行,我先答应了。”钱胖子毫无节操地答应了。

    叶子衿笑着夸奖他,“行呀,胖子,两道菜你自己挑。”

    “死胖子,你答应了。你知道什么叫土肥吗?”费玉林龇牙一笑。

    轮到叶子衿傻眼了,她好像高估了钱胖子的智商了。

    “啥叫土肥?”钱胖子瞪了一旁的小厮问。

    “就是大粪。”小厮低声回答。

    钱胖子立刻露出了嫌弃的神色,“叶姑娘,土肥多脏呀,你要那玩意干什么?”

    “鸡粪、牛粪或者猪粪都行,你不会蒙我,根本找不到吧?”叶子衿冷飕飕地看着他问。

    “没有我们钱家找不到的东西。不就是猪粪和牛粪吗?别说五十亩,就是再来五十亩也能给你找来。”钱多串胸有成竹地做了保证,“要是我食言的话,以后你不给我煮东西吃。”

    嗯,这个誓言不错。对于吃货来说,食永远是放在第一位。看样子,死胖子是真的有办法。

    太好了,有了肥料,她五十亩地就有希望了。

    “我想吃海鲜,有人送了海里的东西,你做两道给我吃。”胖子兴奋地说,他一边说,一边斜眼看着费玉林,一股骄傲油然而生。哈哈,费耗子吃不上海鲜了。

    “材料有些不足,不过你要是不挑的话,我倒是勉强能做出几道海鲜菜。”叶子衿沉吟一下,才答应他。

    “我不挑。”胖子高兴地手舞足蹈。

    他们这边说得热闹,害得一旁的老爷子和陈氏根本没有机会再开口教训她。

    “将食材搬进来。”胖子大声嚷嚷。

    费玉林同时也吩咐小厮将带来的小厮送进来。

    老爷子临走的时候,冷冷地盯着马氏和叶良禄,“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反正每个月你们得孝敬二两银子给我们。”

    说完,他也不管马氏的脸色有多难看,直接背着手走了。

    “凭什么呀?”等他走了,马氏气得只掉眼泪。

    “二两就二两吧,就当孝敬老人了。”叶良禄劝慰她。

    “今个要二两,明日就能要四两,再后日就过来要六两了。他们偏心兰泽也太没边了。”马氏心里特别难受。这些年在老宅子里受了不少气,眼睁睁看着闺女被忽视被责骂,她却无能为力。因为是她造孽,没有让叶子衿提前一天出生,才让孩子吃了这么多年的苦。

    面对二老的偏心,她更不敢说什么,谁叫子衿头上顶着灾星的名号了。

    所有的苦难她都看在眼中,作为母亲,她都愿意为闺女抗下了。但是现在子衿出息了,村里人已经不敢不会再当面叫子衿灾星了,她心里的怒火也瞬间爆发出来了。

    “你没有听到闺女的话,银子都在她的手里,再多的,我们根本拿不出。”叶良禄狡猾地说,“你以为我就那么傻。”

    被他这么一说,马氏倒是不好意思闹下去了。

    孝敬老人的话,她并不是不赞成。只要老宅子那边不要太过分,给二两孝敬的银子,她是不会太过计较的。大不了,以后她再辛苦些,多做些豆干。

    院子另一侧,叶子衿正在检查胖子送来的食材。

    大海蟹、鱿鱼、海参、鳕鱼、海虾……哈,食材还挺齐全的。

    “我爹我娘和祖母在后面,等会儿也要过来。”胖子蹲在她身边试探着轻声说。

    “我知道了。”难得叶子衿没有炸毛。

    钱胖子立刻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得意地看了费玉林,将脑袋抬得高高的。

    费玉林……

    得意个鬼呀!有什么好得意的,不就是多得了两个菜吗?

    事实证明,叶子衿的心情还真不是一般得好,面对食材,她跃跃欲试,很快就开始上手处理了。

    “天气好,出来溜达溜达日头就爬上了头顶,这时候回去肯定得错过饭点,所以不好意思,我们今日有得叨扰各位了。”钱老爷一下车,就满脸堆笑解释一番。

    “叨扰了。”老夫人也满脸笑容外带不好意思。

    “如果还是上一次的价,再来十道菜。”钱夫人完全是财大气粗。她还在气不过叶子衿对他们的态度。

    如果换了别人家,对他们这副大爷的模样,她一句话就能碾死对方。但胖儿子稀罕人家手艺呀,钱夫人下不了手。更可气的是,叶子衿简直有毒,吃了她做的一次饭食,别说钱多串念念不忘,就是她的相公,乃至婆婆,甚至她再吃家里厨子做的食物,也难以下咽了。

    “今日不收银子。”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

    哟,小丫头改了性子了呀,钱夫人觉得她终于顺眼了一些。

    “爹,你让人到王家猪场,牛家牛场去,将所有的土肥拉来,要够五十亩的。”看到叶子衿进了屋子里,钱多串赶紧拉着钱老爷,想把承诺的事情给办了。

    哟,半日不见,儿子居然还知道土肥了!钱老爷像第一次认识钱多串一般,将他上上下下全都看了一遍。

    “别看了,要是没有五十亩,以后我就甭想踏进这个院了,我可是答应了这丫头呀。要是还不够的话,鸡粪也行。”钱多串以为钱老爷完成不了任务,都快急哭了。

    “去,到公子说得几处去看看,尽快将肥料运过来。”钱老爷笑眯眯地吩咐下去。

    “老爹,你果然是亲爹呀。”钱多串差点儿就跳起来。

    这孩子!话怎么能这么说呢?钱老爷又好气又好笑。

    钱夫人听到他们父子的对话,总算明白叶子衿今天为什么对她的态度这么好了。

    叶子衿今天果然是下了血本了,连秘密武器都拿出来了。

    “我的天啦,这是什么味?”钱夫人吃了一个海贝,一口下去,她就忍不住端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一饮而尽。

    “好吃。”

    “过瘾呀。”

    钱多串和钱老爷一口接着一口,几乎停不下来。真不愧是一家人,连上了年纪的老夫人,都爱上了这种火辣辣的滋味。

    费玉林今日托钱家的福,他也坐在钱家一桌上品尝到了海鲜宴席。

    当然,他点的菜也一样没少。

    “将这些饺子立刻送到镇上去给六公子。”他不但自己吃,还不忘六公子,钱多串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

    费玉林根本不在乎钱多串的眼刀子,他在琢磨叶子衿到底用了什么调料,居然出现了这种火辣辣的味道。这种味道,他可以打赌,整个南靖国是第一次出现了。

    “这就是辣椒的味道?”叶苏凉拿着一个大海蟹吃惊地问。

    “小声点。”叶子衿瞪了他一眼,“我还指望靠辣椒大赚一笔了。”

    “费公子认出来怎么办?”叶子楣问。

    “他能认出来才怪了。”叶子衿忍不住笑起来,“里面的种子全都被我取出来,剩下的又被我磨成了粉,再经过油炸,又加上了花椒等调料,他能认出来,算他本领大。”

    叶苏凉听了,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爹、娘,你们也甭等了,过来吃水饺。嗯,占着调料更好吃。”叶子衿对自家人从不含糊,她包了不少虾仁猪肉馅的饺子,除去送了一些到桌子上,剩下的她直接留给了自家人吃。当然每一道菜她也先紧着自家人了。海鲜呀,可不是一般人能吃到的。

    “可惜……”按照老习惯,叶子衿又要感慨几句。

    “可惜呀食材不足。”她还没有说,叶子楣已经帮着她说了。

    “子衿,你的厨艺已经很了不起了,你就别要求太多了。反正在我的心中,你就是天下第一。”叶苏凉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叶姑娘,这菜中放得到底是什么?”吃完饭,费玉林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叶子衿正拿着一只香辣蟹啃着,闻言抬起头笑眯眯地回答,“当然是调料了,当然我是肯定不会告诉你调料的名字。”

    心碎!费玉林脸上的笑容顿时龟裂了。

    “对,咱们甭告诉他,告诉他,他也不会做。”钱多串向着叶子衿。

    没有节操的家伙,费玉林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钱胖子则骄傲地扬起了下巴。

    “说得好像你知道似的。”费玉林讥讽他。

    “我是不知道,但是我不会多嘴去问。我不会做,只要会吃就行。”钱胖子最看不顺眼的就是费玉林了,凡是能让费玉林难受的事情,他全都愿意来一遍。

    “叶姑娘,我过来是看看盖房子的事情。”费玉林笑着说,“能否私下来谈谈?”

    王头是费玉林介绍而来,叶子衿点点头,给了他这个面子。

    于是,两个人到院子后面去谈。好一会儿,叶子衿和费玉林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是笑眯眯的,钱多串看了心里又开始生闷气,他认为费玉林那家伙是故意在他面前使坏,想让叶子衿疏远他们钱家。

    “你家要盖房子呀,有什么需要的话,对我说。我们也算是朋友了,能帮忙的话,我绝对够义气。”钱胖子为了一口吃的,根本没有任何节操了。

    “多谢,暂时没有。”叶子衿龇牙一笑。

    “叶姑娘,凭着你的手艺在镇上开店,肯定赚个钵满盆满。如果你觉得银子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合伙。我们钱家出银子,你出力。赚到了银子五五分成如何?”真不愧是奸商,处处他都能看到商机。

    费玉林听了噗嗤笑出声。

    钱老爷一家的目光顿时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不好意思,你们继续。”费玉林可以不给钱多串面子,却不能不给钱老爷的面子。

    “呵呵。”叶子衿似笑非笑看着他们,“没兴趣。”

    钱老爷听了也不勉强她,只是不停的摇头惋惜。

    送走了逗比的钱家,叶良禄将家里所有人聚集在一起,商讨给老宅银子的事情。

    叶子楣几个对老宅子厚着脸皮要银子的行为也很生气,但也都表示能理解父母的决定。

    叶子衿对此不发表意见,如果是二两银子一个月的话,她也乐意当个好人。

    “子衿,木秀于林风必吹之。我们祖辈都是住在叶家村,以后或许也会扎根在叶家村。你今日的态度太过强硬,只会让村里人对你心有怨恨,以后你做了再多的好事,别人也未必能记得你的好。”叶良禄语重心长地教导她。

    “爹和娘也不是怨恨你,这么多年,都是娘不好,耽搁了你的名声,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好不容易有机会改变你的名声,你下一次可不能对大伙太强硬了。”马氏抹着眼泪跟着说。

    “爹、娘,名声的事情,我是真的没有太在乎过。你们讲的道理我都懂,但我们正在创业时期,没有底蕴,日子却比别人过得好,如果一味的委曲求全,只会让别人觉得咱们好欺负。就如今天,如果我们被几个老家伙呵斥几句,爹和娘妥协了,你们觉得以后我们家还能安稳地做生意?”叶子衿不赞同他们的话。

    “过了夏季,不,或许就在夏季,等作坊盖好了,我是肯定要将作坊办起来的,与其日后被族人用孝道牵制,我宁愿现在就将他们的气焰压下去。有费家和钱家两个傻小子在,他们就算心里不顺服,也得给我盘着。而到了明年,我达到了一定的高度,我会让他们再也不敢对我们叶家起任何贪心。到时候,爹和娘走在村里的时候,他们连仰望都要需要勇气。”

    “妹妹,你好厉害呀!”叶苏凉崇拜地看着她。

    “就该这样,村里那几个族老倚老卖老,只要谁家有点儿好处,他们就仗着辈分大,过去占便宜,我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爹,我是没有妹妹这份勇气,否则的话,我也想拍桌子臭骂他们一顿了。”叶子楣的性子也很烈。

    “姐,你可千万别这么说。一家出了一个恶人就行了,以后我们家成了地主,你可是要当小姐的人,一定要温柔似水,知书达理才行。”叶子衿不干了。

    “啥知书达理,我连大字都不认识几个,还知书达理了。要是做小姐那么累,我倒是宁愿像现在一样。”叶子楣笑嘻嘻地说。

    叶子衿也跟着龇牙笑起来,她忽然拍着大腿叫起来,“对呀,读书识字还得提上日程呀。大哥二哥的年纪大了一些,估计去读书晚了一些。不行,明天我还得去偷师。”

    “你还要去祠堂去跟着先生偷学呀?”叶苏凉惊讶地说。

    “偷学只是暂时的,长久以往肯定不行。我想想办法呀。”叶子衿沉思起来。

    叶良禄和马氏见她直接歪楼了,又想想觉得子衿说得也有道理,于是也就不管她了。

    叶家兄妹都知道她鬼主意多,见她认真思考,也不去催她。

    “子衿,等土地翻整出来,你打算种多少辣椒?”叶苏离死心眼,他一门心思扑在土地上。

    “要是五十亩土地全都种上辣椒该多好。以后这玩意肯定赚钱。”叶苏凉叹口气说。

    “家里没有那么多苗。”叶子楣直接扑了他一头冷水。

    “我知道。”叶苏凉哀怨地回答。

    这一晚叶子衿睡得特别踏实。

    第二天,村里开荒的村民如数到达,叶子衿兄妹不许叶良禄下地干活,于是他就过去照看一下,叶苏明干活也卖力,他负责检查监督。

    “子衿,你看不起咱呀。”木头夫妻扛着工具过来,一进门就冲着自己抱怨开了。

    “行,算你们两个。”叶子衿笑着说,“木头开荒,嫂子帮着照应一下厨房。”

    “好。”金氏爽快地答应了。

    这样一来,叶苏离也被腾出去开荒了。

    叶子衿成了家中最闲的一个人。她晃晃悠悠去了祠堂那边,这一次,她没有像往日那样偷师,而是大大方方地倚在门槛上听了一节课。

    学童们见到她,都不住偷看她,再也没有心思跟着先生学了。

    叶家村请来的先生姓印,是个秀才,后来考举人,却三番两次再也没有中。后来年纪大了,他也就死心了。叶家村是个大村子,村里学龄孩童比较多,有钱人家也有那么三两户。后来经过族老商议后,决定允许他们在祠堂边上的房子里单独开辟成学堂。

    不过学堂里的孩子,并不仅仅只有叶家村的孩子,附近几个村的孩子也在这儿启蒙。

    “去去去,你站在此地干什么?”印先生见她影响到孩童读书,立刻要赶走她。

    “先生,我在这儿是想跟你学几个字,你看我岁数大了一些,否则的话,我肯定交修束进学堂读书。”叶子衿笑嘻嘻地说。

    “你学字?你能学什么?”印先生也住在村子里,对她的传闻多少也了解。

    小灾星什么的,印先生是读书人,根本不信。但是他不允许叶子衿过来捣乱。

    “不瞒先生说,我在外面偷听了不少日子,书我都会背了,但是字确实不认识的,所以我想靠得近一些,也跟着先生认识一些字。”叶子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印先生见她礼貌周全,还真被她糊弄住了。“你说你听了多日,书已经会背,那好,你背给我听听。”

    “要是我背好了,先生是不是愿意多教我认识一些字呢?”叶子衿故意装傻问。

    “你背还是不背?真够啰嗦的。”印先生发怒。

    “背。”叶子衿笑嘻嘻地回答,《三字经》,不是**,她还真的会背。

    于是,小小的私塾中就响起了叶子衿清脆的声音,“人之初性本善……”

    随着她背得越来越快,坐在下面的小童们全都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她,印先生闭着眼睛,随着她的背诵而摇头晃脑。

    “先生,我背完了。”背完以后,叶子衿笑嘻嘻地站着不动。

    印先生睁开眼睛瞥了她一眼,“还算用功,你想学的话,也行,坐在最后面不许出声。”

    “是,先生。”叶子衿大声答应。

    就这样,叶子衿以十四岁的“高龄”成为了私塾中的旁听生。

    放学以后,孩童们都散去了,叶子衿却不紧不慢跟在了印先生的身后。

    “你跟着我干什么?”印先生皱着眉问。

    “我没有书。”叶子衿不好意思地解释,“我想到先生家借了书回去温习一下。”

    当先生的,自然喜欢用功的学生。虽然叶子衿不算是他正式的学生,还是个小姑娘,但印先生还是很高兴。不过,他脸上却没有露出半分来。

    “相公散学呢?”梅氏迎出来,然后看到了跟在印先生身后歪歪扭扭走路的叶子衿,不禁一愣。

    “师母好。”叶子衿首先给她鞠了一躬。

    “她想学字,过来借书。”印先生无奈地回答。

    “啊?”梅氏和印先生就住在村东头,对于叶子衿小灾星的大名也听过的。这丫头一向和他们不搭边,所以她也不愿意多管闲事。没想到叶子衿居然到她家来。

    “师母要杀鸡吗?”叶子衿见她手里拎着一只鸡,连忙问。

    “是。”梅氏还没有回过神,听她问,就胡乱地点点头答应一声。

    “我来吧。”叶子衿笑着说,一把抢过她手里的鸡和刀。

    趁着梅氏和印先生发呆,她手起刀落很快将可怜的鸡送去西天了。

    “有热水吗?”

    “有,我这就去。”梅氏匆匆进厨房端来了一盆热水。

    叶子衿将鸡丢进桶里,利索地将鸡清理干净了。

    “师母是想炖着吃,还是**汤?”叶子衿问,南靖国真是个奇怪的国家,菜式只有煮这么一说,所以叶子衿只能猜想这两种做法了。

    “**汤。”梅氏想拒绝她,让她离开厨房,但生性软绵的她又不知道该何如对叶子衿说。

    “知道了。”叶子衿根本不给她机会,直接开始生火做起了鸡汤。

    “她愿意做,就让她做好了。”印先生看不上叶子衿耍的小心眼,气呼呼地对梅氏说。

    “这样不好吧?”梅氏有些为难。

    “是她自己要做,又不是我们逼着她做。”印先生不高兴地嘀咕。

    叶子衿进了厨房,厨房就是她的天下了。

    当先生的收入并不多,不过作为秀才,每个月是可以从衙门中领补贴的。所以印先生家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叶子衿掂量着,征询他们的意见,给他们做了白米饭,又炒了一份土豆丝,看看有豆腐,又加了一份酒酿豆腐,顺便做一份蛋羹,最后来一份鸡汤。

    “这本书是我曾经用过的旧书,你拿回去看吧。”印先生没有给她半分好脸色看。

    “谢谢先生。”叶子衿笑眯眯地谢过他,然后双手接过旧书,“等我将上面所有的字全都学会了,我再跟着先生学。”

    “没有人教你,你怎么认识上面的字?”梅氏吃惊地问。

    “师娘,我会背上面的内容,我只要按照顺序背,自然也就认识了上面的字。”叶子衿认真回答。

    印先生重重地哼了一声,显然并不相信她所说的话。

    叶子衿也不在意他的态度,再三道谢后,像抱着宝贝似的往家里跑。

    “这孩子其实很不错,外面对她的传言咋就那么恶毒。这些人硬生生坏了一个小姑娘的名声。”梅氏叹口气说。

    “你瞎操心,我看她根本不在意什么名声。”印先生叹口气说。他也惋惜,叶子衿要是个男娃子就好了,他还从来没有遇上这么用功的学生了,关键这个学生还十分聪明。

    “天啦!”洗完手,夫妻两个坐下来吃饭,梅氏刚吃了一口土豆丝,就忍不住惊叫起来。

    “怎么呢?是不是太咸呢?”印先生皱着眉问,他顺手挖了一勺蛋羹放进嘴里,然后,他的眼睛一下亮了。

    “太好吃了。这丫头到底是怎么做的?”梅氏咽下嘴里的土豆丝,脸上带着惊喜。

    “蛋羹做得也不错,你尝尝。”印先生给她挖了一勺蛋羹。

    “又滑又嫩,美味极了。”梅氏又是一阵惊呼。

    印先生倒是没有说话,只是他手里的筷子根本就没有停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