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69章 质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吃饱喝足了以后,印先生和梅氏面面相觑,两个人都不敢相信,三菜一汤加上米饭,居然全被他们吃光了。

    梅氏摸着大肚子心有戚戚然,“这丫头要是过来帮着多做几顿饭,用不了多久,我肯定胖得走不了路。”

    就算胖得走不了路,他也愿意小丫头多来两趟,印先生暗暗想。

    “可惜呀,食材不足。否则的话,豆腐还可以做得更美味一些。”叶子衿在回去的路上,一个人边走边唠唠叨叨。

    “娘,饭做好了没有?”叶子衿一进门就大声问。

    “好了,全都好了,就等着你回来了。”马氏埋怨地看了她一眼。家里个个都忙得不可开交,这丫头倒好,从早上出门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知道她溜到哪里去了。

    “我都快被饿死了。”叶子衿将旧书随意往板子上一扔,然后去外面洗了手,进来坐到了桌子边。

    “子衿,你哪来的书?”叶苏凉捧着书惊喜地问她。

    “一顿饭换来的。”叶子衿已经开始吃起来。给别人做饭不能品尝,都快饿死她了。“姐,你的厨艺见长呀。”

    “是吗?”叶子楣被她一夸,兴奋得脸都红起来了。“妹妹,以后得空的时候,你得多教我两道菜。”

    “行。”叶子衿边吃边点头。

    “将书放下,吃饭。”马氏催促他。

    “有了书,你们就可以得空的时候,就照着书上的字去写,每天我是要检查的。”叶子衿给大家布置任务。

    “咱家还没有笔墨纸砚了。”叶苏凉疑惑地问,“咋写?”

    “用板子钉成框,然后里面铺上沙子,用树枝照着写。等学会了,估计咱们手里的银子就能充足起来,熟练了,自然就给你买笔墨纸砚了。”叶子衿说。

    “妹妹,你简直太聪明了。”叶苏凉大喜。

    “爹得空的时候,用一块木板,我去向先生借一些墨回来涂上,以后用白块就可以写了。”叶子衿观察过,南靖国有煅烧的白石灰,于是她想到了现代用的黑板粉笔。

    “这个主意更好。”叶子楣喜上眉梢。

    “中,等地开荒稳定下来,我就给你做。”叶良禄大笑着满口答应下来,儿女积极向上,正是他这个做父亲做期待的。他这个当爹的,当然会无条件支持了。

    有了书,叶子衿果然不再去私塾那边偷听了。

    一个下午,马氏、叶子楣、金氏她们在家里忙来忙去,她倒好,端着小板凳坐在院子里,端了一盆细沙放在面前铺开,然后左手捧着书,右手不停地在地上比划着。

    “你这丫头,非得气死娘不可。地里要送水,家里要做豆腐,你倒是过来帮帮忙呀。”马氏看不过,忍不住埋怨了她几句。

    “这些都不归我管。”叶子衿头也不抬。

    这话简直能气死个人,马氏要发飙。

    叶子楣却第一个将叶子衿给护上了,“娘,我们这么多人了,你就甭管妹妹了。”

    “是呀,婶子,子衿多能干呀。女孩子认识字的不多,要是她真的能学到点字,以后也不能当个睁眼瞎。人家都是花了银子送孩子到私塾里去读书,她一文钱不用花,就能认识几个字多好。”姚氏、金氏几个也跟着劝。

    “我可不是只打算认识几个字,我得尽快将这本书上的字人全了。以后我要是做生意,别人也甭想蒙骗我。”叶子衿一本正经地回答,眼睛都没抬一下。

    姚氏等人只当她是在说笑,个个笑着附和几句,就进厨房里去忙碌了。

    书会背,对应着认识字也很快。叶子衿本身也是个高材生,一个下午的时间,一页上的字她几乎就能全都默写出来了。

    晚上的时候,别人都是劳累了一天,个个都有些疲惫不堪。

    叶子衿却不管三七二十一,硬是让一家人坐在油灯下学了十个字。“明天我检查哈。”

    说完,她自己到厨房端了热水,洗洗睡下了。

    “这丫头。”马氏气得要骂她几句。

    “娘,我觉得子衿是认真的。要是我们一家都不认识字,真的开了作坊,被人蒙骗了还不知道了。豆干的生意是我们遇上了包掌柜这样的好人,要是换了别人,我们就算被人骗了,也不知道。”叶苏离憨憨地说,“我们都这么大了,就算有点儿累,学几个字也累不到哪里去。”

    “反正我是要跟着妹妹学字的,以后万一真的当了大商人,不认识字怎么行?”叶苏凉笑眯眯地维护叶子衿。

    “不就是学几个字吗?娘要是觉得累,可以不学,我们肯定是要学字,省的日后被人卖了还不知道了。”叶子楣一边收拾桌子一边说。

    “得了,我还没有说她几句,你们一个个倒是将她护上了。”马氏气呼呼地白了儿女们一眼。

    她也是忙昏了头,抱怨几句,又不是真的要拦着不让子衿去学字。说到最后,一家人倒是全将她当作坏人看了。

    “呵呵,说明大家的心最公道。”叶良禄笑着说。

    “好好,就我一个人是坏人总行了吧?”马氏被他们给气乐了。

    叶良禄和叶子楣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翌日,叶家定下的青砖红瓦及时送过来了。

    村民们看到了又是一阵稀奇,不少人心里还挺不是滋味。叶老二家发展得也太快了一些。

    老宅子那边,气氛更是紧张。

    老两口窝在家中,根本没有出门一步。就算二房那边传来了鞭炮声,他们也没有过去看一眼。

    叶兰泽两耳不闻窗外事,更不可能出去了。

    岳氏倒是想过去看看,但三个儿子出门的时候都丢下话了,让她不要过去。

    岳氏想到现在三个儿子也在二房那儿挣工分算钱,于是忍了这口气。

    三房的母女三个却不淡定了。

    “娘,他们哪来的银子又是开荒,又是盖房子?”叶冰清气得坐不住,手里的绣品是拆了绣,绣了拆,这一上午,她是看什么都不顺眼。

    “银子怎么来?那得问他们自己了。”秦氏轻蔑地说。

    “没想到他们找到了那么一门好生意。娘,要不你到镇上问问,咱们也跟着学做豆干的生意。”叶冰清忽然来了主意。

    “你呀,年纪小,不明白里面的道道。镇子上卖豆腐的人家多的去,我还真没听过谁家靠买豆腐发了大财。开荒不用说了,青砖红瓦的房子,咱们村子有几家住的上?”秦氏眼角都带着对二房的轻视。

    “难不成他们家还有别的生意?”叶冰清来了精神。

    三房虽然日子比起村子里其他人家好过许多,她们靠着绣品还能赚下几个零花钱,但她也想像二房那样,手里攥着些大钱,那样才叫过日子了。再说了,二房的日子一向过得最差,凭什么在最短的时间内超出她们三房太多。

    “去去。”叶禾衣将叶冰清八卦地凑在秦氏身边,微微皱起了眉头,她不高兴地训斥叶禾衣,“她们银子怎么来,又不关你的事情,你问那么清楚干什么?”

    “问问怎么呢?”叶冰清不高兴地白了她一眼,然后又依靠在秦氏身边撒娇,“娘,你就对我说说嘛?他家手里怎么会有那么多银子?你别告诉是叶子衿那死丫头靠下厨赚来的呀?”

    “虽然不是,不过也差不离了。”秦氏冷笑着说,“谁让人家生了两个如花似玉的姑娘了。不但钱家的公子哥被勾来了,就连费家的公子也整天往他们家跑。如果没有一点儿手段,我还就不信了。”

    “娘是说……”叶冰清恍然大悟,“还要不要脸呀,狐媚子。她们丢人,我们也跟着丢人了。”

    “丢什么人?”秦氏点了她一下脑袋,“没看到二房开了荒,村里都没有人在背后叫叶子衿小灾星了吗?”

    叶禾衣耳边充斥着秦氏和叶冰清的对话,思想却跑到了别处。她眼前仿佛又看到了费玉林那俊朗的面容。

    “哎哟。”因为走神,她手里的绣花针一下扎中了她的手指头,叶禾衣痛得立刻惊叫起来。

    “绣了这么久,怎么还扎了手?”秦氏心疼地看着她埋怨。

    叶禾衣不理她,将手指放在手中用力的吮吸起来。

    “不对呀,娘,钱家派了媒婆到钱家去,是被二伯二伯母打出来了。那媒婆出村的时候,嘴里还一直在骂她们了。”叶冰清忽然转过味了。

    “说你傻,还不承认。”秦氏笑着白了她一眼。

    “娘,你给我说说嘛。”叶冰清继续撒娇。

    “那不简单,钱家和费家有可能都看上了叶子衿。”叶禾衣忽然开口。

    “什么,都看上了叶子衿?他们就不怕叶子衿是个小灾星,娶回去晦气?”叶冰清气呼呼地问。

    “八成那边的那一位心里也正不好受了。钱家三位长辈已经去了二房两次了,我看这边和钱家的亲事八成成不了了。”叶禾衣继续拿起手里的绣品。

    “姐,你别绣了,你说叶子衿有什么好的,钱家和费家凭什么都要她一个?”叶冰清差点儿气疯了。她最看不上的叶子衿,居然被两个出色的男人看中,太过匪夷所思了。

    “有钱人家的公子哥,谁能看得透。我告诉你呀,以后别见到二房的人,就出言不逊。”叶禾衣教训她。

    “为什么呀?我就看他们不顺眼。”叶冰清小姐脾气上来了。

    “你恶言恶语,只会让两家人的关系闹翻了。相反的话,你多说两句甜言蜜语,你损失不了什么,也能长长见识。”叶禾衣轻描淡写地说。

    “和他们在一起能长什么见识?”叶冰清不以为然地说,语气里全是对二房的蔑视。

    “怎么没有见识?最起码,可以借机结识一些贵客。你别忘记了,钱家、费家现在都是二房的座上客,这一次连族老出手都没有压住二房的风头了。你没看到祖父、祖母回来时,脸黑成了什么样?娘以后也别性子急,大房那几个都是精明人,现在都凑着脸往二房身边靠,他们为的是什么?反观咱们,吵了几句,得到了什么?”叶禾衣淡淡地说,“你们要是听不进我说的话,以后吃亏别在我面前乱嚷嚷。”

    秦氏眼睛一亮,仿佛一下子被叶禾衣点亮了心口。“我闺女就是聪明,以后娘一定好好和那边走动走动。冰清,你也不许乱发脾气。”

    叶冰清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此时的叶家正忙得不可开交,连叶子衿都放下书本加入到了忙碌之中。

    青砖红瓦进院子,中午已经开工。新房院子起在前面,离木头家一排更近了一些,大约七八十米远,两家喊一声就能听到了。

    新房开工,主家是要招待工人一顿开工饭。

    这是大事情,马氏当然不会放着家里一个现成的大厨不用,她们乱上手。

    “别想偷懒,平日里你怎么晃悠我不管,但盖房子是大事情。你拿出全部的本领好好做,一定要让师傅们吃饱吃好,否则的话,我剥你皮。”马氏像个凶狠的帮工,恶狠狠地盯着她。

    “要不我们来吧。”姚氏等人帮着叶子衿说情。

    男人们回去都说叶子衿厨艺好,但叶子衿到底是孩子。今天大师傅那么多,让叶子衿一个孩子做席面,姚氏等人还是有些不放心。

    “不行,就让她和子楣两个人做,我们最多打打下手。”马氏坚持。

    金氏、姚氏和夏氏没办法,只好在外面帮着择菜、洗菜。

    叶子衿慢吞吞系上自己做的破围裙,然后拿起菜刀开始乒乒乓乓做起来。

    “我的天啦。”姚氏等人看到她手起刀落,一条七八斤中的大鱼,就被她从中间一分为二,然后又看到她连头都没有低下,手里的刀就顺着纹理将鱼刺剔除来,鱼肉顺便就被放在了一边。

    这份刀工,在场的几个女人没有一个能达到。

    叶子衿虽然是不被赶上了厨房,但她厨艺的确厉害呀。

    乡下办喜事,一般是十道菜,四道冷拌菜,其余的都是炖菜。

    叶子衿偏偏改变了一下,四道凉拌菜:姜糖花生米,炸小鱼、白玉萝卜丝、卤肉。再来六个炒菜,小炒肉丝、麻婆豆腐、鱼香小炒、清炒土豆丝、改良版的地三鲜和麻辣豆干,最后是六个大菜,板栗鸡、海参鱼丸……。

    “几位嫂子,你们过来一下。”叶子衿在厨房里喊。

    金氏等人答应一声进来了。

    厨房的案板上放了几碗盛好的菜,“这是我多做的几份,你们送回去给老人和孩子尝尝鲜。”

    “这怎么行?”夏氏她们连忙摇手。

    “客气啥。想吃到我做的才不容易,难得今天我愿意下厨,要是你们不端回去的话,以后想吃,那就难了。”叶子衿乐呵呵地说,“你们也甭怕不够,我做得多,等会儿还有主食了。”

    “她让拿就拿,现在她当家。”马氏也笑着说,然后迟疑地又问了一句,“给老宅子那边也送一份去。”

    “娘就是刀子嘴豆腐心,给那边也留着了。”叶子楣没好气地回答。

    “赶紧拿走呀,等会儿还要碗了。”叶子衿催促。

    “行,嫂子就在这儿多谢你了。”姚氏爽快地答应,第一个过去将篮子提起来。

    叶子衿是个有心人,每一个篮子里,她都放了四碗菜,还是那种满满都是肉的菜。

    “不用谢,要是心有感激的话,以后多帮帮我就行。”叶子衿挥挥手说,她正忙着做两道面食了。

    也算是另加的两道菜了。

    “老弟,仗义呀。”挖地基的师傅们回来后,看到院子桌子上摆放的饭菜,眼睛都直了。他们就是到大户人家,也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呀。

    关键是桌子上的饭菜不但分量足,而且香气十足,馋得大家肚子咕咕直叫。

    “子衿这丫头的厨艺好。”被叫过来作陪的村长乐呵呵地说。

    “我听说子衿的厨艺好,我还不信了,这些都是她做的?”大族老和六族老也被请来作陪,此刻眼睛都不够用了。

    老二家是真的发达了,这么多的肉,谁舍得呀?

    两桌子上都放了酒,师傅们却是浅尝即止,大家心里都有数,下午还要继续干活了。

    饭菜实在是太香了,这一次酒几乎都没有人愿意喝。这样的酒根本配不上桌子上的好菜呀。

    大族老和六族老吃了几口以后,对视一眼,两个人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诧。外面有村民在疯传叶子衿厨艺高,但他们从没有相信过,一个小丫头片子,厨艺就算是再高又能高到哪里去?

    现在,他们信了。即使没有去过酒楼,他们也相信,世上没有厨子能将普通的食材做得比叶子衿做得更加美味了。

    这丫头到底长了一双什么手呀。

    “薄脆饼,子衿说要趁热吃。”叶苏凉用匾子端来一堆的薄饼。这些薄饼的厚度只有一张纸那么厚,上面撒上了少许的葱花和芝麻,香味十足。

    “来来,趁热吃。”叶良禄招呼大家,他的耳边不断充斥着大家对叶子衿厨艺的赞赏,作为父亲,他高兴得很。

    “脆。”大族老咬了一口满足地说。年纪大了,牙口不是很好,但薄饼特别薄,就算牙齿不多,也能嚼碎了。他吃了一角又要了一角。

    厨房内,叶子衿也在招呼金氏她们在吃。

    “先打打牙祭,等会儿再吃。”叶子楣端出一叠的脆饼。

    “子衿,你咋做的,怎么这么香?”金氏打趣她,“莫不是你还藏了一双巧手?”

    “怎么做还用我说嘛,嫂子?你们一直看着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看是看了,要是让我们做,我们可做不出。”夏氏羡慕地说,“难怪钱家老夫人都被吸引来了,愿意倒贴食材也想赖在这儿。要是我手里有银子,我也愿意出食材出银子赖在这儿。”

    “别想了,赶紧趁着今天免费多吃一些。像钱家那样财大气粗,我们可做不到。”姚氏笑着拍了她一下。

    “对对,我们多吃些。”

    ……

    瓦匠出来盖房子吃席面,一般也比较矜持,只要主家不过分,上来的饭食能多的去,大家多少都会给主家留一些。毕竟在乡下,大家过日子都不容易。

    但今天是个意外,别说给主家留一些了,最后就是汤汁都没有剩下一滴。

    “老弟,对不住了。”王头挺着大肚子一脸羞愧地开口。

    “你家姑娘做得饭菜实在是太美味了,我们没有控制住。”另一个师傅不好意思的摸着脑袋说。叶家是真的很厚道,冷菜、热菜加上小饼,足有十八道了,此外还做了那么多的面条,如果是在往日里,大家肯定吃不下这么多。但今天饭食实在是太美味了,大家都控制不住吃撑了。

    即便是这样,他想要是叶家小姑娘再做两道菜,大家还是能吃光。

    “吃不光,我才不高兴了。”叶子衿手里拿着一张脆饼慢悠悠地走出来说。

    “哪能剩呀,叶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又过来一个大师傅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接着,更多的师傅七嘴八舌地称赞其叶子衿来了。

    “大家喜欢吃的话,我也很高兴。如果院子盖出来让我满意,放心,上梁的席面,我照样做。”叶子衿笑眯眯地开口。

    “这丫头会偷懒,想让她下厨可不容易。”马氏趁机站出来谦虚两句。

    “那敢情好,兄弟们听到了没有?”一个师傅大声吆喝起来。

    “听到了,叶姑娘,冲着你的手艺,咱们哥们也得豁出去卖力干。”

    “对对,大伙儿多出点儿力,等着下一顿了。”

    ……

    一时间,院子变得十分热闹。

    房子在大师傅的努力下,是如火如荼地干起来了。而荒地那边的进展也不错。

    叶苏明、叶苏离和叶良禄都是庄稼人,加上木头、叶苏朋等人的张罗,过来干活的人全都干得十分仔细。

    期间,叶子衿过来检查了一番,发现大家做得认真,并没有人偷懒,她微微点点头。面对三十多个人,她笑眯眯地来一句,“大伙儿干得不错,今日加餐。中午的时候我请客,面管够。”

    “那敢情好。”很多人大喜。特别是尝过叶子衿手艺的人,更是高兴得找不到北。

    “这么多人,你咋说了大话?怎么做?”叶子楣拍了她一下埋怨。

    “简单呀,将锅灶搭在地头就行,二哥再将案板和面粉拿过来不就行了。”叶子衿回答。

    “你说得倒是轻巧,哪来那么多碗?”叶子楣白了她一眼。

    叶子衿傻眼了!对呀,碗不够用呀,她根本没有想到这么多了。

    “算了,让大伙儿自己回去拿碗得了。”叶子衿下了最后的决定。

    马氏听她平白无故就要给村民加餐,又是悄悄地将她埋怨了一顿。叶子衿只是笑,也不解释,她用篮子提了一些葱、蒜、生姜和肉就出去了。

    这一次不是做清汤面,她选择了做肉酱面。

    七八斤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很显眼,叶子衿乒乒乓乓当着众人的面,将肉剁成了碎末,然后下锅煸炒。没有酱油调色,她干脆用自己提炼的白糖上色,即便是在野外,那肉香味也很浓郁,经过地头的村民干得更加带劲了。

    叶子衿请客自然要做到最好,这一次她做的是手擀面,面揉得相当劲道,当然这也是相当考验臂力的时候。

    叶苏凉干脆临时上场,也帮着揉面。

    肉酱做好以后,叶子衿就招呼大家回去拿碗。

    众人也不嫌麻烦,直接撒腿往家里跑去,很快每个人手里都多了一个大碗。

    肉酱面很地道,没有酱油,叶子衿干脆用面粉炒了做成了面酱,很快田头边就看到三十多个人手里捧着碗在呼哧呼哧地吸着面条。场面相当壮观。

    “给我也来一碗。”也不知道钱多串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他来的时候相当滑稽,一只手抱着一个大粗碗,一只手拿着一双筷子。那么大的个头,跑起来居然如一阵风一般。

    “哟,连粗碗都用上了。”叶子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胖子很委屈,他又没有得罪过叶家的大姑娘,为什么这位主见到他就如见了仇人一般。

    而每当他露出这样的神情,叶子楣就特别想揍他一顿,无辜,毛个无辜。连媒婆都派上门,他还装无辜,坏东西。坏了她的名声竟然还想装作若无其事,这辈子钱多串就是她叶子楣的仇敌,不,是延续到下一辈子的仇敌。

    胖子看到她杀人般的眼神,吓得端着碗立刻躲到了另一棵树荫下,离得她远远的。

    其实叶子楣还真的冤枉了钱多串,钱家派媒婆上门,完全是钱夫人的主意,他这个当当事人还真的半点儿都不知道。

    “子衿,再来一碗。”一个壮汉不好意思地将碗又递过来了,这是他第三次过来盛面条了。

    “没事,管饱。但我丑话说在前面哈,吃饱就行,不能吃撑着。”叶子衿大声招呼大家,“不够再来。”

    “哈哈哈。”大家都发出了善意的笑声。

    说好了吃饱就行,但到了最后,几乎所有人都吃得有些撑住了。

    “死胖子,别人吃饱喝足了,是过来干活的。你吃得这么多,你是来干什么的?”叶子楣气呼呼地指着钱多串质问。

    钱多串很想告诉她,他来真的就是为了一口吃的。不过,这句大实话,他不敢说。他怕说了被叶子楣打。那天第二次进门,叶子楣给他的记忆太深刻了。

    在钱多串心目中,叶子楣很光荣被列入了泼妇的宝座。

    “我当然是过来帮忙的,我是那种吃白食的人吗?”压迫之下,钱多串找到了应对的方法,“你们也吃完了,赶紧给爷下地干活。”

    下地干活?跟过来的三个小厮,正美滋滋地感到高兴了。跟随公子出来,果然是美差呀。

    接着钱多串的吩咐就打破了他们的快乐。

    钱家小厮,虽然是下人,但他们跟随在钱多串身边,什么时候干过农活?三个小厮看着地里顶着太阳干得热火朝天的村民,心都在颤抖。

    钱多串恶狠狠地瞪了手下的小厮,混账东西,关键时刻居然给他丢脸!

    “是,是,小的们是过来帮忙的。”三个小厮也不敢违背钱多串的吩咐,直接到地里主动找事情忙开了。

    叶子楣冷飕飕地继续盯着钱多串,“他们下地干活,你干什么?”

    “我监工。”这一次钱多串回答得十分麻溜。

    “好了,让钱公子在树荫下休息一会儿。”叶良禄教训叶子楣,叶子衿站在边上只是笑,并没有向着任何一方。

    于是,钱家小厮一个下午都被当作了牛马使用,等收工的时候,腿都在发颤。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半个月又过去了。开荒的时间比叶子衿预算的时间要久一些。但叶子衿每天都会到地里溜达一圈,所以村民们并没有糊弄她,这一点儿她还是很清楚的。

    “子衿,肥料已经进入到了地里,你打算种啥呀?”叶苏明代表村民过来问。

    叶家的工钱是一天一算,叶子衿又是个大方的主,每天都会给大家送来红糖红豆水,有时候还会给大家打打牙祭,就是冲着吃的,大家也会卖力干活。看到活要结束,大伙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了。

    “明天让大家继续过来,家里媳妇能干的,也带过来算是一个劳力。我要种新玩意。”叶子衿回答。

    叶苏明也不知道她到底要种的是什么,他回去后只是通知大家明日继续过来帮忙。

    第二天一大早,干活的人又聚到了叶家的田头。因为不知道种什么,大家全都开始议论纷纷。

    不大一会儿,叶苏凉兄弟和叶良禄、木头就挑着筐过来了。

    框里是大家都不认识的嫩苗。

    “十五亩地点种子,要成直线,每一个坑中放两颗,距离大约这么多。”叶子衿在地上给大家比划了一下,然后她点出十对夫妻出来,“你们负责点,种坏了我是要找你们算账的。”

    “放心好了,我们会认真种,都是庄稼人,这点儿活简单。”一个汉字笑着说。

    叶子衿淡淡一笑,玉米的种子得来很不容易,她不允许村民出半点儿差错,于是,她将村民又分成小组,每一小组负责一块地,并且让叶苏明监督。

    “我们干什么?”剩下的人,有的人急了。

    “你们也闲不了。”叶子衿说,“你们负责栽培这种苗苗。”

    叶子衿拿出辣椒苗给大家看,“这种苗栽的时候距离是这样的,每一坑里栽两棵。”说完,她又在地上比划了一下,同样的,她也指派了十对夫妻出来。

    “要浇水不?”有人过来问。

    “不用,你们只管栽,栽的时候,一定要用手压实,不能透气。谁种的如果死去太多,我是要找你们算账的。对了,今天工钱多加十文钱。”叶子衿回答让众人顿时欢呼起来。

    “剩下的人,你们负责栽剩下的苗,一个坑一棵苗,大约这样的距离。”她拿出最后的西红柿苗苗。

    叶子衿让大家栽种的东西,大家都不认识,大家一边干活,一边小声议论着。

    最后叶苏明发火了,“又不少你们的工钱,你们怎么那么多废话。”

    大家听了,这才停止了议论,认真干起了手中的活。

    叶家兄妹几个也没有闲着,他们将山上的泉水,用劈开的竹筒引过来。凡是村民种好了种子,或者是苗,她立刻让泉水灌溉进去。

    这样一来,完全节约了人力。

    很多村民见状,都羡慕不已,不住夸叶子衿聪明。

    白天大家没有空闲时间议论,到了晚上的时候,全村的人几乎都知道叶子衿种了不知道啥玩意的东西。

    “胡闹,真是胡闹。”老爷子在家里听到消息后,气得直接踢翻了凳子。

    “凳子又没有惹你,你和凳子生什么气?”陈氏心疼地将凳子扶起来。

    “爹,你也别生气。二哥现在固执得很,谁的意见也听不进去。”叶良寿火上浇油,“子衿那丫头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药,一天一个主意,唉,二哥真是的,种田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任由她胡来。”

    “三叔,两边都分了家。我们管那么多干什么?地是叶子衿的,出钱的也是叶子衿,就算是亏了,那也是他们的事情。你在祖父面前提起,不是故意给祖父添堵吗?”叶苏心不咸不淡地来了几句。

    叶良寿……

    他脸上露出了尴尬之色。

    秦氏听了,连忙过去打圆场,“他爹,苏心说得也是。二房那边是丰收还是祸害了地,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你惦记着兄弟情,二哥未必愿意承你的情了。”

    “我说爹,他家给的工钱可真高,听说今天一天就给了三十个铜板了。这个工钱可比外面高多了。你看大哥、二哥和三哥多好,一天三个人就赚了九十个铜板,你干脆明日请一天假,也到二伯家去帮工。”叶冰清边说,一边用眼睛斜睨看着叶苏心,嘴角边挂着讥讽的笑容。

    “就算是分了家,那也是亲弟兄呀。苏心他们这是给他二叔帮忙,又不是冲着钱去,还不是子衿那丫头硬塞银子吗?”岳氏站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