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70章 主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伯母,我娘的意思不是在讥讽二哥,她是在抱怨我爹没有帮上二伯家的忙。”叶禾衣柔柔地笑,轻声解释。

    “三叔发现太迟了,明天估计那边就结束了。”叶苏协冷笑不已,小丫头片子,在他面前耍花招,于是故意来了一句。

    “二伯家是子衿当家,三叔和三婶如果再这样口无遮拦的话,就算过去帮忙,估计叶子衿那丫头也不会让三叔进门去。”叶苏心的语气更淡。

    “子衿的厨艺真好,她要是在镇上开一个饭馆,肯定有不少客人上门。”叶兰泽也插了一句话。

    “等过些天,我再让你二伯给你送一些饭菜。”陈氏听了,立刻一脸慈爱地看着叶兰泽。

    叶兰泽高兴地点点头。

    叶禾衣见状,心里冷笑不已。

    叶兰泽被二老惯着,家里最好的东西全都被她享受了。所以叶兰泽看到好东西,自然而然也就将东西归纳了她自己,她也不想想,叶子衿根本不待见二老,东西送过来是二房自己的主意,要是祖母真的到二房门上去讨要,只怕不但要不到东西,反而会引起叶子衿的反感。

    老爷子也用慈爱的眼神看了叶兰泽一眼,没有说什么。

    岳氏略有些得意,她笑眯眯地看了身边的叶良福一眼,哈哈,还是她厉害,生了一个福星女儿,她这个当娘的也跟着享福。

    叶苏心的脸色稍微有些冷,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这一晚,老宅子里各人心思迥然,谁也没有睡好觉。

    第二天一大早起来后,老爷子背着双手居然来到了田地边。

    “爹,你咋来呢?”叶良禄见了,连忙过去招呼他。

    “咋地,你家的地,我就不能来了吗?”老爷子的声音带着怒火,声调也提高了不少。

    “祖父咋来了?”叶苏同弯腰在干活,忍不住问身边的叶苏心。

    “以后你们只管干活,家里的任何事情,只要扯到二房,你们就不许说话,不许问。”叶苏心叮嘱兄弟们,“就算扯上了兰泽,你们也甭出声,别被老娘哄了几句,血就往脑袋上涌,去找二房的晦气。”

    “不行,谁也不能欺负兰泽。”叶苏同死脑子,或者说,这也是岳氏和叶良福这些年来对他洗脑的成果。

    “哼,那行,以后得罪了二房,你甭找我拿主意。”叶苏心冷笑着说。

    “老二,你变了。以前你多维护兰泽,现在咋愿意眼睁睁看着她被人欺负呢?”叶苏同很不高兴。

    “就你疼兰泽。别忘记了,兰泽也是我的亲妹妹。”叶苏心瞪了他一眼说。

    “大哥,二哥最有主意,你听二哥的话准没错。”老三叶苏协站在叶苏心一边。

    “就为了赚了一点儿小钱,你们居然连兰泽都不想要了。”叶苏同愤恨不平地说。好在他还有理智,一直将声音压得低低的。

    “猪脑袋。”叶苏心冷笑着说,“你也不想想,祖父祖母那么疼爱兰泽,他们能眼睁睁看着兰泽吃亏?还有,大哥你别忘记了,现在二伯一家是叶子衿子在当家,这丫头鬼心眼多得去了,祖父祖母在她面前都要吃瘪,你觉得你能在她面前横起来。”

    “我……”叶苏同想到老爷子和陈氏被叶子衿气得躺在床上的情景,终于耷拉下了脑子,“这丫头性子咋变了这么多呢?”

    “甭管她变了多少,你记住了,不到要命的时候,你就别惹了那丫头生气,否则的话,就你这猪脑袋,十个也不是她的对手。最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丫头以后肯定不简单,和她交好,我们不会吃亏。”叶苏心第一次对两个兄弟敞开了心怀,“一辈子窝在叶家村,我不甘心。”

    “老二?”叶苏同没有他那么远大的理想。他都是两个孩子的爹了,他这辈子肯定就窝在叶家村了。

    “大哥有孩子牵挂或许不想走出叶家村,到外面去看看。但就算留在叶家村一辈子,大哥就甘心当一辈子泥腿子,一辈子做个穷光蛋吗?”叶苏心叹口气问。

    “老二,你是不是将子衿那丫头看得过高了,和她交好就能过上好日子?就能走出叶家村?”叶苏同顿了半天才憋出一句。

    “我琢磨着二哥说得对,别的不说,单凭这死丫头一身好厨艺,以后叶家村肯定留不住她。大哥没看到,连村长一家都愿意和她亲近吗?”叶苏协小心地瞥了一眼远处的叶苏明他们。

    “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居然种了好几亩地的小葱?她还想上街去卖葱不成?”叶苏协拿着手里的“小葱”用力栽下去。

    真的只是普通的葱吗?叶苏心看着手里的葱,有些发呆。

    “老二,快点呀,等会儿还要浇水了。”叶苏同催促他。

    叶苏心这才清醒过来,继续埋头苦干,兄弟三人都加快了动作。

    “你看看地里种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胡闹,你做大人的,也跟着胡闹?”地头,叶老爷子气得指着叶良禄的脑门骂。

    “爹,你也知道地契是孩子们的。”叶良禄挨了骂,也不生气,依旧乐呵呵地陪着笑脸。

    “地契是他们的,他们还是你生的了。赶紧的,趁着天气好,种点儿豆子进去,到了秋季,你们收了豆子,也能回去做豆干。”老爷子简直是怒不可遏。

    “祖父,爹说了不算,工人也不会听他的。你训斥他也不顶用。”就在这时,叶子衿和叶苏凉、叶苏离正好过来送苗苗。

    “你们这是在胡闹,知不知道?”老爷子大怒。

    “胡闹,也是用我自己的银子,我愿意呀。”叶子衿说出的话真的能气死人,老爷子本来就生气,被她刺激了两句,气得浑身都在打颤。

    “子衿,少说两句。”叶良禄训斥叶子衿。

    “子衿呀,你咋种了这么多的葱?吃得完吗?”大长老和六长老结伴过来。“咦,你也在?”他们看着老爷子问。

    “多少都能吃得完。村长、四长老你们也过来呀?”刚说完,她一抬头又看到了村长和四长老,于是笑着打了一声招呼,“村长,我正想找你了。这玩意的苗苗我种多了,土地不够用,你要不要栽一些?”

    “行,那我就栽一些。”村长笑眯眯地答应。

    老爷子气得瞥了村长一眼,好,都跟着胡闹是吧,到时候就等着哭吧。

    他刚要转身走,没想到叶子衿接着又说,“村长,你拿回去栽可以,但吃不完的部分,必须卖给我,不能卖给别人,咱们得签订一份协议哈。”

    “怎么,还要签订协议?”村长吃惊地看着她问。

    “当然,说好了,别人不管出多少价,你都不能卖给别人。”叶子衿十分认真地回答。

    村长一愣,随即笑着点点头,“那行,就这么说定了。”

    “三位族老要不要种一些?对了,祖父你要来一点儿吗?算了,估计你也看不上。”没等老爷子说话,她又自动收回去了。

    老爷子这一次真的被她气狠了,再也不理她,直接掉头就走。

    几个族老见的神情一直是笑嘻嘻的,但她的语气又十分认真,一时之间,都拿不准她说的到底是实话,还是假话。

    “叶姑娘,我又让人过来帮忙了。”钱多串急匆匆地过来,他的身后还是跟着三个小厮,不过和昨天的三个人不是同一批,看样子人是被换了。

    “去吧。”叶子衿挥挥手。

    于是小厮直接下地去干活了,钱胖子则笑眯眯地继续站在树荫下当监工。

    “不愿意也没有关系,你们转你们的,我去忙了。村长,下午的时候就栽上哈。”说完,她背着小篓子走了。

    “还干活了,就背了那么一点儿。”等叶子衿走了以后,钱多串才敢说几句酸话。

    “你真的要栽?”大族老惊讶地看着村长问。

    村长嘻嘻一笑,“栽,不就是半亩地的事情吗。”

    半亩地?对于种葱来说,这可是大手笔呀!

    “笨!”忽然一旁闲着无事的钱多串开口了,他本来就是个话唠,此刻又闲得骨头疼,当然想找点儿乐子了寻开心了。在钱多串看来,几个老头完全就是个大笨蛋,“我虽然不知道她种得是什么玩意,不过你们想那丫头什么时候吃过亏?要是没用的玩意,她还要和你们签订什么破协议吗?这么大年纪,一点儿脑子也不长,唉!”

    说完,他摇了摇头。

    被他这么一点儿拨,村长茅塞顿开,对呀,这丫头变聪明以后,什么时候吃过苦?连个野菜她都能忽悠卖个高价。

    三个族老则完全是面红耳赤,如果是村里人骂他们没脑子,他们非将人打了板子让后逐出村里去。但对方是钱多串,钱家三代单传的宝贝,别说让人打钱多串一顿了,就是骂钱多串几句,估计钱家都能找上门来。

    要知道,钱家虽然有钱,但为人最是公正。这些年来,他们下乡来收粮食,给出的从来都是最高价格。

    因此,对于钱多串这种打不得骂不得的混小子,三个族老只得憋着受气。

    “大叔公、四叔公、六叔公,你们聊,我找那丫头去。”下定主意的村长立刻拔腿就往叶子衿的方向去。

    “看没看到,又是一个老狐狸。”话唠钱多串自动开启唠叨的模式,他也不管三个族老理不理他,自顾自得意地说起来,“我敢和你们打赌,村长老狐狸肯定要扩大地亩了。哈哈,你们去晚了,肯定没有苗苗了。”

    对呀!就算是不信叶子衿那丫头的,也该相信村长的眼光呀。

    这些年来,这小子什么时候吃过亏!

    “要不,一起过去看看?”六长老迟疑地来一句。

    “旱地还空着一些,种着也不算亏。”四长老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大长老点点头,“自家吃也行。”

    这话最假了,要真的是普通的葱,谁家能吃这么多?

    三个人结伴往叶子衿的方向走去。

    “切,都是一些假正经。”钱多串拿出一本书老老实实看起来。

    “子衿呀,我们商量过,要是有多余的苗苗……”六长老说的还算委婉,可惜叶子衿没有给他们机会。

    “不好意思呀,六长老,苗没有多余的了。”叶子衿双手一摊回答。

    “你刚刚不是还说有多余的,怎么又没有呢?”四长老急了。

    “刚才是有剩余,但你们不要,我又过来问别人了。村长家要半亩地,木头哥家也要半亩地,然后就没有了。”叶子衿双手一摊回答。“我是真的没有骗你们。”

    “六叔公,我家地空着,我正愁要种啥了,子衿过来问我,我就全要了。”木头笑嘻嘻地回答。

    “六叔公,不是我和你抢苗,我们家也正好有半亩空地。”叶苏明也笑着插一句。

    三个族老听了,脸顿时拉长了。

    人心就是这样,别人主动送上门的东西往往不会在意,但如果别人将原本准备给他们的东西,再送给别人,他的心里就会特别失落。此刻,三位族老的心情真的算不上美妙。

    这一天,叶家开垦的荒地在大家共同的努力下终于完工了,晚上的时候,叶子衿在地边就将所有的工钱全都结了。

    “子衿呀,以后有啥事,再招呼一声呀。”有人特别叮嘱她一声。

    “以后的事情还真的很多,谁有兴趣的话,随时留意我家门口的动向。”叶子衿挥挥手说。

    “啥动向?”有人问。

    “要是找工的话,我会在门前挂出板子,上面写上招工两个大字。要人品信得过哈。”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地里除草、施肥、喷药、浇水,肯定是需要一批人,不过我先声明呀,要不了这么多的人。”

    众人听了都面面相觑,这么说,以后大家是要面临着竞争了。

    大家怀着别样的心情散去了。

    “子衿,你不是说,田里最少也得要三十两口人吗?怎么又让他们回去呢?”叶子楣偷偷问她。

    “地里长的东西都十分重要,如果让他们全都留下来,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动歪心眼?有了竞争,过来上工的人才会有归属感。以后我挑选的人,晚上是必须要住到田头底边的,挑选的这部分人,人品一定要信得过。”叶子衿回答。

    叶子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对了,我得让死胖子帮我找找,看哪里有凶狠一点儿的狗。”叶子衿犯头疼。

    “你要养狗?”叶子楣吃惊地问。

    “还不是养一条狗,最起码得养五六条才行。”叶子衿叹口气说。

    在辣椒、西红柿、圆葱和玉米没有普及之前,地里没有人看守,她是真的不放心呀。

    地里的活结束了,叶苏明兄弟几个又开始忙着到处收割马齿菜,叶苏心和木头家也恢复了正常行动。

    “你们谁能帮我抱几条狗来?草狗也行,要厉害机灵一些的狗崽。”又过了十来天,家里新房已经颇有规模,叶子衿估计,再过七八天,房子基本上能完工。趁费玉林、六公子和死胖子全都过来蹭饭之际,她干脆直接问。

    “狗崽的话,我那儿倒是有几条。你想要几条?”六公子缓缓地开口。

    “如果够多的话,我想要六条。”叶子衿飞快地回答。

    六公子缓缓地点点头,费玉林饶有兴趣地偷看了六公子一眼。

    钱胖子见风头被抢走,十分不服气,他看起来傻乎乎的,其实内里精明着了。

    六公子抢了风头,他也不说话,但心里已经盘算着要给叶子衿找几条狗来。

    第三天,六公子还没有将狗儿送过来的时候,早有预谋的钱多串就带着四条狗崽过来了。

    “狼犬?”叶子衿吃惊地问,没想到在古代,还能看到狼犬?

    “从别处找来的,听说这种狗很会看门,而且特别厉害,我好不容易才帮着要来。”钱多串得意地说。

    “胖子,你立下了大功劳,中午加餐。”叶子衿的眼睛里露出狼光。

    “好,加餐最好了。”钱多串高兴地龇牙笑。

    费玉林和六公子有些神出鬼没,自从那一日从叶家回去后,一连六七天也没有见到他们的人影。

    接着有过两天,叶家终于到了上梁的日子。

    “叶姑娘,只要将瓦铺上去,再打扫一番,屋子里就能住人了。”王头过来笑着说。

    “好。”叶子衿很高兴,终于赶在夏季到来之前可以搬家了。

    新房里房间多,她可以单独一个人住一间房了。虽然说姐姐叶子楣人不错,但叶子衿还是希望自己能拥有一个独立的私人空间。

    “后日上梁,我去镇上买菜。”叶良禄搓着双手笑着说,他做梦都没有想到,有一日自己一家能住上这样好的院子。院子里那独特的小楼,更是村里独一份。

    马氏更是喜得合不拢嘴巴,她也不顾屋内没有收拾,人进去这儿摸摸,那儿看看,简直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欢喜之情。

    “叶姑娘,还记得那天的承诺吗?”王头笑呵呵地问。

    “当然,记得,全都记得了。”叶子衿笑着回答,“放心好了,我不会食言,一定亲手给你们做席面。”

    “那敢情好,兄弟们自从吃了一次后,心里一直惦记着了。大伙儿可都是憋足了劲抢着干,为的就是今天这一口了。”王头大声说,“兄弟们,我说的没错吧。”

    “没错,大伙儿憋足了劲干,可不就是惦记着姑娘的厨艺。”

    “吃了姑娘做得饭菜,简直可以说是赛神仙呀。”

    ……

    大伙儿都开起了玩笑。

    “好了,都用心干,争取在上梁那一日,咱们将房子都收拾利索了。”王头大声吆喝。

    “那是必须的。”

    “叶姑娘放心,咱们就是连夜干,也会将房子收拾利索了。”

    “大伙这么卖力,我自然不会亏待大家,席面二十四道菜。”叶子衿笑着下了保证。

    “听到没有,二十四道菜,这是咱们走了这么多家,吃得最丰盛的一顿了。”

    “大伙儿甩开膀子干呀。”

    ……

    做工的都是壮力,大伙儿又是干劲十足,叶家所有人看了,都高兴不已。

    “苏离、苏凉,到你们外祖母家去走一趟。”上梁是大日子,马氏娘家离这儿有些远,所以只能提前一天让儿子到娘家去请人了。

    “娘,我们这就去。”叶苏离立刻答应一声。

    “大哥、二哥,你们甭两条腿量过去了,你们到村长家里借牛,坐车过去。”叶子衿不耐烦地叮嘱一句。

    “老过去借,不太好吧。”叶苏凉为难地说。

    “借吧,下午还得回来买菜了。”想到手里的银子,马氏又开始头疼了。

    开荒地、盖房子,开始预算的银子能剩下来就不多,后来荒地那边又延迟了好了几天,还加了人手,这样算下来,家里的银子已经所剩无几。

    席面的话,叶子衿已经吹牛吹出去了,要让师傅们吃到二十四道菜,加上村民们的流水席,又得要不少银子了。

    怎么办?马氏都快愁死了。

    “娘,你苦着脸干什么?”叶子衿瞥到马氏的脸色,诧异地问。

    “席面要钱,师傅们的席面更要钱,家里的银子不多了。”马氏叹口气说。

    “原来是为了银子的事情呀,没关系,等会儿死胖子肯定过来,我向他借钱。”叶子衿大大咧咧地说。

    不是马氏提醒,她都忘记手里好久没有进项了。人果然不能偷懒!

    “老是麻烦人家,娘心里也过意不去呀。”马氏纠结不已。

    “他敢不借?”叶子衿和叶子楣异口同声地来一句。

    “你借钱还有理了。”马氏大怒,她觉得子衿和子楣的品行有损,借人钱本来就欠人家人情,两个闺女倒是好,借别人的钱理直气壮不说,好像人家不借,她们就要翻脸一样。

    钱公子欠她们的吗?

    叶子楣觉得钱多串欠她的,该死的胖子,居然让媒人上门来羞辱她,她这辈子下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叶子衿更是没有将借钱的事情放在心上,又不是不还,不过是借几天用用而已。死胖子天天闹着让她下厨,她没收银子已经很对得起他了。

    大家出发点不同,看待问题的角度也就不同了。

    马氏逮着两个女儿,愣是狠狠地教训了她们一顿。

    叶子衿和叶子楣对视,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不服气和苦笑,不过两个人也很聪明,任凭马氏唠叨个不停,她们就是不说话。

    快要到晌午的时候,钱多串果然来了。这家伙自从送了叶子衿几条小狗以后,就以大功臣自居了。他认为,叶子衿既然欠他的人情,就该将他当作大爷一般伺候着才对。

    “胖子,你过来。”叶子衿将他拖到了院子外面。

    “干什么?”钱多串警惕地看着她,对上她如狼似虎的眼神后,立刻悄悄地后退了几步。

    “身上有没有银子?”叶子衿笑嘻嘻地问。

    “怎么着,你还想打劫?”钱胖子惊魂未定。

    “不是。”有求于人,叶子衿笑得更“和善”了。

    “不是,你问我有没有银子干什么?”钱胖子丝毫不高放松警惕。

    “我想向你借点儿银子用用。”叶子衿献媚,能屈能伸乃是真英雄!

    “哦,原来是想向我借银子呀。”钱多串立刻得瑟起来,“我是钱家唯一的公子哥,身上能没有银子吗?不过,你想向我借银子,总得拿点真本领才行。”

    “行,给你加两道菜。”叶子衿爽快地说。

    钱多串心里一喜,不过,他又忍住了,“两道?两道菜就想打发我,当我是乞丐吗?”

    “你想怎么样?”叶子衿媚笑淡了很多。

    可惜正得瑟的钱多串根本没注意,他继续高抬下巴摆出一副骄傲的姿态,“求我呀!以后我让你向东你就得向东,让你向西你也得向西,我以后就是你债主了,怎么对待债主,你总该有自知之明吧。”

    叶子衿脸上的笑容变成了冷笑。

    “哎哟。”忽然,她猛得对准胖子肚子来了一句,“去你大爷的,死胖子,你到底借不借,你要是敢不借的话,我揍得你爹娘都认不出你。”

    说完,她又给了胖子一拳。

    “别打。”胖子捂着肚子叫唤。

    “算了,不借拉倒,你以为除去你,我就没地方借钱呢?呵呵,我找费玉林、找包掌柜借钱总可以了吧?”叶子衿甩了甩手腕,该死的胖子,没事长这么胖干什么,害得她手酸,“哼,以后别踏进我家院子半步。”

    “你生什么气呀。”钱多串一听,顾不上自己隐隐作痛的肚子,伸出手一把拉住了叶子衿,“我借,我借还不行吗?我不就是和你开了个玩笑而已,你急啥,真是的。”

    “死胖子。”叶子楣出来,首先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踩着他的胖脚走到了叶子衿面前。

    “你踩我脚干什么?”钱多串觉得叶家姑娘全都不正常。

    “哟,我踩着你的脚了呀,我还以为踩的是猪蹄子了。”叶子楣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你才猪蹄子,你全家都是猪蹄子。钱多串委屈得不得了,他不敢大声回敬叶子楣,只敢在心里不停嘀咕。

    “姐,你怎么过来呢?”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叶子楣问。

    “看你借钱借的怎么样啰。”叶子楣又狠狠地瞥了钱多串一眼。

    “算了。他不愿意,我们不借他的银子,我想办法去问问费公子,或者是到醉春楼看看。”叶子衿故意说。

    “别呀,都说和你开玩笑了。你这个人一点儿也禁不起玩笑。”钱多串从身上摸出一个荷包,自从上一次没带钱被叶子衿损了一顿以后,他再出门,身上必然就少不了银子了。“你要多少?”

    “五十两。”

    “十两。”

    姐妹两个报出了不同的价格。

    “到底是多少?”钱多串心塞。

    “五十两,我给你写一张借条。”叶子衿主动说,她虽然欺负了钱胖子,但她真心不是无赖。

    “不用了。”钱多串挥挥手,“你尽管拿去用,什么时候有银子,什么时候再还给我。”

    “以后,咱们就是朋友了。”叶子衿拍怕他的肩膀说,“钱公子,下午你回去的时候,能不能再捎带我们一程?”

    “没问题。”钱多串吃过她的亏,再也不敢在她面前拿乔了。

    他虽然出了银子没有得到叶家姐妹两个的厚待,但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却得到了马氏和叶良禄的一大堆好话。心里不平衡的钱多串被甜言蜜语哄了几句以后,心情终于又变好了。

    下午,叶子衿和叶良禄坐了钱家顺风车到了镇上。

    “钱公子,多谢,你回去吧。”到了镇上以后,叶子衿果然又做了过河拆桥的事。

    “你们买完东西,怎么回去?”钱多串迟疑一下问。

    “我们雇车回去。”叶子衿顺口回答。

    钱多串听了,心里顿时陷入到了无人交战的境地。是帮他们一把呢?还是就这样走了。

    最后,胖子还是跳下了马车,“雇什么车,买了东西,让小厮送你们回去得了。”他带着一个小厮溜达往回走。

    叶子衿闻言多看了他一眼,钱多串赶紧低着头跑了。

    叶子衿噗嗤笑出了声。

    下午镇上的卖菜的人不是太多,不过也有商贩在。

    “这些肉,我全要了。”叶子衿爽快地说,“不过,你得算我便宜一些,猪下水也得白送给我。”

    “哟,这不是亲家二哥吗?”忽然,一道粗狂的声音响起。

    叶良禄转过头看到说话的人时,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秦兄弟。”

    “买肉呀?”秦屠夫看着他们笑着问,其实刚才叶子衿父女过来的时候,他是故意躲起来了。怕的就是叶良禄会占他的便宜,没想到,叶良禄出手如此大方,一出手就要一头猪。

    一头猪就算让出一点儿利钱,他也能赚到不少了,所以他立刻装作刚出来的模样,和叶良禄正面打了招呼。

    同行是冤家,卖肉的屠夫见他们相熟,心里挺不是滋味的。还以为遇上了大主顾,谁知人家居然是亲戚。

    “这位大叔,你能让多少?”叶子衿看也不看秦屠夫,依旧问肉摊卖肉的。

    “不瞒姑娘说,肉本来是二十二文钱一斤,因为姑娘要的多,我算你二十文。分外,下水和骨肉,全都白送。”卖肉是实在人,直接将价格报给了叶子衿。

    “哎哟,你舅爷就是现成卖肉的,咋能在别人的摊位上买了。丫头,你别寒碜你舅爷呀。”秦屠夫过去拦着叶子衿,“对不住了,兄弟,这位是我外甥女。”

    卖肉的为难地看了叶良禄一眼,在他看来,叶良禄才是真正当家作主的人。

    “做人除去要讲究情义外,还要讲究诚信二字。既然我和这位大伯商谈在前,我自然买他家的肉。再说了,我总不能占秦舅爷的便宜不是?回去后,三叔和三婶还不说尽坑自家亲戚。”叶子衿不咸不淡地回绝了他。

    秦屠夫一愣,可能没有想到她会如此伶牙俐齿难伺候。片刻后,他又满脸堆笑地对叶良禄说,“你看看,外甥女长大了,就是不一样,说出的话一套一套的。这丫头想多了,自家生意不做,做别人家的,妹妹和妹夫知道了,还不怨死我。叶兄弟,你可不能害我呀。”

    叶良禄了有些为难。

    叶子衿龇牙一笑,“三叔三婶就是要怨,也怨不得你和爹头上,是我坚持要讲信用买这家的肉。因为今个买肉,是我出银子。秦舅爷要是不信的话,可以回去问三叔。”

    卖肉的也很精明,很快听出了其中的道道,原来眼前的小丫头和秦屠夫是拐着弯的亲戚。估计估计人家丫头知道他做事不地道,不信他了。

    “四两三钱,丫头,我看你也是爽快人,五文的零头我不要了。”卖肉乐呵呵地说,将肉称了放在闭上,顺便将下水也整理好了。

    “这是五两银子,你称称。”叶子衿完全无视秦屠夫的脸色,直接将银子递给了卖肉的。

    卖肉的动作也很麻利,直接找了碎银给他们。

    “丫头任性,秦兄弟对不住了,下次再找你。”叶良禄知道叶子衿是故意仗着年纪下,给秦屠夫脸色看,那么场面话只能他来说了。

    秦屠夫亲眼看到白花花的银子进了别人的口袋,心里直冒火,偏偏叶良禄很会说话,他的身份也不好和叶子衿一个小丫头计较,于是笑着回应,“好好,以后有机会再来呀。”

    双方又客气了几句,大家这才散去了。

    “以后说话要更婉转一些,别得罪了人。”到别处,叶良禄开始教训她。

    “爹,这种人没有必要和他客气。就冲着三房的德行,我也不会在他的肉摊上买肉。”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叶良禄知道她的性子倔强,只好无奈地叹口气跟着她。

    等将东西买齐了,钱家的小厮果然过来帮着将东西搬上马车,然后送他们回了叶家村。

    “外祖父外祖母听说咱家盖了新房子,高兴坏了,明日舅舅他们也会过来。”等他们到家,发现叶苏凉和叶苏离也回来了。

    马氏听了,高兴得不得了。

    “老宅子那边,我去走一趟。”叶良禄高兴之余,又提到了老宅子那边。

    “爹,我跟你一块过去。”叶苏离想了想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