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71章 都想找跳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其实叶子楣和叶苏凉更想叶子衿跟着叶良禄过去,如果老宅子想使坏,也就叶子衿敢怼喷他们了。而且老宅子那边一而再再而三在子衿手里吃亏,见到子衿已经不怎么敢说风凉话了。

    马氏和叶良禄和他们想得恰恰相反,到老宅子去是请客,子衿说话很冲,千万不能带子衿过去了。否则的话,三言两语的闹起来,老宅子那边二老非被子衿气得半死不可。

    办喜事图的是高兴,上梁的时候,大家还是在一起安静地吃顿饭吧。

    “行,咱们爷俩一起过去。”叶良禄痛快地答应了。

    父子两个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并肩出门去了。

    “肯定得挨骂。”叶子楣偷偷地对叶子衿说。

    “不会。”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最多是不高兴,人肯定是要过来。”

    叶良禄和叶苏离到了老宅子,老宅子里还没有开饭。

    “爹、娘。”叶良禄将带来的点心放在了桌子上,然后恭敬地站在一旁。

    “嗯。”老爷子没有搭理他,陈氏不咸不淡地答应了一声。

    “明天咱家上梁,我们过来请二老过去喝酒。”叶良禄说明了来意。

    “你有本事了,还到我这儿干什么?”老爷子气呼呼地瞥了他一眼。

    “再有本事,我也是二老的儿子呀。”叶良禄陪着笑脸回答。

    “明日外祖父外祖母那边也会过来,祖父祖母一定要过去。”叶苏离跟着说。

    “房子不会也是那丫头的吧?”老爷子瞥了他们一眼问。

    “房子是子衿出银子盖的,她将豆干的生意暂时给了娘,所以娘也出了一点儿银子。我们兄妹几个就商量过,房子就归子衿,周围的地契也是她的。”没等叶良禄回答,叶苏离就先抢着说了。

    瞬间,老爷子和陈氏的脸全都沉下去。

    “子衿说了,这院子以后给爹和娘住。”眼看着老爷子要发火,叶苏离连忙再轻声解释一句,“以后我和苏凉只要孝敬爹和娘,院子她就不要了。”

    后面说的倒也像句人话!老爷子找不到理由发火。

    陈氏很不高兴,她在一旁唠唠叨叨,“子衿、子衿?一天到晚就听你们念叨那丫头。姑娘说到底最后都是别人家的人,你们怎么就这么傻,地契被她攥着也就罢了,房子是祖业,以后得归叶家男丁所有,你们倒好,那么好的房子,你们居然也让那丫头攥着房契?”

    “这些年,子衿受了不少委屈。她手里攥着点东西,以后也能找个好人家。”叶苏离憨憨地回答,“再说了,家里的一切都是子衿想法子赚到的,我是兄长,哪能和妹妹抢东西。”

    “是呀,我和孩子他娘也是这样想。子衿这些年过得不容易,她有能耐,我这个当爹的为她高兴呀。”叶良禄眼睛也红了。

    “他二叔的话,咋让人听着不舒服呢?不是我挑唆,那么一大片的家业真的是子衿那丫头挣下的?她要是有这本事,在老宅子里怎么不想法子挣钱?要是真的能挣钱,她是寒碜爹娘和我们,还是故意不愿意带着大家一起过好日子?或者说,一切只是你们的借口?”岳氏一头扎进来嚷嚷开了。

    岳氏这些天看二房日子一天天地变好,心里早就憋不住了。偏偏三个儿子拦着她不许她乱来,又看到三个儿子在二房那边赚了一点儿钱回来,所以她才忍气吞声这么多天。

    叶良禄父子过来请他们,过去喝上梁酒,再看看村后面竖起的两层小楼,岳氏再也忍不住了。

    她一直趴在窗户口偷听,叶良禄父子说的话,她听得一清二楚,实在忍不住,她就冲了进来。

    陈氏和老爷子听了她的话,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岳氏冒冒失失闯进来,他们就很不高兴了。如果不是看在岳氏是叶兰泽的亲母,他们非好好教训岳氏一顿不可。接着岳氏说的话,又直中他们心中。岳氏的话听起来很粗,但仔细一推敲,可不就是这个理。

    要是叶子衿有能力,为什么不早点儿使出来?这个想法如一根刺一般种在了老爷子和陈氏的心头。

    “上一次和你说的养老的银子?”老爷子瞥了叶良禄一眼问。

    叶良禄虽然早就商定好了,以后每个人给老宅二两银子的养老钱,但老爷子的直爽还是让他们心里觉得难受。从他们进门开始,二老就一直在抱怨,在责备,却一个字没有关心二房明日上梁的事情。

    “我和孩子他娘商议过了,以后就按照娘说得去做好了。”叶良禄涩涩的答应。

    “二两银子也太少了。”岳氏知道二老从二房那儿抠来的银子,其实都是为叶兰泽准备,因此她还想多争取一些。

    “大伯母觉得少,不知道大伯母给了祖父祖母多少养老的银子?”叶苏离冷静地问。

    “你大伯可是将所有的银子全都交给了二老,谁像你们这样不孝?啥银子都得跟一个丫头片子商量。”岳氏骄傲地回答。

    “那是大哥有本领,找到了好差事,不像我这些年没有本事,只能上山打点猎物补贴家用。不过现在我干不了重活,连上山打猎都做不了,只能靠孩子养活。拿孩子手里的银子,我这做父亲的有愧呀,我不听他们的,我还能怎么样?”叶良禄不阴不阳回敬了她几句。

    岳氏一点儿没有听出画外音,依旧还在喋喋不休,“就算银子是子衿赚的,她还是你女儿了。她不将银子给长辈,就是大不孝。”

    “老二,你是在怨恨我们吗?”老爷子听了却是火大。

    陈氏的脸色也不好看,“你是在埋怨我们二老没有将一碗水端平?”

    “儿不敢这样想,我只是说了实话而已。”叶良禄淡淡地回答,对老宅子这边的感情又淡了一些,“二两银子我每个月会送来,明日二老还是过去喝杯酒吧。家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忙,我们先回去了。”

    老爷子听出他语气中的心灰意冷,心里更加不高兴了。

    原来老二多听话,现在才分出去几天,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哼,肯定是受了子衿那死丫头的影响。死丫头果然是灾星呀!

    “子衿向来不在乎虚名,她想做的事情不会被人所左右,但她一向孝敬父母,绝对不是不孝之人。”叶苏离走到了门边,又转头迟疑地说了两句,“祖父祖母是看错了她。”

    说他们错!老爷子气得直接摔碎了手边的一个碗。

    叶良禄和叶苏离叹口气,没有说什么直接走了。

    “生气摔什么碗?碗惹你呢?”陈氏心疼地看着地上的碎片。

    岳氏见老爷子真的动怒,立刻转身想溜。

    “跑什么?追魂呀,还不赶紧将地上扫干净。”陈氏见了,立刻呵斥她。

    “娘,我这不是准备出去拿扫帚吗?”岳氏讪讪的,她心里不满,嘴里最说得好听,这一次发生了这么热闹的大事,三房的母女却一直坐在屋子里没有出来。

    岳氏将地上的碎片扫干净,立刻窜到了三房屋子里。

    “明天二房上梁,你们去吗?”岳氏一屁股坐在了秦氏身边,伸出手抓着桌子上的瓜子嗑起来。

    秦氏见她一点儿不见外,还在地上乱吐瓜子壳,心里对她更加不喜了。“就算二房和我们断了关系,他们上梁我们也不能不过去。否则的话,村里人每人一口口水,都能将我们淹死了。他们从老宅子出去不假,但打断骨头连着筋,一笔写不出两个叶子,我可不想被人骂。”

    “去是得去,叶子衿那死丫头的厨艺真心不错。不过,咱们去了,出多少喜钱?”岳氏又问。

    “大嫂准备出多少?”秦氏被叶禾衣洗脑过后,对二房的态度转变不少,对岳氏问出的问题,她暗自鄙视,如果她猜的不错,以她对岳氏的了解,岳氏应该打算空手套白狼,直接过去吃饭,根本没打算出什么喜钱。

    果然,接着下来岳氏证实了她的猜想,“出啥喜钱,老宅子里又没有分家。爹和娘出了,就是等于我们出了。”

    “这样不好吧?”秦氏似笑非笑看着她说。

    “有啥不好。”岳氏脸上露出不快,“我告诉你,你别掐尖呀。”

    秦氏低着头看着手里的绣活,装作没听见。

    岳氏一个人说了一会儿,见没有人搭理她,自己也觉得无趣,又抓了一把桌子上的瓜子,这才离开了。

    “什么人呀?一点儿长辈的样子都没有,这瓜子还是外祖母让爹带来给我和姐姐打打牙祭的了。她倒好,一个人吃了一半多。”叶冰清气得脸色发红。

    “娘,明天你可不能丢脸。”叶禾衣放下手里的绣活叮嘱秦氏。

    “娘知道,明日你早点儿过去帮忙。”秦氏笑着点点头,不过是多花几文钱的事情,却给自家姑娘多了一条接触有钱人的路,多划算的事,她才不傻了。

    “挨骂了没有?”叶苏离一回到家,叶苏凉就偷偷问他,叶子楣也伸长了脑袋等着听。

    “说了我们几句不是,骂倒是没有。”叶苏离老老实实回答。

    “那明天他们过来吗?”叶子楣问。

    “应该会来吧?”叶苏离迟疑一下回答。

    叶子衿才不在乎这些了,她在检查食材。

    大师傅要做两桌人,以钱家的性子,明天估计也能来,这样说来,就得三桌了。不,得准备四桌,鬼知道还不会再冒出别的意外来。要是老宅子里的人胡搅蛮缠的话,说不定还得多做一桌。

    这么一想,她瞬间觉得不好了。凭什么还得考虑两桌吃白食的人!

    马氏也在忙,明天醉春楼会过来两位大厨过来帮忙,这是小六回去帮着请来的。不管怎么说,准备得食材要够呀。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醉春楼的两位大厨就到了,金氏、姚氏、夏氏也过来了。

    “今天得麻烦你们了。”马氏一脸不好意思地说。

    “不麻烦,能跟着叶姑娘学到一招半式,就足够用了。”一个大厨笑呵呵地说,一点儿没有隐瞒要偷师的想法。

    “对对,我们还等着结束以后,叶姑娘能指点我们一二了。”另一个大厨也笑着附和。

    “婶子,你还和我们客气啥。”金氏嗔怪地说。

    “哎哟,这么的大厨房,这可比我们家住人的房间还要大了。”姚氏参观一下新厨房,惊讶地叫起来。

    “是子衿那丫头的主意,家里要做豆腐,要是太小了,根本转不开身。”马氏有些不好意思地解释,其实她也觉得自己厨房太大了。不过大厨房的好处很快就体现出来了,两个大厨加上马氏她们四个女人,一起在厨房里忙活,居然一点儿都不觉得拥挤。

    “对面的是小厨房?”大厨很快发现叶子衿好像就在对面。

    “是个小厨房,子衿闹着盖的,她说是她专用的厨房。”马氏更觉得不好意思了。家里也算不得大富大贵,子衿的做法很容易会让人想茬了。

    “子衿的厨艺好,以后大厨房做豆腐用,小厨房做饭,她想得很周到。”金氏不动声色为叶子衿圆了场。

    “婶子,我们能帮什么忙?”叶巧巧和叶小翠迟来了一步。

    “帮着洗菜吧。”叶子衿从对面的小厨房伸出头说。

    于是两个丫头嬉笑着过去了。

    一会儿两边厨房就传来了乒乒乓乓剁肉杀鸡宰鸭子的声音。

    “二伯母,我们来晚?看看我们能帮着干些什么?”最令马氏感到意外的是,三房的叶禾衣和叶冰清居然也早早过来了。

    “我娘在后面,一会儿就到。”叶冰清穿着翠绿色的春山,装作活泼的样子问。她似乎完全忘记了上一次和马氏的争吵。

    马氏对三房的两个姑娘都不太喜欢,不过她不是岳氏,绝对不会和两个孩子记仇。叶禾衣和叶冰清主动示好,她也不好打她们的面子。

    “子衿和子楣在小厨房,巧巧和小翠也在那边,你们过去看看吧。”马氏淡笑着说。

    “好。”叶禾衣拉着叶冰清过去了。

    叶冰清从进了院子后,眼睛就不够用了。二房盖的房子可真好,她什么时候才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呀?

    “子楣、子衿,我们过来帮忙了,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们做。巧巧、小翠,你们也在呀。”叶禾衣笑着进了小厨房。

    小厨房内的食材一点儿也不比大厨房的食材少,这是打算两边一起做吗?叶禾衣的眼睛眨了眨。“不过,我不善厨艺,灶台上可能帮不了大忙了。”

    叶子衿和叶子楣猛地见到叶禾衣和叶冰清站在门口,姐妹两个都吓了一跳。

    呵呵,三房果然比岳氏聪明多了,见风使舵的本领真高呀。今天是大喜日子,不管怎么样,叶子衿和叶子楣都不想彼此之间闹得太僵。

    “你们一起帮着洗菜、打水吧。”叶子衿淡淡地吩咐。

    “这么人洗菜呀,要不我帮着你切菜吧。”叶冰清自告奋勇。

    “不用,所有的菜,我自己来。”叶子衿淡笑着拒绝,她故意想让叶冰清难堪,拿起案板上的菜刀,在手里耍了一个花刀以后,然后开始切葱丝,那葱丝细得堪比绣花针。

    叶冰清脸色顿时变白。

    “子衿好厉害呀,你呀别班门弄斧了。”叶禾衣轻轻一句话,给叶冰清递过去一个台阶。

    “好厉害呀。”叶冰清压住心底的火气,故作夸张叫起来。

    叶子衿淡淡地回答,“熟能生巧罢了。”

    前期工作做的差不多的时候,太阳也升高了。马氏娘家人第一波到了!

    马家几乎是全家出动,这也是叶子衿到了南靖国以后,第一次见到娘舅家的人。

    “哎哟,我的宝贝外孙女,一年不见,长这么高了。”董氏一见到叶子楣和叶子衿,眼睛就露出喜爱之情,她一手拉着一个,怎么看也看不够。

    从零星的记忆中得知,外祖一家对她们兄弟姐妹一向疼爱。只是马家住在山区,生活条件比这边还要差。他们知道马氏过得是苦日子,但他们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是这样,外祖母只要得到一点儿好的,总会让两个舅舅找机会送过来一些,原来的叶子衿对外祖家是喜欢的,只是她身上背着灾星这座大山,压得她透不过气,她甚至担心自己真的会给外祖家带去什么灾难,因此,叶子衿从不去外祖家中。但董氏对和大舅母对她的疼爱一点儿都不少。至于边上那位小舅妈嘛,对他们家倒算是面热心不热,不过小舅舅能压住韦氏,韦氏也不敢太放肆了。

    “娘,你们咋带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马氏看到他们带来的贺礼,忍不住嗔怪着责备董氏几句。

    “鱼干是家里攒下来的,那些山蘑菇也是在山上采下来的。都是不值钱的东西。”马老爷子憨憨地回答。

    “妹子,你别担心。今年我和弟弟打的石头多,所以攒下了一点儿银子。盖房子时大事,你用钱的日子多的去了。”马成显得更憨。

    都是老实人呀,看着马家带来的鸡蛋、粮食、山货、布料和一两银子,叶子衿暗自点点头,等秋季到了,手里有了银子,她想办法帮着外祖家富起来就是。

    “叶老弟,恭喜恭喜呀。”马家正说得热闹,没想到醉春楼的包掌柜也过来了。“子衿,你这可是大手笔呀。”

    “包掌柜你咋来呢?”叶子衿不好意思地问。

    “怎么,我来了你还要将我往外赶?”包掌柜大笑着问。

    “不不,我哪能将你往外赶,我这不是高兴嘛。”叶子衿和他说笑起来。人情有时候是要相互走动,才会维持得更长久。

    这次上梁,自家并没有请包掌柜,毕竟无缘无故请人过来吃喜宴,这事不怎么好把握。包掌柜愿意主动过来,恰恰说明包掌柜是有心和自家交好的了。

    “里面请。”叶良禄过来招呼。

    村里开始陆陆续续有人过来等着吃喜宴了,但他们看到包掌柜带来的贺礼,全都倒吸了一口气。

    两匹上好的布料,一对大花瓶,还包了十两银子。众人啧啧赞叹至于,心里对叶家和包掌柜之间的关系也多了几分猜测。

    包掌柜和叶良禄进了屋子里后,叶子衿刚要去厨房,就看到钱家三辆马车到了院子前。

    钱胖子费力地从马车上跳下来,然后冲到了叶子衿面前摆功劳,“贺礼是我亲自过目的,你放心。”

    放心个屁!叶子衿想爆粗口,丫的,过来送个礼,还当面对让主家放心,有这么说话的吗?

    “他一大早就吆喝着闹腾了好一番,别人说了也不算。”老夫人下了马车对叶子衿说。

    钱夫人依旧似笑非笑,对叶子衿并不算热情,当然叶子衿对她态度也很淡,大家全都维持表面上的和气。

    “钱老夫人、钱夫人,你们也过来了。”这边还没有进屋子了,那边陈氏、老爷子带着胖乎乎的叶兰泽过来了。

    叶兰泽一脸娇羞,不过她的五官长得不错,整天又不出门,所以皮肤看起来满满的都是胶原蛋白。瘦小的叶子衿被她一对比,就显得特别干瘪了。

    “老夫人、夫人好。”叶兰泽羞涩地给他们行了礼,也不知道她跟谁学的,这个礼行的不是太规范,看得叶子衿差点儿没忍住笑出声来。

    老爷子见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顺便用眼神给了她一次警告。

    叶子衿立刻扭头偷笑。

    “看过来看呀,看看我挑选的礼物。”钱多串搓着手献媚地过来说。

    “钱公子。”叶兰泽迟疑一下,最后还是给钱多串行了礼。

    钱多串闻言,转身一看,笑容立刻僵住了,他也变得忸怩起来,“叶姑娘。”

    得了,没她的事情了!叶子衿想,看看她是个多好的人呀,给钱家老宅子提供了一次多么好的机会!要是两家成了,她得收取媒人红包!

    “钱老爷,两位夫人,里面请,包掌柜在里面坐,你们可以聊聊天,我还去厨房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陈氏和老爷子听了,心里都偷偷松了一口气,还好,这丫头还算有点儿眼力。

    “你看完礼物再走也不迟呀。”钱多串有些恼火,这些礼物都是他一大早精心挑选出来的,这丫头居然一点儿都不领情,真缺打!

    当然最后一句,他只能在心里想想,打死他也不敢说出来。

    “兰泽姐姐,一起过去看看。”叶子衿十分干脆地拉着叶兰泽的胖手。

    叶兰泽手很厚实也很暖和,不过叶子衿明显感觉到叶兰泽僵硬了一下,可能是不习惯和她太亲近的缘故,叶子衿装作什么也没有发觉的模样,笑着硬拉着叶兰泽过去了。

    陈氏和老爷子对此又满意了几分。

    钱家送出的礼物是大手笔,吃的、用的,首饰、布匹和银子都有,村里不少人都围过来看热闹。

    叶禾衣姐妹被叶巧巧和小翠也拉过来站在人群中,姐妹两个看到叶子衿笑呵呵地拉着娇羞的叶兰泽和钱多串站在礼物前,叶冰清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了,她的眼神中也带上了嫉妒。

    “姐,我们也过去看看。”到底年纪小了一些,叶冰清羡慕嫉妒之下,想要冲出去。

    叶禾衣一把拉住了她,“别乱动。”

    “姐?”叶冰清委屈得都要哭了,凭什么呀。她们姐妹过来讨好叶子衿,为的不就是有机会却接触到贵人吗?难道是真的过来干活来着?

    叶子衿很快就抛弃了钱多串和叶兰泽,自己溜了回来。

    叶禾衣见状,连忙也拉着叶冰清回去,继续清洗蔬菜。

    到了邻近中午的时候,外面又传来了嘈杂声。叶子衿出去一看,原来是费玉林和六公子过来了。

    两位也是大手笔,直接送了叶家两套上好的家具,此外还有布匹、碗碟和银子,两个人也是人精,言语之间,直接点名是送给叶子衿的。

    钱多串一听傻眼了,他连忙转头看着叶良禄补充,“我们也是送给子衿姑娘的,你千万别贪墨了她的银子。”

    这话说的,钱老爷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用衣服盖起来,他怎么就生了一个傻儿子哟。

    老爷子和陈氏听了,脸顿时阴沉下来。

    这些叶子衿都没听到!她伸头看清楚来人是谁后,就回厨房继续忙着手头的事情了。

    开席之前,要撒馒头,还要撒钱,村里的孩子大人全都围过来,每户人家都先到印先生钱上了礼金,然后等着开席。

    乡下人不讲究,大伙的日子都不好过,有钱的人家上了十来个铜板,没钱的人家送来鸡蛋什么的也行。

    “恭喜二哥。”叶良福、叶良寿和岳氏一直到开席之前才姗姗来迟。

    “我们刚从镇上回来,还好赶上了。”叶良寿笑着道贺。

    “来了就好,到屋子里去坐吧。”叶良禄将人往屋子里让。

    叶禾衣看到了站在人群中的费玉林,眼睛里不禁露出了痴迷的神色,而叶冰清则在偷偷地打量六公子。

    “等会儿,你将我们安排在钱家一桌。”陈氏将叶良禄拉到了空置的房间说悄悄话。

    “娘,钱家今天是贵客,女眷和男人是要分开坐的。”叶良禄一听,就为难起来,“钱家是大户,最讲究规矩,你就别添乱了。”

    “添乱?”陈氏的声音高了一些。

    叶良禄一听脑袋顿时大了,“娘,你先等着,我先过去安排一下,看看人数再说。”

    说完,他也不管陈氏的脸色有多难看,直接跑掉了。

    陈氏气得在屋子里不住跺着脚。

    叶良禄找到了马氏,和马氏商量了半天,也不好安排,没有办法,夫妻两个人只好去找叶子衿讨主意了。

    “这简单呀。”叶子衿笑呵呵地说,“你们就别为难了,我过去说。”

    她走到外面,正好发现叶禾衣在盯着费玉林看,心里忍不住冷笑一声。哈哈,个个都将她这儿当作跳板了,行,当媒人,一个也是保,两个人也是保,就这样定下吧。

    她蹭蹭跑到了老夫人面前搓着手,一脸的不好意思。

    钱夫人见她猥琐的模样,心里顿时一个咯噔,这丫头眼神不对,不会是想什么坏主意吧?

    “老夫人、夫人,和你们商量个事情。”叶子衿笑眯眯地开口。

    “什么事?说吧。”钱老夫人听说这边的宴席是叶子衿的手艺,早就高兴不已了。她乐呵呵地看着叶子衿,真是越看越稀罕,要是能将这丫头拉进府里当厨娘,多好呀!

    “老夫人和夫人的身份高,村里人也没有人能配得上两位,但让两位坐一桌,我心里也不忍。”叶子衿很会说话,“所以我找了几个老太太过来陪你,再找几个小姑娘陪陪你们解闷,可行?”

    “行,你是主家,随你怎么安排。”钱家出门向来不会摆谱,老夫人一听她的,立刻就答应了。

    “都是乡下人,席面上到与不到的,你们等会儿一定要多包涵呀。”叶子衿再一次笑呵呵地说。

    “你放心,我们没有那么多讲究。”老夫人摆摆手。

    叶子衿这下放心了,她又窜到隔壁房间了,同样用猥琐的笑容看着费玉林几个,“等会儿和几位同坐的都是乡下人,当然也是我家的长辈,希望各位多包涵呀。”

    这边,她可直截了当多了,半点儿都没有客气的意思。

    “客随主便。”费玉林淡笑着回答,心里涌过不妙的感觉。这丫头眼神不对,怎么像在算计人呀?

    六公子的脸色一直都淡淡的,他轻轻地瞥了叶子衿一眼,“只要人干净清爽就行。”

    这丫的是有洁癖呀!叶子衿暗想。

    不管了,将两边说定以后,叶子衿又窜回去了。

    “爹,女桌让祖母、外祖母、师母、村长家伯母,还有兰泽姐姐、叶禾衣一起过去作陪。”叶子衿带着一脸猥琐的笑容回来,“男桌子的话,让祖父、外祖父、先生、村长和木头哥哥作陪。”

    叶良禄觉得有些不妥,“那你大伯母大舅他们?”

    “爹,我这边只做了四桌饭菜,你还想安排多少人?”叶子衿不高兴了,“再说,舅舅家那边和老宅子安排的可是一样。”

    “行,就这样定下来了。”叶良禄脑袋都大了。

    他小跑着过去找到了老爷子和陈氏,将座位的安排告知了他们。

    老爷子和陈氏见他终于听话了一次,心中舒坦了不少,脸上的笑容也跟着多起来。

    村里人坐得都是流水席,叶家请的都是醉春楼的大厨,过来吃饭的人等饭菜上来,个个都赞不绝口。

    二族老和三族老脸色却很难看。

    “叶老二这是不待见我们呀。”二族老阴沉着脸看了一眼屋内,他现在很不满,最为村里的族老,他居然和一群小辈一样坐在外面从流水宴,太掉价了。以往,村里里谁家办了红白喜事,他哪一次不是坐在正屋中?

    “咋就不待见呢?”大族老笑眯眯地问。

    他倒是没有半分不满。屋内坐得是什么人,他更清楚。

    屋内包掌柜的身份最低,但那样的身份,就不是他们能比的。至于钱家、费家,他们过去就更不够看的。还有那位深不可测的六公子,别说让他过去陪客,就是多看一眼,他的腿都在发抖了。

    叶家真的是今非昔比了哟!

    屋内,男女各一席,因为是在乡下,也没有那么多讲究,两桌之间并没有放屏风隔着。

    叶兰泽被陈氏硬按在钱夫人身边坐着,她的位置很特殊,正对着另一桌的钱多串。因此,叶兰泽胖乎乎的脸上全是羞涩,根本不好意思抬头。

    叶禾衣此刻无比庆幸自己的选择,果然讨好叶子衿的决策是正确的,否则的话,她根本不会有机会坐在正席上,她不动声色瞥了一眼对面桌的费玉林一眼。

    梅氏和张氏都很有分寸,席上能不说话,就不开口。

    倒是陈氏和钱老夫人说得异常火热。

    男桌上,气氛倒是很活跃,钱老爷和包掌柜和费玉林几个你一言我一语,聊起了生意,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六公子不多话,也没有人敢找他说话,叶老爷子和马老爷子在座子上甚至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至于钱多串,他最关心的就是什么时候开席,其余的,他一点儿也不在意。

    外面终于响起了炮竹声,接着叶苏凉兄弟开始往这边送菜了。

    “哎哟。”

    “这些花儿也是叶姑娘所做吗?”费玉林问端菜的叶苏凉。

    “这边所有的菜都是叶子衿一个人做的。”叶苏凉笑着回答,刚才他进厨房看到饭菜的时候,也被吓一跳了。

    “绝了,这一道菜都是一幅画,简直不知道该从何处下手了呀。”老夫人提着筷子舍不得下筷,一双眼睛都不够用了。

    叶兰泽等人更没有见过这样的菜式,眼睛都直了。

    “六公子请。”对面桌上,钱老爷和包掌柜却对六公子十分客气,每一道菜上来,他们都要等六公子下筷过后,才会吃。

    两个老爷子和村长倒是无所谓,因为他们本身对六公子就感到畏惧。钱多钱就不乐意了,他和费玉林不对盘,六公子是费玉林带来的人,他自然看着也不顺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