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72章 倒霉的窦转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但今天还真奇怪,只要钱多串第一个伸出筷子去夹菜,钱老爷的眼神就如凶神一般落在了钱多串身上,钱多串在桌底的一双胖脚,更是倒了血霉,差点儿被钱老爷踹肿了。

    钱多串差点儿气疯了,凭什么每一次非要让该死的什么六公子先吃?

    美妙绝伦的菜式,的确让人赏心悦目,就算是六公子看了也不忍心下筷了。

    大师傅那边更惨,大伙儿都是粗人,叶家送来的饭菜是很香,但更美,谁也不忍心下筷呀。

    不过后面的菜就正常多了,讲究的是分量足,叶子衿还是会在边上雕刻几朵花做装饰。不过也只是做了装饰,大家的注意力更多放在菜的本身上。

    大盆菜一上来,大伙就吆喝招呼吃起来,场面变得火热起来了。

    “哼,早知道就不来了。”岳氏坐在流水席上气呼呼地抱怨,“我们才是亲兄弟,老二家倒是好,宁愿让几个外人去招呼客人,也不愿意让亲兄弟过去。我看呀,人家根本不稀罕我们过来,以后遇上事,还是少过来为妙。”

    “娘,妹妹不是坐在主席上吗?”叶苏协不耐烦地说。

    “妹妹过去,是因为祖父祖母心疼她,才不是二伯和二伯母的主意了。”傅氏冷笑着说。

    叶苏心冷冷地瞥了叶苏同一眼,叶苏同的脸色顿时变得涨红,他气呼呼地冲着傅氏吼一声,“饭都堵不住你的嘴,不会说话就别说。”

    傅氏听了,脸色一红,眼圈也红了,却不敢多说什么。

    叶苏心冷笑不已,扭头看着父母问,“爹和娘出了多少份子钱?”

    “你祖父祖母肯定出了银子,我们住在一起并没有分家,还另外出什么银子?”岳氏气得瞪了他眼埋怨。

    “三叔出了多少?”叶苏心看着叶良寿问。

    叶良寿笑眯眯地回答,“是你三婶先出了份子钱,我还真不知道。大侄子,你也知道,我刚刚到了不久。”

    “不是一起说好不用出份子钱吗?你们怎么还单独出了?”岳氏听了更加生气了。

    叶苏心也不搭理她,直接去找印先生补上份子钱,但印先生在屋子里吃酒席,他只好恹恹地回去了。

    “没吃完咋就走呢?”岳氏大声问他。

    “我还得帮忙了。”叶苏心拉着叶苏协站起来,往厨房走去。

    “回来,人家都不在意你,你逞什么能?”岳氏嚷嚷,村里不少人听了,都低下头偷笑,还有人对着他们指指点点的。

    “别丢人现眼。”叶良福老脸一红,轻声训斥岳氏,“你不愿意过去帮忙倒也罢了,孩子愿意帮忙碍着你的事吗?”

    “你们一心想着别人,别人念着你们好呢?”岳氏还在喋喋不休。

    “娘,这么人看着了。”叶苏同皱着眉压低声音,“你这样,让别人怎么看兰泽?那几位还在内屋了。”

    岳氏一下住了口。

    “你要的狗,下午的时候会有人专门送过来。”吃完饭,六公子、费玉林、包掌柜就急着告辞回去了。临走的时候,六公子看着叶子衿淡淡地解释了一句。

    “多谢六公子。”反正以后家里要开作坊,叶子衿也不在乎多养几条狗。

    “包掌柜,麻烦你一个事。”叶子衿扭头看着包掌柜。

    “你说。”包掌柜笑眯眯地说。

    “以后你们酒楼中剩下的肉饭能不能单独放一个桶,让小六哥带过来?家里养了几条狗,我暂时喂不起。”叶子衿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直接说明。

    “行。”包掌柜一口答应了。

    醉春楼是大酒楼,每天都会有剩菜剩饭,平时倒了也怪可惜的。小六每天都要过来拉货,也算是顺手的事。

    钱家见别的贵客都陆续回去,他们也没有久坐,老夫人和陈氏说了几句以后,钱夫人和钱老爷找了借口就准备离开了。

    叶兰泽微微有些焦急,一直用眼睛在偷看钱多串。

    钱多串的心思却不在她的身上,他正在四处找自己送来的小狗崽。叶兰泽见他连正眼都没有瞧自己一眼,心里顿时失落无比。

    叶禾衣也很失落,她是留在了正席上吃饭,却根本没有机会和费玉林多说一句话。不过,她倒也不担心,很多事不是一下就能达成所愿,今天她和二房的关系缓和,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这么好的厨艺不去州府开酒楼简直是埋没了呀。”钱夫人看着叶子衿不住感慨。

    叶子衿微微一笑,“老夫人,做饭只是我的兴趣,偶尔为之可以,但天天让我做,我非得生无可恋不可。”

    “当厨子却不好好做饭,有你这样的厨娘吗?”钱多串嘀嘀咕咕。

    “钱公子,我什么时候承认自己是厨娘呢?”叶子衿皮笑肉不笑地反问。哼,屁厨娘,她的理想是站在顶端的厨神。

    厨神当然是骄傲的,天天下厨,人人都能吃到,那还叫厨神吗?

    伟人的理想别人根本不能理解,叶子衿也懒得向别人解释。

    “我走南闯北也走了不少地方,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将菜做成一幅画似的,果真是色香味俱全呀。”钱老爷也不住夸赞她。

    叶子衿只是笑,却不多言。

    叶冰清在边上站着听到他们的对话,心里气得要命。该死的丫头,不就是会做个菜嘛,看她美的!

    钱家一走,老爷子和陈氏也直接走了,他们甚至都不愿意和马家人多聊几句。马家的人看了,个个也都气愤无比,老叶家分明就是看不起他们。

    “二弟,也没有帮上你们的忙。”叶良福假惺惺地过来说话。

    “也没有什么要忙的。”叶良禄知道叶良福的性子,笑着客气了几句。

    “二哥不会怪我们来迟了吧?”叶良寿带着儿子吃的满口都是油,可能是酒喝得高了一些,他显得醉醺醺的,每说出一句话,都带着浓浓的酒气。

    “人来了就好,你们也忙。”叶良禄陪着笑脸说。

    “大伯父、三叔慢走,爹,该吃饭了。”因为忙,二房所有人都没有来得及吃饭,叶子衿见叶良寿解酒发疯,立刻喊人回去。

    “你这丫头……”叶良寿接着酒兴要怒,秦氏和叶禾衣连忙过去将他搀扶着,“看你,多喝了几口,话也多了起来。子衿和二哥忙了一上午还一口吃的没有顾上了,你呀,以后有机会再和二哥好好唠唠。”

    秦氏一边说一边用力将叶良寿拉走了。

    “老二,你好福气,这才几天,就住上了这么好的房子。”叶良福还想叽歪两句。

    “大伯父要是愿意欠人家银子,也能盖上新房子。不过大伯父和大伯母才是有福之人呀,毕竟像你们这样不费自己的力就能住上那么好的房子的人家不多。不像我们,每天都要半夜三更起来忙。”叶子衿的语气已经带上锋利。

    叶苏同见状,疾走几步一边拉着叶良福的胳膊也往回拽,“爹、娘,还是回去吧。”

    讨人厌的人全都走了,叶子衿也松了一口气。

    流水宴结束以后,村里的人也陆续走开了,印先生过来找叶良禄和马氏对账目。

    帮忙的人还没有吃饭了,叶子衿随意到厨房里开始做几道菜。她特意将醉春楼的两个大厨叫到小厨房,这两个厨子,胖一些的姓李,高一些的姓王,两个年纪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都是三十出头的年纪。

    听到叶子衿叫他们,两个厨子高兴地忘记了还饿着肚子,直接窜进了小厨房。

    叶子衿一边做,一边点出每道菜需要注意的地方,她今天心情好,就是自家要吃饭,她也做了雕刻用作装饰,做菜还可以做成一幅画?两个厨子直接看直了眼,叶子衿的厨艺,让他们似乎看到了做菜还有另一道大门。

    认认真真地指点他们每个人两道硬菜以后,叶子衿接下来就不再说话了。但她也没有直接赶两个厨子走,至于两个厨子在边上能学到多少,那就看他们自身的领悟了。

    “咋舍得吃?”金氏等人拿着筷子却不知道该如何下筷子。

    “都能拿回去当画挂着了。”姚氏也笑着说。

    “再好看,也就是一盘菜而已。这几道算是开胃小菜,再上的就是大菜了。”叶子衿笑着说。

    她自己端着一碗面,大口吃起来,甚至连菜都没有吃几口。

    姚氏等人吃完以后,将桌子上全都收拾干净了,马氏谢了她们,又将剩下的饭菜分给他们带回去。

    都是乡下人,日子都过得比较紧张,平时难得见到荤菜,所以吃剩下的,大家也不嫌弃。姚氏等人谢过才回去了。

    叶子衿直接割了一块肥肉让叶苏心带回去。

    叶苏心不要,叶子衿板着脸说,“不算给你们的,是给老人的。”

    这句话听着很顺听,但接着她又来一句,“省的他们背后又骂我白眼狼小灾星,用吃的能堵住嘴,也不错了。”

    叶苏心和叶苏协听了以后,脸色都不太好看,叶苏心最后还是接过肉带回去了。

    马家一群人也急着回去,回去的路稍微远,要十五六里路了,要是再不回去的话,天黑就到不了家了。

    “外祖父、外祖母,这些你们带上。”叶子衿到厨房里割了七八斤肥肉,又将没有宰杀的两只鸡给他们捎带上。

    马氏红着眼睛,用篮子装了不少的白面馒头。

    “娘,这点儿银子给外祖母。”叶子衿从礼品中拿出五两银子递给了马氏。

    “家里……”马氏还有些犹豫。

    “我都说了,银子的事情你不用操心,等到了秋季,我保证家里银子滚滚来。”叶子衿笑着摆摆手说,“就说我们孝敬二老的。”

    “哎。”马氏眼睛也红了。

    她将银子拿过去给母亲董氏,董氏却死活也不要。

    “外祖母,你拿着吧。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有生意支撑着,而且子衿聪明,也能赚到银子,你们不用担心。”子楣笑着劝说。

    “爹娘,女儿这些年不孝,没有将日子过好,一直拖累了你们和大哥大嫂小弟弟妹,我这心里呀……”说着说着,马氏的眼泪就下来了。

    “爹娘,孩子他娘说得对,这是我们孝敬你们二老的,你们就不要推辞了。”叶良禄一个汉字也红了眼睛。

    “好,我收着。”董氏泣不成声,女儿的日子过得好,她的心也终于可以安稳了。

    “外祖父外祖母,牛车借来了,上来吧。”外面,叶苏凉催促着。

    “那我们回去了。”马老爷子拉了拉还在掉眼泪的老妻,董氏这才止住了眼泪。

    “爹娘,等忙完了,我再回去看你们。”马氏恋恋不舍地说,再大的年纪,在父母面前都是孩子呀!

    送走了外祖家,叶家终于安静下来了。

    “老宅子就知道要银子,却一个铜板都没有出。”夫妻坐下来盘账,马氏又开始愤恨不平起来。

    “娘,无所谓了。就算出份子钱,以他们抠门的性子,最多也就出几个铜板而已。”叶子衿安慰她。“好歹小的出了。”

    “我是在乎那银子吗?”马氏还是不能解开心结。“村里知道了,还不知道在背后怎么议论咱们呢?”

    “娘,我们被村里人议论的还少吗?”叶子衿不以为然地说,“名声这玩意又不能当饭吃。老宅子的心已经偏的没边了,你和他们讲理,他们倒是愿意和你讲呀。你自己在这儿生闷气,气坏了身体,他们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心疼,说不定还会嘲笑娘没有气度了。心疼的是我们这些当儿女的,当然我爹也会心疼的。爹,哦,我说得没错吧?”

    “你这死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呀?”马氏被她说得羞红了脸,闹着作势要打她,叶子衿拉着叶子楣笑着躲开了。

    “都这么大岁数了,还不如孩子想得开了。”叶良禄安慰她。

    “我是为你不平。都是一个爹娘所生,他们咋那么偏心眼呢?”马氏心里难受。

    “孩子说得对,只要我们自己将日子过好了,才是真的好,别的你就不要多想了。”叶良禄叹口气说,“我也知道他们偏心,但他们是长辈,我就算不甘心又能如何。这么多年下来,我也习惯了。现在有了你和孩子,心里也就更满足,再也不会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马氏听了微微叹口气。

    “爹,娘,我们回来了。”天刚上了黑影,叶苏离和叶苏凉终于回来,马氏和叶良禄吊着的心也彻底放松下来了。

    接下来,王头带着师傅们,又将叶家所有房子粉刷一把,刷得雪白雪白,屋子顿时变得亮堂多了。地上也铺上了青砖,这样一来,地也变得平整很多。

    “老弟,你这儿上了门窗,就能直接住人了。不知你有没有中意的木工?”王头过来问。

    “王师傅有认识的木工?”叶子衿问。

    “老弟,你家这丫头也太聪明了,我还没说了,她就猜中了我的心思。不瞒老弟说,我家里还有个兄弟,当年我学的是瓦工,他学的就是木工。你家这房子真心不错,要是找不到好的木工,就亏多了。”王头是个实在人,“我那兄弟,不敢说手艺顶尖,但十里八乡中,木工活能超过他的也不多。”

    “太好了,那就麻烦老哥,明日让你那大兄弟过来。”叶良禄大喜,盖房子是一辈子的事情,找到一个好瓦工,好木工很难!

    两个人就这样说定了。

    “家里的银子不多,门窗加上家具的话,少说也得七八十两银子。盖了房子,咱们手中已经不剩多少银子了。”马氏有些为难,“门窗的事,还是先缓缓再说吧。”

    “子衿昨天给了我一百二十两银子,剩下的,她自己留着说要用。”叶良禄解释。

    “都是用闺女的银子,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马氏眼泪又掉了下来,“这些年来,外面的人一直在传子衿是灾星,她明明就是福星啊!”

    或许是压抑太久,马氏是真的想哭。家里的一切变化都是小女儿带来的,为什么这些年子衿要受到那么多的不公平对待?

    “子衿不在乎那些虚名,以后你也甭提。提了反而会伤了孩子的心。”叶良禄提醒她。

    “我就是心里难受,为子衿不值。”马氏用袖子擦干了脸上的泪痕。

    叶子衿的确不在乎别人对她怎么评价。她手里有了银子,后面的作坊也盖起来了。作坊的窗户按照她的要求,都开得很高,墙角底部四周她也留了不少的孔。这些空只有半砖头大,却保证了作坊内通风的良好性。

    “给了爹和娘一百二十两,我手里只剩下五十两了。还欠了死胖子五十两,唉,算来算去,我还是个穷人。”叶子衿感叹。“还要将除草浇水杂工的银子留下来,大约二十两差不多,剩下的只有三十两外家五十两的外债了。不行,明天我得去买大缸了。”

    “爹,你知道哪里有卖大缸的人家吗?”叶子衿对人情不是很熟,她直接找到了叶良禄。

    “你想买多大的缸?”叶良禄问。

    “越大越好。”叶子衿回答。

    要那么大的缸?叶良禄为难地皱起了眉头,“你卖那么大的缸,就是想往家里搬都不容易呀。而且缸越大越是难做。”

    “多加一些银子,让他们直接送过来就是。”叶子衿不以为然。

    “靠近镇上的陶家村就有好几家做缸的,到那儿看看或许能买到中意的缸。”叶良禄回答。

    “行,明天早上我和大哥过去看看。”叶子衿点点头。

    第二天,叶苏离和她起了一个大早,趁着包六过来,搭了一个顺风车去镇上。

    “叶姑娘,这儿就是陶家村,你们在这儿下车好了。”包六算得上是活地图。叶子衿和叶苏离谢过他直接下了车。

    买东西自然要货比三家,陶家村做缸的有三家,叶子衿挨家打听。

    前两家的价格都不算低,叶子衿来之前,也是向人打听过价格的,因此听了两家的报价后,她都觉得不是太满意。

    “还有最后一家,地方偏了一些。”叶苏离说。

    “多走几步呗。”叶子衿笑着说。

    在村尾兄妹两人终于找到了做缸的人家。

    “这种大缸要多少钱?”叶星如一进门就看到了院子内排满了大缸。

    “五十文。这种大缸不好做,所以价格上要高些,边上小的缸则要便宜多了。”一个女子正在刷缸,听到她的问话,抬头才看到有客人上门来了。

    “有人买缸吗?”一个少女闻声从屋子里出来,见到叶子衿兄妹,她大大方方地冲着叶子衿笑了一下。

    “对,我想要这种大缸,要的多,能否便宜一些呢?”叶子衿心里已经认可了报价,但做生意就是这样,不管主家给出多少价格,作为买家总是下意识地想还价。

    “不是我们不想让,这个价格,我们是真的不能再降了。”少女不好意地回答,“缸越大越难成。不瞒两位,如果不是我们被人下了套子做了这么多的大缸,这个价客人报出来,我们肯定是不愿意做的。”

    “子衿。”叶苏离是老实人,他和叶子衿已经打听了两家价格,知道这一家报的价格最稳妥了,又看到面前两位买家脸上的为难,就想直接答应下这个价格。

    “你们包送吗?”叶子衿问。

    “如果客人要我们送的话,还得每口缸再加五文钱。”少女很爽快地说,她担心这个价格直接将叶子衿兄妹吓走,接着又解释一句,“你们也看到了,缸太大了,一次也只能送一口过去。”

    “咳咳。”一个面带病容的女子走了出来。

    少女和女子连忙过去,“嫂子,你身体不好,咋出来呢?”

    “我出来看看。”妇人又咳嗽了一声说,她扭头看着叶子衿开口,“想必两位已经打听过别家的价格了,我家的价格算是最低了,如果客人还要买别的,还可以再少一两文。”

    “嫂子。”女子看着妇人叹口气。

    “就这么说定了吧。”妇人坚持。

    “算了,就按照你们的价格来吧。”叶子衿也不是恶人,她看得出这家人都是本分的人,再说了,价格的确已经压得最低了,再低的话,就有点儿落井下石了。“此外,我还要十口普通大小的缸,再要五十个小一些的坛子,能放二斤酒的那种坛子。”

    大生意呀!院子里三个女人的眼睛全都亮了。

    “杏儿,你赶紧去窑子那儿将你大哥和爹找过来。”生病的女子气喘吁吁地吩咐。

    “哎,我这就去。”杏儿像一阵风似的跑了出去。

    “两位里面坐,我给两位倒水去。”年轻一些的女子冲他们温柔一笑,然后转身进了厨房,等她再出来的时候,手里端了两碗水放在了叶子衿兄妹面前。

    “多谢。”叶苏离紧张地道谢。

    “怎么做了这么多的大缸?”叶子衿指着院子里的大缸问。

    “一言难尽呀。”带有病容的妇人苦笑一声,“有客人上门来定做一批缸,最后却没有要,全都砸在我们手中。”

    “你们没有收定钱吗?”叶子衿疑惑地继续问,“你们将缸卖给了我们以后,万一人家再上门来要货怎么办?”

    “当初是熟人领过来的,根本就没有收取他们的定钱。而且已经过了半个月的时间也不见他们上门来,就算他们再找上门来,我们也可以不再理会他们。”妇人叹口气解释。

    叶子衿点点头,这年头普通人想做点儿小生意也很艰难,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

    “嫂子,爹和大哥回来了。”出去的少女带着人几个汉子回来。

    “听杏儿说你们要买缸?”一个中年汉子一进门就爽快地问。

    “对,我们要买大缸,十口大缸,十口中等的缸,再要五十套小坛子。”叶子衿回答。

    “你们是现银还是赊账?”另一个男子看叶子衿兄妹年纪不大,心里觉得他们不靠谱。

    “现银结账,先给你们一半的银子,你们给我写个收条,然后另一半你们送到我家后,我们再结算余下的银子。”叶子衿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这家伙估计也将他们兄妹当成了骗子了。

    “好,要是你们买这么多,我们可以少算你们一些。”中年汉子笑眯眯地说,“我姓陶,叫陶词,这是我兄弟,叫陶秋,你们可以叫我陶大哥。”

    “刚刚这位嫂子说过了,大缸五十文,我们再加五文,不过你们得帮我送到家里去。中等的缸和坛子还没有给价了。”叶子衿笑着说,“陶大哥和陶叔既然过来,不如给我们一个价。”

    陶庆仓作为一家之主想了想,报出了价。

    叶子衿一听,觉得比较划算,双方就这么说定了。

    说定了价格以后,陶词找来一张发黄的纸,用毛笔写了一张收据。

    叶子衿瞄了一眼后,笑着掏出银子给了一半的价格,然后她拿起笔歪歪斜斜地在收条上也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没想到姑娘还识字。”陶词笑着夸她。

    叶子衿脸蛋一红,“胡乱学了几个字,不常写,字太难看了。”

    “姑娘能学到几个字已经不错了,杏儿也是会认识一些字。”生病的女子微笑着说,“我姓山。”然后又指着边上的女子解释,“她是二弟的媳妇,姓顾。以后你们要是还过来,也好有个称呼。”

    叶子衿和叶苏离赶紧叫了人。

    “我这就去装车。”接了银子以后,陶家脸上个个也都多了几分笑容,陶词立刻张罗着准备装货。

    “大哥,还是等吃了饭再过去吧。”杏儿嗔怪地说,“你们两位是不是也没有来得及吃饭?要是不嫌弃的话,不如在我家随意吃一顿?”

    “不,我们吃过了才来。你们吃,不用管我们,我和哥哥看看缸和坛子。”叶子衿笑着回答。

    “这?”陶词有些不好意思。

    “陶大哥,生意跑不掉,人的身体可不能垮。等会儿你们干的是体力活,哪能不吃饭?”叶子衿笑着说。

    “那我就不和你们客气了。”陶词见他们兄妹爽快,也就放开了。

    “我们自己随意走走。”叶子衿听说陶家后面还有各色大小的缸,连忙拉着叶苏离到后面去。

    陶家人见他们兄妹很懂得人情世故,对他们也就多了几分喜爱之情。

    叶子衿到了后面以后,用手敲了敲缸壁,然后侧耳听了声音,“这些缸的质量很不错,价格也很合理,以后倒是可以考虑作为长期的合作对象。”

    “还长期了。你这一次做了这么多,估计这辈子都够用了。”叶苏离笑着打趣她。

    “那你还不拦着我。”叶子衿也和他开起了玩笑。

    “你脑子活,虽然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但你肯定不会白买了这些东西。”叶苏离一心一意地相信她。

    叶子衿忍不住笑起来。

    忽然,前面传来了嘈杂声和叫嚷声。

    “走,过去看看。”前面肯定是出事了,叶子衿不是多管闲事的人。不过,她对陶家人的印象不错,所以也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给了定钱,你们居然将缸全卖呢?”叶子衿还没有走到前面,就听到了一道似曾熟悉的声音。

    “谁收了你们的定钱?你们明明半个铜板都没有给。”陶秋气愤地回击。

    “我们明明给了五十两订金,要的是整整一百口缸,怎么想反悔?你们也不出去打听打听,爷是谁?”

    “你无赖。”杏儿气得声音都在发抖。“你说给了定钱,你拿出收条呀。”

    “拿什么收条?爷这边有证人,还是你们一个村的了。”

    “对对,窦公子,小的是亲眼看到了你亲手递出去五十两银子了。”

    “对,小人也看到了。”

    “狗剩、板石,你们也姓陶,咋能昧着良心帮着外人坑我们?”陶秋也急了。

    “谁坑你们呢?我们这叫帮理不帮亲,你们昧了人家银子还怨我们?”这道声音很猥琐。

    叶子衿和叶苏离站在屋子侧边总算听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给银子是吧?来人,将这儿的缸全给爷砸了。”窦转思笑呵呵地指挥。

    “你们敢?”陶秋立刻抽出了一根扁担出来。

    “哟,还使上了棍子?来人呀,给爷砸。”窦转思大声吆喝起来。

    “不能砸。”

    “不能砸。”山氏、顾氏和陶庆仓的声音中全都带上了哭腔。

    “不能砸是吧?你们又没有银子赔偿,不过你们要是让杏儿姑娘给我当妾的话,这事就算揭过去了。”窦转思终于说出了今天来的目的。

    “不要脸。”杏儿气得上去撕碎他的脸。

    “不愿意是吧?那就砸。”

    “谁砸给我看看?”叶子衿笑眯眯地出来了。

    叶苏离见状,立刻向四周张望了一下,他担心等会儿子衿惹怒了窦转思,双方会起冲突,他需要找一个趁手的“武器。”

    “你是谁?还敢多管闲事。”窦转思扭过头看去。

    “很不凑巧,我刚刚交了订金,所以满院子所有的缸呀,坛子呀,现在全是属于我了。窦公子要是打碎了其中的任何一个,对不住,按照原价的十倍赔偿。”叶子衿笑眯眯地说,“杏儿姑娘,劳烦你将你家最锋利的刀拿出来,我有用。”

    杏儿糊里糊涂,有些转不过味来。不过,她看到叶子衿在给她偷偷使眼色,还是进了屋,给她提出了一把菜刀,“新买的,很锋利。”

    叶子衿掂量了一下,然后冲着窦转思龇牙一笑。

    “你以为有钱多串给你们当靠山,爷就怕了你们?”窦转思本来还没有想起叶子衿是谁了,当看到她提着菜刀的模样,一下子想起了她是谁。

    不过是个丫头片子,居然还想和他叫板?

    “不好意思,窦公子,县令大人家的外甥。我这个人没有别的本领,但狐假虎威却是学得十分精妙。”叶子衿笑眯眯地说,“要是你不怕钱多串,那你怕不怕费玉林,或者是六公子?”

    窦转思的脸色顿时变得难看起来。

    这些天,他那位当县令的舅舅已经警告过他好几次了,不许他惹是生非,特别是见到费玉林和那位六公子,更是要躲着走。要是惹怒了六公子,据说他们全家都不够陪葬的。但他看上了陶家村的杏儿姑娘,所以在家老实了几天后,终于忍不住找狐朋狗友给陶家设计了一个圈套。

    他想得挺美,只要让杏儿成了他的小妾,以后杏儿还不是什么都得听他的,事情自然也就不会闹大了。

    谁知半路杀出了一个程咬金出来。

    “别动坏心眼。”叶子衿龇牙一笑,“真心话,我和你是一路人,特别喜欢仗势欺人,特别喜欢狐假虎威。你瞧瞧,我和那么多贵人都认识,要是不利用他们一下,会不会显得我特别傻呢?”

    窦转思看她得瑟的模样,气得胸口痛,“行,今天我就给你一个面子,这儿的缸呀坛子什么的,我都不动。但杏儿姑娘我要了,你可别多事。”

    “实在不好意思,你要是抢村子里其他姑娘,我还真不会多事。你偏偏要动我的朋友,我当然不能答应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窦转思见她一而再再而三和自己对着干,而且一点儿面子也不给他留,满腹的火气直往脑门上窜。

    ------题外话------

    再传一个星期的量,目前加大力度存稿,因为身体原因,一月底或者二月初可能要住院。感谢大家的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