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73章 赖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子衿见他眼睛里露出杀机,她冷笑着又扭头问杏儿,“家里有大萝卜吗?”

    “有。”杏儿再一次进了厨房,出来后手里抓着一个大萝卜递给了叶子衿。

    “我和我哥来的时候,是坐着醉春楼的顺风车,忘记告诉你了,醉春楼和我们家有生意的来往。要是我和我哥出了什么事情,钱多串那个吃货肯定会为我报仇。当然窦公子也甭想杀人灭口。”说完,她拿起手里的刀挽了一个刀花,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开始雕刻起来。

    这一次,她雕刻的主体是个美人。

    “脑袋很重要,前脑的头盖骨最坚硬,因此一刀下去的时候,最好不要来这里。胸部也很重要,左侧是心,偏左偏下......”一边雕刻,她一边唠唠叨叨,眼神甚至都没有落在刀上,而是笑眯眯地看着窦转思。

    窦转思满头的冷汗都下来了,耳边全是叶子衿的声音,什么肝呀肺呀的,听起来就让人不寒而栗。几个小跟班的腿也开始哆嗦起来。

    “哥,你去将那个锄头拿来。”叶子衿忽然说,叶苏离正警惕地盯着窦转思了。听了她的话,立刻窜过去拿了墙角边上的锄头,“如果是打架什么的,攻击对方要在这儿......”

    叶子衿居然当场教叶苏离怎么打架,窦转思听得牙根都开始痛起来。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丫头不但心眼这么多,还特别坏。

    钱多串对吃的执着,镇上没有人不知道。那个胖货为了一口吃的,甚至连脸都不要。上一次在镇上,窦转思已经领教过胖子有多么维护这丫头了。

    纠结再纠结!是冒着得罪一堆人的危险将丫头抓起来,还是就此算了?真是两难的选择呀。

    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窦转思,将他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看他还在纠结,她干脆再给他加一把火,“呵呵,窦公子你还是做个决断吧,中午我还得赶回去给六公子做饭了。对了,杏儿姐,等会儿你得亲自将缸给我送过去呀,咱们两个一见如故,我到了你这儿来,你还没有到我家玩玩了,不行的话,在我那儿住两天。”

    “走。”窦转思听到她提到六公子,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板着脸冷冷地说,“小丫头,看在我们有过一面之交,今个就给你点儿面子,我可不是怕了你。”

    见好就收是叶子衿另外一个优点,“窦公子,看你说的。我就是一个乡下丫头,你能怕我啥呀?我知道你这个人仗义,行,你的好我记着了。”

    这句还像人话,窦转思终于带着狐朋狗友走了。

    “谢谢你,叶姑娘。”杏儿一把抱住了她嘤嘤地哭起来。

    “叶姑娘,你就是我们家的大恩人,这缸我们就收个成本价......”陶词激动地说。

    “别、别,谈好的价格,我们不会变。不过我刚才说得是真的,我姓叶不错,但另一个外号真叫小灾星。”叶子衿和他们开玩笑。

    “妹妹。”叶苏离恼了,他不愿意提到灾星两个字。

    “都是别人胡说罢了。什么灾星?叶妹妹救了我,对于我们陶家来说,她就是个福星。”山氏笑着说。

    “刚刚我说得是真的,今天最好让杏儿姑娘跟着我们走一趟。”叶子衿说,“就怕姓窦的居心不良,还不死心。我没有真本事,就是狐假虎威接着别人的名号吓唬了他一下,等会儿他要是反悔了就糟了。”

    “好,这就走。”陶词他们也没有心思吃饭了,直接开始收拾起缸来。

    陶家有现成的牛车,不过叶子衿要的缸太大了,一次只能装一个大缸。

    陶词和陶秋兄弟都是送惯了货,对装车有自己的心得,为了多装一些,他们在大缸中又套了小缸和罐子,四周则是用草塞着,防止滑动。

    兄弟两个不放心,一起过去,杏儿则拉着叶子衿的手亲密坐在一起。叶苏离为了避嫌,则和叶秋坐在前面挤挤了。

    “我家在村后面住。”进了叶家村,叶子衿笑着对杏儿解释。

    “后面那楼真漂亮。”杏儿笑着说,并不以为那小楼就是叶子衿家里的。

    当牛车真的停在了叶家大门前的时候,杏儿吃惊地睁圆了双眼,“这是你们家?”

    “对,不过陶大哥,牛车还得往后面赶,我打算将缸放在后面的作坊里。”叶子衿看着陶词兄弟两个说。

    “行,没问题。”陶词笑着答应了。

    “喂,小灾星,你跑哪儿去呢?”叶子衿这边正和陶家兄妹说着话了,胖胖的钱多串就从里面冲出来了。

    “你叫我妹妹什么?”叶子楣冲着钱多串瞪了一眼,用手里捶衣棍直接给了他一下,“你再敢叫她什么小灾星试试?”

    打得钱多串嗷嗷直叫!

    “我是灾星,你还往我家跑?不怕被我传染祸害呢?”叶子衿冷笑瞥了钱多串一眼问。

    钱多串立刻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暗暗叫苦。他的嘴怎么就那么贱。“是我的错,我嘴贱。你大人有大量,就别和我计较了。”钱多串陪着胖胖的笑容讨好叶子衿。“你要的人,我给你找来了。”

    “行,等会儿我过去看看。我得先将这些缸送到了后面作坊去。”好在叶子衿心情好,没有和他计较。

    钱多串立刻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别呀,这缸多沉。这哪里是你女孩子该干的,莫东、莫西,你们到后面搭把手,将缸抬下来。”

    “我就是不上手,也得过去看着,得告诉你们放在哪里。”叶子衿笑眯眯地看了他一眼。

    没生气啊,胖子觉得她心情不错,脸上的笑容更浓了几分。

    大家一起到了后面的作坊中,发现王师傅带着几个徒弟正在给作坊做门窗了。

    “就放在这一排。”叶子衿指着拐角指挥,边上得留出走道来,再来的大缸也得留走道,并排放就可以了。”

    原来这么简单,钱胖子对此嗤之以鼻。

    “小坛子就放在走廊下。”叶子衿对抱着小坛子的叶苏离说。

    叶苏离按照她所说,立刻将坛子放在了走廊的拐角处。

    陶词和陶秋至此也看出来了,看样子叶家的小姑娘在家里的地位不低呀。只是为什么外面会将小姑娘的名声传得那么差呢?

    “陶大哥,你们在这儿吃过便饭,吃完饭再回去。”叶子衿见天色不早,笑着发出邀请。

    “不不,我们回去吃。”说完,他们担心地看了一眼边上的杏儿一眼。

    “那行,我不留你们。不过杏儿姐姐我留下了呀。”叶子衿笑着说。

    陶氏兄弟对视一下,感激地谢过她,“那就麻烦叶姑娘了。”

    “麻烦什么?不过是顿便饭罢了。”叶子衿笑着说。

    大家顺着道,又来到前面。

    叶家门口多了两辆马车,车看起来还挺熟悉。

    钱多串心中顿时涌起了不妙的感觉。

    果然,费玉林和六公子听到动静,从院子里走了出来。

    “叶姑娘,你回来正好。”费玉林笑着上前一步拱手说。“里面坐,累坏了吧?”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想干什么?”叶子衿立刻往后退了一步警惕地看着他问。

    “哎哟,天地良心,我作为朋友只是过来问候一声,你怎么能这样说人家呢?”说完,他摆出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看着叶子衿。

    “最好,现在不说,以后、将来,千万不要乱说。”叶子衿冷笑着说。

    “听说叶姑娘想学字?”费玉林没有开口,六公子先开口了。

    “嗯。”这一点儿叶子衿也没有隐瞒的意思。

    “真巧,我想为叶姑娘推荐一位老师。”费玉林脸上的笑容更多了。

    六公子淡淡地瞥了他一眼。

    费玉林立刻补充,“当然叶姑娘无需拜师,也不用姑娘出月银,每日只要提供三餐即可。”

    “不要。”叶子衿干脆利索。

    “为什么?”费玉林失声叫起来,“我还没有说这位老师是谁,姑娘为什么要拒绝了?”

    “连月银都不要,说明此人极其无用,那么我为什么要将这样的人招进来?”叶子衿反问。

    “不是,此人满腹经纶、学富五车,他没有去科考,如若科考,必定是独占鳌头。”费玉林还在喋喋不休。

    “那就更不能要了。”叶子衿打断他的话。

    “又是为什么?”费玉林傻眼了。

    钱多串呵呵一笑,在一旁得意地解释,“如果那个人有你说得那么好,他能甘心到乡下来做一个名不经传的小姑娘老师?你别逗我了,要是真的那样,那个人脑子肯定有病。”

    最后一个字音刚落,六公子身边的人忽然抽出了兵器。

    “要打架出去打。”叶子衿瞥了他们一眼说,杏儿、叶子楣等人都紧张地站在一旁。

    “你们还讲不讲理,我又没说你们有病。故意找茬想打架是不是?行,咱到空地上打,谁怕谁?”钱胖子火了。

    “打架的人没饭吃。”叶子衿淡淡地发话。

    钱胖子愤怒的胖脸立刻换上笑容,“呵呵,谁打架呀。只有地痞流氓才会动不动打打杀杀,我可是老实人,从来不会动手打架。”

    说着,他屁颠颠地站在了叶子衿身边,顺便狠狠瞪了六公子身边的人一眼。

    “下去。”六公子发话。

    几个侍卫闻言低着头站到了外面。

    “你们说的那个有病的人,就是我。”六公子淡淡地解释。

    啊?这年头还有人主动说自己有病?大家看着六公子的眼神中带着各种情绪。

    “六公子的胃口不好,一般的食物难以入口。叶姑娘的厨艺好,所以我们想过来打扰一些日子。”费玉林笑着解释。

    “你说的叨扰一些日子,具体打算待多久?你的意思是让我每日三餐伺候他?”叶子衿冷笑着问。

    “希望姑娘......”费玉林想和她讲道理。

    钱多串立刻睁大眼睛竖起耳朵等着叶子衿的答案,一日三餐呀,多美的事,他也想要。

    “美得你。”叶子衿冷笑不已。

    “此话怎么讲?”费玉林急着问。

    “你还真当老娘是厨娘了。告诉你多少次了,老娘不是厨娘,做饭要看心情。比如......”

    “比如什么?”费玉林追问,钱胖子的心顿时吊起来,他的心涌过不妙的感觉。

    “比如现在老娘的心情就不算好,今天不下厨。”叶子衿一激动,完全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新认识的朋友杏儿了。

    “子衿,谁让你说粗话?”马氏从厨房里出来,一下逮着了她在爆粗。

    “娘,你甭管,我心情不好。”叶子衿发怒。

    “子衿姑娘,犯错的是他们,我很听话的。”钱多串陪着笑脸努力树立自己美好形象。

    “子衿,还有客人在了。”叶苏离轻声提醒她。

    叶子衿这才发现杏儿在和自己并肩站着了。

    “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叶子衿撩起自己的头发不好意思的开口,“算了,看在杏儿的面上,我中午给你做几道菜。”

    “叶姑娘......”胖子讨好地过去。

    “算了,带你上一个,不过,胖子,吃完饭,你得帮我做件事。”轮到叶子衿看着他笑。

    “行,好说,咱们谁跟谁呀。”胖子满口答应。

    “随姑娘什么时候下厨。哪怕一个月一次。”六公子忽然开口,“或者是折算成银子也可以。”

    叶子衿闻言立刻扭头看着他。

    “我会在叶家村盖一处院子,就在姑娘这儿的不远处。”六公子淡淡地发话。

    卧槽!钱胖子听了,激动得脸蛋都红了。他怎么没有想到这么好的主意呢?

    不行,他也得在这儿盖一处院子,这样每一日过来蹭饭也方便很多。他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好!

    “成交。”叶子衿想了想,答应了。

    “将食材搬进来。”费玉林一招手,外面小厮立刻将食材搬了进来。

    “哼,不要脸。”钱多串只带了自己想吃的食材过来,和费家这边一比,就差远了很多,他立刻不高兴了。

    叶子衿倒是很高兴,这些家伙也不是一无是处呀。

    最起码,他们过来,叶家好久都不用买米买面买食材了。

    “中午八个菜。”叶子衿发话。

    “子衿,这位姑娘是?”马氏见他们说定了,这才拉着叶子衿问。

    “这位是我新交的朋友,叫陶杏儿,是送缸大哥的妹妹,她被我留下来做客。”叶子衿说,“杏儿姐姐,你随意坐,我去做饭了。”

    叶子楣一直在给她打下手,而且叶子楣的手艺也很不错,在厨艺上也颇有天赋。叶子衿有心培养她。

    “来,跟婶子到屋中坐。”马氏过去笑着拉着杏儿的手。

    家里的名声不好,一直都没有多少姑娘愿意上门来,村子里倒是有几家交好,但叶家村都是一个姓,她也不能给儿子找来当媳妇呀。

    因此,她见到杏儿心里的欢喜可想而知了。

    杏儿也大方,笑着和马氏进屋去了。新房子很亮堂,只是还没有上好门窗,杏儿见马氏对她十分客气,连忙说,“婶子,你甭客气,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没啥事。一切都有子楣和子衿了。”马氏连连说,杏儿长得特别漂亮,她是越看越喜欢。于是,马氏忍不住开始打听起杏儿家里的情况。

    别看叶子衿在住在村子后面,但她家里发生的芝麻点事情,老宅子那边都十分清楚。

    这不,钱多串和费玉林前后刚到叶家不久,老宅子那边就得到了消息,接着叶子衿和叶苏离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姑娘,也传到了他们的耳朵里。

    “不行,等会儿我将你送过去。”陈氏最近心里有些不安,钱夫人和老夫人上一次对她倒是客气,但钱多串对叶兰泽明显没有多在意。

    老二家有叶子衿和叶子楣,姐妹两个都比钱多串的年纪小,双方的年纪相仿,如果长期接触的话,难保钱多串不会变心。

    “祖母。”叶兰泽脸色一红,“我不去,别人要怎么看?”

    “你是福星,都怨祖母没有本事,没有挣下一片家产能为撑腰。”陈氏一脸愧疚地拉着叶兰泽的手说,“钱家是整个平安镇最富裕的大户人家,钱家长辈也算是仁善人家,祖母瞧那钱胖子也不是不着调的男人,他又是钱家三代单传,以后你嫁过去,不会受气。所以这门亲咱们不能丢,这些日子,你先趁机和钱公子多接触相处,过几日祖母托媒人去钱家说道说道,趁早给你们定下来。”

    “祖母。”叶兰泽的脸更红了。

    “走,祖母带你过去。”陈氏不由分说拉起她。

    叶兰泽一向听陈氏的话,也就半推半就跟着她出去了。

    她们那边出去,三房屋子里也炸了锅。

    “娘,我到二伯家去看看。二婶的绣技好,我让她指点我一二。”叶禾衣笑着说。

    “姐,我也去。”叶冰清站起来嚷嚷。

    “妹妹。”叶禾衣皱起了眉头。

    “姐姐能去,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叶冰清很生气,上一次她没能坐到主席上,她已经受了委屈,这一次说什么,她也得跟着过去。

    “带上她吧,姐妹两个一起过去,相互也能照应。”秦氏发话。

    叶禾衣并不想带叶冰清,觉得她性子冲动,很容易坏事。不过她也知道叶冰清十分任性,只怕这一次不带她过去,她肯定会闹起来,“你过去也行,不过一切都得听我的。”

    叶冰清见她答应带自己过去,脸色这才“阴转晴”,“好,我都听姐姐的。”

    于是,姐妹两个,将家里的绣品用小花篮收拾装好了。

    陈氏先到二房新房处,她拉着叶兰泽敲响了大门。

    开门的是叶苏凉,他一见陈氏拉着叶兰泽上门来,顿时吃了一惊,“祖母?”

    “怎么,我就不能来?”陈氏的脸阴沉下来。

    叶良禄听到声音,从院子里出来,陪着笑脸说话,“娘,孩子不懂事。你到屋子里坐。”

    马氏也听到了声音,立刻拉着杏儿出来。

    陈氏的目光落在了杏儿身上。

    杏儿吃了一惊,她感受到陈氏目光中的不善和对她的不喜,这个人是谁?她又没有得罪这位老太太。

    “娘。”马氏弱弱地打了一声招呼,对于陈氏的到来,她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不是说分家了,两边以后不用来往太亲密了吧?为什么,陈氏没事就过来,而且要求那么多。这一次不知道她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对于叶兰泽这位侄女,说实在话,马氏更谈不上有多喜欢。自家女儿子衿就是因为叶兰泽的存在,才会落下灾星的称号,才会受了这么多年的委屈。

    她不是圣人,心里不会对叶兰泽没有半点儿的厌恨。

    “我和你爹要出门,兰泽一个人在家,我们不放心。我将她交给你们,你好好待她,别让她受半点儿委屈。”陈氏理所当然地下了命令。

    “娘。”叶良禄听了,刚要答应,虽然他也不是十分喜欢兰泽,但叶兰泽是他的亲侄女,过来也是一顿饭的事情,他倒不是很在乎。

    马氏却激动起来,老人的心都偏的没边了。听听这叫什么话?他们出门,就将叶兰泽送到二房来,二房欠叶兰泽的吗?叶兰泽又不是没有亲父亲母,人送来倒也罢了,什么叫不要让兰泽受半点儿委屈。

    但她是儿媳妇,又不好忤逆老人,再说家里还有客人在了,让她怎么发火?一时之间,马氏气得脸色涨红。

    叶兰泽低着头红着脸,悄悄地拉了拉陈氏的衣摆,不让她继续说话。

    “大伯大伯母出事呢?”就在马氏气得半死的时候,叶子衿提着菜刀出来问。

    陈氏听了差点儿背过去,她严厉地盯着叶良禄呵斥,“你是怎么管教她的,怎么这么恶毒,一张口就是咒自己亲伯伯、亲伯母,今天你要是不好好管教她,我可不依。”

    “不依想怎么样?在地上打滚,还是想打我爹?”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看着陈氏问,“是你自己误导我,还想将责任往我身上推?”

    “我啥时误导你呢?”陈氏气得胸口痛,她用手捂着胸口气得说不出话来。

    “大伯大伯母没出事,她有亲爹亲娘,凭什么送到我家?什么叫不让她受半点儿委屈,既然祖母怕我们给她委屈受,你还送来干什么?”叶子衿皮笑肉不笑看着陈氏问,“你也甭怨我爹没有将我教好,我不是叶兰泽,用不着学那些大家闺秀的礼节玩意,所以我就这样。”

    “你......你......”陈氏指着她说不出话。

    “祖母,我们回去吧?”叶兰泽到底是女孩子,被叶子衿指着教训,脸顿时红了。

    “叶兰泽,我问你,你是不是喜欢我做的菜,才过来的?”叶子衿问,她心里打着小九九,行,叶兰泽不是喜欢死胖子,死胖子正好也喜欢叶兰泽,那行,她就当一回好人,让这两个有情人成为眷属,省得死胖子天天往家里跑,坏了她和叶子楣的清白。

    “我......我......”叶兰泽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

    “我什么呀?啰嗦,一点儿当担也没有。”叶子衿冷笑,“留下来也行,我告诉你,在我家,别想吃白食。要是觉得委屈,滚回去。”叶子衿冷笑着说。

    陈氏见她当面就欺负叶兰泽,扬起手就想给她一巴掌。

    “你未来的孙女婿还在屋子里,你确定要下手?”叶子衿冷笑看着她,“我可不是我姐,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叶子衿将手里的刀耍了一个花,恰巧在这个时候,钱多串和六公子等人一起出来了。

    陈氏立刻将手放下,然后轻轻地拍拍叶子衿,笑眯眯地说,“你这孩子性子就是冲,说你一两句火就起来了。好了,我回去了。”

    叶兰泽不知道是否该留下来,她紧张地瞥了钱多串一眼。

    陈氏立刻接着说,“好了,留在你二婶身边,他们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那不好说。”叶子衿皮笑肉不笑看着叶兰泽,“你年纪轻轻,围着我娘转干什么?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娘是你娘了,走,帮我洗菜去。”

    说完,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拉着叶兰泽的胖手就往厨房方向拖。

    陈氏的眼珠子差点儿瞪得鼓起来。叶兰泽是她的心肝宝贝,从叶兰泽出生开始,就被她养在身边,所以家里的粗活,叶兰泽是半点儿没沾,叶子衿居然敢让兰泽去干粗活?

    不过碍于钱多串和费玉林都在,陈氏也不好当场向叶子衿发火。

    “娘,等会儿我会对子衿好好说。”叶良禄苦笑着对陈氏说。

    “那好,我回去了。晚上的时候,我再过来接兰泽。”陈氏压住火气回答,她又笑着将钱多串打量了一番,眼中全是满意。好,钱多串这个孙女婿好呀,胖胖的身体一看就有福,和兰泽是天生的一对呀。“钱公子,我们兰泽就拜托给你了。”

    马氏冷笑不语,这下,她连钱多串都看不顺眼了。都是该死的胖子招惹的祸端,钱多串的形象在马氏心目中直线下降。

    钱多串在费玉林和六公子若有所思的目光下,面红耳赤,他惊得都不敢看马氏的眼睛,更心虚得担心叶子衿在厨房听到将他赶出去。

    “老太太,我是叶家的客人,还不如你孙女和这边亲了。”抛个一干二净。

    陈氏听了,又冷冷地瞪了马氏一眼,然后叮嘱了叶良禄几句才离开了院子。

    “杏儿姑娘,我们到屋子里去坐。”马氏不想看到钱多串,又不能将他真的赶出了叶家,干脆来了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让几位公子见笑了。”叶良禄拱手道歉。

    “无碍,叶大叔忙自个去,我们在院子里随意走走。”费玉林笑着回答。

    “那失陪了。”叶良禄并不喜欢和费玉林他们在一起,六公子浑身都带着煞气,和他在一起,压力很大呀。

    “哟,胖子,艳福不浅呀。”等院子里没有别人,费玉林开始打趣起钱多串,“美人听你过来,都找上门来了。她就是那位传说中的福星?”

    “你别乱来呀。”钱多串发窘,瞪了他一眼。他不是在维护叶兰泽,而是怕费玉林胡说八道,惹怒了叶子衿,从而让那个女魔头将他赶出叶家去。

    费玉林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哟,胖子,没看出来,原来你还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了。”

    “谁怜香惜玉了,你再胡说八道,我和你没完。”胖子怒了。

    那副气急败坏的模样惹得费玉林又是一阵大笑,钱多串差点儿没有被他给气疯了。

    “二婶?”就在此时,门忽然开了,随即进来了两位少女。

    叶禾衣和叶冰清一进门就看到院子里站着三位贵公子,心里顿时乐开花。不过叶禾衣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欣喜的神色,她拉着叶冰清矜持地过去给费玉林行了礼算是打了招呼,“叶禾衣和妹妹见过三位公子。”

    “你认识我们?”钱多串吃惊的问。

    “二伯家上梁的时候,小女曾经有幸见过三位公子。”她故作温雅的模样回答。

    “哦。”钱多串听了以后顿时失去了兴趣。上梁那天,桌子上都是美食,他才不会注意什么路人甲路人乙了。

    “费公子,二伯母在吗?”为了能和费玉林搭上话,叶禾衣直接对准了他。

    钱多串就算是再没心没肺,他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钱家的姨娘本来也多,叶禾衣一开始进来,他还真没有多注意,但叶禾衣一下找准了费玉林,他立刻察觉到了对方的目的。

    这下轮到他满脸猥琐地盯着费玉林看,六公子也饶有兴趣地看了费玉林一眼。

    费玉林简直有些咬牙切齿了,简直是天上掉石头,他是倒霉透顶了。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傻蛋,盯着他看干什么?

    “叶大婶在厢房内。”费玉林淡淡地回答过后,再也不用正眼看叶禾衣。

    叶禾衣心里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维持了脸上的笑容,“多谢费公子,我这就过去找二婶。”

    说完,她拉着身边的叶冰清,就准备走。

    可是叶冰清却一动也不动。

    叶禾衣扭头一看,顿时气得满脸通红。

    只见身边的叶冰清正痴痴地看着六公子,她的眼睛几乎一眨不眨。而对面的六公子,眼神中已经开始带着杀气。

    叶禾衣一惊,她偷偷狠狠地拧了一下叶冰清,然后屈膝给六公子道歉,“小妹年纪小,又是在乡下长大,没有见过世面,冒犯了公子,请公子不要见怪。”

    她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分,在屋子里的叶良禄和马氏都听到了。

    夫妻两个不约而同地从两边的厢房出来了,马氏一见三房的两个女儿也过来了,心里顿时觉得更加堵得慌。

    “你们怎么过来呢?”马氏淡淡地问,一点儿精神都没有。

    “今个过来,我们是想向二婶讨教一些绣叶子的技巧。”叶禾衣微笑着柔柔地回答,“接了绣活,兰花的叶子怎么绣也绣得不如二婶绣得传神了。”

    马氏闻言,瞥了她一眼,依旧淡淡地说,“这些天家里事多,好久都没有碰绣品了,哪里有你说得那么好?”

    “二婶的兰花绣得连蕙娘都说好了。”叶禾衣给她戴上了一顶高帽子。

    提到蕙娘,马氏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你们随我来。”

    “婶子,我去找子衿,看有没有帮上忙的。”杏儿知趣地主动提出。

    “去吧。”马氏也不愿意让杏儿和三房的女儿亲近起来。

    于是杏儿顺着走廊去了边上的小厨房。

    “有没有用呀?连个菜叶子都洗不干净。”杏儿过去的时候,看到叶子衿正在“欺负”叶兰泽。

    叶兰泽可怜兮兮,一堆青菜被她洗得乱七八糟。或许是被叶子衿欺负狠了,她恶狠狠地甩了手上的青菜,然后站起来指着叶子衿发火,“你就欺负我,等我回去后......”

    “等你回去后告状是不是?”叶子衿冷笑,“你去呀,有本事现在就去。”

    叶兰泽被她气得直跺脚,转身就要走。

    “钱多串那死胖子就在院子里了,你去呀?”叶子衿乐呵呵地说,“连个菜都洗不干净,你是猪呀?我告诉你,你别以为我在欺负你,你要是这副蠢样,别想勾搭到死胖子。”

    “什么勾搭?你再胡说八道......”叶兰泽又羞又怒。

    “我错了,是吸引。是吸引总没错了吧?”叶子衿笑眯眯地继续说,“死胖子喜欢吃,你什么都不会,你确定他能稀罕你?”

    “你别叫他死胖子。”叶兰泽的脸色一红,小声纠正她。

    叶子衿一愣,随即又笑眯眯地说,“哟,这就护上呢?告诉你,我还就喜欢叫他死胖子,你知道我为什么欺负他,他也不生气吗?”

    “为什么?”叶兰泽疑惑地看着她问。

    “因为我厨艺好呀。死胖子喜欢吃,只要他喜欢我做得菜,他就得看我的脸色。”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所以你要想成亲以后,牢牢地将他抓在手心,让他听你的话,你就得用心地锻炼厨艺。而想做一名好厨子,首先就得学会洗菜。话我是说到这儿了,你听不听就是你的了。”

    说完,叶子衿兴高采烈进屋去了。

    叶兰泽站在水盆边发了一阵呆,然后咬着嘴唇又坐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