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74章 一切向好的发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姑娘到底有多缺心眼呀!杏儿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她总算明白叶子衿为什么喜欢“欺负”福星了。

    杏儿从拐角边走出,路过叶兰泽身边的时候,微笑着和她打了一个招呼。

    叶兰泽却赌气一般,噘着嘴巴理也不理她。

    杏儿也不在意,转身进厨房去找叶子衿,“子衿,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

    “不用,我和我姐就够了。你要是觉得无趣,就坐在边上和我们说话。”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虽然说是小厨房,但实际上厨房并不算小,最起码,比起村子里其他人家的厨房,不知道大多少了。

    杏儿是第一次过来,她也不和叶子衿争,真的在边上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桌子上已经摆了好几道冷菜,那冷菜加上花边,简直就是一幅幅精致的画,看得杏儿眼睛都直了。

    “子衿,这些都是你做的?”她惊讶地指着冷菜问。

    叶子衿笑着点点头,“等会儿让你尝尝我的手艺。”

    一边说着,她一边将锅里的炒菜装盘。

    “我娘是不是很唠叨,将你吓跑了吧?”叶子楣对她挤挤眼问。

    杏儿噗嗤笑出了声,她觉得叶家挺有趣,人都很好,虽然她是第一次过来,而且还是被迫过来逃难,但她一点儿没有感觉到拘束。“婶子一点儿也不唠叨,她说了你们很多事情,我觉得挺有趣。不过,你们叔叔家的两个姑娘也过来了。”

    她漫不经心地传达出了信息。

    “来了一个吃白食的不算,这下还又一次来了两个?老宅子那边可真不要脸。”叶子楣气呼呼地说,“当初我们落魄的时候,她们可着劲地欺负我们。现在看我们的日子好过,这就舔着脸都上门来了,我都不知道她们的脸皮咋那么厚。”

    “呵呵,好戏还在后面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姐,你也甭生气。为了咱两清白的名声,就让她们过来折腾几天好了。不过她们要是聪明的话,最好不要对我们家起什么邪念,否则的话,我让她们的姓倒着写。”

    “什么倒着写?你傻了。叶,就算是倒着写,还不是那样。”叶子楣跟着叶子衿学字,还是挺有收获的,最起码,一些简单的字,她已经认识了不少,而且自己的姓名也能写全了。

    杏儿实在忍不住,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叶子衿也忍不住笑起来,“我是说将口和十换过来写。”

    大家立刻笑成了一团,外面正在洗菜的叶兰泽听到厨房内传来的笑声,觉得委屈极了,眼眶中的泪水差点儿掉下来。

    不过,接着她又想起来叶子衿说的话,于是她低着头又噘着嘴慢慢地一根一根地将水里的小青菜捞起来洗干净放进了筐里。

    “闻到了香味都想吃。”杏儿夸张地嗅着鼻子说。

    “我开始的时候也这样,后来慢慢地也就习惯了。”叶子楣笑眯眯地回答。

    “来,尝尝。”叶子衿用筷子夹了一块东坡肉给她。

    杏儿的脸蛋一下红了,她摇着手拒绝,“我就是说说,又不是真的要吃。”

    “得了,刚刚还看你大大方方,这会儿又扭捏上了。”叶子楣调侃她,“让你吃就赶紧吃,下一个就轮到我了。今天来了这么多不请自来的家伙,你现在不偷偷来几块,估计等会儿就轮不到你吃的了。”

    “那我不客气了哈。”杏儿张开嘴将东坡肉咬进嘴里。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真的太美味了。

    “我也来一块。”叶子楣不客气地说,她又扭头对杏儿解释,“她也不是天天下厨,只有遇她心情好的时候,才能吃到她做的菜了。”

    “子衿,你自己不尝尝?”杏儿咽下后,笑着问她。

    “做得又不正宗,缺少太多的调料,有什么好吃的。”叶子衿完全没兴趣。

    “你千万别和她说话,只要提到吃的,她总是能噎死人。”叶子楣见怪不怪地对杏儿解释。

    “等秋天过后,我保证让你们吃到正宗的东坡肉。”叶子衿冷哼一声,“那时候你们就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美味。”

    说完,她出去拿菜。

    “我说大小姐,这就是你洗得菜?”片刻,外面传来了她提高的嗓门。

    “我洗得已经很干净了。”叶兰泽委屈的回答。

    “走,出去看看。”厨房内,叶子楣和杏儿对视一眼,然后站起来到外面看个究竟。

    “洗得的确干净,但你数数刚刚洗了多少根菜叶?大小姐,我这边还等着下锅了。就你洗的数量,还不够死胖子两口下肚了。”

    “那我再继续洗。”叶兰泽听她提到钱多串,连忙又坐下来开始卖力地清洗。

    叶子衿看着她拿着菜叶,一根一根地清洗,眼睛一下圆了。

    “她哪里做过粗活?”叶子楣摇着头鄙夷地说,“让那边惯得都没影了,总以为谁都应该围着她转。”

    杏儿听出她语气里抱怨之气,笑着走出去对叶子衿说,“你先做下一道菜,我也闲着无事,过去帮着她一起洗,保证不耽搁你用。”

    “你是客人,哪有让客人帮着做事的?”叶子楣不好意思地说。

    “没关系,又不是什么重话,你们忙让我闲着,我会浑身不自在了。”说完,她卷起袖子,蹲下来开始清洗。

    叶子衿则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拉着叶子楣进了厨房。

    “让客人干活,不太好吧?娘要是见到了,又得埋怨我们。”叶子楣叹口气说。

    “让那位大小姐见识一下别人是怎么干活也好。”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你这样洗,会不会洗不干净?”外面,叶兰泽看杏儿大刀阔斧干起来,忍不住说话了。

    “等会儿叶姑娘可以检查。”杏儿笑着回答。

    过了一会儿,杏儿将一切洗干净以后,然后将菜端进了厨房。

    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瞥了叶兰泽一眼,叶兰泽脸蛋一红,低着头两只手勾在一起不知所措。

    “娘,吃饭了。”到吃饭的时候,叶子衿故意大声只叫了马氏一人。

    “哎哟,瞧我们,忙得都忘记了时辰,我们这就回去,不耽搁二婶吃饭。”叶禾衣乖巧地站起来道歉。

    回什么家呀?叶冰清心里不乐意。不过她答应过叶禾衣,过来一切都听叶禾衣的,所以她也跟着站起来附和着说,“二婶,我们回去了。”

    马氏哪能真的让她们离开,虽然她对两个丫头不喜,但如果在饭点的时候将人赶出去,村里人还不得指着她的脊梁骨骂?再说了,家中还有客人,这个点让三房两个丫头走,客人会怎么看她?

    “别走了,在这儿吃顿便饭吧,兰泽也在了。”马氏淡淡地说,语气不算热络。

    叶禾衣很清楚马氏并不喜欢她,但留下来本来就是她今天的目的。马氏的挽留,她立刻半推半就答应了,“那就麻烦二婶了。”

    “多谢二婶。”叶冰清也笑着向她道谢。

    “家里还有贵客,等会儿你们出去,别冲撞了客人。”马氏迟疑一下,又叮嘱他们。

    “是,二婶。”叶禾衣和叶冰清都答应得十分爽快。

    三个人到了外面,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哟,今天是什么好日子,不但大福星过来了,连你们也过来呢?”

    叶禾衣温温柔柔地解释,“我和冰清兰花总是绣不好,特意过来请二婶指点一番。”

    “娘,我都怀疑不是你亲闺女。”叶子衿忽然对马氏嚷嚷。

    “你这死丫头,不是我生的,难道你是从石头缝里爬出来的?”马氏被她气得半死。

    “你看看,你兰花绣得那么好,我却连针都不会拿了。姐姐现在也几乎被我带歪了,唉,你还是另收徒弟吧。”叶子衿似笑非笑瞥了叶禾衣姐妹一眼,“这不,现成的徒弟都找上门来了。”

    “你还好意思说,明日就跟我学绣花。”马氏见家里有这么多外人在,叶子衿就大大咧咧地爆出她自己的短处,气得真想上前堵上她的嘴。

    “你还是饶了我吧,要是真的逼着我绣花,你还不如直接砍断我的手好了。”叶子衿拒绝她的提议。

    杏儿忍不住笑出了声,马氏的脸更觉得烧得慌,“你还有理呢?看以后谁给你缝衣服?”

    “娘是逼着我找个裁缝嫁了是不是?”叶子衿呵呵一笑,“那也得别人不怕我灾星的名声呀。”

    “你,你真是气死我了。”马氏被她气得说不出话来。

    “婶子,子衿妹妹的厨艺这么好,以后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求娶了。照着我说,她人长得漂亮,又有手艺,至于名声什么的,那都是虚的,只有没有脑子的人家才会在乎。婶子大可不必为她焦急。”杏儿过去笑着劝说。

    “她呀,都快及笄了,一张嘴就嫁人什么的,害不害臊?”马氏被杏儿劝说几句,心里终于好受很多。家里四个孩子,她对子衿愧疚太多,随着叶子衿的岁数增长,她对叶子衿的担忧也越来越多,甚至现在都成了她的心病了。

    “行了,娘,我不嫁人,你放心好了。被人看不上我,我还看不上他了。”叶子衿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上菜了,再不上菜的话,菜要凉了。”说完,她不耐烦地进厨房去端菜。

    今天叶家人多,得分两桌坐。

    “钱多串,你将她领过去坐。”叶子衿指着叶兰泽对钱多串说。

    钱多串脸色一下变得涨红,“为……”

    “告诉你,别问我为什么。老太太走的时候说得很清楚,让你照看她,不许让她受半点儿委屈。你要是不将她照看好,挨骂的肯定是我,知道不?”叶子衿开始分人了。

    “我就坐这屋。”叶兰泽差点儿急哭了。就算她再天真,但男女有别她还是知道的。

    叶良禄也不赞同她的安排,刚要反对,叶子衿接着又说了,“你也甭怕什么男女有别,乡下不讲究那么多,我爹也在那一桌了,别人不会说什么。”

    “啊?”叶良禄没想到战火直接烧到了他头上。

    “老太太也叮嘱你了,让你照顾好你大侄女,不能让她受半点儿委屈。”叶子衿的理由还挺充分。“还有你们两个,也过去坐。”

    最后,她指着叶冰清和叶禾衣。

    “我们……”

    “你们是老宅里来的,不就是过来当监工的,你们不过去,谁过去?”叶子衿直接将人分配结束,“娘、杏儿姐,我们进屋去吃饭了。”

    叶苏凉和叶苏离同时给了叶良禄一个同情的目光后,直接进了厢房。

    六公子的脸色难看,费玉林的脸色难看,钱多串的脸色最难看,最尴尬的要数叶良禄。看到家人全都进厢房去了,他连忙招呼大家,“三位公子里面请。”

    “不用了,我在厢房用餐。”六公子淡淡地说,然后转身就往厢房走去。

    “等等……”费玉林想跟着他一起过去,六公子扭头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费玉林脚上立刻像生了钉子一般,牢牢地站着不动了。

    好了,剩下的人好尴尬呀,叶良禄陪着笑脸招呼费玉林和钱多串。

    “你怎么过来呢?”叶子衿吃惊地瞪着六公子问。

    “我在这儿吃。”六公子说完,不客气地在她身边坐下了。

    这人怎么这样?叶子衿满口饭,鼓着眼睛狠狠地瞪着他。

    叶苏离站起身,默默地到厨房给他盛了一碗饭,拿了一双筷子过来递给他。

    六公子沉默不语,接过碗淡淡说了一声谢,然后慢慢地吃起来。

    这是什么人呀!叶子衿很生气,她好不容易将那几个讨厌鬼给打发了,甚至还牺牲了自家老爹,为的就是能吃一顿舒心的饭,为什么这人还要自作主张过来?不知道那边有美人就是冲着他过来的吗?

    她吃一口饭,就瞪一眼六公子,敌意毫不掩饰。

    “虽然说秀色可餐,但叶姑娘也不必这么卖力盯着我看。”六公子淡淡地说,看都不看她一眼。

    众人……。

    “杏儿姐,多吃一些。”叶子衿才是真正的挑食者,她自觉做的饭菜不完美,达不到心目中的水准,因此,她宁愿吃白米饭。所以她吃的很快,不过她也没有离开桌子,不住忙着为大家夹菜。

    她知道六公子有洁癖,因此她故意夹了一块东坡肉放在六公子的碗中,“六公子,吃菜呀。”

    “子衿!”马氏低声警告叶子衿。

    六公子面不改色将碗中的肉吃完,然后又伸出碗递到了叶子衿面前。

    你妈!叶子衿在心里将六公子的祖宗八代悄悄地问候了一边。

    桌子上死一般地寂静,所有的目光都定在了六公子和叶子衿身上。

    “对不起,我吃饱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将饭碗往里一推,“大家慢慢吃哟。”

    直接走人。

    她走了以后,六公子也变得正常许多,每一样菜他都会吃,但吃得很少,他是第二个放下饭碗的人。

    “吃个饭都这么压抑,还让不让人活了。”叶苏凉嘀嘀咕咕。

    “没有他们送食材过来,你能吃得这么好?”马氏瞪了儿子一眼。

    叶苏凉一想,也对,于是他彻底安静下来了了。

    正屋的饭桌上,大家吃得更加压抑,连吃货钱多串都吃得生不如死。明明是美味的饭食,可边上坐的人不得劲,让他愣是将满腔的食欲减少了一半。

    “钱公子,你吃呀。”叶兰泽鼓起勇气,终于和钱多串说了一句话。

    “嗯嗯。”钱多串根本不看她,继续低着头猛吃。

    叶良禄见状,无奈地叹口气,小辈的事情,他不想掺和,也不能掺和,他还是老实地吃饭吧。

    相比之下,叶禾衣则要中规中矩多了,她一直低着头安安静静地吃饭,没有主动开口说一句话,摆明了就是陪着叶兰泽过来的。

    叶冰清则显得有些魂不守舍,她喜欢的是六公子,六公子为什么不愿意在正屋吃饭呢?

    好不容易吃完了一顿饭,叶子楣和马氏、杏儿一起将饭桌收拾干净了。

    至于叶子衿,用她的话来说,收拾饭桌的事情不归她管。

    下午的时候,村后有人送来了不少的青砖,这些人将青砖直接送到了离叶子衿家五百米处。费玉林和六公子见了,立刻过去了。

    钱多串一见,顿时急了,他立刻心急火燎地吩咐小厮,“套车,爷要回去。”

    “钱公子。”叶兰泽迟疑一下,还是决定告诉钱多串,她会用心学习下厨。但钱多串根本不想听她唠叨,慌里慌张往外去了。

    叶兰泽见他不愿意搭理自己,又觉得委屈得要死。

    “胖子。”叶子衿见胖子要离开,立刻想起了正事。

    钱多串窜出去的身影立刻来了一个急刹车,然后转身小跑着到了叶子衿面前,带着讨好的神色看着她,“叶姑娘,有什么事,尽管说。”

    “胖子,杏儿姐是我朋友,窦转思想欺负她,这事你得管管。”叶子衿笑眯眯地说,“两只叫花鸡。”

    “没问题,晚上,我就去找他唠唠。”钱多串答应得十分爽快。“这事包在我的身上了。”

    “第二件事,钱老爷答应过我,愿意赊账给我。我现在要五万斤豆子,过两天,你能不能让人送来?”

    生意上的事情,钱多串一个人做不了主,他没敢直接答应叶子衿。

    “你给我找来牛奶,我给你做点心,保证你没有吃过的点心。”叶子衿用美食诱惑他。

    这个值得考虑,钱多串想了想,狠心答应她,“行,不过运费得算你的。”

    “没问题。”叶子衿答应得也很爽快,该死的胖子果然是商家出身,连运费都和她计较,没看到她穷得都掉渣吗?

    两个人商量好了以后,钱多串就火烧屁股跑走了。

    叶子衿和钱多串说话是背着大家商议的,叶兰泽见他们两个说得火热,钱多串却连一句话都不愿意和她说,心里顿时难受得要死,也委屈得要死。

    “别用眼泪吓唬我。”叶子衿走回来,看到她哀怨的表情,嘴角不禁踌躇了一下,“我和他不是你想得那么复杂,钱老爷和我有一笔生意往来,只是让死胖子回去带个话而已。”

    解释完后,叶子衿直接拉着杏儿和叶子衿的手说,“我们到后面的作坊去看看。”

    “子衿,你盖作坊干啥?”叶兰泽纳闷地问。

    这个问题也是叶禾衣和叶冰清所好奇的事情,听到叶兰泽傻乎乎地问出来,她们姐妹两个立刻竖起了耳朵正大光明地偷听。

    “想知道呀?”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叶兰泽用力点点头。

    “我不想告诉你。”叶子衿凑近了她耳边轻声说,然后笑眯眯地走出了大门。

    叶兰泽被她摆了一道,气得不住跺脚。“二婶。”

    “作坊是子衿要盖的,我也不知道她想干啥。”马氏淡淡地回答。

    钱多串走了,叶兰泽也不想留下来,“二婶,我们回去了。”

    她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意思也是让叶禾衣姐妹和她一起走。马氏巴不得她们走了才好,点点头,也没有挽留,直接将她们送到了门口。

    “王师傅,这边的门窗什么时候才能好呀?”叶子衿问。

    “后天差不多就好了。”王师傅笑着说。他带着一个徒弟,两个儿子,四个人的手脚又快,作坊上面的门窗都是大扇面,因此还真的很快。

    叶子衿看着作坊的大门有些发愁,她总觉得木头门不够结实。

    “明日,我让人给你送来铜门。”忽然,门口有人开口。

    叶子衿回头一看,六公子不知什么时候过来了。这个人是属猫的吗,走路怎么一点儿声音都没有?

    不过六公子的提议让她比较动心。“条件?”

    “不管你做的是什么,如果要卖的话,必须我优先。”六公子淡淡地说。

    “成交。”叶子衿毫不犹豫答应了。

    叶子楣和杏儿听得一头雾水,那边两个人私下里已经很愉快地商量完毕。

    下午的时候,陶词兄弟又过来送了一趟缸。

    “你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我想窦转思应该不会再去找你们的麻烦了。”叶子衿对他们说。

    “大恩不言谢,叶姑娘,以后你需要我们做什么,我们兄弟不会有二话。”陶词拱手向她道谢。

    “以后呀,说不定我还真要找你们帮忙了。”叶子衿哈哈大笑起来,“夏季里,你们最好多做一些这样的小坛子。”她指着陶家送来的小罐子。

    “姑娘什么时候要,过去和我们说一声即可。”陶秋笑着答应。

    “杏儿姐,没事的时候过来玩呀。”叶子楣不舍对杏儿说。

    杏儿只比她大了半岁,两个人的性格也相仿,半天相处下来,两个人倒是惺惺相惜起来了。

    “嗯,以后你们要罐子,你也顺便到我家去玩。”杏儿笑着也发出了邀请。

    等杏儿走了以后,叶子衿和叶苏离、叶苏凉来到地里看看。

    地里的小苗长得绿油油的,很茂盛,一群村民正在地里忙着除草,看到她过来,大家都争着和叶子衿打了招呼。

    叶子衿没有说谎,地里的苗苗在长,以后肯定需要不少人手忙碌。

    大家都想争着做长工的机会,叶家当家人不是叶老二和马氏,而是几个孩子,几个孩子中,又是以叶子衿为首,大家不巴结她巴结谁?

    叶子衿蹲下身子认真查看苗苗,栽下去的西红柿已经比较高,又不少开始歪了,看样子需要搭架子。

    “大哥,明天带人去砍一些细竹子过来。不够的话,再去买一些。”

    叶苏离记下了。

    第二日,叶子衿和叶苏凉则坐着叶苏明的顺风车到了镇上。

    “掌柜,你家的布头还要吗?”叶子衿找到一家布店问。

    “不要,小姑娘你想要?”掌柜见她年纪不大,疑惑地问。

    “一口袋两文钱,卖不卖?”叶子衿问。

    “五文。”掌柜还价,布头对于店里店里根本就没有用,后面攒了那么多,也是浪费。能卖一点儿是一点儿!

    “掌柜,太多了,再少一些吧。”叶子衿央求。

    掌柜见他们兄妹两个穿着的衣服都打着补丁,于是退让了一步,“四文,不能再少了。”

    “行,四文就四文。”叶子衿愉快地答应下来。

    就这样,平安镇所有人家布店、做绣品生意的店铺中剩下的碎布,全都被叶子衿买下来了。

    一家不算多,但七八家走下来,买的就多了。

    “咋买了这么多碎布头?”叶苏明问。

    “回去有用。”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于是,叶苏明用牛车将一车的碎布头全都拉回来了。

    “咋买这么多东西?”马氏将他们将搬下来很多袋子,立刻过去检查。当发现是碎布头时,她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娘,你忙你的,姐,你拿着剪刀过来帮忙。”叶子衿大喊。

    “干什么?”叶子楣拿着一把剪刀出来。

    “将大一些的碎步找出来剪成长条,下午的时候搭架子用。”叶子衿解释。

    “这个主意好。”叶子楣问了价格以后,立刻夸赞她。

    叶子衿见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又让叶苏凉到木头和村长家借剪刀。

    “你们怎么也过来呢?”叶子衿看到叶小翠和叶巧巧也跟着过来,随口一问。

    “听说你找到了宝贝,我们过来看看。”叶巧巧调皮地回答,两个姑娘也不见外,直接端了凳子出来坐下来,一起帮着叶子楣剪布条。

    叶子衿则负责将她们剪好的布条扎好,放在一旁备用。

    人多力量大,三个姑娘平时都做绣活,用起剪刀来,也得心应手,到了吃午饭的时候,十来个布袋中的碎布就全都变成了布条,不能用的则放在了一边。

    “中午可没有办法请你们吃饭了。”叶子衿嘀咕。

    “你想感激我们也不难,让我们在剩下的碎布中挑一些回去做荷包。”叶巧巧不客气地说。

    “行,剩下的,你们尽管挑。”叶子衿直接答应。她对针线活没兴趣,所以剩下的布条对于她来说,半点儿用途也没有。

    叶子楣她们就不客气地从碎布头中开始挑选自己喜欢的,这些布头很多都是绸缎的料子,叶巧巧几个喜欢的不得了。

    很快,她们就满意回去了。

    下午的时候,叶子衿让叶苏凉扛着布条来到了田头。叶苏离和叶良禄已经带着村民开始搭架子。

    “不能这样搭。”叶子衿见大家搭得十分随意,立刻让大家停下来。

    “每一棵苗旁插一根杆子,然后将梢头拢在一起后,上面还要搭上一根横杠,然后隔一段距离,再打一个三角的斜杠。”叶子衿亲手做给大家看。

    大家都是种田的,很快就看懂了。于是男人们忙着搭杆子,而叶子衿在带着叶巧巧等一群女孩子开始绑苗苗,“大家都做得仔细一点儿,明年你们说不定也要种。学会了,就比别人更近一步了。”

    “好,咱们一定好好干。”有人笑着回答。

    十来亩地的西红柿,这么多人一起忙着搭杆子,半天下来,也没有搭完。第二日,大家继续搭,叶子衿不让自家人搭杆子绑苗,而是带着一家人和木头一家开始掐茬。

    每一株西红柿上的枝杈都有公母之分,就是种惯了田的叶良禄、木头他们,也不认识公母。叶子衿认真给大家讲解了一番。

    大家这才恍然大悟,认识以后,大家干起来的速度就快了很多。

    打叉不是太累,但需要弯腰。

    木头的母亲身体不是太好,也过来帮忙了。

    “这是什么?长得这么高呢?”钱多串窜了进来。

    “胖子,让你办得事情办得怎么样呢?”叶子衿问。

    “明日就送来,我是那种说话不算话的人吗。”钱多串有点儿小傲娇,“看到没有,再过一个月,咱们就成邻居了。”

    “你是打算天天过来蹭饭?”叶子衿斜睨他一眼。

    “偶然,你又不是天天下厨。”钱多串回答得十分爽快。

    “我姐的手艺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反正你比你家的厨子做得好。”叶子衿和他斗嘴。

    “子衿,和他废话干什么?”叶子楣对钱多串有意见,听叶子衿提及她,立刻打断了子衿继续说下去。

    于是叶子衿闭嘴,再也不理钱多串。

    “明天的牛奶也会送来,你打算做什么点心?”钱多串随着她往前移动。

    “胖子,别怪我没有提醒你,就你这体型,很容易碰折了枝,碰断一根,五两银子。”叶子衿被他跟的烦了,吓唬他。

    “你抢钱呀,你们自己故意将枝掐掉,还嫌弃我碰坏了。”钱多串声音提高了几分。

    “呵呵,我们掐掉的是没有用的枝,剩下的都是有用的,不然你赔让谁赔?”叶子衿冷笑着回击。

    钱多串看看地上的,再看看苗上的,然后不吭声了。

    “我还是去看房子得了。”钱多串怕叶子衿掉到了钱眼中,掉头走了。

    “红果?”没想到打发了一个,一会儿又来了一个。

    “六公子好眼力。”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颜色越是艳丽的东西越有毒,听说这红果也不例外。”六公子意有所指地说。

    “都说是听说了,道途听说,笨蛋才会信,六公子,你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也相信别人胡说八道了。”叶子衿站起来捶捶腰,话说她果然不是能干体力活的人,哎哟,她的腰哟。

    “你们过去帮忙。”六公子发话。

    跟随他而来的几个侍卫顿时傻眼了。

    六公子的笑容立刻变淡了。

    几个侍卫连忙过去向叶子衿请教,难得有免费的人可用,叶子衿立刻笑眯眯地教他们。

    五个侍卫五把好手,叶子衿立刻被腾出来了。

    “叶姑娘,我家公子让我们过来帮忙。”不大一会儿,钱多串身边的小厮也被打发过来了。

    叶子衿来者不拒,于是地里又多了两个免费使用的人。

    “大门送来了,叶姑娘要不要过去看看?”六公子淡淡地问。

    “这么快就好呢?”叶子衿大喜。

    “早点装上去好,毕竟我也想早点儿知道叶姑娘做的是什么生意。”六公子淡笑着说。

    “好说好说。”叶子衿笑了起来,“对了,六公子,你的门路多,能不能帮我多买点儿食盐?”

    “容峘。”六公子忽然说。

    “什么?”叶子衿惊讶地问。

    “容峘,我的字。既然以后我们有合作关系,你总是叫我六公子,显得太见外了。”六公子回答。

    “六公子爽快。”叶子衿高兴起来,古代人的字是对信得过的人才会说,既然对方有心和自己结交,她当然乐意多一个朋友。哼,打死叶子衿也不会承认,实际上,她是想找个现成的靠山用用。

    凭着女人的自觉,叶子衿感觉到六公子的实际价值要比钱多串还要高!以后,她是要做大事的人,没有靠山,就等着被人吞了吧。

    虽然,这些六公子做事有点儿怪怪的,也罢,或许也不算怪,人家只是忧国忧民,对种植粮食情有独钟,是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过严格说起来,六公子只是性子冷淡了一些,为人还算不错。

    最起码,六公子和费玉林对她和叶家没有任何恶意。常年在商场上打拼的她,鉴别人的能力还是有的。算了,就当赌一把了!

    在心里衡量了得失以后,叶子衿对六公子说话的语气也变得亲昵许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