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75章 胖子,咱们合作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两个人来到作坊,作坊门前正有几个侍卫模样的人在忙着装门。

    叶子衿过去用手直接敲了敲,质量不错,沉重而厚实,就算来了贼,也甭想将门撬开。

    当初盖院墙的时候,她也多了心眼,特意将院墙加高了不少,还在上面插了许多尖锐的竹子和带刺的树枝,贼就算想翻墙进来,门也没有。

    “谢谢你,容峘。”叶子衿客气地向他道谢,“我向你保证,你以后绝对不会吃亏。”

    “子衿如果有空的话,愿意帮我看看野稻,我就感激不尽了。”六公子直接点出了自己的目的。

    “没问题,你既然在稻子上着手,何不在小麦上也下点儿工夫呢?”叶子衿笑着说。

    “我已经派人去找了。”六公子没有隐瞒她。

    “行,这是你的私事,我不会问。”叶子衿摆摆手说,“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快将盐送过来,不过多少银子,我能不能先欠着,我现在属于一穷二白阶段了。”

    “可以。只有你好了,我才有机会跟着一起赚钱不是。”容峘笑眯眯地答应,“做生意,没有一点儿付出的话,哪有收获呢?”

    “果然够朋友。”叶子衿更加高兴了。

    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成了朋友,装门的几个侍卫,眼中则露出了惊诧之色。不过这种惊诧之色也是一闪而过,叶子衿根本没有注意到。

    容峘的办事能力要比钱多串强多了,毕竟钱多串上面有人,他还不是一家之主,什么决定都要向钱老爷请示才行,而容峘则是自己当家作主。

    第二日,就有人送来了叶子衿需要的盐,而且还是难得买到的精盐。

    “子衿,你要这么多的精盐干什么?”马氏紧张地将她拉到了房间里焦急地问。

    叶子衿能理解她为什么如此紧张。

    在古代,盐虽然是百姓必不可少的调味品,但盐同时也是朝廷限购的奢侈品,除非使用盐的人有明路证明盐的使用情况。

    “娘,你放心好了,我可不是在做坏事。”叶子衿笑眯眯地解释,“再说了,我只是乡下一个土妹子,你看我能做啥坏事呀。从今天开始,我要全身心地投入到了作坊的生产之中。”

    “就你一个人?”马氏吃惊地问。

    叶子衿龇牙一笑,“不是还有大哥、二哥和姐姐嘛?我倒是想雇人过来干活,但我身上没有银子,我没那底气。不管了,我就先自己干着。等秋季我手里的银子多了起来,我就雇人。”

    “你就吹吧,就你这样窝在家里,天上给你掉银子呀。”马氏点了她脑门一下。

    “老天爷看我这么穷,肯定不忍心。娘,你放心好了,你就等着老天爷给我掉银子吧。明年你走在村子里,保证谁见了你,也得高看你一眼。”叶子衿抱着她的胳膊撒娇。

    “还高看一眼了,能正眼瞧我们,娘这心里就满意了。”马氏叹口气说,“娘不在乎那些虚名,就盼望着你们兄妹几个能好,平平安安娶媳妇、嫁人,然后有几个孩子在家里,热热闹闹的,娘这一辈子就满足了。”

    “娘,你的愿望一定会实现的。”叶子衿抱着她继续哄着她。

    叶子衿的海口是夸下了,但手里没钱的滋味真的很不好受。她又懒得出去到镇上去卖手艺,觉得那样太掉价了。

    做酱油有豆子就行,但要想生产出好醋来,需要的材料就多的去了。没钱买原材料,成了当务之急,她肯定不能一直厚着脸皮向人借钱。

    翌日,钱多串果然带着人将五万斤的豆子送到了作坊内。

    “哟,你家这大门不错呀。”钱多串识货,一眼看出作坊里的大门材料用得好,结实!

    “别人送的。”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胖子,我手里缺钱。”

    “你又想向我借钱?”钱多串嗷地叫一声,一下跳到了一边去,一只手还死死地按着自己怀中的荷包。

    “瞧你那小气样。”叶子衿嫌弃地说。“不就是借了你五十两银子没有还吗?”

    “我爹说了,借了银子不可怕,可怕的是借钱的人不还钱,接着再借,这种人没品。我爹还说了,遇到这种人,就算是将银子给乞丐,也不能再借给他。”钱多串很老实地回答,“你不能害得我违背家训。”

    “感觉你说得好有道理,你爹是个睿智的人。”叶子衿对他竖起了大拇指,“算了,今天我不向你借钱。不过胖子,我说你吃得膘肥体壮,你为家里贡献过一个铜板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我是钱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苗,我娘和祖母说了,我的任务就是将身体养得棒棒的,以后为钱家开枝散叶。”钱多串很自豪地回答。

    叶子衿一口血堵在了嗓子眼,他妈的,富二代什么的,果然很容易遭人记恨呀。

    不行,死胖子不上道,还得再接再厉,“胖子,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你和传说中的一种动物很像哦。”

    “什么动物?”钱多串警惕地看着她,“慢着,你还是什么都不要说了,从你嘴里出来的肯定没有好话。”

    哟,还学聪明了。不让她说,她偏要说,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他,一字一顿地开口,“种马。”

    钱多串的眼睛一下圆了,该死的小灾星,果然从她嘴里没有什么好话。

    “种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繁衍下一代,你说你们像不像?”叶子衿的话说完了,还笑得一脸的人畜无害模样。

    欺负人!钱多串被她气得浑身发抖。

    叶子衿见要坏事,连忙又换了语气讨好地看着他,“胖子,想不想靠自己的能力赚钱?”

    人们都说心宽体胖,说的就是钱多串这种人。他刚刚还被叶子衿气得浑身打颤,叶子衿问了一句以后,他立刻忘记了不愉快,“赚啥钱?南靖国所有的镇子上都有我家的粮铺,想赚钱的话,很容易。”

    他妈的,又开始炫富了!叶子衿咬咬牙,忍着没有发飙,“那不一样,那些都是你们先祖们打拼下来的家业,我是问你,你能凭自己的本事赚到钱吗?”

    “怎么不能,不是吹,小爷我随意到街上卖点儿东西,也能赚到大笔的银子。”钱多串得意起来。

    “那还是你家里给你带去的风光。”叶子衿一句话将他打击得一无是处。

    钱多串……

    “胖子,咱们合伙做生意赚钱怎么样?”叶子衿总算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合伙做生意?你都靠借钱过日子了,还做生意?”轮到钱多串看不起叶子衿了。

    “胖子,我和你不同。我是不想赚钱,而不是不会赚钱。凭我的手艺,我还怕赚不到钱?你说说,你到我家来蹭饭,我多久没有收过你银子了。”叶子衿鄙视他。

    钱多串认真想想,觉得叶子衿说得有几分道理。的确,凭这死丫头的手艺,随便到镇子上走走,也能赚到不少的银子,不过这丫头太懒了,根本不愿意外出。

    “你想和我合作什么生意?”钱多串有气无力地问,真的被她忽悠住了。

    “胖子,今天晚上我做一批点心,你去找一些漂亮的盒子过来。对了,在州里,你认识贵人吗?”叶子衿问他。

    钱多串点点头。

    “咱们去卖点心,二八分成,你二我八。”叶子衿笑眯眯地说,“你提供食材。”

    “凭什么?”钱多串下意识觉得自己亏了。

    “你还觉得不满意,你也不想想。就凭你送来的食材,能卖个好价格?老大,咱卖得是手艺,说白了,我是看中了你的人脉,说的好像是谁不会去买食材似的。”叶子衿瞪他。

    “你还真当我是傻子,食材是我出,人脉是我找,你就空口套白狼就想得到八?”钱多串冷哼,坚决不答应。

    叶子衿呵呵一笑,也不和他计较,“行,不同意的话,就当我没说。”

    钱多串狐疑地盯着她看,有些不相信她的人品。

    叶子衿呵呵一笑,然后进了自己的小厨房。

    小厨房的套间内,前天钱多串请来一位师傅为她支起了一个土炉烤箱。钱多串按照叶子衿列出的要求,也送来了不少的食材。

    当叶子衿看清楚小厨房内堆满的食材,忍不住笑起来,“这傻子,这么多的食材完全够一单生意了。”

    叶子衿选择了最简单的蛋挞和泡芙。

    牛奶是新鲜的牛奶,很不错,却不能直接用,她让叶子楣进来给自己打下手。熬牛奶,做奶油,揉面。没有锡纸,她就用牛皮纸代替。

    钱多串到了盖房子出转了一圈,当他发现费家那边比自己这边盖得快时,顿时发火了,“给小爷多找一些人过来干,告诉你们,不许比他们的慢。”

    “公子,这速度已经不慢了。慢工才能出细活。”工头过来苦笑着说。

    “你想蒙小爷,对面的速度就比你们快得多。”钱多串很生气。

    工头听了苦笑着说不出话来。

    自己这边哪敢和对面比,对面工匠太厉害了,手艺可比自己这边强多了。

    “公子,慢一点儿好呀。”小厮过来轻轻地附在他耳边出主意,“要是咱们这边盖好了,叶姑娘说不定还不愿意你过去了。”

    钱多串听了,发火的话顿时焉巴了。小厮说得好像对,那该死的丫头想法总是一出一出的,谁也猜不到她会出什么鬼主意。

    “行行,你们自己盖吧。”说完,他背着手往叶家走去。

    工头见了,顿时松了一口气。

    “什么味这么香?”还没有走到叶家院子,就闻到了从里面散发出来的味道,钱多串立刻心急火燎地加快了脚步。

    香味真的很浓郁,连六公子都被吸引来了。

    钱多串进门的时候,就看到了六公子拿着一本书坐在正屋内。

    “装模作样。”钱多串看不上六公子,不过他也是聪明人。钱多串见过自家老子对六公子毕恭毕敬,这说明什么?当然说明了六公子的身份不一般,他们钱家根本惹不起。

    所以,就算他不喜欢六公子,却绝对不会去招惹六公子。

    “好香呀。”叶子楣看着出炉的点心,馋得忍不住,立刻伸出手捏了一个吃起来。

    香酥脆,还很甜。

    “好好吃呀。”叶子楣也不嫌烫,直接吃起来。

    “给爹娘和大哥、二哥送一些过去。”叶子衿用篮子给装了一些。

    叶子楣提起篮子就跑了。

    叶子衿又用盘子装了一些,然后盛了一碗杏仁奶端了出去。

    迎面就遇上了钱多串,钱多串见她端着吃的出来,还以为叶子衿是端着送给他的,胖胖的脸蛋上顿时露出了笑容,冲着叶子衿伸出了双手。

    “你的那份在厨房,我都装好放篮子里了,咱们两清。”说完,端着手里的东西拐了弯去了正屋。

    “我做的小点心,尝尝。”进来正屋,她笑眯眯地将吃的放在了六公子面前。

    见色轻友!钱多串愤恨不平地进了小厨房,哼,不端给他吃,他自己拿。

    厨房的桌子上果然放了一个篮子,篮子里放着摆好的点心。

    鼻子边充斥着蛋和奶的香味,钱多串立刻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

    一个下肚不过瘾,他干脆坐下来慢慢吃。

    “奶,居然一点儿腥味也没有。”六公子尝了一口蛋挞说,“外酥内嫩。”

    “好舌头。”叶子衿笑眯眯地说,自己伸出手也捏了一个吃起来,“点心不是我所最擅长,不过还能凑合着吃。”

    “这份厨艺足以让你赚个瓢满钵满。”六公子知道她只对银子感兴趣。

    “我说了,做饭做点心那得看心情。平安镇太小了,而我又懒得出去,更不愿意委屈了自己。”叶子衿很认真地说。

    六公子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钱多串一个人坐在厨房里很快就将点心消灭了一般,然后吃着吃着,他觉得不对劲了。该死的丫头,他刚才明明看到她还端着一碗白色的牛奶,怎么到了他这儿就没了?

    “叶姑娘。”他开始鬼叫起来。

    叶子衿听到了,带着歉意对六公子说,“我过去看看。”

    六公子微笑着点点头。

    叶子衿快步来到了小厨房,“你叫我?”

    “牛奶呢?”钱多串直接问。

    “我就做了少量的牛奶,不过现在全没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没呢?”钱多串哧溜站起来,愤怒地看着她,“整整两桶的牛奶,你告诉我没呢?”

    “哦,你是说没有处理的牛奶呀?”叶子衿笑了起来,“那个倒是有,你喝吗?”

    钱多串气结,没有处理过的牛奶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腥味,他才不喝了。“你就知道欺负我。”

    没想到叶子衿深以为然地点点头,“你说得太对了,我就喜欢欺负你。”

    “你……”钱多串快要被她气得发疯了。

    “不高兴,你打我呀。”叶子衿继续笑眯眯地看着他,看着他生气!

    果然是喜欢欺负他!钱多串鼓着嘴瞪着眼睛,酝酿着要怎么发火才能镇得住叶子衿。

    “没办法,谁叫你离不开我的厨艺,我不欺负你欺负谁?再说了,一开始,我们认识好像就是从不愉快开始的。如果我现在不报复回去,你肯定在背后偷偷骂我傻子。”叶子衿傲娇地解释。

    “我没骂。”钱多串申诉。

    “如果我不欺负你,你肯定会骂。”

    “不会。”

    “会。”

    “不会,真的不会,我发誓。”钱多串急了,他有点儿泄气了,就算知道叶子衿喜欢欺负他,他也拿叶子衿没有办法不是。这死丫头说得对,他就稀罕叶子衿的厨艺,只要有吃的,他就没有了原则,怎么和该死的丫头斗?

    “告诉你哈,以后的点心就没有你的份了。”叶子衿笑眯眯地站起来,又准备动手做点心。

    “为什么?”钱多串大怒。

    “我接下来做什么呢?蛋糕?红枣糕?面包?嗯,面包也分好多种呀,是做手撕面包?还是做牛角,或者是岩烧乳酪?算了,我看还是做饼干或者曲奇吧。食材还是太少了呀,好多种都不能做了。”叶子衿不搭理他,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她每说一样,钱多串就咽一下口水,根本抑制不住。

    “行了,你不就是想让我帮你卖点心吗?我答应了,我这就让小厮到镇子上去取盒子。”最后,钱多串在美食的诱惑下直接投降了。

    “早该这样了,害得我平白无故欺负了你半天。”叶子衿笑眯眯地拍着他的肩膀说,然后从一个盆下面端出了一碗杏仁牛奶,“没少你的份。怎么说,你也算我半个朋友,偶然欺负一下就算了,我不会时时都欺负你的。”

    “后面一句能不能不说?”钱多串看到叶子衿给他留了一碗牛奶,本来还挺感动的,可是叶子衿后面的一句话又让他勃然大怒。

    叶子衿却乐滋滋的,果然欺负人什么的,最容易让心情变得愉快起来呀。

    接下来,整个下午钱多串都窝在叶子衿的小厨房中。

    叶子楣看到他就会生气,钱多串坐在边上吃点心,她就恶狠狠地瞪着钱多串。

    瞪得多了,钱多串也就彻底免疫了,根本不再看她一眼。

    一直到晚上,钱多串才恋恋不舍地带着小厮回去了。

    叶子衿没有亏待他,他走的时候,直接装了一篮子各色的点心让他带回去给家人尝尝。

    钱多串的人脉果然比较广,叶子衿只是说要盒子,这家伙就让小厮找来了许多人家雕刻好的食盒。不多,五十份。

    叶子衿却不满足,有用油皮纸裁成了袋子,然后将做好的面包放了进去,然后再将封口用浆糊封号了。

    “啥,明日你去州里?”晚上吃饭的时候,叶子衿说了自己的打算。马氏听了第一个表示反对。

    “我做了这么多的点心,就是想挣点钱回来买原材料。不瞒娘说,我现在根本没钱买原材料,作坊的生意做不起来了。”叶子衿对点心什么的不感兴趣,她呼啦呼啦喝了一碗白米饭。

    一听她提到银子,马氏立刻感到了愧疚。不过转而她又给叶子衿出主意,“要不,你们兄妹几个到镇上,再去做几天生意?”

    “娘,我不干。”叶子衿拒绝。“已经委屈了一次,我可不想再委屈了。”

    “做个饭还委屈了你?”马氏气得拍了她脑袋一下,在马氏看来,叶子衿的厨艺那么好,利用厨艺赚钱完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当然委屈了我,我的志向是当至尊大厨。娘,你想想,要是以后我出了名,让别人知道,我曾经做的面条才卖了几十文钱,让别人怎么看我?”叶子衿呼啦啦说了一堆。

    马氏被她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没有叶子衿那么远大的“理想。”这样大的理想,连想她都不敢想,因此,叶子衿说的话对于她来说,完全是一种不合实际的异想天开。

    “算了,做都做出来了,还能让白白浪费了。大不了明日我跟着她一起走一趟。”叶良禄却给予了叶子衿一个大大的支持。

    “娘,我也去。”叶子楣说。

    “一个已经够让我心烦的,你还要去?你老实给我在家里待着。”马氏立刻瞪了她一眼。

    叶子楣挨了骂,不敢再说话了,不过马氏也算是变相告诉大家,她同意明日让叶子衿去州府一趟。

    叶子衿为了筹钱,忙碌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她打着哈欠看到了钱多串。

    钱家这一次来了六辆马车,跟随钱多串的小厮更多,足有二十来个。叶子衿看到钱多串身后的人,嘴角直踌躇,死胖子果然是钱家的宝贝疙瘩呀,出个门居然有这么多的跟班。

    “东西我都准备好了,你让人将东西搬上车,注意点别挤坏了。”叶子衿对钱多串说,说完又打了一个打哈欠。“不行,我撑不住了,等会儿上车我得眯一会儿。”

    钱多串见她眼圈发黑,眼皮比较沉重,本想讥讽她几句,话到了嘴边又咽下去了。

    “叶夫人,州府离平安镇比较远,晚上可能要在那边住一夜了。”钱多串爬上了车,想了想,又伸出脑袋特别叮嘱了马氏一声。

    “麻烦钱公子照拂他们一二。”马氏还在担心。

    “你甭担心,有我在,没有人敢欺负他们。”钱多串大刺刺地说。

    于是马车开始开动,慢慢地往村外走去。

    “二哥,叶子衿跟着钱多串去哪儿?死胖子不会真的变心了吧?”早上出来干活的叶苏协见到这一幕,担忧地向叶苏心讨主意。

    “胡说八道,没看到二叔也在车上吗?而且他们也没有坐在一起。”叶苏心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回去别乱嚷嚷。”

    “知道了。”叶苏协不耐烦地答应一声。

    他们兄弟两个商量好回去要保密,但村里人看到钱多串带走叶子衿的一幕,并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们还没有到家,陈氏和老爷子已经知道了。

    “爹、娘,这事你们得管管,再不管的话,那小灾星就真的要抢了兰泽的好姻缘了。”岳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在上房告状。

    “子衿说他们之间没有关系。”叶兰泽不耐烦地说,有些心猿意马。

    她嘴里说不担心,但实际上,自己的意中人带着一个女人去州府,想想心里还是挺不是滋味。

    “岂有此理。”陈氏一听也急了,“你亲眼看到呢?”

    “我没有亲眼看到,但村里人全都看到了。”岳氏委屈地回答,“我看老二家就是故意的,他们居心不良,早就想抢兰泽的亲事。”

    “没有亲眼看到的事,别瞎说。”叶良福唱起了红脸。

    “我瞎说什么呢?村里人全都见到了。”岳氏的声音变得高亢起来。

    “娘,没影的事情,我是亲眼看到了,二叔也上了车。”正好,叶苏心和叶苏协回来了,听到他们为叶子衿、钱多串的事吵起来,立刻站出来证明。

    “听到没有,你儿子亲眼看到了。连老二都在车上了。”岳氏像抓到了确凿的证据一般,语气更加坚定起来。

    “娘,钱多串和子衿根本不在一辆马车上,是二叔跟子衿在一辆车上。他们是搭钱家顺风车去了州府罢了。”叶苏心有点气恼,“别整天疑神疑鬼,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你咋知道他们没有什么?”岳氏气呼呼地质问。

    “叶子衿老是欺负钱公子,要是她喜欢钱公子,不会用那样的语气和钱公子说话。”叶兰泽给出了理由。

    “去去,你这孩子,就是太单纯了才会被她骗了。要是小灾星没有念头,钱公子为什么天天往她家跑?”

    “那是因为子衿的厨艺好。”叶苏心将镰刀扔到了墙角,气呼呼地进屋去了。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生气,反正心里憋着一口气,就是不痛快。

    “娘,以后我天天下厨,我要好好练厨艺,以后,钱公子就不会往她家去了。”叶兰泽再一次下定了决心。

    “好,兰泽有志气。那死丫头厨艺好是吧,咱兰泽好好练练,比她强多了。”陈氏满意地看着叶兰泽说。

    老宅子为了她发生的争吵,叶子衿根本不知道。她到了车上,直接就睡了一个天昏地暗。

    别看钱多串平时傻乎乎大大咧咧的,关键时刻很多事考虑得还挺周到。

    上车之前,他听叶子衿要在马车上睡觉,直接让几个侍卫将几辆车上铺着的毯子全都拿过去,放在了叶子衿所在的马车上,还送了一床小褥子过去给她盖上。

    大家走得是官道,路比较平整,用得又是马车,所以马儿跑起来,速度还挺快。

    中午赶在吃午饭之前,马车进了城中,叶子衿这时候也睡足起来了。

    州府比起平安镇不知道大了多少,大街上的商铺更多,商贩行人也多,到处呈现出繁华的迹象。

    “你们在这儿住一晚,我留下了四个小厮给你们,帮你们跑腿。”在一家客栈门前,马车停了下来,钱多串直接给他们定了三个房间,叶子衿和叶良禄分别各占一间,四个侍卫一个房间。

    叶子衿的房间在最中间,叶子衿看到钱多串的安排,对胖子的好感又上升了那么一点儿。

    “胖子,你打算怎么卖?”叶子衿问他。

    “凭着关系挨家去呗。”钱多串白了她一眼说,“中午你们自己随意吃一些,你们没银子,直接记在账上。下午的时候,我带你去卖点心。”

    “胖子,一听你就是个外行人。”叶子衿鄙视他。

    “什么外行人?你嫌弃我,有本事你自己卖去。”胖子急了。

    “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你想呀。你在州府富人之中好歹也是有名望的人,要是挨家挨户去推销点心,卖得还是你们钱家的面子,那些人也记不住你的好。咱们要卖点心,不但让他们掏出大把银子,还要让他们念着你的好,才是你的真本事。”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你说得轻巧,你能,你咋不去卖?”钱多串见她笑得像只狡猾的小狐狸,顿时没好气的讥讽她一句。

    “所以说这一趟生意还得借你们钱家的势呀,不过借了势,咱不能落忍口舌,反而要让你借机拉拢一些人情。”叶子衿摆出一副好人面孔。

    钱多串听了,却打了一个寒战,脸上也露出了鄙夷的神色,摆明了是一点儿也不相信她的话。

    “子衿,你是不是有啥好主意?”叶良禄在一旁插嘴。

    “嗯。”叶子衿笑眯眯地点点头,轻声告诉胖子一个主意。

    胖子听完,顿时眼睛一亮,他故作不屑地瞥了叶子衿一眼,“没想到你的主意不少呀。不过,这样一来,你损失的部分不能算在我的头上。”

    “我没有那么小气。赶紧走吧。”叶子衿不耐烦地催促他。

    “哼。明明是你先留我的,好像谁稀罕留下来似的。”钱多串嘀嘀咕咕地领着侍卫走了。

    叶良禄低声问叶子衿,“你出的主意行吗?”

    “咋不行。”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州府藏龙卧虎,有钱人多的去了。有钱人多,又聚在一起,最喜欢讲究排场,爹,你就等着瞧吧,这一次咱们亏不了。走,我们吃饭去。”

    叶良禄见她神采飞扬,忍不住笑起来。这丫头,这趟生意当然亏不了了,她欺负钱多串是个吃货,食材可全是从钱多串那儿扒拉来的。

    严格来说,叶子衿就是出了手艺,其余的等于空手套白狼了。

    叶良禄有些还真不明白有钱人的想法,就为了一口吃的,至于那么拼命吗?想到家里一直没有断掉的白面大米和肉,他又摇了摇头了。

    钱多串还算仗义,给他们父女定了六菜一汤,主食是白米饭。菜全是客栈中的招牌菜。

    等六个菜上齐了以后,叶良禄刚吃两块就没有了胃口,而叶子衿根本不吃菜,只吃了白米饭。

    叶良禄忽然明白了,钱多串和六公子他们,为什么愿意花钱买食材倒贴,也要挤在自家吃饭了。别说子衿的厨艺好,现在就是马氏和子楣在叶子衿的指点下,厨艺也是大涨,最起码,家里的饭菜比外面这些饭菜香多了。

    钱多串赶着马车到了一处宅子前停下来。

    “钱公子,你咋现在才来,我家老夫人早就念叨你多少回了。”守门的人认识他,钱多串一下车,守门的人就过来给他请安了。

    “嗯,我这就去看老夫人。”钱多串笑眯眯地说。

    小厮立刻过去给他引路,直接将他领到了花厅中。

    花厅内,一家人正围在一起吃中午饭。

    “串呀,过来坐姨奶奶身边。”一位老夫人一见到他就亲热地和他打招呼。

    “来了,怎么事先也不让人过来说一声?”上首一位老者也笑着问。

    “因为来得太急了,姨奶奶,姨爷爷,你们得帮帮我。”钱多串撒娇,如果此刻他要是被叶子衿看到了,肯定又要被笑个半死。

    “什么事呀?你先说出来听听。”老者没有立刻答应。“先吃饭,吃完饭再说。”

    “噢。”钱多串见大家正在吃饭,也就不再说话了。

    丫头立刻给他拿了碗,又添了饭递给他。

    钱多串吃了几口以后,就放下了筷子。

    “怎么,饭菜不合你的口味?”老夫人心疼地看着他,“我让人给你再做几道菜。”

    “姨奶奶,你别忙活了,我被人养刁了胃口,吃别人做得饭菜都一个味。”钱多串摆摆手说,“你们吃,听我说。”

    “娘,既然阿串这么说了。我们就吃我们的。”边上一个中年人笑着说。

    “我今天带了一些点心过来,晚上必须卖出去,否则就坏了。”钱多串说出来了自己来的目的。

    “有多少?”中年男子问,“以你们家的门路,还怕卖不出吗?”

    “不不,我不打算放在铺子里卖。”钱多串摆摆手,“这批点心是我和朋友单独合作的生意,和家里没有半点儿关系。我分外准备了一些给姨奶奶和姨爷爷,来人呀,将点心送上来。”

    一声吩咐下去,钱家小厮很快就提了四个食盒和七八个袋子过来。

    钱多串手脚麻利地将一个食盒打开,然后取出一个点心递给了老夫人,“姨奶奶,你先尝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