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76章 爱上豆子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钱多串递给老太太的是泡芙,老太太其实并不饿,毕竟她中午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根本没有胃口吃什么点心。

    不过老太太平时十分疼爱钱多串,点心是钱多串递给她的,她干脆地放下手里的碗,笑着说:“好,我尝尝。”

    “姨奶奶,这点心在南靖国绝对是头一份,你吃好了,一定要给我找人引荐一下哈。”这家伙果然是做生意的料,三句话不离自己的本行。

    “行。”老太太也不恼,接过泡芙塞进了嘴里。

    泡芙本来做的就小巧,一个正好够两口。一口下去,满口留香,别样的奶香顺滑而香甜,整个点心又香又软,老太太本以为自己只是给钱多串一个面子,随便吃一个。她没想到点心会真的这么好吃,忍不住又伸手接过了钱多串递过去的第二个泡芙。

    “姨奶奶,我没有骗你吧,这些点心绝对美味。错过了这个店,就不会有第二家。”钱多串得意洋洋地说,“姨爷爷,你也来一个。大家别客气呀。”

    这家伙为了挣第一份工钱,也算是拼了,在桌子上的人,他挨个发。

    提进来的食盒和袋子中,每一种点心都不同,大家给钱多串面前,挨着品尝了一遍。点心果然如钱多串吹嘘得一样美味,不知不觉中大家就吃撑了。

    “我没有骗你们吧?这些点心绝对够美味,那家伙做得饭菜是那个香呀,要是你们吃了,准能将舌头咬掉了。可惜她太懒了,又不愿意给别人家当厨子,唉!”说完,他吧嗒吧嗒嘴,满脸都是留恋。

    “是什么人有这么好的厨艺?”老太太乐呵呵地问,“她就凭着这手艺,到州府来开个点心铺子,生意还能不火红?”

    “果然是好手艺,等过节的时候,我们府里得多订一些点心,留着送人。”桌子上一个女子笑着说。

    “表婶子,你别想了。”钱多串笑容一下垮了,“这么说吧,错过了这一次,下一次想吃还不知道得等什么时候了。就是我,都甭想天天吃到。”

    想到这个,钱多串就恨不得将叶子衿拖过来打一顿。该死的丫头,真的是懒到家了,有银子给她赚,她还不愿意,偏偏还要大费周章出门来做什么生意。

    哼,她整天就知道欺负他!

    “为什么?”中年男子忍不住开口。

    “都说做点心的人懒死了,她脾气犟而且臭,下厨完全看心情,给她银子,她也不愿意干。更过分的是,她每次就可着劲地欺负我。”提到叶子衿,钱多串完全是咬牙切齿的模样。

    “那你怎么还过来卖点心?”

    “她现在缺银子,我和她算是合伙生意。”钱多串有些无奈地回答,转眼,他又兴奋起来,“不过这是我第一次做生意,姨奶奶、表婶子、表嫂,你们可一定要帮我呀。”

    “帮,一定帮。你想我们怎么帮你?”老太太心疼过他,看他撒娇,连忙答应下来。

    “下午下帖子让人过来聚聚,我手里的点心不多,价高者得。”钱多串喜滋滋地说。

    在座的人全都面面相觑,他们走的是官路,哪能像市井中的生意人一样,将客人往家里招,然后卖东西。

    “又不是在你们这儿卖,我在客栈卖。价高者得,你们只要让人知道有这么个事就行。”钱多串见他们为难,立刻不高兴起来,“再者说,这些点心这么好,他们吃了,自然是要感激你们。”

    “行,就这么着吧。”老太太第一个答应了。

    “我这就写帖子去告诉几个要好的夫人。”女子也笑着说。

    “那我去蓬莱客栈等着哈,下午丑正开始。”钱多串高兴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还真大方,临走的时候,又送了老太太好几袋的各种口味饼干。

    钱多串回到客栈,第一时间去找叶子衿表功,“人我都给招来了,全都是州府有钱的人物。”

    “嗯。”叶子衿看不惯他嘚瑟地态度,淡淡地答应了一声。

    “你就这样的态度,我在外面忙得要死要活,你倒好,就一个字打发了我。”钱多串大怒。

    “你还想怎么样?人没来,点心一盒也没有卖出去,要是我现在大肆表扬了你,等会儿根本没有人来,那我还不亏死。”叶子衿不屑地瞥了他一眼。

    “不相信我是吧?好,你等着瞧。”钱多串气呼呼地说,下楼找客栈掌柜去了。

    下午丑时正,不是饭点,客栈中根本就不会有人吃饭。加上钱多串的名气还挺大,客栈掌柜一听他要用地方个把时辰,立刻答应下来了。

    客栈中本来就很干净,也不用清扫。钱多串吩咐钱家小厮将点心从马车上搬下来,全都放在桌子上摆放好,然后端了一把椅子坐等客人上门。

    “会有人来吗?”叶良禄表示怀疑。

    “放心好了,钱胖子看着不靠谱,但他不是笨蛋。他是大智若愚,再说了,钱家在州府一带的名气也不小,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下午过来的人,一定不会少。”叶子衿倒是相信钱多串的能耐。

    事实上也是,下午丑时开始,客栈门口已经陆陆续续地停了不少马车和轿子,从马车和轿子上下来的大多都是各府各户的夫人和小姐,接着,陆陆续续地又来了不少男人。

    钱多串是吃货,而且还是个有名的大吃货,全州府的人几乎都知道。这家伙跑出来卖点心,据说还是南靖国难得一见的点心,就冲着这噱头,就有不少人过来看热闹。

    另一方面,正如叶子衿猜想的一样,很多人是为了给钱家和方家面子而来。这部分大多数是州府中的商户。

    反正不管为了什么,人是来了不少,也算是达到了钱多串的目的。

    “各位坐,茶水钱自付呀。”钱多串不停招呼大家。

    这家伙生怕别人占他的便宜,进来一个人,他就叮嘱一句。

    “胖子,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小气起来呢?”有相熟的公子过来和他开玩笑。

    “去去,小爷今天是来做生意的。所有花费都是要算到成本中去,我卖得是点心,能赚到几个钱。你们要是点了雪花茶、云锦之类的,我还不亏死。”果然,只要涉及到银子,看起来傻乎乎的钱多串就变得十分精明。

    “行呀,钱多串,来真格了。”

    ……

    “点心是真的好,都是以前没有见过的。听说是大厨想出来的,一年也做不了几回。”方老太太,也就是钱多串的姨奶奶笑着说。

    “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吃?”也有人向方家少奶奶打听。

    “我说了你们将信将疑,等会儿你们尝到了,就觉得不亏了。”方少奶奶笑着回答。

    ……

    “各位安静。”钱多串站到了椅子上大叫。

    大家见他上蹿下跳,都忍不住笑起来。

    “下来,别摔着。”方老太太忍不住担心他。

    “没事,姨奶奶。”钱多串笑起来,“今日我带来了五十盒点心,一种十盒。其中已经被我孝敬了姨奶奶五盒,因此每一种只剩下九盒。我先说明了,价高者得,起价最低二两银子。”

    二两?众人都忍不住捂着嘴笑起来。

    州府中最好的点心铺里的点心,也不过二两一盒,他居然一开口就是二两,还是最低价?

    众人都保持沉默,虽然在场的各位都不是缺银子的主,但谁也不想冒尖,再说了,出多少价才不算打钱多串的脸面,这也是一门学问。

    “是不是卖得贵呢?”楼上,叶良禄担心地看着下面。

    “不会。”叶子衿笑着回答,她听胖子吹嘘过,京城中最有名的点心铺,一片糕点卖过三两银子的,每日上门的客人还络绎不绝了。

    她做出的点心凭什么难道还卖不过古人?

    “一种是泡芙,外软里面是奶油,最适合老者和孩子吃。”钱多串让钱家小厮当众打开一盒。

    小厮将食盒打开,然后捧着在场中饶了一圈。

    微黄,个头小巧,关键是里面的数量还不算多。众人看得很清楚,不过点心过来,鼻尖充斥的淡淡香味是怎么回事?

    “有意参与竞价者,可以免费品尝一个,先举手先品尝,尝完结束。”钱多串大喊,小厮连忙给他递了一杯茶水。

    钱多串咕噜咕噜喝下去了,又笑眯眯地看着大家。

    “我家老太太要一份。”关键时刻,还是方老太太给力,居然给大家领了头。

    方老太太见众人都看着她,笑着解释,“上午阿串送了一盒给我,但味道太好,我和家里的孩子都爱吃,上午的一盒吃完饭以后就吃光了,就想着再买几盒。”

    什么?还要几盒?

    不管老夫人是不是为钱多串造势,反正她先给大家领了头,剩下的人也就有开口的了。

    “那我也来一份吧。”

    “对,我们也来一份。”

    ……

    转眼之间,已经有十三四个丫头小厮代表主子竖起了手。

    钱多串胖手一挥,“将点心让各位夫人小姐尝尝。”

    钱家小厮听了,立刻一个人捧着食盒,一个用一双公筷夹了点心分了。一人一个,还剩下几个躺在盒子中,钱多串一见,眼睛一亮,他也爱吃叶子衿做的点心,但点心是拉出来卖,他也不敢偷吃。剩下来的,他吃了不算数吧?

    不管三七二十一,他伸出胖手捏了一个放在嘴里,呜呜,果然还是那么好吃,只比刚出炉的时候差了那么一丢丢。

    中午吃得很少的钱多串吃了一个以后,觉得肚子更饿了,他顺手又拿了一个放在嘴里。好吃!再来一个!

    就这样,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将食盒中剩下的所有的点心全都吃光了。

    众人看到他贪吃的模样,又好笑又好气,不过所有人都知道他对吃的到底有多么执着,倒是没有一人站出来讥讽他。

    和钱多串一样,品尝过得夫人小姐,眼睛里也是一片火热。

    “三两银子,要五盒。”开口的是州府中家里开绸缎铺子的夫人。

    “四两银子,六盒。”

    “五两银子,五盒。”

    ……

    楼下的报价转眼之间节节攀升,一直到了五两银子,还在往上升。楼上的叶良禄已经被吓傻了,不过是点心而已,城里有钱的人就是多呀。

    “每个人一次只能得一盒。”钱多串兴奋不已,照这架势,回去后,他也能分到不少银子呀。银子他有得是,但这一次不一样,是他亲手赚到的,他娘的,太有成就感了。

    最后,每盒泡芙以把两银子的价格卖出去了。没办法,钱多串十分会说话,南靖国的头一份,就冲着这个头一份,价格高一些也无所谓了。平时,大家不就是这样攀比的,不过点心的确太美味了,完全值这个价。

    剩下没有买到没有尝过的人,也傻眼了。虽然说大家身上都不缺银子,但以八两银子去买一份点心,好像有些过了呀。

    但接下来的他们,还是继续被刺激到了。

    “第二份水果蛋糕。”钱多串报出第二份。

    举手的人陆续增多,足有三十多口人,尝过泡芙的人,肯定不会放过机会了。

    一份奶油水果蛋糕不算大,就算叶子衿不满意其中的材料不足,但这种蛋糕在南靖国还是独一无二的。

    “这一份最低价八两银子。”钱多串喊。

    怎么又涨价呢?众人集体瞥了钱多串一眼。

    钱多串的眼神却落在蛋糕上,少点人报名呀。他还想多吃一口了。

    小厮用匕首将蛋糕分了,每个人只分了一点点,但吃过后,所有人的人都不淡定了。

    “十两银子,我要了。”

    “十二两。”

    “十三两。”

    ……

    吃货果然哪儿都不少!叶子衿站在楼上,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最后蛋糕的成交价是十六两银子一个,这个价格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叶良禄的眼睛都直了。

    有了前车之鉴,剩下的点心卖得就顺畅多了,不大一会儿,所有的点心就兜售一空了。

    “钱多串,以后什么时候再来卖?”有公子哥过来问钱多串。

    “你问我,我问谁去?”钱多串没好气地回答,他还等着多品尝几块点心了,但后来的人太坏了,那么多人报名,害得他根本吃不上。

    “你自己的生意,怎么还不知道?”有人笑起来,以为他在开玩笑。

    “谁和你开玩笑。”钱多串没好气地回答,“这单生意,小爷是和别人合作的。做点心的人厨艺了得,但个性太要强,她说了,心情太好的时候不想下厨,心情不好的时候也不下厨,鬼知道她什么时候愿意做?”

    “还有这样的厨子?”有人惊呼。

    “谁逗你?”钱多串没精打采地说。

    “她什么时候再做,你帮我们多带一些,银子好说。”有人委托钱多串帮忙。

    “不干,我自己都不够了,她太懒了,一次根本不会做得太多。我告诉你,做点心还不是她最厉害的一样,她做的饭菜才是真的一绝了。哈哈,你们全都没有吃过。”钱多串得瑟起来。

    楼上的叶子衿不禁拍着脑袋无语了,这家伙又自作主张了。

    不错,钱多串正在为叶子衿做宣传,他自认为是在帮叶子衿扬名。“不过,想吃她做的饭菜,一来要靠运气,二来还要自备食材,备的食材必须充足,数量要多,另外每道菜最低收费五两银子。”

    “什么?”在座的人都发出了惊呼。就算是京城里的大厨,也不会这样的规矩呀。

    “京城里的大厨算什么?”钱多串鄙夷地说,“在她面前连个屁都不是。”

    这个评价太高了呀!如果这个评价是别人所说,在场的人都会一笑而过,但话是从吃货钱多串嘴里出来的,可信度就高很多了。难道钱家真的找出了一个举世无双的大厨?

    吃过点心的人却觉得钱多串不像是在骗人。

    食盒中的每一道点心,的确是南靖国中的独一份。就算京城里最好的点心师傅的手艺也无法和这位师傅相比。

    该死的胖子,这不是在给她拉仇恨吗?楼上的叶子衿脑袋都大了。

    “你是说这位师傅住在平安镇?”有人向胖子打听。

    钱多串丢给他们的是一个鄙夷的目光,他抬起头不经意地看了叶子衿一眼,然后发现了叶子衿杀人般的眼神。

    不会吧,他说错了什么!该死的丫头为什么那么凶狠地盯着他?

    意识到言多必失的钱多串变成哑巴,不管别人说什么,他就是不说话。

    在场的贵妇和小姐们见状,各自带着点心散场了,方老夫人笑着对钱多串说,“今天晚上住在姨奶奶家,别住客栈了。”

    “不不,明日一大早我就得回去,客栈挺好的。”钱多串笑嘻嘻地说。

    方老夫人拗不过他,又交待了他几句才回去了。

    等所有人全都散去后,钱多串直接窜上了楼,“怎么样?我说只要出马,一个顶十吧。”

    “如果不是废话太多的话,会更好。”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钱多串偷听了立刻焉了,“我这不是想为你多扬名吗?又不是说你的坏话。”

    “我是怕树大招风。”叶子衿没好气地说,“京城里大厨算个屁!”她学着钱多串的语气说话。

    “你就不怕这话传到京城中去,那些人过来找我决斗?或者有权有势的人压着我去他家当厨娘?”

    “我没想那么多。”钱多串苦着脸说。

    “行了,算账吧。”叶子衿没好气地看着他说。

    一听要分赃,哦,不,是分钱,钱多串一下来了精神。

    他让小厮将银子全都拿过来。

    大多数给的都是银票,也有银子,三个人坐在桌子边数一数,五十盒的点心加上五十包的饼干,除去送人和请人免费品尝,总共卖出了六百七十八,钱多串占其中的两成,叶子衿多给了一些,“这是你的那一份。”

    第一次赚钱,钱多串搓了搓手,才将属于自己的一百三十六两银子装起来,“以后,咱们还来卖点心吗?”

    “不卖。”叶子衿非常干脆地拒绝。

    钱多串顿时泄了气。

    “胖子,你到厨房看看,晚饭有没有白米饭?中午剩下的也行。看客栈掌柜的能不能借个锅,让我们自己炒几份蛋炒饭。”

    “行,我这就去问。”一听叶子衿要亲自下厨,钱多串立刻往外窜。

    “记住了,就说你带出来的丫头。”叶子衿叮嘱他。

    钱多串已经跑远了。

    “爹,你将这些银票收好。”叶子衿将三百两的银票递给了叶良禄。

    叶良禄没有拒绝,接过银票以后,小心地将银票收好了。

    叶子衿又将剩下的银票全收好。

    不大一会儿,钱多串高高兴兴地回来了。

    “走吧,带路。”叶子衿说。

    “我还没有说,你怎么就知道掌柜同意呢?”钱多串诧异地问。

    “看你满脸的春心荡漾,我想掌柜肯定答应了呗。”叶子衿淡淡地说。

    钱多串……

    如果不是因为叶子衿厨艺好,就凭叶子衿说话能噎死人,他早就让小厮狠狠地揍她一顿了。

    两个人默默地来到了厨房。客栈也有小厨房,叶子衿进去后,发现灶台上的食材还比较多。当她看到白米饭一桶的时候,嘴角抽搐了好几下,才终于忍住没有开口骂钱多串。

    她默默地过去,拿了几个鸡蛋,然后又取了一些葱花洗净切碎,“烧火。”

    钱多串表示不会。

    “那就找个会烧火的进来。”叶子衿没好气地说。

    于是在叶子衿鄙夷的目光中,钱多串喊来了一个钱家小厮进来。

    叶子衿做得是最简单的葱花蛋炒饭,食材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偏偏一会儿厨房里就传来了少有的饭香味。

    调料是自带的,叶子衿用完以后,继续将纸包收了起来。

    “辛苦了,这一份归你。”叶子衿将一大碗送给了烧火的小厮,小厮接过后,再三道谢,然后眉开眼笑地出了厨房。

    “将蛋炒饭送到爷的房间里去。”钱多串霸气地吩咐另外几个小厮。

    小厮进来用盘子端着碗往楼上送,一路上香味扑鼻,客栈中落座的客人不停嗅着香味。

    “掌柜,点一份和他们一样的。”

    “我们也每人一份。”

    ……

    掌柜认出端盘子是钱家小厮,连忙陪着笑脸向客人解释,“他们手里的饭食不是我们客栈厨子所做,而是自带的厨子在小厨房做的。”

    客人一听,个个不满嘀咕了几声也就算了。

    钱多串坐在房间里,幸福满足地大口吃蛋炒饭。太好了,今天这些都是他的了,他故意让小厮多要了一些米饭,没想到叶子衿今天心情好,居然全炒了。

    第二日早上,叶良禄要回去,叶子衿却不同意。“爹,我想到街上却转一圈,然后再回去。”

    “你想买什么?”钱多串伸头问她。

    “买些布料。天气转暖了,家里个个都还穿着打补丁的衣服,就是被褥也是旧的,我想买一些新的换上。再过几天,窗户装好了,我们就搬进新房子去住,总得让家里设施全都跟上吧。”叶子衿说。

    叶良禄担心身上带着银子不安全。

    “行,我知道哪里有好的布庄,我们买完了再回去。”钱多串也很好说话。

    于是,大家上了马车,经过布庄的时候,叶子衿花了几十两的银子,给家里每人添置了两身夏衫的布料,又买了新的夏被和褥子。看到布店边上就是银楼,叶子衿揣着银子进去,又给马氏和叶子楣各自买了一个银手镯和一根银簪子。

    “你自己怎么没有买?”钱多串好奇地问。

    “你会将我当作女人看吗?”叶子衿上了马车斜睨看着他问。

    钱多串立刻摇摇头,这么凶,哪点像女人?

    “这不就结了。”叶子衿白了他一眼。

    至此,两个话尽。

    叶良禄满心酸涩地看着叶子衿,他觉得更加对不住女儿了。子衿赚到了银子,大多数全都用在家里,是他这个当爹的无能呀。

    “胖子,这是欠你的五十两银子,咱们算是两清了。”叶子衿将身上的银票拿出五十一张递给了钱多串。

    她这么爽快地花钱,钱多串有些不好意思,他心里一直在担心叶子衿昧了良心,将他的银子给贪污了。其实这个丫头身上也有不少优点呀。

    “回去后,你给我运一百斤的糯米、一百斤的稻壳……”叶子衿开始列出需要的东西。

    “等等,你要的这么多,我记不住。”钱多串打断他的话。

    叶子衿嫌弃地瞥了他一眼,“猪脑袋。”

    “谁猪脑袋,你一口气说那么多,谁能记得住?”钱多串顿时急了。

    叶子衿不和笨蛋说话。

    于是,一路上钱多串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叶良禄见状,无奈地故意找钱多串聊天,这才转移了胖子的注意力,叶子衿的耳边也得到了清静。

    回到村子里,不知为什么,叶兰泽和叶禾衣、叶冰清全在家里。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她们也跟着马氏、叶子楣出来了。

    叶兰泽见钱多串和叶子衿一前一后从马车上下来,心顿时碎成了一片片,接着又看到叶良禄也从车上跳下来,心里这才好受一点儿。

    “你们总算回来了。”马氏见他们父女平安归来,所有的担心全都消失不见了。

    “子衿,东西卖了吗?”叶子楣最关心的是点心有没有卖出去。

    “卖了。”叶子衿干脆地回答。

    “哼,说得好像是你卖出去一样。”钱多串逮着机会讥讽她。

    “呵呵,说得好像是你功劳似的。”叶子楣和他怼喷。

    “当然是我的功劳,人全是我找来去的。”钱多串显摆。

    “没有子衿的手艺,你找多少人也没用。”叶子楣和他针锋相对。

    “她手艺好……”

    “胖子,别忘记了,我们只是合作。该给你的银子,我一个铜板也没有少了你的。要是你不满意,大不了以后我找别人合伙去。”叶子衿阴森森地冲着他冷笑。

    “谁不满意了。”钱多串立刻认怂,一张胖脸上堆满了笑容。

    “叶姑娘如果看得起在下的话,我倒是愿意和姑娘合作。”忽然,六公子淡淡的声音飘过来。

    钱多串见他神不知鬼不觉就到了身边,立刻炸毛,“你捣什么乱,我们还没有散伙了,你过来捣什么乱?”

    “友尽,什么功劳好像都是你一个人,以后鬼才愿意找你合作了。”叶子衿嫌弃地说。

    “你这是过河拆桥。”钱多串大怒。

    “我就是,你又能怎么样?”叶子衿直接对她翻了一个白眼。

    “你别忘记,你在马车上还想让我给你捎东西了。”钱多串很生气、很生气,他也是有脾气好不好,为什么这么多人一起欺负他一个人?

    “或许我也能办到。”六公子的语气很淡,但特别气人。

    “你……”

    还没等钱多串发怒,六公子身后的侍卫已经对他怒目而视。

    瞪眼就瞪眼,好像谁怕了似的?于是钱多串也瞪大了眼睛。

    在他幼稚的行为下,叶子衿兄妹一起兴高采烈地将买来的布匹和被褥从马车上搬下来了。

    “咋买这么多东西?”马氏埋怨她。

    “娘,我和爹赚到了银子,赚来银子不就是为了花吗?”叶子衿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两根簪子,一只蝴蝶的,另一只是朵桃花,然后分别递给了叶子楣和马氏。

    “咋还买这么贵重的首饰?”马氏不愿意接。

    叶子衿将盒子里的银镯取出来,也直接塞给了她,“买都买了,难不成还让我退回去?”

    “你自己留着,你也长大了……”马氏不愿意要。

    “娘,我看不上这些玩意。再说了,我从明天开始还要干活了,带着多碍事。”叶子衿打断她准备的长篇大论,“行了,我是你亲闺女,是姐姐的亲妹妹。将你们打扮得漂漂亮亮有什么不对?以后了,我就负责养家,你和姐姐负责貌美如花就行。”

    “啥貌美如花?”马氏羞红了脸,“娘都快四十的人了。”

    “四十正好一朵盛开的话。”叶子衿嘴上抹了蜜似的哄着马氏。

    叶禾衣和叶冰清都有些吃惊,她们目测二房从州府带回来的东西,少说也得花二三十两银子。叶子衿到底去州府干什么,一次居然赚了这么多银子?

    叶兰泽的主意力放在钱多串身上,她见二房姐妹两个都不怎么待见钱多串,一颗心顿时变得踏实了。

    “饿了吧?进屋吃饭去。”马氏说。

    “你们不会又打算留下来吃饭吧?”叶子衿回首看着站在门前的姐妹花问。

    “哦,不不,我们正准备回去了。”叶禾衣微笑着回答。

    叶冰清眼中的愤恨一闪而过,不过是吃她们几顿饭,看叶子衿能的,好像她们欠了二房多少银子似的。

    叶兰泽的脚步却迈不开,她好不容易见到钱多串,好想告诉钱多串,她会用心学习厨艺的。今天,她就是来到二房这边讨经验的。

    “子衿,怎么说话的。”马氏呵斥了叶子衿,她转身又淡淡地对姐妹花开口,“家里是做了你们的饭,留下来吃吧。”

    叶子衿和叶子楣都不说话,叶良禄暗暗叹口气也挽留了三个侄女。

    最后,老宅子那边的三个女孩子还是在二房这边蹭了一顿饭。

    叶子衿和叶子楣都不待见她们,姐妹两个吃完饭,将饭碗收拾好了以后,就一起结伴到了后面的作坊。

    叶子衿走的时候,特意将钥匙留给了叶子楣,以方便陶家兄弟过来送缸。

    两天没回来,几口大缸已经拍成了排。叶子衿到作坊内开始挑选黄豆。

    钱老爷和钱多串做事还算有良心,送来的豆子都是优质品,里面没有杂质,坏豆子也极其少。

    “帮我挑选豆子浸泡,一个坏豆子也不能要。”叶子衿对叶子楣说。

    “啪啪啪。”外面有人打门。姐妹两个进作坊,是特意关上铜门的,叶子楣听到动静,立刻过去开了门。

    站在外面的是一脸不高兴的叶苏凉,他的身边则站在三朵花。

    “你们过来干什么?”叶子楣没好气地问。

    “我们过来看看,你这儿有没有需要帮忙?”叶禾衣笑着说。

    叶子楣刚要拒绝,叶子衿似笑非笑地开口了,“有呀,我这儿正需要人手帮忙了。”

    叶子楣听了,就不再说话了。

    叶兰泽、叶禾衣和叶冰清得以进入了作坊。

    “子衿,你们买这么多缸干什么?”当叶兰泽看到作坊内成排的大缸小缸,顿时惊呼起来。

    “死胖子走呢?”叶子衿忽然开口问。

    “没有,他过去看宅子去了。”叶兰泽红着脸小声回答。

    “不是说过来帮忙吗?那行,帮我拣豆子,坏豆子一个不能留,等会儿我检查呀,也不能有脏东西。”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叶兰泽几个没想到她用人这么不客气,过来帮忙只是她们找的一个借口,目的就是想看看作坊内到底在做什么。叶子衿还真的用上了她们。

    不过没办法,叶子衿已经开口了,三个女孩子只好坐了下来帮着干起了活。

    叶禾衣的心眼多,她一边干,一边留意叶子衿到底买了什么,她就不信了,屋子里一袋袋的还真能都是豆子?

    可是当叶子衿一袋袋地将口袋解开查看时,她就绝望了,口袋里居然真的全是豆子。

    ------题外话------

    感谢大家打赏月票和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