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77章 不讲义气的家伙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子衿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她担心钱家送来的豆子前面几袋是好的,万一后面掺杂了坏豆子,吃亏的就是她了。等查看完所有袋子里的豆子,她才终于放心。钱家人还不错,做事挺上道!

    被小小感动了一把的叶子衿,好心地决定以后少欺负钱多串一些。

    也不知道叶子衿到底要干什么,叶禾衣她们愣是被叶子衿逮着干了一个下午的活。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叶子衿终于发善心了,“明天需要的量差不多够了,多谢你们过来帮忙,就算是中午饭的相应回报。”

    她不开口倒也罢了,一开口真心能气死人。

    “不过,作坊是我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以后这儿是重地,麻烦你们以后不要再过来了。记住了哟,不是不要随意过来,而是不要再过来了。”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她们说。

    叶禾衣、叶兰泽和叶冰清脸色都很难看,叶子衿也太不给她们面子了。其中叶冰清年纪最小,性格最冲动,叶子衿的话,极大地刺激了她,她忍不住张嘴反击,“叶子衿,别把好心当作驴肝肺,我们好心好意过来帮你,是看在大家一脉相传,不是让你肆意羞辱的。”

    叶禾衣这一次没有阻止叶冰清,叶兰泽也很生气,她支持叶冰清,“你怎么变得凶悍,像个泼妇似的。”

    “噗嗤。”六公子站在门口。

    叶冰清的眼睛一亮,她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委屈了,“你这副模样,要是让村里人看到,还以为我们老叶家的女孩子都像你一样泼辣了。你让我们姐妹几个怎么出去见人?”

    “搞清楚了,我们分家了,二房和你们半个铜板的关系也没有。我泼辣怎么呢?我泼辣我喜欢,我骄傲!你怕别人误会,以后别到二房这边来,最后估计鬼也记不得我们之间有关系。”

    “子衿姑娘敢说敢当,乃是女子中的真性情,泼辣二字又是从何而来?”六公子缓缓开口。

    这话分明是向着叶子衿,叶冰清的眼睛一下直了。

    “嗯嗯,容峘,你这朋友没有白交哟。”叶子衿对他竖起大拇指。

    “不过这位姑娘说得也没错。”六公子话又有了转机,叶冰清的眼睛又带上了希望盯着他。

    容峘缓缓地开口,“吃在别家,站在别家地盘,却在窥觑别人的一切。这种人过于龌龊,子衿姑娘最好离她们远一些了。”

    “公子,你误会了。”叶冰清委屈得眼泪都下来了,“我只是过来帮忙,根本不是在窥觑她,是她小心眼……。”

    “你说对了,我这个人最大的优点就是小心眼。哇塞,连这个都被你看出来了,不错哟。既然知道了,三小姐,你是不是该出去呢?大门在正前方,请便,慢走不送。”叶子衿毫不客气地开始赶人。

    容峘的嘴角一下勾起了。

    他的笑虽然很淡,却如六月的烈焰,那样火热逼人,叶冰清又看呆了。

    “子衿,妹妹她年纪小,你就别和她一般见识了。我们并不知道这儿是重地,还以为你和子楣需要帮忙,才相携而来,看能不能帮到你。常言说,不知者不为罪,你又何必和她斤斤计较呢?大不了以后我们不再到作坊这边就是。”叶禾衣用姐姐的口吻去教训叶子衿。

    叶子衿呵呵一笑,“她小,我就该让着她?那好我还比你们两个小了,平时也没看到你们让着我。你看你们一直以淑女温顺而标榜自己,你们欺负我的时候,都不在乎什么名声,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是灾星,向来就不注重名声,我为什么还要让着她?让着你们?我在琢磨着,以后是不是应该再接再厉加把劲去欺负你们呢?”

    “公子,你听听,她承认自己在欺负人了。”叶冰清抓住了最有利于她的一句不放。

    “是呀,我说了。我就喜欢欺负笨蛋。”叶子衿笑呵呵地承认,一点儿也没有避讳的意思。

    “有仇不报非君子,既然别人欺负你在先,子衿姑娘想怎么反击都在情理之中。”容峘依旧向着叶子衿,半个眼神都没有给叶冰清。

    叶冰清的心都要碎成了渣渣。

    “子衿,你扪心自问,我们什么时候欺负过你?”叶禾衣摆出讲理的架势,“在老宅子里,祖父祖母是让你做的家务多了一些,但我们也从没有骂过你打过你,怎么就算欺负你呢?”

    “对,我又没有欺负过你。”叶兰泽更委屈。

    “切,你们说没欺负就没欺负吗?都说我这个人十分小气了,凡是不愿意帮我,看着我倒霉看着我被人欺负的人,我都认为你们属于一伙人。还有,你得了健忘症,我可没有这毛病。是谁,每一次在老的面前挑唆,又是当了白莲花,一副好人模样,背后使坏?”

    “这些我全都没有干过。”胖乎乎的叶兰泽连忙申明。

    “没说你,你给我闭嘴。”叶子衿不耐烦地呵斥她。

    “不是我,那你还讨厌我?”叶兰泽顿时愤恨不平起来。

    “因为你是福星,这么多年来,在你福星的光照下,我这个灾星很荣幸地一直被人拿来和你对比。你享受的一切大多数都是我爹我娘赚到的,我凭什么喜欢你?就凭你是福星?告诉你,美得你,我还是灾星了。我都没有骄傲,你骄傲个屁,天天关在家里,还真的拿自己当小姐看了。”叶子衿白了她一眼。

    “你是灾星又有什么好骄傲?”叶兰泽被她气得直跺脚,“我也没有骄傲好不好?你不讲理。”

    “说的好像我什么时候和你们讲过理似的。以前你们和我讲过理吗?我是灾星,我就骄傲怎么呢?”叶子衿的嘴皮子利索,绕来绕去,叶兰泽很快被她绕晕了,“我的心理伤害全都是由于你造成的,你说,我要是喜欢你,我脑子是不是有病?”

    叶兰泽……

    “我又不是故意的。”憋了半天,她憋出一句来。

    “就算你不是故意的,但你对我已经造成了事实伤害,所以你别想我对你和声细气。”叶子衿又白了她一眼。

    于是叶兰泽不说话了。

    这丫的,还是太单纯了呀,叶子衿看到她耷拉个胖脸一副很难过的模样,暗自在心里嘀咕。其实,老宅里的三个姑娘,她还真对叶兰泽讨厌不起来。这丫头比较单蠢,对身边的事情不是太在乎,这些年吧,私下里也从来没有欺负过她。

    但三房两个丫头,她也是真的厌恶,自以为是的聪明,她看着心累,所以叶子衿从不给叶禾衣和叶冰清好脸色看。

    “二哥,豆子泡上了吗?”叶子衿大声问叶苏凉。

    “泡上了,泡好了三桶。”叶苏凉满头大汗,虽然作坊里打了水井,但一个人泡了那么多的豆子,其实还是挺累的。

    “泡好了,那咱们就回去。”叶子衿拉着叶子楣往外走。

    叶苏凉和六公子也转身往外走,叶冰清见状,气的要命,但叶子衿不爱搭理她,她一个人也吵不起来。

    叶兰泽垂头丧气也跟着出去了。

    “子衿,今天给你添麻烦了。”只有叶禾衣依旧摆出不和叶子衿计较的好姐姐形象。

    脸皮这么厚,叶子衿都懒得搭理她。

    等所有人都出去了以后,叶子衿拿出一把大铜锁,直接将门锁上了。

    叶兰泽觉得无趣,转身气呼呼地回老宅子了。

    叶禾衣和叶冰清纵然脸皮再厚,此刻也不好跟着叶子衿回新院子那边,姐妹两个也回去了。

    “哼,你要的东西,明日自己去铺子里买。”钱多串还在生气。

    “你又不是不过来,顺便带来,又不会累着你。”叶子衿表达了自己的鄙视之情。

    “凭什么让我带?明日我还要拉砖头石块过来了。”钱多串鼻孔朝天。

    哟,真生气呢?叶子衿还真不想惯着他这毛病,钱多串是典型的那种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她可以肯定,要是她稍微表示后退一些,钱多串就能得瑟得上天。

    钱多串偷偷瞄了叶子衿一眼,心里暗自祈祷:求我呀,求我呀。他都想好了只要叶子衿求他,他就稍微让步那么一下,勉强明日将货物给她运过来。

    叶子衿却不是这样想,麦子也分很多种,她还是自己过去亲自挑选才会放心。

    “行,既然钱公子有事忙,那就算了。姐,明日我们两个一起去镇上。”叶子衿笑眯眯地对叶子楣说。

    “好呀。”叶子楣笑着点点头。

    “明日我无事,可以载你们一程。”六公子在边上淡笑着说。

    “太好了,容峘。”叶子衿承了他这个人情,“明日可能要迟一些才能去镇上,我得先处理豆子。”

    “无碍,什么时候都可以。”六公子笑眯眯地回答。

    “六公子真是大好人,不像有些人,脸皮厚不说,心眼却比女人还要小。这种人简直不算男人。”叶子楣一边说着讥讽的话,一边用眼睛斜睨似笑非笑地看着钱多串。

    摆明了,她嘴里的不像男人的男人就是指钱多串。

    一群坏人,钱多串愤恨不平,居然联手一起挤兑他、欺负他。

    不过生气对生气,基于对方三人,他自己独身一人,钱多串还是忍下来心中的恶气,“既然如此,我先回去了。”

    说完,他背着一双胖手急急忙忙地上了马车。

    “我到山里去一趟,明日会回来。”容峘对叶子衿说一声,“明日我过来吃早饭。”

    叶子衿一愣,这些话好像根本不用对她说才对吧?

    六公子交待完了,直接孤身一人走了。

    这人真怪!叶子衿也没有多想,笑眯眯拉着叶子楣回了家。

    马氏已经做好了晚饭,叶苏离和叶良禄已经从地里回来,正等着他们回来吃饭了。

    叶子衿和叶子楣、叶苏凉洗了手以后,笑着说,“爹,我还要再开十亩地。”

    “咋还开荒呢?”马氏焦急地问。手里土地多一些固然好,但一口吃不了胖子,那么多的荒地,要是只种了一茬的苗苗,还是亏得厉害了。

    以后家里添赋税这个空都填补不过来了。

    “西红柿打下的长茬别扔了,全都扦插在育苗的地中,等扎根了,就可以再移栽到开好的荒地内。”叶子衿解释,“当然扦插的成活数量可能不是太高。”

    “不高,你还要开荒?”马氏急了。

    “剩下的土地我们可以种豆角、白菘,到了秋天的时候,不管多少豆角和白菘,我都会处理掉,而且我手里还有新种子没有种下去了。”叶子衿回答。

    马氏听了依旧忧心忡忡,不过她看到叶子衿胸有成竹的模样,又不知道如何反驳。

    叶良禄却毫不犹疑地支持了叶子衿的决定,“行,明日我就去找村长,将边上的荒地再圈下来。”

    马氏听了,叹口气没有再说什么。

    “大哥、二哥,你们吃完了早点儿睡。明日要起早帮我干活了。”叶子衿笑着说。

    “行,等会儿我们就睡。”叶苏凉笑着答应了。

    第二天五更天的时候,叶子衿果然就起来了。到了外面一看,叶苏凉和叶苏离早就起床了,就是马氏也将所有的豆皮、豆干做好了,放在一旁了。

    “我们去后面。”叶子衿梳好头洗把脸就往后面的作坊跑。

    子楣几个连忙跟上她,叶子衿到了后面,直接将门开了。

    她先到大盆边检查了昨晚泡下的豆子,经过一夜的浸泡,豆子一个个全都变得白白胖胖。

    “将这些豆子都蒸了。”叶子衿说。

    昨天其实也没有泡多少豆子,今天先做豆瓣酱,而酱油和醋的的生产,暂时还开展不了,因为缺少需要的材料。今天只要从镇子上买回来,明日就开始酿造醋和酱油。

    兄妹四人分工合作,劈柴烧火上笼子,晾晒,很快三桶的豆子就被处理好了。

    这时外面的天也完全亮了起来,兄妹四人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了前院。

    “回来呢?”叶子衿看到六公子已经坐在屋子里,随意打了一个招呼。

    “不如买几个人回来用。”六公子淡淡地说。

    这话没头没尾,不过很奇怪,叶子衿一下就听明白了。

    六公子是好意,她也不想打六公子的脸面,因此她说话的语气十分客气自然,“手里缺少银子,现在买了人回来,我根本养不起。”

    这个理由比较充分,六公子不再勉强她。

    叶子衿知道他胃好像不太好,吃不得别人做的菜,于是她亲自到厨房又做了两碗面条端过去。

    六公子看到她特意为自己做了面条,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

    他一点儿也没有觉得难为情吃了一顿独食。

    叶苏凉几个也不和他计较,家里花卷鸡蛋什么都有,日子已经过得很好了,他们没有六公子那么娇气。

    吃完饭以后,叶子衿从叶良禄那儿要了二百两银子,另外一百两的银子留给了他去开荒,然后拉着叶子楣坐在六公子的马车往镇上去了。

    镇上有三家粮店,全是钱家的,叶子衿找到了城北一家进去了。

    “哼。”没想到钱多串正翘着二郎腿坐在粮店中了。看到他们进来,钱多串很傲娇得将脑袋转到了一边去。

    “客官,你们要些什么?”小二不认识他们,立刻热情地过来迎客。

    “二百斤糯米、二百斤的高粱、二百斤的麦麸、二百斤的稻壳……”叶子衿报出一连串的数字。

    钱多串翘着二郎腿抖呀抖,就是不说话。他不说话,叶子衿也装作不认识他,不和他打招呼。

    “客官,咱这儿卖得是粮食,可没有麦麸、稻壳之类的东西卖。”小二为难地说。

    “原来钱家粮铺里也有缺货的时候。”叶子楣故意大声说。

    钱多串不和叶子衿他们说话,这家伙的耳朵却早就竖起来了。叶子楣又故意提高了声音,他听了立刻嗖地站起来,“没长眼睛吗?我们这儿是粮店,不卖猪吃的东西。”

    “是吗?”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噢,谁告诉你我买的东西是喂猪用的?有本事到时候别吃!”

    她的气势一涨,钱多串来的气焰立刻下降了几分。

    “我让人给你找。”六公子淡笑着开口。

    “立刻给小爷将她要的东西给找来,省的坏了咱们钱家的名声。”钱多串大怒,哼,就算是中计,他也不会给六公子献媚的机会。

    “姑娘,请稍等,我们这就去给你调集。”小二立刻说。叶子衿是大客户,少东家又发话了,虽然麻烦了一些,但卖得也多呀。

    叶子衿笑眯眯地问小二,“我买的多,你们负责送货吗?”

    “如果是姑娘刚刚报的数目,我们自然是送货的。”小二笑呵呵地回答。

    钱多串想拦着小二都没有机会,他接触到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目光后,立刻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他别扭地将脑袋扭到了一边去了。

    “德行。”叶子楣有点儿生气,狠狠地瞪了钱多串一眼。

    钱多串马上瞪回去,哼,在叶家的地盘上,叶家两个泼妇敢欺负他,他认了。但这儿是钱家的粮铺,是他钱多串的地盘,难道他还怕了这两只母老虎不成。

    于是,店铺里出现了很滑稽的一幕,一个胖子和一个瘦姑娘都在努力瞪着眼睛,好像在比谁的眼睛大。

    有客人想进来买东西,见到这一幕立刻悄悄地又退了回去。钱家少东家要和一个姑娘干架,大家还是远离是非之地比较好,免得被伤及池鱼。

    “喂,胖子,你知道镇子上哪里有卖榨油的工具吗?”叶子衿问钱多串,打破了两个幼稚的人之间的对视。

    “怎么,你想开油坊?”钱多串本来不想搭理她,不过转而又一想,难得叶子衿这丫头有求于他,他就勉为其难地帮她一把好了。

    “南街有,我们先过去看看。”六公子没有给钱多串机会。

    钱多串气得肚子一鼓一鼓,什么狗屁玩意的六公子肯定和他有仇,每一次都故意拆他的台。

    “行,一起过去看看。要是价格合适的话,我就买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六公子,你真厉害。”叶子楣故意大声夸赞六公子,顺带给了钱多串一个鄙视的眼神。

    钱多串觉得自己受到了很沉重的打击,他气呼呼地端着茶杯,一样脖子将杯子里的茶水喝光了。

    而那边,叶子衿、叶子楣和六公子已经上了外面的马车。

    “粮食给我装好了,我一会儿过来拿。”叶子衿在马车上喊。

    钱多串不说话,小二大声答应下来。

    马车顺着接到来到了南街后,果然在这儿看到了一家油坊在出卖一套榨油设备。

    “你们自己做得是油坊生意,怎么卖了榨油的工具呢?”叶子衿吃惊地问。

    “不瞒姑娘说,本来老朽带着两个儿子是准备扩大油坊,可是最近家里出了一点儿事情,唉,没办法,急需银子呀。小老二也是实在没有办法,才会想到要卖了这套新工具。”掌柜一脸地惋惜。

    “不知这套工具,要多少银子?”叶子衿问。

    “小老二买的时候,是花了七十两银子,因为被用了不到几天的时间,我算你六十五两银子,可行?”掌柜沉吟一会儿,报出了一个价。

    叶子衿考虑一下,觉得可行,立刻答应下来,“行,我买了,不过你们得将工具给我送到家里,顺便再将其组装起来。”

    “行,现在就可以给姑娘送过去。”油坊掌柜满口答应。

    生意谈妥以后,叶子衿将银子付了,然后给掌柜留下了一个地址,掌柜立刻安排人手开始拆卸工具。

    看着他们出去的背影,掌柜忍不住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然后冲到了后面的院子里。

    院子里正有两个人板着脸虎视眈眈地盯着掌柜儿子,两个小子被吓得腿儿都在发抖。

    “两位公子,生意已经谈妥,这是银子,你们拿去。”掌柜慌里慌张从怀里掏出了叶子衿结算的银子,放在了桌子上。

    两个侍卫对视了一眼后,点点头,收起桌子上的银票,不放心地叮嘱掌柜几句,“我家主子出了双倍的价格买下你家工具,算起来,你也不亏,管好自己的嘴巴。”

    “是,是,小老二不是多嘴之人,两位公子尽管放心。”掌柜不停保证。

    两个侍卫这才从后门出去了,掌柜抹了一把汗,又叮嘱儿子不许再提今天发生的事情。

    叶子衿姐妹和六公子又坐着马车往钱家粮铺去,在马车上,叶子楣忍不住开口问起来,“子衿,你办作坊是为了开油坊?”

    “油坊只能算是勉强顺带的生意,我想要炸完油以后的豆饼。”叶子衿解释,“如果直接用豆子的话,也可以,但浪费很多。如果炸了油的话,虽然辛苦了一点儿,但多少有赚头。”

    原来如此!叶子楣虽然不知道她最在乎什么,最后到底要做什么,但她无条件地相信叶子衿,就算不明白,她也不再追问下去了。

    “姑娘,你回来的正好,你要的东西全在马车上了,你可以亲点一遍,然后派人给你们送过去。”小二迎过去笑着说。

    “不用清点了,你们列出清单给我就行。”叶子衿回答,“多少银子?”

    “一共是七十八两三钱。”小二麻利地报出了价格。

    “买了这么多,胖子,抹了领头吧。”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钱多串。

    “抠门。”钱多串表示很鄙视她。

    “你不抠门,倒是将零头抹了呀。我们买了你这么多东西,放在别人家,价格还要低得多了,你怎么不说自己是奸商?”叶子楣不服气地回击。

    母老虎!钱多串瞪了她一眼,很“矜持”地对小二说,“算了,零头抹了。别和小家子气的人计较。”

    “姑娘,零头抹去,你就给七十八两好了。”小二笑着看着叶子衿说。

    叶子衿递过去一百两的银子,小二给她找了零钱。

    “胖子,你认识酿酒的人家吗?”叶子衿打起了钱多串的主意。

    “认识又怎么样?”钱多串斜睨看着她。

    六公子漫不经心地往前一走,钱多串立刻说,“认识,镇子上酿酒的人家我都认识,他们大多都是在我家买的粮食。”

    “能不能给我找一点酒曲过来?”叶子衿问,“用钱买也行。”

    “你不是还想酿酒吧?”钱多串严肃地盯着她问,“如果你是要酿酒的话,我是不能帮你找酒曲的。要是这样做,我可没有了做人的诚信。”

    “不酿酒,你就放一百颗心吧,我不会用你拿来的酒曲去酿酒。我有别的用途。”叶子衿笑嘻嘻地回答。

    “不行,你得告诉我你想要酒曲干什么?”钱多串认真起来。

    “做调料。”叶子衿大方地回答。

    钱多串点点头,“行,我过去帮你找找。”

    “我在这儿等你哈。”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钱多串白了她一眼,临走的时候吩咐小二给他们端了热茶。

    “姑娘,我已经让人将粮食给你送过去了。”小二将茶端过来,又解释了一句。

    叶子衿放心了,直接坐等胖子。

    钱多串出去的时间有点儿长,眼看着要到了饭点,他还没有回来。“他是不是躲了起来?”叶子楣担心地低声问。

    “不会。”叶子衿笑着摇摇头。胖子虽然看起来不着调,但他是个性情中人。可以说钱家对子女的教育很成功,从胖子刚才执着地问自己要酒曲干什么就可以看出来。

    古代的小作坊生产,都是各自为营,竞争中,往往是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大家讲究的是独家经营。

    估计,就算是钱多串出马,想要别人家的酒曲也难。

    好在钱多串没有辜负叶子衿对他的期待,在午时的时候,胖子终于回来了,他身边的小厮手里抱着一个坛子。

    “你这个人真是麻烦。”钱多串没好气地说。“给她。”

    他示意小厮,小厮连忙将手里的坛子递给了叶子衿。

    叶子衿打开坛子一闻,一股浓郁的酒曲扑鼻而来。这家酒应该酿的还不错!

    “费了我不少力气才得来了。”钱多串很想显摆一下。

    “中午给你加菜。”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还像话,胖子乐呵呵地直点头,至此,两个人算是勉强和解了。

    “快点儿,我告诉你呀,不管多晚,你得给我做吃的,为了帮你忙,我到现在还滴水未沾了。”钱多串很郑重地说明。

    “放心,我虽然不算是君子,但说话也一向算数。”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姐妹两个来的时候是坐着六公子的马车,回去的时候,自然还是选择上了六公子的马车。

    钱多串见状撇撇嘴,哼,什么六公子呀,分明就是个色狼,那两个母老虎一点儿眼力都没有,居然不和他这么善良的人坐一辆马车。

    由于回去的时候,正当午时。路上半个人影也没有,六公子的马车在前面行驶,钱多串带着人跟随在他们后面不远处。

    “嘘。”车夫忽然紧张起来。

    “公子,有敌人刺杀。”外面侍卫说。

    叶子衿脸色一白,她害怕自然有些,但更多的是不甘心。他妈的,她运气也太背了,出来买个东西,居然遇上打劫的了。哦,不是打劫,是刺杀。

    打劫的话,失去财物还有可能活着,但刺杀的话,对方肯定会选择杀人灭口。

    也就是说,她这一次算是被对面的六公子给坑了。

    叶子楣掀开帘子一看,张口就要惊叫起来,叶子衿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

    “等会儿没命地往钱家的马车上跑,然后让胖子带着你先去镇上。”叶子衿低声对叶子楣说。

    “那你呢?”叶子楣用颤抖的声音问。

    “我当然也找机会跑了。我们不能在同一个方向,否则的话,会被敌人一窝端了。”叶子衿回答。

    对面的六公子见她当面就怂恿叶子楣逃跑,甚至她自己都想逃走,嘴角忍不住勾起来,他缓缓地问,“你当算怎么安排我?”

    “呵呵,你还要我安排吗?”叶子衿才不会傻不拉几在这时候和他讲什么义气了。

    几道利箭忽然刺进了马车中,叶子衿一把拉住叶子楣趴下来。“记住了,跳下车就往钱家马车上跑。”

    “我和你在一起。”叶子楣用力摇头。她是姐姐,她必然保护好子衿。

    “甭添乱。你要是不逃的话,只会害了我懂吗?”叶子衿用力拉着她的胳膊,让她听清楚自己的话。

    叶子楣似懂非懂。

    “外面的那些人目标不是我们,如果能在混乱中逃走的话,他们不会死追不放。但是如果留在现场的话,我们是必死无疑。”叶子衿冷静地分析给她听,“我们两个要想活着,就必须逃。”

    六公子见她姐妹两个直接将他排除在外,忍不住又勾起了嘴角。

    “给我一件武器。”叶子衿盯着六公子说。

    六公子摇摇头,“你如此不讲义气,想抛弃我逃走,我为什么要给你武器?”

    “因为他们的目标是你,而不是我们。我们受了你的连累,你不应该明大义,先护着我们走吗?”叶子衿白了他一眼,“当然以你的身手想逃走很容易,可怜的就是我们姐妹两个了,所以无论如何,你也得托住他们,先让我们逃走。”

    “我没有你想到那么有大义。”六公子笑眯眯地说。

    “看得出来。”叶子衿很鄙视他。

    六公子只是笑,不说话。

    这时,有人跳到了马车的上方打斗。

    叶子衿见他稳如泰山坐着,脸色变了又变。最危险的地方往往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从理论上讲,和六公子在一起是最明智的选择。但下意识的,叶子衿又觉得,如果敌人太强的话,六公子未必愿意护着她们姐妹两个。

    老实憨厚的钱多串倒是一个选择,最起码,那家伙还算有点良心,而且最重要的是,钱多串是个吃货!吃货的世界很复杂,他们为了一口吃的,真的会干出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不管了,赌了!

    叶子衿拉着叶子楣跳出了马车。

    刺客是一群黑衣人,蒙着面,只露出两只眼睛,果然很符合坏人出场的装扮。

    钱家的马车在掉头,车上的小厮已经抽出了佩剑警惕看着,不过黑衣人没有进攻他们,他们只是忙着调转马头,并没有选择参与到打斗之中去。

    “死胖子,你保护我姐,否则话,我和你没完。”叶子衿一把拉着叶子楣往后跑,一边大声嚷嚷。

    我去!钱多串欲哭无泪,本来他可以当一个愉快轻松的吃瓜群众,被叶子衿这么一嚷嚷,钱多串很明显看到了有黑衣人对他们也露出了凶狠的眼神。

    “我就是路过,你们打你们的,我是不会帮忙的。”钱多串举起手申明。

    地上有倒下的尸体,叶子衿直接捡起了死人边上的佩剑,然后停下脚步警惕看着后方。

    叶子楣的脚步顿时放慢,“死胖子。”

    叶子衿大怒,“走。”

    钱多串是真的不想管闲事,他可是一个十分惜命的人。他是钱家三代单传的独苗,他不能出事呀。但他也真的做不到眼睁睁看着叶子楣和叶子衿被人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