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78章 厚脸皮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将人抢出来就跑。”前方,两个人黑衣人手里拿着剑,各自对准了叶子衿和叶子楣。不能等了,看不下去了,钱多串随手从马车上抽出了一把剑冲了过去,动手的之前还不忘嘱咐小厮们随时准备好抢人跑路。

    “啊!”叶子楣平时再泼辣也没有用,她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乡下丫头。看在地上倒下的尸体,她没有晕过去已经很不错了。扭头之际,猛地看到一把剑冲着她胸口而来,顿时吓得失声尖叫起来。

    “哐当。”,剑并没有刺中她的胸口,黑衣人的剑被胖子手里的剑挡住了。

    关键时刻,钱多串良心发现,没有真的抛弃她们。

    两个小厮代替了钱多串,钱多串稍微后退一步,嗯,他的小命还是挺值钱的,绝对、绝对不能往前拼命。

    受到惊吓的叶子楣,也顾不得男女大防,激动之下,一下扑进了钱多串宽广的怀中。

    暖香软玉!钱多串顿时傻眼了。

    别看这家伙整天喊得厉害,什么美人呀,什么小妾姨娘的,实际上这家伙从来没有真的碰过任何女人。忽然怀中多了一个少女,他是真的傻了。

    “公子小心。”就在粉红色泡泡从钱多串头顶飞起的时候,他的耳畔响起了小厮的提醒声。

    钱多串打了一个寒战,从旖旎中顿时醒悟过来。侧面一个黑衣人举着一把剑正冲着他门面而来。

    卧槽,女人果然是祸水呀。叶子楣没有发觉,还扑在他怀里哇哇大哭了。

    钱多串又不能将她推开,一咬牙用一只胖手揽住她的腰一个旋转,右手提着剑和对方赶上了。

    “啊?”叶子楣眼睛里只有两把厮杀的剑,吓得她又大叫起来。

    “闭嘴。”钱多串发怒了,他本来是悠闲的吃瓜群众,忽然变成了事件的主角,他是拿命在玩呀。他都没有叫,叶子楣鬼叫什么。

    钱家小厮已经将马车调转了头,赶车的小厮立刻大喊,“公子,车好了。”

    钱多串听见了,心里却在骂娘,他是想跑呀,但现在他跑不了怎么办?“去马车上。”

    他恶狠狠地对怀里的叶子楣说,“要是你腿发软,我可不管你。”

    说完,他也不管叶子楣什么反应,直接一把将叶子楣扔到了马车附近。

    叶子楣还在发呆,根本没有搞清什么状况,钱家赶车的小厮见状,立刻过去将她拖上了马车。

    那边,叶子衿也很倒霉,她不会内力,在现代的时候,她为了强身健体倒是报了几个班,什么跆拳道、什么散打,什么咏春拳,但事实上,她什么也没有学全。

    真的遇上刺客这样的高手,她能躲过两剑已经很不错了。

    “胖子。”叶子衿累得实在没有力气了,她可怜兮兮地喊钱多串。

    卧槽,又来了。不是说只负责救一个的吗?钱多串歪头看了一眼地上苦苦挣扎的叶子衿,嘀嘀咕咕地又杀了过去。

    “啊。”这一次轮到了钱多串鬼叫。

    钱家两个小厮见状,立刻艰难地往钱多串身边靠去。

    钱多串之所以鬼叫,是因为他胳膊上受伤流血了。如果不是场合不对,叶子衿真想抱着肚子好好大笑一场。笨蛋,只是伤了胳膊鬼叫什么?

    性命攸关呀,大哥。

    不过,钱多串良心未泯的执着精神还是深深地感动了叶子衿一把。

    忽然,叶子衿眼前一道亮光闪过,她一抬头,就看到一把锋利的剑冲着她的面部而来,亮光是剑锋折射了太阳光的缘故。

    死定了!叶子衿苦笑不已。好不容易重生一次,还没有大展宏图一番了,居然就这样憋屈地挂了。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说给别人听。

    一片轻飘飘的叶子从马车里射出来,生生地打偏了敌人的剑锋。

    来袭的敌人也不是善茬,他手里的剑偏了目标以后,立刻在空中翻了一个身,再一次折回来。

    钱多串是真的想过去救人,却根本来不及了。

    一道白色的人影从马车里箭一般的飞出来,一伸手将叶子衿抱在怀里让开了剑锋。

    “杀无赦。”六公子淡淡地发话。

    几道身影忽然从路边树林里窜出来,叶星如认出他们,就是时常跟随在六公子身边的几个人。

    这些人厉害多了,他们出来如收割西瓜一般,转眼之间,黑衣人就全都倒下了。

    “容峘,你是不是觉得很好玩?”脱离危险,敌人死光了,叶子衿也反应过来了。该死的容峘,原来一直在逗她。

    他的人就在附近,却看着她想个跳梁小丑一般被敌人捉弄。这个仇,她记下了。

    叶子衿越想越生气,她狠狠地在容峘的脚上跺了一下,容峘脚上的黑色靴子上留下了一个浅浅的脚印。

    “放肆。”容峘身边的一个侍卫立刻翻脸。

    叶子衿冷漠以对不说话。

    “都让你不要乱动,是你自己要下去。将过错算在我的头上,是不是太任性了些?”容峘淡笑着问。

    叶子衿被他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盯着容峘看了一会儿,实在找不到什么词来骂。的确,是她自己选择错了,不,也不算错。最起码,她看到了胖子是个值得一交的人。

    气愤之余,她对容峘竖起了大拇指,然后向下。

    容峘身边的几个侍卫被她挑衅的行为气得满脸通红。但主子不发话,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而且任谁都看得出,主子对这丫头很特别。他们可不敢自作主张。

    “你这个人真够阴险。”除去叶子衿很生气以外,钱多串也是气呼呼的。他拼死拼活地杀敌救人,原来该死的六公子动动嘴皮子就能办到了。

    他好委屈!

    “公子,你流血了。”钱家小厮盯着钱多串的胳膊吃惊地说。

    “哎哟,痛死我了。”钱多串闻言低头看了自己胳膊一眼,果然胳膊上的衣服已经被染红了一大片,他后知后觉地扔掉了手里的剑,然后鬼哭狼嚎起来。

    叶子衿默默地走到他面前,然后冷声说,“将胳膊抬起来给我看看。”

    钱多串委屈地将胳膊抬起来伸到了她面前。叶子衿也不客气,直接将他的袖子给撕碎了。已经接近初夏的季节,因此大家身上穿得都不算厚,钱多串里面穿着短袖的汗衫,外面罩着一件夏衫,叶子衿拽掉他胳膊上的袖子才发现,钱多串胳膊上只是被剑锋划了一道浅浅的口子,伤口有点儿长,流血了,他又长得胖,看起来就很可怜了。

    钱多串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受过伤,这一次受伤让他不但觉得委屈,而且还特别愤怒。

    他是个识时务的人,错全在六公子身上,但六公子那手飞叶击剑已经成功唬住了他。

    六公子本人是高手,他身边的几个侍卫也是高手,算了,打不过,只能低头装孙子了。

    “有药吗?”叶子衿问钱家小厮。

    “没有。”钱家小厮为难地回答。

    叶子楣从钱家马车上滑了下来,此刻她还觉得头重脚轻,心里还觉得恶心得厉害。死人了,这么多的死人,怎么办?

    “叶姑娘,我这儿有金疮药。”六公子身边的一个侍卫在他的示意下走了过去,并且递给叶子衿一个瓶子。

    “我凭什么相信你?”叶子衿冷笑看着他问。

    送药的开阳被她噎得目瞪口呆,他暗地里被人称为“神医”,不知有多少人想得到他的药物,没想到第一次主动送药,就被人质疑了。

    如果不是因为六公子对叶子衿有特殊的好感,开阳肯定毫不客气地狠狠揍叶子衿了。哼,敢怀疑他的医术,不管对方是男是女都不可原谅。

    “我信他。”叶子衿这边在怒喷开阳,那边钱多串就拆了她的台,“你别生气,我实在是太痛了,痛得受不了了。你想,咱们和他无冤无仇,他没有理由害我。”

    叶子衿气结!敢情就她一个人是坏人!

    “止血要紧。”叶子楣也在一旁帮着胖子。

    叶子衿不动,叶子楣从开阳手里接过瓶子,顺便还说了一声谢谢。

    叶子楣小心翼翼地给胖子伤口上倒了药粉,止血粉倒在伤口上,人会痛。死胖子从来没有受过伤,这点儿痛又让他大呼小叫起来。

    叶子衿见他熊样,气得干脆不管他了。

    “公子,我们回镇上去?”钱家马车夫过来请示。

    “送我们回去,给你加餐。”叶子衿终于开口。

    “回去干什么?告诉你们回去后,谁也不许多嘴,谁多嘴,小爷我就撕烂谁的嘴巴,以后也不用跟着小爷了。”钱多串一听有吃的,立刻报出了自己的选择。

    “我们坐你的车回去。”叶子衿拉着叶子楣往钱家马车上走去。

    钱多串听了,立刻眉飞色舞起来,他得意地冲着六公子笑了一下,然后屁颠颠地上了自家的马车。

    钱家小厮将马车的车头又调转过来,马车很快行驶起来了。

    “爷。”等钱家马车走了以后,天机几个人过来看着六公子。

    “处理干净,凡是来了的人,就不要走了。”六公子淡笑着发话。

    “是。”众人低头答应。

    六公子上了马车,坐下继续拿着书看。可是当他看着空荡荡的马车内,忽然心烦地扔掉了手里的书。

    “爷生气了。”天玄叹口气说。

    “那丫头对爷的影响比较大。”天枢很客观地评价。

    “主子的事情,少议论。”天权冷冷地说。“是不是想等着主子罚。”

    众人听了,再也没有人敢议论了。

    钱家马车停在了叶子衿家新房子的门前,叶子衿第一个跳下了马车,然后是叶子楣跟着也跳下了车。而钱多串下车的方式则特别多了,他像个老佛爷似的被两个小厮一左一右护着,慢吞吞下来。

    从背影看,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位孕妇了。

    “回来了,饭给你们留着了。”马氏听到动静,一边走一边说,一抬头,她看到了胳膊上缠着白布的钱多串。

    钱多串看起来有些夸张,还有些狼狈。他身上的夏衫脱掉了,不脱掉也没有办法,袖子都被叶子衿撕破了一只了。左胳膊上缠着白布,头发凌乱,马氏不知道他怎么将自己搞得这么狼狈。

    再仔细看看,叶子衿和叶子楣身上也是风尘仆仆,她疑惑地张口问,“出了啥事?”

    “遇上一个冒失鬼,马受惊。”没等叶子楣开口,叶子衿抢先找了一个借口。

    “咋那么不小心?”马氏一听急了,“有没有伤到?”

    “没有。”叶子衿呵呵一笑,“我和姐姐都没有受伤,只有胖子不走运受了一点儿轻伤。”

    胖子一听顿时急了,什么叫不走运?明明是因为他英雄救美才受的伤。

    “胖子,都过中午了,早上有我熬好的骨头汤,我给你做混沌面怎么样?”叶子衿笑眯眯看着他问。

    钱多串看在吃的份上,决定不和她计较受伤这种细节上的事情,“行,肉要多一些。”

    叶子衿点点头,然后一头扎进了厨房。

    马氏还想继续问问,马车是怎么受惊了,就看到后面又来了一辆马车。这一辆马车要比钱家的马车看起来要狼狈多了,上面散了架子不说,就是车头也有撞击的模样。

    她顿时倒吸了一口气,“六公子,你的马车也受惊被撞了?”

    “马儿受惊的时候,两位叶姑娘就在我的车上。钱公子是为了救她们才会受伤。”六公子很聪明的回答。

    钱多串见他没有埋没自己的功劳,终于满意了。

    “哎哟,谢谢你钱公子。”马氏连忙向钱多串道谢。

    “不用谢,只是举手之劳。”钱多串有些羞涩。

    混沌做起来很快,叶子衿很快就将混沌端上来了。汤料是大骨头熬出来的,而混沌的确放了不少肉,面条则细而有劲道,完全符合胖子的要求。

    叶子衿用大碗给钱多串盛了一碗,亲自端到了他面前,然后给自己和叶子楣也盛了一碗,接着将炒菜、卤肉和两道腌制的小菜也端了上来。

    吃混沌其实不用炒菜,她也算是为了讨好胖子才特意麻烦了一些。

    就是钱家三个小厮都受到了优待,每个人都吃上了混沌面。

    反观之下,六公子和他身边的侍卫就惨了一点儿。

    叶子衿和叶子楣都没有招待他们的意思。

    天机、天枢几个看到自家主子一个人孤单单地坐在桌子旁,面前什么都没有,个个都气愤不已。但主子不发话,他们也不敢乱动。

    “好吃。”胖子简直高兴坏了,特别当他看到六公子什么都没有,心里更是爽歪歪。

    “好吃,就多吃一些,这些都是我专门为你做的。”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连个眼神都没有给六公子。

    天权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衡量再三,终于到厨房找了碗和筷子过来,给六公子盛了满满一碗。

    六公子也不恼,淡笑着拿起筷子开始吃起来。

    叶子衿的眼睛一下睁圆了!没想到六公子居然是这样一个厚脸皮的人。

    她的样子有点儿滑稽,嘴里叼着面条,眼睛睁得那么圆,就像一个正在做坏事被人抓包的坏小孩。

    “真难看。”六公子抬头瞄了她一眼,淡然地说。

    你才难看,你全家都难看。叶子衿心里是这样想的,当然她是个心口统一的人,嘴里也就这样说了出来。

    天机等人站在外面,吓得腿都在打颤。叶子衿的胆子也太大了!

    “只要有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出,到底是谁比较难看。”六公子不慌不忙地反击。

    叶子衿再一次气结,长得漂亮就了不起吗?

    “不讲义气的人最丑了。”似乎怕叶子衿受到的打击还不够,六公子又补充了一句。

    叶子衿听了莫名地心虚了一些。

    的确,如果说不对的话,一开始好像是她没义气在先。

    “哼,明明有能力却坑人,这种人才真的没义气了。你知道义气两个字怎么写吗?”叶子衿气呼呼地问。

    吃完饭以后,六公子用事实告诉她义气两个字到底是怎么写的。

    “两个字写五十遍。”六公子布置完作业以后,就直接去自己那边房子当监工去了。

    钱多串用同情的目光看了叶子衿一眼,“我觉得你斗不过他,你以后离他远一些。”

    叶子衿丢了一个阴森森的目光给他,钱多串立刻站起来,“我去房子那边看看,也不知道我不在的时候,他们是不是都在偷懒?对了叶子衿,晚上的时候,我住在这边,我不能让家里人知道我受伤的事情。”

    “房间和被褥床都有,但没有门窗,你在意吗?”叶子衿问。

    “不在意。”钱多串很干脆地回答。

    叶子衿再也不理他了,哼,又是一个厚脸皮的人。

    叶子衿在地上随意写了几遍大字以后,就窜到了后面的作坊内。

    “上午来了人,送来一套榨油的工具。我让放置在边上的小院子里了。”叶苏凉解释。

    “放在那边最合适。”叶子衿点点头,“看样子真的要招人了。”

    “还是用木头哥和苏明哥他们吧。他们人品信得过,用在也放心。”叶苏凉想了想说。

    “嗯。”叶子衿检查了一遍设备,发现掌柜派来的人做事很稳当,心这才放下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叶子衿亲自去了木头和村长家,对他们一说。果然两家人全都很乐意。

    油坊那边需要三个人就行,最后决定,木头、叶苏朋和叶苏友过去,而叶苏明则负责照看地里的事情。

    “能榨出油吗?”第一天开工,一家人全都过来了。马氏还有些担心,毕竟家里从来都没有榨过油。这丫头,居然闷声不响就到镇上买回一套榨油的工具,唉!

    叶子衿可不管这些,她早就吃腻了肥肉炸的油,偏偏死胖子喜欢吃肉,每一次送过来的都是荤油。

    算了,靠人不如靠己,她榨油的目的不是卖,而是为了自家用。

    在她的指挥下,木头、叶苏明、叶苏友卖力地干起来。

    晚上的时候豆子上了油坊上,大伙趁着热气,开始等着出油。

    “出来了,真的出来了。”等了一天,亲眼看到出油,叶子楣高兴坏了。

    “这就是豆油?颜色好清亮呀。”马氏也不住感叹着说。

    一百斤的豆子榨出了接近十坛子的油,一个坛子可以装大约二斤种的豆油,比现代工艺也就少了几斤重而已。对于这样的结果,叶子衿也十分满意。

    除去豆油和损耗,还剩下七十多斤的豆饼,这种东西对于别人来说,毫无用途,但对于叶子衿来说,却是好东西。做酱油的话,少不了这玩意。

    “将豆饼搬到隔壁的作坊去。”叶子衿对叶苏凉和叶苏离说。

    大家一起动手,很快就将豆饼搬完了。

    “木头哥,苏朋哥,你们按照一人一坛带回去用。”叶子衿说。

    “那咋行?”

    “不,不,那不行。”三个过来帮工的人全都摇手拒绝。

    “听我说,我榨油的目的一来是想吃素油,你们别以为荤油有肉味,其实吃多了,对身体不好。二来了,我要的主要东西不是素油,可以说素油只是我附带要的,最起码,前面做的我不打算卖。明天还要做几百斤,我们家吃不了那么多。”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要是放到酒楼里卖的话,应该能卖不少银子了。”叶苏朋笑着建议。

    “是呀,除去留下来吃的,也能卖一些银子了。”木头附和着说。

    “不差那点儿银子,而且再过几天,我估计也没有时间去卖油了。”叶子衿笑着说,“再说了,就算是卖,也不差这么一点儿。”

    “作坊里的事情,她说了算,她让你们拿着,你们就拿着吧。”叶良禄发话了。

    “行,油我们拿着,工钱我们不要了。”木头说。

    “得了,你们过来帮忙是出了力气的,我能少了你们银子,你们不是故意寒碜我吗?大家赶紧回去吧,明天还有一天的活要赶了。”叶子衿大气地说。

    木头和叶苏朋、叶苏友没有办法,只好每人抱着一个坛子走了。

    “明天坛子换回来呀。”叶子衿叮嘱。

    “知道了。”木头大声答应着。

    叶良禄看着作坊了的豆油,欲言又止。

    “行了,爹,明天你送一坛到老宅子里去吧。不过我对你说呀,要是他们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话,别怪我说话不客气。”叶子衿早就猜到了他的心思,直接大方地给了他一坛。

    “还是我闺女知道爹的心思。”叶良禄笑眯眯地说。

    “你就知道欺负自个的闺女。”马氏嗔怪地说,眼看着十来坛的豆油转眼之间就被分得差不多了,她又忍不住叹气。

    “娘,你甭担心,过几天呀,我将赚来的银子全都换成铜板,让你数钱数到手软。”叶子衿说。

    “哈哈哈。”

    “娘,听到没有。”

    叶苏凉和叶子楣笑话马氏。

    “只听过将碎银子换成整银子,还没有听说过谁家赚了银子专门换成铜板数着玩了。”马氏也被他们几个逗乐了。

    出了作坊以后,叶苏凉和叶苏离则到了新房子那边去住。今天晚上,钱多串带着钱家小厮,六公子带着他的下人,全都住在那边客房中,他们兄弟两个只好过去住了。

    而叶子衿姐妹和叶良禄夫妻依然住在旧房子里。

    就这样,一连打了三天的豆油,剩下的豆饼全都被叶子衿搬到了作坊里。

    “整天神神道道的,都做些什么?”自从遇袭以后,钱多串和叶子衿、叶子楣的关系突飞猛进,毕竟有过生死的革命友谊,就算一直看钱多串不顺眼的叶子楣,和他说话都不带刺了。

    因此,钱多串得以大大方方地进了作坊里来。

    “咋搅和在一起呢?”看到叶子衿将豆饼、麦麸之类搅在一起,钱多串忍不住皱起眉来。

    “胖子,你别小看这些,都我将东西做出来,你最起码有口福多吃到一百多种食物。”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些猪食?”钱多串摆明了不信。

    “钱公子说话真不客气呀。”忽然,容峘的声音响起。

    他来,叶子衿、叶子楣和钱多串三个人很有默契地不再说话了,院子里顿时沉默下来。

    哼,坚决不和不讲义气的人说话!

    容峘看到同仇敌忾的三个人对他的软抵抗,半点儿心虚也没有。

    “多久能做出来?”他看着叶子衿问,没话说是吧,他可以自己找话题说。

    叶子衿装作没听到。

    “作为合作者,我想我有权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拿到货物。”容峘淡淡地说。没有讨好,没有愤怒,他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

    “两个月以后。”叶子衿皮笑肉不笑地回答。

    “子衿,果子红了,你要不要过去看看?”就在这时候,叶苏离急冲冲地过来。

    “我过去看看。”叶子衿将院子里的东西收拾整齐,连忙往外跑。

    “急什么。”钱多串摆出沉稳的样子说。

    “胖子,带你去看样好东西。”叶子衿拍拍他的肩说,“你肯定喜欢吃。”

    一听可以吃,钱多串立刻来了兴趣。

    容峘见他们之间的态度十分熟稔,脸色暗了暗,眼神也变得犀利很多。不过,他没有说话。

    几个人一起到了外面,叶子衿依旧用大锁将门锁上了。

    “钱公子。”迎面遇上了叶兰泽,叶兰泽身边还带着叶禾衣和叶冰清,架势很足。

    叶兰泽提着一个小篮子,也不知道篮子里塞了什么,鼓鼓的,上面还有一块蓝布盖上了。

    “哟呵。”叶子衿对着胖子挑了挑眉,“你梦中情人来看你了。”

    钱多串听了,不但没有觉得高兴,脸色反而沉下来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福星这个名词已经从他心里除去了。其实原本他对福星胖姑娘也没有什么感情,甚至只是远远的见过一面而已。但架不住家里老娘和祖母唠叨,说要给他定下一个福星做妾,钱家的家规是,凡是进了钱家大门的女人,作为钱家的男人就有义务去保护好。

    后来他听外面的人又提到了福星还有一个灾星的妹妹,再然后因为好奇,他溜到了叶家村去找小灾星,接下来,他糊里糊涂地就和叶子衿反而更加熟悉了。

    “钱公子,我做了一些包子,你尝尝,很好吃的。油多,肥肉也多。”叶兰泽一脸地娇羞。

    叶子衿听了叶兰泽的话,差点儿笑出声来。不是她故意想笑话叶兰泽,这丫的,谁告诉她包子油多,肥肉多就好吃?

    钱多串更没有品尝的**,他的胃口早就被叶子衿养刁了。早上叶子衿做的就是肉包子,他一个人吃了两笼,不过叶子衿包的包子一向小巧玲珑,上面的褶子清晰可数。

    眼前胖丫头递过来的是什么玩意,一坨疙瘩,看着就没有食欲。

    容峘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钱多串脸色却更加难看起来了。

    “胖子,加油,我看好你哟。我先走了。”叶子衿同情地看了钱多串一眼,然后一溜烟拉着叶子楣跑了。

    没义气!轮到钱多串生气了,而容峘的脸上笑容则更加灿烂了几分。

    叶冰清再一次看傻了。

    叶子衿拉着叶子楣来到了西红柿地里,叶苏凉和苏有明几个正忙着给西红柿打叉。

    “我看看哈。”叶子衿不等别人说话,自己猫腰开始在田地中开始查找起来。

    果然,地里稀稀拉拉开始有红了的西红柿。叶子衿找了几个比较红的几个西红柿,然后在竹筒里洗了洗,“姐、大哥、二哥、爹,你们都尝尝。”在场的人,一人分了一个,后到的容峘没有。

    “果然被你种出来了。”容峘站到她身边,叶子衿只看到眼前一晃,拿在手里的西红柿已经到了容峘的手里。

    那家伙居然直接咬了一口!

    我的西红柿!叶子衿差点儿仰天长啸。

    “别忘记了,是我给的种子。”容峘淡淡地说。

    “我出了力。”叶子衿反驳,死活不承认是他的功劳。

    “你觉得你出的力,足以得到这么多种子?”容峘对她的回答嗤之以鼻。

    厚脸皮!这个人长得人模狗样,为什么脸皮这么厚。叶子衿见地里已经有村民看过来,她连忙压住了心底的火气。

    “子衿,你们跑得这么快干什么?一点儿义气也不讲。”胖子气呼呼地一个人过来。叶子衿破天荒没有看到他身边的小跟班。

    “呵呵,福星是你的梦中情人,她送包子给你,所谓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我们留下算什么。我可不会忘记,当初我们相识还是你为她抱打不平开始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都说不许再提那件事了。你分明还在记仇。”钱多串的声音高起来。

    “行,我不提就是,你急什么。”叶子衿没好气地回答,顺手丢给他一个西红柿。

    “红果子?你居然有红果子?”钱多串这才发现大家手里都拿着西红柿,他忍不住惊呼起来。

    “大惊小怪,地里不全都是。”叶子楣嘲笑他,叶苏凉也忍不住笑起来。

    “你怎么得到了种子?”钱多串环顾一下四周,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地里果然到处都是西红柿了。

    在场的所有人目光全都落在了容峘身上,容峘已经咬了第二口。

    “爷,不能吃。”天机急了,想拦住他。

    容峘淡淡地扫了一眼过去,天机立刻跪下,“爷,让属下先尝。”

    “美得你。”叶子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想吃的话,一两银子一个。”

    说完,她狠狠地咬了手里的西红柿一口。酸酸甜甜,果然是记忆中的味道。

    一口接着一口,转眼之间一个西红柿就被她给吃光了。

    钱多串也听人说过,红果子是有毒的东西,只能观看,不能吃。不过吃货的决心没有人能阻挡得住,他见叶子衿吃得香甜,又看到容峘在漫不经心地吃,立刻不管不顾地抓着西红柿大口吃起来了。

    好吃!酸中有甜,甜中带着酸,味美而多汁,钱多串立刻爱上了这个味道。

    “再来一个。”钱多串冲着叶子衿伸出另一只胖手。

    “胖子,想不想赚钱?”叶子衿递了一个西红柿给他,顺便笑着问了问。

    她的口吻有些像大灰狼诱惑孩子,引得在场的人全都盯着她和钱多串看。

    “看什么?”钱多串不高兴地白了大家一眼,“你是想……”

    “我有兴趣想和子衿合作一把。”容峘笑眯眯地抢先开口。

    钱多串悲愤欲绝,这个人的脸皮怎么这么厚?不过这话他只敢在心里想想,却不敢真的说出口。南靖国能搞到红果种子的人,不会超过五个,而这五个随便拎出一个,都能碾压他钱家。

    钱多串可不敢给家里惹上大麻烦,他是钱家三代单传的独苗,还没有来得及为钱家开枝散叶,哪能一命呜呼。再者说了,容峘的武力值远胜于他,多方面因素综合下来,钱多串悲催地发现,他只能被容峘这个厚脸皮地欺负到底了。

    “没兴趣。”叶子衿不想搭理他,刚刚抢了自己的西红柿,还有脸和她谈生意?

    “这么大一片果子,子衿,你觉的有本事护着吗?”容峘说话向来直击中心,“而我能。”他一字一顿地说。

    “我也能。”钱多串回过味,他忍着心底的恐惧也喊了一嗓子。

    容峘淡淡的目光一下落在了钱多串身上。

    钱多串立刻没了脾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