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79章 大费周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子衿咬着西红柿保持沉默,她咬了一口西红柿,又咬了一口,接着还是在咬。

    “再给我一个。”钱多串伸出胖手轻声说要。

    叶子衿没搭理他,叶子楣看他的小眼神闪烁着渴望,觉得他挺可怜,又去地里找了一个红的递给了他。

    钱多串也不嫌弃,用手擦了擦,继续低着头啃。

    叶良禄、叶苏凉和叶苏离全都焦急地看着叶子衿,他们都希望叶子衿能和六公子合伙。没有尝过西红柿味道的时候,他们都不觉得地里这片果子有什么特殊之处。但吃过了,就完全不一样了,这么美味的果子,肯定能卖出大价钱来。

    别说村里人会眼红,就更别提其他村子的人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要是吸引了贼人的注意,到时候只怕赚钱是小事,丢了一家人的性命都有可能。

    “谈生意的话,还是坐到桌子边谈比较好。”叶子衿慢吞吞地说。

    “也好。”六公子淡笑着答应,一伸手将她手里拿着的最后一个西红柿顺走了。

    不要脸!叶子衿冲着他背后瞪眼睛:老娘和你没完。

    “小姑娘说脏话,晚上会做噩梦,而且容易变丑。”容峘淡淡地开口,连头也没有回。

    “我这么漂亮,就是再丑一些,也属于漂亮人。”叶子衿很不客气地回答,间接承认自己是骂了他。

    钱多串听得目瞪口呆。

    叶良禄他们则一脸的不好意思。

    容峘没有回头,他的嘴角却勾起了,这丫头果然有趣。“所以以后,你在我的面前,会更加自渐形秽。”

    “你放心,这种事是绝对不会发生在我的身上的。”叶子衿肯定地回答。

    钱多串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叶子衿,原来一个人能将盲目的自信发挥到如此地步,不佩服不行呀。

    “胖子。”叶子衿懒得和容峘打嘴仗,她悄悄地靠近钱多串,“想到好的法子卖果子吗?”

    “我到州府去找人。”钱多串低声回答。

    “这个办法不行。”叶子衿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地里一大片的西红柿,你要是还用老办法,果子肯定得烂在地里。”

    “那让我好好想想。”钱多串皱着眉开始动脑子。

    虽然出身商家,但他从小就锦衣玉食,还真没有遇上过伤脑筋的事情,叶子衿的逼迫让他有点儿苦恼。要是做生意这样麻烦的话,还不如不做了。

    他刚这样想的时候,随即就接到了叶子衿鄙夷的目光。

    “我将你当作最好的朋友看待,对你充满了无限的希望和信心,胖子,你不会想打退堂鼓,继续过以前那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养猪生活吧?”叶子衿放低声音教训他。

    钱多串觉得过养猪生活其实也挺好的,最起码他不缺吃不缺穿,出行都有一大群人跟着,费那个劲干什么?

    不过他受不了叶子衿鄙视的目光。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个男人,再者说了,他还挺高兴做叶子衿最好的朋友。既然承认是朋友,那么他就不能认怂。

    接下来,一路上他还真的开始认真思考起来。

    容峘的耳力好,将叶子衿和胖子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正因为听得清楚,所以他的心情不算美好。

    最好的朋友?哼,他倒是要瞧瞧,该死的胖子要怎么当小丫头最好的朋友!

    几个人一起来到了叶家的新院子,在正屋坐下了。三个人各自霸占一面桌子,叶苏凉和叶子楣站在叶子衿的身后,算是加油助威来了。

    “你们各自说说,打算怎么销售?”叶子衿霸气地问,“我会选择思路比较好的合作者。”

    胖子还没有想好,他正皱着眉像便秘似的坐立不安。

    “我不说,如果我先说了,钱公子觉得我的法子好,跟着我学我就亏大了。”容峘淡笑着说。

    钱多串本来对卖果子的事情并不是太上心,准确地说,他只对吃西红柿比较在意。但他抬头看到容峘风轻云淡的模样,再听到容峘对他的“侮辱”,他立刻恼了。

    看不起他是吧,他非得让容峘好好瞧瞧,他到底有多聪明。“不如咱们将各自的想法写在纸上,然后拿出来比比。”

    “胖子,不错,我看好你哟。”叶子衿一边倒。

    容峘忽然冲着她一笑,叶子衿浑身忽然感觉到一凉,她怎么觉得容峘笑得很不怀好意呢?

    叶子衿他们开始练字,家里也备了一些纸张和笔墨,叶子楣和叶苏凉自告奋勇,到屋子里将笔墨纸砚拿出来,分别放在了容峘和钱多串面前。

    胖子拿起笔低头认真写起来,容峘微微一笑,也拿起笔认真写起来。

    片刻之后,两个人同时放下了手里的笔。

    叶子衿先伸头看胖子写了什么,右手边的容峘立刻给她补上一刀,“你能看得懂吗?”

    你妈!叶子衿想骂人,但事实上,她的确有些字不认识。想到自己堂堂的一个高材生到了古代居然变成了一个半文盲,叶子衿就有想吐血的感觉。

    “胖子,你读给我听。”生气之余,她根本不想搭理容峘,心里更是暗自决定,以后非必要,一定要离该死的毒舌远一些。

    “我们钱家和寺庙的僧人有些交往,因此我打算再和寺庙合作,每卖出一个果子,给他们分一成的利钱。”钱多串颇有些得意地说出自己的想法。

    “你认识几家寺庙?”叶子衿诧异地问。

    “我们钱家在各州府都有粮铺,因此每年都会在各州府的寺庙中添香油。我们认识的寺庙数量并不少。”钱多串不说具体,“红果的名字也得改改,应该叫长生果。不过,我担心的是,这玩意宫廷中有,要是朝廷怪罪下来,你我可承担不了后果。”

    “这个就不劳你们操心了。”容峘淡淡一笑,“和我合作的话,这些烦恼就不会存在。”

    啊?这个信息量有些大哟。

    叶子衿聪明的没有问他会怎么解决,西红柿种子本来就是容峘找来的。他能找到,身份肯定不简单。

    钱多串对危险的事情敏感度更高,他更没有继续追着问。

    即使容峘没有说出他的营销思路,单凭他简单的一句话,谁高谁低就立见高下了。

    费了那么多力气,死了那么多的脑细胞,居然被对方一句话秒杀,钱多串简直悲愤欲绝。人比人,会气死人。他好不容易静下心想认真做一件事,该死的六公子居然不给他半点儿机会。

    好郁闷地说!

    “你们一南一北分了地盘卖。地里的果子,你们负责安保工作。”叶子衿一句话定了下来。

    “什么叫安保?”钱多串伸长脖子问,叶子楣和叶苏凉也疑惑地盯着叶子衿看。

    “很麻烦。”只有容峘似乎明白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安保就是指地里的安全。”叶子衿没好气地回答,她扭过头看着一旁的容峘,“你也甭想吃独食。我给你们的底价是一两银子三个大一些的西红柿,小一些的算四个,至于你们卖出去算多少价格,我就不管了。不过我给你们一个建议,你们如果打算出手卖的话,最好是商量好了价格。”

    一两银子才三个!叶子楣和叶苏凉被她的大口气吓得差点儿腿一软,跌坐在地上。

    “否则的话,我就用其他的方式处理这批西红柿。”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比如?”容峘淡笑着问。

    “比如将果子熬成酱卖。”叶子衿像一只偷腥的猫,笑眯眯地回答。

    这一次轮到容峘沉默了。

    叶子衿不急,她可以确定,最后容峘一定会妥协。世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承担了巨大的风险,但同时这个人也赢得了最大的荣耀。

    容峘是个聪明人,还是个很有实力的富贵人。叶子衿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能让费玉林那么小心对待的人,肯定不是简单的有钱人。这样的人,看得比一般人更多更远,野心往往也特别得大。

    西红柿刚才他们都尝到了,叶子衿相信容峘心里已经对西红柿的潜在价值有了一定的估量,他绝对不会放过可以大赚一笔的机会。同样的,她开出的也是高价,因为明年的这个时候,西红柿价格肯定不会持续走高。大家赌的都是第一年的利益。

    “好,我答应了。”果然,良久,容峘终于开口了。

    “咱们得写三份协议。”叶子衿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

    这个建议,钱多串和容峘都没有拒绝。

    最后,由她口述,容峘执笔,写好了三份协议,叶子衿在三份协议上歪歪斜斜地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哈哈,你的字好丑呀。”最后签名的钱多串终于逮到了机会,狠狠地嘲笑了叶子衿一把。

    叶子衿对他直接翻了一个白眼。

    “以后每天每个大字练习五十遍。”容峘也很愉快地给她下达了一道新的任务。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那么悠闲?告诉你,你这样做容易残害国家幼苗。”叶子衿义正言辞地拒绝。

    闻言,容峘淡淡地盯着她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

    目光太具有侵略性,叶子衿立刻对他起了警惕之心。

    “该长的都长了,算不得幼苗。”容峘收起了桌子上一张协议,站起来直接走人。

    叶子衿脸唰红了,该死的容峘。他肯定是个老司机,老色狼!

    “长什么呢?”钱多串属于纯情的好孩子,还没有听出容峘话中的意味。

    “他说西红柿长得好,都结果子了,算不得幼苗。”叶子衿板着脸说谎。

    叶子楣一脸尴尬,都不知道说什么。至于叶苏凉,和钱多串一样,也是傻乎乎的好孩子,“长眼睛的人全都看得出,要他说。”

    叶子衿心累,她挥挥手,“胖子,你不回去和你那个聪明的老爹商量一下?车队什么的,明天就可以来了。”

    西红柿成熟会很快,叶子衿也算是给他打了预防针。

    “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了,不行,我这就去。”钱多串小跑起来。

    晚上的时候,叶良禄和马氏知道她将西红柿果子卖到了一两银子三个的价格,吓得夫妻两个手里的筷子都掉地上了。

    吃完饭以后,叶子衿将洗好的西红柿拿出来给家人品尝。

    “吃什么吃,都是银子了。”马氏夺下她手里的西红柿。

    “娘,赚钱不就是为了享受。别人没吃的,你先吃了,是你有本事。我说过了,以后让你数钱数得手抽筋。你还不信了。吃吧,地里多得去了。”她又从筐子里捡了西红柿吃起来。

    “对了,大哥、二哥、姐,你们每天也得到地里去看着,我帮你们的地里也种了半亩,你们过去数着玩好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娘,你还怕我哥找不到媳妇吗?”

    “哼,大哥,以前那些看不上咱家的,咱们不要。以后给你找个最漂亮温柔的姑娘。”叶子楣说。

    “漂亮又不能当饭吃,看着顺眼就行。漂亮的大多都靠不住。”叶苏凉啃着西红柿说。

    “都从哪学来的歪理。”马氏嗔怪地瞪了小儿子一眼。

    “戏文里说的。”叶苏凉笑呵呵地回答,“以后我找媳妇,就找一个知冷知热的,像娘一样会疼人讲理的。”

    “去去,像娘一样,还不成了老妖精。”马氏心里高兴,嘴上却不饶人。

    “二哥是说,要找一个像娘性子的人。”叶子衿纠正。

    “对,就是这个意思。”叶苏凉笑着回答。

    叶苏离憨憨的,脸色发红,他不好意思地开口,“我听爹和娘的。”

    叶子衿看着他暗暗地摇摇头,这个大哥呀,性子太憨了。人很正直也很爱护下面的弟弟妹妹,要是摊上不讲理的媳妇,估计也驾驭不住媳妇。

    不行,以后大哥找媳妇的时候,她得好好帮着挑挑。

    坚决不让搅事精进门!

    晚上容峘继续赖在了新房子里住下了,叶苏凉和叶苏离都离他远远的。容峘也不在意,他的私事都有侍卫打理,就连他住的客房里的一切用品,都被下人给换了。家具什么的更是齐全,而且最让叶子衿看不顺眼的是,打门打窗户的王师傅不知为什么被他说动,居然提前将他客房的门窗全都装好了。

    第二日,钱多串一大早就带着商队到了叶家,同行的还有钱老爷、钱夫人和老夫人。

    一向不问家事的独苗钱多串,昨晚回去后居然一开口就是要一笔大数目的银子做生意,可把钱夫人和老夫人吓坏了,她们怀疑钱多串被人骗了。

    钱多串为了证实自己是真的认真做生意,直接就将自己带回去的那份协议拿了出来给他们看。

    钱老爷他们一见,钱多串的合伙人居然是叶子衿,而且那个小丫头居然将果子用一两银子三个价格卖给了钱多串,简直就是抢钱呀,小丫头是个大骗子。

    钱夫人当场坐不住了,气得想连夜过来找叶子衿算账。

    钱多串不管三七二十一,将钱老爷拉进了书房中。

    也不知道钱多串是怎么哄了钱老爷高兴,等父子两个出来的时候,钱老爷脸上就没有那么气愤了。

    “阿串好不容易愿意接触生意,就算亏了,就当是买了一个教训。”钱老爷算是第一个答应了。

    “我是气不过那丫头蒙骗咱儿子。”钱夫人还是不甘心。

    “说得对,就当是花了银子买个经验也好。”老夫人笑眯眯地说。她对叶子衿印象不错,最让她感到高兴的是,孙子有做生意的想法了。

    钱家是商家,钱多串又是家里的独苗苗。以后钱家偌大的家业就等着钱多串继承了,钱多串在家里一直都是当宝贝孩子样子,老太太还是第一次见他如此认真要做好一件事了。

    于是钱家最后出现了一个状态,钱老爷和老夫人一边倒支持钱多串,钱夫人咬牙切齿,第二日要找叶子衿算账。

    “我倒是要看看,什么样的宝贝果子,能卖到三个果子一两银子的价格。”一下车,钱夫人就杀气腾腾地冲到了叶子衿面前。

    “原来夫人还不知道是什么果子呀?”叶子衿恍然大悟一般看着她问,“没关系,等会儿付了银子,随便你怎么吃。”

    “好了,既然定下来了,你也别操心了。”老夫人阻止钱夫人发飙。

    “去地里看看吧。”叶子衿说,“地里成熟的果子不算多。”

    还让他们亲自去地里?钱夫人气得脸色铁青。儿子爱吃,闹着要在乡下盖房子,她认了。反正房子属于自己,以后可以当房产留着,但这笔生意实在太让人觉得憋屈了,她断定钱多串是被叶子衿蛊惑才会如此糊里糊涂。

    “不去的话,被容峘全都抢走了,别怪我呀。”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去,怎么不去,车队都带来了。”钱多串嚷嚷。

    “我正想过去看看了。”钱老爷也老狐狸一般说。

    一行人坐着马车来到了地里。

    地里,叶苏凉和叶苏离、叶子楣已经让村民小心翼翼地开始查找发红的果子了。

    正如叶子衿所猜想的一般,容峘的人先钱家一步到了地边。

    “钱老爷、老夫人、夫人的身体可好?”费玉林上前一句,主动和钱家打了招呼。

    “好,费家小子,你也是过来买红果的?”老夫人笑呵呵地问。

    “我是为六公子跑腿而已,六公子才是叶姑娘的合作伙伴。”费玉林笑眯眯地回答,他可不敢小看老夫人。别看老夫人笑得一团和气,像个慈祥的菩萨一般,实际上,钱老夫人绝对是个睿智的人物,钱老爷英年早逝,钱家开初的时候,是老夫人一手打造了一个商业帝国。

    一个久经商场的人物,费玉林哪敢小看她?

    “子衿,你不能将果子全都卖给他一个人。我连人都带来了。”钱多串看到容峘的人已经开始数西红柿的数量,并且往车上搬的时候,立刻急了。

    “先来者先得。”费玉林最喜欢欺负钱多串,他也不管钱家长辈们是不是都在,直接逗起了钱多串。

    “说得好像是你能做主似的。”钱多串白了他一眼。

    “钱夫人,这果子你还要吗?”叶子衿淡淡地问一路上气势汹汹的钱夫人。

    钱夫人在看到西红柿果子的时候,就焉了,她眼里剩下的全是震惊。

    “惭愧,叶姑娘大人有大量,你和多串是朋友,果子还是匀一些给我们好。”钱老爷拱手对叶子衿说。他可不敢和六公子叫板,但他也真的看到了西红柿潜在的价值,不得不说,家里的傻儿子这一次是押对了宝呀。

    “苏明哥,地里还有多少果子?”叶子衿问一旁管果子的叶苏明。

    “苏离、苏凉和子楣的地里还有的没摘。”叶苏明笑着回答。

    “我哥和我姐的地加起来有一亩半,这一次你们只能在一亩半地里找了。”叶子衿扭头看着钱老爷说明。

    “太少了。”钱多串跳出来,他是知道叶子衿自己种了十亩地了。“你有十亩地,他们加起来才一亩半,你不能这样偏心。”

    “我也是好意,钱夫人对我们的合作好像不够放心。只能少给你们,让你们试试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容峘站在一旁,满意地勾起了嘴角。

    “自己,你说过了,我是你最好的朋友,你不能厚此薄彼。”钱多串死活不同意,他偷偷瞄了一眼容峘,见容峘站得远些,又压低声音说,“你忘记了,他是一个薄情寡义的人了。”

    钱老爷听钱多串如此评价六公子,吓得直接给了他一巴掌,“胡说八道,如果再在外面胡言乱语说疯话的话,以后就待在家里哪里也别去了。”

    一巴掌有点儿重,出奇的是,钱多串居然忍着没有发脾气,也没有向钱夫人和老夫人告状。

    老夫人甚至还紧张地瞥了容峘一眼。

    “不是你提醒,我还真忘记了这茬。”叶子衿却哥俩好地看着钱多串,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扭头看着还在数数的叶苏明,“苏明哥,就到此为止了,剩下的留给钱家吧。”

    容峘的眼神闪了一下,似笑非笑地瞥了钱多串一眼。

    钱多串吓得立刻往后退了几句,然后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叶姑娘,你不能出尔反尔呀。”费玉林笑呵呵地看着叶子衿,“胖子是你的朋友,我也是你的朋友,你可不能光顾着他。”

    “怎么,你有意见呀。”叶子衿不耐烦地回答,“你甭歧视胖子,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最多算个毛。”

    算个毛是什么意思?费玉林直觉这个词不是好话。

    叶子衿也不理他,过去看了账本。

    “大哥、二哥、姐姐,你们在边上看着数目呀,每天和苏明哥结算钱物呀。不过我也将话说在前面,以后你指定工人忙乎你们的地,每个人自己结算工钱。”叶子衿扭头对自家哥姐说明了。她倒不是小气得不愿意付出几个人的工钱,而是因为她想锻炼几个人理财管理的能力,她决定了,以后每天晚上她得培养几个人学会做账。

    叶苏凉几个没有半点儿不满,笑着答应了。

    叶子衿又吩咐叶苏明将村民分好了用。

    “叶姑娘,那些是什么?”钱老爷不愧是做粮食生意的人,一眼看到了不远处葱郁的青纱帐。

    “呵呵,那些还没有成熟。”叶子衿不想和他啰嗦。

    “所有的我都定下了。”容峘忽然开口。

    又来一这一套!叶子衿对他怒目而视。

    容峘却对她勾起了嘴角,“尊师是一种美德。”

    美你的头!叶子衿的眼神里闪烁着熊熊烈火。

    钱老爷立刻聪明地不再问下去,老夫人和钱夫人看到叶子衿和容峘的相处之道,脸色也凝重了几分。

    “这些什么果子?”地里,叶苏协看着红彤彤的西红柿不住咽口水。

    “你向丢掉这份工,你就吃。”叶苏心冷笑着说。

    “不过是个果子而已。”叶苏同不高兴地说。

    “你以为叶子衿是二伯和二伯母吗?”叶苏心不想搭理两个蠢货。

    提到叶子衿,想到叶子衿会发疯,叶苏同和叶苏协全都不再说话了。那死丫头什么事都能赶出来,而且谁的面子都不给。他们可不敢去惹叶子衿,毕竟一天二十五文的工钱还是很难找的。

    西红柿才是结果子的初期,数量不是特别多。

    十来亩地,两家分了果子,每一家连两辆车都没有装满。

    钱多串看着身后成排的马车,顿时觉得心塞,他哀怨地看着叶子衿,“这么少,也不知道提前对我说一声。”

    “自己没长脑子,还怨别人。”叶子楣压低声音教训他,“昨日明明过来吃了,也看到了地里的果子,还带来这么多的马车,你怨谁?”

    “略微青色的果子,可以支撑的天数长一些,红色的话,不能放太久了。”叶子衿特意说明。

    费玉林和钱老爷听了,都点点头。

    于是两家马车各自都带走了。

    老夫人和钱夫人从自家马车里捡了几个红得厉害的果子,让丫头洗干净后当水果吃起来。

    酸酸甜甜,味道果然好。这种味道比起一般的水果来,好像更加招惹喜爱。

    “几位族老,你们又出来溜达呀?”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听说你家的果子开始卖了,所以特意过来看看。”村长毫不客气地回答,“他们都好奇你地里长得到底是什么果子。”

    大族老几个本来想说,只是过来转转,没想到村长一下将他们出卖了,几个人老脸顿时一红。

    “姐,将这些西红柿洗洗,让几位族老尝尝。”叶子衿笑眯眯地对叶子楣说。

    叶子楣听了,立刻端着小筐接了山泉水,将西红柿洗干净,然后拿了几个过来。

    “姑姑。”木头家的一双儿女和村长家的几个孙子孙女结伴出来玩,他们见到了叶子衿,都甜甜地叫了人。

    大人走得近,孩子之间自然也愿意在一起玩了。

    “来,吃果子。”叶子衿将洗干净的西红柿,一个孩子手里塞了一个。

    “谢谢姑姑。”叶桃儿嘴巴嘴甜,惹得叶子衿亲了她好两口。

    孩子害羞地躲到了村长的后面。

    几个族老吃了西红柿以后,立刻都喜欢上了这种果子的味道。

    “这叫西红柿?”四族老笑眯眯地问。

    “嗯,我们也叫它长生果。”叶子衿也笑眯眯地回答,老狐狸,过来套话来了吧?

    “这东西应该值些银子了,酸酸甜甜,好吃。”五长老一边吃一边点头。

    “能不好吃吗?”钱夫人虽然不喜欢叶子衿,但她更不喜欢别人欺负人。这几个乡下的老家伙,明显过来占便宜来了。哼,她偏不让这些人占得心安理得。“三个就一两银子了。”

    “什么?”四长老差点儿被她的话吓得噎着。

    大族老脚下一个踉跄,要不是村长手疾眼快将他扶住了,肯定要摔个跟头。

    几个老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看看手里被咬了一口的西红柿,个个心里都心疼不已。银子呀,他们吃的都是银子呀。

    “叶姑娘,你将地里的果子包给了我们,你们自己吃几个倒也罢了,如果你想随便送人的话,我们可不依。”钱夫人也不看叶子衿的脸色,直接盯着几个老家伙说了两句。

    几个族老听了,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姑姑。”叶文清已经启蒙了,他比其他几个孩子懂得多,看着小伙伴们手里都拿着果子,顿时为难起来。

    “没事,在姑姑的心里,你们几个都是姑姑的好侄子好侄女。尽管吃,姑姑高兴给。”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几个孩子听了这才放心了,他们一起谢过叶子衿,然后笑着散去了。

    村长听了心里觉得最舒坦,这群孩子里,他家可是占了四个了。叶子衿的话无疑表明了她的态度,她看中自个一家。

    想到这儿,他不禁瞥了一眼地里干活的三个儿子和儿媳妇。一天进账二百多文,村里也就他们家和木头一家了。

    几个族老心里不是滋味,又勉强和叶子衿说了几句,然后各自散去了。

    “对了,钱夫人,胖子是不是忘记告诉你了,地里所有果子的安保工作归你们钱家管?”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钱夫人问。

    钱夫人的脸色顿时变了。该死的小丫头,居然在这儿摆了她一道。刚才她只顾说得痛快,还真的忘记了钱家要看管地里果子的事情了。

    钱老夫人不满地白了儿媳妇一眼,与钱夫人不同的是,她倒是挺欣赏叶子衿的个性。这丫头敢爱敢恨,心眼多又吃不得半点儿亏,颇有些她当年的风范。

    和钱夫人的紧张相比,容峘似乎半点儿也担心,他才似乎忘记了地里安保工作也有他的一份了。

    叶家村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叶子衿种出的长生果,三个卖出了一两银子天价的消息如一阵风似的吹过了村子。到了吃中午饭的时候,村里几乎所有人全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什么,三个果子一两银子,她怎么不去抢钱?”岳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嚷嚷啥?”陈氏发怒,本来,她就觉得心烦意乱。岳氏的大嗓门尖叫声,让她的脑袋都疼了起来。

    “娘,你说她这么黑心肝,以后要是被人找上门来可怎么办?”岳氏不甘心地挑唆陈氏。

    “大嫂,那边已经和我们分了家。就算他们被人找上门,和我们也没有半点儿关系。”秦氏故意笑着说,她的心也在滴血,但银子和女儿钓金龟婿相比,她决定还是站在二房一边。

    “娘,你担心什么?”叶苏心不耐烦地开口,“费家和钱家合伙将地里的果子全都包了,就算卖得不好,他们反悔也晚了,和叶子衿没有半点儿关系。”

    没有半点儿关系才更可恨!岳氏没有敢说出心里话,但她是真的不甘心了。

    晚上叶良福和叶良寿回来,各自从自家婆娘嘴里知道了消息后,哥俩也根本不敢相信。

    “我说你不如到二房那边探探消息,也过去帮着记账什么的。”秦氏小声和叶良寿商量,“我哥嫂家里那边好说,都是自家兄妹,他们不会计较太多。如果能向叶子衿那丫头要一些秧苗,咱们自己栽种的话,那就更好了。”

    秦氏只要想到三个果子就卖出了一两银子的天价,她的心就忍不住颤抖。她不捣乱,只是过去协商,想必二房那边不会为难自家男人吧?

    而事实上,她想得太美了。

    他们这边还没有行动起来,岳氏和叶良福已经怂恿陈氏和老爷子去向叶子衿要西红柿的苗苗了。

    第二天,陈氏和老爷子经过一夜的思考,明知过去要被叶子衿数落一顿,他们还是硬着头皮来到了二房家里。

    “爹,我正想将素油给你们送过去一些了。”叶良禄见到他们过来,连忙起身招呼。

    老爷子和陈氏听了心里全部是滋味,素油要比荤油贵得多,往往都是有钱人家才吃得起素油了。没想到,二房现在连素油都吃上了。

    “还是你有本事,连素油都吃上了。”老爷子不咸不淡地来一句。

    马氏见二老的脸色不好,老爷子的语气又不对,连忙偷偷溜到后面找了玩耍的叶文清,让他立刻到作坊里去找子衿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