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2章 辣椒成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吊在树上的人听了,都恨不得将脑袋钻到地下去。其实每个村子都会有那么一两个偷鸡摸狗的人存在,但像他们这样一个村出了一群的小偷,而且还被现场抓住的小偷,那就太少见了。

    最最关键的是,他们还被人家认出来了。以后左西村的名声必然会受到很大的影响。别小看名声这玩意,好像抓不着吃不到没有用处。但在乡下,名声真的太重要了。儿女成亲看名声,请人帮忙看名声,当然,你和别人走动,还得看名声。

    吊着的人中,有好几个男人当场就红了眼睛,他们在担忧以后的生活。

    毕竟像叶子衿这样不在乎名声的人太少了。

    “还有脸哭。”

    “必须送官。”

    ……

    不大一会儿,有人通知了叶子衿,叶子衿正在家里吃饭,听到消息以后,嘴里叼着包子就出来看热闹了,容峘笑眯眯地和她并肩而来。

    众人看到容峘,情不自禁地为他们让出了一块位置。

    “哟,还挺热闹呀。夏天没到,就出来纳凉来呢?”叶子衿慢悠悠地来一句。

    而容峘在发现吊着的男人们清一色接近光着的时候,脸都黑了。

    站在他身后的几个侍卫对他的气息十分熟悉,感受到他的怒气,天机等人全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

    “干什么?”叶子衿气愤地瞪了容峘一眼,目光落在他拉着自己胳膊上修长的手指。

    “他们是男人,你是姑娘。”容峘几乎是咬着牙回答,不由分说将她拉得远一些站着。

    “男人怎么呢?姑娘又怎么呢?又不是我没有穿衣服。”叶子衿对他翻了一个白眼。

    “你还觉得自己是个姑娘?你看看周围的女人。”容峘都快被她气岔了气,他怎么就认识了这样一个厚脸皮的姑娘。

    叶子衿闻言抬头看了看四周,果然发现村子里过来干活的女人们全都站的远远的,目光也没有看树上的人。

    “虚伪。”叶子衿摇摇头感叹一句。

    容峘听了,脸色变得更黑了。

    “子衿,别过去,坏了你的名声多划不来。”姚氏和金氏过去,一把将她拖到了边上。

    “两位嫂子,你们觉得我还有名声吗?”她幽幽地看着姚氏和金氏。

    “族老在祠堂里当众说过了,谁也不能拿你的名声说事。谁的嘴巴再贱的话,是要被赶出村子,逐出族谱了。”姚氏严肃地回答。

    “是呀,今后再也没有人敢坏你的名声了。”金氏也跟着帮腔。

    “名声这玩意不是嘴上不说就算完了,大家心里不都有数吗?”叶子衿不以为然地说,脚步又想往树林边移动。

    姚氏和金氏却死死拉着她,不让她过去,帮工的一群女人也都过来了,开始七嘴八舌劝说她不要过去。

    叶子衿最烦的就是一群人对她碎碎念,围着她的女人少说也有七八个,她立刻投降,“算了,我错了。我不过去就是了。”

    姚氏和金氏听了,这才满意地住了手。

    村里糟了贼,这可是大事情。不大一会儿,大半个村的人就全都围聚过来了,村长和几个族老更是一个不落地来了。

    “子衿呀,你看咋办呢?”族老和村长商量了一下,觉得不能绕过叶子衿,毕竟贼是冲着叶子衿地里的果子而来。

    他们可以不在乎叶子衿,但六公子还在一旁淡然地站着了。他们对容峘心里有阴影呀,而且村长和几个族长猜测,左西村这些人被吊着,十之八九就是容峘手下人干的。

    村里人没有人不知道,地里果子的安保工作,白天是钱家护卫在照看。晚上则是容峘的人在负责,左西村十几个大汉,而且还带着“武器”出来做贼,居然悄无声息被人就吊在这儿,几个族老光是想想,就吓出了一身汗。

    “直接送官呗。”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对,就该送官。”叶子楣气得半死,这些该死的贼人,眼红自家地里的东西,就该着送官。

    “不行,暂时不能送官。”叶良禄摆摆手反对。

    “为什么?”叶子衿和叶子楣一起挑着眉等着解释。

    “左西村和我们隔得不远,平时大家不是抬头见,就是低头见。他们一群人过来做贼,要是我们和他们村连个招呼都不打,就将人送去见官,以后两个村就成了仇人了。”马氏在这件事上显得也十分理智。

    “所以,子衿呀,你看我们是不是先和左西村的村长联系一下,然后再看情况处理呢?”村长的用词很委婉。

    大族老摸着下巴几个稀疏的白胡子不住跟着点头,“常言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两个村相互之间都有亲戚走动,要是不经过商量就将人送去见官。这就是不给人家留面子,两个村以后再想恢复关系就很难了。”

    叶子衿也不是真傻,她心里正在骂娘了。要是大族老的眼睛不往容峘身上飘,她还真的以为自己在村里地位直线上升了。搞了半天,她只是个傀儡呀。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瞪了容峘一眼。

    容峘微微一笑,嘴巴动了动,却没出声。

    但该死的,叶子衿还就读懂了他在说什么,“白眼狼!”

    叶子衿气得干脆将脑袋扭到了一边去,皮笑肉不笑地说,“行,我这就给点面子,通知左西村的村长过来呗,我看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来。至于这些人嘛,继续吊着吧。”

    村长本来想将人放下来的,听她语气里带着气,只能作罢。

    左西村和叶家村相隔并不是太远,村长派了人去左西村下了通知,很快的,左西村的村长和长辈们就来了。

    “畜生,都是一群畜生呀。咋不学好,学了人家做贼了。”左西村村长一到现场以后,就开始大声责骂起自己村子里的人。

    树上被吊着的人中,就有人开始呜呜地哭起来。

    “叶村长,各位父老乡亲们,今个的事,是我们左西村做的不对。我在此向各位道歉了。”左西村的村长态度还不错。

    “看回去后不打死你们。”左西村另一个长辈用手里的拐杖用力地敲在了树上的人。

    村长和几个族长听了,脸色有些不好看。对方看似给足了面子给叶家村,但话里的意思却是直接想将人带走。

    这就麻烦了!族老又偷偷地看了容峘一眼。

    容峘正笑眯眯地看着叶子衿了,叶子衿此刻正蹲在田头数着西红柿。她一边数,一边将西红柿往篮子里放。

    容峘看到她咬牙切齿的模样,心情顿时愉悦起来了。他慢悠悠地坐在了地头的一把放在树荫下的椅子上。

    进入初夏,虽然还没有到三伏天,但早上的气温已经开始热了起来。

    叶子衿怕热,她在地头蹲了一会儿,浑身就开始冒汗了。

    她提着篮子,提到了竹管边上,将西红柿全都洗干净了,然后慢吞吞来到了人群中。

    左西村的人的确想将人直接带回去处理,但叶家村这边不同意,双方正在你来我往地讲条件,摆事实,慢慢地火药味越来越浓了。

    叶家村这边的人全都有些火大,本来他们让左西村村长和长辈们过来,目的是好好商量怎么处置几个人的事情。

    没想到人左西村来了就要将人带回去处理,却一个字也不提歉意。这种态度彻底惹祸了叶家村的人,于是这边的态度也强势起来了。

    人带回去先放一边,左西村的人必须提着酒上门来道歉。

    在乡下,提着酒上门道歉,搞得兴师动众,只有犯了大事才会这么做。

    左西村人过来的目的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要是提着酒到叶家村来上门道歉,不是摆明了告诉周围的村落,他们左西村是贼吗?

    这个名声,他们可不想担,也担不起呀。

    “族老、村长,吵累吧?来,吃果子。”叶子衿不由分说,将篮子里的果子给族老、村长一人塞了一个,然后又给自家老爹、老娘和兄弟姐姐也塞了一个。接着看到人群中还站在巧巧和叶文清等几个孩子,她又一人塞了一个。

    瞄了一眼,看看容峘的脸色不太好,她特意挑了一个大的、特别红的一个,然后走过去给了他,“这个最好,特意给你留的。”

    容峘哭笑不得,如果他不是亲眼看到这丫头从篮子里掏出一个更大的,更红的果子,他就真的相信了她的话。

    “既然如此,我们换换。”话音一落,叶子衿只觉得眼前一花,然后就看到自己手里的果子和容峘手里的果子调了一个个。

    “多大的人了,幼稚。”叶子衿狠狠地咬了一口手上的果子。

    左西村的人简直要气炸了,叶子衿的举动无疑是一种挑衅。

    族老们和村长却比较满意,嗯,小丫头不错呀,这么贵的果子都舍得给他们吃。就是一向看叶子衿不顺眼的二长老和三长老,都感动不已。说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尝到长生果的味道了。

    得了西红柿的几个孩子,更是抱着西红柿不撒手。

    “娘,这些带回去中午烧汤喝。”叶子衿又捡了一些西红柿放在篮子里,然后递给了马氏,又对马氏和叶子楣说,“姐,你和娘回去烧一些绿豆汤,多放一些白糖。苏明哥,等会儿你派人过去挑过来给大家解暑。”

    “稍微等一下。”马氏将篮子递给了叶子楣,“你先回去烧。”

    “娘,没什么好看,等会儿不就是送贼去衙门吗。”叶子衿摇摇晃晃地说。

    “小丫头,不要信口雌黄。”左西村的村长呵斥叶子衿。

    叶子衿冷笑,刚要开口,没想到有人比她先开了口,“做了贼,可不就是要送官去。她说错了啥?就算说错了什么,也还轮不到你教训,我还没死了。”

    大家抬起头都想看看谁说话这么霸气。

    哟,原来老爷子还有如此威武的一面呀,叶子衿笑着对他眨巴眨巴眼。

    老头却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叶子衿笑眯眯地从竹筐里抓了一个西红柿塞给了叶老爷子,“就是要吵架,也得先润润嗓子。”

    老爷子手里莫名其妙被塞了一个果子,他不但没有被叶子衿感动,心里反而积压了一肚子的火气。该死的丫头,果子卖了接近半个月的时间了,他都没有吃上这丫头送去的一个果子。今天就是过来吵个架,没想到反而占了便宜。

    叶子衿还不忘给站着一旁板着脸的陈氏一个。

    “中午我请客,几位族老、村长、祖父祖母,一起在家里吃个便饭呀。今天我心情好,亲自下厨哈。”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众人一听,眼睛都亮了。特别是不被叶子衿待见的二长老和三长老,激动地简直不知如何是好。

    左西村的人快被叶子衿给气疯了,哪来的疯丫头,是不是故意装疯卖傻来气大家?

    “哼,叶家村什么时候大事轮到一个黄毛丫头做主呢?”左西村的村长涨红着脸喝问。

    “怎么,你们还不知道她是谁?你们村的人偷的就是她的果子,你说她有没有资格决定送不送官呢?”三族老幸灾乐祸地告诉他。

    其实叶子衿的举动,已经说明了她的身份。左西村的人,其实就是故意那么一说,目的就是想羞辱一下叶家村的人。

    “这么横,还是到衙门去说话吧。我平生最讨厌倚老卖老,是非不明,给脸不要脸的人了。”叶子衿冷笑着说。

    这一句话一出,别说左西村过来的人全都红了脸,就是叶家村的几个长老和老爷子,也心虚地红了脸。

    “如果我们说不答应呢?”左西村一个长辈恼羞成怒,直接翻脸了。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一个左西村的小子立刻跑了人群。

    “你不答应关我什么事?不过你想到衙门去陪着那几个偷儿,我也不反对。衙门又不是我开的。”叶子衿不耐烦地说。

    马氏立刻拉了拉她的衣袖,让她少说几句话。这丫头,年纪小,一点儿都不知道人情的重要性呀。

    “娘,你别扯我的衣服。扯烂了还得做新的,多不换算。”偏偏,叶子衿还真不是愿意听长辈们话的一个人。

    马氏……。

    “你们左西村的人偷了东西,就该敲锣打鼓提着酒上门来道歉。你们想一抹黑过去,完全不可能。你们也算是左西村有头有脸的人物,总不能为了包庇他们,而不顾脸面吧?”叶良禄也是热血性子,在乡下,人情固然重要,但脸面同样也很重要。

    如果叶家村今天将事情轻描淡写地揭过去,十里八乡的人知道后,不但不会称赞他们叶家村有肚量,反而会笑话叶家村无能。被人欺负上门了,居然还认怂,这不是叶家村的风格。

    “欺负人是不是?”

    “真当在你们叶家村,我们就怕了不成?”

    “去,将人赶紧放下来。”

    “孩子他爹。”

    忽然,一阵鬼哭狼嚎中夹杂着吵闹声向这边而来。

    叶家村的人掉头,但他们看到左西村男女老少手里抄着家伙过来,顿时都慌了起来。

    田里正在干活的人立刻抄着家伙也上来了,而站着看热闹的人,却显得更加慌乱了。左西村是有备而来,他们只是过来看热闹,大多数人都是手无寸铁呀,怎么办?

    “二秃子,你们这是真的不想要脸了。”村长情急之下,直接叫出左西村村长的外号。

    左西村村长冷笑一声,“得罪了,不管怎么说,人我们今天肯定是带走了。”

    “南靖国律法第五百三十九条规定,盗取物品的价值达到十两银子以上的,要坐牢五年,聚众盗取为打家劫舍,流放,直系后代三代以内不得参加科考。”就在双方一触而发的时候,容峘温暖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也奇怪,四周那么嘈杂,他一开口,所有人却都能清晰得听到他的声音。

    “你算什么东西……”左西村一个毛头小子指着容峘叫嚣,可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天权一脚踹飞了。

    是真的飞了,整个人成抛物线状,直接撞到了一棵大树上才落下来。

    “三子。”一个老妇看到地上不住吐血的年轻人,哭嚎着扑了过去。

    “欺人太甚。”

    “杀人偿命。”

    ……。

    左西村的人情绪激动起来,很多人拿着家伙就要冲着容峘招呼过去。

    “你惨了。”叶子衿看着他摇着头同情地说。

    “我惨了,你也跑不掉呀。”容峘淡笑着回答。

    天权、天机等人,也不说话,只是抽出了腰间的佩剑看着他们。

    “呵呵。”天枢从地上抓了一块小石头,用手指一捏,小石头顿时变成了粉末状。

    天机也不声不响,飞身而起,将一块大石头踢得飞起了。而开阳乐呵呵地伸出单掌,对准一棵一个人合抱不过的大树拍了下去,大树立刻轰然倒下了。

    众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左西村的人脚下如千斤重一般,再也挪动不半步。

    “拿来。”叶子衿走到开阳面前,伸出了手。

    开阳觉得莫名其妙,“干什么?”

    “银子,别装傻。”叶子衿不耐烦地说,“这么一棵树,得长多少年呀。被你这么一巴掌就拍死了,平时大伙儿出来,本来还可以乘凉歇脚什么的,现在全完了。赔偿。”

    “我……”开阳觉得她掉钱眼里,完全不讲理。他为了谁,还不是为了给她出气才拍了大树一下。

    “他们多聪明,都是找不用的东西,就你能?拍什么不好,找这么大一棵树拍下去。一点儿同情心都没有,这棵树长这么大容易吗?”叶子衿没好气地嘀嘀咕咕。

    “主子?”开阳哭丧着脸看着容峘,觉得和叶子衿根本无法讲道理。

    容峘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开阳差点儿哭起来,这日子没法过了。叶子衿不讲理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将他们英明神武一向正直公道的主子给带歪呢?

    “多少?”

    “最少得五两。”叶子衿不客气地说,然后扭转头看着村长,“村长,是不是少了?你放心,这银子要下来是给村里修缮祠堂用的,我本人不会贪墨。”

    村长抹着脑门上的汗珠,结结巴巴地回答,“不……不……不少了。”

    回答完了,他都想给自己一个耳光,听听自己说得是什么话。他应该不要赔偿才对呀,唉,全都被小丫头给带歪了。

    开阳没办法,从身上摸出五两银子递给叶子衿。

    “你倒是松手呀。”叶子衿瞪了他一眼,这家伙,银子都拿出来了,又舍不得了,小气鬼。

    开阳其实不缺这么点银子,但他被坑得不甘心呀。

    容峘的目光一下落在了他的手上,银子太小,两个人的手难免会接触到,他的目光顿时冷了。

    开阳一惊,立刻撒手。

    蹬蹬蹬,叶子衿差点儿摔倒在地,她狠狠地瞪了开阳一眼,然后屁颠颠地将银子递给了村长,“给,村长,我给村子里挣了五两银子。”

    众人再一次汗颜,整个叶家村,也就她叶子衿的脸皮如此厚了。

    村长哭笑不得地接了银子,顺势又谢过了开阳,叶子衿立刻不高兴了,气呼呼地站到马氏身边,“明明是我赚来的银子。”

    “不用谢,要谢的话,还是谢叶姑娘吧。”开阳在容峘冰块一样的眼神下,捏着鼻子将功劳算在了叶子衿身上。

    这一幕看似叶子衿显得很幼稚,但她却用自己的方法无声地告诉左西村所有人,她和容峘的关系不是一般的近,这些人要动叶家村,先得看看她的态度。

    果然,容峘侍卫露出的一手,彻底镇住了左西村的人。

    “让平安镇的县令尽快滚过来。”容峘慵懒地开口。

    “是,爷。”天权恭敬地答应一声,转身就要走。

    叶子衿立刻摆摆手拦着他,“村里人有村里人处理的方法,还是先听听两位村长怎么说吧。”

    “我们的要求不变。答应了,就此了断,从此以后,谁也不许再提此时,也不许往心里去。不答应的话,就按照六公子所说,直接见官好了。”村长变得霸气起来。

    左西村的村长脸色铁青,额头上全都是汗水,他转头和身边几位长辈小声商量了一番,然后上前拱手说,“今天的事情,是我们左西村做得不对。他们做贼偷东西,也是我这个村长没有管好,回去后我们会亲自敲锣打鼓提着酒上门来道歉。”

    “别指望我招待你们酒席呀。”叶子衿不耐烦地说。

    左西村的村长脸色一僵,然后点点头,“那是自然。”

    于是一场闹剧到此就真的结束了。

    “各位族长等会儿过去呀,我回去下厨了。”叶子衿高高高兴兴地拉着叶子衿往回走。

    “女孩子,一点儿走路的样子都没有。成天疯疯癫癫,成何体统。”叶老爷子还是忍不住要开口教训她。

    “话说多了,会被噎着。”叶子衿笑眯眯地说,脚步停顿都没有,直接拉着叶子楣跑了。

    “祖父和祖母的脸都被你气成紫色了。”叶子楣偷偷告诉她。

    “唉,好好的日子不过,咋就喜欢找不自在呢?”叶子衿摇着头感叹。

    叶子衿今天的心情是真的好,中午的时候,她直接烧了十六个菜,分为了两桌。

    族老、村长、老爷子陈氏和叶良禄他们一桌,剩下的自家人一桌。

    当然,容峘暂时坐在叶家人这边。

    几个族老见了,顿时松了一口气。要是容峘在,估计就是天上的龙肉,他们也不敢下筷子,更不会吃出什么滋味来。

    老爷子一直板着脸,不过喝酒的时候,听到大家都称赞他得了一个好孙女的时候,心里又觉得有些高兴。这种心情很复杂,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

    第二天,左西村做贼的那十几个人在村子和几个长辈的带领下,果然敲锣打鼓提着酒和鸡上门来道歉了。

    叶子衿和容峘在后面的作坊内,根本没有出面。

    叶良禄喝了和解酒,这件事就算完了。但这件事传开以后,周围几个村的人即使眼红叶家果子卖钱,但再也没有人敢上门来了。

    这样一来,负责安保的钱家护卫们活也就更轻松了。

    “子衿,这些果子什么时候才能变红?”叶子楣蹲在叶子衿身边问。

    “夏季的时候,吃的就是青辣椒或者黄辣椒,这时候天气热,等不得辣椒变成红色,如果此事不摘下的话,就会烂在地里。只有等过了立秋以后,才能等着摘取红辣椒。”叶子衿回答。

    “可也看不出什么时候可以摘呀。”叶子楣扒开一棵辣椒认真查看起来。

    “颜色变成深,就可以摘了。”叶子衿蹲下来,开始寻找青色的辣椒,“中午的时候,咱们小炒哈。”

    于是,中午的时候,叶家的饭桌上又多了一道美味。

    “这滋味,还真够辣的。”叶苏凉被剁椒鱼头辣得满头大汗。

    容峘吃了不少的鱼头,青椒却没有吃几口。

    叶子衿知道他的胃不太好,也不勉强他,“有没有兴趣卖青椒?”

    “还是论个卖?”容峘打趣她。

    “当然不是,论斤卖,一百文一斤。”叶子衿回答,“而且青椒容易保存。”

    “好。”容峘痛快地答应了。

    叶子衿想了想又说,“也不能全卖给你一个人,我还得问问钱家和醉春楼,看他们要不要。”

    “嗯。”这一次,容峘也没有拦着她。

    钱多串自从接了销售西红柿的生意后,就努力发展自己的势力去了。

    钱多串不在,叶子衿也没有将他忘记了,小的不在,不是还有老的在嘛。

    钱老爷接到自家侍卫传递过去的消息,立刻装了食材,带着媳妇和老娘过来了。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用辣椒做配菜小炒了几个菜。没想到钱家一家人全都喜欢吃辣,吃完以后,钱老爷当场拍板,直接和叶子衿签订了协议。

    至于醉春楼的包掌柜,小六回去后辣么一说,他也带着食材和大厨屁颠颠地过来了。

    连大厨都带来了,叶子衿自然还得继续给他们露一手。

    “子衿,谢谢你惦记着我。凭借这份食材,我们醉春楼保证赚个瓢满钵满。”包掌柜对辣椒也是赞不绝口。

    这个结局,完全在叶子衿的意料之中。

    南靖国一向是煮菜清淡为主,准确的说,南靖国的调料使用太少了。辣椒作为配菜,可以改变很多口味,被人喜欢完全在情理之中。

    “那好,我们写个协议。”叶子衿和包掌柜定下协议以后,包掌柜就急着到地里去看看了。

    包掌柜作为醉春楼的掌柜,村里还是有不少人认识他的。

    他到地里来,自然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等包掌柜让小二摘了好几筐的辣椒后,所有人这才恍然大悟,于是辣椒的作用和口味又成了村子里人茶前饭后议论的重点。

    “爹、娘,咱也不要他们的东西,你能不能过去帮着说说,让孩子他爹去地里管管账啥的?”岳氏听到风声,又开始在二老面前放风了。

    老爷子和陈氏都耷拉着脸,没有说话。

    “爹在镇上做得好好的,回来干什么?”叶兰泽不高兴地问,“子衿肯定不答应。”

    “去镇上,每天天不亮就得出门,晚上天黑透了才能回来。而且隔着好多天才能回来一趟,哪有在家里做事方便。你看看村子里其他的人,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的,工钱又高,不比你爹强多了。”岳氏一脸精明地说,“咱又不是贪图他们银子,就是过去帮帮忙,他们总不好再拒绝吧。再说了,关于银子了,用自家的人,总比用外人强多了吧?”

    最后一句话总算是打动了老爷子。

    老爷子也是这样想,叶子衿地里的东西太值钱,难保叶苏明管账的时候不动心。三个西红柿就是一两银子了,少算几个,谁也不知道呀。偏偏叶子衿那丫头的心还挺大的,每天也不去看着。不行,他得过去说道说道。

    “明天我过去说说,老婆子,你就不要去了。”最终,老爷子发了话。

    秦氏在一旁听了,也想说话。她也有自己的小心思,想让自家的男人去地里管账而来。自古以来,管账的哪一个不是肥差,随便手指漏一点儿就能赚到大钱了。

    但叶禾衣拉了拉她的衣襟,然后对她摇摇头,秦氏这才压住心底的渴望,没有张口。

    回去后,秦氏有些不高兴,“你咋不让我说话呢?”

    “娘觉得叶子衿会同意让大伯过去?”叶禾衣冷笑着问。

    “怎么会不同意?大房不是已经有三个在那边干活了吗?”秦氏本来心里对叶子衿发憷,但看到叶苏心几个都在二房那边做事,她的心才活跃起来。

    “我虽然不知道叶子衿为什么让叶苏同他们留在地里干活,我可以确定,明日祖父过去肯定又得憋了一肚子气回来。叶子衿是什么人都能算计的吗?她现在油盐不吃,又不在乎名声,她不愿意的事情,祖父就是用孝道压她,也无济于事。最起码,我知道,叶子衿对大伯不放心,这就够了。”叶禾衣笑着说,“所以娘千万不要惹人烦。”

    “你咋知道叶子衿对你大伯不放心?”秦氏将信将疑。

    “如果叶子衿对大伯和爹信任的话,她们家开始赚钱的时候,就该主动过来请大伯和爹过去帮忙。毕竟,大伯和爹在镇上就是管账的,要比叶苏明有经验得多。但她并没有搭理我们不是?既然叶子衿开初的时候对爹和大伯就不看好,你觉得她现在手里的银子多了,就愿意妥协呢?”

    秦氏听了,脸色也冷了几分,“她也不过是一时得意罢了,我就不信她真的发达下去。”

    “叶子衿不要脸,成天缠着六公子。也不想想,就她那副德行,怎能配得上六公子?”一旁的叶冰清忍不住插了一句。

    “以后离那位六公子远一些。”叶禾衣脸色震怒,“他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人。”

    “什么招惹?叶子衿能和六公子说上话,我就不信我不能。”这一次,叶冰清没有妥协。

    叶禾衣被她气得浑身打颤,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要是你执迷不悟,吃了大亏,回来以后,别怨我和娘没有管好你。”

    “我才不会怨恨你们了。”叶冰清得意起来。

    而此刻被叶冰清嫌弃的叶子衿,正和容峘坐在一张桌子旁。

    “容峘,你能不能帮我再买一些红色辣椒回来?”叶子衿看着他问,“要是方便的话,西红柿和其他的种子,我还想要一些。多少都行。”

    “你手里不是有种子呢?怎么还想要种子?”容峘缓缓地问。

    “不一样。”叶子衿回答,“种子的繁殖能力有限,一直用同一批种子的话,以后的果子质量就会越来越差。但是如果多找一些种子种植,进行杂交的话,就可以培育出更好的品种来。”

    “水稻也是如此吗?”容峘问。

    “对,每一次用来杂交的水稻,你都要挑选最饱满的颗粒。对了,尽量不要在同一个地方去买种子哈。”她最关系的,还是自己的事情。

    “必须得等商客出海,才会有机会得到。”容峘缓缓地回答。

    “行,只要赶上明年的育苗就行。”叶子衿高兴地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