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3章 关于包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峘算是勉强答应了她的要求,叶子衿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满意极了。

    “叶姑娘,外面豆子都坏了,你怎么还要?”开阳蹲在屋檐下,看着外面晾晒的豆饼和煮熟的豆子全都霉了,立刻好心地提醒叶子衿。

    天权几个听了,默默地都站得离这个二货远一些。

    开阳还不自知,依旧在喋喋不休,“你不会是故意让其发霉吧?要是做出的东西吃坏了人的肚子,倒霉的可就是你了。”

    这家伙自从被叶子衿坑了五两银子以后,心里就巴不得叶子衿也被他抓住小辫子倒霉一次才好了。

    “放心,就算是尝试,也轮不到你。”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叶子衿,你在不在里面?出来一下。”外面有人喊。

    叶子衿听到声音,脸色顿时垮了。

    “哈哈,是那位福星来找你了。”开阳幸灾乐祸地说。

    “呵呵。”叶子衿不经意地用眼神瞥了容峘一眼,“你管不管你手下的人?”

    “回去后,自行领五十板子。”容峘淡淡地发话。

    开阳目瞪口呆,主子什么时候变成重色轻手下的人呢?他做错了什么,要被罚?

    叶子衿听了以后,满脸春风,心里一口恶气终于出气了,然后兴高采烈地过去开了门。

    天权和天机就守在门口,门口站着的果然是叶兰泽,这一次她还带了一个小跟班叶冰清。

    叶冰清身上穿着黄色的夏衫,头发戴着一朵青绿色的绢花,看起来清新而秀气。倒是叶兰泽显得朴素多了,圆乎乎的身子上套着一件翠绿色的夏衫,头发梳了两个包包,一副散财童女的模样。

    叶子衿挑了挑眉,笑嘻嘻地盯着叶兰泽看,“干什么?”

    “我想问问,钱公子这些天为什么不过来呢?”叶兰泽羞红了脸,忸怩地问。

    “我又不是他媳妇,我哪知道?”叶子衿不假思索地问。

    “子衿,我们和解吧?我又没有欺负过你,你就别我计较了。”叶兰泽眼泪汪汪地说。

    “别呀,你现在就在欺负我知不知道?”叶子衿立刻后退几步,“你这副眼泪汪汪的模样,要是被人看到了,还不知道我是怎么欺负你呢?”

    “那你告诉我钱公子为什么不来了。”叶兰泽跺着脚问,“前些天老爷和夫人还过来,你肯定知道他干什么去了。”

    “行,我告诉你。”叶子衿看到她要哭没哭的模样,顿时满足了,“我将长生果卖给了他,他带着长生果去外面找人卖果子去了,说要自己赚钱娶媳妇才有成就感。”

    原来如此!叶兰泽脸色顿时羞红一片。

    丫的,她又脸红什么?叶子衿看着她摇了摇头。

    “这些包子,你尝尝,是我亲手做的。你别嫌弃。”叶兰泽不由分说将篮子塞到了她的手中。

    “等等,你既然送了我的东西,我也送你几个长生果尝尝吧。”叶子衿跑进作坊内,将篮子里的包子放下来,然后又放了三个西红柿进去,“我喜欢吃馒头,下一次你送馒头给我就行,包子就别送了。”

    “但是钱公子喜欢吃包子。”叶兰泽很认真地纠正她。

    啊?这一次轮到叶子衿哑口无言了。

    院子内忽然传来一声轻笑声,叶子衿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叶冰清听了却精神一震,她踮起脚尖往里面看去,门关上了,她什么也看不到。

    叶冰清没有达到目的,不高兴地瞪了叶子衿一眼。

    叶子衿觉得莫名其妙,她又怎么招惹上这个白莲花了。不过顺着叶冰清惆怅的目光,叶子衿顿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招人恨了。

    “容峘,有人找。”她大声吆喝起来。

    屋内半点儿声音也没有,她双手一摊,对叶冰清说,“不是我不帮你,但他不愿意搭理你,我也没有办法。”

    “你胡说什么?”叶冰清跺着脚跑了,心里对叶子衿的恨意又增添了一分。

    “这就是长生果呀。”叶兰泽却很高兴,她笑呵呵地对叶子衿说,“你对我真好。”

    真好!叶子衿石化了,她怎么不知道自己对叶兰泽有多好?

    等叶兰泽离开以后,叶子衿刚进了院子,就接触到院子里容峘似笑非笑的目光。

    “笑什么?”叶子衿相当不高兴。

    “就这副傻样,你就被她们欺负多年?”容峘笑眯眯地问。

    “碍着你呢?”

    “被傻子欺负了,只能说明你更傻。”容峘直接给她戴了一顶大帽子。

    “我这叫大智若愚,一般人根本不懂。”叶子衿一边和他斗嘴,一边忧伤地看着桌子上的包子。

    对比上一次送来的包子,叶兰泽的手艺进步很多,最起码,这一次叶子衿能看得出她做的的确是包子。但叶子衿实在没有勇气去品尝叶兰泽的手艺。

    “开阳,五十大板免了,包子赏给你了。”容峘淡笑着为她解忧。

    叶子衿龇牙冲着开阳一笑,幸灾乐祸换成了她。

    “主子,求你还是让我接受板子吧。这些包子还是赏给别人好了。”开阳一听,眼睛都直了。

    在叶家蹭饭,伙食真心不错。食材是他们负责提供,叶家除去叶子衿的厨艺好,叶子楣和马氏,甚至连叶苏离和叶苏凉的厨艺在叶子衿调教下,都很不错。

    他们在叶家都有些乐不思蜀了,可是胖丫头送来的包子是什么玩意?上一次钱多串接了包子,拿出去喂狗,狗都没有啃呀。

    开阳眼泪汪汪地看着容峘求情,容峘只用一个清冷的眼神就立刻让他闭上了嘴巴。

    叶子衿看了半天的好戏,笑得连嘴巴都合不上了。

    “今天真热,不行了,我肯定要中暑了。”叶子衿嚷嚷,“晚上咱们换个吃法哈,我今天亲自下厨。”

    开阳眼神更加哀怨了。

    叶子衿还嫌对他刺激不够,又笑眯眯地对天权几个说,“也有你们一份。”

    “多谢叶姑娘。”天权几个人也看出了,自家主子对叶子衿不一般,叶子衿分明就是想整开阳,他们当然不想步开阳的后尘了,几个立刻恭敬地向叶子衿道了谢。

    叶子衿回去后,想了想,终于将辣椒粉找了出来。这些辣椒粉就是容峘送来的第一批辣椒,去掉了种子以后的剩余物,她废物利用,加上了炒熟的芝麻,用烧开的素油这么一浇,就做成了辣椒油。

    “你洗面粉干什么?”叶子楣从地里回来,看到她卖力地在搓一盆的面粉,忍不住纳闷地问。

    “晚上换一种东西吃吃。”叶子衿回答,“姐,你将我前天生好的绿豆芽掐掉根头。”

    “多浪费,而且还麻烦。”叶子楣嘀咕一声,不过还是去照着她说的做了。

    洗好沉淀的面粉放好以后,倒出沉淀的面沉淀粉加入老面水,因为需要发酵,她干脆将其放在一边了。今天晚上吃凉皮。凉皮不用发酵,上笼子蒸得很快。

    家里的香醋还没有出来,不过市面上有带着淡淡醋味的野果子醋,勉强能用。

    “好了,看够不够?”她这边收拾差不多,叶子楣那边也做的差不多了。叶子衿让她到后面的地里栽了几个小黄瓜,然后自己切丝,又将绿豆芽放热水中过一遍备用。

    太阳落在的时候,家里的人陆陆续续都回来了,连容峘带着几个吃货都准时到院子里了。

    “姐姐做了稀饭,炒了辣椒肉丝、炒豆干、土豆丝和鱼香肉丝,我做了凉皮,谁想吃的,我给调拌。”叶子衿伸出脑袋问。

    “我要。”

    “我要。”

    报名声四起。

    “子衿,给每个人都调一份好了。”叶良禄发话。

    于是叶子衿开始忙碌起来,不大一会儿凉皮上被淋了辣椒油端了上来。晶莹剔透的凉皮、绿色的黄瓜丝、白色透明的绿豆芽,加上红色的辣椒油,看着让人就有胃口。

    “开胃。”叶苏离吃了一口,赞赏了一句。

    “好吃。”

    麻辣爽口,在炎热的天气中的确让人觉得舒坦。

    叶子衿准备好大的一盆,最后愣是被人给分了。

    “开阳,你咋不吃?”马氏看着蹲在外面的开阳,诧异地问。

    “他有爱心包子吃。”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坏,简直是太坏了!当然这话,开阳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念叨几句。

    “你少吃一些,胃不好。”叶子衿瞥了一眼正在认真吃凉皮的容峘说。

    “偶然吃,不会有事。”容峘笑眯眯地回答。

    叶子衿听了,也就不再管他了。

    吃完晚饭以后,一家人被容峘抓包,开始在烛光下开始读书念字。学完了字以后,叶子衿拿出小黑板开始教一家人算术,这一次脸容峘和他的侍卫都听地十分认真。

    “这种计算方法,是谁教了你?”容峘并不知道她在教家人另类的计数方法,每一次都是等他离开后,叶子衿才会开始教家人。

    这一次被他碰上了,容峘居然发现博学多才的自己,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新颖的计数方法。不得不说,用这种计数方法列表格算账的话,快得不可思议。

    “明日我重头过来跟着你学。”容峘淡淡地说。

    “没空。”叶子衿拒绝。

    “听说海上风浪很大,船只很难漂洋过海……”容峘扯到了别处。

    扯蛋!居然用种子的事情去威胁她?叶子衿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容峘淡淡地冲着她一笑。

    “好了,你跟着我,我有空就教你,总行了吧?”叶子衿没好气地说。

    容峘微笑着点点头。

    第二天早上,叶子衿起床炸了油条,配上豆浆和小笼包,还特意熬了菜粥,板着脸端到了容峘的面前。

    容峘见自己吃的和他人不同,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心情也好了许多。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发酵的面皮终于好了。

    中午天气热,她不想下厨,因此决定中午自己就吃面皮。因为家里多了几位大神在,而且人家每天都是雷打不动地准备好食材,因此叶子楣就倒霉了,她每天几乎都在琢磨着中午饭吃什么。

    “二哥,你将这两碗面皮端到老宅子去。”做得多,她就开始大发善心了。

    “还是我去吧。”叶良禄说。

    “爹,你千万别过去。你要是过去了,那边准得嫌弃你送过去少了。”叶子衿不屑地说,“大哥,你送两碗去村长家,顺便再带两碗去木头哥家。”

    “村长家的人多。”叶苏离说。

    “行,你多带两碗,记得将碗拿回来呀,让他们当菜吃吧。”叶子衿唠唠叨叨。

    容峘端着面皮吃得十分开心,倒也没有发现他不舒服的迹象。叶子衿关注他一会儿后,也就不管他了。

    “爹,你给每个老家伙家也送一碗去。”叶子衿又挑出六份出来。

    叶良禄笑着点点头,谁说他闺女不知道人情世故的?这不是做得很好吗?

    “饿死我了,有没有吃的?”等自家人送完了以后全都回来,刚要开饭,钱多串居然从马车上跳下来,人回来了。

    可怜的胖子热得满头大汗,叶子衿觉得他身上的肥肉都少了几分。

    “子衿,做得啥好吃的,给我也来一份。”钱多串看到她在调面皮,眼睛顿时亮了。

    出去大半个月的时间,别的好说,就是想念叶子衿做的饭菜。特别想,特别、特别得想,想得他都瘦了。

    “给。”叶子衿将一碗面皮递给了他。

    胖子端起来就吃了一口,然后眼睛亮了。

    “就是这儿了。”

    “对,这是胖子的马车,准错不了。”

    外面又有人说话,听话音还是过来找钱多串的。

    叶子衿冷哼一声,最讨厌吃饭的时候被人打断了。

    钱多串连忙摇头,“不是我带来的,我谁也没有带,你不能算在我的头上。”

    “胖子,你出去生意做得怎么样呢?”叶子楣好奇地问。

    “好,赚得大发了。”提到生意,钱多串高兴得手舞足蹈起来。“小爷赚得多得去了,以后看谁还说小爷是吃白食的。”

    “啪啪啪。”外面有人在打门。

    “甭理会他们。”钱多串呼哧呼哧地吃着面皮,腾出空不忘叮嘱叶子衿一句。

    “你又在外面吹牛呢?”叶子衿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钱多串脸色一僵,然后他满脸堆起笑容,“我这不是不服气吗?到了州府以后,他们就对小爷吹嘘,什么地方有好吃的,哪个大厨厉害。小爷不服气呀,就和他们干上了。后来轮到他们不服气,非要让小爷说出是哪个大厨这么厉害,小爷愣是一个字没有透露,没想到他们这些蠢货这一次居然想到了跟踪我的办法,找到这儿来了。”

    “笨蛋。”叶子楣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钱多串对她有些犯怵,叶子楣训他,他就当没有听到,依旧低着头猛吃。

    容峘似笑非笑地瞄了叶子衿一眼,叶子衿立刻瞪回去,看什么看,人又不是她招来的。

    钱多串不让叶家人管外面的人,但外面的人却依旧不依不饶地努力敲着门。

    “开门。”叶子楣踢了钱多串一脚,“再不去开门,我家的大门就要被拍坏了。”

    叶良禄也想过去开门,于是站起来。

    钱多串一见,立刻骂了外面的小厮。

    小厮赶紧过去将门打开了。

    从门外进来的是五个公子哥,胖瘦都有,他们进来,其中两个一边嗅着鼻子一边就走进了花厅内。

    花厅内,叶家正在吃饭,容峘和钱多串也都在。

    “白上水,你跟着我干什么?”钱多串将一口面皮咽下去,然后指着来人开骂,“有毛病吗?告诉你,就是跟着小爷来,你也甭想得到便宜的长生果。”

    骂完以后,钱胖子又满脸堆笑带着讨好的神色看着叶子衿,“你甭管他们,他们这是有病。”

    “在下白上水,密州人士。打扰了。”一个俊秀的年轻男子拱手上前说话。

    叶家四个小的端着碗都不说话,马氏是女流,也不好说话,至于容峘和钱多串,这两位根本就是大爷,坐在位置上连眼皮都没有抬,最后还是叶良禄站了起来。

    “白公子。”他打了一声招呼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招呼人家吃饭吧,桌子上大家已经吃了,关键是桌子上还有容峘这一尊大神在,叶良禄根本不敢主动叫人到桌子上吃。

    不让白上水过去吃饭吧,他们一家人都在吃饭,让人干站着这种事,他们更做不来。

    白上水更是满头黑线,这家人怎么回事?按照一般常态,看到他们过来,不是应该招呼他们坐下来一起吃饭吗?

    虽然说,桌子上的饭菜已经动了,但现在他们饥肠辘辘,也顾不得那么多,这人倒是客气几句呀。

    “菜也不吃吗?”容峘淡淡地看了叶子衿一眼问。

    “不想吃,天气太热。还是吃这个舒坦。”叶子衿嚼着擀面皮说。

    “嗯,有劲道,酸爽麻辣,带劲。”钱多串笑眯眯地讨好她,“子衿,你再给我做一碗好不好?”

    “行。”叶子衿看在合作的份上,点点头。

    “我也要。”容峘淡淡地来一句。

    “你的胃不好,不许再吃了。”叶子衿恶狠狠地说。

    容峘于是不声不响地将饭碗一推,不吃了。

    天机几个就在隔壁桌子上,见状,个个全都眼巴巴看着叶子衿。

    “算了,怕了你,我过去给你做一碗面端过来。”叶子衿气呼呼地说。

    “热。”容峘嘀嘀咕咕。

    “冷的。”叶子衿生气。

    一个个的,在她家还使唤她,真当他们自己是大爷了。

    不过抱怨归抱怨,她还是几口将碗中的擀面皮吃完了。

    她先给胖子调了两碗擀面皮,然后才进了小厨房,期间,连多看白上水等人一眼都没有。

    没礼貌!一家人全都没礼貌,站在后面的四位公子哥脸色全都变得铁青。

    “几位公子正屋请。”叶良禄想了又想,直接请人到正厅去坐。

    可这种建议根本就不是白上水等人想要的结果。

    “我等急着赶路,从早上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了,能不能叨扰各位?”白上水一边说着一边往桌子上瞥去。

    “白上水,你的脸皮什么时候这么厚呢?”钱多串冷笑着问。

    “我们的脸皮怎么厚呢?”一个高个子清瘦的男子站出来指着钱多串反问,“常言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既然我们无意中过来,以后就是朋友了。”

    叶子楣、叶苏凉和叶苏离傻乎乎地看着他们,原来一个人脸皮还可以厚到这种份上。本来,他们以为钱多串的脸皮已经是够厚的了,谁知和这几个人比起来,钱多串还差了那么一点儿火候了。

    “可以,我这就让孩子他娘给几位公子做几个菜。”叶良禄松了一口气,对方既然直接点出要吃饭,那就方便了。

    桌子上的剩菜剩饭肯定是不能给客人吃了,让马氏再做几个菜还是可以的。

    “那就有劳了。”白上水彬彬有礼地行了礼。“其实不用费太多的心思,刚刚听那位小姑娘要说做面条,让她多做几份就是。”

    话音一落,屋子里顿时寂静起来。

    容峘的嘴角微微勾起,淡淡地扫了白上水一眼。

    白上水几个顿时觉得浑身一寒,后面几个公子哥想说的话,也被吓得咽下去了。这是什么人,眼神为什么如此犀利呢?

    “呵呵,想吃她亲手做的东西?美得你们,就是小爷想吃,也得提前说好了才行。”钱多串笑眯眯地说。

    “小女的性子比较倔强,她不太喜欢下厨,所以请几位公子多多包涵了。”叶良禄苦笑着解释。

    什么?过来的几个人全都吃了一惊,难道刚才的小姑娘就是胖子一直称赞不已的大厨?

    “那我们就吃完这种面皮好了。”上官轩笑着说。

    “这个?”叶良禄依旧为难,“这种面皮也只有小女才会调配。”

    钱多串一边吃一边笑,“早就告诉你们了,要想吃到子衿做的饭菜,是要碰运气的。你以为你们是谁?”

    “随意,随意就好。”金乌击笑呵呵地开口,一副老好人的模样。

    笑面虎,满肚子都是坏水!钱多串不鸟他。

    马氏匆匆给几位公子行了礼,然后去厨房了。

    白上水眼尖地发现,马氏去的厨房居然是另一边。

    接下来更尴尬了,叶苏凉兄妹几个、天机几个,加上钱多串,只是静静地吃着碗里的饭,谁也没有搭理白上水的意思。

    白上水几个也不在意,自己找了椅子坐下来等。

    一会儿,一股香味扑鼻而来。

    钱多串的眼睛一下亮了,他眼巴巴地盯着门口。

    叶子衿用托盘端着一碗面条过来,盘子里还有两道小炒和调制的鲜竹笋。

    香味扑鼻,小丫头做得菜怎么像幅画似的,还有食材雕刻的花朵叶子陪衬了,这也太漂亮了。关键是,盘子里的两道菜明显不是炖出来的。

    “我改主意了,给你做了一份打卤面。”叶子衿将苗条放在容峘面前,“面皮辣,你少吃。”

    语气虽然生硬,但其中的关心显而易见。

    容峘十分受用,他伸出白皙修长的右手慢条斯理地吃起来。

    香,还是香。肉的香味,菜的香味,面的香味,几中香味掺杂在一起,让本来就觉得饿的白上水几个人,此刻觉得自己饿得简直受不了了。

    叶子衿过去又开始调面皮,嗯,面皮做得有点儿多了呀。“你们谁还要?”

    “有劳姑娘,我等……”白上水连忙站起来说话。

    “你是谁?”叶子衿皱了皱眉头,然后直接越过他们,看着后面的一桌。

    那一桌坐着天机等人。

    “多谢姑娘。”天机几个人排着队过来,最后站着的是可怜兮兮的开阳。

    叶子衿看他可怜样,心一软,也递了一碗给他。

    开阳见状,感激得差点儿流出眼泪。天啦,胖妞送来的包子真的是太难吃了。

    被忽视的白上水笑容还僵在脸上,眼神却是带着难以置信。

    “哈哈哈。”钱多串一边大笑着,一边将手里的大碗递给了叶子衿,“再来一碗。”

    “钱胖子,你还吃呀。”叶子楣大怒,“吃饭。”

    “这不就是饭吗?”钱多串不服气。

    叶子衿呵呵一笑,“姐,放心好了,胖子的胃是铁打的,吃不坏他。”

    这话真是的!

    上官轩等人的目光忍不住往容峘面前的碗碟中飘,明知道丢人,但他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呀。

    容峘看清来清瘦,但胃口还真不错,叶子衿做的饭菜分量不算多,但他之前已经吃了一碗面皮了。在这种情况下,叶子衿后做的饭菜,几乎全被他吃光了。

    总算是吃完了,白上水等人简直要泪流满面了。

    叶子楣等人吃完以后,立刻将桌子上收拾妥当,天机几个也老老实实跟着收拾,没办法,叶子衿虽然是乡下丫头,但她厨艺好,脾气也古怪,要是光吃不动手的话,下一次她做的饭菜,就不会有他们的份了。

    为了一口吃的,天机等人其实也很拼。

    然后所有人自动散去,花厅里只剩下了白上水几个人,外加一个不好意思离开的叶良禄。

    马氏很快将饭菜做好端过来,主食也是面条,炒了四小炒,青椒鸡蛋、素炒韭菜、笋片肉丝和炒豆干。

    白上水几个吃了一口面条,又吃了一口菜,然后眼睛一亮。不错,味道真的不错,比在酒楼里吃的味道还要好了。

    几个人的动作立刻快起来,你一筷子,他一筷子,很快面条和菜就全没有了。

    五个人吃完以后,捂住肚皮都舒坦地坐在了椅子上。

    “好了,结账。”叶苏凉从外面冒了出来。

    “苏凉。”叶良禄板着脸准备教训儿子。

    “子衿让我过来要账的。子衿说了,饭菜虽然不是她亲手做的,但是调料却是她一手调出来的。”叶苏凉飞快地将话说完。

    叶良禄直接不说话了。

    “多少银子?”白上水几个沉默了半天总算是缓过神,上官轩第一个开口问起了价格。

    “子衿说,底价是一两银子,其余你们看着给。”叶苏凉笑眯眯地说。

    “看在相识一场,我就好心提醒你们一句。子衿很会记仇,如果你们出的银子她觉得不满意的话,呵呵,以后你们甭想进这个院子。”钱多串手里抓着一根黄瓜在啃。

    是这样呀!白上水等人倒是没有怀疑钱多串的话。胖子虽然有点儿不靠谱,但从不说谎。

    这一点儿,大家还是很清楚的。

    “这是十两银子。”白上水斟酌了一番,才让小厮付了账。

    钱多串提着黄瓜往外走,半个多月没有回来,这边的院子已经盖好了,外面的墙院也拉起来了。就是门窗还没有齐全了。

    不管怎么说,他住的那一间是齐整了,连家具都好了。

    他得回去好好睡一觉才行。

    白上水等人一看,不管三七二十一,一窝蜂全都跟着钱多串去了他的新宅子。

    “你们干什么?抢劫呀?”钱多串气急了,他才不想招惹这些人进家里了。

    但是白上水等人根本不听他的话,直接让小厮将行李搬进了客房。

    没有门窗是吧,白上水直接让小厮驾着马车去镇上,然后买一些纱布回来蒙在窗户上,再在门上挂上一个竹帘,这就好了。

    钱多串赶不走这些人,气得倒头就睡。

    到了晚上,这些人故技重施,又想到叶子衿家里去蹭吃蹭喝的,可惜这一次他们连门都没得进。

    钱多串倒是没有被拦着,直接大摇大摆地进了叶家。

    “怎么办?”金乌击问同伴们。

    “出银子呗。”范武堰冷笑一声说,他上前对守门的天枢和天机抱拳说,“两位小哥行个方便,劳烦你们进去对叶姑娘说一声,我等愿意出银子,在这儿搭伙吃一顿晚饭。”

    “叶姑娘说了,给多少银子都不让进。”天枢冷笑着拒绝。

    “两位大哥辛苦了,先吃些包子垫垫。这些包子是我妹妹亲手包的。”这边正说着了,叶苏凉用茶盘端着十来个包子出来了。

    这些包子白白胖胖,上面的折子清晰可见。看着就有食欲呀!

    “多谢叶姑娘,多谢二公子。”天枢几个人已经学聪明了,自家主子重视叶子衿,每天好像暧昧不断,那小眼神根本骗不了他们。既然如此,叶家两位小公子说不定以后就成为贵人了,当然吃人嘴短,言语上自然是要尊敬一些的。多方面因素综合下来,天枢他们和叶苏离、叶苏凉相处得真心不错。

    叶子衿下厨全凭她自己的兴致,就说今天包的包子吧,馅儿就多了好几种。地三鲜的、豆角的、全肉的、豆沙的、小茴香草馅的,反正谁捡到什么吃什么。

    香!他娘的太香了!

    包子的香味散发在空气中,白上水几个口水又开始泛滥了。

    “叶公子。”范武堰灵机一动,连忙喊住叶苏凉,“我们愿意出银子买一些包子回去吃。你回去帮着问问价格。”

    “呵呵,我可做不了主。”叶苏凉一溜烟跑了。

    白上水几个眼巴巴盯着屋子看,却被两个门神拦在外面,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了。

    就在这时候,叶兰泽提着篮子过来了。

    天枢和天机看到叶兰泽,两个人的嘴角都忍不住抽起来。他们两个可忘不了,这两天开阳被这胖姑娘害得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那副鬼样子。

    不能犯错呀,千万不能犯错!两个人暗自提醒自己,他们可不想接下来几天就啃这胖姑娘做的破包子。

    “我找钱公子。”叶兰泽最大的优点儿就是性子直来直往,从不会拐弯抹角。

    “我家公子今天已经有包子吃了。”钱家小厮也守在门内,他们一看到叶兰泽,不仅嘴巴踌躇,就是眼角都在抽。“叶姑娘请回。”

    想当初,这胖姑娘第一次送给公子的包子,就是拿去喂狗,狗都不吃呀。

    胖姑娘咋又来呢?

    “我做的包子越来也好了,我特意请教了子楣了。”叶兰泽信心十足,她也不算说谎,她不敢逮着叶子衿问东问西,前天她就抓着叶子楣问了怎么做好包子。

    叶子楣也没有藏私,做包子的时候,特意让她看了一遍。

    她回去后试了试,觉得自己做的包子果然美味多了。因此,她今天完全是信心十足呀。

    “姑娘,你是说,你做的包子是这家姑娘教你的?”范武堰眼睛一亮。

    叶兰泽用力地点点头,“我是亲眼看了她怎么做,回去一步不落地照着做了。”

    “姑娘,你篮子的包子可卖?”上官轩也来了精神。

    天枢和天机拿着最后一个包子用力咬一口在嘴里,才忍住了没有笑出来。

    几个大傻帽,别人都在躲着胖姑娘的包子,没想到他们还赶着往前凑。

    叶兰泽不想卖包子,她是特意为钱多串做的爱心包子,根本不想给别的男人吃。不过,她转念又一想,最近做的包子有些多,家里的面粉和肉被她浪费不少了,要是包子能卖出去,也算是贴补一下家用了。

    想到这儿,她轻轻地点点头。

    “一两银子可行?”展翼宗出了银子。

    叶兰泽一听满心欢喜,一两银子可以买不少面粉和肉了,“行。”她接过银子,将篮子塞给了展翼宗。

    “走,回去吃包子。”白上水笑着建议。

    几个人结伴往钱多串家新宅子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