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84章 蜂拥而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一群傻子。”

    “便宜了钱多串。”

    天机和天枢看着五个欢天喜地离开的背影,幸灾乐祸地咽下嘴里的包子。

    钱家小厮进去,将白上水几个人买了叶兰泽包子的事情禀报上去了。

    钱多串听完以后,咧着大嘴巴一边吃一边笑,“一群傻帽,看他们再敢说小爷在**。”

    “就怕兰泽那丫头坏了子衿的名声。”叶苏凉不高兴地嘀咕。

    钱多串一下噎着了,也对哟,胖丫头好像说她的厨艺是得到了子衿的亲点。这可不行,绝对不能让那几个家伙认为自己是在**。

    “子衿,我们打个商量。”他滴溜溜地转着眼珠子,脸上带着媚笑讨好地看着叶子衿。

    “商量什么?”叶子衿有气无力地问。进入夏季以后,她就没精神。原来在现代的时候,还有抽油烟机或者风扇使用,可惜古代啥制冷的设备都不具有。

    进厨房忙了那一阵子倒也罢了,可是一旦闲暇下来,她就觉得浑身不得劲。该死的封建主义,为什么每个人在夏季都要穿这么多的衣服?

    好想空调,好想小热裤,好想海滩,好像吊带衫……

    等等,她好像想起要做起什么来解暑了。

    “容峘。”她有气无力地叫起来。

    “嗯?”容峘瞥了她一眼,又不满地瞪了钱多串一眼。

    “子衿,我的话还没有说完了。”钱多串还在琢磨自己的事情,“你看包子能不能让我带几个回去?”

    “怎么,吃不完还想兜着走?”叶子楣眼睛一瞪,语气也严厉起来。

    “不是,我就带五个。不是白给他们,卖给他们,一两银子一个。总不能让胖丫头坏了子衿的名声。”胖子振振有词地说。

    “胖丫头可是你未来的媳妇。”叶子衿瞥了他一眼,继续扭头和容峘说话,“能不能给我找一点儿硝石过来?”

    “嗯。”容峘完全是惜字如金。

    “她才不是我媳妇了。”钱多串一听居然急了。

    叶子衿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这家伙不是一直都钟情于叶兰泽吗?两个人不是一直两情双悦吗?钱多串不会是变心了吧?唉,人人都说女人心,海底针。该死的钱胖子的心思居然比女人的心还要善变呀。

    “明天早上我就想要,热死我了。”叶子衿整个身体全都趴在桌子上。

    “家里应该买一些趁手的下人回来,谁让你亲力亲为?”容峘一边说,一边不满地瞥了叶子楣一眼。

    叶子楣脑袋一缩,立刻将桌子上收拾干净,直接遁入厨房去了。她冤不冤呀,她都不知道怎么得罪了六公子这位大神。早上,她准备拉着叶子衿去洗衣服,六公子就一直似笑非笑地盯着她看,看得心里直发毛,中午的时候,叶子衿干活,她站在边上也没有碍着他的事,他的笑容直接变成阴冷的了,天啦,谁能告诉她是怎么得罪了六公子?

    “子衿,我可不可以拿包子?”钱多串还在执着于自己的世界。

    叶子衿心里烦,他在她的耳边又一直嘀嘀咕咕,她不耐烦地点点头,“拿去,只能给五个,真够烦人的。”

    “你怕热呀,我也怕热。等明天镇上给我送来冰的时候,我分一点儿给你哈。”钱多串很大方地说,“我在院子里修了冰窖了。”

    “对呀,可以修冰窖呀。”叶子衿眼睛一下亮了,“胖子,你真帅。”

    她给钱多串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得到她表扬的钱多串,一张胖脸顿时笑成了一朵大花,而一旁的容峘的脸色则彻底冷了下来。

    “容峘,你那边的石匠师傅借给我用用,明天我也想做冰窖。”叶子衿乐呵呵地看着容峘,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位大爷的脸色已经彻底沉下来了。

    “嗯。”容峘兴致不高。

    钱多串得到叶子衿的“恩准”,特意到厨房找了五种不同口味的包子,然后用篮子装起来,屁颠颠地回去了。

    他一走,容峘就开始抓人开始学习。

    “该死,呸。”

    “这是人吃的包子吗?”

    “水,咸死我了。”钱家新宅子内,白上水几个人正在上演生不如死地把戏。因为是新房子,钱家的厨娘还没有过来,他们带的小厮只会做一些杂活,根本没有人会下厨。买了胖丫头的包子,据那胖丫头自己所说,她是钱多串认定的大厨的嫡传弟子,他们认为既然是大厨的嫡传弟子,手艺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吧?

    没想到呀,没想到,胖丫头做的包子放的盐太多了,刚刚白上水一口咬下去,还咬到了一些没有融化的盐珠子,哎哟,咸得白上水差点儿掉眼泪。

    “什么狗屁大厨?”

    “不会是和盐商勾结了吧?怎么放了那么多的盐?”

    “还是粗盐。”

    钱多串进去的时候,白上水几个人正在大骂叶兰泽,顺带着连叶子衿都被骂了,而且正如他猜想的一样,叶子衿的厨艺受到了他们的猜疑。

    “哼,自己被人骗了,居然还埋怨别人的厨艺不好。”钱多串提着篮子鄙夷地看着他们,“吃过美味的包子没有?看,这才是正宗的包子。”

    他一边说,一边将篮子上的白布揭开了给大家看。

    白上水等人的目光顿时落在了包子上。

    钱多串拿的是刚出笼的包子,他的新宅子离叶子衿家又近,因此包子带回来,此刻还是热气腾腾了。

    “想吃的话,一两银子一个。”钱多串也不废话,直奔主题。

    “你抢银子?一两银子一个包子,就是御厨来了,也没有这个价。”范武堰瞪着他不甘心地说。

    “不吃拉倒。”钱多串冷笑一声,“子衿愿意让我去她家吃,是因为她将我当朋友。但即便如此,她的规矩也是只能吃不能带。这五个包子,我就是花了银子买来的,一文钱也没有赚你们的。要是你们不要的话,我让人直接送给祖母去。祖母最喜欢子衿做的美食了。”

    白上水几个见他说地信誓旦旦,好像不是在说谎,几个人不禁动心了。

    “胖子,要是不好吃的话,你得将银子退给我们。”

    “不退银子的话,告诉你,就用你家的长生果抵偿。”

    ……

    “爱吃不吃。”钱多串不耐烦地催促,“给银子。”

    于是,一场很不公正的交易在钱多串得意洋洋中完成了。

    “难怪子衿喜欢宰人,果然很爽。”钱多串提着银子兴高采烈回房去了。

    得到包子的五个人,看着手里的包子,咬咬牙,开吃。

    几乎是带着仇恨下口,但一口下去,个个眼中全都露出了惊讶之色。天啦,为什么手里的包子如此美味。素菜和肉香、面香,像是分开又好像纠缠在一起,皮薄馅多,白上水等人发誓,以前真的没有吃过这样的包子。

    五两银子是真的值了。

    “等等,我们吃的包子的馅好像不一样。”金乌击眼尖,一下发现了不同。

    剩下的四个人听了,低头认真看了看手里的包子,果然发现了其中的不同。

    呜呜呜,钱多串简直太坏了,居然拿了不一样的包子给他们,这不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吗?

    “你的包子如何?”

    “美味。”

    “你的是全素的,能好吃到哪里?”

    “狗屁,就是全素的,也很美味。”

    几个人边吃边吵,可惜包子不大,就那么几口就吃完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吃完了以后,觉得肚子更饿了。大家算是将钱多串彻底怨上了,死胖子真的太坏了,他就是故意在吊大家的胃口。

    叶子衿学习完以后,有气无力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就在这时,外面有人敲门,“叶姑娘,爷让我给姑娘送来了一桶冰块,就放在门前。姑娘自己提进去用。”

    叶子衿听出外面说话的人是天枢,有冰用呀,简直太好了。她一个健步出去拉开了房门。门口走廊下,果然放了一桶冰块。

    冰块很大个,切成整齐的一块块。

    “姐、大哥、二哥。”叶子衿的精神一下上来了。

    楼下依稀传来应答声,片刻之后,叶苏凉几个全都上楼来了。

    “大哥、二哥、娘,你们找个盆过来,将冰分了。房间里放一些,凉快多了。”叶子衿龇牙笑得像个大白痴。“姐,今天晚上你和我睡。”

    “你自己用吧。”马氏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叶子衿一眼,拒绝了她的好意。

    “娘,这么多的冰块了,放一些在房间里凉快,晚上也能睡一个安稳觉。”叶子衿不由分说,开始到处找盆。

    叶苏凉见状,也不和她客气了,“我和大哥一个房间就行。”

    这样也好,于是桶里的冰块被分成了三份。

    这一晚上,因为有冰块,叶子衿睡了一个好觉。第二天起床后,整个人都显得神清气爽。

    她到小厨房转一圈后,发现厨房里已经放上了牛奶。

    “是六子带来的,说是村里有一家牛下崽,牛崽子意外死了。他看你喜欢用牛奶,就特意给你找来了。”马氏解释说。

    “给银子吗?”叶子衿问。

    “给了,六子死活不要,说让你做出的点心让他尝尝就行,我硬将钱给了他。也不算贵,一桶才算了六文钱。”马氏笑着说。

    叶子衿点点头,真是遇上瞌睡有人送枕头,来的正巧呀。

    牛奶比较多,这玩意又不能放的时间长。叶子衿干脆将牛奶煮熟,在里面放了杏仁,一些煮成了奶茶,一些做了点心,还剩下一些,等着稍后做成宝贝。

    “爹,咱家还没用的两个大木头箱子呢?”叶子衿问。

    “在屋子里了。”叶良禄大声回答。

    “你和哥将两个木箱抬出来,姐,你将两个没用的小褥子拿出来放在箱子里。”叶子衿大声分配任务。

    她折腾东西向来都是随心所欲,因此叶苏凉和叶子楣他们也不觉得奇怪,个个按照她吩咐地去做了。

    叶子衿烤了蛋糕、饼干、曲奇和做了几种口味的面包,接着又熬了杏仁奶茶。既然已经下厨了,她也就不在意多做一些了。

    小厨房中熬米粥,做了鸡蛋卷和小笼包,等她忙乎完了,该来吃饭的人也到齐了。

    “你们,哪个辛苦点,给老宅子里送一些过去?”叶子衿心情一好,就会照顾到叶良禄的情绪。这不,她看到叶良禄在一旁纠结不已,立刻很“好心”,很“体贴”地将点心装了一些在篮子里,也给他们盛了牛奶放在瓦罐中。

    天权笑呵呵站出来,“我去吧。”

    “麻烦了哈,快点儿回来,全都给你留着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就是为什么几个侍卫喜欢抢着为她跑腿的原因,只要逗得她开心,叶子衿从来不会亏待他们。

    钱多串也过来了,他的脸阴沉着,身后死死地跟着五条小尾巴。

    “都说了,她家的东西不卖。”钱多串一边走,一边气呼呼地解释。

    但白上水几个人就是不说话,只是笑嘻嘻地跟着他,摆明了今天是赖定了他。

    “真香,子衿做了点心。”快要到叶家的时候,钱多串就闻到了从院子里飘出去的香味。

    白上水等人也闻到了,这种带着浓浓的奶香味,他们还从来没有吃过了。

    钱多串一溜烟跑进了叶家的大门内。

    白上水等人跟着就要往里进,但天枢和天机两个像两尊门神似的站在了大门中间,“闲人免进。”

    “我们出银子。”白上水陪着笑脸说,他还以为天枢和天机是叶家的下人了。

    条件是抛出来了,可惜天枢和天机根本不搭理他们。

    金乌击对同伴挑挑眉,白上水、上官轩几个立刻心领神会,五个人忽然对天枢和天机出手,他们身后的小厮也窜出来帮忙。

    白上水几个想的很美,他们十几个人难道还摆不平两个下人?只要他们带来的小厮将两个守门的下人缠住了,他们就能溜进去了。

    只要窜进门,他们就有机会吃到饭。

    可惜,他们完全低估了天枢和天机的武力值。

    “哎哟。”

    “痛死我了。”

    “为什么下手这么狠?”

    ……

    五个公子哥,全都被两个门神摔在了地上,个个都是鼻青脸肿的模样。

    “算了,让他们进来吧。他们是钱公子的客人,那边又没有人做饭,多几个人,不过是多几双筷子罢了。”关键时刻,叶良禄心又软了。

    马氏也跟着说情,乡下人总是比较朴实,而且作为长辈,叶良禄和马氏想得也比较多。虽然说,家里有六公子这尊大神守着家,但外面五位公子,看他们的穿着也不是寻常人,一看就是那种非富即贵人家出来的公子。要是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最后倒霉的还不是自家。

    叶良禄和马氏要求很简单,家里日子好过了,都希望子女平平安安,一家人健健康康地生活在一起。至于不必要的麻烦,还是不要惹上最好。

    “行,让他们进来吧。”叶子衿松口了。

    钱家小厮立刻跑出去报告消息。

    于是,过了一会儿,白上水等几个人鼻青脸肿的进来了。

    “五两银子一顿饭。”叶子衿开口,“中午你们再不想办法解决午餐问题,你们就是玩烂了苦肉计,我也不会管你们。还有你钱多串,你天天过来吃白食,是不是也吃上瘾呢?”

    钱多串正吃得兴高采烈了,莫名被点名了,他也不敢反驳,委屈的点点头,“我已经让人回去找食材送过来了。”

    这还像话!叶子衿终于满意,不再盯着钱多串了。

    “多谢叶姑娘。”白上水几个人也顾不得生气,直接洗了手坐下来开始吃饭。

    叶家还真奇怪,这种既像点心又像馒头的东西中间为什么夹了肉和菜以后,就特别好吃呢?甜丝丝,带着奶香,真的美味呀。

    哎哟,甜牛奶好喝,咸的肉粥和小笼包也很好吃呀。今天赚得大发了,五两银子花得太值了。

    叶良禄和马氏将他们五个像恶鬼投胎似的吃相,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是今天吃饭的银子。”金乌击递了二十五两银子放在桌子上,钱多串见状,连忙也将昨日卖包子的银子拿出去给了叶子衿。

    叶子衿顺手将三十两银子递给了马氏,“娘,你收着当私房钱。”

    “什么私房钱。”马氏嗔怪地拍了她一下脑袋。

    容峘的脸色顿时冷下来。

    马氏见了,表情立刻变得讪讪的,她有些开始担心了,怎么都觉得六公子对自家闺女的感情不一般。

    叶子衿才不会想那么多了,她笑嘻嘻地谢过容峘。

    “也太狡猾了。明明说好,今天我分了冰块过来。”钱多串听了咬牙切齿,他不敢大声说,只能小声地嘀嘀咕咕。

    天权几个集体送了几个白眼给他,钱多串立刻低眉装着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模样。

    吃了饭以后,白上水几个人也弄清楚了,要想在叶家搭伙吃饭,就必须送食材过来。送来的食材甭管用不用到,先备着再说。

    此外,每道菜还得给银子。

    就这样,还得看作坊的这位大小姐心情如何。

    弄清楚以后,范武堰几个人不禁悲从心来,他娘的,什么时候吃顿饭都这么费劲,这么麻烦嗯?

    不过,想到早上的美味,几个人又觉得这样吃一顿,好像也不亏。他们还没有尝到叶家中饭了。一顿早饭都如此令人难忘,想必中午饭更令人惊艳吧?

    “叶姑娘,硝石已经给你送过来了,放在哪儿?”天机过来问。

    “放在小厨房,一会儿过去我要用。”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可惜地方太小了一些。”

    “爹、爹,你和大哥给我做几个模子。”关键时刻,叶子衿才发现,还没有模子了。

    叶良禄和叶苏离都会点木工活,可惜没有工具。

    他们听了叶子衿说的要求,显得为难起来。

    容峘见状,挥挥手,天权低头而去。

    一会儿,在容峘院子里忙碌的石匠和木工都过来好几位,叶子衿大喜,家里青砖是现成的,石匠又从容峘那边带了不少的泥沙。

    叶子衿和叶良禄商量一番,找了合适的一大片空地给几个石匠,让他们做个冰窖,并且在冰窖上面盖上一个简易的空间,平时也可以放一些杂物什么的。

    木工的活就更简单了,按照她的要求,直接做了二三个模子。

    这点儿活,对于木工来说,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等模子做出来,叶子衿和叶子楣将家里最大的几个木盆全都端到了小厨房内,然后她一个人留在厨房里乒乒乓乓忙碌起来。

    “也不知道她又在捣鼓什么?”马氏和叶子楣每人手里都端着盆。一个盆里放的是煮好的绿豆,另一个盆中放的是煮好的红豆。

    “娘,甭管她,总归是好吃的就是。”叶子楣笑嘻嘻地维护叶子衿。

    白上水等人在外面坐着,心里急得如猫抓了一般,大家都想知道叶子衿在厨房里到底在捣鼓什么。

    门口忽然传来嘈杂声,接着就有人往里面来了。

    叶子衿见马氏匆匆出去开门,心里顿时忧伤起来,盘算着是时候为家里买些下人回来了。不过,好像手里的银子还不够多呀!

    只要关于银子,就是一个忧伤的话题,叶子衿决定暂时不考虑。

    别说叶家还真热闹,外面来的不是一两个人,钱老夫人身边围着一群的老太太、夫人和小姐,再加上丫头婆子什么的,叶家院子里顿时站满了人。

    马氏没有见过大阵势,看到这么人过来,她有些发懵。

    白上水几个见来的都是女眷,只好暂时避开,去找钱多串了。

    叶子衿还在厨房里捣鼓,容峘坐在屋子里,脸色微沉。

    “他们听说叶子衿厨艺过人,都想过来见识一番。我也是没有法子,就带着她们过来看看了。”老夫人一脸的歉意。

    “她在厨房里了,我这就叫她过来。”马氏心里在叹气,这么多人过来,而且事先还没有打招呼,只怕等会儿子衿性子冲动起来,会惹怒了客人。

    叶子衿在厨房里,总算忙完了。她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美滋滋的。

    她用盘子装了几支冰棍,然后小跑着出了小厨房。

    “咦?”看到满院子里全都站着花枝招展的丫头,叶子衿被吓了一跳,不过她向来随心所欲惯了,也不在意。脚步只是一顿,然后继续往里闯。

    “子衿,钱老夫人领了客人来,她们想见见你。”马氏说。

    见见她?经过她的同意吗?叶子衿的脸色冷了下来。

    “不想见就不必见。”屋内,传出了容峘淡淡的声音。

    叶子衿眼睛一亮,笑呵呵对马氏说,“娘,你对她们说,我没空,喏,这是给你的。”

    她拿出一支雪糕塞给了马氏,“赶紧吃,天气这么热,一会儿就融化了。”

    说完,她呲溜进了正屋。

    马氏手里拿着雪糕,满脸都是苦笑。

    容峘刚才说的话,她也听到了。子衿本来就无法无天,由着自己的性子做事,好了,现在她的背后还有一个给她撑腰的,这丫头是要爬上天呀。

    “自己拿,这玩意解暑,但不能多吃。特别是你这种胃不好的人,尽量不要吃。”叶子衿一边叮嘱他,一边塞了一根绿豆的雪糕给他。

    她自己则拿了一支冰糖酸梅口味的吃起来,大夏天吃雪糕,舒坦呀。

    天枢几个吃着手里的雪糕,个个都惊诧不已。他们搞不明白,叶子衿用了什么方法,在夏天里居然做出了冰块来。

    这种冰块还和普通的冰块不同,里面带着奶香,凉丝丝,甜甜的。口味也很多,冰糖雪梨味道的,酸梅味道的,绿豆味,红豆味……

    叶子衿简直生了一双神奇的手,似乎什么玩意到了她的手中,都会变的不可思议起来。

    “怎么样?”叶子衿洋洋得意地看着容峘问。

    容峘看到她得意的模样,忍住笑,认真地点点头,“不错。”

    何止是不错,简直是很神奇好不好?天枢几个人用火辣辣的目光盯着叶子衿看,似乎想将她这个人看穿了看透了。

    容峘说的话,马氏听到了,花厅内的夫人们也听到了。大家的脸色全都很难看,在座的夫人小姐,身份都是非富即贵。

    如果大家不是因为被钱多串卖得东西吸引住了,不是被他的吹嘘所迷惑了,鬼才会跑到这乡下来避暑了。

    按理说,穷乡僻壤的一处村子里村姑,见了她们不是应该恭恭敬敬地巴结她们吗?

    谁知大家居然上门直接吃了闭门羹。

    “正屋的人是谁?”一位老夫人浅笑着问,那笑容怎么看都没有达到眼底。

    “是一位客人。”马氏战战兢兢地回答。

    “好像是一位贵客。”钱老夫人迟疑一下回答。自家儿子对此人十分恭敬,言语之间都是小心翼翼,却从没有在家人面前提及那位公子的身份。就是她和钱多串,也不知道六公子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呢?

    “哼,我倒是要去看看,到底什么人长了三头六臂,怠慢我们?”一个姑娘气呼呼地站起来。

    “坐下,别惹事。”老夫人喝住了她。

    “祖母。”小姑娘撒娇,满脸都是不甘。

    “让叶姑娘和我们见见面可以吧?”一位夫人笑着捂住嘴巴问,“中午的时候,我们还想尝尝她的手艺呢?”

    马氏一听,顿时脑袋都大了。

    自家闺女什么德行,她还能不知道。

    如果来的是三两个,说不定她还能勉勉强强答应。但这么多人坐下来,估计很难让她下厨。

    “我过去对她说说。”马氏迟疑一下说,并没有立刻答应下来。

    “娘,甭说了。我不答应。”叶子衿嘴里叼着雪糕进来,直接拒绝对方的建议。

    妈蛋!屋子里来了十几个人,让她一个人做饭?美得她们!

    “你就是叶姑娘?”一位长得十分富态的夫人淡笑着问她。

    学容峘淡笑?有点儿不伦不类呀!叶子衿心里嫌弃死了,脸上却挂着笑,“人太多,心情不好,我不愿意下厨,就这么简单。”

    “哼,一点儿礼貌也没有。”刚刚要出去的小姑娘拍了桌子呵斥叶子衿。

    叶子衿冷笑一声,“哟,说的好像你懂什么叫礼貌似的。你让你拍我们家桌子?拍坏了你赔?又不是我请你过来,你凶什么凶?”

    “嫣然,坐下。”还是那位老夫人直接呵斥了自己的孙女,不过她再看叶子衿的眼神中也带了淡淡的不喜。

    有才固然好,但太傲气了,却令人不喜。

    谁要她喜欢了,叶子衿背靠大树好乘凉,既然容峘给了她话,那么就代表着容峘根本没有将这些人放在眼中,所以以此类推,她也不用对这些人太过客气。

    “钱老夫人,人都是你领来的?”叶子衿抬头乐呵呵地问钱老夫人。

    钱老夫人立刻摇摇头,“不是,她们也无恶意,就是想过来看看你。”

    “哦,人也看到,那我走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对了,我做了一点儿小玩意,你尝尝?”

    钱老夫人心里一惊,呵呵,幸好她聪明,没有说人是她领来的,否则的话,看这丫头架势,恐怕会将她怨上。瞧瞧,一听不是她的错,小丫头立刻拿出了好东西。

    叶子衿蹭蹭到了小厨房,挑了红豆和冰糖雪梨口味的雪糕,然后又来到了花厅,“给。”

    钱老夫人见她冷不丁递给自己一个土不拉几的油纸包,被吓了一跳。

    “趁早吃呀,否则的话,会融化了。”叶子衿说,然后又对马氏说,“娘,我到地里去看看了哈。”

    正说着了,容峘带着人缓缓地出来到了院子里。

    他站在树荫下,似乎再等叶子衿。

    呵斥孙女的老夫人看到了他的容貌,顿时惊得直接站起来,她撇下众人,直接到了外面。

    到了容峘面前,她刚要给容峘跪下,容峘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我们认识吗?”

    语气中带着淡淡的警告,老夫人立刻站直了腰身,只是微微颔首,算是给他行了礼。

    容峘不说话,继续站着。

    一会儿,叶子衿窜出来,“容峘,你让天枢他们将木箱抬出来,我给爹和干活的人送雪糕去。”

    天枢几个人听了,也不等容峘吩咐,直接进了厨房,抬出了一个大木箱子。

    “走。”容峘从天枢手里接过一个帷帽,“戴上,小姑娘家,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

    “得了吧,戴着这个玩意,不透风更热。”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找来了一个斗笠,直接戴在了头上。

    “怎么样?”她笑嘻嘻地问。

    “不错。”容峘微笑称赞。

    老夫人站在边上,额头慢慢地有汗珠冒出来,这个乡下小丫头和六公子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说话怎么会如此熟稔呢?她静静地回想了一遍,好像出去态度冷淡了一些,并没有得罪小丫头的地方。

    叶子衿和容峘并肩走出了叶家的院子,天枢几个则抬着大木箱子跟在他们的后面,看着有些滑稽。

    老夫人直到看不见他们的人影,才慢慢地进了屋子。

    “祖母,怎么呢?”李嫣然见她魂不守舍,疑惑地问。

    “没什么,只是见到了一位熟人罢了。”老夫人随口找了一个理由,“既然叶姑娘不愿意下厨,我们也就不过来打扰了。人是见到了,钱老夫人,我们这么多人可就要在你的院子里纳凉了。”

    “好,好说。”钱老夫人满口答应,她心中疑惑重重,为什么李老夫人出去一趟,对马氏就如此客气呢?她猜想,八成李老夫人知道那位六公子的身份。

    “祖母。”李嫣然不让。

    老夫人轻轻地等了她一眼,“你也是世家小姐出身,岂能强迫别人做不愿意的事情。”

    在场的人虽然非富即贵,但论起身份来,却是李老夫人最高,她开口了,众人七嘴八舌跟着说了几句,然后就跟着钱老夫人去了钱家宅子那边。

    马氏看着她们离开的身影,深深地松了一口气。

    “这丫头,也不知道送的是什么?”钱老夫人一边走一边将油纸剥开。

    “冰,居然是冰?”有人惊呼。

    可惜冰块只有两根,而且块头也不大,钱老夫人不好和大家分食,又不好意思吃独食,看着雪糕,心里实在难受得很。

    “来,我尝尝。剩下那个,你也尝尝吧,总不能白费了叶姑娘的一片心意。”李老夫人发话。

    众人笑着恭维了几位,也全都赞同。

    外出的叶子衿着实招摇,她路过祠堂,发现孩子下课正在外面玩得开心,在这些孩子中,她对叶文清招招手。

    叶文清立刻跑过来,叶子衿从箱子里取出了几根雪糕递给了他,“去,分给咱们村的孩子,别忘记了给先生也送去一根。”

    “知道了。”叶文清是个机灵的孩子,抱着雪糕进了祠堂内。

    祠堂里也有不少外村的孩子,容峘见她厚此薄彼,只对本村的孩子好,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丫头,挺护短的呀。

    等祠堂的孩子分了雪糕以后,几个人继续走,终于来到了天地头。

    “姐,哥,招呼大家上来吃雪糕了。”叶子衿喊。

    夏季到了,出去每天要走果子、辣椒,地里其他的圆白菜和洋葱也陆续开始销售。也正因为天气热,地里的野草疯长,每天都要有人除草。因此,凡是过来上工的人,每天几乎忙得不可开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