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85章 排队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上工的人每天都会湿了一身衣服,而且很多人衣服上的汗迹很明显,基本上是湿了又干,干了又湿了。

    苏家人比较仁厚,每天都会烧了白开水放在地头,随便让上工的人喝,中午的时候也会煮绿豆汤,让大家解渴解暑。

    这样的仁厚倒是让村里不少说闲话的人都闭上了嘴巴,当然也让他们更加后悔了。

    叶子楣和叶苏离他们很快就将人喊上来。

    地头不远处就是一排的大树,大家平时都在这儿乘凉,大伙听到招呼,还以为又可以喝绿豆汤了。于是说笑着三三两两地过来了。

    姚氏、金氏等人也在地里干活,怕晒伤了,她们都带着斗笠,到了地头后,她们才将头上的斗笠拿掉了。

    “来,嫂子,吃根雪糕解解暑。”叶子衿从箱子里拿出几根雪糕递给了她们。

    叶苏凉兄弟和叶子楣也忙着散发雪糕。

    雪糕是稀罕东西,干活的人绝对没有想到,在夏季里居然还能吃到冰块。关键是,这种冰块和冬天的冰块还不一样,甜丝丝,凉丝丝的冒着寒气不说,口味也有很多种。

    做父母的都想将好东西留给自家的儿女,在场的干活的人,有人拿着雪糕慢慢地舔着,有些舍不得吃了。

    叶子衿看出他们的心思,笑着说,“得了,晚上的时候再到家里来领,我心情好,晚上再多做一些就是了。”

    “多谢子衿。”

    “谢谢你,子衿。”

    大家一起感谢了她,然后才高兴地吃起来。

    “你说她咋什么都会呢?”叶苏同一边吃着手里的雪糕,一边疑惑地嘀嘀咕咕,“要是我会做这玩意,就啥事都不干了。光凭这份手艺,准能赚到不少银子。”

    “凭她的手艺,她做什么不赚银子,又不是单会这一种。”叶苏协不以为然地说。“就说早上送去的那些点心,光是闻着味道,就能馋死个人了。她就是焉巴坏,要送就多送一些过去呀,偏偏每一次她直送差不多够祖父祖母吃的,她是想故意馋死我们了。”

    叶苏心不说话,他扭头看到叶子衿正手舞足蹈地和容峘说话。别人看不出,叶苏心确实能看出来,那位六公子看着叶子衿的眼神中一直带着宠溺和包容。

    六公子每天晚上都在教叶子衿兄弟姐妹们在学字,叶苏心也想学。他虽然没有念过书,但他知道只有认识了字,就像叶苏明兄弟一样,以后才有可能得到叶子衿的青睐,才有可能借机走出平安镇。

    但和谁学字?他的年纪已经够娶亲了,家里断然是不会给他机会去读书的。想到这儿,叶苏心颓唐地低下了头。

    “子衿,子衿。”钱多串晃着胖胖的身体跑过来,他一边跑一边叫着。

    “胖子,你能不能将身上的这身肥肉减掉呢?”叶子衿嫌弃地问他。

    “我娘说,胖代表着富态,是有福份的人才会胖。”钱多串笑眯眯地说,看到大家都在吃雪糕,他也眼巴巴看着叶子衿,“你怎么在这么热的天气里做成了冰块?”

    “秘密。”叶子衿回了他两个字。

    叶子楣从木头箱子里拿出两根雪糕递给他,“子衿说,不能多吃,多吃会伤了肚子。”

    “我不多吃,就吃两根。”钱多串喜滋滋地回答,接过雪糕就大口啃起来。

    “叶姑娘、六公子,你们也在呀?”这边所有人正吃得欢了,白上水几个人就摇晃着过来了了。

    他们是正宗的公子哥,家家都有家业,手里根本不缺银子花。因为,他们有大把的时间浪费。

    “想吃呀?”叶子衿看着他们问。

    金乌击几个人立刻用力点点头,“叶姑娘真是善解人意。”

    一句善解人意脱口而出以后,金乌击顿时觉得浑身一寒,接着他一抬眼就看到了容峘冰冷的眼神。

    我滴个神哟,那双眼睛太吓人了!金乌击回想一下,并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呀。

    “叶姑娘,不会又是五两银子一根吧?”上官轩开玩笑似的问。冰块骂,虽然说在夏季比较难得,但对于他们来说,想吃块冰却不是什么难事。如果是五两银子的话,那就算了。

    大家是不缺银子,可银子也不是大风刮来的,总不能一直被这丫头搜刮吧?

    原来花五两银子吃一顿饭,那是因为他们觉得叶子衿的手艺值这个银子。冰块嘛,还是算了。

    “我是那种人吗?”叶子衿瞪了他们一眼反问。

    白上水等人立刻觉得尴尬不已,这个问题怎么回答?他们就是觉得叶子衿不就是那种人嘛,根本不用大家明说。可这丫头这样问,会让他们很为难的。

    毕竟,他们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想说谎呀。

    “一两银子两根。”叶子衿降低了价格。

    这个价格完全可以接受,白上水五个人连价格都没有讲,直接让小厮买了两根吃起来。

    “喜欢什么口味的?”叶子衿问。

    “有什么口味的?”范武堰有点儿发懵,冰块嘛,根本不会有味道呀。

    “绿豆、红豆、奶油、老冰块、冰糖雪梨还有酸梅味道的。”叶子衿不耐烦地回答,她忽然扭头问身边的容峘,“要不晚上做点大枣味道的给你补补?”

    “只做一根好了,我不能多吃,太冰了。”容峘带着笑意轻声回答。

    叶子衿没有搭理他,不过她也算是将话听进去了。

    钱多串很想说,他也想吃大枣味道的。但他刚要开口,一抬头却看到容峘淡然无波的眼神,然后直接焉了。

    “因为夏季特别热,这个月每个人多加三十个铜板的工钱哈。”叶子衿大声说。

    众人听了,顿时都欢呼起来。

    “又大方呢?”容峘低低地笑起来。

    “我一向都辣么大方好不好。”叶子衿愤恨不平地瞪了他一眼,什么人呀,居然敢怀疑她的人品,“喂,你们倒是选好了没有?早知道就该直接发给你们了。”

    白上水等人见她不耐烦,连忙报出了自己喜欢的口味。

    叶子衿从箱子里将雪糕直接递给了他们。

    上官轩看她用油纸抱着冰块,顿时有点儿嫌弃,他慢慢地将雪糕上的油纸撕掉,然后吃起来。奶油味的,很不错哟,绝对和平常见到的冰块不同。

    几个人坐在树荫下的大石头,将手里的冰块吃完了,都有些有意未尽的感觉。

    “再给我一个,就一根。”钱多串缠着叶子楣。

    “一身肥肉还要吃?再要的话,我踹你。”叶子楣大怒。

    “踹我之前,再给我一根呗。”钱多串厚脸皮地继续再接再厉。

    “不给。”

    “就一根。”

    “没有。”

    “你骗人。”

    “我骗狗。”

    “你还骂人。”

    ……。

    两个人吵得十分厉害,叶苏凉和叶苏离也不管他们,吃过以后,他们就得回家挑绿豆汤了。

    “三位嫂子,我和你们商量一点儿事情。”叶子衿对金氏、姚氏和夏氏招招手。

    金氏她们立刻过去了,“明日到作坊去帮我,别过来上工了。”

    “行。”金氏几个笑着答应了。

    “中午想吃什么?”叶子衿问。

    “我想吃酱肘子、水晶猪蹄、东坡肉、水煮肉……”钱多串报出一大堆的菜名。

    “笨蛋。”叶子楣讥讽地又瞪了他一眼。

    又说他笨?钱多串气愤地瞪着叶子楣,士可杀不可辱,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说他笨呢?而事实证明,他的确想多了。

    “清炒地三鲜、排骨、鱼丸海参……”容峘报出了几个菜名。

    “爹就喜欢吃卤肉。”叶良禄笑眯眯地回答,“昨日的面皮不错,吃起来清凉得很。”

    再然后,叶苏凉、叶苏离和叶子楣都说随意,叶子衿将菜名又确定了一下后,就不再继续问了。

    她一个字都没有问钱多串,钱多串报出菜名基本上也都作废了。

    敢情他一个人就是指唱独角戏?钱多串委屈地盯着叶子衿看。

    叶子衿白了他一眼,冷笑着说,“就冲着你给我找的麻烦,别说特意给你点菜了,就是让你过去蹭饭,我看着都眼疼。”

    钱多串看了一眼身旁的五个难兄难弟,彻底没有脾气了,他陪着笑脸讨好地说,“我不挑食,随意,你做什么我都爱吃。”

    于是,叶子衿没有继续再刁难他。

    白上水几个人看了,眼馋不已,他们也好想无节操地卖萌撒娇讨好叶子衿一番,但叶子衿根本不给他们机会不说,边上还有一尊大神在盯着他们看了。

    “叶姑娘,你看我们?”白上水小心翼翼地问。

    叶子衿瞥了他们一眼,“想吃呀?”

    上官轩几个也不敢接她的话,个个只是尴尬地看着她笑。

    “行,老夫人也带了人过来,你们过去传个话吧。送食材过去,一道菜五两银子,是个人最低消费。嫌贵的话,爱吃不吃。如果人数多了,请自己抽签决定。”叶子衿不耐烦地列出条件。

    “一桌指多少人?”金乌击小心翼翼地问。

    “一桌指的是十二个人。”叶子衿淡淡地回答,“别点菜,我做什么,遇上了,你们就吃什么。”

    “行,我这就告诉她们去。”钱多串兴致勃勃,哼,那些人一直都在怀疑他说的话,认为他在**,等着瞧好了,吃完了,看她们怎么说。

    “最后一个问题。”范武堰举手问,“胖子和钱老夫人算不算数?”

    “我和你们一起吃。”钱多串再一次讨好地看着叶子衿说。他死也不和白上水他们一起吃,都是吃货,他抢不过人家呀。

    “行,胖子不算,但钱老夫人算那一桌的。”叶子衿规矩定下来了。

    钱多串立刻窜出去放消息了,白上水几个人一见,立刻追过去。死胖子,得先将他们五个人的名额留下来呀。

    钱多串半道上就被白上水几个人截胡了,几个人定下来名单以后,直接一起窜到了钱家新宅子里。

    几位小姐都有些不满,乡下蚊虫多,钱家的门窗还没有上去,晚上要是蒙了纱布在门窗上,估计也只能勉强睡了一夜。所以大家都没有了性子留下来。

    大家是被钱多串鼓吹而来的,人是见到了,但很令人失望。人长得不怎么样,脾气大,还不是抬举,真以为她是天下最厉害的厨子,哼。

    “好消息。”钱多串第一个人窜进了屋子里。

    “你慢一点,这么大的人了,还冒冒失失的,一点儿稳定也没有。”钱老夫人责备他。

    “子衿答应中午让大家过去。不过,这边只能再去六个人,一桌要出食材,而且每个人一道菜要出五两银子。”钱多串一口气报出了叶子衿列出的条件。

    “什么?我们出食材,一道菜还要我们五两银子?她怎么不去抢?”李嫣然气愤地站起来指着钱多串质问,“她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处处帮着她说话。”

    “爱去不去。”钱多串也火大,他好心好意帮忙,最后还没有落好,哼,他也是有脾气的人好不好?

    “而且必须她做什么,大家吃什么。”钱多串将话说一口气说完,“首先得告诉你们,桌子上还有他们在。”

    “老夫人、小姐。”白上水打起笑脸看着大家打招呼。

    金乌击几个也和大家打了招呼,并且介绍了自己的身份。

    无论是白上水,还是剩下的四个人,在密州也都是赫赫有名的家族出身,李老夫人等人也不好强压着不让他们过去。

    还有六个人的名额,她们却过来了十几口人了,这下怎么办?

    “我们留下来吧,听说钱家的厨子厨艺也很不错,我们就尝尝钱家厨子的手艺了。”其中一位夫人带着女儿自动放弃了。

    “我们也等着尝尝钱家厨子的手艺了。”另一对祖孙也放弃了。

    钱多串和白上水等人也发现了,主动放弃的人中,也是家族比较弱势一些的。不过他们可不管这些,人员确定了以后,事情就简单好办多了。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将做雪糕剩下的大冰块放在了屋子里,各个房间关上门窗以后,就显得特别凉爽。

    叶子衿在做菜方面绝对是个讲究的人,因为中午过来吃饭的人,是花了银子的,所以她干脆见到定制的餐盘全都拿出来了。

    “花开富贵”、“国色天香”、“断桥相会”、“珍珠鱼”……。

    她做的都是艺术菜,菜名好听,做出来的也很好看,其中,容峘点的几道菜,她也花了心思雕刻了配菜装饰。

    原来对她还有些不满的几位夫人和小姐,在看到菜的时候,眼睛就直了。

    白上水等人提着筷子愣是不知道该如何下手才好。

    “果然是美不胜收呀,我都不忍心下筷了。”李老夫人感叹一番。

    李嫣然此时也不叫了,不过她还是有些不甘心,“说不定只是好看,并不好吃了。”

    可能吗?在场的人没有人赞同她的话。

    就算大家都是外行,但桌子上很少有炖菜,光是这种拼盘和色泽,就足以让人垂涎三尺了。

    最后还是钱老夫人拉着李老夫人的人,一起下筷后,大家才开始开吃。

    叶家定制的餐具和现代高档酒楼的餐具基本相同,光是盘子,盅、碗、杯子,就有好几套。

    “妹妹说,酒暂时还没有供应,外面的酒,妹妹看不上。这些茶是妹妹亲手泡的,各位夫人小姐公子可以尝尝。”

    负责端菜的是叶子楣,她原原本本将叶子衿的原话转达给了大家,“因为调料暂时不足,菜还有不少的瑕疵,希望各位能见谅。”

    他娘的,还有什么瑕疵哟?

    白上水等人吃得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原来菜除了炖,还有这么多的做法?菜除去用盐和果醋当调料,还有其他辣么多的调料呀?原来菜除去可以装在深盆里,还可以如此如诗如画呀。

    “就是分量太少了。”菜几乎是上来一盘吃光一盘,尚家小姐看着桌子上的空盘子,有些羞涩地说。

    “是呀,太少了。”白上水跟着叹气。小丫头可真够抠门的,上来的每一道菜好像都经过了精心计算,在座的每一个人只能尝到一筷子,多了就没有了。

    “今天的主食是米饭。不过,妹妹说了,家里做多了擀面皮,如果几位有谁感兴趣的话,可以分外赠送一碗。”叶子楣笑眯眯地说。

    “不要银子的?”白上水还以为自己的听力出问题了。就叶子衿那抠门的性子,能好心舍得白送大家一份擀面皮吗?

    “不要银子。”叶子楣点点头肯定地回答。

    “我来一份。”

    “给我来一份。”

    ……

    本着不要白不要的精神,虽然几个姑娘夫人基本上吃饱了,但还是点了擀面皮。

    一会儿,擀面皮就被送上来了,色泽鲜艳,面皮劲道,吃饱了的夫人小姐愣是将一大碗的面皮吃下去了。

    “最后一道是水果拼盘。”叶子楣用一个大的圆盘端了一份水果进来。

    水果很好看,西瓜切成了薄片,瓜皮还在上面,居然被叶子衿雕刻成凤凰,葡萄、西红柿、黄瓜、李子、梨全都摆成了造型。

    “一道菜五两银子也不算亏呀。”李老夫人感叹。

    “胖子果然没有**。”白上水更是羡慕得要死,他琢磨着也要将自家生意拉到平安镇上来,他也在叶家村找个地方住下了。

    有这种想法的不止他一个,上官轩几个也在暗自琢磨着这件事了。

    一顿饭,每个人足足花了一百两银子,本来是九十五两,但所有人都给负责端菜的叶子楣分外五两银子的打赏。

    一桌菜卖出千两银子,简直是天价!马氏坐在桌子旁吃惊得半天没有爬起来。这丫头宰人可真够狠的。

    “给你一百两的水果钱。”叶子衿从银子里拿出了一百两递给了容峘。容峘也不和她客气,直接将银子收起来了。

    “什么时候去买人?”容峘盯着她问,“你总不能凡事都自己上手吧?”

    “过两天就去。”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大哥,我们正好顺便去一趟陶家村,再去买一些罐子回来。”

    “嗯。”叶苏离憨憨地答应了一声。

    “娘,这是给你和爹的私房钱,你们数着玩好了。”叶子衿又拿出一百两丢给了马氏。她能理解马氏的惴惴不安,马氏是个好母亲好妻子,不过她身上也带着小农思想的弊端。都是一辈子吃惯了苦的人,没有银子在手里,她肯定不会觉得踏实。

    “娘手里有银子,你还给我们银子干什么?”马氏瞪了她一眼说。

    “算是女儿孝敬爹和娘的。”叶子衿抱着她的胳膊撒娇,“等我买了人回来以后,你们就别这么辛苦了。”

    “抽空的时候,我想到你外祖母那边看看。”马氏迟疑一下说。享福什么的,她没有想过。做惯了事情,如果不让她再做的话,她还有些受不了了。

    “等人买回来,我们就过去看看。我和你一起过去看看。”叶子衿笑起来。家里这三个月忙得厉害,一家人根本没有闲下来的时候。家里的日子好过了,是该去看看外祖父外祖母他们了。

    马氏得到她的肯定,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怎么样,那个小村姑的厨艺是不是很平常?钱家这边的厨子手艺才是好了。”留下来的一位小姐看李嫣然从叶家回来后,脸色不好看,忍不住笑着说起来。

    “就是,钱家的厨子,都是花了大价钱雇来的,手艺的确好得很。”另一位姑娘笑着说。

    “李老夫人,下午要不要回镇子上去住?”一位贵妇问。

    李嫣然的脸色更难看了。

    不能走,死活都不能走。

    听说,那死丫头还会做很多菜肴了,听说,就是最简单的蛋炒饭,她也能做得美味至极。

    “钱公子呢?”想到这儿,李嫣然开始找人了。

    “多串和那边的关系好,估计又是遇上什么新鲜事,不想回来了。”钱老夫人笑着回答。

    李嫣然的脸色顿时变得涨红。该死的钱多串,居然敢一个人吃独食!

    不行,上午的时候,她的祖母吃的那种冰块,她也好想吃呀。怎么办?怎么办?

    “祖母,我想出去溜达一会儿消消食,我吃撑着了。”李嫣然抱着肚子说。

    “瞧你这点儿出息。”李老夫人笑着点了一下孙女的额头。

    “我也撑着了,李小姐,我和你一起出去转转。”另一个姑娘也站了起来。

    “不止她们两个,我们好像也吃多了。”另一个看起来比较秀气的姑娘笑着说。

    “看着分量不多,可是每一样都尝了一遍,不知不觉就吃多了。”圆脸的姑娘也笑着说。

    “别的倒是好说,就是后来的一碗面皮分量太多了,又实在。”一位贵妇笑着说。

    “你这话被那丫头听了,下一次你就甭想过去了。”钱老夫人也和他们开起了玩笑。

    “怎么,我又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她听了还会不乐意?”

    “你说后面的面皮实在,不就是在嫌弃前面的饭菜不够好啊?”李老夫人笑着解释。

    “有本事的人脾气也大,果然如此。”那位夫人笑了起来。

    “你们去叶家,对那位姑娘客气一些,尤其是她家里的那位六公子,你们见了他,千万要躲得远一些,别冲撞了他。”李老夫人脸色变得严肃起来。

    李老夫人是定州府府尹的母亲,在一群贵妇当中,算是身份最高的人了。她居然如此推崇叶家的那位客人,那么客人的身份绝对要比府尹高得多,众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出身,立刻在心里衡量猜测了容峘的身份。

    容峘悠闲得很,他此刻正和叶子衿缩在小厨房中。

    档他亲眼看到叶子衿“滴水成冰”的技巧以后,满眼都是惊讶,“你从何而知这种法子?”

    “我说我是做梦梦到的,你信吗?”叶子衿笑嘻嘻地反问。

    容峘……

    过了半晌,他淡淡地回答,“信,只要是你说的话,我全信。”

    这下轮到叶子衿发愣了。

    这家伙是真信自己,还是说的是假话?如果是真的相信了她,她还怪不好意思的了。

    做雪糕和冰淇淋就有点儿麻烦了,打奶就需要技术,“给我。”

    容峘见她做得很辛苦,忽然对她伸出了手。

    “你?”叶子衿瞧不上,容峘一看就是那种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他做过活吗?

    “天权、开阳。”容峘淡淡地叫了两个名字。

    天权和开阳立刻从外面进来。“爷。”

    叶子衿一见又现成的人用,本着白用白不用的精神,立刻将手里的器皿塞给了他们,然后又告诉他们必须顺着一个方向均匀搅拌,直到变得更稠才行。

    “水桶里的冰不能吃,不过可以用来纳凉。只有放在小盆里的冰才能吃。”叶子衿将盆里成型的雪糕取出来,熟练地用油纸包了起来,然后放进箱子里藏好。

    “嗯。”容峘伸出手和她一起包。

    开始他的动作比较生疏,但慢慢地,他就变得熟练起来了。

    “桶还是太小了呀,要是有大一点儿的水池就好了。”叶子衿看着木桶不住感叹。

    “明日让瓦匠过来,在冰窖上面的屋子里建一个大水池就是。”容峘瞥了她一眼说。

    这个建议好,叶子衿高兴地不住点头。

    打奶的两个人见状,都暗自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对叶子衿更加恭敬一些。惹不起呀!

    “不好意思,钱公子,叶姑娘吩咐过,谁也不能进去。”外面传来天枢冷冷的声音。

    “我就是进来看看,又不捣乱。”钱多串很不高兴。

    他已经将自己定位为叶子衿最好的朋友,但在叶家,他居然被六公子身边的下人拦着,这让他感受到了危机。

    “哼,别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信了你。”钱多串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胖子,想吃冰的话,就在外面等着。”叶子衿的声音从厨房里传出来。

    钱多串立刻没有了脾气。

    李嫣然带着几个小姑娘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场面就是钱多串如小媳妇似的坐在院子里眼巴巴看着厨房方向。

    李嫣然眼睛一亮,嘴角不禁勾起来了,原来该死的钱胖子,和小村姑的关系也没有那么好。

    “叶姑娘。”白上水急匆匆地进来,他的身边是几个吃货朋友。

    “她在厨房里忙着了,没空见你。”钱多串指着厨房解释。

    “胖子,在定州听你吹得天花乱坠,说你和叶家小姑娘关系如何好,今日一见,也不过如此。”李嫣然开始挤兑钱多串。

    “可不是,他在密州也吹过了。说得好像是真的似的,原来关系也不过如此呀。”上官轩也开始挖苦他。

    钱多串气得脸色涨红,却无话可说。他忽然觉得很委屈,他卖力为叶子衿宣扬名声,目的就是为了弥补当初自己对她的冷漠和伤害,随着相处,他是真的将叶子衿当成了最好的朋友。

    可是叶子衿对他呢?

    委屈,好委屈呀。钱多串忽然发现,他身边出去叶子衿算得上是朋友,好像还没有别的可以交心的朋友了。不过现在看来,叶子衿好像也没有将他当作朋友,是他一个人在自作多情吗?

    “胖子,进来,吃冰了。外面热不热呀?”就在这时,叶子衿的声音忽然从厨房里传出来。

    钱多串快要掉下的眼泪,这下真的掉下来了。

    他顾不上抹去脸上的泪水,蹭蹭地就跑进了小厨房。

    被留在外面的白上水、李嫣然等人,都红了脸。叶子衿在厨房里肯定是听到了他们说的话,这丫头是在狠狠地打他们的脸呀。

    “瞧你,就这么一点儿出息。”叶子衿将所有的冰块全都包装好以后,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胖子脸上挂着两条泪痕进来了。

    “我还以为你不再拿我当朋友了。”钱多串有些抽泣。

    这家伙还真单纯呀!叶子衿心里感叹不已。她忽然,在某些方面,钱多串和叶兰泽还真的有许多相似之处,难怪这两个胖子会王八看绿豆,看对了眼。

    “以后不相干的人说的话,你甭搭理。他们又不是我肚子里的虫子,怎么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叶子衿白了钱多串一眼,“瞧你这点儿出息。”

    容峘的眼睛里也露出嫌弃的眼神,钱多串立刻掏出手帕将脸上的泪痕擦去了。

    哟,还带着手帕呀!

    “我做了刨冰,要来一份吗?”叶子衿问钱多串。

    钱多串点点头,“我要端出去馋死他们。”

    “去吧,去吧。”叶子衿不耐烦地说,“胖子,想不想出气?”

    钱多串一听,眼睛顿时亮了,“你有办法?”

    “你拿纸张让大家抽签,抽到签的人晚上过来花钱吃饭。”叶子衿笑眯眯地说,“不用我教你怎么做吧?”

    钱多串笑着点点头,随即,他又纳闷地看着叶子衿,“咋忽然愿意下厨呢?”

    “缺银子了呗。”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这个答案,钱多串表示嗤之以鼻。

    要说叶子衿手里有十几万银子,那是**,但她手里肯定不缺银子。

    别的不说,光是地里那十几亩地的西红柿,还有渐渐成熟的辣椒,现在圆白菜、圆葱全都成熟,哪天她不见银子进账?

    光是从他手里,就流了不少银子进了她兜里了。她居然还哭穷,说没银子,他要是信了,就是傻子。

    “别用那种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还欠你家豆子钱没有给了。”叶子衿幽幽地开口。

    豆子是老爹和叶子衿定下的生意,钱多串表示自己无能为力,而且他还担心叶子衿会坑他,钱多串果断地端起刨冰出去了。

    “胖子,你吃得又是什么?”果然,钱多串一出去就被白上水几个人围住了。

    “刨冰,傻帽,连这个都不懂。”钱多串一副我有见识我骄傲的眼神鄙视对方。

    白上水几个人立刻都不说话,“等我吃完了凉爽一些回去抽签。”

    “胖子,你进去帮我问问,叶姑娘还卖不卖雪糕呢?”金乌击看着钱多串手里的刨冰,有些眼馋。

    “不好意思,我和她不是很熟哟。帮不了你。”钱多串笑眯眯地拒绝。他故意在几个人面前,慢条斯理地将刨冰吃完,然后才说明晚饭,包括明日早饭是靠抽签决定的。

    李嫣然几个听了,立刻气得要命。

    “这倒是新鲜。”李老夫人笑着开口。

    “那就看看手气如何了。”主簿夫人笑着接着说。

    “抽中者不可和他人调换,如果调换,名额直接作废。”钱多串得意洋洋地宣布了规则,当然这份规则是他自己自作主张添加的。

    “看她得意的,我们就不过去,看她如何。”李嫣然跺着脚发脾气。

    “行,那我直接回绝了呀。”钱多串假装站起来要离开。

    “等等,胖子。抽签就抽签,说不定我们的手气不错,一抽就中了。”范武堰拦着他。

    “不错,我也想试试手气。”展翼宗附和着说。

    钱多串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们一眼,这两个家伙刚才还算仗义,并没有说什么讥讽的话,他就放他们一马。

    钱多串搞的抽签简直太儿戏了,居然是靠抽长短签来决定了。

    李嫣然他们性子急,先抽了。

    当剩下十一根签的时候,钱多串不再让人抽了,他直接摊开手掌,然后大家发现,剩下的居然都是最短的签,“恭喜中签的人哈,晚上、明日都可以品尝到美味了。”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哟,即使有不足的地方,也改不掉了。大家都知道,懒语的都是存稿,呵呵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