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6 章 忽然就成了暴发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钱多串,你作弊。”李嫣然指着他愤怒地说。

    “不算,这么明显的作弊,根本不能算,必须重新抽签。”白上水也被他气个半死。

    “子衿说,抽签的事情由我全权代表,规矩由我定。我就定下这规矩怎么呢?谁让你们心急先抽。”钱多串着重强调了自身在叶子衿面前重要的地位。

    “你不讲理。”

    “钱多串,你就是这样待客的?”

    “你公报私仇。”

    “我们有仇吗?”钱多串冷笑着地看着白上水问。

    白上水顿时哑然,他现在无比懊悔,为什么嘴巴那么贱?而且他第一次发现钱多串看起来憨憨的,其实就是一个小鸡肚肠的人。

    “祖母,我过去了哈。”出了一口恶气的钱多串,精神又回来了。钱老夫人看着自家孙子欺负人,也不说话。嗯,她忽然觉得叶子衿那丫头真心不错。

    “抽到签过去吃饭的人,别耽搁了哟。”钱多串丢下一句话以后,直接就溜走了。

    他到叶家的时候,叶子衿正在用裂口的西红柿在熬酱,熬酱也是技术活,火不能大,还不能放水。古代用的都是土灶,一不留神,火就会大起来。

    叶子衿慢慢地熬着,一点儿也不敢分心。

    好长时间后,西红柿酱终于熬好了。

    “这个蘸着馒头吃,肯定好吃。”钱多串看着红红的西红柿酱不住流口水。

    叶子衿将西红柿酱装在了罐子里,等着酱冷却,然后用蜡纸封口收藏在冰窖里,剩下的一些则放在了边上备用。

    “会削土豆吗?”她问钱多串。

    钱多串摇摇头,叶子衿的笑容顿时变得瘆人起来,她直勾勾地盯着钱多串看,就是不说话。

    钱多串马上改口,“会。”

    “去削土豆。”叶子衿指着一堆的土豆。

    钱多串不敢和她唱反调,用自己的匕首坐在土豆边上老老实实地开始削。

    “你们也被傻站着,跟着一起削。”叶子衿又对偷笑的天权几个人说。

    钱多串得意洋洋地瞥了他们,手里的动作不禁加快了。

    天权几个人,见容峘没有反对,只好也搬了小板凳坐着干。

    叶子衿自己晒了少量的淀粉,她用鸡肉切成条,倒入调料开始腌制,酱油没有出来,她改用酱,又将鸡翅膀、鸡腿也腌制了。

    马氏过来,看到她乱七八糟祸害了七八只鸡,忍不住开口将她教训了一顿。

    “明日抓一百只鸡送过来。”容峘坐在一旁淡淡地开口。

    马氏……

    叶子衿听了只是笑,“买了那么多,我还没地方养了了。”

    “让你买些人手回来,你还推辞?”容峘淡笑着老话重提。

    “行,明天就去买人。”叶子衿琢磨着,过几天第一批的酱油和醋都能出来,的确需要人手才行。这么一想,她就决定明日到镇上去买一些人回来。

    白上水和李嫣然几个不甘心,气势汹汹地过来准备找叶子衿说理。他们愿意出银子,为什么还设定了辣么多的圈套等着他们?

    叶子衿此刻正慢条斯理地将土豆切成粗条,洗去土豆条上的淀粉,然后放在冰中冷冻。冷冻是关键,因为采取的是速冻,不大一会儿,土豆条就好了。

    “姐,烧火。”叶子衿冲着叶子楣喊。

    叶子楣喜欢下厨,一直都在认真观察她的步骤。一般来说,叶子衿比较懒散,简单的菜式,她做过一遍,往往就不愿意做第二遍了。想吃怎么办?那时候,只好叶子楣上场救急了。

    论起手艺来,叶子楣不知道比叶子衿差多远了。但就现在她的手艺,随便拉到哪家酒楼,估计也能当大厨用了。

    在一个遍地都是炖菜的国家,会小炒会配菜的人,是多么难得呀。

    锅里的豆油烧热了以后,叶子衿将薯条直接丢进来锅里炸,等薯条变成了金黄色,然后捞起,放在一旁的竹网上滤油备用,接着她将肉丝、鸡腿放入淀粉和面包屑中滚一下,还是在油里油炸。

    “哥,你去通知孩子过来领吃的。”叶子衿喊。

    “啥孩子?”叶苏凉傻乎乎地问。

    “上工人家的孩子。”叶子衿大声回答。

    “凡是能走路吃东西十四岁以下的,全都可以过来领一份。”叶子衿开出的条件还挺优厚。

    “斗米恩升米仇。”马氏听到了,连忙进来想对叶子衿说教。

    “我特么还怕谁对我有仇?有仇的话,直接滚蛋就是,下一次就没得吃了呗。今天做得多,算是尝试一下,我怕自己的手艺不过关。”叶子衿笑嘻嘻地回答,“还好,一切完全没有问题。”

    叶子衿将鸡腿捞上来,然后放进油纸包中,倒入了自制的调料,“娘,尝尝。”

    “给老宅子那边也送一些过来吧。”马氏忽然说。

    叶子衿听了似笑非笑斜眼看着她,“娘,你这叫刀子嘴豆腐心,就凭他们那样对你,你还惦记着他们?”

    “总之是打断骨头连着筋,再说了,你祖父祖母养育了你爹,人不能忘本。他们是偏心了一些,但人还不算坏。”马氏有些不好意思地回答。

    叶子衿见她又要对自己说教,赶紧手脚麻利地装了几包鸡柳和薯条,递给了她,“你甭过去,那边奇葩多,就你这性子,过去肯定要吃亏。还是让天机他们跑一趟好了。”

    “行,那就劳烦大兄弟了。”马氏顺口答应。

    “娘,你甭叫他们大兄弟,我听着别扭。你让我叫他们什么。”叶子衿没好气地问。

    容峘一个冷眼看过去,天机立刻打了一个寒战,他苦着脸对马氏说,“马夫人,你还是直接叫我的名字吧。”

    马氏想想,觉得叶子衿说得也有道理,又瞄到容峘板着的脸,她立刻改口,“行,以后就叫你们的名字。”

    “我也要。”钱多串见马氏装了几个油纸包带走,立刻急了。太香了,他也好想吃呀。

    叶子衿不说话,直接给他盛了鸡柳和薯条,并且好心告诉他,“薯条蘸着西红柿酱比较好。”

    钱多串发现自己的纸包中还多了一个鸡腿,顿时满意十分。

    容峘坐着没有说话,叶子衿给他装了鸡翅,也盛了薯条,并且端了一个小碟子放在他面前,“出去吃,这儿油烟味太大了,而且还热。”

    一切准备停当以后,她自己也乐滋滋地用盘子装了吃的,往外端。嗯,虽然是油炸食品,但鸡是土鸡,原生态的土鸡,油也是只用了一遍的热油,完全没有问题,关键是吃得少。

    “我闺女又做了什么好吃的。”叶良禄刚进院子里就闻到了香味,忍不住笑着问。

    “爹,大哥,洗手,我给你们端好吃的。”叶子衿笑着回答。

    “那个,叶姑娘。”站在院子里被忽视的白上水,终于忍不住迈开一步上前拦住了叶子衿。

    “咦,你们站在这儿干什么?多热呀。”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李嫣然被她气得脸色涨红,太虚伪了小村姑,他们这么多大活人站在院子里,她居然装作没有看到?可气、可恨、可恶!

    “我们想和你商量一下。”金乌击自觉自己用词比较婉转可气。

    可惜叶子衿根本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没什么好商量,没空。”

    “叶姑娘,你手里的东西能不能卖一份给我们尝尝?”上官轩的声音大了一些。

    “闻起来怪香的。”尚小姐用力嗅着空气的缕缕香气。

    “你们打算出多少银子?”叶子衿想了一下,觉得厨房里炸得挺多的,过一会儿厨房里又要做晚饭,东西放着冷了也不好吃,于是干脆地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白上水等人没想到她会答应得如此痛快,顿时大喜。

    “二两银子可行?”尚小姐试探着问。

    叶子衿瞥了她一眼点点头,“看你比较顺眼,既然是你问了,那就二两银子一份吧。”

    说完,她数了数人数,然后重新进了厨房。

    等她再出来,手里就多了几份套餐。“如果要配雪糕的话,另算银子。”

    “行,再来两根雪糕。”白上水笑着点点头。

    “我先说清楚了,这玩意不能多吃,多吃的话,肚子会痛。尤其是女孩子,最好不要吃。”叶子衿将话说在前面,算是好心的提醒。

    但美食当头,没有人将她的话听进去,再说了,天气这么人,吃一点儿冰的东西也能降暑呀。因此,过来的几位小姑娘,全都买了两根。

    李嫣然本来还挺骄傲,结果一看到可以吃到念念不忘的雪糕,顿时变得欢天喜地起来。

    就这么着,叶子衿手里又多了不少的银子。

    别说,花了银子吃东西,受到的待遇就是不一般,叶子衿居然在东厢房放了冰块,让他们坐在里面吃。

    不大一会儿,院子门口变得嘈杂起来。原来是叶苏凉领着一群孩子过来了,最小的的确小,才蹒跚学步,被家里人搀着过来了。

    “不许吵,吵了就没得吃。排好队,小朋友在前面,个子高的站在后面。”叶子衿不客气地吆喝。

    大大小小几十位孩子,被她来了这么一嗓子,立刻老老实实地排好了队。

    叶苏离和叶子楣负责发放雪糕,叶苏凉一溜烟进屋去吃美食了。

    薯条分得不算多,但也不算少,就是西红柿酱,也都被叶子衿用油纸包分开放了。

    得了鸡柳和薯条的孩子,立刻欢天喜地地回去了。

    白上水有些看不懂叶子衿,这丫头对待他们,恨不得将他们兜里的银子全都套走了,完全是一副奸商的模样。白家也是做生意的商户,论起黑心的程度,白上水觉得自己在叶子衿面前,简直就是一个小白。

    但你要说这家伙贪得无厌,黑透顶的话吧,好像也说不过,谁见过主家对上工的家属孩子还这么照顾的,最起码,白家从达不到这样的高度。

    “我也要那种雪糕。”叶子衿得了上工人家的千恩万谢后,又看到了孩子们全都要散去,她刚要进院子,三房唯一的儿子叶苏春一脸愤怒地站在了她面前。

    “凭什么给你?”其实,对于孩子,叶子衿向来会容忍一二,但叶苏春那理所应当的模样,让她不喜,所以,她的语气也冲了起来。

    “你将东西给别的不相干的人家,你就是败家的娘们。这是我们苏家的东西,你凭啥糟蹋了送人?”叶苏春理所应当地回答。

    “这话是谁教你的?”叶子衿的脸色拉下来,好呀,刚给老宅子那边一点儿好脸色看,那边就开始算计她了。

    一个七岁的孩子,如果没有人教唆挑拨,他能说出这样的话?

    “我二姐说的,怎么呢?”叶苏春仰起头傲然地回答。

    原来是叶冰清那个蠢货在背后埋汰她,叶子衿心里的怒火总算是去了一些,“还有谁说过这样的话?”

    “还有大嫂。”

    “还有呢?”

    “还有大伯母。”

    “还有呢?”

    叶苏春皱起眉,不说话。

    “说了谁说过这样的话,我就给你雪糕吃。”叶子衿咧嘴一笑。

    叶苏春的叫嚷,让二房所有人全都出来了,他说的话,叶良禄、马氏等人听得十分清楚。马氏一张脸已经变得十分愤怒起来,好,好个老宅子,难怪子衿说那边就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没有了。”叶苏春想了半天,也没有想起还有别人说过这样的话。

    “给你两根雪糕。”叶子衿笑眯眯地拿出雪糕。

    叶苏春立刻伸出手准备接过,叶子衿却弯下腰,用阴森的语气盯着他说,“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今日说的话,如果再让我听到了你对我不敬的话,我就剥掉你的衣服,剃光了你的头发。对了,回去告诉那几个同样说我坏话的人,小心我找上门去哟。”

    叶苏春被她吓得半天没敢动,忽然他抢了叶子衿手里的雪糕飞一般地跑了。

    “蠢货。”叶苏心躲在墙角边,将叶苏春和叶子衿的对话全都听个一清二楚。

    “可不就是蠢,居然当着那丫头的面就骂了。”叶苏同赞同。

    “我说你的媳妇是蠢货。”叶苏心大怒。

    家里出了一个不省心的老娘,已经够他心烦的了。好了,大哥居然也娶了一个蠢货回来,要是天下女人都是这么蠢的话,他宁愿打光棍不娶媳妇。

    “叶苏心,别以为我给你几分颜色,你就可以骂人。”叶苏同也火了,“你想巴结叶子衿那丫头,我管不着。但傅氏是我媳妇,你骂她,就等于打我的脸。你还将我这个大哥放在眼中吗?”

    “也就你这个没脑子的一直护着那个蠢货,总有一天,我们大房非得败在这娘们手里。”叶苏心是真的火了。

    “信不信我揍你?”

    “你打呀,谁怕谁?”

    “大哥、二哥,你们别吵了。明明是三房的人蠢,你们咋吵上呢?”叶苏协出来当和事老。

    “哼,我没他这样的兄弟。”叶苏同恶狠狠地扔下一句话,然后掉头走了。

    叶苏心双手握成拳头,松开,然后又握上。可见,他也被叶苏同气个半死。

    “二哥,大哥一向要脸面,性子又冲动,你和他计较什么?”叶苏协将叶苏心拉到了树荫下坐着。

    “老三,你看到二房崛起,心里就不难受吗?”叶苏心难受得想哭。

    “那是二房出了一个叶子衿。”叶苏协叹口气说,他当然也想大房像二房一样崛起了。但是,二房没有像叶子衿一样的人物。

    兰泽最近倒是一心扑在厨房,不过,自个的妹妹可不是为了家里人着想,她是为了钱多串那个胖子在奋斗。

    没有门路,没有手艺,没有机遇,他想发达又能怎么样?

    “娘的性子已经是那样了,爹又爱占便宜。原本祖父祖母手里有些银子,不用我们算计,他们也会留给兰泽。但现在想想,我们是多了幼稚多么可笑。只为了那么点银子,每天算计来算计去,有啥意思?”叶苏心越想越难过,“爹、二伯和三叔是亲兄弟,和我们一样。可是爹和三叔算计了二伯一辈子,可是他们以后穷其一生也许也达不到二伯的地位。”

    “我们只要努力,生活也会好起来。”叶苏协拍着他的肩膀安慰。

    “老三,大家没有成亲之前,兄弟之间全都可以相亲相爱,可是成了亲以后,为什么会变了那么多?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宁可不成亲。”叶苏心难得和他说会知心话。

    “别说傻话,哪有男人不成亲的。不过,二哥你放心,就是成了亲,我也不会变得和大哥一样。你不提的话,我倒是没有觉得大嫂有什么不好,被你这么一提醒,我发觉她真的有些小家子气了。”叶苏协叹口气。

    “老三,你就甘心一辈子待在叶家村吗?”叶苏心的眼睛有些迷茫。

    “不甘心又能如何?”叶苏协叹口气说。

    叶苏心叹口气不再说话,是呀,再不甘心又能如何。叶子衿对大房的人根本没有好感,别指望她能提携他们一把了。

    “文清,你真厉害。”

    “夫子又夸你了。”

    “叶姑姑做的东西太好吃了。”

    “爹娘说,让我好好读书,以后也能到姑姑家里当个管事啥的。”

    ……

    一群孩童从叶苏心兄弟两个人面前路过,叶苏心的眼睛忽然亮了起来。

    “文清,过来,我和你商量一点儿事。”他对叶文清招招手。

    “苏心叔,你找我啥事?”叶文清拱手问。

    “你单独留下来,我和你商量一点儿事情,行不行?”叶苏心不想别人听到自己的秘密。

    叶文清挥挥手,让别的孩子先走了,“你说吧。”

    叶苏心见四周再无别的人,一把抓住叶文清的肩膀。

    叶文清吓坏了,“你想干啥?”

    “别怕,以后你当我的夫子可好,每个月,我给你三十文钱。你每天过来抽空教我们十个大字。”叶苏心用火热的目光看着他。

    什么?叶苏协没想到叶苏心想学字都魔障到如此地步,他惊讶的睁圆双眼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白上水几个人在叶家吃得十分开心。可是等天擦黑的时候,他们心情就不够愉快了。

    叶子衿很坏,钱多串更坏。叶家晚上上桌居然也是十个热菜,四个冷菜。这一次抽到签的幸运儿大多都是上午没有吃上饭的人。

    白上水他们站在叶家院子外,闻着飘出去的香味,简直是泪流满面。

    他们回到钱家,好在钱家的厨子已经过来了,也为他们整了十来个菜。

    还是熟悉的炖菜,还是熟悉的味道。

    都说钱家厨子的手艺不错,如果没有对比的话,白上水他们肯定赞同。但对比就是一种伤害,特码的,中午吃了那么多口味独特的美食,这会儿再让他们吃这种炖烂了,以食盐为主要调料的菜,鬼才会有胃口了。

    一桌子的菜,几乎没有人动筷子,倒是便宜了钱家养的狗儿。

    好在下午的时候,还有鸡柳和薯条打肚子,几个人愣是撑过了一夜。

    “子衿姑娘的手艺真的太好了。京中那些大厨和她比起来,差得远了。也不知道今日早上会吃什么?”

    “点心也是她做的,早上应该不会重样。”

    “如果有点心更好。”

    “我也喜欢点心。”

    ……。

    几个小姑娘说笑着往叶家方向去了。

    李嫣然气得不住跺脚,眼泪都要下来了。

    “你呀,就是太任性了一些。你住在钱家,还去惹钱多串干什么?”李老夫人教训自个的孙女,“去叶家,见到那位公子,你更要小心谨慎,别给李家惹了事。否则的话,出了事,谁也救不了你。”

    “祖母,那位公子到底是谁呀?”老夫人说了狠话以后,李嫣然也不敢使小性子了。

    “不该问的就别问了,你只要记住,我在京城里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罢了。”李老夫人叹口气回答。

    李嫣然一听,她是在京城中只见过那人一面,顿时吓了一跳,再也不说话了。

    叶家的早餐的确很丰富,中西餐结合,甜咸都有,可供自由选择。几位抽中签的人,全都喜笑颜开。

    可怜的白上水等人就惨了,站在叶家外面,闻着喷香的味道,想到昨日的待遇,愣是没有一个人吃下手里的馒头。

    金氏、姚氏等人一大早就过来了,昨天她们和叶子衿说好了,要到作坊里去帮忙。

    “你们上午在家里挑选豆子,然后泡上。中午回来我用,冰窖里有冰,你们端些过去降温。”叶子衿交待她们。

    她会用硝石制冰,所以对冰并不是很重视。

    金氏等人却连连摆手,不敢真的将冰搬过去。

    叶子楣见状,笑着装了一盆冰过去,“我也是要用的,几位嫂子别在意。”

    叶子衿揣了一些银子在身上,然后和容峘一起去镇上。

    钱多串一见,闹着也要跟过去。

    “长生果,你亲自挑选看着的话,别怪我的手下下手快。”容峘淡淡地说。

    钱多串一听顿时没了脾气。

    容峘手下都是虎狼之辈,的确喜欢抢最好的。不行,他对赚钱刚要兴趣,不能让六公子全占了便宜。

    吓唬住钱多串以后,容峘和叶子衿坐上马车往镇子上去。

    “也不知道会挑选些什么人回来?”马氏看着远去的马车,十分惆怅。

    “你别管,人是孩子买回来的,到时候你只管用好了。”叶良禄安慰她。

    “你说的倒是轻巧,买了人回来,每个人都是要给银子的。子衿就是再能干,她也只是个孩子了。”马氏还是不放心。

    叶良禄听了,摇了摇头,也没有再劝说什么。

    马车的速度真快,最起码,比牛车的速度要快得多。

    叶子衿和容峘出来得早,因此到了集市以后,集市上也刚刚开始上人。

    “去牙行。”容峘淡淡地吩咐一声,车夫就将车赶在了一处牙行停下来。

    这一个牙行是平安镇最大的牙行了。

    “姑娘,这位公子,想挑些什么?”牙行的掮客见他们坐着马车而来,立刻满脸笑容迎上去问。

    “你们牙行里可有下人要卖?”叶子衿问。她是天朝的五好青年,虽然有名有成就,但从没有见过买卖人口,这会儿到了牙行以后,她就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眼,开始东张西望看起来。

    对比之下,容峘则要显得稳重很多。

    “姑娘说笑了,牙行做的大多就是人口买卖。不知姑娘想挑选什么样的人手回去?”掮客笑着问。

    “你将人带出来给我看看。”叶子衿说,“我要的是死契。”

    “好,姑娘稍等。”掮客见容峘一直不说话,就猜到了这一次出来当家做主的是叶子衿。

    掮客到了后面不久后,很快就带出了一群人出来。

    这群人,男女老少全都有,最老的有五六十岁,小的还抱在怀里。

    哟,参差不齐呀。

    其实叶子衿心里有打算,她也不问掮客,直接问起在场的人,“你们当中,谁会种田、种果树的,站到一边去。”

    她的话音一落,从人群中站出了七八个人出来,都是清一色的壮汉。

    “你们身强力壮,怎么被卖了出来?”叶子衿好奇地问。买人吗,最好是问清楚底细。

    “回禀姑娘,我等都是乾州一处商客家中庄子上的劳力,但主子破产以后,就将我们发卖了。所以就卖到了此处。”一个汉字苦笑着回答。

    “有主之奴如果再一次被发卖,往往都会卖到别处,就是怕他们和原来主人相互勾结。”容峘坐在一旁低声告诉叶子衿。

    叶子衿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其实小的在原来的庄子上,和原主人也没有见过几次面。姑娘大可不必担心我们和原主人相互勾结。小的又是拖家带口,签的又是死契,绝不可能做出背主之事了。”另一个三十来岁出头的男子也苦笑着上前拱手说。

    “你们都是拖家带口?”叶子衿来了兴趣。

    “是,小的们,大多数都是拖家带口。求姑娘发发慈悲,留下我们吗?不要让我们一家人分散了。”另一个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刚开口说几句就哽咽起来。

    站在人群中就有几个女眷跟着一起哭起来。

    “你,还有你……”她点着人,“将你们的家人全都找出来我看看。”

    被点到的人,立刻呼朋引伴,将自家人找了出来。

    叶子衿认真查看了一番,发现这些人的家眷大多也是老实巴交的面孔,孩子们的眼睛也很清亮。其中,只有一家的女儿眼神不够不安稳。

    叶子衿直接将这一家人去除,“其余的人我看着差不多,你说说价格。”

    掮客一见她一张口就买下了二十多口的人,立刻一喜。这可是大主顾呀。

    “姑娘,将我们也买下吧。”忽然,一个婆子带着两个面容清秀的姑娘冲了出来,跪在叶子衿面前,“奴婢不求别的,只想跟着姑娘有口饭吃。”

    “胡闹。”掮客见她们直接冲出来,立刻大怒。一般过来挑人的客人,最厌恶不懂规矩的人了。没想到这个婆子居然如此不懂规矩,要是传出去,人家还以为牙行不会调教人了。

    “你们又为何卖身?”叶子衿慢悠悠地问。

    “奴婢是刺州使府里的人,主子犯事被斩首,下人们就被发卖出来。奴婢和两个干女儿,都会些拳脚功夫,愿意追随姑娘左右。”老妇人不住磕头央求。

    “为什么相中了我?”叶子衿指着问。

    “如果是奴婢一个人倒也罢了,但两个女儿命苦。与其让她们在腌臜之地受苦,还不如找个好人家好好伺候主子。到了一定的年纪,也能找个好人家生儿育女。”婆子流着眼泪解释。她身后的两个姑娘则一脸的愤怒。

    “你要将她们卖入腌臜之地呀?”叶子衿幽幽地问掮客。

    掮客尴尬地点点头,“牙行里做的大多就是人口买卖,谁出的价格合适,自然就会出手。这两个姑娘长得标致,如果不是因她们会些拳脚功夫,早就被送走了。”

    “会做饭否?”

    “奴婢略懂一二。”穿着青衣的姑娘回答。

    “你叫什么名字?”

    “小女摇光。”

    “你呢?”叶子衿又看着另一位姑娘。

    “小女玉衡。”另一个穿着紫色衣服的姑娘性子偏冷。

    “会些什么?”

    “除去会些拳脚功夫外,还懂一些医术。”玉衡对答如流。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想起要练武呢?”叶子衿好奇地问。

    “原来主子喜欢舞刀弄枪,因此凡是府里适龄的女子、男子,每天都要跟着武师练武。”滴水不漏,半点儿也没有出错。

    “嗯,那你府里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在?”叶子衿话锋一转。

    “还有两个护卫在。”

    “出来给我瞧瞧。”叶子衿很有兴趣地问。

    两个年轻人站出来。

    两个都算清秀,但并不是那种十分出众的人,两个人身材都比较魁梧。

    叶子衿看了点点头,“牙行内还有会拳脚功夫的人吗?”

    “有,巧了。前几日才从外面进来两个镖师。”掮客大喜。

    接着两个镖师也站了出来,“你们有本事,怎么想起来卖身为奴呢?”

    “镖局遇上了劫匪,兄弟们都死了。这一趟只剩下我们兄弟两个人,死难弟兄家里都有妇孺老人在,我们惭愧呀,就自愿卖身贴补他们一二了。”其中一个抱拳回答,“姑娘要是买下我们,价格可不会低。”

    “这些人怎么卖?”叶子衿扭头问掮客。

    “壮年要八两银子一人,孩子对折,至于两个老人的话,只算你二两银子。但这两个镖师和两个姑娘价格要高一些。”掮客回答。

    “嗯?”

    “两个镖师每人十二两银子,姑娘的话,也得十两银子。”掮客说。

    “我不管你们原来是什么身份,到了我家,你们就得忠于我,否则的话,下场绝地是你们不能承受的。”叶子衿冷冷地开始训话。

    “姑娘放心,忠义两个字我们还是知道的。”镖师拱手保证。

    “姑娘放心,跟了姑娘以后,我们就是姑娘的人了。”婆子也连忙表忠心。其余的人也在纷纷表态。

    于是叶子衿和掮客讲了价格,将抱在怀里的孩子抹去,然后满意地交了银子。

    这么多人回去,自然是要买车了。

    容峘一直都没有说话,等着叶子衿自己拿主意。

    “既然开垦了那么多的土地,还是买一些牛回去比较稳当。再买一辆骡车,出去也方便一些。”看叶子衿为难,容峘才站出来给她出了一些主意。

    叶子衿觉得有道理,直接在牙行,让掮客又给她挑选了两头牛,一头壮牛,一头牛犊子,再买了一头骡子,顺便配了两辆车。

    掮客见她是个大住户,高兴得几乎合不上嘴巴,他不用叶子衿发话,直接给她挑选了最好的牛和车过来。

    有人还得有被褥,叶子衿没办法,又去布店买了棉花布料回去。

    买的东西多,人也多,就算有车也坐不下,她干脆又雇了两辆车。

    回到村子里,五辆车还是吸引了村子里的人注意了。

    “子衿呀,这么多人是哪来的?”六族老代表大家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买回来的,以后他们就算是我家的人了。”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