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7章 不服不行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什么?这个信息量比较大,围观的村民觉得有必要好好消化这个刚得到的消息。

    容峘可不会惯着村里这些人,叶子衿撩起帘子说完,马车就顺着道路直接去了后村。

    “六族老,老二家买了这么多下人,不会是不要村里人上工吧?”等叶子衿他们走了以后,立刻有人抓着六族老的胳膊焦急地问。

    “这架势像呀,好家伙,三十来口人了。”另一个接着说。

    “哎哟,松手。”六族老的年纪大,被村民一抓,顿时叫唤起来。

    “对不住,六族老。”抓他的人慌忙松手,一脸的尴尬。

    “滚犊子。”六族老气呼呼地训斥说话的人,“人家买了人,是有用处,别胡乱说话。”

    说完,他忧心忡忡地背着双手去找大族老了。

    是呀,叶子衿这丫头买了这么多下人回来,是不是不打算用村子里的人呢?他家可是有四五个儿孙在叶子衿家里干活了。要是被辞退回来,怎么办哟?

    人带回去了,马氏也被惊得半天没有说出话来。

    她知道叶子衿是去买人了,但她没想到叶子衿会一下子买了这么多人回来。

    三十多口人,这得多少银子养着?

    家里的土地不算多,等这一茬地里的东西卖完了,下半年要怎么办?

    就靠做豆腐、卖豆干去养活这么多人吗?马氏看着满院子的人,都要哭了。

    “你们住在偏院子里,自己打扫干净了,做被褥、做衣服的东西全都放在这儿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叶子衿指着婆子问。说是婆子,其实她也就四十出头而已。

    听到叶子衿点着她问,她立刻恭敬地回答,“奴婢原名庄姑,请姑娘赐名。”

    “庄姑,以后还是用这名字吧。对了,你识字?”叶子衿继续问。

    “是,奴婢和两个女儿都是识字的。”庄姑小心地回答。

    “家里的院子也不算多,你先将人安排一下,床我也让人去买了,迟一些才能送过来,暂时你就管着这些人,将所有人的名单写下来给我,包括他们有什么能耐,全都写清楚了,晚上的时候,我要看。这边有厨房,等会儿,你安排人过去领了米和面、蔬菜过来,自己安排伙食。”叶子衿不喜欢操心琐事,直接将任务分给了闲人,“嗯,你们认识的那两个护卫和镖师,安排到后面的作坊去住,后面还有泥房三间,暂时也能安排一家人过去看管着。”

    “是,小姐。”庄姑认真听着答应了。

    “你们以后天天跟着我吧。”叶子衿又指着摇光和玉衡说。

    摇光、玉衡立刻屈膝给她行礼,谢过了她。

    家里多了一堆人,叶子衿当然要负责将这些人养起来,她这会儿才觉得有些压力山大呀。怎么办,中午继续操家伙赚钱呗。

    钱多串这家伙心太软,也可能是被白上水几个人收买了。中午还没到吃饭的时间,白上水等人就过来等着了,食材送来很多,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全有。

    叶子衿板着脸进了厨房,叶子楣按照以往的规矩,准备进来烧火。

    “一边歇着去吧,今天有人干活,轮不到你。”叶子衿白了她一眼。

    “我来,我还要跟着你学习做菜了。”叶子楣不松口。

    叶子衿也不坚持,依旧让她烧火,摇光和玉衡都是勤快的丫头,忙着一起给她打下手。

    有人洗菜削皮,饭做得就快起来了。

    依旧是十六个菜,小炒和海鲜为主,摇光和玉衡看了,顿时惊讶不已。

    叶子衿看到她们眼中露出了惊讶之色,但也不点破。

    十六道菜和昨天的没有一道是相同的,白上水他们都觉得赚了,吃完饭以后,满意地将银子拿出来了付账。

    叶子衿看到又有银子入账,顿时高兴不已。

    下午的时候,庄姑就将每一个人的特长、年纪和身份记得详细,拿来给她看。叶子衿趁机让这些人和家里的人认识一下。

    “蒋氏、春花,以后你们就负责大厨房的事情。”叶子衿按照年纪和能力分配任务。“夫人做豆干,你们也帮一把吧。”

    “是,小姐。”蒋氏年纪稍微大一些,三十出头,而春花则显得小得多,估计才十八九岁,两个人看起来都很利索。

    马氏特别觉得不自在,这么多人一下叫她夫人,她根本反应不过来。

    “大哥、二哥,你们是男孩子,小厮我不给你们安排,男孩子当自强,不过你们房间里会有人过去收拾,衣服脏了也会有人洗。”叶子衿指定了另一个小媳妇做家里的杂事。这个小媳妇脸色黝黑,看起来很壮实。接着又分配了另一个姓朱的媳妇跟着她一起做杂事。

    “你们所有人都听庄姑安排。”分配了半天,累得要命。

    晚上的时候,白上水等人又过来蹭了一顿,当然叶子衿依旧收了银子。

    不过等三天,叶子衿不干了,“这几天我累了,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所以抱歉了各位,早中晚餐自行解决。”

    “叶姑娘,你家里不是买了下人吗?”白长水急了。

    “你想让她们做饭给你吃?”叶子衿反问。

    白上水立刻偃旗息鼓。

    李嫣然这两天胃口也被叶子衿给养刁了,她也想开口说几句,但叶子衿一句话直接让白长水变成哑巴,加上一旁还有容峘虎视眈眈看着,她愣是将要说的话压下去了。

    不过,叶家也换了别人做饭,香味就没有那么浓了,而钱家的厨子,也开始练习做一些炒菜,总算是让白上水等人心里变得平衡一些了。

    “这就是酱油?”看到叶子衿忙得浑身大汗,终于抽出了黑色的东西,容峘有些心疼地问。

    叶子衿点点头,“这种没有加上焦糖的,叫生抽,可以用来冷拌菜。加上焦糖的酱油,叫老抽,主要用来调色。不过老抽还得沉淀一段时间才能够用。”

    “嗯。”容峘漫不经心答应着,然后抽出一个手帕,很自然地为她擦拭脸上的汗水。

    叶子衿一下惊呆了。

    什么情况?容峘为什么要给她擦拭额头上的汗水?这动作也太亲密了吧?最起码超出了友情的可控范围。

    “太脏了。”容峘擦拭完,十分嫌弃地来了一句。

    所有的怀疑,所有的旖旎全在随着这一句飞走了。你才脏了!叶子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摇光等人似乎没有注意到这边,依旧在认真地勾兑酱油。第一天勾兑,所有的小坛子全都用完了。

    叶子衿也累得半死,晚上的时候,叶子衿用生抽做了几碟小菜,有炒的,也有冷盘。

    为了让更多人体验酱油和豆豉的美味,白长水几个很荣幸地也坐到了桌子旁。

    “鲜美,味道十分鲜美。”白长水惊喜地说。他发觉很多菜的味道又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李嫣然一边吃,一边心里压抑得要死,明日她就要走了,叶子衿这坏丫头居然又做出了新的美食出来,而且味道是越来越好,她不想活了。

    “老抽还没有出来,等老抽出来后,做出的红烧肉、卤肉和酱鸭,味道会更加鲜美。”叶子衿说。

    李嫣然哀怨地瞥了她一眼,坏丫头,能不能不要再诱惑她了。

    她都要离开了,鬼丫头说什么说?

    “明天出醋,就可以做糖醋系列的了。”叶子衿喜滋滋地对容峘说,“就是出醋的时候,味道有些大。”

    “无碍。”容峘笑眯眯地说。

    “哎哟,还忘记了,不行呀,明日一大早,我得到陶家村走一趟,还得去多买一些坛子回来。”叶子衿笑嘻嘻地说,“当然你要是大批量的话,最好用木桶。”

    “嗯。”容峘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这笔生意还得有我一份。”钱多串很不高兴地说。

    “你们自己商量去。”叶子衿直接当了甩手掌柜。

    “你不能不管。”钱多串被容峘瞥了一眼以后,浑身发毛,他不死心继续缠着叶子衿。

    叶子衿还是不愿意松口,她乐呵呵地看着白长水等人,“想不想吃正宗的卤蛋?”

    正宗的?白上水几个立刻点点头。

    “想吃简单呀,你们多买一些鸡蛋过来,有好茶叶也送半斤过来。”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都晚上了,上哪去找鸡蛋呀。

    但吃货的力量永远是巨大的,白长水等人刚放下手里的饭碗,就直接出去找鸡蛋了。

    住在乡下,还能缺了鸡蛋。

    “三文钱一个?”各家都传来了对话。

    “对,三文钱一个。”

    “有,家里还有二十多个鸡蛋,我这就给你们拿去。”

    这样的对话,从村头一直响到了村尾。等叶子衿收拾停当的时候,白长水等人就提着三篮子鸡蛋过来了。“够吗?”

    “够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明日过来吃卤蛋,记住了五十文一个。”

    “蛋明明是我们买的,为什么还要我们出银子?”李嫣然都快被她给气死了。

    “那你提回去自己做。”叶子衿不反对。

    “开玩笑,开玩笑的。”白长水赶紧将篮子放下,然后带着自己人直接跑了。

    李嫣然也买到了两篮子鸡蛋,她放下也不是,不放下也不是,最后,在叶子衿似笑非笑的目光中,她还是很没有节操地放下篮子气呼呼走了。

    “将鸡蛋用清水洗一遍。”叶子衿淡淡地吩咐。

    玉衡和摇光连忙将鸡蛋提走了,然后开始清洗。

    而叶子衿从自己调料袋子中找出了八角、茴香等调料,又剪了一块白色的纱布,将茶叶分开包上,接着将鸡蛋放入锅中加入冷水,放入调料、茶包,最后倒入酱油。“煮熟以后,用铲子将每个鸡蛋敲破了放在调料中泡着。”

    “是,小姐。”蒋氏答应一声,开始忙碌起来。

    回到屋子里后,摇光和玉衡给她打来了热水,然后叶子衿洗漱过后,舒舒服服躺在床上睡着了。

    玉衡和摇光见了,都屏住了呼吸,到外间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春花和蒋氏按照她的吩咐,将茶叶蛋又煮了一遍,很快香味就出来了。

    白上水等人过来,一个人要了十个茶叶蛋,就连饭量比较小的李嫣然和几位小姐,也气呼呼地各自买了十个。

    所谓正宗的茶叶蛋,就是能将蛋香、茶叶香、酱香和调料的香味发挥到极致。

    “香。”白长水吃了第一个,就忍不住叫好。

    叶子衿用篮子装了六个茶叶蛋和一些自己做得小脆饼,让天枢送给了老宅子。

    叶良禄见状,忍不住高兴起来,不住夸赞叶子衿孝顺懂事。

    “甭夸我,我就是想堵住村里人的嘴巴。”叶子衿笑呵呵地说,“顺便让爹的心好受一些。等醋出来以后,我就和娘去外祖父家里。”

    不管叶子衿的出发点是为了什么,只要她有那份心,叶良禄就觉得高兴。马氏也觉得高兴,闺女的名声算是正过来了。

    的确是,天枢提着篮子故意慢悠悠地在村里晃,村里人都知道他是六公子身边的人,现在也会帮叶子衿跑腿,又看到他手里提着篮子,个个就羡慕不已了。

    老叶家生了一个好孙女,居然还不知足呀。

    照着大家看来,叶兰泽这位福星还不如叶子衿好了。

    叶老爷子知道村里人是怎么想,也猜到村子里人会在后面议论什么。所以他并不希望叶子衿往家里送东西,但叶子衿偏偏有了好东西,总是不忘记送都老宅子来。

    说实在话,老爷子和陈氏对此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不让送吧,叶子衿那丫头的手艺真的是太好了,每一次让他们都能胃口大开。

    他们老两口的年纪大了,能多吃一口好东西就是赚到的。送吧,他们又怕坏了叶兰泽的名声。

    叶兰泽最近也很拼,天天练习做包子。

    说实在话,老爷子和陈氏从开始对叶兰泽充满期待,到这会儿基本上算是死心了。

    明明是一样的面粉,到了叶兰泽那丫头手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成了一团硬面疙瘩。里面的馅料也变味,每一次老夫妻两个都不敢下口呀。偏偏上一次叶兰泽卖了包子,得了一两银子后,做包子的热情就更高涨了。

    害得老两口子都不好开口让她歇着别糟蹋粮食。

    “还做包子,能吃死个人了。”叶冰清愤恨不平地嘀咕。她很想去见容峘,可是秦氏和叶禾衣全都拘着她,所以她简直都要气疯了,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难吃,真难吃。”叶苏春也不高兴。“哼,还是叶子衿那丫头做的东西好吃。”

    “如果你再敢到那边要吃的,我让爹和娘打断你的腿。”叶禾衣吓唬他。

    “你敢。爹和娘才舍不得打我了。”结果叶苏春一点儿都不害怕。

    “子衿姑娘让送过来的。”天枢进了门,直接将东西拿出来放在桌上上,然后盯着陈氏看。

    陈氏对他有些犯怵,虽然天枢没有说话,但她明白天枢的意思,赶紧找了碗,将脆饼倒出来了。

    天枢将碗放进篮子里,直接走人。

    “叶子衿又做了新东西?”叶兰泽从厨房出来,看到桌子上的东西,脸色又委屈又生气。“祖父祖母,我先尝尝。”

    说完,她拿起一个脆饼啃起来。

    嗯,又脆又香,上面还有芝麻。

    陈氏一向疼爱她,有好吃的也是先紧着她。

    不过陈氏也心疼老头子,每一次叶兰泽吃着吃着,说是尝尝,就会不知不觉将东西吃光了。陈氏连忙拿了两个脆饼递给了老爷子。

    老爷子接过饼子吃起来,然后也拿了一个递给陈氏,“吃吧。”

    陈氏知道叶子衿的手艺好,接过一个饼子吃起来,然后开始剥桌子上的茶叶蛋。

    “祖父、祖母。”叶苏春站在门前,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桌子上的茶叶蛋。

    陈氏叹口气,给他递了一个。

    叶苏春看了一眼桌子上的脆饼,发现数量不多,只好叹口气拿着茶叶蛋走了。

    过了一会儿,傅氏房中的宝儿也过来了,这是叶家的大重孙子,陈氏还没有发话,叶兰泽已经拿了一个茶叶蛋递过去。

    这下,陈氏心里顿时不是滋味了。

    “祖母,再等一天吧。听说那丫头今天出新的调料,晚上说不定还能吃到新的菜了。”李嫣然在钱家院子里不愿意离开。

    她一开口,几个小姑娘纷纷都附和着。

    大家的胃口都被叶子衿养刁了,是真的必须想离开这儿呀。

    “也不差这一天半天的,李老夫人,不如在这儿就多等一天。”一个妇人笑着建议。

    “那就多等一天吧。”老夫人答应了。

    叶子衿吃完早饭以后,用竹篮子包了一些茶叶蛋,又装了一些点心带着。

    自己有现成的骡车,方便多了。

    顾长运负责赶车,叶苏离还是陪着她。

    摇光和玉衡不放心,也默默地陪在了她的身边。

    叶子衿也不讲究,直接吩咐上路。

    骡车的速度并不比马车慢,很快他们就到了陶家。

    “嫂子,还记得我吗?”门是敞开的,山氏坐在院子里,正在低头绣花。

    听到声音,山氏抬头发现了叶子衿和叶苏离。

    “叶姑娘、叶兄弟,快,里面请。”山氏站起来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叶子衿见她脸色苍白,步子也很漂浮,忍不住叹口气。

    “杏儿,叶姑娘和叶兄弟过来了。”山氏喊了一声,屋后并没有传出任何声音。

    “你们先坐,我到后面找杏儿去。”山氏不好意思地说。

    “嫂子甭客气,我们都是熟人,不讲究。”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看到山氏去了后面,她又叹口气摇了摇头。

    “这位夫人看气色是气血两虚,面色浮肿、暗黄,脚下轻浮无力,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她应该是长期崩漏造成的。”玉衡忽然开口说。

    “等会,你能不能帮她看看?”叶子衿问。

    “小姐信得过的话,奴婢自然可以一试。”玉衡恭敬地回答。

    “子衿。”正说着了,陶杏儿就急冲冲地从屋后跑出来。

    接着山氏和顾氏也跟着后面出现了。

    “我过来是想再买一些小坛子,你们家里可有?”叶子衿问。

    “有,上一次你说过了,所以爹和我哥都忙着做小坛子,后面都摆着几百个了。你要多少?”陶杏儿笑着问。

    “全要了。不管多少个,我全要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真的都要呢?”陶杏儿大吃一惊,“有好几百个了。”

    “全要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她扭头又看着山氏,“嫂子的气色更加苍白了,身体还是没有见好吗?”

    “老毛病了,看了就好了一点儿,但转眼又会复发。这毛病算是好不了了。”山氏听她问起病情,眼睛一下红了,“都怪我,拖累了整个家。”

    “嫂子。”顾氏拦着不让她说下去,“我们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拖累呀。你要是再说,我们可不依了。”

    “就是,嫂子,以后可不许再说了。”陶杏儿也板着脸附和。

    “好,不说了。”山氏忍着泪水点着头说。

    “我身边的这位婢女,懂点医术,如果嫂子信得过的话,不如让她看看。”叶子衿开口。

    “那敢情好。”山氏对病情其实并不抱太大的希望,毕竟这些年看过太多的郎中,但身体几乎没有天大的气色。看叶子衿身边的婢女,年纪也不大,又怎么能一下子将她的病治好呢?

    “冒犯了。”玉衡坐在小凳子给山氏把了脉,然后问,“如果有笔墨的话,我给你们留一张药方。这位夫人的病不算是大病,按照我开的药方,只要吃了五剂药,就能止住血,如果五剂药还没有完全止住血,那就再多吃两副。吃完了以后,再去叶家村找我,我再给夫人改换一些调养身体药,一月以后,夫人必然和常人一样了。”

    “真的?”猛地听到自己的病能治好,山氏惊喜得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给姑娘拿纸笔去。”杏儿欢喜地跑进了屋子里。

    “多谢姑娘。”顾氏也不停向叶子衿和玉衡道谢,“大嫂,你的身体马上就要好了,太好了,以后不用再受苦了。”

    “娘。”

    “娘。”

    “妹妹,别跑得太快,小心跌倒了。”从门外进来几个孩子,最小的一个才蹒跚会走路,她一进院子,就蹭蹭地往顾氏身边跑,“大伯母,慧儿今天很乖。”

    “好,慧儿真乖。”山氏疼爱地摸摸她的脑袋。

    叶苏离见了,沉默地到外面骡车上将篮子提下来,然后将里面的茶叶蛋和点心分给孩子们。

    几个孩子都摇了摇头,最小的陶慧儿伸出了手,可是她见哥哥们都不拿,立刻也将小手放在了背后。

    陶家的教育真的太好了!

    叶子衿对几个孩子不禁也喜欢起来,“嫂子,这些就是带来给孩子当个零嘴吃,你们就让孩子们拿着吧。”

    “多谢你,你有心了。过来怎么还带了礼物。”山氏苍白的脸色有些发红,可能是兴奋的缘故,她的精气神看着也好了不少,“叶姑姑让你们接着,你们就拿着吧。”

    “谢谢姑姑。”

    “谢谢叔叔。”

    几个孩子不停向叶子衿和叶苏离道谢。

    “不用客气,都是姑姑自己做的。”叶子衿笑着说。

    “听杏儿说,你的厨艺了得。这丫头回来,都不知道念叨多少遍了。”顾氏笑着说,“还有,多谢你们上一次送的素油。”

    “都是自家做的,别客气。”叶子衿笑着回答。

    “我将点心送给祖父尝尝。”最大的男孩子小心翼翼地将蛋收好了。

    “我也去。”小一些的两个也没有吃。

    “吃吧,篮子里还有不少了,这些留着给你们的祖父吃。”叶子衿笑眯眯到地说。

    可能是被叶子衿说中了心思,几个男孩子红着脸跑了。

    陶慧儿坐在顾氏的怀里,小口小口吃着茶叶蛋,吃得十分认真。

    这番家教,让叶子衿不禁又感慨一番。

    “给。”陶杏儿将纸笔递给了玉衡,玉衡连思考都没有,直接写了一张药方递过去,“一日三顿,饭前喝下。”

    “多谢姑娘。”陶杏儿再一次向她道谢。

    过了一会儿,陶词、陶秋和陶庆仓果然随着孩子们一起回来了。

    “叶姑娘,这一次要什么样的缸?”陶词一进门开始询问。

    “这一次我们只要坛子,上一次一样大小的坛子,我全要了。”

    “全要了,家里可是有好几百个了。”陶秋吃惊地说。

    “对,全要了。”叶子衿给了他们一个肯定的答案。

    “既然姑娘要的多,我们就算便宜一些。”陶词大方地说。

    如果是别的人家,叶子衿或许真的会压价,但陶家人比较实在,上一次就给了自己最低的价格,要是再算便宜的话,陶家赚到的就很少了。

    “子衿。”沉默的叶苏离轻轻地拉了拉她的胳膊。

    叶子衿噗嗤笑出声,“别人都帮着自己的妹妹,你倒好,不说话就想着胳膊肘往外拐了。”

    叶苏离本来就老实,不善言辞,被她这么一调侃,顿时脸色一红。“陶家给的价格已经够低了,再压的话,他们就没有多少利润。”

    陶杏儿见他憨憨的模样,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陶词等人也笑了起来。

    “陶大哥,你们小本生意本来就不容易,我也不白占你们的便宜。这样吧,按照别家的价格,我再给你们涨一文。”叶子衿笑眯眯报出价格。

    “那咋行,你们愿意拉扯我们一把,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这样,还是按照原来的价格……”陶词激动地说。

    “陶大哥,你先听我说完了。”叶子衿笑着解释,“大缸是放在作坊里用的,算我个人掏钱。但这些坛子,我肯定是要收别人的钱。换一句话说,我是在帮别人买坛子。你懂?”

    陶词和陶秋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这位叶姑娘也太不按常理办事了,谁见过卖酒的人还要算酒坛子的银子?

    但叶子衿还就这么任性,“你放心,我亏不了。杏儿姐姐,跟我们一起去玩吧。家里的西红柿熟了,你带一些回来尝尝。”

    “好吃。”陶慧儿用几颗新长的小牙啃得十分高兴。

    “妹妹别急,我这个也留给你。”陶家另一个男孩心疼地看着陶慧儿说。

    叶子衿再一次点点头,陶家能教出这样的孩子出来,人品是真的无可挑剔了。

    “价钱是这样定下来,这是定金。”叶子衿掏出五两银子放在桌子上,“剩下的,你们过去再结算,麻烦你们还得送货过去而来。”

    “应该的,应该的。”陶词不住搓着手说。

    有了这笔银子,媳妇又有药钱去买药了。

    “那我们先回去了,家里还有事情,我等着坛子用哟。杏儿姐,走吧。”叶子衿亲热地拉着杏儿的手说。

    “等会儿,我坐哥哥的车过去。”陶杏儿也不和她客气。

    叶苏离是个实干型,他想了想,说,“我留下来帮忙吧。”

    叶子衿瞥了他一眼,然后点点头,“不过你们得快一些过去,我急着用。”

    “放心,耽搁不了你使用。”陶词兄弟和陶庆仓已经急着搬运坛子了。

    叶子衿在山氏等人再三感激之中上了骡车。

    骡车轻便,一会儿就到了家中。叶子衿直奔后面的作坊,她用头巾将头发包上,跟随她进去的人,也都将头发包上了,然后又换了一双鞋子,才得以进到作坊内。

    作坊内的酸味特别大,跟随进来的容峘似乎不太适应这种刺鼻的味道,他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叶子衿递给他一个口罩戴上,自己也戴上了口罩。

    金氏等人正包裹得严严实实在作坊内忙碌着。

    叶子衿过去检查了料的发酵情况,然后自己过去配置了盐,让顾长运提着到发酵好的原料那边,然后开始浸出,等醋出来以后,她又让姚氏到外面厨房去烧。锅底和灶膛是分开的,一墙之隔,以保证作坊内不会有灰尘落进去。

    勾兑以后放入大锅中用文火煮沸以后冷却。

    “妹妹,坛子送来了。”没等装入大缸中的香醋冷透,叶苏离就过来了。

    “哥,你将罐子放卸下来后,负责招待客人,我这边忙不开。摇光,你去将银子给结了。”叶子衿大声吩咐,“两位嫂子,劳烦你们将罐子里用布子擦干净了。”

    金氏和夏氏答应一声,连忙过去忙碌起来。

    罐子不大,擦拭用的布子全都是白纱布,水也是白开水冷却下来了。

    “两位大哥、杏儿姑娘,请跟我到家里去坐坐,妹妹,她忙得脱不开身。”叶苏离帮着陶家将坛子卸下来后,又忙着招呼陶家兄妹。

    “好。”陶词笑着答应。

    一会儿,摇光换了鞋子也出来了。

    几个人到了前面的院子,陶词兄弟见叶家多了不少的下人,顿时吃了一惊,陶杏儿更觉得惊讶不已。上一次,她过来,叶家还没有下人用了。

    “这是剩下的银子,两位看看对不对?”摇光进了叶子衿的房间里,将银子拿出来结算。

    双方对了数目后,陶词笑着道谢,“数目正好,我们这就回去,下午再来送一次。”

    “我家小姐说了,请杏儿姑娘留下来吃顿便饭,下午再回去。”摇光将话传到。

    “对对,留下来吃顿饭,已经好久没有过来了。”马氏更是舍不得让陶杏儿走,“走,帮婶子去做豆干。”

    叶苏离进了大厨房,用篮子装了豆腐、豆干、千张和,用提出一罐子的豆腐乳,出来递给了陶词,“带回去让孩子和大伯尝尝。”

    “傻子。”马氏嗔怪地白了大儿子一眼,然后进了小厨房,用油纸包了不少的点心出来,“这些送给孩子吃。”

    “这怎么好,早上叶姑娘过去的时候,已经带去不少的点心了。”陶词兄弟两个不住推辞。

    “傻了吧。”白长水等人早早就过来了,“我们想吃一次,就算是愿意花了银子还不一定能买到了。你们运气好,算是入了子衿姑娘的眼了,还在假矫情。”

    “不服不行呀。”金乌击也摇着头感慨,“你们说说,怎么就入了她的眼呢?”

    陶词兄弟见他们衣着都是丝绸,显然对方是富家子弟,都不敢得罪对方。陶词笑着回答,“我们和叶姑娘有些生意上的来往,所以私下也就有了几分交情。”

    “运气果然好呀。”展翼宗也点着头感慨。

    陶词不想和对方多说什么,立刻谢过马氏,提着篮子走了。

    “走,跟着婶子去做豆干。”马氏亲热得拉着杏儿的手进了大厨房。

    白长水几个人看了,目光全都落在了叶苏离身上,然后一同明了的点点头,“哟。”

    哟个头!叶苏离看到他们猥琐的目光,顿时火冒三丈,第一次有了想打人的冲动。

    他气呼呼地转身出了院子。

    叶子衿一上午提取了五十多坛的香醋,然后才停下来,“嫂子,下午再继续吧。”

    算是宣布下工了,金氏等人笑着过去换衣服。

    叶子衿让玉衡抱着一坛香醋回家,“一直看着不烦吗?”

    路上,她斜睨看着容峘问。

    “有点儿意思。这种酿造的方法和做果醋的方法不同呀。”容峘淡笑着回答。

    “酿造醋的原料分为很多种,用料不同,出来的醋也就不同。”叶子衿解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