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88章 去外祖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容峘又淡淡地答应了一声。

    “子衿姑娘,今个作坊里的味道有些大,是不是出了醋呀?”上官轩笑着问,完全属于没话找话说的主。

    “嗯,醋的味道的确很大,不过这种醋味和外面的味道有些不同。”展翼宗也说出的了自己的感受。

    “既然都是醋,就只能是酸味,难不成还能变成别的味道?”李嫣然看不惯他们对叶子衿献媚的模样。

    “非也,只要醋是出自叶姑娘之手,那肯定有不同之处。哪怕就是酸味,那酸的也不一样。”白上水文绉绉地力挺叶子衿,是个人就能听出来,他也是在巴结讨好叶子衿。

    李嫣然气个半死,这些臭男人,一点儿道德底线都没有,巴结小丫头,小丫头就能说他们好?

    “醋的确可以分为很多种,今天用的是香醋,以后还会有白醋、姜醋、米醋、饺子醋、陈醋,还有有各种各样的果醋。”难得叶子衿没有喷人,还好心地为大家普及了一些常识,“市面上卖得果醋,其实算不得真正的果醋,好的果醋大多都是能当饮料来喝。”

    “什么叫饮料?”白上水本着好学的精神,锲而不舍地虚心询问自己不懂的词。

    “这么说吧,酒可以称为饮品,甚至形成了一种文化。所谓的饮料是指可以佐餐时饮用,口味却有多种,甜,甜中带着酸,或者是本味。”叶子衿详细地解释,“所有的水果榨成的汁都可以称为饮料。”

    “果醋当成饮料,还不酸死人。”李嫣然听到她的解释,心里吃惊,但嘴上却不饶人。

    “不,市面上的果醋酿造技术还不够成熟,真正的果醋比水果来说,要更酸甜一些,味道也很醇正,换一句话来说,就是将水果的味道放大了几倍。”叶子衿反驳。

    白上水等人听了,情不自禁咽了一下口水。

    “哎哟,和你们啰嗦什么。今天中午主打糖醋系列菜系。”叶子衿扔下一群人,直接去了小厨房。

    因为叶子衿的解释打破了白上水等人的以往的认知,因此大家对中午的饭菜也更多了几分期待。

    叶子衿到了厨房,检查了一下食材,决定中午做一份糖醋鲤鱼、糖醋里脊,再来一份糖醋藕。其实一桌菜如果有太多的糖醋菜的,会影响大家的口味。

    醋是刚酿出来,所以她很想试试新醋的口味。

    一桌十六道菜,三道是糖醋的,后来她又从水果中挑选出苹果,做了一份拔丝苹果。

    有了醋和生抽,冷菜也有了更多的选择。她将西红柿酱和辣椒粉找出来,又调了一些作料。

    “哎哟,果然味道不同呀。”李老夫人惊讶地说,里脊肉的肉质十分嫩滑,味道却是酸中带着甜,甜中又带着酸。这种酸味和平常吃的果醋酸味果然有很大的不同。味道更加的浓厚醇正。

    容峘虽然是男人,但对甜食好像也比较偏爱一些。

    上桌的糖醋里脊、糖醋鱼、糖醋藕和拔丝苹果,他都吃了不少。

    叶子衿却更加偏爱辣的菜,夫妻肺片、爆炒肥肠,宫保鸡丁才是她的最爱。

    “杏儿姐姐,多吃一些。”她一边吃,一边不忘招待陶杏儿。

    看着满桌子的菜,陶杏儿都不知道该吃哪一种比较好。

    马氏、叶子衿和叶子楣都很喜欢她,一个个不停为她夹菜,很快她手里的碗中就堆了不少的菜。

    “够了,这么多了。婶子,你也吃。”陶杏儿羞涩地客气。

    “你帮着婶子忙了一上午,一定是饿坏了。来,多吃一些。”马氏看着她,真是越看越喜欢。

    钱多串对陶杏儿有些敌意,陶杏儿来了,将叶家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霸占了。本来饭桌上,容峘就是老大,现在好了,又多了一个竞争对手,他都成路边捡来的了。

    叶子衿一点儿都不知道他心里的吐槽,否则的话,肯定会对钱多串说他想多了。

    死胖子这么能吃,脸皮而且特别厚,叶家根本就没有将他当过客人看好不好?

    陶杏儿是真的勤快,哪怕叶家现在用上了下人,她还是和叶子楣忙着收拾家务。

    叶子衿更忙,丢下饭碗以后,她就和容峘去了后面的作坊。

    金氏等人也知道作坊里忙,所以吃完饭就过来上工了。

    下午陶词兄弟过来,将剩下的罐子全都运过来后,叶子衿和他们结了账,陶杏儿就要跟着陶词走。

    “杏儿姐姐,家里忙,我不一定有时间过去。以后陶大哥他们来送罐子,你一定要跟着过来玩。”叶子衿反复叮嘱她。

    “好,得空我一定过来。”陶杏儿笑着回答。

    送走了陶家兄妹以后,叶子衿终于得空坐到了厢房内。

    “明日,我让人一起将酱油和醋运走。”容峘和她商量,“醋一斤五十文,酱油的话,一斤六十文。豆豉就按一坛一百五十文算。”

    叶子衿想了想,这个价格还算不错,总得给合作者有赚钱的空间才行呀。

    “坛子另算钱。”叶子衿不客气地要求。

    “好。”容峘也答应了。

    两个人商量好了以后,就开始写了协议下来。

    “你真不打算给胖子一点儿机会?”叶子衿笑着问。

    “钱家做的是粮食生意,你这儿不是已经给了他机会吗?”容峘挑着眉回答。

    这倒是!叶子衿觉得他说得有道理。

    “明年的话,你能帮我买到多少果树苗?”叶子衿问他。

    “你打算要多少?真的想做果醋生意?”容峘反问。

    “我不但要做果醋,还想酿造一批饮料和果酒。可惜越清王不关心农事呀。”叶子衿感叹。

    “此话怎么说?”容峘挑起了眉问。

    “听说密州、定州和文州一带都是他的封地。”叶子衿托着下巴继续吐槽,“虽然远一些的地方我是没有见过,但我们文州这一片的土地就荒废了太多,看着怪可惜的。”

    “我和越清王有点儿交情,他也不是不问农事,而是没有办法。水稻的产量太低,小麦每年的收成也不是很好。加上这一带人口不是太多,就算鼓励百姓开荒,成效也不大。”容峘笑着解释。

    “这就是你为什么想改良水稻的原因?”叶子衿忽然问。

    “不错。”容峘也没有隐瞒。

    “其实前期也未必非得在水稻、小麦上狠下工夫。”

    “北方高粱和豆子是他们比较有优势,除此之外,文州一带又能种什么呢?”容峘叹口气说。

    “看样子,你和越清王的关系不错呀,看你挺闹心的。”叶子衿摇摇头,“居然如此,我就好心给你出个主意。”

    “说来听听。”容峘笑着伸长脖子问。

    “虽然说大豆不是这一带的优势,但有总比没有强。越清王不如鼓励百姓先种植大豆,只要是在荒地上种植的前五年,不收百姓赋税,百姓肯定乐于开荒。五年过后,土地得到改善,不,甚至是三年,就可以在种过豆子的土地上再种植红薯或者玉米。红薯、玉米对土壤的要求也很低,而且高产。”叶子衿侃侃而谈。

    “玉米?你说你地里种植的玩意?”容峘沉吟一下问。

    “对。一般来说种植红薯后的土地会浪费半年,但如果越清王对百姓有统一规划的话,可以先种植早玉米,然后收割了玉米之后,就能接着种植红薯,这样一来,百姓就可以达到一年种植两季的要求。如果水稻和小麦那边进行得顺利的话,过几年再鼓励大家种植水稻和小麦。”叶子衿将计划列出来。

    “这么好心?”容峘对她的态度深表怀疑。

    “切,果然还是你比较了解我。”叶子衿摇着头嬉皮笑脸地说,“我这不是怕原材料不够吗?要是百姓种植的红薯、豆子什么的多了,我的生意也会增增日上。最好了,家家家前屋后、沟边河道什么的,再多种植一些果树,那就更完美了。”

    容峘听她毫不掩饰说出目的,忍不住轻笑起来。

    “笑什么?我的生意好,越清王和你也没有少占到便宜呀。我生意好,不是要交赋税吗?越清王手里的银子也会多起来,再者,百姓的收入多了,不用忍饥挨饿不说,对这一片土地也会更有归属感,再者,百姓有口饭吃,不是更好管理吗?至于你的话,唉,更不用说了你也不比我少赚呀。”叶子衿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说。

    “说来说去,还是人口少了一些。”容峘叹口气说。

    “监狱里不是有人吗?只要不是罪大恶极需要杀掉的人,凡是犯事者就圈一大块荒地让他们种植呀,守军的部落更应该自给自足,也给他们圈下一大片地。打仗肯定会有受伤者,让这部分人和他们的家属,或者是年老者退役的士兵负责后勤,军队还是按照一定的标准补偿他们。”叶子衿出主意。

    “照你这么一算,军饷就增加一部分了。”容峘还没有回过神。

    “笨呀。但粮食省出了,还可以发展养猪、养鸡、养鸭子,越清王不是缺少人手吗?只要给出的条件优惠,不怕引不来人。”叶子衿摇摇头说,“放着那么多小偷小摸地在牢中吃白食,多可惜。”

    “有道理。”其实容峘在叶子衿说的时候,脑子里已经有了计划。不过他喜欢逗着叶子衿玩,所以一直任由叶子衿一个人唱独角戏,他喜欢看叶子衿手舞足蹈,眉飞色舞的神气样。

    “地里所有的玉米收下后,除去留种外,全部要卖给我。”容峘最后要求。

    “好说。”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她手里种植了二十亩的玉米,村长手里也有几亩地,这样算下来,能有不少的进账了。毕竟,留着做种的玉米,和单卖的玉米是不同的。这两天,她本来还准备掰几个下来尝尝鲜了,现在算了吧。

    叶子衿描述的前景,对于容峘来说,诱惑力简直太大了。

    等叶子衿走出作坊以后,他还在沉思。

    “明日,我想到你外祖父家里看看去,半年多没有回去了。这会儿马上要立秋了,我想趁机过去看看。”傍晚的时候,马氏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抵不住心中的渴望,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行,我也想到外祖父家里看看去。”叶子衿说。

    “我也要去。”叶子楣跟着附和。

    “我也去。”叶苏凉报名。

    “我和爹照料家里的事情。”叶苏离其实也想过去看看,不过家里现在一大滩的事情,他不能撒手不管。

    叶良禄也是这样想了。“多带些银子过去,半年都没有过去看看。”

    “爹、大哥,明日你和苏明哥他们在家带人榨油好了,多榨一些,不管多少,我都要了豆饼。”叶子衿叮嘱他们。

    “行。”叶良禄已经尝过醋和酱油带去的美味,笑着答应了。

    “哥,咱们挖知了吧。”叶子衿忽然说。

    “挖那玩意干什么?”叶苏凉没什么兴趣。

    “挖回来炸着吃,保证你吃了一个还想吃另一个。”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虫子你也想吃?”叶子楣打了一个寒战,“亏你想得出。”

    叶子衿听了只是呵呵地笑。

    家里下人家里有孩子,这些孩子只是再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叶子衿招呼一些,孩子们就兴高采烈地提着桶,筐子,和他们一起出去了。

    “你们干什么去?”迎面遇上了钱多串,钱多串看他们带着工具,忍不住问。

    “挖虫子炸着吃,敢不敢吃?”叶苏凉笑眯眯地问。

    对于一个吃货来说,世上就没有什么东西不敢吃。

    “你们敢,我就敢。”钱多串兴致勃勃地回答。

    “我们也去。”白上水几个就站在钱多串身边,听了他们的对话之后,二话不说嚷着要跟着一起去。

    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来到河堤小树林中,叶子衿开始在地上找缝隙小洞,然后指挥大家开挖。别说,只有有洞的地方,简直是一挖一个准。

    白上水、钱多串他们从来没有这样玩过,说起来虽然古人成熟得早,但他们的年纪摆在那儿了,都是十七八岁的人,哪个不喜欢玩。

    不大一会儿,带来的筐里就盛了一大半。

    “够了。”叶子衿笑着回答,“晚上请你们吃美味。”

    白上水几个其实就是玩心重,对吃知了,大家还真没有多少兴趣,因此叶子衿的话,只得到了吃货钱多串和叶苏凉的呼应。

    叶子衿看到白上水几个人的蠢样,讥讽了一路。

    她会做美食是老大,白上水等人也不说话,沉默地被她数落了一路。

    叶子衿到家里用清水将知了清洗干净以后,又放到一边滤干了水分,然后直接放到油锅里炸,锅中的油被她加了少量的盐。不大一会儿,香味就出来了。

    叶子衿亲自调了一些调料,将炸好的知了拌均匀,才吩咐人端了出去。

    钱多串用筷子夹了一个丢进嘴里,眼睛顿时亮了起来,“真香。”

    “胖子,你又偷吃什么?”李嫣然等人明日就要离开,心情都不算好。

    她们一进院子,就看到了钱多串在津津有味地吃东西。

    李嫣然立刻火大了。

    “知了,你们吃吗?”钱多串坏心眼地夹了一个知了举起来给李嫣然看。

    “啊?!”李嫣然吓得鬼叫起来,跟着她一起进来的娇小姐们也都被吓得花容失色。

    “该死的钱多串,让你吓唬人。”李嫣然要揍钱多串。

    钱多串鄙夷地看了她一眼,然后将知了丢进了嘴里。

    吃了,真的吃呢?李嫣然和众位小姐目瞪口呆地看着钱多串,脑子一时都转不过弯来。

    叶子衿出来的时候,手里也端着一碟知了,她对各位小姑娘的大惊小怪充满了鄙夷,“鬼叫什么?不就是知了吗?美食都享受不到,笨蛋。”

    说完,她端着手里的盘子进了正屋。

    容峘就坐着正屋,手里拿着一本书认真看着。

    “敢吃吗?”叶子衿笑眯眯地问他。

    容峘用行动回答了她,他伸出手连筷子都没有用,直接捏着一只知了丢了嘴里。

    叶子衿见状笑眯眯的,也捏了一个丢进嘴里,“美味。”

    “你们要是想吃的话,厨房还有不少,我给你们调味。”叶子衿对别人不能欣赏她的品味而略有伤感。一旁的天枢几个人眼中的渴望,一下消除了这种消极的情绪。

    “多谢叶姑娘。”天枢拱手道谢。虫子什么的,他们才不在乎了。当初出任务训练的时候,别说虫子,差点儿连死人都吃了。

    于是在李嫣然等人惊讶的目光中,叶子衿又进来厨房,不大一会儿,天枢几个人就一人端着一个碟子吃起来。

    难道真的很好吃?白上水几个人心里开始摇晃。

    “姐,真的好吃。爹、娘你们尝尝。”叶子衿端着知了到处推销。

    马氏和叶良禄都是吃过苦的人,而且他们也听老人说过,知了是可以吃的。于是夫妻两个硬着头皮给了叶子衿的面子。

    “真香。”叶良禄和马氏尝过以后,立刻接过了盘子,一会儿,叶苏离也过去吃了。

    叶子衿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塞了一个放在叶子楣的嘴里,叶子楣想吐。不过香味在嘴里一蔓延,她就情不自禁地咀嚼起来,“没想到这么香。”

    “嗯,过几天再去捉一些蚂蚱回来吃。”叶子衿兴高采烈地回答。

    难道真的好吃?

    “叶姑娘,能不能让我们也尝尝?”展翼宗硬着头皮说。

    对勇于尝试的人,叶子衿从不拒绝,她笑眯眯地从厨房端了一个大碟子出来,碟子里面放的依旧是炸好放了调料的知了。

    展翼宗吃了第一个,有他开始,白上水几个也就咬着牙吃了。只要吃了,就没有不赞叹味道的香。

    最后,李嫣然不甘示弱,带着几个小姐也闭着眼吃了几个。

    叶子衿看着空盘子终于满意了。

    吃完晚饭以后,李家那边派了婆子过来。

    “老夫人让奴婢过来问一声,能不能请姑娘帮着做一些零食或者点心留着路上吃。”婆子的态度十分恭敬。

    “行。”叶子衿很爽快地答应了。

    本来,她就要做点心,留着明天带去外祖家,多做一些的话,也算是小事情了。

    至于零食吗?她考虑一下,决定做一些烤土豆片、洋葱圈。

    这些东西对于她来说,完全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当然晚上的时候,她也不忘煮了一锅的茶叶蛋。

    不是为了李嫣然,而是因为叶良禄、叶苏凉他们喜欢吃,自家人的口味,她还是要照顾到的。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有亮,叶子衿又早早起床,带着玉衡和摇光去厨房做了一大堆的点心。上一次钱多串送来的盒子还有,叶子衿随意装了十来盒。

    果然,等吃完早饭的时候,李家和其他几家的婆子就过来取点心和零食了。

    “这些纸包里的零食不能挤压,很脆,路上给她们磨牙用吧。”叶子衿指着洋葱圈和土豆片说。饼干、曲奇什么的,都放在食盒中,倒是不怕挤压。

    “这是我们李家老夫人小姐送给姑娘的一点儿礼物。”李家婆子递给叶子衿一个木盒子。不仅如此,另外几家夫人小姐也送了盒子过来。

    “天啦。”等人走了以后,叶子楣打开盒子一看,忍不住惊呼起来。原来各家盒子里全都装了首饰,看样子还是价值不菲的那种。

    其中,李家老夫人和李嫣然送得最是贵重,一套赤金璎珞、一套金镶玉的头面,分外还有一个玉镯子。

    叶子衿一见也吃了一惊,礼物如此贵重,也难怪叶子楣会惊呼起来。

    “这么贵重,还是还回去吧。”马氏有些不知所措。

    “送了,就收着呗。”叶子衿不以为然地说,按理说,她会厨艺不假,就算李老夫人和李嫣然喜欢她的厨艺,但在被她宰了银子的前提下,也不会送这么贵重的东西,除非,自家有她们所图的东西。

    想到这儿,她忍不住看了正屋一眼。

    似乎心有所感,低头正在看书的容峘恰好也抬起头看着她,两个人的视线在空中接触了。容峘冲着她微微一笑,那笑容真的算得上是倾国倾城了。

    嘚瑟!叶子衿直接将脑袋扭到了一边去了。

    “得趁早走,也凉快一些。”马氏催促。

    叶苏凉和叶苏离将厨房里的点心、米面、素油、酱油、醋全都给带上了,庄姑又让人将鸡鸭鱼肉提到了后面的牛车上。至于骡车,上面只是坐了人。

    骡车的速度快,叶子衿和马氏他们先到镇上买了几匹布料,想想母亲为她辛苦一辈子,马氏想了想,又都镇上的银楼中给母亲和嫂子各买了三个银手镯。

    叶子衿漫不经心,和叶子楣交头接耳,也在银楼中,花了银子买了一些首饰。

    马氏以为她们买着自己用,也没有在意。毕竟,两个闺女现在可比她有钱多了。

    买了东西以后,骡车又开始往马家而去。

    马家村的地理位置不是太好,三面环山,因此人均可种的土地就比较少。

    一路上,叶子衿和叶子楣就听着马氏讲着马家村的见闻琐事,叶子楣时不时还会询问一两句。但叶子衿则一言不发,一直在观察马家村的环境。

    不久后,骡车终于到了村口。

    天气炎热,村里不少人都在树荫下乘凉,他们看到骡车进来,全都投过了惊讶疑惑的目光。

    这些人,马氏是大多数认识的。

    她大大方方地下了车,和众人打了招呼。

    叶子衿和叶子楣见状,只好也下了车,笑语盈盈地给大家行礼。在乡下就是这样,如果不搭理人的话,挨骂的肯定是长辈。

    马氏很久才回娘家一次,叶子衿不想自己的母亲被人骂,所以尽管外面热得要死,她还是很有耐心地陪着笑脸和众人说话。

    “哟,妹子,你这是发财了呀?居然坐着骡车回来?雇一趟可要不少钱吧?”一个肥硕的女人讥讽地问。

    她是嫉妒,马家村不富裕,但大家都知道嫁出去的马氏在婆家日子过得不好受。但这一次马氏回来,她和两个闺女身上全都穿着棉布衣服,马氏和大闺女头上居然还插着银簪子,手上也戴着银镯子,此妇人最看不得别人好了,所以忍不住了。

    “嫂子,也要不了多少……。”马氏假装没有听懂对方的话。

    叶子衿却直接不客气起来,“没花钱,这辆车是我们家的。”

    马氏不赞同地拉拉她的衣襟,叶子衿却似笑非笑地看着胖妇人。

    胖妇人的眼中闪过惊讶,村里人也跟着惊讶起来,七嘴八舌地开始询问其马氏咋想起买车。

    这样的问题,马氏还真不怎好回答,“家里做点儿小生意,用得着才咬着牙买了车。”

    这个回答不尽人意,因为谁都知道,驴车要比骡车便宜很多。

    “殷桃?”忽然,一道惊喜的生意打破了周围的喧闹。

    “大哥。”马氏一抬头就看到了自己的亲哥哥,顿时高兴坏了。

    “天气这么热,咋过来呢?热坏了吧?”马石头憨笑着问,“领着两个外甥女赶紧回家去。”

    “舅舅。”

    “大舅。”叶子衿和叶子楣笑着和他打招呼。

    “好,都长这么高了,赶紧回家歇着。”马石头满头大汗,一看就知道刚从地里干活回来。

    “见过舅老爷。”玉衡、摇光和赶车的顾长运过去给马石头行了礼。

    “他们是?”马石头诧异地看着面前的三个人。

    “她们是我身边的丫头,另一个是家里的护院的。”叶子衿淡笑着回答。

    马石头惊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才几天不见。妹妹家居然用上下人呢?

    “哎哟,总算是赶上了。”就在这时,叶苏凉和路子赶着牛车也到了。

    “大舅,上车。”叶子衿和叶子楣拉着马氏重新上了车,两个丫头也立刻上了车,而马石头则被叶苏凉拉上了牛车。

    两辆车一前一后顺着路进去了。

    等叶家的人走了以后,马家村的人全都炸锅了。

    “发达了,这是发达了呀。”

    “半年前还听说,殷桃的日子不好过,现在居然当起了夫人了,连丫头都用上了。”

    “看到没有,满车的东西,那得多少银子呀。”

    “这下,石头家算是沾光了。”

    ……。

    村里人议论什么,马石头和马氏都不在意。

    骡车在一户院子前停下了。

    “爹、娘,看谁来呢?”马石头跳下车,兴冲冲地叫起来,连锄头都忘记拿了。

    叶子衿暗暗打量了外祖父家的院子,破旧得很,半截的石头半截的泥巴房,屋顶则是茅草。跟随者大舅进了院子,叶子衿发现,院子里虽然破落,但收拾得十分利索。

    院子里搭了丝瓜和豆角架子,几个孩子正蹲在架子下玩耍,不远处有几只母鸡,可能是天气太热的缘故,这些母鸡微闭着眼睛,脑袋一点点的,一点儿精神都没有。

    “谁来了呀?”董氏从屋子里出来,她拍打着身上的灰尘,显得漫不经心。

    “娘。”马氏哭着扑过去。

    “外祖母。”叶子楣也笑着喊人。

    叶子衿还在观察,丝瓜架子下的几个孩子,小的正惊讶地盯着她看,大一些的孩子却忸怩地冲着她笑起来,还小声地叫了她表姑姑。

    叶子衿一下知道了这几个孩子是谁家的了。

    “殷桃。”闻声出来的大舅母孙氏、两个表嫂子曲氏和胡氏,还有外祖父,看到叶子衿他们过来,立刻高兴得不知道说什么。

    “大姐。”最后出来的小舅母韦氏,她出来,脸上虽然挂着笑,却不是很明显。

    叶子衿和叶子楣乖乖地都叫了人。

    “屋子里坐,赶紧到屋子里坐,外面多热呀。”董氏连声说。

    “我去搬东西。”叶苏凉笑着招呼路子和顾长运。

    “咋带了这么多的东西来?”孙氏见他们带了这么多的东西过来,忍不住埋怨马氏。

    “家里日子好过了,我多少年几乎是空着手回娘家。现在手里也有点银子,买了这点儿东西算什么。”马氏一手拉着董氏,一手拉着孙氏回答。

    不难看出,当年,马氏做姑娘的时候,和孙氏的关系十分要好。

    两个表嫂子人很不错,小跑着忙里忙外,到厨房烧水,还有找凳子的。小舅母慢吞吞地跟在了大舅母身后,偶然笑着附和一两句。

    叶子衿对韦氏不喜。

    “过来吃点心。”叶子衿对几个孩子招招手。

    四个孩子都不好意思地过来了。

    摇光提着一个篮子过来,叶子衿将自己早上做好的烤土豆片和洋葱圈拿出来分给他们一人一袋,又拿出饼干之类的点心给他们吃。

    韦氏见了有些不乐意了,她只有一个儿子,偏偏儿子不知道到哪里疯玩了。

    该死的小灾星,居然将带来的点心全都拿出来了给几个小的吃,她的儿子是不是就没有得吃了。

    摇光拿出一把蒲扇,漫不经心站在叶子衿身后给她扇风,而玉衡则站在叶子楣身后给她扇风。

    “大姐,你日子好过,两个丫头都成了小姐了。”韦氏皮笑肉不笑地说。

    “日子好过,当然不能亏待了孩子。”董氏警告地瞪了小儿媳妇一眼。

    韦氏就低下头不敢说话了。

    马氏知道弟媳妇的性子,也不和她计较,笑着解释,“不是我和孩子他爹惯着他们。家里的下人全是子衿买下来的,所有的下人都属于她个人。这孩子孝顺,也想给我们安排人跟着。但我们苦日子过惯了,屋子里要是多了人,都不习惯。至于苏离和苏凉,他们是男孩子,就更不能惯着他们了,所以最后可不就是她们姐妹身边有人跟着吗?”

    “人都是子衿买的?”董氏和孙氏都吃了一惊。

    马氏点点头,“子衿买了地,也给两个哥哥和子楣买了少许的地,她手里又有好几个作坊,所以家里大多数的开支,全都是她出的银子。说起来,现在四个孩子手里的银子都不比我们的少了。”

    “偌大的家业,全都分呢?”韦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就是马石头和马老爷子都有些不知所措。

    “其实家里生活好起来,靠得都是子衿。这孩子有主意,性子又倔强,谁也压不住她。好在她的本性善良,我和孩子他爹商量过了,不能老是占她一个人的便宜,所以就发了话,她自己赚的全都归她自个,谁知她是个有心人,没少带着哥哥姐姐赚钱了。”马氏说起叶子衿,满脸都是自豪。

    “说说看,她做了啥生意呢?”韦氏好奇心来了,她有自己的小心思,要是能套出一点儿生意经出来,以后自家说不定也能发达起来。

    “是呀,上一次你家忙得厉害,娘也没有空抓着你问清楚。老宅子那边咋舍得放了你们走?两个老家伙不是一直偏心他们那个胖孙女吗?”董氏提起叶老爷子和陈氏,还有不满。

    于是马氏笑着从分家说起,一直说到叶子衿作坊的成功。

    孙氏、董氏等人听得眼睛都直了,叶家的发家史简直如得了神助力一般,半年多的时间居然从一穷二白变成了大户,如果不是马氏说给他们听,换了被人说,打死他们都不会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