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89章 鬼神上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最让他们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一切,全都是外面坐着的笑眯眯的小姑娘一手操办起来的。

    “子衿的厨艺咋会那么好呢?”韦氏才不信了。

    叶家原本几乎连肉都吃不上,叶子衿哪有机会做菜。

    但董氏和老爷子是吃过叶子衿做的菜,他们信呀,韦氏问的话,让两个老的都不喜,“就你的话多,孩子是天生的,咋地了。”

    不咋地,韦氏心里再不甘,也不敢说什么。

    “子楣、子衿。”屋子里说得热闹,外面也变得热闹起来,因为外出干活的小舅马石块,两个表哥,和小舅家的小表弟马武全都回来了。

    “过来吃东西。”叶子衿对马武招招手。

    马武已经有十五岁了,算是半大的孩子,他见叶子衿对他还像是对孩子一样,脸蛋一红,扭过头拒绝,“我又不是孩子,还和几个侄子侄女抢东西吃?”

    “这么多好吃的,不吃被后悔,这和年纪大小没关系,我正准备叫大表哥和二表哥,还有小舅一起吃了。”叶子衿慢悠悠地说。

    “反正我不吃。”马武还挺倔强。

    叶子衿也不勉强他,笑着继续逗四个孩子玩。

    “苏凉,将布料和盒子拿过来。”马氏在屋子里喊。

    叶苏凉没动身,顾长运和路子赶紧将东西搬下来了。到了院子里,两个人又将东西递给了摇光和玉衡两个。

    摇光和玉衡抱着东西进去了。

    “娘,天气热,我给你们买了一些布料,自己挑选着做两身新衣服。”马氏看着董氏和老爷子身上打着补丁的衣服,眼睛一红,差点儿流泪。

    “来了就来了,还买这么多的东西干什么?”董氏嗔怪的责备她。

    “买的太多了。”孙氏也跟着附和。

    “都有,家里的人口多,这些布料够大家都做两身新衣服了。”马氏含泪笑着说。

    “谢谢大姑。”

    “谢谢姑姑。”两个侄儿媳不停向马氏道谢,韦氏撇撇嘴。

    家里那么有钱,才买了几身布料,也太小气了一些。

    “来得急了一些,娘,这个手镯你带着。”马氏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个雕花的银手镯套在了董氏的手上。

    “这得多少银子呀?”董氏感觉到手上沉甸甸的,忍不住叫起来。

    “娘,这是我一点儿心意。”马氏不让她取下,又打开另外两个盒子,分别递给了孙氏和韦氏,“这些年,是两位嫂子照顾二老,这两个镯子算是我的一点儿谢意了。”

    “啥谢不谢的。”马石块从外面进来说,“爹娘该着我们做儿子养着,大姐你咋买这么贵的东西。”

    韦氏已经将镯子拿出来套在了手上,沉甸甸的,不是空心。试着最起码有二两多重,她心里总算是满意了。

    “说到礼物,我和姐姐也花了银子。”叶子衿笑呵呵地说。

    她的话音一落,摇光和玉衡就到外面抱了盒子进来。

    “外祖母,这是我们给你买的簪子。”叶子衿笑眯眯地将盒子递给了董氏。

    董氏打开一看,发现簪子居然是鎏金的,顿时被吓了一跳,这也太贵重了。

    “外祖母,别忘记了,我才是家里的大户。”叶子衿笑眯眯地说,然后又几根银簪子分别递给了孙氏、韦氏、胡氏和曲氏。

    “怎么还有我们的?”曲氏不好意思地问。

    “只是一点儿小心意罢了。”叶子衿摆摆手,最后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对带着铃铛的银手镯,将最小的马倩倩抱过去,然后将手镯套在了她的两只小手上。

    “孩子这么小,咋能给她戴这么贵重的东西?”胡氏不好意思地说。

    “这是我当姑姑的一点儿心意,你拦着也没有。我就稀罕咱们小倩倩。”叶子衿来的时候,已经听叶子楣说过外祖母家里的情况,知道这边只有一个女孩子以后,她就买了手镯。

    本来挺还高兴的韦氏见状,心里又开始不平衡了。

    大房有两个儿媳妇,还有一个孙女,反观她二房,只得了一个儿子,简直亏死了。

    马倩倩还不到三岁,猛地看到手上多了一对好玩的东西,顿时高兴地咯咯直笑,不住摇着小手看着。

    叶子衿见她很可爱,忍不住又亲了亲她。

    孩子就是这样,大人和她亲,自然她就对大人也亲。

    不大一会儿,两个人居然玩到了一块去。

    “平时看着也挺稳重的,这话会儿倒像个孩子了。”马氏见她和叶子楣带着马倩倩玩得开心,心里又是一酸。这些年,子衿的名声不好,村里几乎没有人愿意和她,她唯一的玩伴就是子楣了。

    现在家里日子好过了,村里倒是有小姑娘愿意和她玩,但叶子衿忽然长大了,根本不爱搭理那些小姑娘。

    “我去买些菜。”孙氏站起来慌张地说。

    “不用买了,车上都有菜。”马氏笑着说。

    “中午天气热,也吃不了什么。这样吧,今天我下厨,就做两样。两位表嫂,你随我到厨房里来。”叶子衿忽然开口。

    “哪有让你下厨的?”孙氏老实,想拦着叶子衿。

    叶子衿笑笑,“我会的,别人都不会。”

    胡氏和曲氏听了,眼神都闪了闪,董氏惊讶了一下,然后也点着头说,“那行,咱们中午就等着尝尝子衿的手艺。你们两个过去给打个下手。”

    曲氏和胡氏听了,笑着点点头,“表妹,我领你过去。”

    韦氏听了有些坐不住了,她笑嘻嘻地站起来对董氏说,“娘,我也过去看看,咋能让客人动手呢?”

    马氏一听,心里一个咯噔,子衿什么性子,她一清二楚。子衿不但聪明,而且很任性,她刚刚要到厨房去,并没有喊韦氏,可见她对韦氏印象不算好。

    如果韦氏这会儿过去,只怕子衿要生气。

    “弟妹,我好不容易回来一次,你就陪着我说说话呗。有两个丫头在,子楣和两个侄儿媳也过去了,咱呀今天就好好歇歇。再说了,她也不算客人,难得她心情好,愿意下厨,你就让她折腾吧。”

    “你老实坐着。”听话听音,马石块也感到了不对劲。媳妇什么性子,他也懂。但他没想到韦氏耍小性子,居然被叶子衿看出来了,顿时他的心里起了无名之火。

    韦氏畏惧马石块,见他发火,马上满脸堆笑,“我这不是怕子衿和子楣生气,说我们不懂规矩吗?”

    马石块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韦氏就低着头再也不说话了。

    孙氏见状,立刻带着大家岔开了话题。

    “米粉洗干净以后,沉淀下来的粉上锅蒸就成了米粉。面粉洗出来,需要一夜的发酵,等天气冷下来,需要的时间要更长一些。这个尺度,你们要自己把握才行。”叶子衿教她们非常用心。

    曲氏和胡氏都知道叶子是想拉她们一把,学得也十分认真。

    等凉皮出来以后,叶子衿又开始教她们做娃娃鱼和凉面,又做了凉粉。

    “调料很重要,暂时只有我的作坊里有得卖。用完的话,你们让表哥或者大舅过去取,这几样东西都很简单,但如果没有人手把手教的话,别人想要模仿的话,也需要时间。所以趁着天气热,你们推着车到集市上去卖,也可以到大户人家去推销,价格可以定的稍微高一些。”叶子衿教他们,“卖之前你说明了,这些调料因为有我供着,所以是免费的。但是到了十月份以后,所有的调料,他们是要出银子的。”

    “谢谢你表妹。”

    “表妹,我们都记着了。”

    “遇上什么问题,你们问我。如果到了镇上有人为难你们的话,你们就报出钱家的名字,或者直接去找钱家,就说是我让你们去找他们。去找醉春楼的包掌柜也行。”叶子衿叮嘱她们。

    “小舅,别站在门外了。下面我说的话,你也要听清楚了。这几种做法,绝对不许小舅母知道。”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她负责推磨倒是可以。”

    马石块点点头,心里觉得有些难受,还有些难堪。

    但叶子衿的性子就是这么直,“不是我为难看低她,爱占小便宜没有感恩之心的人,很容易坏事。你们如果坚持做下来,估计一年时间盖一处瓦房的院子应该不成问题。”

    她如此坦荡,马石块最后的一点儿介意也没有了。

    “小舅、表哥,你们下午带我出去走走。”叶子衿说。

    “行。”马石块知道她心眼多,笑着答应了。

    “这些都是啥呀?”韦氏看到端出来的东西,激动得问。

    “凉粉、凉皮凉面。另外的是娃娃鱼。”叶子衿回答。

    这些吃的都是新鲜玩意,特别是在大夏天,吃这些东西最舒爽了。

    马家人口多,加上叶子衿带过来的人,这么多人根本坐不下,后来大家干脆在院子里捧着饭碗吃起来。

    吃完饭以后,叶子衿就让马石块和大表哥马成带着她一起出去走走。

    马成和马石块都知道她不是随意走走,两个人连忙跟着过去。摇光从马车里找出一顶斗笠给她戴上,几个人这才往外走。

    马家村的人都知道叶子衿的大名,主要是她灾星的名号太出名了。但叶子衿几乎没有到过马家村,所以见过她的人不多。

    这会儿大家见到了真人,不少人都感叹起来。

    也不知道是哪个王八蛋说叶子衿是灾星的,这副贵小姐神态哪里看的出灾星模样呢?

    “山中有猛兽,村里人偶然会去打猎,但不是人人都会打猎,也不是人人都敢去大山之中。”马石块一边和她并肩走,一边详细地给她讲解村里的情况。

    “马家村的土地少,除去交了赋税,几乎家家都不够吃。只能靠挖野菜度日了。”马成也感叹着说。

    “山中可有蘑菇和黑色的木耳?”叶子衿问。

    “蘑菇听说过,不少人也认识哪些能吃,但是木耳又是什么?”马成问。

    于是叶子衿将木耳的模样详细说了一遍。

    “哦,原来是黑皮呀,这玩意下过雨之后,山上多得是,前面就有。”马成笑着指着前方。

    他们这才到山脚下,叶子衿立刻加快脚步跟着他们到前面看。

    果然,在前面的枯树上,他们发现了不少的木耳。

    “这种栎、淮、柳、杨等宽叶树上的黑木耳都能吃。但新鲜的黑木耳不能食用,直接吃会中毒,必须放在阳光下晒成干,然后用水发以后才能食用。”叶子衿认真地解释,“你们多找一些这种腐烂的木头,拉回家,放在屋后背阴的地方,每日按时浇水,就可以就近采摘。等采摘多了,送给我那儿看看。”

    “好,这个办法简单。”马石块高兴起来。

    “要想将生意做大了,光靠一家肯定不行。小舅和大表哥回去商量一下,可以收购村子里其他人的黑木耳和山货。”叶子衿建议。

    “可是多少钱收购才行呢?”马石块迟疑地问。

    “黑木耳的话,就十文钱一斤吧,指的是晾干后的价格。你们收购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绝对不能要半干的货,否则的话,因为一时心软,可能害得你们血本无归。当然也不能一成不变收购,遇上品相不好的,注意调整价格。记住了,做生意做讲究的就是诚信和质量四个字。你们将话说在面前,开始的时候,只能这个价,至于以后怎么收购,那还得看第一批卖出的价格。如果有人不满的话,你们就告诉他们,你们也只是尝试,如果山货烂在手里,第二批你们就不会再收购了。当然如果卖得好,价格会给大家涨价,但不会补上第一次的价格,毕竟东西是晒出来的,多少都会有损耗,损耗的话,亏得就是你们自己。”叶子衿将可能出现的后果也说过他们听。

    “除此之外,外祖父在家里还可以做一些喷壶去卖。”叶子衿在赚钱的时候,完全就是个奸商,她是个连小钱都不会扔掉的人。“村里的地固然少,但你们可以走远一些开荒,种植大豆和红薯,只要质量过得去,有多少,我都是会收购的,等一两年土地得到改善,我会给你们另一种可以当粮食吃的种子,不怕一家人吃不上饭。”

    “好好,明年的时候,我就去种豆子。”马石块激动起来,一家人口多,生活得真累,一年到头几乎吃不上饭。可是如果按照叶子衿所说,生活简直太简单了,他忽然雄心万丈起来。

    “有利益,人心就会不足。”叶子衿感叹,“小舅,不是我多嘴,大舅一家人口多,但是出力的人也多,到时候分账,你们最好按照劳力分,而不是按照两房去分。”

    马石头一愣,随即笑着回答,“那是自然。你不用担心,我和你大舅会为了一点儿银子而闹僵。”

    “不是一点儿银子,以后有可能是成千上万两银子。”叶子衿淡淡地说。

    那么多呀!别说马石块愣住了,就是马成也傻眼了。

    “甚至会更多,你们永远都不要小看任何一门小生意,只要你们能本着诚信做人,质量可靠的精神去将生意做到极致,财源自然会滚滚而来。”叶子衿说,“但同样的,财帛动人心。小的利益大家可能不在乎,但在巨大的财富面前,很多人都会守不住本心。你们记住了,众人一条心,齐力才能断金。”

    一个小丫头居然给长辈说教,如果是别人,早就生气了。但马石块和马成都重重地点点头答应了。

    转了一圈以后,几个人又回到了马家。

    叶子衿不放心,看着曲氏和胡氏又将中午吃得做了一遍,直到两个人什么都弄清楚了以后,才准备打道回去。

    “这是一百两银子,算是给你们做的本钱,家里既然要做生意,还是买个牛车比较方便。而且收购的话,也需要本钱了。”叶子衿将银票放在了桌子上。

    “啥生意?”马石头吃惊地问。

    “生意上的事情,我和小舅、大表哥已经说过了。你们会对你们解释。”叶子衿笑眯眯地说,然后又掏出二十两的银锭给董氏和马老爷子,“这是孝敬外祖父和外祖母的,你们喜欢吃什么,就拿去买。不必省,等过年了,我们再过来看你们。”

    “既然你掏出了银子给我们做本钱,小舅也不能占你的便宜,凡是你教会的生意,到时候都算你两份利钱。”马石块认真地说。

    “对,我们不能亏心。”马成的脸色也严肃起来。

    “对对,不能亏了表妹。”胡氏也笑着说,“何况前几个月,调料还是你出的了。”

    “既然你们坚持,那就算我一股吧。”叶子衿笑眯眯地答应了。

    马氏嗔怪地看了她一眼。

    “娘,我是生意人,讲究的是亲兄弟明算账。既然大家参合在一起做生意,那我们还是写一份合约比较好。”叶子衿将话说开。

    “啥合约?”孙氏吃惊地问。大家怎么感觉到气氛紧张起来呢?不就是一家人做个小买卖吗?至于搞得这么严肃吗?

    但叶子衿坚持,马石块支持,年轻小辈都赞成,于是马石头从村子里人家借了笔墨纸砚回来,玉衡纸笔,叶子衿口述,写下了六份协议。马石头、马石块、老爷子和叶子衿、马成兄弟各一份。

    “你这样较真,会伤了你舅舅他们的心。”回去的路上,马氏忍不住责备她。

    “那点儿银子,我根本不会放在眼中。但是娘你想过没有,现在没有钱,大家都可以相安无事,劲也会往一处使。但以后赚到了大钱的时候,两个舅舅能安生?哼,不是我瞧不上那位小舅母,她肯定是不安生的主。今日我给两个表嫂和倩倩东西,她眼神中可不是感激,而是愤恨。所以有份协议,万一以后发生什么纠葛,按照协议办事,也比较省心。”叶子衿解释。

    “娘,你看妹妹是那种贪财的人吗?”叶子楣护着叶子衿。

    “娘不是说你妹妹贪财,就是怕她的做法吓到了那边。”马氏还是有些惴惴不安。

    叶子衿只是笑,却不再多加解释。

    而实际上,等她们走了以后,韦氏的确在马石块面前开始抱怨起来,“都是一样的关系,她一出手就给了大房那么多东西,又是簪子又是手镯,她这是瞧不上我们怎么滴?”

    “大姐给了你一个二两多的手镯,子衿给你买了簪子,你还不知足?她们是欠你的还是该你的?嫌少是吧,好,给我,我拿去下一次见到她们还回去,有本事,你自己买?”马石块响起下午叶子衿对他说的话,火气蹭蹭往上窜。

    “不是,我、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见他发火,韦氏立刻傻眼了。

    “如果再让我听到你胡乱开口的话,我就休了你。大哥家里孩子多,得到的自然多,有本事你生呀。”马石块是真的气坏了,有些口不择言。

    他和韦氏成亲多年,但这些年一直只生了马武一个孩子,可以说,不能多生孩子一直是韦氏心中的短把,马石块一提起生孩子,她更加没有脾气了,“你也知道我生不出来,以后我不说了就是。”

    “两个侄儿媳在厨房里捣鼓东西的时候,不许你靠上去半步。”马石块直接下了死命令,“要是你敢乱来,你就直接回娘家不用再回来了。”

    “凭什么?”这一次韦氏不松口。

    “凭你不知感恩,不知好歹。我今个话是扔在这儿,你要是敢违背的话,你就等着。”马石块板着脸冷冷地告诉她。

    韦氏坐在床边气得扭着身子,却不敢再说什么了。

    叶子衿他们回到家里,天已经黑了了。

    李嫣然几个走了,白长水等几个人却赖在这儿没有走。容峘带着天枢等人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叶子衿没有兴致做饭,晚上一家人吃了蒋氏和春花做的炖菜,全都没有胃口。

    叶子衿吃了几口就回去梳洗上床睡觉去了。

    蒋氏和春花见状,都觉得忐忑不安,担心主子嫌弃她们没能耐。

    但第二天起床后,叶家人并没有责怪她们。

    叶子衿还特意告诉她们简单的小炒要怎么做,让她们自己回去琢磨去。

    叶家作坊里生产的东西也开始卖货了,大家都看到那位六公子带着人拉着货走了。村民都认为作坊里做的是好东西,否则的话,钱多串没有买到货,不会那么生气。

    “子衿,你不能厚此薄彼,你得给我一些,咱们合作。”钱多串是真的生气。夏季过后以后,地里的西红柿就会少,就代表着他和叶子衿的合作结束了。那以后叶子衿肯定会疏远他,不行,他不同意。

    “酱油、醋的量暂时供不上,我肯定不能给你供货,毕竟,我事先是和容峘先商定下来的。但是胖子,你也甭泄气。我开作坊,需要的麦麸、稻壳、高粱、大豆什么的还得靠你呀。再说了,过些日子,我还要一大批的糯米了。”叶子衿慢条斯理地和他讲道理,“算下来,七七八八的,可是不少了。我可以答应你,等冬季我腌制的咸菜和你合作,总行了吧?”

    咸菜能卖几个钱?钱多串表示不感兴趣。不过,后来他又一想,要是合作咸菜的话,两个人见面次数多了,还是能拉近距离什么的,于是他郑重地点点头,“说话要算数。”

    “说的好像我说话什么时候不算数似的?”她翘着二郎腿摇头晃脑地瞪着钱多串。

    钱多串看不惯她的样子,“你是个姑娘,可你看看,你还像个姑娘吗?翘腿瞪眼睛,说话粗鲁,以后谁敢娶你哟。”

    “八婆。”叶子衿白了他一眼,“就是嫁不出去,又关你什么事?我说过我要嫁人了吗?倒是你,我说胖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到我那福星堂姐家提亲呀?”

    “到底谁八婆,关你什么事?”奇怪的是,叶子衿再一次提起叶兰泽,钱多串居然一点儿高兴的迹象都没有。

    “胖子,你不会是变心了吗?”叶子衿恍然大悟地指着他问。

    “什么变心呀?不就是妾吗?哪里轮到我主动上门去提亲呢?”钱多串的声音一下提高了。

    “妾?”叶子衿的眼睛一下圆了,“胖子,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呀。你要不是娶叶兰泽,你敢到老宅子去,老宅那边非将你打成猪头不可。”

    “哼,我是钱家三代单传,身边当然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了。叶兰泽也就名声好一些。”说到这儿,他心虚地瞥了叶子衿一眼。

    叶子衿却一点儿都不在意,她盯着钱胖子,“继续说。”

    “她大字不识,人也长得一般,怎么能胜任钱家长媳呢?就是当妾,都是高抬了她了。”钱多串骄傲地说。

    叶子衿点点头,“我赞同你的话,不过要是换做我是她亲妹妹,我肯定揍死你。”

    “也就你们家比较奇葩。”钱多串嘀嘀咕咕,“我有什么不好。”

    “好个屁,种猪一样,活着就是为了配种生下一代。脏死了。”叶子衿看着他打了一个寒颤,还不由自主将凳子往后搬了搬,仿佛钱多串就是一个行走的巨型病毒一般。

    这个动作深深地打击到了钱多串,钱多串咬着牙瞪着她,然后猛得站起来气呼呼走了。

    钱多串自认为叶子衿性格倔强,名声差,而且忤逆长辈(指的是叶子衿针对老爷子和陈氏),肯定嫁不出去。

    但事实上,他完全想错了。

    就在他和叶子衿吵架后的第五天,容峘回来的当天。

    叶家来了好几个不速之客。

    “开门。”外面有人敲门。

    “请问夫人找谁?”叶家守门的是不大的孩子,因为家里也没有重要的事情做,叶子衿本人又非常反对压榨童工,因此四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的孩子,每天都被安排了轻松的活干着,然后跟着顾长运等人练武习字。

    “去去,我是叶家的大舅母,让叶子衿出来见我。”门口站着的是一个个头不高,胖乎乎的妇人。而她的身边则站着一脸得意的岳氏。

    守门的青石虽然年纪小,但做事还是十分稳重。岳氏他认识,但自称舅母的胖女人,他并认识,因此,他并没有直接将门放开,而是说,“你等一下,我进去通知夫人。”

    胖妇人不高兴,直接推开青石就想往里面去。

    岳氏领教过叶子衿的厉害,她知道要是就这样闯进去,自家嫂子肯定要吃亏。于是,她一把拽着黄林氏,“嫂子,别急,这是规矩,咱们可不能难为一个下人。”

    说完,她故意用力地拉了拉岳林氏的衣袖。

    岳林氏看到叶家高大的院子,又想到来时打听到的消息,于是压下火气,笑呵呵地对青石说,“去吧,去回话。这天气怪热的。”

    她一边说,一边用一个帕子用力地扇着风。

    青石关上门一溜烟跑进了内院,找到了马氏。

    马氏依旧用心地在做豆干生意,儿子、女儿都有生意做,她这个当娘的,也不能落得太远了。

    由于有了辣椒粉,因此叶家的腐乳和臭豆腐的生意也是越做越好了,马氏每天都忙得不可开交。好在厨房里多了蒋氏和春花帮忙,她倒是轻松许多。

    听了青石说家里来了一个自称大舅母的人,马氏还以为娘家大嫂孙氏过来了,她连声吩咐青石,“去,赶快的,将客人请进来。”

    青石一听,连忙又跑出去,这一次他打开大门,“我家夫人请两位里面坐。”

    岳林氏和岳氏见青石态度变得恭敬很多,立刻得意地扭着身子进了大院。

    进了大院,岳林氏的眼中顿时流出羡慕贪婪的目光。

    虽然说叶家院子里并没有什么装饰,但院子大呀,三进了,而且还有厢房和小楼,又全部是青砖盖成的。听说这一切都属于叶子衿那个小灾星的,岳林氏对自己的决定越发得意起来。

    “大嫂?”马氏从厨房里兴冲冲地跑出来,迎面正好遇上了岳林氏,她顿时收住了脚,脸上的笑容也淡了几分。

    岳林氏却直接过去,热情地拉着她的手不放,“妹子,好久不见,怪想着你了。哎哟哟,当了夫人就是不一样了,瞧你这皮肤嫩得像小姑娘似的。”

    马氏不动手色地将手抽了出来,即使心里不高兴,但人已经上门来了。而且两家说不清楚,还真有那么一点儿不算是亲戚的亲戚关系,关键是人还是由岳氏领进来的。马氏也不想闹得两家人脸面上太难看了。“里面坐吧。”

    说完,她转身在前面领路。

    德行!岳氏见她的态度冷淡,心里顿时不高兴了。

    岳林氏却很高兴,她像没有见到马氏冷脸一般,依旧喋喋不休地夸赞叶家院子的精美,已经马氏的贤惠能干。

    进了主屋三个人坐下以后,马氏吩咐秀梅给岳林氏和岳氏倒了茶水端过来。

    叶子衿对吃喝上讲究,因此她也喜欢精美的茶具餐具,钱多串和容峘,包括后来的白上水等人都会时不时地让人搜集一些精致的茶具餐具送过来。

    岳林氏手里的杯子就很精致,她故作文雅地小口抿了一口茶,“好茶呀,茶具也精致。”嘴上说得好听,她心里却在盘算着叶家是真的发了,光是这样的一套茶具应该就值不少银子吧。

    “不知两位嫂子过来有什么事?”马氏有些不耐烦,甚至没有耐心和岳林氏周旋。当初叶子衿灾星的名声可没少拜这位所赐,马氏能让她坐下来喝茶,已经给足了岳氏的面子了。

    “真人不说假话,我呀,今天是给你家子衿和苏离保媒来了。”岳林氏笑着放下杯子。

    要是别人过来说媒的话,马氏肯定会让人端来点心招待,但保媒的人换成岳林氏,她却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子衿年纪还小,苏离的亲事也想缓一缓,家里的事情多,暂时顾不上那么多。”马氏淡淡地拒绝了。

    岳林氏见她直接回绝了自己,一点儿没有给她机会,心里更加不悦,不过为了达到目的,她继续再接再厉,“妹子,你先别急着拒绝。你先听我说说条件呀。”

    马氏不想说话,继续听着。她清楚,对方不将话说完,估计是赶不走人了。

    “不怕妹子笑话,我给子衿保的媒就是我家那二小子。”岳林氏提到自己的儿子十分自豪,连眼角都带着笑了。

    站在门边候着的庄姑听到了,脸色一冷,眼角带上了杀气。

    一听岳林氏提到她自己的儿子,马氏更加不愿意了。

    “你也知道我儿子会读书,小小年纪童生已经过了,明年春下场子的话,肯定能考个秀才回来。私塾中的先生说过了,我儿读书最厉害,在同龄之中,他可是少年英才了。”岳林氏说到这儿,看着马氏的眼神都带着高人一等,“子衿要是嫁给他,以后还不是成了官夫人。再者,我们两家是亲戚,孩子也是从小就认识,亲上加亲后,我这个做婆婆的肯定不会亏待她。”

    “子衿说,她以后是要做商户的人,不能耽搁你们家秀才。”马氏还是不松口。哼,别说岳林氏家的儿子只是个童生,就是中了状元,她也不会稀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