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90章 自我感觉太良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岳林氏见她油盐不进,心里的火气蹭蹭往上冒,不过为了儿子,她还是压下了心头的火气,“我儿子的事情,你再想想。错过了,可就没有了那个店了。”

    马氏见她自我感觉太良好,心里也憋着一把火。如果不是为了叶子衿的名声,为了不让两房关系闹得太难看,她真想一巴掌将岳林氏给扇出去。

    “大嫂,先不说子衿的亲事。你不是还想给苏离保媒吗?”岳氏厚着脸皮提醒岳林氏,然后又扭过头看着马氏假惺惺地说,“他二婶,我知道因为上一次的事情,你怨我。但上一次的事情,真的也不能全怨我呀。我也是一心为苏离着想,唉,还是因为咱们穷,你们有是那样的名声……”

    岳氏本想说一些好听的话劝劝马氏,将以前的事情揭过去,哪知道她不提倒也罢了,马氏为了脸面,一直都装作忘记了原先的不愉快。但她这么一提,彻底将马氏激怒了,“我们家穷是不错,但你说说,苏离的名声咋的呢?”

    岳氏见她忽然发怒,吓了一跳,在马氏的怒视之中,她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眼帘也耷拉下来了。

    “哎哟,还提以前的事情干什么,已经过去的事情再提的话,也没有什么意思不是?”岳林氏笑呵呵地说,“老二家的,我给苏离介绍的这个姑娘身材高挑,眉清目秀,勤劳踏实,家里啥事情都能上手,浑身绝对一点儿毛病都没有。”

    马氏见她将那名不知名姑娘夸得像一枝花似的,心里更起了反感。真正带着善意说媒的人,总是先说了好了,也会点出双方的不足。但岳林氏嘴里夸赞的这位姑娘,简直是完美无缺。

    马氏不是十来岁的小姑娘,被她糊弄几句就会激动不已。相反,她这个年纪因为经历的事情多,考虑问题往往更加周全。

    岳林氏的迫不及待,显得那么刻意,加上马氏对她人品的不满,因此马氏又直接拒绝了她,“如此完美的姑娘,我们家苏离可配不上。我呀,就想给儿子找个踏踏实实勤恳能干的姑娘。看中的是姑娘的人品,样貌吗,儿子看着顺眼,我看着顺眼就行了。”

    又被拒绝了,岳林氏眼睛都要开始冒火了,她还没有告诉马氏,自己说的是哪家闺女,马氏就拒绝了她,分明就是瞧不起她吗?

    “这不就结了,我说的这个姑娘正符合你的要求。她也是农家姑娘,心思简单又能干,肯定没有娇小姐身上的那些坏毛病。”岳林氏生气归生气,却半点儿也不松口。

    “他二婶呀,我嫂子说得半点儿也没错。我那娘家侄女长相没得挑,人品更没的说,十里八乡的人见过了谁不夸赞好。”岳氏在一旁也极力附和着。

    “等等,你说的是谁?”马氏听她提到自家侄女,忍不住开口询问,但愿不是她猜想的一样。

    但岳林氏接下来的话却直接打破了她心里最后的一点儿念想,“没错,我厚着脸皮过来,说的就是我的闺女,岳蓉。蓉儿的样貌你是见过了,性子你也了解,不是我当娘的夸赞,她真的是难得的好姑娘。你想呀,冒儿以后中举当了官,她可就是官家小姐。虽然说你家现在的日子有些好过了,但到底还是乡下的暴发户……。”

    “嫂子说得对,以后你家岳蓉姑娘是官小姐,咱们家最多算是乡下的暴发户。姻缘讲究个门当户对,我们叶家真的不忍心坏了你们家姑娘的前程。以后你家二小子成了官老爷,有我们这乡下泥腿子亲戚,你们也会让人笑话不是。”马氏语气带着少有的讥讽。

    马氏一直是个善良的女人,这些年来,为了叶子衿,没少被人议论没少受苦。但她一直吃苦耐劳从没有抱怨,也几乎没有怨恨过别人,她总是平静地过自己的日子。但今天岳林氏和岳氏的无耻,还是让她怒火中烧。

    如果岳林氏提的是别家的姑娘,她说不准还会少生气。岳蓉她是真的见过,长得和眼前的岳林氏差不多。个子是高,但后面还有两个字,岳林氏还没有说了,那就是马大,人高马大的岳蓉比叶兰泽还要胖,皮肤还特别黑,眼睛倒不小,但鼻子不大,还是厚嘴唇。

    马氏怎么想,岳蓉也和眉清目秀扯不上关系。

    容貌还在其次,她没有那么肤浅,会以貌取人。但岳蓉那姑娘人品还真差,以前在老宅子的时候,那姑娘过来一个劲的欺负子衿,如果不是叶兰泽拦着岳蓉,子衿还不知道被她欺负成什么样了。

    更可气的是,那姑娘吃起东西来,一点儿品行都没有。一碗菜上桌,她总是先抢着吃,将里面好的挑出来吃了。如果不是因为畏惧老爷子和陈氏,估计连叶兰泽她也能欺负了。

    因此对待岳蓉的问题上,二房和三房的人都形成了共识,能离那姑娘有多远就多远。

    没想到今天岳林氏居然想将这个祸害往自己里送,美得她!

    “是呀,人太好了,是我儿子没出息,配不上她。两位嫂子还是为岳蓉姑娘挑一个门当户对的人家吧。”马氏的语气已经相当不耐烦了。

    岳林氏见她软的不吃,脸色顿时冷了下来,“你什么意思,我家小子、闺女,你居然一个也看不上?你埋汰人,一点儿情面都不顾。”

    “这位夫人说的话才可笑了。”庄姑端着茶出现在屋子里,“听人说过逼债,逼着孩子尽孝,但还真没有听过死命逼婚的。既然夫人家中的公子、小姐如此完美无缺,又何必在这儿咄咄逼人,让我家夫人为难呢?”

    “放肆,你一个婆子也敢多嘴多舌。没看到我们是在和你家主子说话吗?”岳林氏肚子里正有一肚子火气无处可发了,庄姑一开口,顿时让她找到了发脾气的理由。

    “请夫人责罚。”庄姑跪在马氏面前。

    马氏对下人从来不会苛刻,何况庄姑这一次也是为了护主才会如此冲动。因此她淡淡地对岳林氏开口,“嫂子又何必和一个婆子计较呢?厨房里还有豆腐没有等着了,我就不陪两位嫂子坐了。”

    她半个字也没有责备庄姑的意思。

    说完了,她就让庄姑将茶杯递给她。

    庄姑趁机笑眯眯地站了起来。

    马氏端着杯子低垂着眼皮喝了一口茶。

    端茶送客!岳林氏和岳氏被她的举动气得胸口直跳。

    但因为有求于人,她们最后居然还是将火气压下去了。

    “也怨我,两家住得远,几个孩子也没有机会见上面。不如这样,我这两日让二小子和闺女过来走走,也让他们彼此多加了解一些。”

    “不用了,他们都在地里、作坊里忙,没空和人闲聊。”马氏见她们得寸进尺,一点儿羞耻之心都没有,再也没有心情和应和她们,直接站起来往厨房走了。

    岳林氏被马氏轻视怠慢,心里暗恨,她暗自发狠,无论叶家的闺女成了她的儿媳妇,还是叶苏离成为她的闺女婿,她到时候一定要马氏好看,要马氏后悔不及。

    “嫂子,你的性子太急了一些。”出了叶家的大门,岳氏开始埋怨起岳林氏。

    岳林氏狠狠地白了她一眼,这个小姑子自己蠢,居然还敢埋怨她?

    “好了,过几日我让冒儿和蓉儿一起过来,到你这儿住两天。”岳林氏不耐烦地说。

    岳氏听了不高兴,侄女侄儿都能吃,每一次过来吃饭就像蝗虫过境一般,家里二老对他们都不喜,而且家里的房子紧张,晚上让他们住哪里?

    不过,她也不能拒绝岳林氏。

    毕竟,娘家的日子好过,这些年来爹娘没少贴补她,她也不能将岳林氏得罪了呀。再说了,过了年,自家侄子说不准就能中了秀才,以后也能给她长脸呀。

    这么一想,她艰难地点点头,“行,就这么办了。”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回来听说了此事。

    容峘当时就沉下了脸,而钱多串吃惊地张大了嘴巴,“小丫头,就能这样,还有人争着要?”

    “我咋样呢?”叶子衿阴森森地盯着胖子瞧。

    叶子楣更不客气,走到钱多串后面,上前就给了钱多串一巴掌,“再让你胡说八道。”

    “你们都像母老虎一样,那男人真是瞎了眼。”钱多串气得口不择言。

    “母老虎怎么呢?总比你这匹种马强。”叶子衿笑呵呵地拉着叶子楣往桌子边走。

    “什么种马?”叶子楣傻乎乎地问。

    于是叶子衿将种马的由来对她解释了一番,叶子楣一听,顿时夸张地跳得离钱多串更远了,“我们以后还是离他远一些,哎哟,太脏了。”

    叶苏凉和叶苏离听了,都忍不住笑起来,同情地看了钱多串一眼。

    钱多串气得脸色涨红,想直接拂袖而去。

    马氏见状,觉得他挺可怜的,遇上上前护着他,“钱公子,别听她们胡说,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她们计较。”

    “娘,你不用安慰他,他的心胸比任何人都要宽广,你想呀,以后他身边得有佳丽三千,要是心胸不够宽广的话,他还不被自己的女人给活活气死了。”叶子衿没心没肺地说。

    “我倒是觉得做他的女人才是倒霉了。你想那么多的女人在一起勾心斗角,累不累呀?”叶子楣摇着头感叹。

    “不累。”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钱多串,“胖子有的是办法让她们友好共处了。”

    “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更同情你了,胖子。”叶子楣用怜悯的眼神看着钱多串,“如果你找别的女人,其余的女人不生气的话,那些女人肯定有外心。”

    “你胡说八道!”钱多串大怒,他还没有成亲,还没有媳妇了。两只该死的母老虎居然咒他以后戴绿帽子,是个男人就不能忍。

    “子楣、子衿,再胡说八道的话,别怪娘翻脸。”马氏见钱多串气得脸色涨红,眼泪包含着眼中,顿时板起了脸。

    叶子衿和叶子楣对视一眼,耸耸肩,不再说话了。

    就在此时,春花和蒋氏将饭菜端到了桌子上,有了叶子衿的指点,她们进步很多。加上叶子衿有心教徒弟,一直严格指导几个家生子练习厨艺,叶家的伙食水平就在不停的提高。

    钱多串闻到饭菜的香味,总算没有那么生气了。

    他坐下来,虽然板着脸,但脸色已经恢复成了正常。

    “不过,我觉得两个妹妹说得也没错。娘,要是爹找了别的女人回来,你生不生气?”叶子衿和叶子楣不说,叶苏凉却又开口了。

    “胡说八道。”叶良禄直接给了他一筷子。

    “我就是假如,假如知道吗?”叶苏凉抱着脑袋哀嚎。

    “对呀,娘,你会不会生气?”叶子楣咬着筷子问。

    “怎么会不生气了。女人找个男人,那就是一辈子的事情,将所有的前程所有的命运全都交给男人。所以人们才说女人最怕嫁错了郎。”马氏叹口气说,“三妻四妾,也就是像钱公子这样有钱人家才会想,普通的百姓谁不想夫妻两个一起抚育后代,一家人和和美美地过日子。”

    “大哥、二哥,就算你们手里有了银子,要是敢胡来找什么妾的话,呵呵,我就和你们唱反调,再让你们变成穷光蛋。”叶子衿瞪着叶苏凉和叶苏离说。

    “放心,我可不想当种马。”叶苏凉乐呵呵地回答。

    “我也没有那么多穷心思。”叶苏离红了脸,不过回答也很坚定。

    “就是娶回来的媳妇不能生孩子,只要她们没有犯了大错,也不许纳妾。就如娘说了,女人为你们付出一切,你们就该回报同等的感情,否则的话,和种马有什么不同?”叶子衿感叹。“姐以后找人更要挑好了,不过没关系,要是男方敢欺负你,我打断他第三条腿。”

    话一说完,桌子上死一般的寂静。

    “鬼丫头,说什么呀。”马氏急了,直接给了叶子衿一筷子。

    摇光眼疾手快,伸出胳膊硬生生替叶子衿受了这一筷子。

    “你别管,今个我得好好管教管教她。这丫头说话不经脑子,什么话她都敢说,哎哟,简直气死我了。”马氏气得捂着胸口叫唤。

    叶子衿吐吐舌头,哎哟,得意忘形了,大家说得痛快,都让她忘记了这是在古代了。

    容峘一直没说一句话,他一直静静地吃饭,静静地听着,有时候还会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放心,有我和大哥在,要是婆家敢欺负你们,我和大哥饶不了他们。”叶苏凉一边吃一边说。

    这一次马氏没发脾气,可能心里也是这样想的。

    当然叶子衿和叶子楣也不会怀疑叶苏凉是在吹牛,毕竟为了叶子衿的名声,憨厚的叶苏离从小就没少和人干架。

    “你们管好姐姐就行,就不用管我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为啥?”叶苏凉傻乎乎地问。

    “因为她自己就是母老虎,谁敢娶她呀。”钱多串好不容易找到反击的机会,忍不住来了一句。说完了,他才后知后觉地想到自己还坐在叶家餐桌边吃饭了。

    叶苏凉恨死胖子了,他本来对叶子衿就比较维护,死胖子居然咒他妹妹嫁不出去,等会儿他非打死钱多串不可。

    叶子楣也咬牙切齿瞪着钱多串,就连叶良禄和马氏看着钱多串的眼神都不算好了,一时之间,钱多串成了众矢之的。

    钱多串欲哭无泪,他轻轻打了一下自己的嘴巴,“嘴贱,你们别在意呀。子衿长得花容月貌,又贤良淑德,谁娶了她都是好三生修来的福分,怎么会嫁不出去呢?我这不是气不过她欺负我吗?”

    解释讪讪的,语气更是讪讪的。

    马氏和叶良禄见他样子可怜,终于放过他了。

    叶子衿却根本不在意,“其实了,胖子只说对了一半。我根本没打算嫁人,这个我可不是开玩笑呀。娘,今天你做得对做得好,不过我得提前对你说明了,以后不管谁来说亲,你都别给我自作主张。你和爹也甭打着为我好的旗号,给我定下什么人家。就算是定了,我也会那倒霉的家伙没脸见人。”

    “女孩子咋不嫁人呢?”马氏见她不像开玩笑,顿时急了。叶良禄也放下饭碗,眉头紧锁。

    “嫁汉、嫁汉,穿衣吃饭。爹和娘觉得我没有本事养活自己?”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你是有本事养活自己,但你总不能一个人过一辈子吧?”马氏心里难受起来。

    “一个人过怎么呢?常言说得好,女人相信男人的话,母猪也能上树。我能赚到钱怕什么,别以为找个穷小子,他就能安分守己。其实一步登天的男人更可怕,因为他们很容易在纸醉金迷中迷失自己。找个富二代吧,这种人家规矩最多,就如钱多串一样,爹,娘,你们放心?而且我这性子,我自己也知道,根本不适合和你这个女人斗,和那个女人斗,没心思,最最重要的是,遇到这种男人,我根本不会斗,首先阉了他,让他当个太监算了。这不是侮辱我自己吗?”叶子衿边吃边说,完全不顾满桌子众人惊讶的脸色。

    “我想来想去,与其日后让自己过得生不如死,祸害别人,还不如一开始就过自己悠哉的小日子了。至于你们怕我老来无依靠,这点你们永远不用担心,不是还有哥哥姐姐们,到时候我看他们的哪个孩子好,投奔就是了。当然你们也甭被我吓唬住,我是真的这么想。不理解可以,但你们不能左右我自己的人生,你们慢慢消化。”

    说完以后,她开始认真吃饭。

    马氏等人却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就连钱多串都在不住叹气。

    要说满桌子最不受影响的人,反而是容峘。他一直默默地吃饭,自始至终没有参与任何的话题。

    “我吃饱了,我回去躺一会儿呀,等会儿还得去作坊了。”叶子衿吃饱了,直接推开了饭碗。

    虽然说吃完饭就睡午觉不好,但在作坊里忙碌也是真的累,所以这几天她吃完午饭,是一定要眯一会儿的。

    “去吧。”马氏心烦地摆摆手。

    “当家的,你说她刚才说的是真的吗?”等叶子衿走了以后,马氏忧心忡忡地问叶良禄。

    “我看八成是真的。”叶良禄没有说话,叶苏离先开口了,“妹妹说的重要事都是以开玩笑口吻说出来的。”

    “我看不是八成,是一定。”钱多串咬着筷子说。

    “都是你的错。”叶子楣直接给了死胖子一巴掌,胖子的手背一下红了。

    “怎么又是我的错?”钱多串急了,他刚刚被叶子衿和叶子楣这只母老虎联手欺负,他都没有生气,怎么就怨他呢?

    “哼,不怨你怨谁?自己犯了错还不想承认。我问你,如果不是你乐意当种马,在她面前晃来晃去,她能认为男人都靠不住?”叶子楣瞪着胖子数落,“我爹和村里人,就没有人纳妾,就你天天在她面前嘀咕,要找什么美人。好了,你现在将她吓唬住了,你赔。”

    说完,她又招呼了胖子一巴掌。

    马氏和叶苏离几个都觉得叶子楣说的有几分道理,于是马家所有人看着钱多串的眼神全都不得劲了。

    “以后我不说就是了。再说了,我身边一个美人也没有了,还有他。”为了拉一个下水,钱多串直接指着容峘,“他说不定也提到过美人。”

    天枢几个看到死胖子居然嫁祸于人,气得个个对他怒目而视。

    容峘微微勾起嘴角,“我从没打算纳妾,家中既无妻也没有定亲,更没有看着顺眼的姑娘,当然更不会因为卖好另一个姑娘而去找子衿的麻烦。”

    此话一出,叶家愤怒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钱多串的身上。

    钱多串欲哭无泪。如果当初他要是知道叶子衿的厨艺这么高,知道他会成为叶家的常客,打死他也不好找那么一个烂借口去接近叶子衿。好了,往事现在完全成了黑历史了。怎么破?

    “子衿已经说过不会再提,你怎么还提?”钱多串可怜兮兮地看着容峘,“我当初也只是说说而已,并没有对子衿怎么样。”

    “以后你少在子衿面前晃。”叶子楣下了断言。

    “不,应该是少在我们家附近晃。”叶苏凉跟着附和。

    马氏和叶良禄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许了。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钱都串对于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叶家最不受欢迎的人,坚决不接受。

    可是不接受也得接受,因为胖子忽然发现,接下来叶家人集体无视了他。

    容峘咧嘴一笑,推开饭碗也回了自己那边的院子。

    钱多串低着头默默地将碗中的饭吃了,他暗自决定,得找机会和叶子衿说清楚,不行,他得好好开导开导叶子衿,这个黑锅他是真的不想背呀。

    叶子衿根本不知道钱多串替她言论自由背了黑锅,这几天她忙得不可开交。作坊里的油坊运转起来了,她那边也开始忙着做醋、做酱油、做豆豉,当作坊真的忙碌起来的时候,光是顾长运、金氏等人忙活,人手就显得不足了。

    而叶苏友、木头几个则在油坊中忙,叶子衿干脆在上工的人中又挑选了几家可靠的人手进来,凡是进作坊的人家相互牵制,相互担保,当然叶子衿也将协议赔偿定得比较高。

    即便如此,能进作坊的人还是很高兴。

    到作坊上工,首先有保证,每天都有事情做,其次,活也比在地里的要轻。

    叶苏心和叶苏协也都被选中,进了油坊。而愤青叶苏同则被落下了,对此叶苏同对叶子衿更加愤恨起来,认为这丫头不识好歹,连自家堂兄都不信任。他又气自己兄弟靠着巴结献媚进了作坊。

    叶苏心和叶苏协也不解释,只是老老实实地在作坊里干活。

    进作坊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逢年过节的时候,拿到的福利高。

    进作坊的人嘴巴都比较紧,村里人有过去打听消息,他们从来都闭紧了嘴巴。

    “子衿,油坊里的油太多了,家里也吃不完呀。”叶良禄看着满大缸的豆油,和叶子衿边走边商量,“要不,找人买了一些?”

    “这个好办,问问包掌柜的要不要就是,如果他们不要的话,我们直接对村子里卖。价格低一些,反正也不亏。”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父女两个刚走到门口,却被人拦住了。

    “叶二叔,子衿妹妹?”一个长得还算周正的男子走过来和他们打招呼。

    “你是?”叶良禄没有认出来人。

    “我是岳冒,二叔不认识我了吗?”岳冒笑眯眯地拱手作了自我介绍,目光却是落在叶子衿身上。

    “岳冒?果然冒冒失失。”叶子衿知道来人是谁后,眼神立刻变得讥讽起来,“你就是那个小童生?”

    这话有点儿让人难堪,岳冒有些生气,他是村子里唯一的童生,在私塾里书读得也好,先生说明年,他下场很有希望中了秀才,叶子衿居然看不起他?

    哼,如果不是因为他明年科考需要银子,还要一笔钱去书院读书,他用得着自降身价来讨好一个乡下小姑娘?还是一个名声特别差的小姑娘。

    不过,仔细打量叶子衿,这丫头长得倒是很水灵,一点儿也看不出是乡下的土丫头,岳冒的心里又满意了几分。

    “岳冒不打招呼过来,的确显得冒失了几分。还望二叔、妹妹见谅。”他文绉绉的行了礼。

    真是下工的时候,很多村民路过,都向这边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岳冒的腰挺得更直了,看着叶子衿的眼神也变得更加深情起来。

    “知道冒失还过来,那就是傻逼。”叶子衿厌恶地说,“还有,我只有两个哥哥,都在后面忙着了,你又算哪里冒出的玩意,下一次如果你再叫我妹妹的话,我揍你满地找牙。”

    叶子衿故意大声地说,好奇的村民们听了,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岳冒气得满眼冒火,该死的丫头居然故意让他难堪,说话还如此粗鲁,简直不可理喻。不过这家伙的脑子和别人不一样,想法比较奇特。

    村民们笑了,他反而觉得叶子衿是故意想让别人注意到他,注意到这边的情况,从而将两个人的关系坐实了。毕竟,就算是在乡下,男女之间也应该避嫌才是,于是,他的脸色也缓过了。

    “那我以后叫你子衿可好?”

    “不好,我怕名字从你嘴巴里出来,我会吐。”叶子衿说完,直接带着摇光和玉衡进了院子。

    摇光和玉衡临进院子的瞬间,一起扭头看了岳冒一眼。

    两个姑娘的眼神中全都带着浓浓的杀气,可惜精虫上头的岳冒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看到是摇光和玉衡长得俊俏,又是跟在叶子衿身后的,这么说,这两个丫头是叶子衿的贴身丫鬟,那么,要是他和叶子衿成了亲,这两个丫头铁定是要跟着陪嫁过去,到时候……

    只要一想到自己以后可以坐享齐人之福,岳冒顿时觉得心花怒放了。

    叶良禄也厌恶此人,他板着脸说,“老宅子那边有人,我就不留你了。”

    说完,他也进了门。

    岳冒独自一个人站在大门口,看着叶家新宅子,心里一片火热。

    另一边,叶苏离都要被一个胖丫头给逼疯了。

    “苏离哥,我可是专门来找你的。”又黑又壮的岳蓉紧紧跟在叶苏离身边,寸步不离。

    叶苏离也不知道这丫头从哪里冒出来的,从出现开始,就一直盯着他不放,而且还一唠唠叨叨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上工的人已经对他们投来了暧昧不清的目光了。

    不行,再这样下去,他的名声全都毁了。

    “哪来的丑丫头?”钱多串被叶家禁足,这两天的情绪不太好,白上水几个又回去了。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于是无事的他,就故意找机会在叶苏离和叶苏凉面前露脸,想找个机会为自己洗清污点。

    今天等太阳下去一些,他刚到田头,居然发现一个丑不拉几的姑娘在盯着叶苏离。

    哎哟,叶苏离的眼光也太差呢?

    不过,转而,胖子就兴奋地发现,叶苏离对丑丫头十分厌烦,顿时他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

    “钱公子。”叶苏离从来没有觉得钱胖子的形象如此光辉高大过,他直接将胖子当成了救世主。“我们一起回去。”

    “好呀。”钱多串心里乐坏了,他笑眯眯地看着叶苏离,又开始了毒舌,“你咋和一个丑丫头在一起?”

    “死胖子,你再说一声丑试试。”岳蓉差点儿被钱多串气死,死胖子第一次说她丑,她就听到了,不过为了维持自己矜持的少女风姿,她愣是装作没听到缓过去了。

    没想到死胖子不知收敛,还继续胡说八道。这一次隔得这么近,让她怎么装?于是,真正的母老虎爆发了。

    “不仅丑而且凶,你这眼光可真不怎么样?”钱多串乐呵呵地说。哼,女人嘛,目前来说,他除去怕叶子衿和叶子楣,还从没有怕过其他人。

    在他面前张牙舞爪,他非拔了母老虎的利爪不可。

    “岳姑娘,你的表哥在那边了。”叶苏离指着慢慢走过来的叶苏同对岳蓉说,然后又冲着叶苏同也大声喊:“堂哥,你家表妹来找你了。”

    “我找表哥干啥?我找的就是你。”叶苏离完全低估了岳蓉的厚脸皮,因为岳蓉情急之下直接抓住了他的胳膊。

    “岳姑娘,男女授受不亲,别人看到了你这样,会有人说闲话地。”叶苏离急了,用力想甩开她的手。

    可是岳蓉长得高,长得壮,手上也比较有劲,他甩了半天居然没有甩开了。

    “他们爱说就说呗,反正以后咱们也得成亲。”岳蓉理所应当地说。

    “岳姑娘,别胡说。你不要名声我还要了。”叶苏离加大了力气,岳蓉则更紧地抱住了他的胳膊,整个人都贴在了胳膊上,“离哥哥,我知道我长得好,又是童生的妹妹,你觉得配不上我。不过没关系,我不会瞧不起你的。”

    田头,钱多串目瞪口呆地看着岳蓉。我滴个神,哪里冒出的丑妞,他本来以为这丫头只是丑,没想到这丫头的脸皮更厚,厚的简直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明明长得这么丑,居然被她自己夸成了一朵花,自我感觉未免也太好了。

    “钱多串,你不过来帮我?”叶苏离气得胸口痛,他看到胖子还在发呆,顿时叫了起来。

    钱多串本想再看一会儿热闹,毕竟像这种男人被姑娘纠缠的场面太难见到了。但他看到叶苏离眼中的愤怒时,再想到自己还“有罪”在身,需要戴罪立功争取宽大处理。

    “下去,将丑妞给我拉开。”钱多串踹了身边的小厮一脚。

    本来两个小厮也在看热闹,冷不丁被钱多串一踹,两个人立刻连滚带爬地过去了。

    “混蛋,放开我。”岳蓉大叫。

    钱家小厮可不管她是不是女人,过去直接上手将她给拉开了。

    “离哥哥,救我。”岳蓉没有办法挣开,急得不住向叶苏离求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