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1章 情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苏离好不容易逃脱,得了机会哪会管他。逃到田头以后,他连钱多串都不管了,直接飞一般地跑了。

    “死胖子,我和你没怨没仇,你让人拉着我干什么?丑八怪,不要脸……。”岳蓉说着着开始破口大骂起来。

    钱多串在女人面前,只畏惧叶子衿和叶子楣,别的女人他还真不惧。岳蓉不过是个乡下妞,居然敢对他破口大骂,此行径顿时惹怒了他。

    “掌嘴。”钱多串笑眯眯地看着岳蓉。

    两个小厮早就烦了岳蓉,听到钱多串的吩咐,直接一人给她一个大嘴巴子。

    岳蓉不服输,继续骂。

    钱多串的眼神冷下来,“骂一句一个嘴巴子。”

    小厮听了,就开始尽心尽职地数着,果然岳蓉骂钱多串一句,他们就给岳蓉一巴掌。

    “表哥,救我,他们都是疯子。”到了六七巴掌时,叶苏同走过来了。

    “钱公子,能不能放开他?”叶苏同和村子里其他人不一样,大多数地村民对钱家抱着敬畏之心。但他认为钱多串迟早都是他叶苏同的妹夫,因此,叶苏同在他的面前虽然不会扯高气扬,但也不像别人那样敬畏钱多串。

    他说话的语气理所应当地用上了命令式口吻。

    叶子衿和叶子衿都不喜欢大房的人,钱多串作为一个资深的拍马屁高手,自然对叶苏同也没有什么好感。

    叶苏同的自以为是,让他更不喜,他冲着叶苏同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不能,她既然敢骂小爷,小爷就敢揍死她,这种泼妇是你家出来的?就该关起来,放出来吓人,疯狗一般咬人,我被吓到了,你们赔呀。”

    叶苏同见他一点儿面子也没有给自己,脸色也微微沉下来。

    “死胖子……。”有那么一类人,叫打死也不投降,很不幸,岳蓉恰恰是属于这一类的人。被打了好几巴掌,脸都肿起来了,她居然还不悔改,钱家小厮更不会管叶苏同是什么玩意,他们听到岳蓉又张口骂起来,直接就甩了一个大嘴巴过去。

    “啊。”岳蓉发出了尖叫声。

    “闭嘴。”叶苏同也厌恶他的不识好歹,他盯着胖子不高兴地问,“钱公子,表妹固然不对在先,但我们也算是熟人了,能不能给点儿面子就此揭过呢?”

    “当小爷和你们闹着玩呀,这个泼妇左一句右一句骂我你怎么不找她算账?让小爷饶过她,她闭嘴了吗?”钱多串跳着指着岳蓉,最后又恶狠狠地来一句,“黑胖子,丑八怪。还敢嫌弃小爷丑?小爷胖得叫风韵,皮肤可比你白嫩多了。”

    “对,公子玉树临风,风度翩翩,这泼妇眼瞎。”小厮连忙拍马屁。

    钱多串听了心里舒服多了。

    岳蓉还想骂人,叶苏同冷冷地看着她呵斥,“你要是再骂,谁也保不住你。”

    岳蓉在他冰冷的眼神下,只好委屈地闭上了嘴巴。

    “哼,以后再让小爷遇上你,打掉你的大牙。”钱多串总算勉强满意了,甩出了一句狠话以后,他带着两个小厮摇摇晃晃地往叶家去了。

    嗯,今天他是有功之人,叶家人不会再给他脸色看了吧?

    “表哥,那个死胖子是谁呀?你也不维护着我,任由我被人欺负,回去后我要告诉姑姑。”等钱多串走了以后,岳蓉冲着叶苏同发脾气。

    “他姓钱,是钱粮仓家的公子。你有本事惹他,我可没有本事护着你。”叶苏同气呼呼地准备走。

    “表妹夫?”岳蓉大吃一惊,“他就是表妹要嫁的人?”

    “不许胡说八道。你要是敢坏了兰泽的名声,我揍死你。”叶苏同的目光中露出了凶狠。

    岳蓉从没有见过这样凶狠的叶苏同,吓得蹬蹬地往后退了好几步。

    叶苏同也不管她,直接丢下她一个人走了。

    “凶什么凶?我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好像谁不知道钱家要娶叶兰泽似的。”岳蓉嘀嘀咕咕,然后也准备回去。可是当她眼尖地发现地里还有发红地西红柿时,眼睛顿时亮了。

    都说这种长生果的味道特别好,她要是吃了,是不是也可以长生呢?

    想到这儿,她左右瞄了一眼以后,发现地里上工的人全都走了,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人时,顿时高兴起来。

    趁着没有人,她直接拽下一个西红柿就放在了手里的帕子中,然后紧紧地捏着帕子。

    咦,没有发现,那就再摘一个。好了,两个西红柿又放在了帕子中。

    岳蓉没有敢摘下第三个西红柿,她急急忙忙地上了田头的小路,准备往回走。

    “交钱。”一个穿着青色衣服的男子,忽然鬼一般地站在了她的眼前。

    “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我为什么要给你银子?”岳蓉大叫起来,“让开,我要回家了。”

    “摘了果子却不愿意付银子,这么说,你就是偷呢?”青衣男子冷笑着问。

    “谁摘了你的果子,谁偷呢?”岳蓉死活不承认。

    男子听了也不和她争辩,岳蓉也不知道他从身上哪儿摸出了一根绳子,然后她眼前一花,人已经被吊在了树上。

    “放开我,杀人了呀。”岳蓉还以为遇上了打劫的人,立刻大喊大叫起来。

    青衣男子一晃,人却不见了。

    岳蓉更加害怕了,又大声喊着救命。

    虽然荒地离村子里还有一段距离,但下工地工人并没有走远呀。而且岳蓉的声音特别尖锐,下工的人听了,陆陆续续地全都过来看热闹了。

    再一会儿,村子里的人也都知道了。

    老人孩子都笑嘻嘻地从家跑过来看热闹。

    乡下本来就没有多少娱乐可玩,自从上一次出了左西村的贼以后,村里人都知道了叶家和费家、钱家,包括那位神秘地六公子关系匪浅,加上后来白上水等人随时出没在叶家,很多人就更加不敢惹叶家了。

    没想到又傻子敢去偷叶家的长生果?众人都对小偷的勇气佩服不已,当然好奇之下,所有也想看看叶家到底会如何处置小偷。

    有那机灵的人,来之前已经去请几位族老了。

    “苏心二叔,我去看热闹哈。”叶文清自从和叶苏心兄弟两个达成共识以后,每天下工以后,都会在小树林边上等着叶文清。

    叶文清下学后,也会故意等着他们过来。

    两个都是十六七岁人了,因此学字地话,要比一般的孩童学得快。

    叶文清也有新发现,他发现自己学了以后再交给叶苏心兄弟两个以后,自己对所学的东西掌握更好了。小家伙发现好处以后,更加乐意当小先生了,不过这孩子鬼精,表面上依旧装作不乐意的模样。

    孩子到底是孩子,无论叶文清多么成熟多么精灵,孩童的玩心还是有的。

    西红柿地出了贼,这还了得。因为叶子衿对村长家的孩子好,几个孩子也都愿意和她亲近,叶文清一听有人偷西红柿,第一个想法就是去抓贼。

    叶苏心兄弟两个也吃惊不已,他们两个现在被提拔到了油坊工作,虽然依旧忙碌,但工钱多了不少不说,偶尔叶子衿还会做点心送到油坊中,让工人打牙祭。

    伙食提高不少以后,两个人身体也见壮实了。因此,兄弟两个现在也是真新维护叶子衿的利益。

    三个人也顾不上学字了,蹭蹭地跑到了地边。

    “不过是摘了两个果子而已,就将人吊起来。你们这是动私刑。”等他们到了地边以后,叶苏心和叶苏协差点儿气岔气

    原来贼不是别人,正是刚到家里来做客的表兄妹。

    “你们敢这样对我,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和叶苏离有婚约,就是叶家的人。谁见过自家人摘了果子,还要被当贼的?”树上地岳蓉呜呜呜地哭起来。

    听到她哭诉的内容,叶苏心和叶苏协的脸色顿时全变了。

    “叶苏离和这姑娘有婚约?”

    “不知道,没听人说过呀。”

    “这姑娘我认识,不就是老叶家大房家的内侄子内侄女吗?”

    ……。

    “不错,我们兄妹的确是到叶家村来做客。妹妹和叶苏离也算是青梅竹马,自幼都是认识的。又怎么会偷东西呢?”岳冒眼珠子一转,想坐实了叶苏离和岳蓉的关系。

    “等我成了叶家的少奶奶,非让你们好看不可。”岳蓉还在哭哭啼啼。

    “闭嘴。”叶苏心冷冷地开口,“表哥,表妹年纪小,胡闹倒也罢了。你作为一个童生,怎么也不知道轻重,在这么多人面前胡说八道呢?”

    “表弟?”岳冒本来看到叶苏心兄弟过来,还以为他们是过来帮忙的,正高兴着了。没想到叶苏心一上去就指责了他。

    岳冒心里顿时开始冒火,“我胡说什么?我们两家也是常来常往,叶苏离和我们兄妹不就是早认识了。一起长大还不算青梅竹马?”

    “娘和大姑上门去,虽然说叶家认为配不上我们,但我们也没有嫌弃他们。叶子衿还有那样的名声,我哥都没有嫌弃她了。”岳蓉说出了心里话。“我摘了果子,别说我们有那样的关系,就是冲着和你们的关系,他们也不该如此对待我们。不就是两个果子吗?我就吃了,怎么呢?”

    数完,她赌气一般咬了一个西红柿。

    大家都佩服的看着她,倒挂着树上还能吃,了不起。

    “两家人什么关系,别人不知道,你不知道吗?你还故意坏表弟表妹的名声。”叶苏同本来也觉得岳蓉要坏事,但岳蓉和岳冒将目的说出来以后,他反而镇定下来了。再说了,自从上一次他和两个兄弟吵了一架以后,就和叶苏心、叶苏协疏远了,更可恶的是,这两个兄弟下工后也不回家,谁也不知道他们去干了什么。

    最近,叶苏同对两个兄弟相当有意见,因此,他看到叶苏心和叶苏协一个劲指责岳家兄妹,他立刻赌气似的站到了岳家兄妹这一边。

    “什么关系?你说什么关系?”叶苏心见他执迷不悟,冷笑起来。

    “大哥,他们糊涂,你怎么也跟着发傻。还能有什么关系,他们是我们舅舅家的孩子,但是和二叔家可是没有半点儿关系呀。”叶苏协在作坊内,也学到不少。

    作坊内都是踏实稳当的人,而叶子衿向来赏罚分明。只要谁认真做事,她向来能看在眼中,相反,谁有小心思或者偷懒,她也从不会看谁的面子。这样赏罚分明的情况下,大家干劲都很足。

    更多,叶苏心和叶苏协在其他身上学到了怎么样做人。

    “哼,我娘和大姑可是和叶家说好了,将我许给了……。”岳蓉也生气,刚要说下去。

    她就听到一声冷笑,“将你许给了谁?”

    “子衿。”

    “东家。”

    ……。

    周围的人纷纷和叶子衿打招呼。

    叶子衿和大家回了招呼,然后冷笑看着岳蓉,“我们家是给了你信物,还是找了媒人上门去三媒六聘呢?这位姑娘,就算是想嫁人,也别挑了我家来呀?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哥绝对是不会找个丑八怪回来的。我怕晚上不敢出门。”

    论起毒舌,叶子衿才算是叶家村第一人。关键是她和别的姑娘不一样,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人,她都敢得罪。岳蓉也算是撞到了枪口上了。

    “你胡说,明明是你娘和我娘说好了。”岳蓉气死了,“你说谁丑八怪,我哥是童生,你娘说我长得好,我家家底又强,她才觉得苏离配不上我,你还敢倒打一耙?”

    姑娘,到底是谁在倒打一耙呀!众人都无语了。

    叶家兄妹几个长得好,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原来没有人到叶家去提亲,还不是顾忌到叶子衿的名声不好吗?

    但现在,村里不知道多少人在蠢蠢欲动了。就等着上门给叶家说亲了。

    可大家又有些底气不足,以叶家现在的势头,村里人都掂量过来,谁家也没有亲戚能配得上呀。至于去算计叶家,那除非是吃了豹子胆的人家。

    岳家这位姑娘,大家真的不知道是该说她蠢,还是该说她胆子大呢?

    “子衿姑娘,你是姑娘家,休要出口伤人。”岳冒皱着眉头看着叶子衿说。

    “我说什么还要经过你同意,你算什么玩意?”叶子衿冷笑看着他反问,“别拿你狗屁童生还说事,又不是我们村的童生,管得真多。”

    “子衿姑娘,这话说得就不对了。想必也你听过令母说过我娘……”

    “别提你那混蛋老娘,上一次她运气好,没让我遇上。要是让我遇上,非让村里人打得她满地找牙不可。”叶子衿杀气腾腾,“家里不过出了你这个狗屁童生,就该全天下人都尊敬你似的。哈,我还是第一次当老娘的主动到别人家去推销闺女、女儿的,你们家到底是有多饥渴呀?”

    “叶子衿,你翻天了。”被叶苏同放下来地岳蓉又开始炸毛了,“就你那名声,让你给哥当妾都是抬举你了。”

    “妹妹。”岳冒心里觉得痛快,不过,他觉得这么多看着,好歹也得给叶子衿一点儿面子。至于叶子衿这份泼辣地性子,还是以后等她进了岳家大门后好好调教一番才行。

    “啪。”一声巨响,吓了众人一跳。

    “再敢侮辱我家小姐,我撕烂你的嘴。”摇光冷冷地盯着地上的岳蓉。

    岳蓉傻傻地看着她,觉得摇光不像是在说笑,这个婢女的眼神真的太吓人了。

    “踢得太轻了。”玉衡的眼神也很冷,同样带着浓浓的杀气。

    “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岳冒在一旁大叫,他是愤怒多过害怕。两个婢女虽然厉害,但他不相信大庭广众之下,叶子衿还能真的对他怎么样?

    “可惜呀,科考不考察人品,否则的话,除非考官眼瞎才会让你通过了。”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岳冒,“我哥配不上你?你信不信,我现在放出风去,保管明日地媒人挤破门。随便找一个姑娘,也比你强的多。至于我吗,感谢你们了。很不好意,本姑娘没打算成亲,所以你们完全是白算计了。”

    “就是,她连小爷这样玉树临风、家财万贯的人都看不上,还看上你一个狗屁童生,长得像大马猴似的,你小子哪来的自信?”钱多串也跟着大家过来凑热闹。

    容峘这一次没有露面。

    众人听了,顿时都大笑起来,个个指着岳冒开始指指点点,说风凉话的人更不少。

    “丑姑娘想嫁进叶家,又想让儿子娶子衿,一看就是不安好心。”

    “可不是,谁不知道叶子衿现在就是移动的大财神。”

    “打得一手好算盘。”

    “还想赖上叶家,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以为童生就了不起了,别说比不上六公子,就是费公子和钱公子,这个大马猴也差远了。”

    ……。

    “叶子衿,你敢侮辱我?”岳冒一向高傲,而且自我感觉良好,他实在受不了村民们的指指点点。“如此泼妇,就是你求我,我也不会让你进门。”

    “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叶子衿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不对,我看你是聋子吧?你家破门有什么好看的?”

    众人听了又是哄堂大笑。

    “还有,如果再让我听到你口头侮辱我哥地话,我就将你们送官,告你们诽谤之罪。”叶子衿冷笑着说,“就你这德行,还认为我哥配不上你?脸大的很呀。不用扯淡,要么交了银子滚蛋,要么当贼直接送衙门去。”

    “你敢。”岳冒气得满脸通红,他第一次觉得叶子衿特别难缠。

    “我有什么不敢的。对了忘记告诉你们,要是她不检点脱了衣服什么的来勾引我哥,我们家也不会承认。”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你不要脸。”岳蓉哭了起来。

    “咦,你还和我讲脸呀?”叶子衿摇摇头,“说这话的时候,你想过要脸吗?还是说我说中了你的心思?”

    “你……简直不可理喻。”岳冒见她什么话都敢说,根本没有一般姑娘的矜持和害羞,顿时被她气得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哎哟,我只和人讲道理,和畜生从不讲理。”叶子衿巴不得能将对方给气死了。

    岳冒……。

    “和畜生讲理,只有傻子才干了。”叶子衿好似在自言自语。

    众人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哪来的贼?”

    “这样一次又是哪个村的贼?”几个族老在最**的时候挤了进来。

    叶子衿用眼神示意。

    “你一个姑娘家家的,怎么能出来做贼呢?”二族老用颤抖地拐杖指着岳蓉。

    “我不是贼。”岳蓉急了,这个罪名她死活都不能背,否则以后她就完了。

    “太太太爷,她还想嫁给苏离叔了。”叶文清告状。

    “丑女人。”

    “大马猴。”一群孩子嬉笑着告状。

    “你这姑娘太不检点了。”四族老也很生气。

    “太太太爷,他还抢走子衿姑姑。”又来个小孩子告状。

    什么?这一次几个族老更生气了。

    虽然说叶家的家业大,大伙看着羡慕眼红,但实际上,大伙也从中占到了不少便宜呀。看看,现在整个村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家庭都在叶家上工了。谁都知道,叶家的产业大多数都是属于叶子衿的,抢走叶子衿,不就等于抢走叶家村的财神爷吗?这个后果绝对不是几个族老愿意看到的。

    有那最快地村民已经将事情的经过讲给了几位族老听,一直没有说话的村长听了,一下听明白了。他心里对老宅子大房那边也有了几分不满。

    岳氏简直太差劲了,看到二房日子好起来,居然联合了娘家侄子侄女一起过来算计二房。

    村长用鄙夷的目光看了一眼岳蓉岳冒,两个丑了吧唧的兄妹,居然打了一手好算盘。最可恶的就是这个岳冒了,打着读书人地旗号,却做起了小人的行径。

    叶苏心和叶苏协脑袋都耷拉到裤裆去了,他们感觉到实在都没有脸见人了。当然此时此刻,他们心里也暗暗地埋怨起岳氏来。

    他们兄弟三个还在二房这边上工了,当娘的居然只为了侄子侄女考虑,却不为他们兄弟考虑半点。

    “族老,说起来两家人都是亲戚,只是摘了两个果子,不至于闹出这么大的动静吧?”叶苏同却一个劲地维护自己表兄弟来。

    “搞清楚了,那是你家地亲戚,和我们二房半点儿关系也没有,你别混了。”叶子衿看着叶苏同的目光很冷。

    “子衿,对不住了,这银子我们出了。”叶苏心站出来说,“能不能从我的工钱里扣?”

    “还有我的。”叶苏协也站了出来。

    “不过是两个果子。”叶苏同却还在据理力争。

    “你们是你们,他们是他们,完全是两回事。我不会迁怒你们,银子必须他们自己出。”叶子衿板着脸说,“不给银子直接送官,今日天晚了,那就扣在这儿喂蚊子好了。”

    “你……”岳冒和叶苏同见她油盐不进,都气得半死。

    “至于你,明日不用来上工了。”叶子衿冷冷地看着叶苏同说。

    “刚刚还说不会迁怒,你这会儿不让我来上工又算什么?”叶苏同脸色变了。到这儿上工,活不算轻,但也不算累,如果不昧着良心,说实话,二房做事还是挺仁善。天气热,有雪糕,有绿豆汤喝,扪心自问,换了哪一家,也不会给这么多的工钱,更不会有如此好的待遇。

    干了两个月时间,他手里已经攒了不少的银子了。叶苏同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

    不过,他也万万没有想到,叶子衿会如此绝情,真的会为了一点儿小事就见他给开了。

    “明日从地里上工的人中挑选出人品好勤快的,先进作坊,地里再补充相应的人数。”叶子衿吩咐身边的摇光。

    村民们听了,顿时眉飞色舞起来。

    是呀,僧多粥少,大伙全都盯着叶家这块肥差,巴不得有人出错,大家等着排队地人能补充上了。

    “叶子衿,你别将事情做绝了。”傅氏抱着孩子和岳氏一起过来,站在外围的她们正好听到了叶子衿说的话。

    “绝了又如何?好像我巴住你们不放似的?”叶子衿冷笑起来,“最艰难的时候,我都没有巴结过你们,难不成日子好过了,我还得看你们的脸色过日子。大伯母,如果再让我知道你在背后再做了什么的话,别怪我翻脸。”

    “翻脸?谁怕了你翻脸。族老,大伙都看到了吧,她这样目无尊长,一定要开祠堂好好鞭挞才行。”岳氏来了一个恶人想告状。

    大族老白了她一眼,哼,泼妇,还真当大家是傻子呀。放着一个好好的财神爷不护着,还打?

    “给银子,不给银子的话,呵呵,这事我就不管了。”叶子衿冷笑着说。

    岳蓉和岳冒听了,顿时高兴坏了。兄妹两个都以为叶子衿不管,肯定是怕了岳氏。

    叶苏心心里却一个咯噔,他走到岳冒面前低声警告他,“蠢货,还不赶紧掏银子了事?她不管了,就轮到六公子管了。”

    六公子是谁呀?岳冒不想知道。

    叶苏心见他不将自己的话当一回事,又冷笑着警告,“就是平安镇地县令见到六公子,也得毕恭毕敬,看到这一条青石路没有?就是县令为了方便六公子出行而铺。给不给银子,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叶苏心直接过去拖着岳氏走,“娘,你别瞎掺和。”

    叶苏协见状,也过去拉着岳氏。

    岳氏还想挣扎,“放开我,我得和她说理去。”

    “别人家地事情,娘以后少掺和。”叶苏心一边叮嘱岳氏,一边和叶苏协将岳氏给硬生生抬走了。

    “算了,既然不给银子,那我走了。”叶子衿转身就要走。

    “你打人不给银子,还想跑。”岳蓉大哭起来,“我要告官。”

    “不急,明天到公堂上,你们慢慢说。”叶子慢悠悠地往回走。

    “这是银子。”她的举动真的吓唬住了岳冒。岳冒对自己地前程十分看重,他绝对不会给自己生平留下半点儿污点。

    不管如何,他们兄妹是不能到公堂上去的。

    “不行,大哥。”岳蓉哭着,觉得自己受了大委屈。

    “让你嘴馋。”岳冒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就是想吃,你应该和叶家说一声才行。也不该先摘了后再想着付银子。”

    这话有点儿自欺欺人,不过好歹将场面扭转了一些。

    “要了,我也不会给。”叶子衿笑眯眯地连头都没有回。

    路子过去接了银子,瞪了他们一眼。

    岳冒赶紧拉着岳蓉走了,叶苏同死死地盯着叶子衿的背影。

    “叶子衿,你给我站住。”傅氏大叫。

    叶子衿却理都没有理她。

    “还给他们脸面干什么?就该将他们送去见官了。”钱多串在叶子衿身边嘀嘀咕咕。

    “狗咬人,人不能咬狗,会降低自身的身份。”叶子衿瞥了他一眼说。

    “高。”这个说法有趣,钱多串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因为今天有功,钱多串很心安理得又坐着了叶家的餐桌上。

    经过几天时间的沉淀,叶家人心里也没有那么闷得慌了。大家一边吃饭,马氏一边又忍不住将大房和岳家数落了一遍。

    “婶子,以后他们再来,就让人狠狠地打出去。他们要是敢去告官,有我在了,我和县令大人有几分交情。”钱多串拍着自己的胸口说。

    叶子楣冷哼一声。

    钱胖子立刻坐直了,“当然无故打人也不太好哈。”

    叶子衿见他小心翼翼的模样,顿时乐了。“行了,胖子。你的人情我领了,明天早上给你做点心吃。”

    “子衿,还是你好。”钱多串的眼睛眯成了星星眼。

    “咳咳。”叶子楣在一旁咳嗽。

    “呵呵,子楣也很好。”钱多串打了一个激灵,声调立刻高起来,“大家都很好。”

    叶良禄和马氏等人都忍不住笑起来,马氏瞪了叶子楣,“你就知道欺负钱公子。”

    “婶子,别叫钱公子,以后还是叫我多串吧,或者和子衿一样,叫我胖子也行。”钱多串心情也放松下来。

    “行,以后就教你多串。”马氏爽快地答应下来。

    “夫人、小姐,老宅子那边来了人,吵着要进来。”守门的孩子进来禀报。

    “是哪一个?”叶子衿问,她还以为是岳氏不死心还要过来闹了。

    “大房家的小姐。”

    “让她进来吧。”叶子衿笑眯眯地答应。

    “她一个福星到我们家来干什么?”叶子楣不高兴地说。

    “等她进来不就知道了。”叶子衿笑了起来。

    一会儿,叶兰泽终于进来了。

    她嘟着嘴,一张胖脸全是不高兴,一进门,她就抱住了马氏的胳膊,“大伯母,我想在这儿住几天,行不行?我实在不想看到岳蓉那丫头,她好烦人呀。”

    “被欺负呢?”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叶兰泽委屈地点点头,当她发现钱多串也在的时候,脸上闪过一丝羞涩。

    “以前你欺负我和姐姐的时候,你想过我们的感受吗?活该。”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我才没有欺负过你们了。”叶兰泽气坏了,钱多串还在了,要是知道她品行不良,肯定不会再喜欢自己了。

    “怎么没欺负。你吃的白馒头,我连黑馒头都吃不上。你吃的是米饭,我喝地是水,这还不叫欺负,什么叫欺负?”叶子衿就喜欢欺负她。

    “我……”叶兰泽一下傻眼了。以前住在一起地时候,她还真没有注意到这些,她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二老给她安排好的一切。

    “是我不好,以前我都没有注意到。”叶兰泽声音低了下来,“以后我不会了,子衿,你别和我计较。”

    “子衿。”马氏看了叶子衿一眼。

    叶子楣撇撇嘴,果然是娇小姐,哼,别岳蓉挤兑,就跑到他们家来了,这叫什么事呀。

    钱多串更觉得羞愧,他又想起以前找叶子衿麻烦地黑历史。原来子衿和叶子楣以前过得日子那么惨呀。

    “她将吃的全都抢了,我还没有吃饱了。”叶兰泽看着桌子上还没有撤掉的饭菜说。

    “想吃就说,别指望别人给你做新的。”叶子衿懒洋洋地站起来,“娘,我回去睡了哈。”

    “娘,我也回去了。”叶子楣也来一个眼不见心不烦。

    马氏叹口气,又瞥了一眼叶兰泽。唉,这到底算是什么回事啊?

    钱多串见状,忽然莫名生气了,他向马氏和叶良禄打了招呼以后,站起来直接气呼呼地走了。

    第二天,叶子衿起床,果然做了许多点心。这下可便宜了钱多串和叶兰泽,看到两个吃得津津有味的家伙,叶子楣翻了好几个白眼。

    “六公子怎么没有过来?”她故意问。

    “他又不是我们家人,鬼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叶子衿故意说,其实,她是知道的,昨天中午吃完午饭后,容峘就带着人进山了。但这话她不能对家里人说呀。

    “小姐,外面有人找六公子。”守门小厮跑进来禀报。

    叶家人听了顿时都一愣。

    “让人进来。”叶子衿直接吩咐。

    “你就是叶子衿?”进来的是位漂亮的少女,一进门,她的眼神就准确地落在了叶子衿的身上。

    叶兰泽看看叶子衿,又看看少女,暗自琢磨着,新来地少女会不会是叶子衿的情敌呢?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再放一周的量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