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92章 心里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你认识我?”叶子衿惊讶地看着对方问。

    “就算是认识吧。”少女冷笑着回答。“听说你很会做菜?连六哥都被你迷住呢?”

    “姑娘,用词要准确。”叶子衿淡淡地说,“他可不是被我迷住了,迷住他的是我的厨艺,这是两个概念,前一个涉及到我的名誉和人格,后一个涉及到我的爱好和职业,希望姑娘下次不要搞混了。”

    马氏有些慌张,忽然进门的姑娘长得漂亮不说,看她身上穿戴,一看就知道出自大户人家。而且这个姑娘一进门直奔叶子衿,看样子是来者不善呀。

    “都给本郡……小姐过来。”少女冲着叶子衿冷笑一声,她微微抬起了下巴,眼睛透露出高傲,一副讥讽的模样。

    她的话音一落,一群男男女女顿时出现在叶家院子里。

    “一、二、三……”叶子衿数了数人数,一排来了十二个人,四个男人,两位女子站成一排。干什么,难道这姑娘是过来干架的?

    “他们都是我带来的厨娘,你好好的和他们比一比。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用什么手段,将六个的魂勾在这儿,都不愿意回京了。”少女跺着脚自顾自说了一通,“哼,狐狸精。”

    “姑娘,要论当狐狸精,你要比我有资质多了。”叶子衿语气还是很淡。

    她平时虽然大大咧咧,什么都不讲究,但也不愿意被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见面就当成狐狸精呀。

    “大胆。”从少女身后跳出一个侍卫。

    叶子衿的话音一落,他直接抽出佩剑就冲着叶子衿而去。

    “啊?”叶兰泽离叶子衿最近,吓得顿时尖叫起来。

    “小心,子衿。”叶子楣情急之下扑在了叶子衿的前面。

    “哇,你当小爷是死人?居然敢在小爷面前动手。”钱多串用脚挑起一个长凳子当作武器就杀了过去。

    有惊无险!叶兰泽吓得瑟瑟发抖。

    “知道我为什么不喜欢你了吗?”叶子衿居然还有心情看着她调侃,“这就是亲姐和不亲的区别。”

    “我……我害怕。”叶兰泽有些委屈,“我又不是故意想躲开。”

    “所以说,我不喜欢你呀。”叶子衿鄙视她,“你意中人比你强多了,好歹我也是叫你一声姐姐了,切。”

    “下一次我不躲了总可以吧。”叶兰泽真的要哭了。

    “这位姑娘,我们无冤无仇又何必咄咄逼人呢?”叶苏离将叶子衿和叶子楣护在了身后。

    “好个水性杨花地女人,一边勾着我哥,一边居然还和别的臭男人勾勾搭搭。”少女可不管叶苏离说什么,钱多串的动手,让她勃然大怒。

    叶子衿的心情也不好了,“没脑子,谁勾着你哥了。他最多算是一个合伙人,至于胖子吗?他勉强算是我的朋友。”

    “叶子衿,你没良心。”正和侍卫辛苦打斗地钱多串都要被叶子衿气死了,“什么叫勉强算是朋友,你明明说过我是你最好的朋友。”

    “原来你还有口是心非的毛病。”少女似乎更加生气了。

    “他。”叶子衿指着钱多串对少女解释,“他是我未来的姐夫,他的意中人是这个胖姑娘。明白不?”

    叶兰泽一听,顿时羞红了脸。

    叶子楣看到她那蠢样,不禁摸着脑袋,唉,蠢成这样,简直是没脸见人了。

    钱多串一边打一边生气,“叶子衿,断交。男人也是要声誉的,我为了你拼命和人打斗,你站着看热闹不帮忙倒也罢了,居然还好意思站在边上说风凉话。”

    “好好打,打赢了,中午给你做好吃的。”叶子衿随口一说。

    钱多串顿时没了脾气,和他纠缠在一起的侍卫顿时觉得他像打了鸡血一般,不禁心里暗暗叫苦。

    “鉴于你的表现,至于容峘吗?”叶子衿冷笑起来。

    “你叫我六哥什么?”少女惊讶地指着她喝问。

    “容峘。”叶子衿坚定地满足了她。

    “你居然叫他的字?你好大胆。”少女气得脸色发红,“来人,给我将这里砸了,这些肯定都是花了六哥的银子。”

    一个婢女和一个侍卫又从少女身后闪出,直奔叶子衿而去。

    “什么人?”关键时刻,李明达等人闻声而来。

    他们本来是在后面的作坊中,但练武之人听力好,加上作坊和家里院子并不是太远。听到打斗声,他们立刻过来了。

    马氏见家里的护卫全都来了,顿时松了一口。

    少女带来的人,二话不说,直接和李明达等人交上了手。钱多串也不要别人帮忙,直接将对手给干掉了。

    “中午吃京酱肉丝和烤鸭。”叶子衿悠哉地说。

    钱多串一听,顿时笑成了一朵花,叶子衿报出的两道菜可都是新菜了。

    “你们简直翻了天。”少女见自己的人全都鼻青脸肿倒在了地上,气得不住跺脚,“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自己都不知道,我哪里知道。”叶子衿不耐烦地回答,“不管你是谁,闯进别人的家里,一声不响就开始动手,就算你是公主,也没有理。”

    “我是……。”

    “你是谁?”关键时刻,容峘忽然带着人回来了。

    叶子衿冷笑一声,“全都给我滚出去。”

    容峘看到她忽然变脸,愣了一下,随即脸色也更冷了,不过这份冷意却是冲着少女而来。

    “扔出去。”他忽然开口。

    少女得意地笑起来,“哼,让你得意,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得罪。”天枢走到少女面前,先鞠躬道歉,然后一伸手直接将人提起来,然后飞身出了大门,少女直接被丢到了大门外去了。

    “六哥?”不大一会儿,少女又要冲进来。

    叶子衿冷冷地站着,寸步不让。

    容峘淡然地看着她,“不会再有下一次。”

    “管好你家的狗。”叶子衿愤恨不平地说。

    “六哥,你听到了吧,她竟然敢骂我。”少女更气,“谁给你的胆子?”

    “我。”不用叶子衿说话,容峘淡淡地回答了她。

    “你……”少女目瞪口呆地指着容峘说不出话来,“马上滚回京城去,你不想以后被拘在家中的话。”

    “不行,我要和她比一比。我不服,我可是带着厨子来的。六哥,这六个人全是我找来的最好的厨子,他们都有一技之长,保证你会满意。”少女不敢来硬的,直接使出了杀手锏,开始冲着容峘撒娇。

    “有话回去说,我们家很忙。”叶子衿不高兴地说。

    容峘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直接掉头出门去了。

    “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容峘吃瘪,最高兴地人莫过于钱多串了。哈哈,等了这么久,他总算是看到容峘倒霉了。

    容峘一走,少女立刻带着她的人乖乖地跟在后面走了。

    “上工了。”叶子衿看到满院子都站着人,直接下了命令。

    大家听了,顿时一哄而散。

    “子衿,你太冲动了。”马氏担忧地过来,开口教训叶子衿。

    “算了。”叶良禄拉住了马氏,不让她说。

    作坊里来了新工人,叶家将大家带到偏僻一些隔间,“你们都是我挑选出来的人,从今天开始,你们就负责做一种新的吃食。你们负责地这一项,最大的要求就是干净。每天上工之前了要穿工作服,也就是发给你们的衣服,进作坊之前,包括中间去厕所,回来后全都要用皂豆洗手,再用清水冲洗干净。因为这些都是食物,要进人的嘴巴,所以大家都要将我的话放在心上,我会让人不定期过来抽查,凡是发现违规的人,直接开除。当然你们做出多少产量,也是很你们的工钱有关系。”

    她的话音刚落,下面的人就纷纷表示,一定会好好注意。

    叶子衿见她们将自己的话放在了心上,也笑了起来,“做的好的人,一个月拿到的地奖金说不定比工钱还要多了。这就看你们自己的能耐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所有人都会有银子拿。”

    众人全都笑起来。

    没有现代的膨化设备,光是做豆皮,就显得十分麻烦。但叶子衿也坚信,正因为古代没有太多的零食,她做出的辣条,应该更有市场。

    除去用豆皮做,她也翻了新花招,加入了面粉和豆粉一起做,口味上也增加了几种。除去更咸更辣的口味以外,她还增加了甜酸辣味。

    一直忙到小中午,才将豆皮和面粉皮做好,她扶着腰回到了院子里。

    钱多串正坐在宅子里老老实实等着叶子衿回来了,这家伙相当有眼力,当他看到叶子衿皱着眉扶着腰的时候,立刻卖好地上前,“看你累成这样,这么拼命干什么?养着那么多人干什么?算了,今天你就别下厨了,让别人来做吧。”

    “哟,胖子,改性子呢?”叶子衿斜睨看着他问。

    “我这不是看你累得厉害嘛,咱们是朋友,我不能为了一口吃的就将你给累坏了。”钱多串的话说得还挺动听。

    “行呀,胖子,就冲着你这么懂事,我也不能说话不算数。走,我们捉鸭子去。”叶子衿年轻,即使有点儿累,坐着歇一会儿也就好了,上午她主要是一直在弯着腰指导大家怎么做。

    钱多串一听立刻高兴起来。

    叶兰泽走过来,一脸羞涩地说,“子衿,累了,你就歇着,我和钱公子过去捉鸭子吧。”

    钱多串的小脸顿时垮了,“既然如此,你自己过去捉吧。”

    “我?”叶兰泽顿时傻眼了。她什么时候捉过鸭子呀,鸭舍中到处都是鸭粪,太脏了。

    “做不了,还逞强。”叶子楣没好气地说。随着分家,她怎么越来越觉得叶兰泽就是个傻丫头呢?唉,果然在老宅子被压迫多了,她一直都是将叶兰泽当神一般供着了。

    “你们都干不了。”叶子衿叹口气回答,她发觉有时候太能干了也不未必是好事呀。

    “我能,我这就去抓。”叶兰泽不想在钱多串面前丢面子,连声保证。

    “你会抓?你知道到哪里去抓?我们家可没有养鸭子。”叶子衿瞥了她一眼幽幽地问。

    叶兰泽又傻眼了,是呀,她到哪里去抓鸭子?

    “做烤鸭的话,并不是所有的鸭子都能用。”叶子衿故意逗她。

    “那我跟你过去看看,可以吗?”叶兰泽纠结了一会儿,又小声地问。

    叶子衿点点头,“勉强同意了。”

    她晃悠悠地站起来在前面带路,叶兰泽和胖子则屁颠颠地跟在了她的后面。

    “不是要去抓鸭子吗?”叶兰泽看到她往一处小房子走去,连忙小声问。

    “去了就知道了。”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

    “就是,废话太多了。”钱多串也不高兴地附和着,叶兰泽一听,立刻像受气小媳妇似地闭紧了双唇。

    “小姐。”一个婆子守在小房子门前,见到他们过来,赶紧过去行了礼。

    “我过来取食材。”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老奴这就开门。”婆子拿出钥匙将门打开了。

    “这么多鸭子?”叶兰泽看到厢房内挂着十几只鸭子,忍不住惊叫起来。

    叶子衿笑了笑,“都进来吧,一个人提几只,别碰破了皮。”

    钱多串看到这么鸭子挂着,心里早就乐开怀了,哈哈,中午的时候,终于可以敞开肚皮吃了。

    大家将鸭子提到了厨房,叶子衿就开始忙碌起来了。厨房里有现成的吊炉,枣木也准备好了。她用软塞子用巧劲从鸭子地肛门塞进去,然后拉出鸭舌,从鸭嘴里灌上汤汁,接着用调好的糖水对鸭子的外面进行二次淋。

    做好一切后,跟着过来学习地青石等几个,立刻过去点上了枣木,随后将鸭子挂了进去。

    “看好了,发现变色,立刻调整位置。”叶子衿吩咐。

    “是,小姐。”青石几个认真答应着。

    小厨房就在隔壁,叶子衿也不着急,“有什么事情叫我。”嘱咐几声以后,她直接到了隔壁的小厨房开始做几道菜。

    味道太香了,叶兰泽和钱多串帮不上忙,就站在一旁直勾勾地看着。

    “你们别站在这儿了,我看着头昏。”叶子衿没好气地说,两个看闲的人托着腮,一直坐在边上盯着她看,也不嫌厨房里热得厉害。而她了,可怜地忙得汗流浃背,任谁心情都不会太好。

    “哦。”钱多串和叶兰泽异口同声答应一声,就出去了。

    “钱公子。”来到厨房外,叶兰泽看着钱多串,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没话的话,我走了。”钱多串板着脸显得很不高兴。

    叶兰泽显得更加忸怩了,她红着脸,“我……”

    “两个人要说悄悄话,到一边去。这儿是道,让开。”就在这时,叶子楣抱着一个罐子过来了。

    “我来,多沉呀。”钱多串对叶子楣有天生的畏惧感,他一见叶子楣一个人抱着那么沉的一个罐子,立刻先献媚讨好一下。

    “谁要你帮忙,你还是照顾好你未来媳妇吧。”叶子楣冷笑。

    “你可不许坏我名声,我没有媳妇。”钱多串趁着她不注意,一把夺过罐子。

    “给我。”叶子楣大怒。

    “我抱着,太沉了,送哪里去?”钱多串脸上的笑容不变,讨好再讨好。

    “死胖子,王八蛋,将东西还给我。”叶子楣差点儿被他气死了,不住跺着脚想要回自己的罐子。

    “姐,我要的酱料呢?”厨房内,叶子衿在催促。

    “来了,酱料在这儿了。”钱多串答应一声,一个健步进了厨房。

    “死胖子。”叶子楣还在生气。

    “子楣姐,你就别生气了,钱公子也是为了你好。”叶兰泽小声说。

    正说着了,钱多串乐呵呵地从厨房里出来,他兴高采烈地告诉叶子楣,“子衿真够朋友,做了好多菜了。”

    “就知道吃,都胖成团了。”叶子楣嫌弃地看了他一眼,然后推门进了厨房。

    钱多串一愣,随即大声反驳,“胖是有福之人。”

    叶兰泽脸色一红,在边上用力地点点头,“祖父和祖母也是这样说的,我从小就比较胖。子衿和子楣太瘦了,瘦有什么好?”

    钱多串闻言,扭头看了她一眼,忽然生气地扭头就走。

    “钱公子,你为什么要生气?”叶兰泽愣了一下,然后追上前委屈地问。

    钱多串站在院子里,冷笑看着她,“你自己胖就是有福?别人瘦就是没福?别忘记了,你还住在这边吃在这边了,白眼狼。”

    “不是,我没有那个意思。”叶兰泽急得都要哭起来,“我就是赞同你说的话。”

    “赞同我说的话,我嫌弃过子衿和子瘦吗?”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心情不好,钱多串的态度变得咄咄逼人起来。

    “放心,你们嫌不嫌弃我们瘦,都不会影响我们。两个有福之人,哦!”叶子楣从厨房出来,听到了两个人吵架地内容,立刻不阴不阳地讥讽了一句。

    “子楣,不是你想的那样,你听我说。”钱多串急着解释。

    叶子楣却理都没有理他,直接走了。

    钱多串急急忙忙地追上去想解释一番,冤枉呀,他就是将家里长辈的话搬出来随口那么一说,可是被该死的胖丫头那么一搅和,话全都变味了。更该死的是,话还被当事人给听到了。

    叶家姐妹全都是记仇的人,他可不想到了饭点,又被驱逐出叶家。

    “怎么呢?”急着往前冲的钱多串,没注意一头撞在了刚回来的叶苏离身上。

    “钱多串,你不会又惹了子衿和子楣吧?”叶苏凉笑眯眯地问。

    钱多串想找个调解人,于是将刚才的事情解释了一番,“我真是没有任何意思。”

    “活该。”叶苏凉不但没有帮忙地意思,而且直接从他身边绕过去了。

    叶苏离也瞥了他一眼,从他边上走了过去。

    钱多串彻底石化了!

    “钱公子,都怨我,是我不会说话。”叶兰泽红了眼睛。

    钱多串没精打采看了她一眼,不耐烦地说,“可不就是全怨你嘛,要是中午有吃的,什么话都好说,要是我被赶出去,没吃的,咱们没完。”

    吼完了,他急急忙忙地走了。

    叶兰泽继续红着眼睛站在院子里,满心都是委屈。明明,她说的就不是那个意思!

    叶子衿可不知道钱多串和叶兰泽在外面吵架了,她做了十个来个菜以后,决定中午吃清汤面。

    “你怎么还来?”等她回到花厅,却发现容峘坐在了餐桌上,脸色立刻晴转多云。

    “爷从昨天晚上到现在都没有吃一口东西。”天枢轻声解释。

    “关我什么事情?我是你家厨娘?”叶子衿不客气地反问。

    天枢……

    “叶子衿,你当缩头乌龟是不是?”门外,忽然传来了叫骂声。“我带了厨子过来,你吓得缩在家里干什么?”

    “将人提进来,让她站在边上看着大家吃。”容峘忽然冷冷地吩咐。

    “是,主子。”天机答应一声,匆匆出去了。

    “反了你,居然敢对我出手。”外面的愤怒声很大,然后,就变得寂静了。

    不大一会儿,天机扛着一个人进来了。

    “扔在边上,让她看着。”容峘的声音很淡。

    他似乎又恢复到了初来叶家时的冷漠和疏离,满屋子静寂无声。

    容峘抬眼看着叶子衿,也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盯着她看。

    “好了,才都上来了,吃饭、吃饭。”叶良禄作为一家之主打破了这份寂静和尴尬。

    “是呀,还愣着干什么?”马氏拍了一下还在生气的叶子衿。

    叶子衿见状,直接找了位置坐下。

    容峘见她故意坐得离自己远远的,身上的寒气更重了。

    “将烤鸭端上来。”叶子衿吩咐。

    “是,小姐。”摇光和玉衡见势不妙,连忙去了厨房。

    不大一会儿,她们端着烤鸭、酱料回来了。

    叶子衿站起来,拿过刀具,准备片鸭子。

    “小姐,让奴婢来吧。”摇光上前说。

    “我来。”叶子衿板着脸拒绝,她拿着刀片将鸭子片成了一百零八片,然后拿起冷了的荷叶饼夹了葱丝和酱料,又夹了肉片卷起来递给了马氏,“娘,你尝尝。”

    “好。”马氏接过,想都没有想,又递给了一旁板着脸地容峘,“六公子,你先来。”

    叶子衿气得半死,容峘嘴角微微勾起,接过了马氏递过去的荷叶饼,慢慢地吃起来。

    她狠狠地瞪了容峘一眼,然后又给马氏和叶良禄分别包了一个递过去。

    “我也要。”钱多串都快气死了,明明说好是请他的,为什么他还要排在容峘后面呢?

    “没手?”叶子楣冷冷地瞥了他一眼。

    “钱公子,我给你包。”叶兰泽慌忙地表现自己。

    “我自己来。”钱多串除了生气、生气,还是生气。

    “给。”叶子衿包了一个递给他。

    叶兰泽也想让叶子衿包一个给她,但全桌看着她的目光都不善,她只好委屈地自己裹了一个。

    被罚站的李玲珑眼泪都下来了。

    她堂堂一个郡主居然被罚站在边上看着一群乡下人吃饭,说出去,她哪还有脸去见人?罚她的人,还是自己最崇拜最喜欢的六哥,她不想活了。

    该死的,为什么,饭菜那么香?为什么要往她的鼻子里钻。

    一切都是叶子衿这坏丫头的鬼主意,哼,等她能动了,看她怎么收拾叶子衿。

    “再尝尝这个。”叶子衿将京酱肉丝卷递给了马氏和叶良禄,然后又皮笑肉不笑地夹了一块爆炒肥肠给容峘。

    哎哟?这玩意也能吃?李玲珑认为叶子衿是在故意侮辱容峘,气得脸色涨红,却苦于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死死地瞪着叶子衿。

    叶子衿装作没看到,将肥肠丢进了容峘的餐具中。

    容峘的胃不是很好,平时并不是太喜欢刺激性的东西,叶子衿的确是在故意整他。

    容峘却一点儿感觉也没有,直接用筷子夹起了肥肠,慢条斯理地吃下去了。

    叶子衿气结。

    接下来,她再也不管容峘了。

    天机等人在后面见了,个个都苦笑不已,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这一只送到老宅子去,记得片了。”叶子衿吃得很快,吃完了,她就开始分烤鸭,做了十四只烤鸭,自家桌子上就灭掉了四只,剩下的八只,她开始打包送人,村长、木头家、六个族老和老宅子各一只,剩下两只归天机他们。

    天机几个都知道跑腿的好处,一阵风似的出去了。

    李玲珑见状,更是气得想吐血。

    肚子好饿呀,这些没眼力的家伙居然真的没有一个人愿意管她,一个个眼睁睁看着她受罪。

    叶子衿做得更绝了,她吃完以后,直接将让人将桌子上收拾干净了,桌子上干净得能照见人影。

    “放开她。”容峘冷冷地发话。

    天枢过去点了她的穴位,李玲珑终于可以说话了。

    “六哥,你欺负我。”李玲珑眼泪唰唰地往下流。

    “让人别人敬重你,你首先得敬重别人。”容峘淡淡地回答。

    哟,这么深地道理他都懂,难得哟。叶子衿挑了挑眉。

    马氏等人觉得这么严肃的场面不太合适他们,大家全都一哄而散回房间去休息了。

    “她只是一个乡下妞,怎么能配得上你呢?”李玲珑不甘心,“为了她,你居然连我过生日你都不愿意回京。她哪点儿好呢?”

    “她哪里都好。”容峘回答,“能住到我心里的人,自然是最好的。”

    叶子衿直接石化了!

    他妈的,告白来的太过突然,她一点儿心理准备也没有呀!怎么破?

    “她不过是厨艺好一些罢了,天下比她厨艺好多人多得去了,六哥想找什么样的厨娘找不到。”李玲珑听了他的话,心里更气了。

    “容峘,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变态。”叶子衿惊讶地指着容峘说。

    “你敢骂我六哥是变态?”李玲珑的炮火对准了叶子衿。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误的话,你刚才说喜欢我对不对?”叶子衿指着容峘问。

    容峘笑着点头承认,“玲珑一直好奇我心中的人会是谁,我就告诉了她。”

    “你欺负我好玩吗?”叶子衿气呼呼地看着他。

    “欺负你?我心里的人,容不得别人欺负,我自己更会捧在手掌心。”容峘笑眯眯地回答。其实如果不是因为李玲珑地误入,他或许不会这么快就表明心迹。

    他是从什么时候喜欢子衿的呢?是从这丫头不服输地找钱多串麻烦时?是从这丫头告诉他杂交水稻的妙处时?是从这丫头创造了一个个奇迹时,还是看着她不声不响地从一穷二白走到了今天?

    世人都说姻缘讲究门当户对,他原本也是这样认为。但经历过生死考验过后,什么狗屁门当户对,他已经不在乎了。

    他在乎自己所想。

    叶子衿前些天说过,她这辈子不想嫁人,当时他的心情有多愤怒,估计没有人知道。当她说出那么一大段“歪理”时,他也觉得哑然失笑。但过后,他仔细一想,忽然就明白了叶子衿的无奈和失望。

    容峘想不通的是,以叶子衿的年纪,她怎么会有那样的深沉的思想和与世上格格不入的想法?

    他看到玲珑对叶子衿的攻击,他连想都没有想,就直接选择护着叶子衿。

    容峘一向是个果断的人,他知道自己需要什么。

    表明心迹虽然唐突了一些,但总算是了了心里的一个心思。

    “容峘,正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个变态?”叶子衿大惊失色地盯着他。

    “你才变态了。”容峘还没有来得及做出反应,一旁的李玲珑却气得直接跳出来和她对上了。

    “我今年十四岁,还属于未成年人,他就开始打我的主意,摆明了有恋童癖。他不是变态是什么?”叶子衿暴跳。

    老实说,叶子衿的反应有些出乎李玲珑的意料之外,但现在她顾不上这些了。作为容峘资深崇拜者维护者,她现在主要的任务就是要全心全意地维护好容峘的名誉。

    “十四岁?已经不小了。”李玲珑一副大人的模样,“在乡下,很多十四岁的小姑娘已经做了母亲,再说了,再过一年半,你就到了十六岁,十六岁及笄,那是必须要成亲了,否则的话,你就成为老姑娘了。”

    “呵呵,说的是你自己吧。告诉你,我没打算成亲,我满足不了他那点儿小癖好。”叶子衿笑眯眯地看着她回答,“照着你那么一说,我就更不会搭理他了。”

    “为什么?”李玲珑惊讶地问,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初衷是为了容峘抱打不平。

    “他现在多大呢?”叶子衿指着容峘问。

    “十八。”李玲珑下意识地回答。

    “这个年纪都够当孩子他爹了,要是我和他站在一起,年纪方面就差一大截,别人会笑话我的,为什么要找了一个这么老的男人。”叶子衿最大的特点就是说起胡话来,从来都是一本正经。

    “你胡说。”看到她嫌弃容峘的模样,李玲珑差点儿被她气疯了,“这世上很多女人找了比自己大二十的都有,六哥才比你大四岁,你居然敢嫌弃他?”

    “别人我管不着,我就管好自己就行。”叶子衿站起来,“不想和你胡扯,我得躺躺,等会儿还得去作坊了。”

    “六哥。”李玲珑被她随意的态度气得浑身发抖,她气呼呼地指着叶子衿向容峘告状,希望容峘能向着她说几句。

    “我说过了,她是我的心中人,你说我会向着谁?”容峘淡淡地问。

    李玲珑用难以置信地目光看着他,“六哥,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嗯。”容峘根本没有否认的态度。

    李玲珑目瞪口呆,居然不知道该什么才好。她好想哭得说!

    “如果再迟的话,你就连烤鸭地皮都看不到了。”容峘淡淡地说。

    对呀!还有烤鸭!李玲珑一阵风似的跑走了,一会儿隔壁传来一声怒喝,“这一只鸭子不许动,归我了。”

    屋子里只剩下容峘一个人,他淡淡地看着小楼的三楼方向。嫌弃他老吗?不愿意嫁人?没关系,既然悄无声息地不经过他的同意进入到他的心房,那么以后他有的是时间和她耗着。

    叶子衿躺在床上也很泄气,古代人早熟,容峘和李玲珑说的话可能是真的。

    该死的容峘可能是真的对她动了不一样的心思。不过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情,在叶子衿看来,容峘之所以对她动了心思,是看到了她身上潜在地价值,而是即使她从没有问过容峘的身份,但她可以通过种种迹象猜测到,容峘的身份不一般。

    叶子衿不喜欢复杂的人,她喜欢简单的生活,就如现在,不时地欺负钱多串一把,逗逗叶兰泽,气气老宅子那边,多舒适的生活,她不想有人打破她现在平静的生活。

    所以,该死的容峘滚一边去吧。

    想通了以后,她闭上了眼睛小睡。

    摇光和玉衡在外面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无奈。

    李玲珑抱着烤鸭飞一般回答了容峘院子中,然后命令一个厨子过来将烤鸭片成薄片。

    厨子地刀工还可以,一会儿就将烤鸭片成了薄片,可是李玲珑还是有些嫌弃,她觉得自己带来的厨子片的没有叶子衿那丫头片得薄。

    “哼,我倒是要看看你的厨艺到底有多好。”她一边安慰自己,一边学着叶子衿的动作开始用荷叶饼卷起了烤鸭,酱料和大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