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3章 平安好滋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李玲珑本来就想吃一口,借机嘲笑、讥讽叶子衿一番,然后再说服容峘离开平安镇。在她看来,就这么一个小村庄,容峘住在这儿太委屈了。

    想找厨娘,天下有的是厨子,她可以帮着找他找。

    但烤鸭的美味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之外。怎么这么好吃,鸭子的外面成枣红色,油很多,却肥而不腻,一点儿鸭子的腥味也没有。最美味的是小碗中的酱汁,为什么味道如此特别?

    李玲珑发誓,这是她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一道菜了。

    “居然想到配着黄瓜条和大葱吃,脑子不错嘛。”一边吃一边自言自语,很快半只鸭子被她吃了。“没呢?早知道就应该将一整只全都抢过来。”

    看着桌子上的碎骨头,她忍不住嘀咕。

    “郡主,小人一定会竭尽全力打败那丫头。”片丫头的厨子,很没有眼力地上前表忠心。

    李玲珑听了,脸色白一阵青一阵红一阵,最后她无精打采地对厨子挥挥手,“你们下去好好准备吧。”

    厨子又表了忠心以后,才退下了。

    “还以为自己很厉害了,就这半只鸭子就干掉你们了。”等厨子下去以后,李玲珑又遗憾地看着空桌子。

    忽然,她想到了中午叶家桌子上丰富的菜肴,于是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明日回去吧。”就在这时,身后忽然传来容峘的声音。

    李玲珑扭头果然看到了容峘站在她的身后,她见容峘的脸色很冷,立刻拿出女孩子的特招,“六哥,我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就让我留在这儿玩几天吧。”

    容峘淡淡地看着她不语。

    李玲珑带着媚笑也看着他。

    两个人都不声不响,良久,李玲珑首先败下阵,“大不了,我不再去找那丫头的麻烦就是。”

    “半只鸭子一个人全都吃呢?”容峘的语气有点儿像调侃,又有点儿像是讥讽,李玲珑不清楚他到底什么意思。不过刚刚在叶家,容峘已经很明白的说明,他会维护叶子衿了。所以李玲珑心里就算羡慕嫉妒恨,她现在脸上也不会表现出来。

    “她果然有两手,难怪六哥会对他另眼相看。不过,六哥,我带来的厨子,厨艺也很不错,你不尝尝就赶走他们,也太对不住我了。我可是花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了这几个人带过来。”李玲珑继续撒娇,“我好不容易才说服父王和母后,他们才同意我过来找六哥,让我在六哥这儿多待几天。六哥你不能直接赶我走,哇……。”

    说着说着,她开始小声抽泣起来。

    “那就留在这儿五天,五天之后必须厉害。还有,不许过去欺负子衿,别忘记她将来会是你嫂子。”听她提到平西王,容峘最终还是同意让她留下来了。

    李玲珑立刻苦脸变笑脸,哈哈,果然苦肉计还是挺管用地嘛。

    “六哥,不是我故意想说难听的话。”李玲珑小心翼翼地看着容峘带着讪笑开口,“她那样的身份,皇上不会同意六哥娶她的。如果她进府当个如夫人倒是勉强可以。”

    “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容峘淡淡地说,“你只要保持对她敬重即可。还有,别在她面前胡说八道,否则的话,即便是王叔护着你也无济于事。”

    “噢。”李玲珑见他为了叶子衿警告自己,心中对叶子衿更加不喜了。

    叶子衿小睡了片刻以后,下午又来到了作坊内。

    上午做的豆皮和豆面皮已经晾干了,她直接带着摇光和玉衡、青石他们进了小间,然后开始配料。八角、茴香、盐、糖、酱油、辣椒粉……

    别小看配料,辣条味道要想好,调味很重要,等调料配置好了,青石、路子等人将调料端了出去。

    所有的豆皮、面豆皮全都放进了调料桶里过一遍,然后开始下油锅炸。

    炸好以后,女工再将豆皮放在竹筛子上控油,等油不再往下滴,大家立刻开始分工装包。所有的辣条全都用筷子装进纸包。

    油纸是几天前钱多串特意找印刷铺子定制的。纸上有商标,好滋味三个字是红色的,看着就喜庆,上面则用红色的花朵图案标上平安镇几个黑色小字。

    油纸包封口用的也是土办法,都是用熟面糊折叠封口。

    一个下午忙碌结束,几百包的辣条就出来了。

    虽然人工的速度比不上现代的机械,但胜在每一袋子的辣条数量不是太多。第一天,大家也只是小试一番,因此,做出的数量稍微小一些,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大家每人带两包回去让孩子尝尝。”叶子衿站在院子里大声招呼大家。

    于是油坊、醋坊、酱油坊的工人全都出来了。三间作坊,几十口的人,一人领了两袋以后,铺子里剩下的就不多了。

    “用篮子装上三十袋。”叶子衿吩咐。

    “是,小姐。”摇光和玉衡地话都不多,但做事十分麻利,又非常有眼色,叶子衿对这两个贴身丫头倒还算满意。

    “都分了,还卖什么?”姚氏不赞同地说。

    “就是,一天也没有做出多少了。”金氏也不舍。

    “第一天做出的东西,工人肯定是要尝尝鲜,不在乎这么一点儿。明天大家熟练了,自然做出的数量就会多起来。”叶子衿笑着说。

    “也就你这么大方了,要是还有人不知足的话,简直要天打雷劈。”叶巧巧笑着说。

    “说得对。”夏氏跟着附和。

    大家一边走一边出了作坊。

    叶苏心和叶苏协都得到了辣条,兄弟两个按照约定还是来到了小树林。

    “来,吃辣条。作坊里现做的东西。”叶苏心撕开了一包辣条。

    “我尝尝。”叶文清到底是孩子,急不可耐地伸出了手。

    叶苏心将辣条递到了他面前。叶文清从里面抽出了一根,刚塞进嘴里就大叫着,“哎哟,好辣呀。”

    “我尝尝。”叶苏协也抽出了一根吃起来,“不错,好吃。”

    叶苏心沉默地抽出一根放进嘴里,一根辣条下肚,他就明白了,叶家村真的要出名了,而出名地原因则是因为叶家村有了一个叫叶子衿的姑娘。

    “二哥,咱们不将辣条带回去吗?”叶苏协担心地问。

    “就吃一包。”

    叶苏协想到家中还多了两个蠢货没有走,也不禁叹口气。

    叶子衿回到家中,高高兴兴地将辣条分了,简直是见者有份,连看门的小孩子都得到了一份。

    “这玩意?”天机丢了一根辣条放进嘴里,吧唧、吧唧几口下肚,觉得挺过瘾。

    天枢几个慢慢地吃起来,也不说话。

    “好吃,不错。”钱多串简直爱死了辣条的味道。

    容峘像往常一样到叶家来,他话不多,不过看着叶子衿的眼神带着温暖。

    叶子衿本不想搭理他这个“变态”,但常言说,伸手不打笑脸人,既然容峘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那她也就装作啥事没有发生好了。

    “容峘,辣条比较辣,你要吗?”她皮笑肉不笑看着容峘。

    “可以尝尝,以后我们可是要合作的。”容峘淡笑着回答。

    叶子衿听了,立刻抽了一包香辣味道的辣条递给了他。

    容峘淡笑着将辣条放进了嘴里,慢慢地吃起来,“不错。”

    “香辣味道好吃,麻辣味道也好吃,甜辣的也不错,三种口味都好。”钱多串一会儿抽一根这包里面的,一会儿又抽一根另一包里面的,嘴巴根本停不下来。“子衿,这一次的生意,你能不能落下我。”

    一边吃,难得的是,他还不忘记正事。

    “她的合作者是我。”容峘淡淡地开口。

    叶子衿对他怒目而视,钱多串也对他怒目而视。

    容峘不声不响又抽了一根辣条。

    “钱公子,我想尝尝你那包甜辣味的。”关键时刻,叶兰泽煞风景地来了一句。

    钱多串立刻将三包辣条圈到了自己的怀中,“这几包我已经吃了,你怎么吃别人的口水?”

    一边说,他一边用嫌弃的眼神瞪着叶兰泽。

    叶子衿挑挑眉,这画风不对,该死的胖子不会真的是变心了吧?这种形势有点儿不妙呀!要是这两个人闹掰了,老宅子那边肯定认为是自己捣蛋,唉,做人可真够难的。

    叶兰泽看到钱多串嫌弃她,眼圈一下红了。

    马氏装作没看到,扭过头去吩咐蒋氏,赶紧上菜上饭。

    叶良禄、叶苏凉和叶苏离都是男人,肯定也不会管,叶子楣一巴掌招呼到了钱多串身上,“又不是让你们同吃一根,你分一点儿给她会死呀。”

    钱多串抬头委屈地看了一眼叶子衿,叶子衿正笑眯眯地看着叶兰泽,迫于叶子楣太过霸道,钱多串气呼呼地将其中的辣条倒入另一个袋子里,然后每一袋抽出一根放入空袋子中,“给你。”

    众人全都无语了。叶兰泽则笑眯眯地接过纸包,“谢谢钱公子。”

    李玲珑站在叶家院子外面,急得团团转。

    她就好奇叶子衿还会做什么吃的,但她上午骂了人,不能直接闯进叶家。她可不会认为容峘对她说的话是闹着玩。

    好不容易出来,要是因为得罪了六哥,直接被遣送回去,她上哪里哭去?

    “你进去对你家主子说一声,就说我过来找六哥。”想了半天,李玲珑还是没有憋住,直接对守门的孩子吩咐,她找的借口很蹩脚,不过也算说得过去。

    守门的孩子不敢怠慢,小跑着进去,将李玲珑过来找人的消息传递到了。

    “找你地,你出去吧。”叶子衿不客气地对容峘说。

    “她是我一个叔叔家的堂妹,一个人在外并不容易,虽然个性刁蛮了一些,不过为人还算不错,女孩子的脸皮比较薄,她应该是对子衿手艺馋了,能不能看在她孤身一人的可怜样,让她过来搭个伙?”

    “带了六个厨子过来挑衅,还孤身一人?你欺负我傻?”叶子衿冷笑着说。

    “你这孩子,咋一点儿容忍之心都没有。”马氏拍了她一下,“上门就是客,何况六公子作为客人,已经代替她,妹妹道歉了,你还想怎么着?”

    “不想怎么着。”叶子衿摸着脑袋回答,然后冷哼一声,再也不看容峘。该死的狐狸,倒是会找空子,找她老爹老娘是吧,行,接下来几天姐决定不下厨了。

    李玲珑经过容峘的说情,终于得以进到了花厅内,她也不客气,直接让丫头搬了一张椅子靠在了容峘身边。

    “大家别客气呀,都多吃一些。”因为容峘和钱多串是叶家常客,因此叶家人已经习惯了他们存在,但多了一个李玲珑以后,叶家人又开始不自在了。

    叶子衿撇撇嘴,便宜老爹老娘真可怜,典型的死要面子活受罪。明知不自在,还将一只小老虎放进来干什么?

    “味道很一般。”李玲珑果然是过来挑刺惹人厌来者,吃了几口菜以后,她就忍不住开始挑剔评价起来。

    “不喜欢,没有人逼着你吃。”叶子衿冷笑,继续吃自己的。

    “对,不喜欢可以不吃。”钱多串死忠叶子衿,叶子衿针对李玲珑,他立刻附和着。

    “我觉得很好吃。”叶兰泽疑惑地瞄了李玲珑一眼,这丫头是不是舌头不好,这么好吃的菜居然还嫌弃,嗯,桌子上的菜虽然比不上子衿亲自下厨,但比起外面人做的,也要好吃千百倍了。

    “你吃过几个厨子做的菜?”李玲珑嫌弃地瞪了她一眼。

    “既然不喜欢,那就回去吃,明日还是回家去吧。”容峘的淡淡地开口。

    “没有说不喜欢,我就是随口一说哈。”李玲珑赶紧低着头吃东西,再也不敢乱开口。

    虽然说南靖国是以炖菜为主,但炖菜之中也不是没有好厨子。李玲珑是真的吃过名厨做的饭菜。她也不是故意嫌弃。

    不过吃了一会儿,她又觉得叶子衿的厨艺不错,最起码,饭桌上很多道菜地做法创新了,小炒什么的都有,口味上也更加丰富,甚至其中有几道菜的口味还真心不错,算是惊艳之作了。

    只是,她对叶子衿的期待比较深,真的品味过后,觉得桌子上的饭菜和心目中的预期目标相处太多了,因此她才会一直叽叽歪歪。

    “咦?这也是吃的吗?”李玲珑本质上也算是一枚吃货,当她看到容峘面前还有一个开封的袋子,兴致立刻来了。

    她也不经过容峘的同意,直接伸出筷子夹了一根辣条吃起来。

    哼,又一个吃人口水的家伙,钱多串嫌弃地白了她一眼,然后伸出手向叶子衿讨要,“子衿,再给我两包,下午我当零食吃。”

    叶子衿从脚下的篮子里拿出两包递给了他。“虽然味道不错,但不能多吃,伤胃。”

    “嗯嗯,明天开始我就少吃。”钱多串立刻答应。“你多送我一些呗,我要让人送去给祖母、爹和娘尝尝。”

    “等会儿到作坊里去拿。”叶子衿和他一问一答,说得还挺火热。

    “子衿,我也想要。”叶兰泽轻声说。

    “你给银子吗?”叶子衿瞥了她一眼问。

    叶兰泽一下傻眼了,她从没有考虑过要给叶子衿银子了。

    “你打算怎么卖?”容峘问。

    叶子衿白了他一眼,“暂时还没有想好。”

    如果有必要地话,叶子衿还真不想事事都和容峘合作,毕竟,只找一个下家的下场并不是太好。

    “胖子,我决定了,分一半的代理权给你。”也就那么一瞬间,叶子衿已经改变了主意。

    “真的?”胖子喜出望外。

    “我骗过你?”叶子衿气呼呼地问。

    胖子见她心情不好,立刻摇摇头,“没有。”

    “你做大的代理商,不用自己单独卖,可以找小一级的代理商,每个州一家,这样你虽然少赚了一些,但实际上你要省心很多。”叶子衿给他出主意。

    “不用。”钱多串喜滋滋地说,“我家到处都是铺子,银子给别人赚干什么?”

    “笨蛋。”叶子衿冷笑看着他。

    又骂人,一言不合就骂人,钱多串心里不服气,却不敢反驳质问。

    “子衿,钱公子说得对呀。他家里铺子多,凭什么还要让人赚了钱。”叶兰泽维护钱多串。

    “两个笨蛋。”叶子楣冷笑着开口,“她傻就算了,你也跟着白痴,亏你们钱家还是做生意的人家了。”

    “我哪里笨呢?”叶兰泽坚决不承认。

    “妹妹是让你接下生意,趁机多认识一些人脉,将人脉掌控在自己的手中。有时候人脉要比钱重要许多。”叶子楣鄙夷地再白了钱多串一眼。

    钱多串恍然大悟,他感激地看着叶子楣,“谢谢你,子楣姑娘。”接着又扭头用热切的目光看着叶子衿,“子衿,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每个州找一个代理商,然后我们钱家铺子也跟着搭卖,所有货物的价格一样。”

    “行,胖子我看好你哟。”叶子衿笑着点点头。

    容峘见她和钱多串的关系亲密,顿时醋意大发,整个人的气势都冷下来。

    李玲珑本来还想讥讽叶子衿几句,见状也不敢再开口多说一个字了。

    “是不是明天早上就可以发货?”钱多串兴奋地问。

    “暂时不行。”叶子衿摇摇头,“刚开始做,配方还在调整之中,其次,工人还不够熟练,所以产量上不来。我打算再增加几个口味地土豆片,这样一来,你们出货的时候,也不会因为物品太单一而麻烦。”

    “行,我听你的。”钱多串一听她要增加品种,更加高兴起来。

    “胖子,将上一次那个支烤炉的师傅再找来,我要用。”叶子衿说。

    “明天我就让他过来。”钱多串高兴地答应下来。

    两个人旁若无人般在吃放的过程中就将生意定下来了,自始至终,容峘的脸色也不算好。

    叶家人这顿饭在他的低气压下,吃得也很辛苦。

    晚上,当叶子衿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时,发现容峘已经坐在她的屋子里。

    叶子衿下意识地查看了一下四周地窗户,当她发现一处窗户被打开时,顿时勃然大怒,“六公子,你的行径算不算上登徒子呢?”

    “钱家未必能守住。”容峘皱着眉头看着她。

    “我看你是想吞独食。”叶子衿更不高兴,“钱多串不是笨蛋,他虽然看起来傻乎乎的,但论起做生意,他自有一套。能不能守住,只要你不捣蛋,剩下的问题就该他自己处理。守得住,生意可以照旧。守不住的话,生意到此为止。酒香不怕巷子深,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大不了麻烦一些,多签约几家客商罢了。”

    “你在和我赌气吗?”容峘忽然看着她幽幽地问。

    “不是。”叶子衿冷笑,“虽然我看着你不爽,但生意归生意,私事归私事,我不会混为一谈。”

    “那好,既然如此,我可以答应分胖子一部分生意。”容峘叹口气,“但你答应我,别再和我赌气好吗?”

    叶子衿抬眼看天,这种人太自大,她懒得和他说话。

    容峘慢慢地走到了她面前,抓着她的肩膀认真地说,“今天你帮着胖子,我心里很难受。”

    难受个屁!叶子衿用眼睛瞪着他。

    容峘立刻笑了起来,“终于舍得用正眼看我呢?你上午说的话不是在看玩笑,你现在年纪小,但我会很有耐心等你长大,期间,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用担心,一切自有我来处理。”

    “你是谁我都不知道,你让我和你谈情说爱,你当我是傻子?”叶子衿冷笑看着他,“真当自己是大脸猫了。”

    “我姓李,李凌莫,南靖国当朝皇上六子,被封为越清王。”容峘微笑着第一次证实介绍了自己,“容峘是我的字。”

    叶子衿知道容峘的身份非富即贵,她也曾暗自猜测过他的身份。不过,叶子衿从没有将他的身份往王爷上猜测过,毕竟,按照她的思维模式,她一直认为所谓地王爷,应该是那种胡子一大把,性格古怪孤僻的半老头,最起码最年轻的那种,也应该是中年大叔。而容峘只有十七八岁的年纪罢了。

    容峘见她傻乎乎地睁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忍不住轻笑起来。他伸出双臂将叶子衿轻轻地揽着自己的怀中低语,“定州一带是我的封地,跟和我在一起,可能有人会过来麻烦打扰你。玲珑没有恶意,但后面的人则不一定。”

    他将下巴抵在叶子衿的头顶上轻轻的摩擦,容峘第一次知道靠近了女孩子,女孩子身上会这么香甜、温暖,这种温暖甚至让他忍不住打颤。

    “混蛋,你明知道会给我惹来麻烦,你居然还接近我。”叶子衿一把推开他,对他怒目而视。顿时,屋子里两个人所有的旖旎全都飞走了。

    这丫头就不能表现得正常一些吗?容峘不禁苦笑起来,“从我认识你开始,接近你开始,其实已经预示着麻烦。你现在想甩开我,也已经太晚了。你信不信,我这边和你闹翻了,那边就有人开始找你更大的麻烦。私盐贩运,这一条罪名足以让叶家村所有人赔上性命。”

    “你威胁我?”叶子衿冷笑看着他问。

    “不是。”容峘试着去拉她的手,叶子衿一把甩开了他的手,“从一开始,你就在故意接近我?”

    “我说不是,你信吗?”容峘反问。

    轮到了叶子衿沉默以对。

    “我注意到你,是因为你的厨艺和自信,后来你无意中透露出水稻杂交,我才让人找上了你。不过,当时我可不知道你会搞出这么多的生意。”容峘慢条斯理地说。

    叶子衿泄了气一般坐在了桌子旁一张椅子上。

    “所以后来你就陷害我,故意送来了这么多食盐?”叶子衿恼怒地问。

    “最开始,的确是想以此要挟你。”容峘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用意。

    叶子衿愤怒地盯着他。

    “但后来不是,只是想看到你快乐,看到你的笑,我的心情会跟着不由自主地明朗起来。我喜欢你看着你气老宅那边,喜欢看你欺负钱胖子,也喜欢看你逗那个胖丫头,喜欢看你数银子的模样……”

    尼玛,是谁说古人含蓄,不会甜言蜜语的,拖出去,叶子衿保证不打死他。

    “哄我也没有用。”叶子衿撇撇嘴,“我是肯定不会找个种马。”

    “放心好了,母妃走得早,我的身体自小就不好,所以我一直在外面漂浮不定。我很庆幸身边从没有丫头伺候过,还有你放心,人的心只有那么一点儿,既然我让你走进我的心,我就不会做让你不高兴的事,不会让你难过伤心。”

    丫的,有些感动呀!叶子衿暗暗想,糖衣炮弹什么的果然可怕,想她叶子衿在现代因为立志做一名神厨,一天到晚在农庄和厨房、课堂来回穿梭,加上身边还有一个妹控地哥哥和一个护短地老爸,她根本没有任何和同龄男性相处地经历,想当初,大学中有个学长刚对她伸出手,叶子衿还没有来得及接过他手里的情书,那位学长就被老哥揍得鼻青脸肿,打得连他妈都不认识了。至此以后,她大学四年算是白读了了,所有的异性几乎全都绕着她走呀。

    不好,扯远了,如今容峘冷不丁的示好,叶子衿对他的甜言蜜语表示还有些受用。

    “打住。”她抬起手阻止容峘,“别扯远了。你现在给我说说,以后食盐用多了,会不会有人告我一个贩私盐的罪名?”

    “你不是将所有的食盐用量都贴出告示出来了吗?”容峘笑着说,“所以我让你拒绝钱多串,你又不听。只要涉及到盐,事情就可大可小,如果不让别人抓住你的把柄,后期最好还是让商客自己过来取货比较好。”

    “平安镇也属于你的封地,你给个印章,让好滋味成为我独有的品牌,我怕别人也用这个商标。”叶子衿岔开了话题。

    怎么销售,还是后续地问题。作坊内的品种还太少,生产地数量也跟不上,她暂时需要借助胖子和容峘打开知名度。

    容峘对商标有兴趣,他是个聪明人,略想一下就明白了其中的奥妙,“你是打算以后将酱油、醋、豆豉、甜面酱,包括一切的商品全用上好滋味。”

    “对,先从叶家村做起,让叶家村、平安镇打出名字,以后别人也好过来运货。”叶子衿点点头。

    “一条产业链的崛起会带动其他茶业的兴起,王爷别忘记我以前给你的建议。”叶子衿淡淡地说,她有意撇开了有关感情的话题。

    容峘没有逼迫她,“过几日就会有条令下来。不过这一带虽然是属于我的封地,我却不能单独做主,自作主张将改变朝廷的条令去做事。”

    叶子衿好奇地问,“想必你是瞒了玉米和水稻的事情,可是后续朝廷要是向你要赋税怎么办?”

    “我自然有法子应对。”容峘淡笑着回答,“算是在关心我?”

    去他妹的老司机,叶子衿瞪了他一眼,想不通他一个高冷的贵公子,怎么转眼之间就变成了撩妹的高手。“王爷,我想休息了,请便吧。对了,以后劳烦你别从窗户随意进来,毕竟只有梁上君子才会不走寻常道。”

    “我记住了,还有我还是喜欢听你叫的字,王爷,不过是让别人叫的。”容峘大大方方地从门出去。

    叶子衿一见,气得一把抓住他的胳膊,这家伙肯定是故意。她可以料到,如果就这样让容峘大刺刺地下去的话,明天乃至后天,她都不会有安生日子过,光是想到马氏一个人地唠叨,叶子衿的脑袋就大了,“今天既然是从窗户进来,那么也得原路返回。”

    容峘听了,忍不住轻笑起来。

    他淡笑着退回来,从窗户飞身下去了。

    叶子衿一个人坐在桌子边生气,一会儿摇光和玉衡端着水盆上来了。

    “小姐,水好了,过来洗洗吧。”摇光试好了水温以后,才过来请叶子衿过去。

    “如果你们以后再像今天如此做的话,就不用留在我这儿了。”叶子衿冷笑看着她们说。

    “姑娘。”玉衡吃惊地看着她。

    摇光却一下给她跪下,“以后摇光不会了。”

    随即玉衡也做了保证。

    “我不管你们是谁,正如你们所说,既然跟了我,你们就该为我想。我不会用吃里扒外的人”叶子衿依旧板着脸警告她们。

    “是,小姐。”

    叶子衿见她们低头,洗漱过后,直接倒在了床上。

    摇光和玉衡将她床上的蚊帐放下后,端着水蹑手蹑脚地出去了。这是她们第一次见叶子衿发怒。

    第二日,叶子衿却像忘记了昨晚的怒火似的,依旧懒洋洋的使唤摇光和玉衡,对殷勤的庄姑也没有异样的脸色相看。

    “所有的土豆全都要将外皮削干净了,你们的工钱是按照土豆的重量算。”今日夏季,就是土豆收获地季节,叶子衿将村子里地土豆全都收购上来了。

    削皮的小刀也是从铁匠铺里定做,为了节省劳动力,她干脆从村子里招收人手,半大的孩子和能干的老人都可以上工。

    这样的举措,让村里人高兴不已,因为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大家坐在树荫下围着土豆就能干。削好皮的土豆全都放在自家带来的盆中,盆里放着清水,称重的时候,将清水直接倒了,然后有人抬进去,然后用定制的切刀将土豆切成薄片。

    “这种刀好,用太方便了,一刀下去,一个土蛋全都变成了薄片。”叶子楣盯着刀子看了好久。

    “明日得让人到别的村子去收购土豆。”叶子衿忙着调调料。

    “是呀,太少了一些,明年的时候,咱们家多种一些。”叶子楣下定决心。

    “土豆要种,你有那么多土地吗?”叶子衿反问她。

    “子衿,你看明年要不要再多开一些荒地?”叶子楣和她商议。

    “我也这样想了,子衿,来年的时候,我们多开一些荒地如何。”叶苏凉在一旁也跟着问。

    “那就看你们自己的了,如果决定好了开荒地,最好现在在大家还没有动手地时候,就将土地翻整过来。”叶子衿说。

    “那行,我们手里都有银子,开荒地也花不了多少钱,明日我就去找村长,再去买五十亩。”叶苏凉欢快地说。

    “买一百亩吧。”叶子衿迟疑一下说,“反正我是打算多买一些荒地,我几日我让上工的人多育一些白菘、萝卜。”叶子衿说。

    “行,我听你的。”叶子楣痛快地答应下来。

    土豆暂时也是油炸,洋葱家里收获多,叶子衿没有卖的打算,除去留种和自家吃的以外,她也用来炸了洋葱圈。因为昨天有了经验,一上午出的辣条比起昨天一天出的还要多,分外土豆片和土豆条也出来了一些,叶子衿按照现代的包装,也是用了柱形油纸盒子包装。

    按照惯例,做出来地土豆片也分了一些给工人,她自己带回去的一篮子,则刚到家就被钱多串抱住了一些不放。

    这家伙吃过烤土豆片,知道这玩意好吃,直接来了一个先下手为强。

    李玲珑见又有吃的,她也顾不上什么脸面了,直接让婢女从叶兰泽手里抢了一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