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4章 关于代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香酥脆,口味怎么这么好吃?

    “咦,原来土蛋片还有这么多种口味?”钱多串这家伙在吃的方面绝对算得上鬼精,他看到包装纸上的花纹不同,立刻猜到了有不同的口味,于是他将几种包装的土豆片全都拆开,然后坐下来慢慢地尝起来。

    “什么土蛋?一听就俗气。”叶子衿鄙夷地看了他一眼,“没文化真可怕,好好看看包装。”

    李玲珑正竖起耳朵偷听她和钱多串说话,当她知道自己手里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是土蛋那种低级地食物时,心里震撼得简直不要不要的。

    她拿到纸包也是直接拿到就吃,根本没有看任何包装。听到叶子衿的话以后,她终于偷偷地低头看了一眼包装,果然看着不起眼地包装上并没有土蛋两个字,而是用薯片代替了。

    薯片?又不是用红薯做成的,为什么要叫薯片?还有胖子手里的薯条和虾条,她也好想尝尝呀。虾条,是用虾子做成的吗?肯定不是,李玲珑很快就否定了,她总结了一下,叶子衿绝对算得上是个奸商。

    “去,拿支雪糕过来,我要吃红豆口味的。”叶子衿有气无力地趴在桌子上,别看薯片什么都是她做出来的,但实际上,对于这种膨化油炸食品,叶子衿半点兴趣也没有。她归结于这些全都是垃圾食物,她本人走的是高大上路线。

    “我也要。”胖子举起手来,“绿豆、酸梅的,我都要。”

    “死胖子,你当这些都是你家的?”叶子楣冷笑看着他。

    “那就两支好了。”胖子委屈地降低了要求。

    “子衿,我能不能也吃一个,一个,就一个。”叶兰泽小媳妇似的盯着叶子衿问。

    “记账哈。”叶子衿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成天就知道吃,能不能帮着做点正事?对了,你什么时候回去呀,总是赖在我家算怎么事情?要不,你住到钱多串家里去?”

    叶兰泽脸一下红了,一般是被叶子衿给气的,另一半则是因为害羞。

    “子衿,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钱多串不敢真的和她翻脸,但他真心觉得好委屈。为什么要让胖丫头住进他的院子里?他只是一个人住在这边,叶子衿还让一个姑娘住进去,像话吗?

    叶子衿就有那么点恶趣,闲着没事的时候,她特别喜欢欺负钱多串,当然也喜欢看着叶兰泽受气。

    “就是,你这丫头。”马氏瞪了叶子衿一眼。

    “娘,我发觉你对胖子比对我好,感觉我不是你亲生闺女似的。”叶子衿幽幽地看着马氏说。

    “你这丫头又开始说胡话了。你不是我生的,难道还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马氏被她给气乐了,“你见过人谁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孙悟空就是从石头缝中蹦出来的。”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看娘对我的态度,我一度就认为孙悟空才是我亲哥了。不过看爹和大哥、二哥、姐姐对我的态度,我又觉得不像,唉,现在我好纠结呀。”

    容峘见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已经见怪不怪了,他淡笑着看着她胡扯。

    “你这丫头是想气死我呀。”马氏又好笑又好气,却舍不得真的给她一巴掌。

    “真的有人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子衿,你肯定在骗人。”叶兰泽睁圆了双眼好奇地问她。

    “不信?”叶子衿下巴搭在桌子上,笑眯眯地问她。

    “不信。”叶兰泽使劲摇头回答。

    “胖子,你信不信?”叶子衿又扭头看着钱多串问。

    钱多串其实也不信,鬼才相信有人会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了,不过,他不傻呀。为了吃的,就算叶子衿说天上现在在掉银子,他都得信。“信,怎么不信,也许真的会有人从石头缝里蹦出来,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了。”

    “哼,就算天下奇人奇事很多,石头里也不可能生孩子。”李玲珑还就不信邪了,她偏不向着叶子衿。

    “大哥、二哥、姐,你们信吗?”叶子衿龇牙问几个老铁。

    “信。”

    “嗯。”

    “我信。”

    三个没有节操的哥哥姐姐,二话没说,直接支持她。

    “你们就惯着她吧,她本来就能扯,要是你们再说下去,她能说太阳从西边出。”马氏训斥几个儿女。

    “那也说不准哟。”叶子衿笑得咯咯响。

    李玲珑最见不得她高兴,“佛说,说谎的人是要下地狱的。”

    叶家人听了,眉头顿时全都皱了起来。子衿爱开玩笑,本没有恶意,算是无伤大雅的事。但这位李姑娘上来就咒人,也太过分了些。

    马氏最不高兴,自家地孩子,她怎么说都没关系,作为母亲,她却不容自己的闺女被人欺负了。

    “子衿才不会下地狱了。”难的是,叶兰泽居然也极力在维护叶子衿,虽然这丫头的维护听起来是坐实了叶子是在说谎。

    “哼,你是见不得子衿比你好。”钱多串此时更是力挺叶子衿。

    “怎么不问问我信不信?”容峘忽然幽幽地开口问。

    “你信?”叶子衿讥讽地看着他问。

    “信。”容峘斩钉截铁地回答。

    “六哥?”李玲珑惊呼,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向稳重睿智地六哥有一天居然也会不眨眼无原则的说谎。

    “只要是你说的,我就相信。”容峘再一次轻声说。

    “听到没有,连六公子都信子衿的话,只有没脑子的人才会怀疑子衿了。”叶苏凉得意地冲着李玲珑抬起了下巴。

    “不管怎么说,我是肯定不会信。”李玲珑相当坚持。

    “这样吧,我给大家说个故事吧,听了以后,信不信拿你自己判断哈。”叶子衿忽然坐直了身体,然后开始绘声绘色地讲起了《西游记》。

    听起来荒诞,但像这种大白话形式的故事还真的很少见。加上叶子衿一边讲,一边居然拿过小刀子开始雕刻,她每讲一个人物,就用萝卜雕刻一个人物想象出来。

    如此生动的故事,如此鲜明地人物形象,由不得别人不信了,别说叶兰泽听得睁圆了双眼,就是李玲珑也听得如痴如醉。

    “小姐,雪糕来了。”摇光用盘子端着一盘雪糕过来。

    “嗯,就讲到这儿了。”叶子衿从里面挑出一个红豆的雪糕吃起来。

    钱多串一伸手捞了三支,叶良禄等人觉得天气热,也一人拿了一支。

    叶兰泽想吃,又想到叶子衿的话,坐在这儿苦着脸也不敢伸手。

    叶子楣见状,没好气地取了一支递给了她。

    叶兰泽接过雪糕,顿时兴高采烈地吃起来。

    “六哥,你居然将冰都送过来呢?”李玲珑惊讶地问。

    “你当你六哥是神?什么东西都是他创造出来的?”叶子衿冷笑着看了她一眼。

    李玲珑气得要命,伸手也想取雪糕,叶子衿却抢先将雪糕的盘子直接拖到了自己面前,然后她就笑眯眯地盯着李玲珑看。

    李玲珑受不了这个气,直接瞪着她。

    叶子衿不说话,然后将雪糕盘子推到了容峘面前。

    李玲珑冲着她得意一笑,然后又伸出了手。

    “准许你吃了吗?”容峘淡淡地说。

    李玲珑用难以置信的目光盯着容峘,六哥学坏了,真的学坏了,居然护着叶子衿那个小妖精。

    “六哥。”李玲珑决定用泪水感动他。

    “再说话就回京城去。”他也捏了一支慢慢地吃了起来。

    满屋子就欺负她一个,李玲珑想死的心都有了。

    “猴子跟着菩提老祖学了本领以后呢?”叶兰泽一边吃,一边不忘叶子衿刚才讲地故事。

    “嗯,我接着讲哈。”叶子衿接着讲,一直讲到了孙悟空大闹天宫被佛主压在了五指山下。

    “小姐,饭菜都好了,要上菜吗?”春花进来问。

    “上菜。”叶子衿点点头。“将雪糕送到了冰窖里收好了。”

    马氏见李玲珑噘着嘴一直在生气,小姑娘虽然脾气不太好,但也没有什么坏心眼。不过雪糕放在容峘面前,马氏即使同情李玲珑,也不敢伸手在容峘面前拿呀。

    这会儿,她看到摇光端着盘子要走,立刻又取了一支,然后递给了李玲珑,“姑娘,你别和子衿计较。这些冰块真的是她自己捣鼓出来的,你尝尝味道呀。”

    “果然不是亲娘呀。”叶子衿摇着头感慨,“娘,有你这样坑这个女儿的吗?你没听到她刚刚是怎么挤兑我的?”

    “去去,都不认亲娘了,你还叫什么娘。”马氏白了她一眼。

    李玲珑赌气似的接过雪糕,然后飞快剥皮塞进嘴里。

    凉爽,甜,还带着淡淡的奶香,果真不是普通的冰块。

    “你不怕噎着?”叶子衿忽然伸出头凑近李玲珑面前问。

    李玲珑正吃得高兴了,被她这么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我才不会噎着了。”李玲珑等着她回答。

    “刚刚才质疑过创造者,接着就很厚脸皮地吃起来。如果我是你的话,别说吃了,就是坐在这儿都会觉得丢人。”叶子衿慢条斯理地说。

    “你信不信我让人砍了你的脑袋。”李玲珑真的快要被她气疯了,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侮辱她。该死土妞,居然在这么多人面前侮辱她,找死!

    一瞬间,李玲珑的鹜厉全都爆发了。

    “子衿。”叶良禄感受到了李玲珑的杀气,第一次呵斥了叶子衿。

    “不信。”叶子衿坐正回答。

    居然还敢继续挑衅她,李玲珑嗖地站起来。

    “看你的了。”叶子衿对容峘撇撇嘴。

    “如果她少了一根毫毛,你就不用回京了。”容峘淡淡地开口。

    “六哥,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李玲珑又被他给气哭了。

    叶子衿龇牙在一旁笑。

    “你就是个狐狸精,你明明说过不喜欢六哥,你还利用六哥,狗仗人势。”李玲珑是真的伤心了。容峘一直是她心中地偶像,没想到容峘为了叶子衿这样一个乡下妞,居然对她下了狠话。当然她绝对不会认为容峘在故意吓唬她,正因为她知道容峘从不开玩笑,所以她才特别伤心。

    亏她为了容峘四处网罗名厨,还千里迢迢地领着厨子跑来找他了。他就这样回报她吗?

    “我是不喜欢他呀。但他自己犯傻,非要护着我,我要是不利用他,不是傻子吗?”叶子衿说到利用,说得是那么理所当然。

    这下,连叶良禄和马氏都觉得自己闺女过分了。

    “你太卑鄙了。”李玲珑愤怒指着她,因为太过气愤,她连伤心都忘记了。

    “咦,你才发现我的优点儿呀。”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子衿,你这样不好。”叶兰泽吓坏了,虽然她不知道李玲珑的身份,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李玲珑很危险,她根本惹不起。

    “胖子,她说这样不好。”叶子衿指着叶兰泽换了一个告状的对象。

    钱多串本来看得兴高采烈,斗吧,斗吧,反正叶子衿不会吃亏。

    可是为什么战火要烧到他身上?

    叶子衿似笑非笑地看着胖子,等着他做裁定。

    胖子立刻正色支持她,冲着叶兰泽发火,“没见识就别乱开口,我觉得子衿姑娘这样就挺好。”

    “六哥,你看看,她还水性杨花。”李玲珑见叶子衿当着这么人面,就开始和钱多串“你侬我侬”,她的内心更火了。

    “李姑娘,请慎言。”马氏再惧怕李玲珑,也不容许她败坏叶子衿的名声。她刚刚还觉得李玲珑被叶子衿欺负得很惨了,这会儿,她心里又觉得李玲珑简直就是找抽型,完全是自找地。

    这姑娘怎么能败坏子衿的名声呢?

    “回去后自省。”容峘的脸色也冷了下来。

    “我说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我记得告诉过你,我和胖子的关系。我们坦坦荡荡,绝对是纯真的革命友谊。”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你这丫头,年纪不大,心思咋这么不单纯呢?”

    “子衿,啥叫革命友谊?”叶兰泽拉拉她的衣袖问。

    “没文化。”叶子衿鄙夷地瞥了叶兰泽一眼,接着她发现屋内所有的人全都瞪大眼睛在等着她的解释,她的脸色和语气立刻变得正经很多,“所谓革命友谊,指得是出生入死过,一同发财一同共过患难。”

    钱多串一听立刻点头附和,“对,我们就是纯真的革命友谊关系。”

    这句话,钱多串说得理直气壮。一同发财,这不难理解,他和叶子衿合伙做生意,可不就是共同发财。至于共患难,上一次遇袭的时候,他可是为了叶子衿差点儿豁出了性命。果然,他在叶子衿的心目中地位是无人可以替代的。

    就连叶子楣在听了叶子衿的解释后,都认真地点点头附和,“子衿说得没错。”

    马氏他们都没明白,不过他们算是勉强明白了叶子衿所说的意思,反正子衿和钱多串就像朋友一般,并无其他意思,只要不坏了叶子衿的名声,马氏他们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可是李玲珑说六公子对子衿感情不一般又是何解呢?

    最开心的要数叶兰泽,即使她一直坚定地认为叶子衿和钱多串之间没有什么,但亲耳听到两个当事人否认有特殊关系,她还是忍不住高兴。

    第二高兴的是容峘,他懒洋洋地看了子衿一眼,满眼都是笑意。

    李玲珑一再被她堵住,想离开,但又不服气,最后她还是气呼呼地坐下了。

    片刻之后,摇光和秀春等几个丫头,将饭菜端来了。

    青石、秀春、蒋氏几个的手艺似乎变得更好了,李玲珑带着气,故意吃得很快。

    钱多串一见,也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速度。

    三日过后,叶家村和平安镇所有的百姓迎来了好消息。

    “官差大人,这上面写得是啥呀?”不住有人问一早就过来贴告示的衙役。

    “皇恩浩荡,越清王体贴百姓,允许百姓自主开垦荒地。凡是在荒地上种植豆类的百姓,前五年将不收任何赋税,五年以后,只要是种植豆类,也只收取一成的赋税。此外,凡是在田埂和沟渠的小道边种植豆类、红薯、白菘之类的农作物也免除赋税。”衙役脾气不错,很尽职地说明情况,“这一切可是要感谢越清王王爷,咱们这一带旱涝不定,是他亲自上书给天家,天家才特许了呀。”

    “太好了。”

    “王爷恩德。”

    百姓听了,立刻跪下来冲着京城方向磕头。

    “这上面又是写了啥?”当大家看到衙役又拿出了第二份告示贴出来,立刻笑着问。

    “这也是越清王上书朝廷,求来的恩典。叶家村的叶家,生产的食醋、酱油、豆豉和零食,将打出咱们平安镇和叶家村的旗号,越清王特赐名好滋味。”衙役笑眯眯地回答,平安镇是个小地方,居然还让皇上下了告示,越清王亲自赐名,实在是太难的了。作为平安镇的一员,他们也是感到脸上有光。

    不过至于叶家村的叶家出产地东西到底是啥滋味,他们还真不知道。

    “叶姑娘,这是皇上、王爷两道印章的公文,你收好了。”叶子衿家里,县令笑眯眯地坐在正屋中。

    “多谢大人。”叶子衿也高兴。

    “好滋味以后将是我们平安镇独一份的商标,当今皇上和越清王圣明,对商户多有照顾。因为咱们平安镇太小,叶姑娘生产的酱油和醋算是为造福百姓的盛举,因此皇上怜惜、恩宠,特意赦免所有好滋味商品二十年的税收。”县令端正地坐在椅子上,微笑着传达了一个好消息给叶子衿。

    叶子衿和李玲珑同时看了容峘一眼,不用说,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肯定是容峘在其中动了手脚。

    容峘冲着叶子衿微微一笑,然后微不可见地点点头。

    这意思是承认了自己的功劳!

    “好滋味品牌的创建,基本算是初始阶段,从知名度上讲,还是欠缺了一些。大人能不能为我推荐一位比较靠谱的代言人呢?”叶子衿问。

    “代言人?”县令对这个词不熟,他一脸疑惑地看着叶子衿。

    “代言人指什么样的人?”钱多串探索精神比一般人更加旺盛,他直接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所谓的代言人,指的是,形象健康,充满青春活力,人要漂亮温和,人品还要过得了关。最重要的是,她的知名度一定要高,别人一提到她,马上就会说,哎哟,原来是谁谁谁呀,我知道。这一类的人就可以做好滋味的代言人。”叶子衿笑眯眯地解释。

    “要代言人干什么?好滋味商品虽然种类不是太多,但是味道好,只要放在钱家铺子里卖一段时间,不怕没人知道。”钱多串了解后,顿时没有了兴趣。

    “话不能这样说,考虑问题不能这样肤浅。”叶子衿嫌弃地瞥了他一眼,“有了代言人,代言人因为知名度高,她必须用自身地影响力去宣传我们的产品,这样一来,在最短的时间内,就能让更多人了解喜欢上好滋味。”

    “叶姑娘想得很周到,将名人和平安镇,和好滋味联系在一起,的确很容易让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去接受好滋味。”县令微微点头,眼中流露出对叶子衿的欣赏。

    “哼,真以为别人是傻子,谁会白白为你们去苦力。”李玲珑对叶子衿翻了一个白眼。哼,一个乡下小丫头,也想算计别人,美得叶子衿!

    她偏要和叶子衿唱反调。

    “就你精明,我们就都是傻子?”叶子衿更是对她嗤之以鼻。“代言的人,可以最先尝到新产品,而且每个月可以优先免费享受到十包任意一款产品。”

    “不过是十包的东西,就能让有名望的人为你拉下脸去为你出力?”李玲珑冷笑着问。

    “呵呵,除去十包免费产品的品尝外,代言的人还可以拿到一笔可观的代言费。所谓的代言费,那就是每卖出十包产品,此人可抽取一文钱的利润。”叶子衿淡淡地描述。

    “才一文钱?”李玲珑差点儿笑出声。

    “昨天一日就做出了几千包的辣条,以及上千包的薯条,以后好滋味还会有新的品种出产,十包一文钱,那么一天这样计算的话,此人要得到多少银子,一年过去,此人又能赚到多少?”容峘忽然开口。

    叶子衿微笑着点点头,“当然代言人做的不好的话,我们可以更换。或者第二年我们也可以换别人,或者找更多地代言者参与,将一个人的利润分出去。”

    “子衿,以后你还能推出别的种类吗?”钱多串伸出脑袋兴奋地问。

    “那是当然。如果条件跟得上的话,我们会陆续推出各种饼干系列,以及干脆面系列。”叶子衿都考虑好了。

    “什么叫条件跟得上?”钱多串简直就是一个十万个为什么。

    “和吃的有关,首先要做的就是粮食跟得上,而刚才提到的两种类食品,大多都是和小麦有关。因此,只要小麦跟得上,以后我们产品肯定就会陆续推出来更多的种类。”叶子衿解释。“不过今年冬季的话,酸辣粉和粉丝肯定是没问题了。”

    李玲珑听得震惊起来,她倒是小看了叶子衿这丫头了。照着他们一群人议论的内容来计算,做代言的人,好处还真不少。

    别的不说,每个月免费十包优先得就很不错,何况代言的人还可以提前吃到新产品。最重要的是,每年还可以拿到一笔可观的银子,算来算去,李玲珑都觉得做代言的人赚到了。

    “其实做代言的人既然知名度比较靠,肯定不是没脑子的人。钱财方面的利益还是小的,最重要的是,只要拿下好滋味的代言权,以后这个人的名声知名度必然也会跟着大起来。别忘记了,咱们平安好滋味以后是要卖到全南靖国的。只要有人买了好滋味的产品,必然就会提到此人,可以说,做代言人完全是双赢的举措。前期或许是我们占了此人的便宜,后期谁又说得准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主意呢?”叶子衿感叹。

    “让越清王做代言最合适了。”钱多串冷不丁报出一个人名。

    屋子里顿时都安静下来了,县令像看傻子一般瞄了钱多串一眼。

    钱家死胖子果然是什么话都敢说呀,正主正坐在这儿了。让堂堂的一个王爷给一个物品做宣传,可能吗?

    “你提的人选简直太好了。”叶子衿对胖子竖起了一个大拇指。

    “过奖了,过奖了。其实做代言人这么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知名度不够高,我都想做了。”胖子喜滋滋地回答,他觉得能得到叶子衿的表扬简直太难了。

    第一次在这么多人面前得到了叶子衿的夸赞,胖子顿时有些飘飘然了。

    “你还是算了。”叶子衿叹口气。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李玲珑正瞪着双眼在纠结,代言人、代言人、代言人……

    她满脑子全都是这三个字。

    有吃的,有银子拿,还能名震大振,听起来似乎全都是好事呀。

    不对,叶子衿太狡猾了,哼,这么好的事情摆明了是叶子衿吃亏,叶子衿会愿意吃这么大的一个亏。

    “酱油和醋,我一不会将生意分给你,不过零食和后续的种类,我可以让给你一部分。”就在李玲珑纠结的时候,容峘开口打断了她的思绪。

    “凭什么?”胖子差点儿气疯了。

    “嫌少,你可以放弃。”容峘不客气地盯着胖子。

    钱多串顿时认怂,他可不认为容峘是在看玩笑。叶子衿作坊里的东西赚钱肯定是赚,分到一半虽然赚得少,但还是赚。

    “不少,一点儿都不少。”钱多串顿时乐呵呵地笑起来。

    “越清王不合适当代言呀。”叶子衿感叹。

    李玲珑瞪她,六哥为什么就不合适当代言,该死的丫头又想欺负六哥。

    容峘却一点儿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定州一带是越清王的封地,平安镇隶属于越清王。要是越清王当了代言,别人反而先入为主,认为越清王是故意浮夸自己封地的产品,倒是有此地无银三百两地感觉。”

    “六公子说得对。”县令笑着回答,“王爷的确不适合当这个代言。”

    “喂,丫头。”叶子衿斜睨看着李玲珑,“你不是对我不服气,带着厨子要和我比试一番吗?行,我就满足你的要求,今天中午趁着大人在,我和你的厨子各做十道菜,不过输的一方要出二百两银子。”

    “凭什么?”李玲珑见她口口声声离不开银子,对她更加鄙视了。

    “没有银子不比,我还不乐意下厨了。”叶子衿对她翻了一个白眼。

    “对,得出银子。”钱多串一听,立刻倒向叶子衿一边。叶子衿已经六七天没有下厨了,他早就嘴馋了。

    “玲珑,是你上门来挑战,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否则的话,子衿的确可以拒绝。”不出意外,容峘果然也向着叶子衿。

    李玲珑一听眼圈顿时红了,“六哥你变得太多了,你不能因为喜欢这丫头,就偏向她。”

    县令一听,冷汗顿时下来了。

    越清王喜欢叶子衿?这个消息太劲爆,原谅他心脏负荷太小,暂时不能接受。

    “别废话,要是你害怕输,就别整天赖在我家叽叽歪歪,我看了眼痛。”叶子衿不高兴地讥讽她。

    “谁害怕输?比就比,不就是二百两银子吗?哼,本郡……。本小姐到时候让你哭着认输。”玲珑被她一激,顿时满口答应下来。

    叶子衿点点头,“二百两银子的话,勉强抵上一顿工钱。”

    李玲珑见她胸有成竹,笃定她会赢了似的,气得直接站起来,“你等着,别吓跑了。”

    “笑话,这是我家,我跑哪去?我还怕你溜回京城了。不行,比赛之前,就得将银子掏出来压在大人这儿。”叶子衿不客气地说。

    “压就压,你也得压。”李玲珑双眼喷火。

    “我压个屁呀,我的作坊、我的院子都在这儿了,我又不会溜。”叶子衿不赞同。

    “不行,不公平。”李玲珑非要和她唱反调。

    叶子衿冲着她翻了一个白眼。

    钱多串见状,立刻开口,“我给她担保。”

    “你算什么,你明明和她一伙的,连她我都不信,我信你才怪了。”李玲珑对他的保证嗤之以鼻。

    “我可以为她作保。”容峘淡笑着插一句。

    李玲珑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叶子衿冲着她得意地笑。

    “你有本事自己来,每一次都拉六哥护着你算什么回事?”李玲珑冲着叶家大吼。

    “有本事你也让容峘为你作保,看在合伙人的份上,我勉强同意。不过,那也得你有本事才行哟。”叶子衿笑呵呵地说,就是要故意气死她。

    “好,你等着,一会儿有的你哭。”李玲珑杀气腾腾地走了。

    县令大人知道李玲珑的身份,但他也不敢偏袒李玲珑呀,毕竟,对比李玲珑,他更怕容峘这位王爷。不过,李玲珑和叶子衿的争斗,他怎么觉得就想两个不懂事的小丫头之间的淘气呢?

    钱多串不喜欢李玲珑,凭什么他作保,李玲珑就嫌弃,而容峘一句话,那丫头就一点儿脾气没有呢?

    “大人有偏爱的菜肴吗?”叶子衿笑眯眯地问县令。

    县令喜欢吃肉,无肉不欢的那种。但他接到了容峘扫过去的淡淡目光,因此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又咽下去了。

    “我想吃肉。”钱多串和县令有共同爱好,立刻第一个报名。

    “知道了。”叶子衿笑眯眯地答应,至于容峘,她利用完了,直接就不管了。

    一会儿,李玲珑气势汹汹地领了六个厨子过来。

    “既然是厨斗,那就讲究一些。十道热菜,酸甜味两道、甜品一道、香辣味两道,面食一道,其余各自发挥。”容峘向来不会吃亏,他在叶子衿面前吃瘪,那是因为他愿意宠着叶子衿。

    刚刚叶子衿没有询问他喜欢吃什么,他当然得为自己谋取喜欢的菜肴了。

    这个提议,大家都没有异议。南靖国虽然没有香醋和白醋,但却是有果醋的,因此糖醋味的炖菜也初步形成了一个菜系。

    “你们六个欺负子衿一个人,要不要脸。”别人没有异议,叶子楣却很生气。她不知道李玲珑的身份,因此说什么也是毫无顾忌。

    “姐,没关系,就是再来六个,我也惧。”叶子衿笑眯眯地安慰叶子楣。

    李玲珑一听,顿时笑面如花,“听到没有,她自个愿意。”

    叶子楣还想说话,叶子衿却拉住了她,“姐,我不是还有你吗?”

    “我也过去帮你。”叶兰泽跃跃欲试。

    “你别捣乱。”钱多串不满地瞪了叶兰泽一眼,叶兰泽顿时焉了。

    家里大厨房小厨房都有现成地调料,而且叶家母亲来说,就是做调味品生意,可是李玲珑带来的厨子见到了厨房内,却直接傻眼了。

    调味品太多,他们居然认识的不多。

    叶子衿进了厨房,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她穿上特制地围裙,拿着自己定制的各种道具直接开始动手,转眼之间就进入到了状态之中。

    接着,大厨房那边也传来了乒乒乓乓的声音。

    叶家的人口多,外加后来的容峘等人,就是县令身边也有师爷跟着,因此每一道菜都做了两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