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5章 就这么骗了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道冷盘。”庄姑负责介绍每一道菜。

    “这个不算。”李玲珑看到冷盘上桌,立刻不高兴地叫起来。

    南靖国没有冷盘菜,向来以炖菜为主。普通百姓吃不起熟菜,也会腌制一点儿小菜,不过,那些小菜全部都是放了重盐,向来咸得要死。有钱的大户人家,向来不屑吃什么生菜、冷菜。今天的厨斗之中就没有冷菜一说。因此,李玲珑特别不高兴。

    “李姑娘,我家小姐说了,六道冷菜不算厨斗的菜式。小姐让奴婢端上来,目的就是为了让大家开开胃。”庄姑淡笑着回答,“而且小姐说了,冷菜最适合下酒。”

    她这么一说,李玲珑顿时不高兴地坐在桌边盯着冷菜看。

    六道冷菜,分别是酱牛肉、茼蒿豆干、蘸酱黄瓜、皮蛋尖椒、冰白玉水果沙拉、凉拌海带。叶子衿用的是都是拼盘艺术。

    李玲珑看着桌子上的菜,心里都觉得冷了半截。单单是几道冷菜,每一道菜却如一副画似的,就说那认不出来的蛋吧,被叶子衿切成了一圈圈,中间摆放上了艳丽的红椒,看着就如一个开屏的孔雀一般。而黄瓜、萝卜、莴笋,则被摆放成了两棵结着果子的怪树。

    当容峘看到餐盘中黄瓜拼盘时,嘴角勾了勾。小丫头果然有秘密,两棵树居然是最南方特有的树种,她是怎么知道这种树的呢?

    “美不胜收,早就听人说过叶姑娘的手艺超群,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呀。”县令眼中露出了惊艳的神色。

    只有钱多串,对他们露出嗤之以鼻的神色。哼,子衿厨艺好,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稀罕他们惦记。

    李玲珑暗暗安慰自己,或许这些菜只是做的花里胡哨,其实口味也就一般而已。

    但接下的热菜,却让她坐立不安起来。

    “六公子、叶姑娘,请。”师爷和县令都不敢先动筷子。

    “一起吃吧。”容峘拿起筷子尝起来。

    第一道的主题是肉菜,李玲珑带来的厨子,用的果然是炖的方法,但两个厨子端上来的肉各有特色,一个切成了大的块状,经过小火的炖,肥肉也都取出去了,肉几乎是入口即化。另一位的做得则是肉片,是用盐腌制过了,因此别样地腌肉味道代替了肉的肉腥味。

    “不错,两道菜各有特色。”县令忍不住夸赞。

    一旁的厨子和李玲珑脸上顿时全都露出了笑意,厨子对自己的手艺更是信心十足。

    叶子衿做的肉菜后端上来,一道是红烧肉,一道则是东坡肉。两道菜全都颠覆了南靖国传统地炖的做法。

    红烧肉的汁收得好,色泽红润,闪着蜜汁一般的光泽,每一块肉都是肥肉相间,每一块的肉丁也是一般大小。而东坡肉则层层叠叠被叶子衿做成了宝塔形状,下面铺着青色的生菜,让人看着更是口水直流。

    “都别看了,你们还吃不吃呀。”钱多串最心急,他见所有人都在观赏两道菜,顿时忍不住了。

    “胖子,你还没有吃他们做的菜呢?”李玲珑不高兴地指着钱多串问。

    “他也没吃了,你怎么不说他?”钱多串不高兴地指着容峘回答。

    李玲珑顿时恼羞成怒,容峘是她六哥,她哪敢说,该死的胖子,居然一点儿脸面都不给她,“让你吃你就吃,那么多废话干什么?”

    “不干什么。”钱多串对她翻了一个白眼,果然是容峘的什么妹妹,都是一个德行,凭什么要用命令的口吻对他说话,他还就不听咋的?“大街上走来两个人,一个漂亮,一个是丑八怪,你看谁?”

    “当然是漂亮那个。”李玲珑不假思索地回答。

    “那不就结了,你的厨子做出这么一大盘的肥肉,谁有胃口?”钱多串嫌弃地回答,“你看看子衿做的菜,色香味形样样俱全,好的我不吃,去吃那一坨,我又不是傻子。”

    李玲珑差点儿被给他气死,好家伙,在这儿等着她了。

    师爷和县令倒是给了李玲珑几分面子,凡是上桌的菜,他们全都尝了一口,也夸赞了几句。但说实在话,经过对比,他们还是喜欢子衿做的菜。

    李玲珑见叶子衿做出的两道肉菜,只剩下了一点儿,立刻火冒三丈地伸出筷子去品尝了。她就不信,该死的叶子衿真的比她家厨子的厨艺高得太离谱。而事实上是,她吃了两块肉以后,筷子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钱多串见状,连忙加快速度吃起来。

    两个厨子看到他们不声不响争夺盘子里的肉,两个人简直要泪流满面了。根本不用裁定,他们是输定了。他们做出的肉几乎没有人动,只少了几块而已,叶子衿做出的两盘菜却被吃的差点儿连汤汁都不剩。

    好在叶子衿做菜的速度很快,从上了两道热菜以后,其他的菜就接二连三地端上了,连给大家喘息评价的机会都没有。

    “妙呀。”县令看到容峘挑破了鱼肚子,从鱼肚子中流出地一堆珍珠似的丸子,忍不住感叹起来。

    容峘也轻笑起来,李玲珑则目瞪口呆,鱼肚子中流出的珍珠丸子热气腾腾,配上边上的配菜,简直如梦如幻,这么美的菜她都舍不得下筷子了。

    “这道菜叫什么名字?”师爷小心地问。

    “断桥。”庄姑笑着回答。

    好好的菜为什么要叫断桥呢?众人都不解,不过这并不妨碍大家品尝美食。

    等糖醋鱼和糖醋里脊上来地时候,容峘吃的最多,其余的人虽然很喜欢,却没有人敢和他争。钱多串大大咧咧,倒是不讲究,但是他手中的筷子刚伸出,就被李玲珑用筷子打回去了。

    一道接一道的菜很快就被大家不知不觉得消灭光了。一桌菜也完全打破了县令、李玲珑,甚至几个厨子以往的认知。

    十六道菜,煎、炸、炒、炖、蒸,几乎全都用上了,刀工也很了得,更让几个厨子感到绝望的是,叶子衿哪里是来做菜,分明就是为大家展示了一幅幅精妙绝伦的画展,他们所有人可能倾其一生,也达不到她的高度。至于调料的运用,更是让厨子云里雾里。叶家厨房里许多的调料,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用。

    李玲珑赌气似的看了桌上一眼,也不说话。

    她还能说什么?自家厨子做得饭菜全都被端在了边上的桌上,因为菜上来都没有人动筷子,又因为菜都是炖菜,用的盘子大,比较占地方,所以李玲珑自己直接吩咐将菜端过去放。

    “连果子都做得如此赏心悦目,今日下官算是开了眼界。”县令情不自禁地说。

    果然很漂亮,李玲珑气呼呼伸出手直接破坏了“画。”,她拿了一个李子丢进了嘴里。

    “六哥,她的厨艺这么好,你干脆将她带回去做你的厨娘。”李玲珑边吃边出主意。

    “你这个人太恶毒了。”钱多串瞪了她一眼。

    “死胖子,你敢骂我?”李玲珑又要蹦跶起来,不过刚站起来,她又老老实实坐下去了。唉,实在是因为吃得太多了,站起来肚子感觉好撑呀。

    “只有子衿才能叫我死胖子,你算老几。”钱多串才不怕她了,“你将子衿带走,我吃什么?”

    “你吃什么,我管你?”李玲珑冷笑看着他。

    钱多串瞪她,她也瞪钱多串。

    叶子衿做完菜以后,直接到自家人那边坐下。

    叶良禄等人都在等她。

    “爹、娘,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叶子衿看到家人全都在等着自己,忍不住小声说。

    “你和子楣忙了半天,都没有回来,都是一家人,我们咋能先吃。”马氏有些心疼地看着她。

    天气热,屋子里放着冰块,他们坐在屋子里并不觉得热,但厨房里热,子衿和子楣炒了那么多菜,马氏刚刚有心过去帮忙,但她却子衿和叶子楣给轰出了厨房。

    “好了,可以吃饭了。”叶苏凉笑眯眯地说,他主动给叶子衿和叶子楣各自盛了一碗酸梅汤,“先开开胃。”

    叶子衿和叶子楣是真的热了,两个人接过碗一饮而尽。

    “你们将这些菜端下去,一桌你们吃了,另一边的一桌,让顾长运他们吃了吧。”叶子衿吩咐。

    庄姑笑着答应,谢过了她。

    “你们也不用在这边伺候,吃完了过来收拾好桌子就行。”叶子衿摆摆手。

    摇光几个也谢过下去了。

    “那边就那点儿厨艺,也敢来叫板?”叶苏凉笑眯眯地说,“我再练个一年半载的,厨艺都比他们强。”

    “他们只是没有打开思路罢了。”叶子衿淡淡地说,“做菜讲究刀工、火工以及对食材的了解,嗅觉、味觉、视觉和感觉缺一不可,说起来,如果单单按照炖菜的做法,他们已经很了不起了。”

    “我觉得你做的菜最好吃。”叶兰泽急急忙忙夸赞她一句,“我就做不出来。”

    “你会吃呀。”叶子楣讥讽地看着她。

    叶兰泽顿时又不说话了。

    “两个老的对你巴心巴肺,你住在这边就不想他们?”叶子衿嫌弃地瞥了叶兰泽一眼。

    马氏见她又想欺负叶兰泽,立刻叹口气拦着,“好好的,管那么多干什么?”

    “话说都好几天了,那边两个坏心眼的玩意怎么还没有找上门来呢?我就奇了怪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解释,“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着,我这心里不踏实呀。”

    “子衿、大哥,你们千万不要和他们结亲。”叶兰泽咬着肉着急地说,“他们全都不是好人,你们要是和他们在一起,以后有的你们受的。”

    “哟,进步不小呀,居然能分得清好人和坏人了。”叶子衿乐呵呵地盯着她,“那你说说,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有这样欺负人的吗?叶兰泽哭丧了脸,低着头干脆不理她。

    吃完饭以后,叶子衿直接到了正屋去讨债了。“拿来。”

    “什么?”李玲珑瞪着眼睛问她。

    “二百两的银票呀。”叶子衿不客气地回答,“不会想赖账吧?”

    “谁赖账,还没有评定,你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赢?”李玲珑狡辩。

    “输不起就别赌呀,简直浪费我的感情。”叶子衿用怀疑的目光看着她。

    “谁输不起呢?”李玲珑勃然大怒,始终不承认自己在耍赖。

    “给钱。”叶子衿不想和她废话,转而向容峘伸出手。

    “你又欺负六哥?”李玲珑对容峘还是十分维护的。

    “你是他妹妹,你赖账不想给银子,我不找他找谁?”叶子衿得意洋洋地回答。

    容峘抬眼看着李玲珑没有说话,李玲珑却差点儿哭了。

    “我们到隔壁去谈谈。”李玲珑气呼呼地说。

    “想打架?”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李玲珑气呼呼不说话。

    “傻子才跟你去了,我是文明人,坚决不会跟人打架。只有野蛮的人,才会赖账才会跟人约架。”叶子衿斜睨看着她。

    “要是打架的话,我可以帮你去打。”容峘慢悠悠地说。

    李玲珑气得跺脚,“谁要和你打架,不就是要银子吗?好,这是二百,给你。”

    李玲珑用力在桌子上啪地拍了一下,放下了两张银票。

    叶子衿也不客气,让摇光上前检查了一下,等确定银票没有问题后,直接让摇光收起来了。“虽然说你贡献了一些银子,但以后还是别带人来,太累了。”

    李玲珑见她得了便宜还卖乖,气得真想上前去揍她一顿,容峘轻轻地咳嗽一声后,她只能又气呼呼坐下了。

    县令和师爷见状,吓得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两个小姑娘争斗,他们要是被牵扯进去了,那就说不清楚了,两边他们都得罪不起呀。

    “叶姑娘,叶家村到镇子上的路,官府会负责修,你尽管放心。”县令临走的时候,又卖了好。

    “多谢大人。”叶子衿也不是不懂事的人,见他和师爷要走,连忙让庄姑将家里的零食、点心都装了一些,然后又将西红柿酱和豆豉,给他们带一些回去。

    “这?”县令不敢收。

    “家里做得零食罢了,算不上行贿,你们放心好了。算是我对大人体贴百姓的谢礼。”叶子衿说。

    县令见容峘没有出声,这才和师爷接过了篮子,然后上了马车走了。

    “胖子,晚上请你好吃的面。”叶子衿笑眯眯的说。

    “好呀。”钱多串一听有吃的,立刻来了精神。

    叶子衿也不管李玲珑和容峘,直接去了后面的作坊。

    要钓鱼,就要下诱饵,她过来做面可不是为了玩。现代的方便面也属于油炸型,拉面的技术首先要过得去,这一点儿难不倒叶子衿。

    晾成半干,在汤锅中煮熟,然后放进土烘干灶中烘干。

    调料的配置也很重要,叶子衿选择了经典的鸡肉蘑菇汤料、牛肉汤料,还有一个就是西红柿酱料。

    这一忙,就忙到了天完全黑下来。

    叶子衿也不将方便面用油纸包装起来,而是直接用篮子提回了家中。

    “这就是好吃的面?”钱多串在家里早就抓耳挠腮等得焦急了。见到她领着丫头们回来,顿时高兴地迎上前去。

    “想干吃,还是吃汤面?”叶子衿问。

    “都想试试。”钱多串不拿自己当外人。

    “给你一块尝尝。”叶子衿直接将方面便递给了钱多串。

    钱多串接过立刻咬了一小口,然后一边点头一边大口吃起来。

    “我也尝尝。”叶苏凉见状,也过去拿了一块。

    “给爹娘、大哥和姐姐也带一块过去,顺便问问他们想吃哪种口味的汤面,今天试面。”叶子衿叮嘱他。

    “都有什么味?”钱多串抽空问一句。

    庄姑说了三种口味。

    叶苏凉拿着几块飞快地跑了。

    “算了,给你一块,我说,你打算赖在我们家多久?”叶子衿不耐烦地塞了一块给一脸纠结的叶兰泽。

    “等他们走了,我就回去。”叶兰泽喜滋滋地接过了面,然后也小口吃起来。

    “你的意思是说,他们不走,你就打算赖在我们家?你赖上我们家不会是你们说好了吧?”叶子衿用怀疑地目光盯着她看。

    “不是,绝对不是。”叶兰泽回答得急,差点儿被噎着。

    李玲珑最看不惯她仗势欺人了,她看到叶兰泽小媳妇似的模样,正义感立刻爆棚,马上为叶兰泽出头,“原来你家就是这样待客?”

    “我怎么待客,要你管?”叶子衿一点儿也不着急不生气,“你知不知道以前我差点儿被她给欺负死?你还想我以德报怨,你觉得我的性子像吗?要不是我爹娘心软,我能直接将她打一顿扔出去。”

    “子衿,我已经知道了错了,你能不能不要再提呢?”叶兰泽也不恼,更不觉得羞愧,这丫头十分单纯。被叶子衿挤兑了一顿以后,她小声为自己辩驳了几句。

    “不能,我都说我是小心眼的人。你见过小心眼的人能随随便便就原谅别人?”叶子衿笑眯眯地问,“而且我严重怀疑,我之所以长不高也是被你给害的。”

    什么?长不高也算在她的头上?叶兰泽委屈地看着她。

    “好的全让你吃了,我天天吃野菜汤,连野菜都吃不上,我能长高才怪了。”叶子衿白了叶兰泽一眼,然后在叶兰泽哑口无言,面红耳赤中满意地准备到厨房去。

    “我要鸡肉味道。”容峘淡淡地说,一伸手将从她篮子里拿了一块面开始咀嚼起来。

    谁给你?叶子衿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你不会和他一样脸皮厚,想抢我的面吧?”叶子衿忽然等着李玲珑。

    于是李玲珑伸出手的手顿时变成了整理身上的衣裳,“哼,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脸皮厚?”

    “保持住你大小姐风范最好,我好怕你脸皮也变厚了。”叶子衿一边摇着头一边说,“树无皮则死,人不要脸则无敌。你要是变成了无敌,我怎么办?”

    她的声音不算大,也不算小。李玲珑听得清清楚楚,正是因为听得清楚,她才气得要命。天啦,六哥到底看中地是什么女人,这脸皮厚的,估计世上难找出第二个来了。

    李玲珑第一次看到有人为自己厚脸皮而感到骄傲的女人。

    “六哥,好吃吗?”等叶子衿走了以后,满屋子的人都在咀嚼干面,就连留在屋子里的天机和天权都在啃,但叶子衿那个坏蛋故意撇下了她。

    因为尝过叶子衿的手艺,所以李玲珑看到别人吃面,口水不由自主就开始往下流。

    “想吃?”容峘笑眯眯地看着她问。

    李玲珑委屈地点点头,叶子衿太坏了。

    容峘终于当了一回好哥哥,他将手里的干面分了一些递给了李玲珑。

    李玲珑尝了一口以后,心里将叶子衿又骂了一顿,该死的丫头,这么好吃的东西居然不分给她一块?

    可是面条为什么是弯弯曲曲的,还带着咸味和鲜味呢?

    正巧,玉衡端着茶送进来,李玲珑立刻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我家小姐说了,这是商业机密,恕难回答。”玉衡轻飘飘的丢下几句话以后,直接转身走了。

    李玲珑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背影,哼,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丫头,主仆都是一样讨厌呀。

    过了一会儿,叶家张罗着吃饭了,而摇光、秀梅几个则端来了几碗不一样的面条出来。

    一人一碗,当然李玲珑到了李玲珑面前又跳过去了。

    “原来这种面做成汤面也很好吃。”钱多串满足地挑了一口面吃下肚,才喝了一口汤。

    “这种面叫方便面。”叶子衿笑眯眯地说,“任何人只要有锅,烧开水以后将面条和调料倒进去,就可以直接做成汤面吃。如果没有条件,干吃也可以,可以说是商客出去行走时必带的食品。”

    “是呀,商客只要带足了面条,然后再带一个瓦罐,无论在何地都可以吃到汤面了。”钱多串眼睛发亮,“子衿,你太聪明了。”

    叶子衿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要你说。”

    “你这丫头。”马氏象征性地训斥她。

    叶子衿只好低着头继续吃起来。

    “子衿,这个也得分我一半代理权。”钱多串一会儿工夫干掉了一碗面,然后抬起头认真地对叶子衿说。

    “面虽然好,却不一定能大量生产。”叶子衿笑眯眯地给他浇了一盆凉水,“那得看你们钱家能调动多少小麦过来呢?粮食是一国之本,我想无论是越清王还是朝廷,都不会允许大量粮食用在副食品上吧?”

    “也不尽然。”容峘知道她是故意将话丢给自己,要的是一份安心。“你做的是面条,依旧可以填饱肚子。这就好比街上卖包子,开铺子的人家,粮食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另一种方式替代了。因此,朝廷不会在这方面限制你。”

    叶子衿听了一愣,随即想想,对呀。用粮食酿酒,朝廷会干涉,那是因为酒不是必需品,如果粮食全都用来酿酒,百姓吃什么?

    但是方便面就不同了,方便面不过是粮食改变了另一种模样而已。哪怕遇上荒年,方便面也是能抵上用途的。

    “即便如此,方便面也不能大量生产,因为人手不足。”叶子衿淡淡地说。

    “宝石之所以珍贵,是因为数量少的缘故。”容峘淡笑着说。

    对呀!叶子衿拍了一下脑袋,“那就限制销售,我会尽快在村子里找人手。”

    容峘微笑着点点头。

    这一顿饭,叶子衿吃得漫不经心,明显注意力不在这儿。

    同样的,李玲珑吃得也不是滋味。方便面的味道浓郁,不住往她的鼻子里钻,她都快被那种香味吸引得掉口水了。

    但该死的叶子衿,居然不让她尝一口。

    李玲珑下意识看了容峘一眼,容峘却正温柔地注视着叶子衿,满眼都是宠溺。

    哎哟,这日子简直是没法活了。

    第二天,叶子衿就找村长去了。

    “你还要买地盖作坊?”村长听完她的话,忍不住吃惊地反问。

    “嗯,我还想盖一家做面的作坊。”叶子衿也没有隐瞒村长,“还需要一大堆人手。不过,我不打算在村子里找了。剩下的人,人品我信不过。”

    “子衿,人手的事情,先放一放,容我和几个族老商量一下。”村长考虑很多,他知道叶子衿脾气固执,后面又有靠山,即便不用村子里的人,那些人也动摇不了叶子衿办法。

    可是,叶家村向来是一个整体。叶子衿招收了大部分的人,特别还有不少人家,只要人品过得去,家中的劳力全都去上工了。

    无形之中,村子里现在贫富的距离在拉大。

    二族老和三族老已经在背后找村长好几次了,就是希望村长能到叶家帮着他们说说情去。当初,是他们眼皮子浅,将叶子衿给得罪了,又放过狠话,说以后不会去叶家上工。现在好了,叶家真的发展起来,二族老、三族老一系的人家全都急了,没少去找两个长辈闹。

    二族老和三族老也焦急,照着这样下去,村子里以后剩下的穷户可全都是他们这一系了。

    村长更为难,不是他不想帮二族老和三族老,而是因为他自知没有能力说动叶子衿。可是二族老和三族老不信呀,于是事情就搁在这儿了。

    没想到今日叶子衿一过来,就直接说明要到外村去找人,这还了得!

    “当初你的地基买的多,足够你再盖两座大的作坊,你怎么还想要买地基呢?”村长不解地问。

    “醋、酱油和豆豉作坊需要地地方就很大,以后还会增加辣椒油作坊,明年也会有果醋饮料厂。我得未雨绸缪。”叶子衿解释,“就是油坊,也得从这边移出去,而且不是还要开做面铺子吗?以后也说不准还得多开几处铺子,谁知道了。”

    “你打算在山头种植果子?”村长一惊。“那得要不少果苗,也是费银子地事情。”

    说完,他自己都不好意思起来了。

    要说叶子衿现在缺银子,村子里的人估计谁也不信。这丫头手里肯定有不少银子!

    “对呀,村长,你要不要明年也跟着种一些?”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我是想跟着你混,但我手里可没有什么空地。”村长哈哈大笑起来。

    “村长,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叶子衿乐呵呵地说。“你家明明有那么多地空地,怎么会没有空地呢?”

    “你说说,我家哪有空地?”村长疑惑地问。

    “家前屋后处处都是空地,靠近河边的荒草地,只要你愿意干,还怕没有地方种植几棵果树吗?”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你给我透个准消息,明年你是不是真的打算收果子?”村长听了她的话,还真的动了心。

    村子里靠近人家地地方,全都被村民开出来做了菜园子,但院子里和河道边上,却全是荒草地,这部分地要是能利用起来,还真的能种植一片的果园。就是这事有点儿麻烦,到时候要是村民看到种上果树赚银子,以后要是眼红了怎么办?

    “村长,你也甭装什么大尾巴狼。河道现在是荒地,越清王鼓励百姓开荒。眼看着是一片银子,你还想不出办法来?”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子衿,我也不瞒你。银子谁看了都眼红,但有些银子去不能拿呀。河道这会儿是荒地不假,但要是变成银子,村里还不闹翻了天。”村长叹口气说。

    “也不难。”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找几个族老商量呗,愿意开荒的人家,那就将河道分了。不愿意开荒的人家,在协议上按下手印,拿到衙门里备个案,以后看谁还敢乱来。”

    村长点点头,“我也是这么想。行,明天我就到衙门专门为你跑一趟,将你家往东的那几十亩的荒地也圈给你家作为地基了。”

    “这是一百两银子,你到衙门去找师爷就行。”叶子衿笑呵呵地说。

    哼,县令和师爷才从她这儿吃个肚大腰圆,就想这么溜了,美得他们。

    村长见她特意指明要他找师爷,了然地点点头。他看着叶子衿蹦蹦跳跳远走的背影,心里不禁暗叹都说这丫头是灾星,照着他说,叶子衿这丫头才是真的福星,可惜了老叶家那边居然将叶子衿这个小财神给赶走了。

    “六哥,你就知道护着那丫头。”这边,李玲珑坐在容峘的院子里气得直掉眼泪。“亏我千里迢迢地给你送厨子了。”

    “你是不是想做那个代理?”容峘忽然问。

    “谁要做什么代理?”李玲珑一听,脸一红,然后整个人都变得忸怩起来。

    “以后,她肯定会陆续推出许多种类的食物,做了代言的话,有利有弊,你自己选择。如果你下决心做的话,最好不要得罪子衿,小丫头比你记仇多了。”容峘淡笑着说。

    “那么小气,你还喜欢她?”李玲珑激动起来,容峘喜欢叶子衿,她是真心接受不了。叶子衿不过是乡下的一个丫头,六哥却是南靖国才学出众的王爷。

    叶子衿要是真的和容峘在一起,她总觉得像是一只猪拱了一颗大白菜。当然了,叶子衿就是那头猪,容峘则是水嫩嫩的大白菜。

    “你可别给我捣乱。”容峘提起叶子衿,脸上的线条都变得柔和起来,“她没有你想的那么小气。她为什么要针对你,还不是因为你一来就找她的麻烦。”

    “别说我,她也欺负胖子,欺负你,还欺负那个胖丫头。”李玲珑不服地举例证明,力求坐实叶子衿是个坏蛋,“她不敢对付我,就故意利用你,简直是小人中的小人。”

    “她欺负胖子,是因为胖子一开始也找了她的麻烦。如果不是因为她厨艺好,估计现在挨欺负的是她了。她欺负我,是因为她聪明,知道我对她有所求。至于那个胖丫头,你到村子里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她能让胖丫头进屋,就证明她真的不是一个小气的人了。”容峘一一解释。

    “六哥是因为喜欢她,所以才处处为她说话。你是天下第一公子,还有什么可求她的?”李玲珑根本不相信他的话。

    “天下之大,何人敢称第一二字。我也不是处处都行,你让我下厨,我连火怎么升都不知道了。对子衿有所求,我也没有骗你。你也亲眼见识到子衿作坊里做了什么,也品尝到其中地滋味。你觉得以后她的作坊会不会做大呢?”

    “难不成六哥还缺少银子吗?”李玲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对银子根本不在意。

    “没有人嫌手里的银子少,何况这一带本来就是我的封地。”容峘叹了一口气。

    李玲珑发了一阵呆,随后还真的派了人去查了叶子衿和叶兰泽之间的关系。

    这事在叶家村本来就不是秘密,因此丫头小厮很快就将消息带回来了。

    原来叶子衿原本还是个灾星?这个消息让李玲珑眼睛一亮,随即她的眼神又暗淡下来了。

    “郡主,叶姑娘在外面求见。”就在这时,有小厮进来禀报。

    “叶子衿来找我?”李玲珑吓了一跳。本来她还在气叶子衿没有给她面吃,不过她又想看看叶子衿到底过来干什么。“让她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