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6章 算计也没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子衿还是第一次到容峘的院子里来。不是她故意不想来,而是因为容峘这边院子还在折腾,并没有完全完工,当然钱家那边也是,加上她每天忙得要命,大多数都是容峘到叶家去,因此,才导致了这样的结果。

    “啧啧,真的很会享受呀。”叶子衿一边走,一边不住地啧啧赞叹,顺带心里将容峘骂了好几句。她就是这样,呵呵,看不得别人比她好!特别是她看不顺眼的人好。

    容峘的确很会享受,院子占的地方本来就很大,虽然还没有完全落成,但假山、小桥流水、亭台楼榭居然样样都不少。

    有些名贵的花卉也已经搬进来了,所以满院子都是芬芳。

    叶子衿一边走一边撇嘴,一直嫌弃到最里面。当然她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为吃不到葡嫌葡萄酸。

    “你找我干什么?”李玲珑摆出一副高傲的神色。哼,该死的丫头,这会儿过来找她,肯定是有求于她。

    “有没有兴趣做我的代言人?”叶子衿是个很干脆的人,她连一句婉转的话都没有说,也没有客气半分,直接点出自己过来的目的。

    李玲珑心里高兴万分,她不是为了银子,而是觉得自己终于被叶子衿重视了一回。这种感觉怎么说呢?有点儿酸爽,但又特别痛快。毕竟,这些天她和叶子衿都不对盘,这还是叶子衿第一次对她露出善意来。

    “哼,谁愿意做你的代言人。”李玲珑打定主意,这一次一定要摆足架子,好好出一口恶气。

    “哦,原来如此。算我自作多情了。”叶子衿果然够干脆,李玲珑拒绝的话刚落,她还没来得及坐下,直接转身就要走。

    李玲珑都要被她给气死了。什么人,该死的小丫头明明是过来求她办事,她只说了一句话而已,怎么就要走呢?一点耐性都没有!

    “喂。”李玲珑看到叶子衿真的往外走,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叶子衿理都没有理她,继续和摇光、玉衡往外走,脚步甚至连半点儿停顿都没有。

    “喂,我叫你了。”李玲珑开始跳脚。

    叶子衿继续走,不声不响。

    “叶子衿,你别过分。”李玲珑忍不住叫出了她的名字。

    “你叫我呀?”叶子衿听到自己的名字,脚步一下停住了,她转身看着李玲珑笑眯眯地反问。

    “院子里除去你,还有谁。”李玲珑都快被她气死了。

    “你知道我的名字,我警告你哈,不要没事给我乱起外号。我不叫喂,下一次你要是再叫我喂,我也就给你起个外号。”叶子衿认真地叮嘱她。

    “你敢?”李玲珑瞪大眼睛发火。

    “你大可试试。”叶子衿还真不怕她威胁。

    “你别以为有六哥给你撑腰,你就可以耀武扬威,我就不敢动你。”

    “我还就是依靠他给我撑腰了,否则的话,我没事和一个郡主对呛,我脑子有病呀。说得好像你敢对我动手似的!”叶子衿乐呵呵地回答。

    “你脸皮真厚。”

    “谢谢夸奖。”

    “你还要不要脸呀?”面对叶子衿的厚脸皮,李玲珑都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下去了。

    “这个要看情况。”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你……”

    “有事你说话,没事我走了。”叶子衿继续盯着她看。

    李玲珑脸色涨红,叶子衿等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她的回应,立刻转身继续往前走。

    “我……”李玲珑忽然变得忸怩起来。

    “又反悔呢?”叶子衿掉头回来。

    “你真讨厌。”李玲珑见她将话说得这样直白,又开始生气。

    “你得适应我的个性。”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凭什么要我适应?”

    “如果你答应代言的话,准确地说,我就是你的合作商。你得从我这儿拿银子是吧?因为你就必须得适应我。没听过那句老话吗?”叶子衿鄙夷地看着她解释。

    “什么老话?”李玲珑瞪着她。

    “出钱的才是老大。”叶子衿走回来,笑眯眯地坐在了椅子上回答。

    “哼。”这一次,李玲珑没敢直接和她呛,再呛的话,她怕直接将叶子衿给吓跑了。

    “既然你愿意当我们的代言,那么我们就得好好商讨一下合作的意向和具体操作。”叶子衿从怀里掏出几张纸,然后递给了李玲珑。

    李玲珑接过去一看,果然纸上写得就是合作双方应该承担地义务和责任。本以为,叶子衿会狠狠地欺负她一顿,没想到叶子衿在条约里写得条款都是针对双方,并没有欺负她的嫌弃。这丫头直接就能拿出合约,根本就是有备而来!

    李玲珑对叶子衿的人品不放心,又仔细看了两遍,在确定合约没有陷阱以后,李玲珑已经动心了。

    “代言人不止一位是什么意思?”不过她还是从合约中挑出了重点疑问。

    “在不确定你的影响力之前,公司,哦,也就是我有权利抱有怀疑的态度,而且以后产品涉及方面太多,总不能让你有一个人独占了所有的好处。比如说,方面便,更多使用者应该是客商,我就有可能找费家来代言,毕竟费家在商场上的名声要比你的名头大。再比如说,酱油、醋等调料之类,则用大的酒楼比较合适,让你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代言,你不怕掉价呀。”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还要我代言什么?”李玲珑没好气地问。

    “怎么没有?明年的果醋饮料、零食之类的食品呀。你想,喜欢吃零食的人,往往都是贵妇和小孩子,用你来做代言不就是最合适的人选。”叶子衿凑近她回答。

    “辣条、薯条,你的铺子里好像就剩这两样了。”李玲珑兴致锐减。

    “胡说,过几天我还准备生产饼干了。不过产量可能不是太大。”叶子衿摸着下巴说。

    “饼干是什么?”李玲珑被她忽悠得一愣一愣。

    “算了,今天晚上做一点儿给你尝尝,正好让你这个代言人评定一下,看生产哪几种口味的产品比较好。”叶子衿在最关键处给了她一个蜜枣尝尝。

    “让我评定吗?”李玲珑立刻来了精神。

    “那是必须的。你忘记了条约中第五项,作为代言者,有义务及时反馈客户对新产品的满意程度?”叶子衿笑呵呵地看着她说。

    李玲珑赶紧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条约,果然发现了第五条是这样规定的。

    “那行,我会好好品尝做出评定的。”李玲珑第一次严肃起来。

    “嗯?”容峘一回来,就看到两个先前斗得你死我活的丫头,此刻正脑袋靠着脑袋在一起亲热地说话,嘴角忍不住就勾起来。

    子衿果然是忽悠人的高手。

    “去,找钱多串过来。”叶子衿嘱咐摇光。

    “是,小姐。”摇光飞快出去了。

    “找胖子干什么?”李玲珑不高兴地问。

    “签订协议,不是还要有第三者在场吗?”叶子衿心情好,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起来。

    “六哥回来了。”李玲珑高兴地指着容峘说。

    “得有两个第三者在。”叶子衿瞥了一眼微笑着地容峘,皮笑肉不笑地说。

    李玲珑被她忽悠得正脑袋发热,也没有多想,依旧看着条约看得不亦乐乎。

    不一会儿,钱多串果然被摇光找来了。

    “咦,你们怎么和解呢?”钱多串看到李玲珑和叶子衿亲密地趴在一张桌子上说话,顿时像见鬼一般叫起来。

    “胖子,你在挑拨我们之间关系哟。我和玲珑什么时候吵过?”叶子衿似笑非笑看着钱多串。

    “对呀,死胖子,你敢挑唆我和子衿之间的关系?”李玲珑立刻跟着凶巴巴地瞪着钱多串。

    女人之间的友谊本来就莫名其妙,钱多串准确地说不怕李玲珑,但是他对叶子衿犯怵呀,“是我嘴欠,子衿,你让人叫我过来干什么?”

    钱多串一边说,眼睛一边滴溜溜地暗暗观察容峘院子、屋子里的装饰。

    哼,他的院子绝对不能被该死的小白脸给比下去。

    “让你过来做见证人。”叶子衿正色说。

    做见证人,钱多串不反对,他随手拿过桌子上的合约看了起来。看完了,他也就了然了,明白了叶子衿和李玲珑的关系会突然变得这么好了。

    敢情,李玲珑被叶子衿忽悠成了代言人。钱多串在心里暗暗揣测李玲珑的身份。

    一设五份的合约就这么签订下来了。

    “我们四个人,为什么要签订五份?”李玲珑疑惑地看着她问。

    “有一份得放在橱柜中,让所有人都看到。”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开玩笑,好不容易骗了一个傻丫头,她当然要让所有人都看到这份合约了。

    听说平西王在南靖国影响力很大?呵呵,到时候,谁要是敢在食盐上做文章,她首先就将李玲珑给推出去。

    叶子衿笑呵呵地看着李玲珑,心里不住祈祷:电视剧看多了,她可不想因为私盐什么的掉脑袋,再说了就算自己不怕,叶家村还有这么多脑袋在了。所以希望佛主、老天爷、玉皇大帝什么的,看在她如此不易的情况下,就原谅她吧。

    “中午的时候,我也想尝尝面条的滋味。”李玲珑签下大名以后,立刻提出要求。

    “方便面有什么好吃的,随便给你几包,你自己让厨子给你下就行。中午咱们换一种,吃阳春面。”叶子衿小手一摆,就满足了李玲珑的期待。

    “子衿,你真好。”李玲珑听了后,顿时感动不已。她早就听说过了,叶子衿并不是愿意天天下厨,没想到对她却这么好,直接为她下厨了。

    钱多串见李玲珑兴奋的模样,暗暗翻了一个白眼。又是一个笨丫头,不知不觉被叶子衿忽悠了。

    容峘则微笑看着,一直没有点破叶子衿那点儿小把戏。

    中午的时候,大家果然有口福了。叶子衿做了面条,还炒了几道小菜和拌了凉菜。

    叶子衿做出的凉菜,味道简直是一绝。不出意外,李玲珑中午又吃撑了。不过这一次她吃的十分满意,因为席间,叶子衿对她特别客气,李玲珑第一次发现,原来叶子衿也不是那么难以相处。

    “子衿,你说的事情,我给你办妥了,下午衙门就会有人过来测量土地。”这边,叶家刚放下手里的饭碗,村长就亲自找上门来了。

    “多谢村长。”叶子衿给村长递了一支雪糕过去。

    村长也不客气,大日天吃一支雪糕简直太凉爽了。“昨晚我找了村子里几位长辈过去商量了,想将河道分给大家,晚上到祠堂商讨章程,晚上的时候别忘记过去呀。”

    “我家就算了。”叶良禄笑着说。

    “爹,那不行。咱们也是村里的一份子,有义务支持村长和族老的提议。”叶子衿立刻义正言辞地拦着叶良禄,“爹不想要,就将河道分给大哥、二哥和姐姐。”

    “你不要?”马氏没好气地问她。

    叶家村能分摊的河道就那么些,村里人多,分到各家的能有多少,现在家里那么多土地,还在乎那么一些?这丫头算是掉钱眼中去了。

    “我不要。”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我也不要,给大哥、二哥留着。”叶子楣也跟着附和。

    “对,都是一个村地,该分的分,凭啥不要。你们要是不要,别人得了也不落好。”村长倒是能明白叶子衿的意思,而叶良禄也很快明白过来了。是呀,都是一个村里的人,他们现在日子过得好,村子里难免有那么几家几乎看着眼红。

    村里人分地,只外了他们家,长久下去,村里人遇上什么事情,也会自动外了他们家。

    在村子里生活,哪怕家有万贯家财,也得融入村里生活。这是祖训,也是乡下不成文的规定。“晚上得试试手气了。要是能抓到大河道地段,那就更好了。”叶良禄笑眯眯地说。

    “你还真上心了。”马氏嗔怪地白了叶良禄一眼。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咱们得了地多栽一些果树,算是祖业。”叶良禄乐呵呵地回答。

    “叶家村有山有水,就算抓到小河滩也没有关系。”叶子衿也跟着笑着说。

    “那可未必,咱们叶家村虽然靠山不是特别缺水。但定州这一带天气变化最是无常,近几年倒是风调雨顺,但几年前,旱涝总是相伴,就在你出生那一年,先是旱了一年,接着又是遇上了洪水,附近哪一个村子没有死人呀。”村长叹口气回答。

    “这么说,越清王真够倒霉的。”叶子衿忍不住感叹一句。

    马氏听了顿时给了她一个爆栗子,“王爷也是任由你胡乱说的吗?要是被人听到了,又得惹上麻烦了。”

    “他要砍我头,他就砍呗。”叶子衿嘀嘀咕咕。

    坐在一旁地容峘嘴角顿时勾起来,“砍头倒是未必,不过关起来倒是有可能。”

    叶子衿一听对他冷哼了一声。

    “你还来劲了。”马氏又给了她脑袋一下。家里生活好起来,马氏地心情也舒畅起来,她不求大富大贵,就希望家里所有的人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四个儿女,另外三个倒是不用她多费心。但叶子衿的性子太欢脱了,和以前相比,简直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要说叶子衿大毛病也没有,就是说话向来口无遮拦,她这个当娘的,就生怕她惹出什么难以收拾的事情来。

    祸从口出,古人的话不会有错呀。

    “娘,不能再打了,再打下去,我就变笨了。”叶子衿嚷嚷。

    “笨一些好。”马氏又好笑又好气,真是拿她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要我说,发生洪涝和干旱,越清王有责任。”叶子衿小声嘀咕。

    “你这丫头是不是想气死我?”马氏这会儿是真急了,村长和叶良禄也不好帮着叶子衿说话了。这会儿还好,屋子里就他们几个人,没有外人。不对,还有一个容峘在了,不过看容峘笑眯眯的模样,好像也不是太在意叶子衿的话,还行。可是叶子衿的话要是真的传出去,说不定就是掉脑袋的事了。

    “子衿,以后可不许胡说。”叶良禄也板起了脸。

    “屋子里没有别人,她也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各位不用太紧张。”容峘笑眯眯地看了叶子衿有一眼说。

    叶子衿一点儿也不接受他的人情,歪过头不再搭理他。

    过了一会儿,小厮果然进来禀报,说衙门来人测量土地。

    叶子衿、叶良禄和村长立刻过去看看。

    “多谢师爷,这些果子带一些回去尝尝。”这一次是师爷亲自带着衙役过来。

    他很会做事,将往后空出来地土地,最起码多测量出了十几亩地,叶子衿交了银子,得到了地契以后,主动送了一些西红柿果子给他。

    师爷见容峘没有出来,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再三谢过叶子衿才让衙役接了篮子。

    村长见状,心里暗暗吃惊。他常年和衙门打交道,衙门里的衙役和师爷到底有多难缠,他很清楚。他万万没有想到,师爷和几个衙役居然对叶子衿如此客气。

    客气得简直让他这个村长都难以适应。

    叶子衿也和他们客气几句,双方才分开了。

    因为答应李玲珑,要给她做些饼干尝尝。

    叶子衿没有食言,拿到了地契以后,她就到点心房开始忙碌起来。

    为了让李玲珑死心塌地做好代言,叶子衿也是下了狠劲,她不但做了各种口味的饼干,还做了不少口味的面包。

    李玲珑坐在外面闻到香味,顿时有些坐不住了。味道太香了,和她以往吃过的任何一种饼干都不同。

    “别急,还得好一会儿了。”钱多串有些瞧不上她。李玲珑面前,他可是相当有优越感。

    叶兰泽也伸长脖子看,为了吃的,就是被叶子衿说两句,她也乐意,说实在话,在这边住了几天,她简直都有些乐不思索了。

    “好了,都过来尝尝吧。”叶子衿服务很周到,她不光做了很多地点心,而且还做了奶茶。

    奶茶对于李玲珑来说,完全是新鲜的食物,各种口味的饼干,加上各种口味的面包。李玲珑吃得不亦乐乎。

    “小姐,那小子过来找你。”庄姑悄悄走近叶子衿,轻声禀报。

    叶子衿听了,嘴角就咧开了,总算是来了。她就是那几位不会那么老实吗?

    “带上两个。”她淡淡地吩咐。

    摇光立刻取了两个面包带上了。

    主仆来到外面,叶苏春正在门外拐角处急得团团转。

    他见叶子衿出来,猛得窜到了叶子衿面前。

    摇光和玉衡的目光一冷,叶苏春立刻收住脚。他可是暗地里吃过玉衡和摇光的亏,所以他在叶子衿面前才会如此老实。

    “我希望你这一次带来的消息比较实用,否则的话,呵呵。”叶子衿冷笑着眯起了眼睛。

    “我偷听到了,岳蓉和岳冒说什么,下工后在河边洗澡。”叶苏春立刻说,“他们还说要将苏离哥引过去。”

    呵呵,主意打得不错呀。

    叶子衿忍不住冷笑起来。叶苏春和叶苏离每天从作坊里出来,都喜欢顺便在后面的小溪中洗洗再回来。因为叶家在村子的最后边,这兄弟两个刚搬过来,家里穷,后来发现后面的小溪水质清,水又浅,天气热就喜欢过去。

    而作坊中地粉尘油烟多,兄弟两个嫌身上太脏,所以还是会先过去将身上清洗一遍才会回来洗个热澡,再换掉身上的脏衣服。

    没想到,他们这个小习惯倒是让岳蓉和岳冒观察到了。

    有点儿意思!

    叶子衿瞧瞧太阳,发现快要到下工的时间了。

    “怎么样?我可没有说假话骗你,他们在屋后就是这样偷偷说话来着。”叶苏春见叶子衿迟迟没有表态,顿时急了。

    “将面包给他。”叶子衿吩咐。

    摇光立刻将手里的面包递过去,“管好你的嘴巴。回去后谁也不许说。”

    叶苏春比较怕摇光和玉衡,他胆怯地点点头,“我谁都不说,连大姐和二姐都不知道了。”

    “嗯,有这样比较私密的消息再传递过来,只要有用,我肯定亏不了你。”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叶苏春缩着脑袋点点头。

    叶子衿太坏了,而且谁都不怕,连祖母和祖父都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叶苏春觉得以后还是在她面前老实一些比较好。

    “让顾长运他们过来。”叶子衿吩咐。

    “是,小姐。”摇光微笑着跑走了。

    “哥,你找的人管用吗?”岳蓉有些担心地问岳冒。

    岳冒则一脸阴狠,“我只能让人拦着叶苏凉一小会儿的时间,你的动作要快一些。”

    “知道了。”岳蓉早就对叶家的一切眼馋了。该死的叶子衿,做出的饭菜咋那么香呢?可惜那天送去的烤鸭才有半只,分到她手中也就那么几片,简直馋死她了。

    如果不是岳冒和岳氏死死地拦着她,她早就到叶家这边来找叶兰泽了。

    哼,叶兰泽更不是好东西,有了好吃的东西,那个胖丫头出来好几天,根本就没有回去一次。亏叶家两个老家伙还将她当作宝似的宠溺着,看看叶兰泽有了好东西,可曾想到过他们?

    “只有你这边成了,后面的事情才能成。”岳冒不放心岳蓉,再一次警告她。

    “哥,你放心。以后叶家的一切保管都是我们的。等我和叶苏离成了亲,一定会想办法让叶子衿嫁给你。”岳蓉笑着扭着身体走了。

    叶苏离根本不知道岳蓉兄妹两个还在算计他,他和叶苏凉按照以往的惯例,从作坊里出来以后,就结伴往后面的小溪方向走去了。

    “叶苏凉,能不能帮个忙?”他们刚走到离作坊稍远一些,一个憨憨的少年出现了。

    “你咋到过来?”叶苏凉认识他,他是隔壁村的。因为两个村子隔得近,叶苏凉上山砍柴遇过这个少年几次,所以两个人也算是旧相识了。

    “什么事?”叶苏凉知道对方家境比较困难,既然对方找上他,也算是将他当成朋友看。

    “能不能借一步说话?”少年为难地看了叶苏离一眼。

    “你们说,我先过去了。”叶苏离很知趣地主动避嫌。

    少年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走,到那边去说。”叶苏凉猜想少年要说的事应该难以启口,于是也顺着他的意思说。

    叶苏离哼着小调往小河边走去,叶苏凉也和少年往小树林走去。

    “什么事,你说吧。”叶苏凉看四周没有人,才催着少年问。

    “我爹娘都病了,吃药需要不少银子。认识的人,我都借遍了,可是别人再也不愿意借钱给我。叶苏凉,你能不能先借点银子给我救救急。我知道冒冒失失过来找你,并不好。可是我也是实在没有法子了。”少年难过地说,他越说越急,说到最后,声音几乎都是哽咽起来。

    “你别急。”叶苏凉安慰他。

    “其实,我一开始也没有想到要找你,还是别人提醒了我,我才过来找你。求求你,帮帮我吧。”少年哭起来。

    叶苏凉看到他精瘦的身影,心里也酸涩起来。他也经历过苦日子,知道求助无门时的绝望。“你要多少?”

    “你愿意帮我一把是吧?”少年激动起来,“五两银子,只要五两银子,我就能为爹和娘抓药了。”

    “你和我到前院去,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银子。”叶苏凉心一软答应了他。

    “好,我和你一起去。”少年憨笑答应了。

    叶苏离一个人往前走,他的身影完全落在了藏在草丛中的几个人身上。

    “能行吗?”岳氏小声地问岳冒。

    “姑姑放心,叶苏离喜欢到这条小溪来清理,这会儿正是下工的时候,不会有别人过来。”岳冒冷笑着回答。

    “还是我儿子聪明。”岳林氏喜滋滋地夸赞。

    岳氏心里总是觉得有些不踏实。岳冒的计划,说实在话,她不是很赞同,但岳冒、岳蓉和她嫂子却信心十足,最后她一个人扛不住三张嘴,还是答应了。

    “快看,他马上就要到了。”岳林氏兴奋地说。

    “啊?!”果不其然,当叶苏离下了坡子时,那边传来了岳蓉的惊叫声。

    “快,去抓奸。”岳林氏第一个跳出来。

    接着,岳冒和岳氏带着几个小年轻也跟着过去了。

    小溪其实离作坊并不是太远,离小树林更近。

    正在小树林中跟着叶文清学字的叶苏心和叶苏协,在听到一声熟悉的惊叫声时,双双感觉到了不妙。

    两个人也顾不上叶文清,撒腿就往小溪边跑去,比他们动作更快的是刚从地里下工的工人。

    “回去后要写五十遍大字。”叶文清大声在后面喊。

    “怎么是你?”急着抓奸的岳氏等人真的到了小溪边的时候却傻眼了。因为站在岳蓉面前的人根本就不是叶苏离,而是另外一个年轻人。

    “黑虎,咋是你呢?”岳氏急得团团转,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原来是野鸳鸯在这儿约会呀。”

    “哟,黑虎,你小子厉害了。不声不响就和姑娘好上了。”

    “这天还没有黑了,啧啧,这也太伤风败俗了吧。”

    ……

    就在岳家人傻眼的时候,上工的人,以及叶苏离也到了。

    “苏离哥。”岳蓉一见到叶苏离,就开始哭哭啼啼。她为了诱惑叶苏离,身上穿得十分单薄,更可笑的是,她为了更加魅惑一些,居然是将上衣半脱下的,露出了里面地肚兜,下半身泡在水中,湿了的亵裤紧紧地贴在了身上。

    如果是换做另外姑娘的话,围观的村民们也能一饱眼福,可惜岳蓉太丑,身体又太胖了,露出的胳膊如泡了水的猪蹄子,让人简直倒尽了胃口。

    “我可不是你什么哥。你亲哥和表哥都在那边了。”叶苏离狠狠地指着岳冒等人。

    “苏离,你刚才不是往这边来的吗?”叶苏同恶狠狠地质问。

    叶苏离盯着叶苏同并没有回答他,叶苏同被他盯得有些心虚,但最后还是没有松口,“黑虎怎么会在这儿,不会是你故意找人来败坏表妹声誉的吧?”

    “对,肯定是这样。”岳林氏顿时反应过来,“叶苏离,没想到你的心肝这么黑,不行,你得对蓉儿负责。”

    “叶苏离,你的心太黑了。”岳冒明知事情出了岔子,但听到叶苏同栽赃到叶苏离头上,顿时也咬住了不松口。

    “你们想要咬我也不问清,刚刚我可不是一个人过来的。我家挖了一些竹笋,顾长运他们和苏明哥他们将竹笋抬过来,准备清洗一下,谁知道会遇上这么龌龊的事情。晦气!”别看叶苏离平时闷声不响,其实性子却很执拗。想当初,他为了叶子衿的名声,没少和别人干架过。现在家里生活好了,他恢复憨厚的个性,倒是让人忘记了他原本也是村里不好惹的一员。

    “对,我们是一起过来。”挖笋的村民证明。

    “早知道这条小溪这么脏,我们也就不会为了省力将竹笋抬过来了。”叶苏明讥讽地开口。

    “可不就是脏。”不少人附和着,还有人哈哈大笑起来。

    “想男人想疯了,这是想讹人呀。”

    “就是,人家苏离根本和这点儿事沾不上一点儿边了。”

    ……。

    “叶苏离,我已经被你看光了,你得对我负责。”岳蓉大哭起来。

    “哈哈哈,黑虎,你是不是不行呀,咋姑娘敢跟了你,就要给你戴绿帽子呢?”乡下不缺下流话。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哟,岳蓉,你这是准备上演湿身诱惑呀。”关键时刻,叶子衿晃悠悠地过来了。

    当岳氏看清楚她身边的人以后,顿时心慌起来。

    “伤风败俗呀。”

    “世风日下。”

    “简直是有伤风化。”跟着一起过来的族老,虽然是老眼昏花,但该看到和不该看到的,他们全都看地一清二楚。

    “虎子,你咋和她一起在水里?”闻讯而来地赖氏激动得满脸通红。

    “估计她想勾引我哥,然后正巧被你家儿子遇上了。”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是你,是你对不对?”岳林氏一听顿时大叫起来,她将岳蓉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给岳蓉披上,然后就指着叶子衿大叫起来。“你好毒的心,告诉你,叶苏离今天愿意娶了蓉儿,这事倒也罢了,否则的话,我和你没完。”

    “叶子衿,没想到你心这么黑。”岳冒也指着叶子衿开始教训起来。

    叶苏心和叶苏协站在不远处,满心都是悲哀,摊上这样的家人,他们该怎么办?

    “呵呵,你们机关算尽了对我来说也没有用。想赖上我家,门都没有。”叶子衿笑呵呵地说,“我怎么知道事情经过?还不就是猜的呗。整个上工的人全都知道,我大哥和二哥每天都会到这儿清洗一番才会回去,不过你们不知道的是,有时候顾长运他们也会跟着过来。岳蓉还跑到这儿来,用心真是良苦呀。”

    “蓉儿和我算是叶家村的客人,怎么会知道他们的习惯?”岳冒反应还挺快。

    “不错,他们才来几天,你少冤枉人。”岳林氏眼睛露出凶光。

    “别说来几天,就是来一天,也能打听清楚了。否则的话,她和野男人在河里洗澡,为什么要扯上我哥?”叶子衿笑眯眯地反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