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7章 桃花挡不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我才没有什么野男人了,叶苏离看光了我,他就得娶我。”岳蓉哭起来。

    岳冒听了,心里不住颤抖,他恨岳蓉的愚笨,更恨叶子衿的狡猾。

    “你这女人脸皮真厚。”跟着过来看热闹地李玲珑实在看不下去了,正义感爆棚,“这么多男人都看光了你,难不成他们都得娶了你不成?你的女德学到哪里去呢?”

    “唉,在乡下混了这么多天,战斗力还是不行呀。”叶子衿嫌弃地看了她一眼。

    李玲珑一愣,随即“虚心”地向叶子衿请教,“不这样说,那应该怎么说?”

    “你的说词太过温雅了,你能指望狗听懂人话?”叶子衿的声音不高不低,反正不少人都能听到。

    众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应该这样说,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你的口味真重,偷汉子被人发现,就想一步登天抓住最优秀的一个,你这种破鞋是不是还看中了在场其他的男人?就不知道你看中的是老的还是少的?你简直能和花楼中姑娘比一比了。哦,不,我说错了,怎么能将你和花楼中的姑娘比了,简直是侮辱了花楼中的姑娘,人家好歹是职业所致,你丫的算什么?”叶子衿也不是泼妇,脏话,她骂不出来,但论起损人的技巧,她不知高过李玲珑多少。

    李玲珑眼睛一亮,原来骂人还可以这样。

    “对,她根本比不上花楼中的姑娘。”李玲珑的声音大起来,“花楼中的姑娘,哪一个不是如花似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谁像她似的,整个剥了皮的肥猪肉。”

    骂完后,李玲珑觉得自己舒坦多了。

    “应该故意泡了很久,那么黑都发白了。”钱多串在一旁摇着头附和。

    他们两个一唱一和,愣是将厚脸皮的岳蓉骂哭了,“娘、大哥、我不活了。”

    “别哭。”岳林氏拍拍岳蓉的脸蛋,转而阴狠地看着李玲珑和叶子衿,“你们两个骚蹄子,才是千人睡万人枕的东西……。”

    岳林氏认识钱多串,她不敢得罪钱家。但她不认识李玲珑,潜意识就认为叶子衿和她在一起,肯定都好欺负。

    如果说李玲珑骂人骂得文雅,叶子衿骂人骂得诙谐的话,那么岳林氏骂的话绝对是粗俗下流。

    叶子衿还好,毕竟是在乡下长大,岳林氏骂得再难听,她都能扛得住,但李玲珑却不同。她出身高贵,一直过得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周围见到的人,哪一个不是将她捧在了手心?

    岳林氏的痛骂,先是让她面红耳赤,接着就是暴跳如雷,“给本郡主打,揣进河里去。”

    她的话音一落,也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一个侍卫出来,直接上前去,一脚就将岳氏给揣进河里去了。

    “小娼妇,你是不是也看中了苏离哥,想故意破坏我和苏离哥之间的感情?”岳蓉哭哭啼啼中,根本没有听清楚盛怒之下的李玲珑说了什么。

    但岳冒听得很清楚呀,他被吓傻呀了,还没有从震惊和恐惧中反应过来,岳蓉又开骂了。完了!岳冒额头的冷汗顿时不住往下流。

    “大胆,竟然敢骂我家郡主?掌嘴。”一个丫头也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上前去狠狠地给岳蓉几个大耳光,最后再来一脚,将也揣进了河里。

    “草民见过郡主。”

    呼啦,四周的村民全都战战兢兢地给李玲珑跪下了。

    李玲珑有些发懵,随即她不高兴地瞪了丫头一句,“不是让你低调行事,不要暴露我的身份吗?”

    “奴婢该死。”小丫头噗通给她跪下了。

    “得了吧,明明是你先自报家门,还怪她干什么?”叶子衿嫌弃地瞥了她一眼说。

    “我什么时候自报家门?我要低调行事了。”李玲珑委屈地回答,死活也不承认。

    “你想想刚刚说了什么。”叶子衿摇着头说,“而且你这性子还得好好磨磨。泼妇骂你,你就沉不住气呢?”

    “难不成我就得站在这儿任由她骂?”李玲珑更不高兴。

    “被她骂了,你生气,代表着你承认她骂的内容。此举正中了她的意思。”叶子衿慢条斯理地说,“这叫杀敌一千,自伤八百,很不划算。她骂你,你先听着,等她骂完了,你就笑眯眯地告诉她,哪有当娘的这样骂自己闺女,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说得没错,好好跟着学一学吧。”钱多串立刻附和。

    也就他和叶子衿的胆子大,别人都跪了,他死活也不愿意给李玲珑跪下。即便知道李玲珑的身份,钱多串恶劣的态度收敛了几分,但说实在话,他还真不怕李玲珑。

    “是呀,当娘的人,居然将自己的闺女骂得这样惨,难怪白皮猪没脸没皮。光天化日之下,跑到河里洗澡,而且还是全村人都知道的男人洗澡的地方,原来全都是跟她娘学的。喂,白皮猪,你和你这个傻帽哥哥回去应该和你老爹滴血认亲一番,说不准你们就是你娘给你爹戴了绿帽子生下的。”李玲珑也算是一点就通,而且关键是在叶家村,她是老大,没有长辈管着,教养嬷嬷更没有跟着过来,说话完全可以肆无忌惮。

    “你……你……”岳林氏被侍卫一脚踹得不轻,嘴角都开始流血了。但她怕了,在知道李玲珑的身份以后,她就怕了。

    因此,即使心里气得不行,她却一个脏字也没有吐出来。

    李玲珑觉得特别痛快,原来肆无忌惮地骂人,也能让心情舒畅。

    “哟,我的大伯母、好堂哥,不知道你们在这件事中掺和了多少?别告诉我,这事你们半点儿都不知道哟,我的智商没有那么低。”叶子衿乐呵呵地看着岳氏和叶苏同说。

    几个族老和村长见状都气得要命,不过李玲珑还没有让他们起来,大家都还跪在地上了。不过,所有人可是将所有的仇恨此刻全都算在了岳氏和叶苏同身上。

    叶家村的祖训就是要团结,平时大伙怎么闹都行,但涉及到村子里的利益,大家还是会齐心协力一致对外的。

    岳氏和叶苏同的举动无疑是犯了众怒。

    “开祠堂,得开祠堂好好治治他们。”赖氏大叫。

    “呵呵,你应该高兴才对呀,平白捡了一个不要钱的儿媳妇了。”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我不要这个丑女人。”黑虎一听,顿时大叫起来。

    “对对,这种没脸没皮的女人,我们家不要。”赖氏也大声附和着说,“是她不要脸,光天化日之下在河里洗澡,我儿又不是故意看她这一身肥肉,她不能赖上我们。”

    岳蓉被人嫌弃,又羞又怒,她抬眼又看到叶苏离冷笑站在一旁看笑话,顿时身体一软,差点儿晕过去。在知道李玲珑的身份以后,她就知道自己肯定是嫁不成叶苏离了。

    “祖父,我想知道这一次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你看看,你家的长子长孙和长媳妇一起联合外人算计我们,总得给个说法吧。”叶子衿看着后到的老爷子乐呵呵地说,“对了,等会儿麻烦你们将叶兰泽那个胖丫头领回去,我家不养闲人。”

    “什么闲人?兰泽是你堂姐。她到二叔家住几日怎么呢?”陈氏发怒。

    每一次都这样,只要涉及到叶兰泽,老爷子和陈氏就会翻脸。叶子楣和马氏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同样的,她们也是后到的人员。不过即使是后到,也有最快的村民详细地告诉了她们事情的经过。

    对岳氏,马氏真的是恨到家了。岳氏怎么就不想想,叶兰泽还住在她家,岳氏居然就联合外人来算计自家。这口气,马氏不打算忍,至此,她在心底也将岳氏列为了敌人范畴。

    “不好意思。”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原来祖母也知道我爹只是她的叔叔,而不是她爹呀。她娘算计我家,难不成我家就傻到什么都不问,就帮着她养闺女?”

    “她是她,她娘是她娘。”陈氏还在维护叶兰泽。

    “呵呵,不领回去的话,我就让人将她直接扔出来。”叶子衿翻脸更快。

    “你敢?”叶苏同凶狠地看着叶子衿。

    “收起你那一套。”叶子衿冷笑看着他,“你以为凶一点儿,我就怕你?没脑子的玩意,我告诉你,以后要是你们再敢惹我家一次,我不介意见你们一次揍你们一次。想告诉我叶兰泽是福星,我家就该养着她是吧?你别忘记了,这一大片是我这个灾星赚来的。灾星嘛,自然和福星是仇敌,你确定要让我这个灾星去养着她?”

    “子衿,不是说不许提什么灾星、福星吗?”马氏第一个不高兴了。

    “娘,我是不想提呀,可是挡不住别人这样想啊。否则的话,同样是子孙后代,为什么老的只会是非不分的护着大房?小的算计了我们,还理所当然地认为我们就该着他们了。”叶子衿冷笑,叶兰泽是比较单纯,但她不是单蠢,不会因为单蠢就被人算计,然后大度到什么都不计较,“你也甭同情叶兰泽,人家命好,摊上了好父母好哥哥呀。”

    马氏一听,眼泪顿时下来了。她也想到了这些年的不容易。

    “村长、几位族老也看到了,事情从头到脚和我们家半点儿关系也没有,这一次我们家就不参合此事了。你们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回去了。”叶子衿将话说透了以后,就打算撤了。

    李玲珑嫌弃地看着河里的三个人,有些不高兴地嘀咕,“按照本郡主的意思,就该将两个东西沉塘,参合的人全都送到官府去。”

    “我啥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要是知道了,我是肯定不会在这个时辰过来找苏凉求助。”叶苏凉和少年也被吸引过来了。看清楚了事情的整个过程,少年忽然叫起来。

    “你也知道此事?”叶苏凉气红了眼睛,他好心好意帮人一把,却没想到对方也在算计自己一家。

    “不,不是的。是我瞎猜的。是他故意在路边说起你手里有银子,人又比较善良。他们还故意提到了只有在这个时辰才会和你哥两个人单独在一块。”少年哭丧着脸解释,“我也是急了,就过来了。”

    “姑娘负责勾引男人,母亲、姑姑和表哥、哥哥一大堆一起来捉奸,除去岳家,也没有谁家能干出啦了。”叶子衿摇头晃脑嘀咕。

    “叶子衿,你别欺人太甚。”岳冒双眼喷火,失策呀,如果知道整天出入叶家的姑娘是郡主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想到这样的馊主意。

    “我欺人太甚,呵呵呵。”叶子衿冷笑看着他,“自作孽不可活呀。”

    说完,她转身带着摇光和玉衡往回走,然后看到马氏和叶子楣,“娘、姐姐、大哥、二哥,我们回去了。”

    “好,回去。”马氏答应一声,然后又盯着岳氏,“以后不要让我见到你家任何人上门。”

    说完,她也转身走了。

    “唉,你听我解释。”岳氏慌了。

    她这几天有些得意,二房住的好,吃得好,穿得也好,她的女儿居然住到二房那边享福了。既然闺女都住进去了,以后她还不是有的是机会去二房院子里。更何况,未来地乘龙快婿也在那边走动。叶兰泽和钱多串接触多了,感情也就深厚了,成亲自然也就成了水到渠成的事情。

    “沉塘,全都沉塘。”钱多串不怕事大,一个劲在边上嚷嚷。

    叶苏同见状,心里又气又怒,却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好。”老爷子要了一辈子的脸面,但今天他觉得自己的脸面全都丢尽了。

    长媳妇带着外人算计他的亲孙子,亲孙女在这么多人面前一点儿情面都没有给他,他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了,“我们叶家容不下你这样的媳妇,等晚上老大回来了,休了你回岳家去吧。”

    “咦,犯了这么大事情才休了呀。”钱多串摇摇头转身回去了。

    “爹。”岳氏吓得身体不住发抖。

    “祖父。”事到如今,叶苏心和叶苏协也不好袖手旁观了,兄弟两个一起过来为岳氏求情,“求祖父看在娘这些年为叶家生儿育女的份上,就原谅她这一次吧。”

    “爹、娘,下次我不敢了。”岳氏可不想被休了回去,她这把年纪要是被休回去,哪有脸去见人呀。

    “祖父。”叶苏同也跪在了老爷子面前。

    看着三个孙子,想到叶子衿临走时讥讽的眼神,老爷子的嘴角直哆嗦,根本说不出任何话。

    岳氏见状,心里总算是踏实了几分,她有三个儿子,还有一个福星女儿,老爷子就算是再生气,也不会真的将她休回去。

    叶子衿一家撂摊子走了,村长和几个族老却不能不管呀。本来晚上准备召集村民开会,现在村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也就耽搁下来了。

    “族老、村长,你们可要为我们做主呀。外人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赖氏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

    岳林氏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的闺女什么时候被人这么嫌弃过。

    “娘,你带着妹妹上来。”没有李玲珑在的压力,岳冒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岳蓉哭哭啼啼地被岳林氏拖上了岸边,然后又拉到小树林中为她穿上衣服,黑虎骂骂咧咧地也上岸将衣服套上了身。

    “都去祠堂吧。”村长叹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呀,怎么就半点儿安生日子也不给过了。

    大家到了祠堂以后,岳冒和岳林氏一口咬定,这件事根本就是叶子衿设计陷害他们的。而岳蓉也一口咬定,是因为老宅子人多不方便洗澡,才让自己老娘和岳氏为她把风。

    至于叶苏同和岳冒则是完全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路过而已。

    村长和几个族老见他们在这会儿还死咬着叶子衿不放,顿时恼了。

    “你们说子衿害了你们?那好,我就给你们说道说道,也好让你们死了心。我中午一直和子衿在一起,因为衙门来人为她测量了地基。”

    “啥地基?小丫头又买了地基?”大族老打断了村长的话。

    “子衿将后面一溜圈的地基也买了,打算将油坊和其他作坊分开,还想盖一个什么面坊,反正我也不是太清楚。”村长没心思聊叶家买地基的事情。

    他没兴趣但村民有兴趣呀,大家相互议论着,想着叶家肯定又要招工了。不过这会儿,大伙连对叶子衿嫉妒的心思都没有了。

    就算没脑子的人,也都想得很清楚。大伙刚刚知道李玲珑是郡主,李玲珑又叫六公子为六哥,毫无疑问,六公子不是郡王就是王爷呀。想到村子里居然住上了这样一个大人物,全村人的腿都在发抖。

    而叶子衿居然和一个郡主、一个王爷打得火热,傻子才会去招惹她了。何况那丫头还是一个六亲不认,啥话都敢说的主。也只有岳家这种没脑子的人才回去招惹她。

    祠堂里十分热闹,不过叶子衿根本没有兴趣。

    此刻,她正站在院子里赶人了。她在岳氏面前可不是在开玩笑,哼,以德报怨,那是缺心眼王八蛋才干的事情。

    岳氏既然敢招惹她,那就别怪她翻脸不认人。

    “我娘和大哥不好,我又没有做错什么。”叶兰泽不想回去,她喜欢二房这边的气氛,更喜欢二房家里的伙食,最最重要的是,每天还可以近距离地和钱多串说上几句话了。

    要是被赶回去,没面子是一回事。她不想和钱多串分开,更不想再去回去吃老宅子那边的饭食。

    “子衿,我跟你学做饭好不好?”叶兰泽眼圈都红了,她眼巴巴看着叶子衿问。

    “不好。你的脸还真够大的。我凭什么要教你下厨,我是你谁呀?你想学,问他吧,他家厨子多的去了。”叶子衿坏心眼地指着钱多串给她出主意。

    叶兰泽地眼睛一亮。

    钱多串的脸却黑了下来,“我家厨子手艺一向不外传,你就死心吧。”

    “胖子,你这样做事就不地道了。她以后不就是你的人,跟着你家厨子学下厨,我看也是为了你。肥水不流外人田,也不算是外传对不对?”李玲珑跟着叶子衿混,也学坏了。

    她发现有时候不声不响地欺负人,果然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钱多串脸更黑了,“好个屁,就算你是郡主,也不能胡乱败坏别人的名声。我钱多串独身,没有任何婚约,你懂不懂?”

    “咦,你曾经不是为了这个胖丫头,专门过来欺负子衿嘛?”李玲珑装作疑惑的模样问钱多串。

    又被提起黑历史!钱多串生怕叶子衿生气,他下意识向叶子衿看过去。

    叶子衿正龇牙冲着他笑了,“嗯,这事我是永远都不会忘记的。”

    “死胖子。”叶子楣走过去,直接踢了胖子一脚。她还真不知道胖子在背后找过叶子衿麻烦了。

    “多串哥,以后你可不能再欺负子衿了。”叶兰泽脸色羞红,她看着钱多串的眼神中全是甜蜜蜜。

    钱多串被她看得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叶子衿故意加重的永远两个字,更是让他想去死。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的话,打死他也不会去找叶子衿麻烦。

    “好了,别啰嗦了,大门在那边,出去吧。”叶子衿指着院子的门对叶兰泽说。

    “我不走,我就是不走。二叔,二婶,子衿欺负我。”叶兰泽转而向马氏和叶良禄求救。

    可惜马氏此刻正伤心了,她简直恨透了岳氏,又岂能给岳氏女儿好脸色看。就算叶兰泽是村子里敬着的福星,她也不想看到叶兰泽这张胖脸。

    “子衿说得对,这儿又不是你的家,你老住在这边成什么样子。别人还不知道在背后怎么议论我们家了,你走吧。”她不客气地说。

    这是马氏第一次对叶兰泽说狠话,叶兰泽顿时傻眼了。

    叶良禄叹口气,放软了语气对叶兰泽说,“二老看重你,你要是在这边出了半点儿差池,我们也承担不起责任。而且,你娘还是那样的人,你二婶看到你必然会想到你娘,你还是回去吧。”

    “我发觉你这些年真心不容易。”李玲珑看到这一幕,同情地对叶子衿说,“这么多年,你居然被这样蠢货给欺压了。”

    “没办法,名声害死人呀。”叶子衿摇着头感叹。“其实了,也不算是坏事。被磨炼了这些年,我不就练成了无敌。”

    这倒是!李玲珑心里赞同,嘴上她却不敢说叶子衿是厚脸皮。

    “算了,晚上吃馄饨面。”叶子衿打算将心里的背上全都化作食欲。

    “好。”李玲珑和钱多串眼睛一致亮了。

    “我能不能在这儿吃过晚饭再走?”叶兰泽哭丧着脸问。

    李玲珑……。

    钱多串……。

    都说叶子衿的脸皮厚,他们怎么觉得叶兰泽这丫头的脸皮比起叶子衿来说,还要更厚呢?

    “美得你,将她扔出去。”叶子衿丢下一句后,转身就走。

    庄姑和摇光听了,立刻一边一个拉着叶兰泽的左右胳膊将她拉出去了。

    家里总算是安生了,叶良禄叹口气。

    晚上,叶子衿果然做了馄饨面,吃饭的时候,外出的容峘及时赶了回来。

    叶子衿吃馄饨面时,就喜欢吃里面的面,馄饨总是留到最后吃。

    “我决定了,明日就去找媒人给苏离说亲。我还就不信了,以咱家现在的条件,还怕找不到好姑娘?”马氏在饭桌上宣布了一件大事,从中不难发现,她今天算是被岳家给气狠了。

    “娘。”当事人叶苏离却不赞同,“我不想现在就找媳妇。”

    “婚姻大事,父母做主,哪有你插话的份。”马氏的态度强硬起来。

    “娘,我们家讲究民主。”叶子衿这一次站在了叶苏离一边。

    “什么叫民主?”钱多串又发扬了他孜孜不倦求知的精神。

    叶子衿和叶子楣同时瞪了他一眼。

    钱多串立刻吓得低着头数碗里地馄饨。

    “娘,你答应过我们的亲事由我们自己做主。”叶子楣也向着叶苏离。

    “我是答应过你和子衿,亲事你们自己做主。苏离和苏凉的亲事,我可没有松口。再说了,就算是你们的亲事,也得先找媒人上门说亲才行。不过是人要让你们相中罢了。”马氏说着红了眼。“别人和苏离一样大,孩子都满地跑了。这些年家里穷,耽搁了他,娘这心里难受呀。”

    “说亲定下来也好,也省的被人成天惦记着。”叶良禄站在了马氏一边。

    马氏的眼泪终于掉了下来。

    四个小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没有人说话了。

    “行,娘,你帮着张罗吧。”叶苏离最终松了口。

    马氏的心情这才好受一些。

    儿子的亲事是马氏心中的一根刺,儿子松了口,事情就好办多了。第二天,她就将消息放出去了。顿时村里人炸锅了,叶家村大多数都是同姓,和叶苏离结亲肯定不行。

    不过,各家各户都有姻亲呀,姻亲不同姓,自然是可以结亲。

    不过马氏这一次是下了狠心,因此在放出给儿子找媳妇的风声以后,同时也列出了相应的条件,那就是一定要找贤惠能干,样貌说得过去的姑娘,至于家境怎么样,反倒是次要的。

    这个条件不算苛刻,几乎各家找儿媳妇都会列出这样的条件来。

    于是,第二天下午,村里就出现了异常情况,各家各户过来走动的亲戚多起来,而且家家来的还都是样貌不错的大姑娘。

    “小姐,老宅子那边热闹了。”秀春出去走一遭,回来以后,就忍不住将打听到的消息透露给叶子衿和叶子楣。

    “是不是真的被休了?哼,那种不识好歹的女人,就该这么收拾她。”李玲珑在叶家村越来越如鱼得水,没有人管着她,她就像放飞的鸟儿,对什么都觉得好奇。

    “岳氏没有被休了,不过老爷子放出话来了,要是她再犯的话,就直接休了。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几个儿女求情,她肯定不会有好果子吃。”秀春笑着回答。

    “说说那对奸夫淫妇和泼妇的事情。”李玲珑催促着问。

    “回禀郡主,岳家本来死死咬定是叶姑娘算计了他们。后来村长和几个族老发怒,说要送到衙门去,又有人作证,姑娘一直在家里忙着地契的事情,因此他们的谎言不攻自破。”李玲珑的丫头也出去转了一圈,她知道自家郡主对这些感兴趣,还特意打听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后来,岳冒担心自己的功名受到影响,后来说愿意调解。岳家愿意出五十两的银子的陪嫁,加上十六台的嫁妆,赖氏才勉强同意两家结亲。”

    叶子衿听了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说起来,村长也真够狠的,居然直接逼着岳家做出了弃女的决定,至于老黑家,一家都是贪婪的主,只要岳家愿意出足够的银子,两家结亲也就完全在情理之中了。

    “男娼女盗,泼妇对泼妇,绝配。”李玲珑已经将老黑家和岳家全都让人打听了一遍。听到这个结果,她也忍不住笑起来。

    乡下果然比京城好玩多了,小门小户发生的故事都能写成话本了。

    “小姐,外面有几位夫人过来拜访,这是她们的帖子。”庄姑进来,手里拿着厚厚的一叠帖子。

    “我又不认识她们,她们过来干什么?”叶子衿翻了几家递过来的帖子,不怎么有兴趣。

    “她们是跟随钱家老夫人和夫人过来的。”庄姑回答。

    “请她们进来吧。”叶子衿看看太阳,“估计中午又得招待一顿了。”

    “子衿,你要下厨是不是?我还想吃烤鸭。”李玲珑报出自己最爱。

    “烤鸭中午的时候吃不成,明日再吃吧。”叶子衿叹口气,“鸭子是先要处理一番才行。”

    “哦。”李玲珑叹口气趴在了桌子上。

    家里来了贵客,马氏作为家里的女主人,自然是要出来招待的。

    不过当她知道来客之中还有师爷的夫人,主簿的夫人,就是其他几位夫人,也都是镇子上赫赫有名的贵客,心里难免有些慌张。

    “娘,你紧张什么?”叶子衿安慰她,“要论起来,最厉害的人物你都见过了,还怕她们不成?再说了,来客之中,几位夫人虽然名气比较大,但说起来,她们大多数也是商客出身,论起家产,你闺女可以很自豪地告诉你,以后你身家比她们强多了。”

    “什么最厉害的人物,你娘哪有机会见到大人物。”马氏拍了她一下嗔怪地说。

    “娘,你是成天和贵人打交道都忘记了他们的身份。瞧瞧,边上那位。”她指着李玲珑对马氏说,“当朝的郡主,刚走的那位,当朝的王爷,还有钱多串,白上水他们,哪一个不比外面身份高。保持平常心很重要,你想想,你也跟着我们学字学算数管账了,哪一点儿比她们差。”

    “对,有本郡主在,看谁还敢看不起你?”李玲珑也豪气地助威。

    马氏听了,只能讪讪地笑起来了。

    正说着了,钱夫人领着几位夫人、小姑娘一起进来了。夫人们穿戴得倒是很得体,既没有太过张扬,也没有落面子,过来的这群小姑娘则个个看得出是经过精心打扮的,算得上是争奇斗艳了。

    叶子衿心里顿时了然,李玲珑也想到了一个结果,忍不住偷笑起来。

    “子衿见过几位夫人、小姐。”叶子衿微笑着给几位夫人行了礼,又和几位小姐打了招呼,算是不卑不亢。

    “见过郡主。”钱夫人和主簿夫人带着众人则急急忙忙想给李玲珑行礼。

    李玲珑则不接受,“本郡主是出来私访,你们别暴露了我的身份。”

    “是,郡主。”钱夫人微笑着答应了。

    “上茶,将点心端出来。”马氏催促丫头。

    叶子衿见状,忍不住又暗笑起来,老娘修炼得还不够呀。不过,以后见得多了,估计也就习惯了。

    “我们今日过来,可是为了打牙祭而来了。”主簿夫人笑着说,“我夫家姓杨。”

    马氏暗暗记住了杨夫人。

    “是呀,早就听说子衿姑娘的厨艺了得,今个我们可是特意过来解馋了。”一个圆脸的姑娘也俏皮地说。

    李玲珑听了,忍不住偷偷翻了一个白眼,这些人还真将叶子衿当成了厨娘。要是被六哥知道了,肯定有这些人好看的。

    “这些点心都是叶姑娘做的吗?”一个清瘦的姑娘早就忍不住拿起一片点心吃起来。

    “和往常吃的点心果然不一样了。”

    “叶姑娘,我们能不能也跟着你一起学习厨艺?”

    叶子衿见小姑娘们全都极力拉拢自己,也笑着一一回答了她们。

    不大一会儿,叶子衿也就和她们玩到了一块去,李玲珑的身边却没有人敢靠近。

    她坐在厢房里托腮看着谈笑风生的叶子衿,忍不住又翻了一个白眼。没想到呀,叶子衿还是个笑面虎和大尾巴狼,果然她的性子和六哥最是接近了。

    中午的时候,叶子衿即使不高兴,还是被马氏拽进了厨房中忙碌。

    等叶子衿从厨房里出去的时候,就看到不少小姑娘正偷偷地在打量叶苏离和叶苏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