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98章 合适的人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这桃花来的,也太凶猛了一些。

    叶子衿脸上不显,依旧笑眯眯,不过在心里她却在观察每一个姑娘的举动。

    到了吃饭的时候,容峘果然按时到了,正是叶子衿从厨房出来的一瞬间,点掐得很好。

    今天来的人多了一些,所以分成了三桌。

    容峘从进门就开始冒冷气,平日里他和马氏、叶良禄说话虽然不多,但也从没有摆脸色给他们看过。但是今天不同,他已经冷冷地看了马氏两眼。

    马氏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了他,心里顿时开始忐忑不安起来。

    过来的都是女眷,叶子衿和叶子楣自然也去陪着客人了,容峘这边则是几个男人,不多不少五个人。

    叶良禄他们也都知道容峘是位王爷,至于是哪一位王爷,他们却是不知道。看到他今日浑身冒冷气,个个也都不敢大声说话,屋子里地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子衿姑娘,我能跟着你学习下厨吗?”杨姑娘笑着问。

    “是呀,满桌的菜这么漂亮,我们都舍不得下筷了。”曾飞燕也跟着笑着附和,她是一个举人的女儿,性格很温婉,不过叶子衿知道这位姑娘的心大着了,举人家的闺女,以后老子走的是官路,自然看不上像她这样的商户。

    就像主簿夫人带来的闺女杨一如姑娘,是绝对看不上叶苏离这样的泥腿子。毕竟,叶家现在最多算是小康之家,离声名远扬还差得远了。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杨夫人应该是带着自家那位庶出的姑娘过来相看。或许也是有心为外甥女沈月月拉拢亲事。

    “你们还真当她是你们家中的厨娘呢?”李玲珑向来恩怨分明,见她们围着叶子衿说来说去,目的就是想跟着叶子衿学两手,她顿时落下了脸。

    “叶姑娘的作坊里那么忙,哪有时间陪着你们胡闹。”

    “叶家也有几个厨子,你们真是胡闹,难道要子衿姑娘每日泡在厨房中?”几位夫人听了,立刻都训斥了自己带来的姑娘。

    “家中的确有几个厨子,他们也是闲暇时间跟着子衿学下厨。有几个也能做出几道拿手菜,几位小姐不嫌弃的话,可以让她们教教你们。”马氏淡笑着附和。

    “好呀,吃完饭以后,我们就过去问问。”

    “对对对,只要学到几道菜也能拿出手糊弄人了。”杨姑娘笑着说。

    “你呀,敢情不是为了学得一身好厨艺,而是为了糊弄一下别人。”杨夫人笑着点了她脑袋一下。

    “可不就是为了糊弄人。做菜也得看天赋,我自己几斤几两,清楚得很了。”杨姑娘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

    说笑之间,李玲珑带去的尴尬就散去了。

    叶子衿对李玲珑挑了挑眉,李玲珑立刻傲气地抬起了下巴。

    她就是个恩怨分明的人,而且特别护短。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居然敢欺负子衿,她就让这些人难堪。

    另一屋子里,容峘放下筷子以后,终于也发泄了自己的不满,“以后阿狗阿猫过来,就不要让子衿下厨了。不要被人看低了去。”

    叶良禄了一愣,叶苏离和叶苏凉也放下了筷子。

    “这话说得对。”钱多串咽下最后一块肉,满足地打了一个饱嗝以后,立刻跟着附和,“都是一些普通的人而已,用不着这么敬着她们。顺杆子爬得了好处以后,说不定还在背后笑话你们了。”

    连钱多串也这么说,叶良禄父子三人立刻将容峘的话放在了心上。

    吃完饭以后,几位夫人和小姐也没有急着走,而是在厢房中和子衿、子楣姐妹一起玩。酿酒出身的杜夫人则一直拉着叶子楣的手,将她夸成了一朵花,眼中满意的神色也很明显。“子楣姑娘年纪不大,却和子衿姑娘一起管着铺子,这年头识字又会盘账的姑娘可不不多呀。我家丫头倒是会了一些,都是跟着他大哥学的。以后有机会,让这丫头跟着你也学学。”

    马氏立刻了然,杜家夫人应该是看上了子楣。

    她想到叶子楣今年也有十五岁,明年开春就及笄,按照她这个年纪,早该有人上门来提亲了,可惜自家名声不行。就算子楣长得好,也鲜少有媒人上门来。杜夫人有意结亲,是好事。而且杜家也是商户,是酿酒出身,马氏立刻动了心。

    不过她也很稳重,并没有露出急迫的意思,毕竟她还没有见过杜家公子本人了。

    “能有个稳重的就好,想必你家大公子也是个能干的人,都说虎父无犬子,照着我说呀,母亲精明,孩子也不会太差。看杜夫人如此利索,你家大公子也差不到哪里了。我家两个儿子呀,反倒是不如两个姑娘能干了。”马氏不动声色地将杜夫人夸奖了一遍,又恰当地递了一个梯子过去。

    叶子衿听了忍不住暗笑,她从不知道自己老娘说话还懂迂回了。看样子,以后得让老娘多出来见见人。说不定她还能将老娘培养成一位出色的外交家了。

    相比之下,叶子楣却显得十分尴尬,一张脸发红,眼神都不知道该落在何处。

    叶子衿淡淡一笑,“娘,你这样说,大哥、二哥听了,心里肯定不高兴。地里产业哪一样离开他们,有了他们,我和姐姐才有心思放在作坊里了。”

    “子衿说得对,作坊里的事情,也是大哥和二哥在张罗着了,哪里差了。”叶子楣附和着说。

    “看看,我只是说了一句,她们两个倒是不让了。”马氏笑着打趣。

    “兄弟姐妹情深好呀,我倒是羡慕得紧。我是肚子不争气,只生了多串一个儿子,他就是想有个兄弟姐妹说说话都没有呀。唉,哪怕是个庶出的也好呀。”钱夫人是真羡慕。

    本来,她对叶子衿、叶子楣有些不喜,认为这对姐妹的性子太过泼辣了。钱多串为了一口吃的,居然在叶家边上盖了一座院子,更是她对叶子衿产生了厌恶之情。

    可是随着钱多串开始关心自家生意后,钱夫人倒是想开了。钱多串以后肯定不会走仕途,原本他读书就吊儿郎当,不仅如此,他对自家生意也从不关心,花起钱来更是大手大脚。但是他跟着叶子衿合伙做生意以后,钱夫人发现,钱多串不但收敛了玩心,对生意也上心不少,甚至还巡查了各处的铺子,发现了不少的问题。

    冲着这一点儿,钱夫人就对叶子衿感激不已。

    现在和叶家人接触多了,钱夫人才有更多的发现,马氏和叶良禄性格温和但不失果断,将四个子女教育得很不错,因此一来二往之下,她对叶子衿和叶子楣的态度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她说的话,也是由衷而发,钱家的子嗣真的是太少了。

    接下来,杜夫人又不露痕迹地将她的儿子夸赞了一番,马氏也是顺着她的话说,总的来说,一个下午大家的关系还算融洽。

    临走的时候,马氏也没有吝啬,将家里下人做的点心包起来让众人夫人带了回去。

    这些夫人更没有空着手来,到叶家吃饭,自带食材,几乎形成了不成文的规定。因此她们今天跟着钱夫人来,也是带了不少食材。

    叶子衿没有坏了规矩,依旧根据食材,做出了菜招待。几位夫人临走的时候,又送了叶子衿和叶子楣一些首饰。

    叶子衿和叶子楣客气几句也让人收下了。

    “这些破铜烂铁也好意思送出来?”李玲珑看到盒子里的首饰,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很快就失去了兴趣,“去,到我房间里去挑几样好一些的头面、簪子和镯子送过来。”

    “用不着。”叶子衿摆摆手,“你的东西太贵重,我和姐姐戴出去不合适,你自个留着吧。”

    “以后总是有机会戴出去的,先收下。首饰我多的去了。”李玲珑硬要送。

    最后,叶子衿和叶子楣都得到了一套上好的头面,镯子和簪子。

    “得了,拿人家的手软,明天我们吃烤鸭。”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作坊里的零食也得多送给我解馋。”李玲珑不客气地说。

    “行,你跟着姐姐到作坊里去多拿一些吧。”叶子衿摆摆手说。

    “你打算什么时候回京城?”容峘缓缓地走过来问。

    “六哥,你又想赶我走?”李玲珑气呼呼跺着脚,“我不走,你是不是想将我赶走了好吃独食?”

    “我一向都是吃独食。”容峘淡淡地回答。

    李玲珑没办法,只好向他撒娇,“六哥,我千里迢迢从京城过来,容易吗?你就让我在这儿多玩几天吧。”

    “作坊里的东西已经有足够的数量,我打算让人先送到京城那边试试。你作为代言人不跟着回去?还是说,你想光拿银子不干活?”

    “谁不干活。”李玲珑气呼呼地反驳,顿时有些左右为难起来。

    一方面,她在叶家村的确玩得不亦乐,完全处在乐不思索的状态。另一方面,她还真不好意思留下什么事都不干。

    “五天后,我也要回京,你跟着一起回去。子衿,你想不想到京城去看看?”忽然,容峘漫不经心地问。

    “我?”叶子衿指着自己的鼻子问。

    容峘点点头,“平安镇太小了,有空出去走走,对你来说,也算是一件好事。离京城两百里外的青州有一条街,街上的铺子里卖很多外域的东西。你这儿地种子很多都是从那儿找来的。”

    这个消息对叶子衿很有吸引力。

    “什么样的种子都有吗?”她惊喜地地问。

    “不是,也要看运气。外域的人过来,带来的大多数是香料,而从南靖国运回去的大多数是瓷器、丝绸和茶叶之类的货物。像种子之类的东西不值钱,谁想千里迢迢地带回来?”容峘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实情。

    “六哥说得是实情,哥哥就曾经在那边给我找到了罕见的小镜子,看人看得特别清楚。”李玲珑在一旁作证。“听说他们带来的大多数都是各种各样地香料和宝石,所以那边做出的首饰特别好看。”

    叶子衿沉吟一下开口,“好,我这一趟跟你们出去看看。”

    世界很大,古代的交通不便,出去一趟不容易。叶子衿不想做井底之蛙,是真的想出去看看。

    “来去要多久?”她问。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大约一个月就够了,如果不顺利的话,估计赶不上中秋了。”容峘淡笑着回答,心情显得十分愉快。

    这样呀?叶子衿有些迟疑,不过很快她就释然了,以后中秋有的是,而外出的机会并不多,“好,我答应了。这两天,我就将货物准备一下。”她爽快地说。

    到了晚上,家里又起了风波,叶良禄看着过来的老爷子和陈氏,满脸都是无可奈何。

    “兰泽又没有做错什么。你们如此待她,她心里因为郁闷有了心结,才病倒了。那丫头不懂事,你也不懂事吗?”陈氏气呼呼地瞪着叶良禄。

    “等会儿你们夫妻过去将兰泽接过来,住到楼上去。她病了,不能再受气。”老爷子说得更是理所应当,“老二,做人不能没有良心,你自个怎么活过来的,你心里没有数吗?”

    “爹、娘,你们为难我也没有用。这个家不是我当家。”叶良禄学聪明了,直接将叶子衿推到了前面。

    “你当我们是傻子?偌大一个家,你让最小的那个当家?听那丫头说话颠三倒四,就像个……”陈氏指着叶良禄教训。

    “就像什么?”叶子衿笑眯眯地进来问。马氏和叶子楣则一脸愤怒地跟在叶子衿的身后。

    别看叶子衿说话没个正经模样,但不知道为什么,老爷子和陈氏对她还真的有点儿犯怵。主要叶子衿从不给他们面子,而且什么话都敢说。

    乡下不是有那句大白话嘛,凶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叶子衿虽然没有到不要命地级别,但是也达到了不要脸皮的境界。

    老爷子和陈氏是觉得拿她一点儿办法也没有,对她犯怵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我就奇了怪,叶兰泽不是福星吗,福星还会生病?你们是不是还想说,都是我这个灾星的错,叶兰泽是为了我这个灾星挡住了病灾。”叶子衿学着陈氏的语调说话。

    陈氏被她堵得一口气上不了,满脸通红。

    “用本郡主在,谁敢欺负你?”李玲珑一头窜了进来,她是得到丫头传递过去的信,特意过来两肋插刀的,她抬起头看着二老,脸上闪过不屑,“你们不是断了亲吗?怎么还隔三差五地过来捣乱,再过来欺负老实人的话,小心本郡主将那胖丫头直接送到衙门去,让她在里面吃一辈子牢饭。”

    “对,常言说,习惯成自然。让胖丫头在里面吃几天牢饭,她就老实了。”钱多串也窜过来了,他的身边则是钱夫人。

    原来钱夫人并没有随着那些贵妇人一起回平安镇。

    “钱胖子,你不会真的变心吧?不过,你得当着他们的面说清楚了,此事和我半点儿关系也没有哈。”叶子衿提高了声音。

    陈氏的脸色很难看,钱多串的话,让她感到了不妙。难不成,钱家真的变卦了。

    她抬头看到钱夫人,心里一慌,暂时忘记了找叶良禄算账,“钱夫人,当初……”

    “当初我和老夫人的确有心将叶兰泽纳为贵妾。不过,你们不是迟疑并没有直接答应吗?”钱夫人听了钱多串回去那么一说,早就对叶兰泽失去了兴趣。当初,也是老夫人心血来潮,想借着叶兰泽福星的身份,将叶兰泽抬入府中做一名贵妾,为叶家改善一些钱家子嗣不旺的现状。

    后来钱多串将祠堂里发生的事情回去那么一说,钱夫人觉得叶子衿和容峘说得有道理,心思自然也就淡了。

    没有福星这一层,加上叶兰泽长得胖乎乎也不出众,特别是钱多串对叶兰泽似乎还有一肚子的怨气,钱夫人这会儿当然不会再承认当初地提议了。

    “什么,纳妾?”陈氏耳尖地捕捉到钱夫人话中的重点。

    “怎么,你不会认为我们钱家这样的人家,会让那胖丫头当正经夫人吧?”钱夫人说到这儿,也忍不住冷笑起来,她第一次认为眼前这位老太太的野心不小。

    “当初你们明明派了媒人上门。”陈氏是真的怒了,她将叶兰泽当作眼珠子一眼疼爱,一心为叶兰泽谋略,从来都认为以叶兰泽福星的名头,就是嫁个王爷都是绰绰有余。

    让叶兰泽和钱家结亲,实在是无奈之举。因为放眼整个平安镇,也就钱家的综合地位财力最好了。

    可以说,在陈氏和老爷子的心目中,就是让叶兰泽当钱家少夫人也是委屈了叶兰泽。

    没想到钱夫人原来是打算羞辱叶兰泽。

    不对,钱家当初是派了媒人去老宅子里提亲,现在反悔,肯定是有人在其中挑唆。

    想到这儿,她的目光在屋子里扫了一圈,最后和老爷子的目光一起落在了叶子衿身上。

    叶子衿立刻举起双手,“别看我,也别怨我。我是极力撮合他们在一起的,不信的话,你们回去问叶兰泽,胖子为什么变心,我也不知道。”

    她越是辩解,陈氏和老爷子越是不相信。

    叶子衿顿时生气了,她也不管钱夫人在不在,直接给了钱多串一脚,“死胖子,你自己解释,我可不想替你背黑锅。”

    “什么背黑锅,我答应过娶她吗?一直是她自己黏上来好不好?”钱多串更慌,他慌不是因为没有办法向陈氏解释,而是因为他担心叶子衿盛怒之下,不让他踏进叶家的大门。他还指望抱着叶子衿大腿蹭吃蹭喝了。

    “得了,这事真心和我半点没有关系,你们两家关起门好好谈。爹、娘,咱们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我就说不能让胖丫头来吧,你们还心软。”叶子衿摇着头一手拉着叶良禄,一手拉着马氏出去了。

    李玲珑临走的时候呵呵一笑,“我相信子衿不会说谎。钱夫人,你们还是主动说清楚才好。”

    说完,她扬起头气势汹汹地走了,婢女赶紧跟上。

    “当初我们钱家的确是纳妾,不信的话,你们现在让人去找媒人问问去。”屋子里没有外人在,钱夫人慢条斯理地解释,“你也甭扯上子衿,当初媒人过去的时候,钱家根本不认识子衿。”

    “就是。”钱多串赶紧附和,他心急如焚,想赶紧解决此事,“不过小爷不答应纳妾,胖丫头又天天贴过来,烦都烦死了。她在,子衿就逼着我对她好,凭什么呀?”

    “纳妾,你们派媒人过来?”陈氏气得胸口疼,她认为钱家是在欺负人。

    “你再去打听打听,我们钱家子嗣不旺,凡是进门的姨娘,全都是派了媒人正儿八经抬进家里的,不差你们一家。不过当初,老夫人倒是有心将那个胖丫头纳为贵妾。”钱夫人说。

    “不同意。”钱多串生气。

    “没你说话的份。”钱夫人瞪了他一眼。

    钱多串听了,只好气呼呼地坐在边上独自生气。

    “我家兰泽哪点不好,夫人要如此侮辱她?”老爷子生气,不好发作。陈氏就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侮辱?你认为让那丫头进府是侮辱了她?”钱夫人见她不识好歹,忍不住冷笑起来,“如果不是看在子衿的面子上,如果不是因为在叶家的宅子中,就冲着你刚刚说的话,钱家的小厮就可以直接将你们打出去。”

    陈氏和老爷子的眼睛一下睁圆了。

    “钱家虽然不是官宦人家,但我的娘家,老夫人的娘家,全都是官宦之家。钱家虽然不能称为南靖国的首富,但在南靖国也算是排的上名号。老爷身边纳的妾,出身不是富商之女就是小官吏之家,你倒是说说,你家那胖丫头除去名声好听一些,她是出身好,长相好,还是才学出众?”钱夫人的语气开始咄咄逼人。

    “哼,夫人,容奴婢多几句嘴。”站在钱夫人身边的一个婆子笑着开口。

    钱夫人没有说话,自然算是默许了。

    “叶姑娘连个大字都不认识,她这样的人,能管起钱家的后院?每日从夫人手上流经的银子少说也有七八百两,一个月下来,各院子的支出收入也各有不同,再说了,各房的姨娘、丫头、小厮的吃喝用度、工钱以及衣物的添置各色等等,你家胖孙女能算得过来?其余就别提各家夫人之间的来往,人情礼品的安排了。对了,各府的夫人小姐聚在一起,可不是光是为了喝茶吃饭,还要比试盘账、修身养性之类的,你确定你家孙女能胜任?”婆子嫌弃地看着他们说。

    “就算让她进了钱家,在姨娘之中,她的身份也不够拿得出手了。”另一个丫头也笑着说,“如果是子衿姑娘倒是说得过去。”

    “闭嘴。”钱多串一听,顿时恼了。

    他做贼似的看了一眼院子,发现叶家的人都避开了,他才偷偷松了一口气,然后扭头骂婢女,“你想害死小爷我是不是?要是你刚才的话传出去,叶家这道门我就甭想进来了。”

    钱夫人看着儿子没有出息的模样,气得直摇头。

    “可是你们……。”陈氏的嘴角直打哆嗦,第一次,她对自己的信念开始怀疑了。到底是乡下的婆子,对于大户人家院子里的事情,她根本不是很清楚。

    钱家婆子的解释,让陈氏第一次发现叶兰泽身上或者真的是没有多少优点。

    “既然你们认为那胖丫头,我们钱家配不上,提亲的事情就此打住了,省的传出去坏了你家孙女的名声。”钱夫人将话挑明了说。

    陈氏眼前一黑,差点儿昏过去。

    钱家的意思太明显,也就说,她和老头子就算是现在答应让叶兰泽进钱家当贵妾,钱家也不会答应了。

    “对了,你们不许冤枉子衿。你冤枉她,倒霉的就是我。要是我倒霉了,我就去揍那个胖丫头。”钱多串临走的时候,贼眉鼠眼先侦查一番,然后狠狠地警告了老夫妻一遍。

    “奴婢真不明白,放着真正的福星孙女不要,他们为什么将一个只知道吃吃喝喝的胖丫头当作了宝贝。”钱家婆子出了门后说话的声音有些大。

    “天定命是一种说法,不是还有另一种说法吗?那就是人胜天呀。”钱夫人的声音低了很多。

    陈氏教一软,顿时跌坐在了椅子上,叶老爷子的脸色也很难看。

    最后老夫妻两个都不知道怎么回去的,深一脚浅一脚地到了家里,然后直接倒在了床上。

    这下,老宅子里可炸锅了,特别是大房的人,更是感觉到天塌了一般。

    叶兰泽还在床上躺着了,两老口怎么就接着倒下呢?

    叶子衿还不知道这事,她让老太太、老爷子和钱家面对面谈,她直接就抽身事外了。

    而叶苏离这两天更是烦死了,村子里各家各户有年轻的姑娘来做客,他时不时就会被人拖去家里。明上面说是过去说几句话,或者是过去喝口水。但实际上,大伙的目的十分明确,就是想让他和人家姑娘好好相看。

    现在他和叶苏凉都吓得不敢出门了。

    第二天,马氏也吃香了,时不时被人请出去说话,也有人带着姑娘上门来玩耍的。对比两个儿子的不耐烦,马氏倒是没有半点儿不适应。

    “你娘这样不累吗?”李玲珑手里拿着一包薯条边吃边问叶子衿。

    “不累。”叶子衿摇头回答,“我哥原来无人问津,她早就急坏了。”

    “你哥长得也不丑呀,怎么会无人问津呢?”李玲珑纳闷地问。

    “我名声不好呀,谁愿意嫁给一个灾星做嫂子?”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没有半分不好意思,“而且我爹和我娘有点儿傻,什么银子都上缴给老的了,你也看到了,老的赚钱就是为了他们的胖孙女,你都没有看到我是怎么长这么大的。”

    “你真够可怜的。”李玲珑同情地看着她说。

    “要你说。”叶子衿白了她一眼。

    马氏几乎是马不停蹄相看了十几个姑娘,到了最后,她也是看花了眼。

    “东城嫂子带来的那位外侄女不错,不过黄嫂子娘家地侄女也不错……”晚上的时候,马氏开始征求大家的意见。

    叶苏离和叶苏凉都不说话,叶子楣只是笑。

    “不过前天几家夫人带来的姑娘也不错,听她们的意思也有想结亲的意思。”马氏叹口气说。“只是那样的门户出来的姑娘,估计不好相处。”

    儿子原来无人问津,她烦恼。现在儿子太抢手了,她同样烦恼。

    “行,娘,咱们先不急下结论。人不能只看相貌,还要看品性,你让相中的姑娘到家里多走动几次,我和姐姐、玲珑也帮着看看,肯定能挑出最合适的人选出来。当然,最后要是大哥不满意,你也不能强逼他答应哈。”最后还是叶子衿说话了。

    “又不是什么高门大户,你相中人家姑娘,却又不定下,这不是坏人家姑娘名声吗?”马氏不赞同。

    “娘,咱们又没有说相中谁,就是让人过来走动一下而已。”叶子衿说。

    “将人领过来,总得找个缘由吧。”马氏还在担心。

    “就说家里需要找一批姑娘尝试产品新口味,数量不会太多,希望大家能提出好的建议。如果建议被采纳的话,会有五十文的奖励。”叶子衿很快想出了好的应对,“娘,我们家以后走的是商路,大哥找的媳妇就是叶家的长嫂。作为长嫂除去贤惠外,也要能干,通过品尝的环节,也能看得出各个姑娘的品性。”

    “这么麻烦,比我家找媳妇还要麻烦。”钱多串嘀嘀咕咕。

    “你们家当然不用麻烦了。门当户对的小姐,除去长相不同,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怎么坐、怎么吃、怎么笑,不都是按照统一的标准出来的。反正这些小姐什么都得学,你只要挑一个最顺眼回来就行。我们家就不同了,那是在挑人,是挑选合适的媳妇,懂吗?”叶子衿立刻喷他。

    钱多串目瞪口呆,不再说话。

    “哼,有的人就是欠抽。”叶子楣也跟着冷哼一句。

    “子衿,你说得太对了。”李玲珑拍了一下大腿高兴地附和,“京城里那些姑娘看着就心烦,没一个省油的灯,整天装得像……”

    “白莲花。”叶子衿见她想不到合适的词,立刻笑眯眯地提醒她,“实际上就是绿茶婊。”

    她将现代网络上最流行的词报出来。

    “对,子衿,我发现你太有才了。可不就是这样形容,一个个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本郡主才懒得理会她们了。”李玲珑抬起下巴傲气地说。

    “子衿说的法子倒是好。”马氏眼前一亮,“对了,姚氏和金氏也有心做媒,不过她们没有将人带过来,要不,让他们将人也领过来看看?”

    “行。”叶子衿笑着点点头。“对了,别忘记请村里适龄的几个姑娘。”

    “对对对,就这么办。”马氏喜得嘴巴都合不上了,她觉得还是自家闺女聪明,想到了这么好的法子。

    至于几位夫人带过来的姑娘,叶家人都没有考虑。不是他们看不上人家,而是因为他们觉得娶媳妇要低娶,叶家刚刚兴旺,人家姑娘嫁过来就是高嫁,估计家里吃不消呀。

    马氏兴冲冲地出去通知了。

    说来也巧,第二天陶家过来送坛子,陶杏儿也过来了。叶子衿和叶子楣见到她都很高兴,姐妹两个一直和陶杏儿说个不停,无意中冷落了李玲珑。

    李玲珑是将叶子衿当作了重要的朋友,见状,心里立刻不平衡起来,“子衿,她是谁?也是过来相亲的吗?”

    陶杏儿听了一愣,这才明白为什么叶家满院子里全是年轻的姑娘。她的脸蛋一红,随即笑着问,“是为叶大哥相亲吗?”

    “不全是。”叶子衿对她也没有隐瞒,李玲珑的话其实提醒了她。还找什么嫂子,眼前这位不就正合适吗?

    不过,她还不知道陶杏儿有没有定亲,陶杏儿心里是否愿意同意这么亲事。

    “我去帮大哥搬罐子。”陶杏儿觉得自己留在院子里不合适,连忙找了借口要离开。

    “杏儿姐,你也快要及笄了,定好亲事了吧?”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没有。”杏儿羞红了脸,“嫂子的身体不好,母亲去世又早,所以我不愿意早早就成亲。”

    没有定亲就好。叶子衿微笑着点点头,“行,你先过去忙,不过一会儿得过来。这些姑娘并不是全都过来相亲,我们请她们过来品尝作坊里的新产品,希望大家能给出一个好的建议。杏儿姐这么聪明,说不定就能给我们提出好的建议了。”

    “好,我过一会儿再来。”陶杏儿也是来过叶家几次,见过叶巧巧她们,于是笑着答应了。

    “子衿,你不是看中了杏儿?”等杏儿走了以后,叶子楣兴奋地一把抓住了叶子衿的胳膊问。

    “我看中了有什么用,还得大哥喜欢才行。”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我觉得杏儿就很好,我对娘说去。”叶子楣兴奋地跑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