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99章 争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当马氏听了叶子楣的话,眼睛也是一亮。院子里的姑娘虽然多,个个也是争奇斗艳。但马氏对她们都不熟悉,对比起来,相处过一段时间的姚杏儿更让她中意。

    因为有了目标,她再看院子里的姑娘们也就没有那么火热了。

    她没有兴趣,叶子衿却不能不理这些姑娘呀,她微笑着和叶子楣走到姑娘们之间,一会儿也算混熟了。

    作坊的外间,躲在这儿的叶苏离正忙着帮陶词、陶秋搬罐子,就在这会儿,陶杏儿过来了。

    “将东西留下呢?”陶词看着陶杏儿疑惑地问。

    陶杏儿微笑着点点头,“子衿亲自收下了,大哥、二哥,等会儿我和你们一起回去。”

    “怎么呢?”陶秋也疑惑地看着她。

    “前院有些忙,子衿她们忙得脱不开身。我留下来只会给他们添乱。”陶杏儿微笑着回答。

    “那行,一会儿就好了。”陶词和陶秋两个人也没有多想,顺口答应了。叶家开了这么一大片的作坊,忙也在情理之中。

    “叶大哥,你怎么不到前院去?”陶杏儿笑着问叶苏离。

    “都是娘在瞎折腾,我才不去凑什么热闹了。”叶苏离红着脸解释。

    陶杏儿忍不住扑哧笑出了声。

    “你还是站在边上歇着吧。这些都是体力活,有工人了。”看到姚杏儿上手过去搬坛子,叶苏离忍不住拦着她。

    “这些都不重,放心好了,我搬得动。在家里,我一直都有帮忙。”陶杏儿边抱着坛子边回答。

    看到她不费吹灰之力就抱起了罐子,叶苏离脸色红了红,终于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车上地罐子就全都卸下来了,顾长运过来和他们结算了银子后,陶家兄妹就准备离开了。

    “陶姑娘,我家小姐请你到前面去。两位也请留步,前面正在举办品尝大会,凡是能提出合理建议的人将获得五十文的奖励了。我家小姐说,让陶姑娘过去凑个热闹。”摇光过来笑眯眯地拦着他们。

    “是吗?什么品尝大会?”陶词来了兴趣。

    “是作坊里的新产品。主要针对年轻的姑娘或者孩子的小零嘴。”摇光认真地回答。

    “那就过去看看。”陶秋也很好奇。他们送罐子、坛子过来,只是在作坊外面就卸了货,根本就看不到里面在做什么。

    “那我就过去看看。”陶杏儿想了想,想到村子里也有不少姑娘在,她就算过去了也不算唐突,于是笑着答应了。

    “大公子,小姐和夫人也让你和二公子回去一趟。”摇光尽心尽职。

    叶苏离不想过去。

    陶杏儿笑着看了他一眼,也不说话。

    没办法,叶苏离和叶苏凉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前院。

    前院里,此刻正热闹。叶家拿出的产品不算多,又被切成了一小块。但这些姑娘大多数都出身寒门,很少有机会品尝到如此美味的零食和点心,所以个个吃得都很高兴。

    “杏儿姐,你也过来尝尝。”叶子衿看到陶杏儿过来,立刻高兴地大声招呼。

    陶杏儿径直走了过去。

    众人姑娘看到只有她一个人受到了叶子衿的优待,大多数眼中都露出了羡慕和嫉妒的神色。

    李玲珑也抱着零食在吃,她边吃边看热闹。

    叶子衿亲自给陶杏儿拆了几包零食,然后又递到了她的手上。

    姚杏儿也不怯场,笑着接过,然后慢慢地品尝起来。

    叶子衿没有老实坐在屋子里,而是在人群中随意溜达了一圈。这些姑娘见到她出来,个个更是吃惊不已。

    “妹妹,作坊是你的,院子是你的,连地也是你的。你咋啥都让我们看着?”忽然,叶苏离声音高起来。

    满院子的姑娘们听了,有不少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叶子衿微微一笑,她明白叶苏离的意思,不就是想让院子里的姑娘们知难而退吗?

    不过,叶苏离说话的时候,她也留心观察了院子里姑娘们的反应,那些脸色变得难看,笑容变淡的人,第一批就被她在心里淘汰了。

    叶苏离转身就要走,叶子衿一把将他拉住,“作坊是我的,你就不打算帮了呀。”

    说完,她将叶苏离拉到厢房,低声问,“你觉得杏儿姐姐如何?”

    叶苏离的脸唰红了,“什么如何?”

    “别装了,我是问,如果让杏儿姐姐当我们叶家的长媳,你觉得怎么样。”

    叶苏离红着脸就是不说话。

    “既然你不愿意,那就算了。亏我、姐姐和娘都想帮你一把了。唉,强扭的瓜不甜呀。”叶子衿故意摇着头感慨。

    “她人好,陶家的家风也好。就怕她看不上我。”叶苏离低声解释,说完,整张脸都变成了大红布。

    “你只管说你愿不愿意,那边有我和娘了。”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再过两天我就要到京城去,错过了这个店,可没有人愿意帮着你。要是你看不上杏儿姐,娘肯定是让你在这批姑娘中挑选一个的。娘想儿媳妇都要想疯了。”

    “我自然愿意,就是担心她不愿意。”憨憨的叶苏离此刻特别别扭、忸怩。

    “行,我明白你的意思了。”叶子衿乐呵呵地走出了厢房。

    叶苏离脸色发红,心虚地看了一眼正屋正在品尝产品的杏儿。

    “好了,大家也都品尝过了,会写字的人站出来,等会儿给你们笔墨纸砚,你们就将建议和品尝的感受写下来。”过了一会儿,叶子衿站出来说,“不识字的人可以直接说。”

    满院子接近二十位姑娘,站出来的却只有两个人而已。

    一个是陶杏儿,另一个则是一个俊俏的丫头。

    叶子衿笑笑,让丫头拿出纸墨笔砚,让她们进屋去写了。

    留下的姑娘都有些发慌,刚刚大家只顾着吃了,哪有心思找什么缺点?再说了,这些零食和点心如此美味,她们根本找不出任何缺点,到底要怎么说呢?

    “我觉得太咸了。”一个身材高挑,五官秀丽的姑娘第一个站了出来。

    叶子衿点点头,“好,记下了。”

    她笑眯眯地吩咐身边的摇光。

    摇光立刻当众拿出笔墨纸砚写下了。

    马氏、叶苏离和叶苏凉听了,却暗暗摇头,这个姑娘虽然勇气可嘉,也的确找出了产品的不足。但却不适用。

    产品只是稍微咸,不咸的话,怎么能保持很久的时间?而且这种咸味和平日里大家腌制的食物不一样,咸味大多被其他调料给盖住了,因此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味道,也让客人有了新的感受体会。

    高个子姑娘见自己提出的建议被采纳,顿时喜上眉梢,她有些小得意的退回去了。

    其余的姑娘见状,立刻也纷纷发言,可惜说出的建议却一点儿没有用处。

    “零食很美味,虽然有几种咸了一些,但被其他调料给盖住了。我想很多人要的就是这种咸味。别的我说不好,我倒是觉得叶姑娘可以在袋子上下点儿工夫,食物好像有很多是相似的,只是味道不同。叶姑娘可以在袋子上标上记号,这样也方便客人买的时候辨别,从而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最后一个看起来十分精明的姑娘终于给出了中肯的一份建议。

    “你很不错。”叶子衿终于夸赞一句。

    刚刚还略显得意的姑娘脸色顿时变得涨红,眼神也对最后的姑娘有了几分敌意。

    叶子衿暗自摇头,就算高个子姑娘再有能力,这样的个性,她就绝对不会让其进叶家的大门。

    院子里的姑娘全都说出了自己的建议,但屋内还有两个姑娘写的没有看了。

    “子衿呀,去看看杏儿写了什么?”马氏催促子衿。

    她一开口,让满院子的姑娘脸色全都有些变了。厚此薄彼,显而易见,马氏喜欢屋内穿着淡绿色衣服的姑娘。

    “好。”叶子衿笑着进屋。

    李玲珑已经将两个姑娘写好的内容看了一遍,然后对叶子衿说,“她们两个倒是有点儿见解,不像院子里那些吃闲饭的。”

    李玲珑根本就没有压低自己的声音,外面院子里的姑娘全都听到了。有人不服,就想说话。叶家村跟着过来的姑娘,立刻及时阻止了她们。开玩笑,一个乡下的村姑也想和郡主较真,简直是自寻死路。

    “姑娘怎么会想到这样的妙招呢?”叶子衿看着俏丽的丫头问。

    “幼时曾经带过弟弟,家里贫穷,我就破布条扎各种笔筒给他玩,每一次都能逗他开心。这些食物本身味道绝美,如果卖给富家小姐和孩子,面子就要做足了。想想银楼中,同样是银手镯,只是因为花样不同,价格就会出入很多,我想两者的道理也有相同之处。”姑娘侃侃而谈。

    “你多大年纪?是哪个村子的?姓什么?”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我姓金,东溪村的人,叫金可妍,今年十五了。”姑娘落落大方。

    “你是金嫂子介绍来的人?”叶子衿猜测。

    “是姑姑介绍而来。”金可妍没有隐瞒。

    叶子衿点点头,“你很不错。”

    “多谢姑娘夸奖。”金可妍落落大方,不像是小户人家出来。

    “你居然识字?是跟谁学的字?”叶子衿看着她笑着问。

    “我有一个弟弟,他在学堂中学得好,晚上回来的时候,得了空就会教我一些。”金可妍是有问必答。

    叶子衿点点头,然后吩咐庄姑将铜板拿出来。

    一会儿,庄姑宣布了获胜的姑娘名单。

    陶杏儿、金可妍是其中两位,剩下的三位,一位是叶巧巧,另外两位则是外村的姑娘。

    庄姑将银子发下去,所有的姑娘就被送出了叶家。

    “杏儿姐,我想问问你,你觉得我大哥人如何?”叶子衿漫不经心地问陶杏儿。

    “叶大哥人很好。”陶杏儿也随口一说。

    “好什么呀,到现在连媳妇都找不上。”叶子衿故意鄙视他。

    “这么多姑娘,你还担心叶大哥找不上媳妇呀。”陶杏儿笑着反问。

    “你也看到了,大哥的脸皮子薄。如果是原来的话,我倒是不担心,反正家里穷,姑娘图得肯定是我哥这个人。但现在不行了。你都没有看到,刚刚那些姑娘听说铺子是属于我个人,个个脸都绿了。好像是我霸占了原本属于她们的东西一般。”叶子衿叹口气说。

    “就是,刚刚气得我都想直接将一些人给打出去了。”叶子楣跟着附和。

    李玲珑也喜欢凑热闹,她看出了叶子衿和叶子楣的心思,也跟着一唱一和,“所以这种男人是最难找媳妇了。高不成,低不就。咦,你不是和他很熟吗?不如你嫁给他吧,这样就算知根知底,也省去了子衿他们的烦恼。”

    陶杏儿的脸顿时变得通红,她还不知道李玲珑的身份,不过她也没有翻脸。

    因为李玲珑句句好像都在为叶家考虑,作为朋友,陶杏儿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

    “对呀,杏儿,不如你做我嫂子吧。”叶子楣拉着她的手问。

    陶杏儿哭笑不得,这话让她怎么接好呢?

    “杏儿姐,我也不想拐弯抹角说话。我们一家全都比较喜欢你,就是大哥也觉得你很不错。你要是愿意和我们成为一家人的话,你就点点儿。如果无心的话,你就当我们什么都没说,我们依旧是好朋友。”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陶杏儿坐立不安,此时她羞得恨不得直接钻到地下去。

    “过几日我要外出,我出去了以后,我娘还不知道会怎么折腾呢?”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姚杏儿红着脸低着头说,“叶大哥是好人。”

    然后她再也不说半句话。

    画风不对呀!在现代,当一个女人评价男人说了这么一句的时候,往往代表着那个男人基本没戏了。但这是古代,和现代相反,恰恰是一个姑娘对心仪男子最好的评价了。

    叶子衿和叶子楣对视一下,姐妹两个都笑了起来,“我对娘和大哥说去,他们肯定都等急了。正巧陶大哥和陶二哥也在,也对他们说说去。”

    “唉……”姚杏儿还有些羞涩。

    “你这个人正磨叽。你都不知道天下有多少女孩子羡慕你了。能自己挑选夫婿,你也算是好命遇上了子衿。”李玲珑处处不忘为叶子衿说好话。

    不过她也是有感而发,在京城里见到了太多的利益姻缘,她是真的觉得陶杏儿幸运。

    “玲珑,你替我好好招待杏儿姐,我也过去看看。”叶子衿笑眯眯地对玲珑说。

    “去去,有我在了。放心好了,我不会欺负她。”李玲珑不耐烦地催促她。

    那边,叶子楣已经跑到了马氏和叶苏离面前,将杏儿的意思传达到了。

    叶苏离一听,脸就红了,眼睛里也露出惊喜来。

    “陶家两位兄长是不是还在后面的作坊内?”马氏急着问,恨不得立刻到后面和陶词兄弟商量后,将亲事定下来。

    “是在后面。”叶子衿笑着点点头,“不过这事我们小辈过去不合适,而且娘直接说了的话,也不是太合适,娘最好找个人一起过去。”

    马氏想了想,然后说,“我找张氏去。”

    叶子衿笑着点点头,村长的媳妇出面做媒,面子上也算过得去。

    马氏心急如焚,这边商量完了,就让人将张氏请来了。

    张氏听了她们说明以后,满口答应,愿意为两个孩子说合一下。

    这个媒人其实就是临时凑来的了。

    等马氏、张氏去了后作坊以后,叶苏离坐在椅子上都觉得不自在,目光也不时往门口瞄。

    大约一炷香以后,马氏他们回来了,同时过来的还有陶词和陶秋。

    陶氏兄弟两个脸上都带着笑容,马氏也是满面春风,看样子事情谈得十分顺利,双方全都很满意。

    “就这么定下了,后日是黄道吉日,我们会上门去提亲,也好将两个孩子的事情定下来。”马氏笑着说,又吩咐丫头上茶和点心。

    双方说定了也就是新亲,对待新亲,自然不能怠慢了。

    “定亲后,这生意?”陶秋还有些担忧。

    “生意是生意,以前怎么做,以后还是怎么做。两位哥哥不用担心。”叶子衿给了一份定心丸给他们。

    陶词和陶秋听了以后,顿时都松了一口气。两家要是定了亲,关系就不比从前,他们也担心别人在背后说三道四,说他们卖妹妹求生意,正迟疑要不要断了双方的生意了。

    没想到叶子衿这么大方,根本没有多想。叶家的生意对于陶家来说,绝对很重要。半年的生意,已经让他们还掉了外债,现在山氏的身体也在好转,一家人正准备大干一场,将日子过起来了。要是断了叶家的生意,他们又得重新来过,说实在话,也找不到叶家这样的大主顾。

    叶子衿完全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呀。

    既然谈妥了,陶词和陶秋也不好在这儿耗得太久,兄弟两个急着回去,陶杏儿再出来的时候,和叶苏离对上了眼神,然后两个人全都变得不知所措,脸红得像两块大红布。

    叶子衿让摇光用篮子装了一些家里生产的零食,又包了不少点心让陶词他们带回去。

    陶词他们死活也不要,这还在商讨亲事了,他们哪能又吃又带?

    “两位大哥听我说,这些是铺子里新生产的零食,带回去给几个孩子尝尝。和大哥、杏儿姐事情不冲突。”叶子衿笑着说。

    陶词这才接着了篮子。

    目送他们陶家兄妹走了以后,马氏顿时长长地送了一口气。

    晚上,一家人商量上门提亲要带些什么。

    “也不能太过分了,就带些点心、银镯和布料过去吧。”叶子衿说,“等到下聘的时候,再看着办呗。”

    叶良禄听了点点头,“孩子的事情是大事,不过家里的日子刚刚好起来,的确不宜太铺张了。”

    “作坊里一切都是妹妹的,今年地里我也收入不少银子。到时候下聘,我自己出银子。”叶苏离憨憨地说。

    “娘手里也有一些银子,我们做父母的不会偏向你们任何一个。手里有多少银子,就办多大的事情。你们几个年纪差得不大,都要银子,想要大办,我和你爹也没有那份能力。”马氏笑着说,“不过了,对比村子里其他人,我们也算是出尖了。”

    “大哥,我手里还有银子,给你用。”叶苏凉大大咧咧地说。

    “娘觉得那个金可妍怎么样?”叶子衿笑着问。

    哪个金可妍?马氏一头雾水,今天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杏儿身上,根本没有注意到其他姑娘。

    “就是在屋子里写字的另一个姑娘。”叶子衿笑眯眯地说,“姑娘落落大方,识字,姐弟情深,身上虽然穿得旧,但是收拾得很利索,做事说话也很圆滑。她又是金嫂子娘家那边的人,如果娘想为二哥也找个媳妇的话,不妨打听一下那姑娘的具体情况。”

    “说大哥的亲事,怎么又扯到了我的头上?”叶苏凉嚷嚷。

    “我是没有这份闲心,主要是娘放出了话,要为你们两个找媳妇。也就是说,如果你不定下的话,而大哥的亲事定下来,那你就成全村人眼中的大肥肉。当然,我只是给了你一个建议,没有别的意思。还是那句老话,亲事你自己看着顺眼才行。”叶子衿慢慢地分析给他听。

    叶苏凉顿时傻眼了。

    他努力回想下午的情景,想到那个俏丽的姑娘,脸顿时红了。

    “好,等苏离的亲事定下来以后,我就去打听。”马氏满脸都是笑意。原来两个儿子无人问津,简直成了她的心病了。

    没想到今天一朝全解决了。

    叶家相看媳妇,容峘和钱多串都没有过来,这两个家伙全都缩在了他们自己的院子。

    听说这边已经看中了人选,两个人在晚饭的时候才晃晃悠悠地过来。

    在饭桌上,叶子衿将自己要到京城里的事情说了一遍。

    “我也跟着你一起去。”钱多串急了。

    叶子衿要走了,他找谁要吃的。

    “胖子,别忘记了,商品分了不少给你了。你确定要跟着我们一起过去?”叶子衿笑呵呵地问。

    “满脑子都是肥油,还想着吃。你是猪呀。”叶子楣瞪了他一眼。

    钱多串一听,顿时焉了。

    “胖子,你到南方做生意,顺便多带一些当地的甘蔗回来,有多少我要多少。”叶子衿笑眯眯地叮嘱他。

    胖子没精神地答应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子衿还没有起床了,老宅子那边就有人过来了。

    “爹和娘全都病倒了,前天从你家出去就病倒了。二哥,你过去看看吧。”叶良寿是个滑头,加上秦氏在一旁挑唆,他觉得二房有可能真的会崛起,所以他不愿意得罪二房。

    叶良福却不一样,二老倒下,加上叶兰泽被二房赶出去,到现在还躺在家里,所以他心中对二房早就积压了一肚子的火气。

    “爹和娘从你家回去就倒下了,我告诉你,这件事你们别想脱了干系。”老大叶良福一见到叶良禄就想冲上前去揍他。

    但这儿是二房的地盘,二房现在又有那么多下人,很多下人还是每天跟着顾长运练武的,他们岂能让叶良福得逞。

    叶良福的动作一动,两个小厮上前就将叶良福扔出去了。

    “杀人了呀。”叶良福大叫起来。

    叶良寿无语地看着地上打滚的老大,心里暗自懊恼,没想到老大一点儿脑子也没有,在这种场合之下居然使出了泼妇的招数,他觉得好丢脸。

    “吵死了。”李玲珑从大门出来,她皱着眉头故意指着地上的叶良福,“拿来的刁民,吵得本郡主脑袋都大了。来人,此人再耍泼的话,给本郡主直接扔掉河中去喂鱼。”

    小郡主刁蛮的个性一览无遗。

    大叫的叶良福的嚎叫声顿时戛然而止。

    “早这样不就结了,非惹得本郡主生气才行,一看你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李玲珑双手叉腰故意凶巴巴地瞪着叶良福。

    “郡主,冤枉呀。”叶良福大叫起来。

    “又来闹?这一次不知道你又想算计什么呢?”叶子衿闻讯而出。呵呵,幸亏今天老娘带着庄姑她们到镇上去了。

    否则的话,又得被他们堵得生闷气。

    “子衿,误会。真的是误会,你祖父祖母生病,躺在了床上。我们这不是过来,想找你爹商量一下嘛。”叶良寿眨巴眼睛回答,他满脸笑容,看不出半点儿不满。

    “大伯,你确定要闹?你说,祖父祖母从我家出去就病倒了,行,那我们就说道说道。祖父祖母过来想让你闺女住进来,不过我没有答应。”虽然村民在叶家上工的人比较多,但也有不少无事的闲人。

    叶子衿家现在在村里子名声显赫,这儿只要发生半点儿风吹草动,全村人就全都知道了。叶良福、叶良寿往这边来的时候,就跟了不少的村民过来看热闹。

    叶良福也是想利用二老生病的机会狠狠挫挫叶良禄的锐气,但叶子衿根本不想给他这样的机会。相反,叶子衿也想利用众人之口堵住叶良福。

    当大家伙听到老宅子那边要将叶兰泽送到这儿来,顿时都发出了嘘声,有的人更是不给面子直接对着叶良福指指点点,“自家的闺女自己不养,还指望当叔叔的养,这脸皮还真够厚的。”

    “看到人家日子过得好,眼红了呗。”

    “呵呵,我们也是长见识了。”

    “可不是,又不是死了爹娘的,哪有自己爹娘在,到叔叔在去住的道理。”

    ……

    村民们的议论不但没有让叶良福反省,他对二房一家反而更加愤恨起来了。“爹娘是从你家回去后就病倒了,这是事实吧。你自己不孝,不要找别的借口。”

    “关于这个问题,我觉得你应该去问问钱夫人。”叶子衿淡笑着回答,“祖父祖母的确到了我家,不过,最后和他们说话的人并不是我爹和我娘,不信的话,你可以到村子里去问问,对了,你两个儿子也在作坊中,你问问他们,我爹前天是不是只被祖父叫了回去,片刻就回去了。而祖父祖母在我家待的时间可不短,因为他们最后遇上了钱夫人。至于他们之间发生什么事情,我并不清楚,我劝你还是回去问清楚比较好,省得你继续冤枉我爹。”

    她一边说,一边走近蹲在了叶良福面前,低声警告他,“我的好大伯,你确定不顾自个女儿的名声逼着我说出事情的原因吗?”

    又是兰泽?钱夫人?叶良福顿时吃了一惊。

    随即,他好似猜到了什么,看着叶子衿的眼神也越加凶恶。

    “收起你那种恶心的目光,钱胖子和我最多算是生意上的合作者,我没有你那么高的理想,一心要找个富二代,姐以后自己就是豪门,用不着依靠别人。”叶子衿还是和叶良福低语,“到底出了什么事,你还是自己回去问清楚比较好。”

    李玲珑是练武之人,耳力特别好,叶子衿的低语,她听得清清楚楚,噗嗤笑出了声。

    叶子衿幽幽地回眸看了她一眼。

    李玲珑连忙将脑袋转向别处,装作看热闹的模样。

    “爹和娘生病,我过去看看。”叶良禄没有和叶良福计较。不管怎么样,爹娘还是自己的,哪怕二老这些年偏心,但做儿子的人还是舍不老人,何况叶良禄和马氏都是孝顺温和的人。

    “青石、苗中伟,你们带上点心一起过去看看。庄姑、摇光,你们也跟着过去看看,摇光懂医术,比外面那些郎中医术要高多了,过去给老人看看吧。需要抓药的话,直接让人去抓。”叶子衿吩咐。

    叶良福估计想讹自家一把,她偏不随他的意思。

    果然,叶良福听完,整张脸差点儿绿了。

    叶良寿听叶子衿让这么多下人跟着过去,眼神也闪了闪。

    叶良禄领着下人到了老宅子以后,陈氏和老爷子死活都不让摇光给他们把脉,气愤之中,甚至还让叶良寿、叶良福将叶良禄给赶出去。

    “他二伯,你也甭往心里去,爹和娘估计是担心兰泽的身体,心里觉得不顺畅了。”秦氏笑眯眯地过来劝说。

    “祖父和祖母身体一向好,他们正在气头上,二伯先回去吧。我爹说,等会儿找镇上的郎中过来瞧瞧。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我爹再过去通知二伯。”叶禾衣也笑着附和。

    叶良禄没办法,只好答应了。“要多少银子,告诉我们一声,我们也愿意出。”

    说完,他让庄姑将带来的点心和零食放在了老爷子的屋子,然后叹着气走了。

    “哼,爹、娘和姐姐一心讨好他们,又有什么用?他们还不是照样看不上我们。”叶冰清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气呼呼地说。

    “目光短浅。”叶禾衣白了她一眼,“他们在老宅子里和我们的关系太差,你以为一句话两句话就能将关系缓和了吗?”

    “听你姐的没错。”叶良寿乐呵呵地说,“叶子衿算是母鸡飞上枝头做凤凰了,你刚刚都没有看到,那个郡主对她有多维护。还有那个六公子啥王爷的,和她的关系更是匪浅。大房担心叶子衿抢走钱家公子,照着我说,完全是吃饱了撑了。你们说,一个王爷,哪怕就是进王府里去当侍妾,难道不比钱家风光得多。更何况,你看不到吗?凡是和叶子衿有所往来的人,全都是非富即贵。二房,这是真的要发达了。你爹也不贪,只要以后能攀上关系,拉扯我一把,爹保证让你们也过上有下人伺候的日子。”

    叶禾衣和秦氏都笑着点点头,叶冰清听了只好独自生闷气去了。

    叶良寿说话算数,还真的从镇上请来了一个有名的郎中。

    结果郎中说,二老是心里郁结而导致的精神力差。换句话说,二老啥毛病都没有,就是心里不舒坦。

    心里不顺不算病,得了,连药都省了。

    “你是不是看错了,老人还躺在床上了,我闺女都三天没有吃什么东西了。”岳氏大叫,不相信这个结果,她巴不得二老有点儿事情,她也好趁机到二房那边去闹一场了。

    “哼,既然不信老夫,又请老夫过来干什么。”郎中气得要拂袖而去。

    “请老先生别生气,我娘也是担心妹妹和祖父祖母才口不择言。我们自然是信你的,否则的话,也不会特意从镇上将你给请来。”叶苏心连忙上前说好听的话。

    “对对,我们肯定是信你的。老先生不要和妇道人家计较了。”叶良寿笑嘻嘻地陪着笑脸,然后塞了一把铜钱给郎中,“这是出诊费和辛苦钱。”

    郎中见家里还算有明白人,才没有闹起来,直接拂袖而去。

    “没啥本领,就知道糊弄人,还给这种人银子干什么。”岳氏冲着郎中的背影狠狠吐了一口。

    “爹娘,以后不要到二房那边闹了。”叶苏心火了。

    “谁闹呢?他们将你祖父祖母和兰泽气病了,难不成还不许我说两句呢?”叶良福气呼呼地反问。

    “就是,他们有钱了就能欺负人?”岳氏更是火上浇油。

    “我看呀,二叔子是吃人家嘴短,拿人家的手短吧。”傅氏不阴不阳地插一句。

    ------题外话------

    感谢大家的支持,评价票、月票、打赏,我统统都看到了!再放一周的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