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_最新最好看的小说阅读网

第100章 准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叶苏心听了,脸色顿时沉了下来,一旁的叶苏协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

    “大嫂,二哥也是为了你这个家好,你说得也太难听了吧?”叶苏协忍不住开口。

    傅氏直接送了一个白眼过去,“我说错了吗?小姑子和祖父祖母到现在还躺在床上了,他们可是从二房那边回来就直接倒下了。平日里你对小姑子也算疼爱,但现在,你们可是一心向着那边了。如果没有得到好处,你能向着他们?别忘了,这边才是我们的爹娘。”

    叶苏心气到极点反而笑了起来,在二房作坊里干活,见识到的人多了,心境自然也就不同了。他是疼爱叶兰泽不错,但现在二房日子过得红火,叶子衿不愿意拿出银子来,他还能到二房那边抢吗?再说了,叶子衿比兰泽还要小了,就将日子过得如此红火。反观兰泽,她被一家人惯得什么都不懂。前些日子兰泽为了钱家那胖子,是愿意到厨房里去折腾一番。可是她做出的包子能吃吗?

    叶兰泽和二老为什么躺倒,叶苏心多少能猜出一些。

    应该是钱家的态度出了什么变故,至于兰泽,完全是因为没有好吃的馋得呗。

    想想大房做出的那些事,害得他和叶苏协在作坊里几乎抬不起头来。再看看一家人死不悔改的态度,叶苏心顿时觉得心灰意冷。

    叶苏协心里也难受,跟着叶文清偷偷学字,加上再作坊里的见识,叶子衿好像为他打开了另一道大门,让他看到了不同于叶家村小村子的世界。听说秋后,叶子衿还会扩大作坊,也会增加作坊里的产品,只要大家认真干,都会得到提拔和重用。因为,他听作坊里的人议论过,年后,说不定就会有很多大客商到村子里这边来进货。

    因此叶苏协和叶苏心都很努力学字,就是期望有一朝一日他们也能站到人前做个大管事,那样的话,他们的工钱也会涨很多。其实一开始给二伯家干活,他心里不服气。可随着在作坊内见识得多,他的怨气再也没有了。

    子衿说得对,凭自己的力气吃饭不丢人。

    但家里人的态度似乎还没有转变过来,这让叶苏协十分苦恼。

    “闭嘴,男人说话,这儿有你娘们说话的地方吗?”叶苏同冲着傅氏吼了一声。

    傅氏平时比较怕他,叶苏同一声吼,即便她的心里有些不快,也不敢再说话了。

    “你再敢乱吼我儿子,看老娘不打断你的腿。”岳氏虽然很横,对自家儿子却是十分维护的。而且在她看来,傅氏完全是家里的一个外人。

    “你护着他们有什么用?他们能念着你们的好?”叶苏同骂完媳妇,转身又开始教训叶苏心和叶苏协,“你嫂子说得也不算全是错,我看你们全都被那边灌了**汤,都忘记了和谁亲了。”

    “好,我错了。你们就使劲作,看看最后能落得什么好?你们想让那边养着兰泽,凭什么?就凭兰泽有福星的名声?你们别忘记了,关于福星的话题,谁也不许提起,有六公子护着,你能对叶子衿怎么样?想想你们上一次做的事,别说村里人瞧不起你们,就是我看着也觉得骚得慌。是,我们日子过得不如二房,但二房一开始的日子过得还不如我们了。人家不偷不抢,凭自己本事赚钱,我们凭啥要人家出银子养兰泽?爹和娘还在了!”叶苏心眼睛都红了,“是不是闹到最后,让我和苏协也从作坊里滚出来,你们才甘心?”

    “叶子衿那丫头心狠,哪会让你们继续留在作坊里。”岳氏对叶苏心所说,一点儿感触也没有。

    “怎么不会。”叶苏协站在叶苏心的一边,他和叶苏心两个加起来,光是工钱,一个月就有三两多的银子,此外,奖金也不少。如果大家说的话是真的,那么以后,他们拿的奖金说不定比工钱还要高。其实只要大家认真做事,明年家里起一间新房子都可以。

    但老大明显脑子不够用,非要去得罪二房,而且还是为了岳冒和岳蓉那对龌蹉的兄妹去得罪二房,想想他都气得心肝痛。

    “大哥被赶出来,还不是因为一心护着岳蓉和岳冒。”他气呼呼地说。

    “那是你表哥和表妹。”岳氏气得拍了他一下。

    “表哥和表妹怎么呢?他们那样算计苏离,换做是我,我也很会翻脸,你们还维护他们。”叶苏协大声吼起来,怎么和家里人讲道理,就说不通呢?

    “我可不像你们,为了那么点小利,就连亲情都不要了。”叶苏同冷笑着看着两个弟弟。

    “亲情?表亲是亲,堂妹堂弟就不算亲呢?”叶苏心冷笑着看着他,“别忘记了你姓叶,不姓岳。你好好想想,叶子衿当初为什么会提携我们一把?”

    叶苏同脾气拗,被他说了一通,脸色顿时变得涨红。

    “好了,为了别家,自家兄弟吵什么吵。”岳氏哪个儿子也舍不得。

    “你们都好自为之吧。”叶苏心冷笑着说,然后出了院子。

    “唉。”叶苏协叹口气追着叶苏心出去了。

    正屋内,叶兰泽哪里还有半点儿病气。她坐在屋子里正欢天喜地地吃着二房送来的点心,哎哟,好几天没有吃上美味,她早就饿了,也馋了。

    自从在二房那边天天吃了美食,再回来吃家里的饭,她是一口也不想吃呀。

    老爷子和陈氏坐在床上,听外面大房吵成一团,两个人面面相觑,再看到没心没肺吃得高兴的叶兰泽,老夫妻两个心里全不是滋味。

    或许,这些年他们真的两兰泽养坏了。

    接着他们又想到钱夫人和她身边婆子说的话,陈氏就想掉眼泪,老夫妻两人全都不知道该如何对叶兰泽解释钱家的事情。从叶兰泽的态度来看,这丫头是真心喜欢钱多串。

    难道真的要将兰泽送给钱家做妾吗?可是听钱夫人的意思,估计现在就算他们答应让兰泽做妾,钱家也不愿意了。

    老天爷的玩笑这一次开大了。

    晚上的时候,老爷子和陈氏都不声不响起来吃饭了,而叶兰泽则一脸兴奋地说起在二房住的生活。

    大房所有的人听了,都没有人说话。

    三房的人则当作笑话听了一遍。

    对比老宅子里沉闷的气氛,叶子衿家则是欢声笑语。

    郎中给老爷子看病的事情,叶良禄也知道了结果,因此他吊着的心也彻底放下来了。

    马氏回来后听他说了老宅子里的事情,叹口气,然后说,“要不,等逢年过节的时候,多孝敬一些银子就是。反正,我是不答应让兰泽那丫头住进来。”

    “娘,放心。胖丫头住不进来,老宅子要是再敢靠近,我直接将人扔出去。”

    “正要说你了。后年你就及笄成大人了,咋还这么不注意,处处使小性子了。虽然说,咱们和老宅子那边分出来,可村里人全都看着了。你太任性,从来不管别人怎么看你,但叶家村是咱们的根,人呀,还是不能忘本了。以后,你祖父他们只要不是太过分,你甭强出头。”马氏趁机教育她一通。

    “娘,什么叫不过分?”叶子衿龇牙一笑,“我也想做个娴静温柔的美少女呀。但咱们家肯定要出个厉害人物,才能镇得住老宅子那边。爹和娘两个肯定不是,大哥、二哥更不行,姐以后还要找个好人家,也不行,剩下的可不就是我吗?你以为我愿意当个坏人呀。”

    “你姐嫁人,你就不嫁人呢?”马氏被她气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娘,你就甭操心我了。我是真的不想嫁人,国家法律也没有规定,女人一定要嫁人呀。”叶子衿乐呵呵地说。“我看看你们买的东西。”

    马氏的主意力立刻被她转移,高兴地将买来的东西拿给叶子衿看。

    “哟,不仅有镯子,还买了鎏金的簪子呀。”叶子衿冲着马氏挤挤眼。

    “一个镯子总觉得拿不出手,看到簪子、耳环好看,就买了。我买了两套一样的,另一套留着给你二哥下聘用。”马氏高兴地说。

    “式样很不错,娘的眼光真好。”叶子衿夸她。“大哥,明天穿得漂亮一些哟。”

    叶苏离的脸立刻红了,逗得叶子衿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马氏就张罗着将点心、布料、二两银子和三件首饰带上,又督促叶苏离穿戴整齐。

    等张氏过来以后,三个人就坐着骡车往陶家村去了。

    谁知,他们这边刚走,娘舅家就来人了。

    “子衿,你看看我收的山货如何?”小舅一见到她就兴冲冲地问。

    “咦,小舅,你怎么收了这么多才往我这儿送?”叶子衿开玩笑问。

    “你小舅说你有能耐,既然给我们出了主意,你肯定就有办法将货物卖掉。”韦氏似笑非笑地在边上插一句。

    叶苏凉和叶良禄的脸色顿时沉了一些。这是什么意思,是赖上了子衿,要是山货卖不出,是不是还要怨恨子衿呢?

    叶子衿向来看不上韦氏,所以也不在乎她的态度。

    马石块狠狠地瞪了韦氏一眼,“不会说话就别张口,没人将你当哑巴。”

    韦氏被他一瞪,顿时不高说话了。

    “子衿,你甭将她说的话放心上。是这样的,你不是说,自家也可以搭棚子生产木耳吗。你走了以后,我们一家就忙着将山上长木耳的木头拖回来,然后盖了棚子。试了几天,发现你的办法是真的管用,所以我们又花费了一点儿时间,抢在大伙都知道之前,将后面的空地全都买下来盖上了棚子,以后专门自家做木耳。”马石块高兴得合不拢嘴巴,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都说了。

    “至于这些山货,其实收的时间并不久。主要是大伙儿怕以后没有这样的好机会,所以将家中的存货全都拿出来卖了。估计下一次就没有这么多了。”马成在一旁补充。

    叶子衿点点头,“的确是,不过等这一次拿了银子回去,大伙应该就相信你们了。对了,大表哥,表嫂的生意还行吧?”

    “好着了。子衿,真的谢谢你。天气热,镇上的人就爱吃这几口,镇上的几家酒楼全都和我们签订了协议,一些大户人家也会定期让我们送过去。我和你二表哥专门负责送货,你两个表嫂则负责在家里做凉粉凉皮。”

    “家里听你的建议买了牛,所以隔一段时间,我们还会多做一些到州里去卖,生意好得不行。很多人都向我们打听,酱油、醋和辣油,你们什么时候开始卖了。”马石块感激地看着叶子衿,“大哥和我负责收购山货,有时候我也带着这小子出去。”

    他自豪地指指自己的儿子。

    马武在一旁龇牙笑起来,脸色也颇有得意之色。

    叶子衿对马武的印象还不错,这小子虽然贪玩一些,却没有走歪道,最起码没有他娘那么多的花花肠子。这一点从上一次他不愿意和侄子侄女争吃的就可以看出来。

    韦氏见叶子衿看着马武的眼神中带着赞赏,忽然心里一动。要是让马武娶了叶子衿,那么就等于娶了一个会下蛋的金鸡回去呀。

    不过人多,她可不敢胡说,暗地里却将这件事挂在了心上。

    “你小舅母、大舅母和外祖他们,则负责照料后面的木耳棚子。一家人都有得忙了。”马石块话说完了。

    叶子衿琢磨着,再过几日,她就要随着容峘他们一起进京,这批山货她不打算让给醉春楼,自己想带着山货到京城试试,不过,碍于韦氏的性子,她有些为难。

    “这批山货我要了。”忽然,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叶子衿抬头一看,发现是容峘。

    容峘对她挑了挑眉。

    叶子衿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这家伙是想让自己承他的人情。这个人是蛔虫吗,居然知道她的想法?

    “这位是?”马石块大喜。

    叶子衿见他们并不知道容峘的身份,也就没打算具体告诉他们,“这位是六公子,是我生意上的一个合伙人。”

    “子衿,你家摆了这么草干什么?”正说着了,钱多串和李玲珑一前一后进来了。

    “蘑菇倒是好东西。不过这黑乎乎的玩意是什么?长得真难看。”李玲珑嫌弃地看着布带里的黑木耳。

    “好东西,这东西绝对是上好的真货。”叶子衿笑着说,“是我让他们采摘培养的。”

    “子衿,这玩意好吃?”李玲珑惊讶地问。

    “味道不错。”钱多串是尝过黑木耳的味道,作为配菜,这玩意还是很不错的。

    “对,晚上做一些给你们尝尝。”叶子衿笑眯眯地点头回答。

    “小舅、表哥,我和六公子也在合伙做生意,他算是我的一个大客户。他既然有心收购这些山货,你们还是自己商谈比较好。”叶子衿不想掺和其中。

    马石块和马成都有些紧张,毕竟他们也是第一次和人谈山货的生意,究竟该出什么样的价格,他们心里也没有太多的底气。

    “子衿,你这就不对了。”韦氏一张口就准备数落叶子衿。

    容峘的脸色一愣,目光如寒冰落在了她的身上。

    韦氏浑身打了一个寒颤,居然说不出话了。

    “娘,以后收购的山货多得去了,你总不能每一次都让表妹跟着。”马武不高兴地说了韦氏一句。

    马石块看到儿子还算懂事,终于欣慰地点点头。以后,儿子还是自己带着,千万不能跟着韦氏。

    “我这不是担心吗?再说了,生意也有子衿一份了。”韦氏在马石块刀子一般的眼神中,讪讪地笑着说。

    “厢房中没有别人,小舅、表哥,你们和容峘过去商谈。”叶子衿淡淡地说。

    “子衿,明日是不是开始装货呢?”李玲珑笑眯眯地问。

    “子衿,明天你就跟着他们走了,我也要到南方去。你得给我多做一些点心带走。”钱多串央求,这是他过来的主要目的。

    叶子衿点点头,“这个没问题。不过天气热,点心带得多也会坏。”

    钱多串脸色顿时垮了,脸上呈现出生无可恋的神色。

    “我等会儿多做一些肉松给你带着吧。吃饭的时候可以放一些,家里腌制的小菜还没有开始卖,你也可以带上一些。不行的话,我再给你做一些火腿。”叶子衿想了想说。

    叶子衿点到的,全都是胖子没有吃过的。胖子听了,脸上顿时浮现出激动的神色,“就知道子衿是世上最好的人,你一定要多给我做一些才行。”

    “别光说,你让人多送一些瘦猪肉过来。当然,如果有牛肉,我还可以给你多做一些小零嘴。”叶子衿笑着说。

    和胖子相处久了,她也是将钱多串当成了朋友。当然胖子也够意思,两个人也属于不打不相识了。

    韦氏脸色还是讪讪的,男人们都去厢房谈生意去了,而叶子衿对她的态度实在算不得热情。叶子衿原来不爱说话,她从不去外祖家,因此韦氏对她了解不多。

    她看到子衿不爱搭理她,心里顿时不高兴了,觉得子衿是因为有钱看不起她们了。

    “子衿,这两位是你的朋友?”她故意凑过去问。

    “他们都是我的朋友。这位姓钱,是镇上钱家的公子。那一位姑娘姓李,是平西王府的郡主。”叶子衿淡淡地回答。

    郡主?韦氏睁圆了双眼。

    李玲珑和钱多串都知道叶子衿的性子,并不是那种张扬的人。她对坐着的客人居然介绍他们真实地身份,也都一愣。

    “你这孩子,就喜欢开玩笑。郡主也是能开玩笑的吗?”韦氏在愣了片刻以后,却根本不相信叶子衿说的话。

    叶子衿淡淡一笑,不想再多做介绍。

    “哼,难道在南靖国还有狗胆包天的人冒充本郡主?”李玲珑故意装作发怒的模样。

    这气势马上出来了,是真郡主?韦氏身子一软,差点儿从凳子上摔下来。

    “民妇该死,民妇还以为子衿在开玩笑了。”韦氏想给李玲珑跪下。

    “算了,看在子衿的面子上,本郡主就不和你计较了。不过,子衿本郡主要带走了哈。”李玲珑很大方地给了她面子,“对了,本郡主是出来私访,你别到处乱说,泄露了本郡主的落脚点。要是被人知道本郡主躲在这儿,哼,到时候就别怪本郡主翻脸不认人。”

    “郡主放心,民妇绝对不会乱说话。”韦氏连忙保证。

    李玲珑哼了一声不再说话了。

    接下来,韦氏果然再也不敢乱说话,倒是省了叶子衿不少心。

    过了好一会儿,容峘他们终于从厢房中出来了。

    叶子衿看马石块和马成脸上都露出笑容,自己的老爹也笑眯眯的模样,估计容峘给出的价格还不错。

    “子衿,这一袋黑木耳还有半筐的蘑菇是留给你吃的。”马石块从牛车边上提出一个做了记号的袋子,马武则搬出了一个竹筐。

    “小舅,我们吃的不多想吃的话,让人山上去找就是。”马石块的举动让叶子衿感动了一把。

    “你家里这么忙,哪有空去山上。”马成笑眯眯地说,“我们费点力气不打紧,再说了,黑木耳以后家里也能长。”

    “我们马上将货过了秤,然后我们就要回去了。”马石块急忙忙说。

    “就算你姐不在家,也得在这儿吃了中饭再回去呀。”叶良禄不让。

    “家里人手忙不过来。说好了,不管什么时辰,卸了货就回去。”马石块笑眯眯地说。

    “是呀,姑父,你不用操心我们。我们在家里都说好了。爷爷和奶奶要是你知道大姑和表弟去提亲了,还不知道高兴成什么样了。”马成也在一旁说。

    叶良禄见他们坚持要走,也不好再拦着,立刻吩咐下人帮着卸货过称。

    第一批收获满满,马石块临走的时候,偷偷告诉叶子衿,光是这一次生意,他们就净赚了六十多两银子。

    韦氏见有钱赚,顿时喜上眉梢,说话也就客气很多。

    “将准备好的东西给他们带上。”叶子衿吩咐庄姑。

    庄姑答应一声,嘱咐小厮将东西全都搬出来了。

    鸡鸭鱼肉蛋,外加点心、布料,种类多,数量也不少,韦氏看了,脸儿顿时笑成了一朵花。

    “咋送这么多东西,现在家里不缺银子,更不缺吃穿。”马石块拦着,马成也不让往车上搬。

    “除去酱醋和酱油、辣椒,其余的东西全是人家白送的,你们尽管带着吧。”叶子衿笑眯眯地说。“酱醋什么虽然贵,但是你们也要用呀。”

    马石块和马车坚持要付钱,叶良禄和叶子衿死活拦着了他们。

    “那个女人不怎么样。”等马家人全都走了以后,李玲珑开始嘀咕。

    “又不和她生活,我是无所谓了。不过舅舅家其他人都很不错。”叶子楣笑嘻嘻地说,她刚刚在作坊,回来和韦氏只是说了几句话,马石块他们就张罗着走了,所以并不清楚李玲珑已经给了韦氏一个下马威。

    “生活如此乏味,总得来几个逗比的人调剂一下。”叶子衿也笑眯眯地说。

    “娘要是听到你这么说小舅母,你又要挨骂了。”叶苏凉提醒她。

    “祖父家那边谁都可以亲近,小舅母嘛,还是算了,敷衍一下就行。”叶子衿笑眯眯地叮嘱,“过几天我去京城,你们在家里,谁打算扮演老虎的角色?”

    “妹妹是担心老宅子那边来人胡闹?”叶子楣问。

    “我。”叶苏凉自告奋勇,“大哥都要成亲了,不能坏了名声。以后我又不是长子长孙,无所谓。”

    “我来吧。就像子衿所说,反正以后我是要嫁人的。只要爹娘和大哥、二哥不嫌弃我,我就不担心。”叶子楣大大方方地说。

    “哪能每一次都让你们顶着,我才是做哥哥的人了。”叶苏凉坚持。

    “还从来没有见过当坏人当得这么高兴的。”李玲珑嘀嘀咕咕。

    过了一会儿,钱多串果然领着人搬来了很多的猪肉,他还真有办法,还带来了几十斤的牛肉。

    “中午咱们吃牛肉饺子,剩下的做成牛肉干。”叶子衿说。

    “好。”只要是叶子衿做的饭菜,李玲珑都喜欢。

    钱多串也高兴,一会儿容峘过来听说,立刻吩咐天机去找牛肉了。

    中午的时候,马氏他们没有回来。这也在情理之中,男女双方相中了,女方就会留男方在家里吃饭,更何况两家人是定亲了。

    牛肉包饺子很有讲究,要用刀背先将牛肉打得疏松,这样做出的饺子,肉才会更加鲜嫩。敲敲打打时候,她开始剁馅。

    为了照顾到大家的口味,叶子衿特意多做了几种口味的饺子。

    “将饺子送到老宅子了去。”等饺子做好了以后,叶子衿盛好两碗,然后让天机送,她坏心眼地特意叮嘱天机,“到了那边,别忘记告诉他们哈,是特意送给二老吃的。”

    天机点点头,提起篮子,麻溜地走了。

    天枢几个则羡慕地看着那家伙飞一般跑了。叶子衿赏罚分明,谁帮着她干活,中午的时候肯定能吃到她做的菜。

    叶家厨子的手艺虽然好,但比起叶子衿,肯定要差一大截。因此容峘身边的人,恨不得每天都帮叶子衿跑腿。

    可惜,叶子衿也不知道是不是叫的顺口的缘故,她使唤最多的人就是天机了,让剩下的四个人简直恨得牙痛。

    天机将叶子衿的话领会很深,他到了老宅子里,目不斜视,直接进了正屋。

    正屋内,老爷子和陈氏坐在桌子边说话,叶兰泽也在边上坐着。她看到天机提着篮子进门,高兴地迎上去,“今天吃什么?”

    天机冷冷地盯着她看。

    “怎么呢?”叶兰泽怯怯地看着他问,对容峘身边的人,她不由自主就会感到害怕。

    “这是叶姑娘亲手做的饺子,特意来孝敬长辈的。你算什么?”天机鄙夷地看着她说。

    叶兰泽的脸顿时红了。

    天机不耐烦地看着陈氏。

    陈氏见他凶叶兰泽,本来就不高兴,又见他的态度不好,心里更是觉得不痛快。

    老爷子知道天机是容峘身边的人,不敢得罪他,更不敢对他发脾气,连忙催促陈氏到厨房拿碗。

    陈氏将碗拿过来,天机板着脸将两碗饺子倒下来。

    叶家用的是小花碗,老宅子这边用的则是大粗碗。不过叶子衿也鬼精灵,她每一碗都是装的起尖,倒在大粗碗中,也算是一平碗。

    天机将饺子倒下来以后,将碗重新放进篮子里,然后直接回去。

    陈氏和老爷子叹口气,将一碗饺子推给叶兰泽,“吃吧。”

    “祖父、祖母,还是你们吃吧。我等会儿吃饭就行。”叶兰泽咬着下巴用力摇着头回答。

    “我和你祖母吃一碗就行。”老爷子叹口气说。

    叶兰泽或许是受到了刺激,却死活也不愿意吃。

    老两口没有办法,只好一人一碗吃起来。

    农家一年到头很难吃到牛肉,南靖国也没有包饺子的风俗习惯,老两口你一个我一个吃得满嘴流油。

    两碗饺子,一碗是牛肉馅的,另一碗则是猪肉馅虾饺,叶子衿的厨艺决定是扛扛的,老两口第一次吃起来忘记了边上还坐着一个叶兰泽了。

    “好吃吗?”当碗中的饺子下去一半的时候,叶兰泽终于忍不住开口。

    老两口这才反应过来,一起抬头看到了叶兰泽馋巴巴的模样。

    老爷子叹口气,将自己手里的半碗饺子推了过去,就在这时,门口也传来了咽口水的声音。

    陈氏一看,原来是叶苏春和叶苏同的儿子也站在门外了。

    好了,老两口都甭想吃了。

    看到几个孩子你争我抢吃起来,又想到天机临走时的嘱咐,老两口脸上都露出了苦笑的神色。

    “明日一早的商队会过来。”容峘放下手里的碗,对叶子衿说。

    “货都是现成的,你们打算怎么运,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古代没有现代的货运发达,因此很多东西运输起来的确十分麻烦。不过叶子衿也借鉴了现代的方法,她最近让陶家改变方法,做出了陶瓷瓶子,然后用软木塞堵住瓶口,最后用标签一贴就好。这样一来,醋、各种酱油在运输中就方便多了。而豆腐乳和酱料,也是仿照现代的模样,用的是方口瓶装,也有用小坛子装的。

    钱多串和容峘此外还选择大木桶装的,这样就省了瓶子,只要第一批瓶子用完了,就可以拿着瓶子过去打酱油和醋。木桶上面密封,下面则是和啤酒桶一样,可以自如的放。

    “我去做牛肉条和肉松了。”说完,她笑呵呵地领着摇光、玉衡去了厨房。

    钱多串决定下午就坐在屋子里等美食。

    午饭过后没有多久,马氏和叶苏离终于回来了。

    叶子衿从厨房里出来的时候,一眼瞧见了叶苏离满脸春风荡漾的模样。

    唉,恋爱中的人就是不一样呀。

    “怎么样?”叶家父子去了作坊,叶子楣见他们回来,立刻迎上前去问。

    “两家是说好的事情,很顺利。那边对我家满意,我们对杏儿更是满意得不得了。”马氏更是喜上眉梢。

    儿媳妇定下来,心里的一块大石块就落下了。

    “对了,你是不是后天就开始动身去京城呢?”马氏忙完大儿子的事情,又操心起她的事情。

    叶子衿点头,“后天一早就出发。”

    正说着了,外面说叶苏明来找。

    叶子衿让叶苏明进来后,叶苏明直接说出了来意,“子衿,你给个准话,再多的白菘、萝卜、红薯之类的你还要不要?”

    “要,只要质量过得去,有多少我都要。”叶子衿乐呵呵地说。

    咸菜也很有市场,她当然要了,再说了,白菘做成酸菜,再推出酸菜鱼的话,呵呵,那滋味才是好了。

    “成,有你这句话就成。”叶苏明笑呵呵地说,“村里人,还有不少各家外村的亲戚也开荒种了不少的红薯了。”

    “对了,地里的玉米收上来以后,除去留种以外,全都卖给六公子,包括你自家的。记住了,别为了人情乱给。”叶子衿叮嘱他。

    村长家种的玉米长势很不错,这完全是托了叶子衿的福,她的叮嘱,叶苏明自然会放在心上。

    第二日村子里热闹起来,就算人品不是太好的人,也有机会过去做了短工。不过,短工不是叶家请来的,而是容峘和钱家雇佣的。

    就算有人想躲懒,此刻也没有那份胆子,加上周围村子的人闻讯也过来抢活,大家干得都十分卖力。

    “叶姑娘,货物还是少了一些呀。”钱老爷看着自己分到的货物,再看看容峘分到的货物,有些心塞。

    “爹,子衿答应我了。后面再有新产品,也分一半给我。”钱多串在一旁搓着手安慰自家老爹。

    钱老爷看到他满不在乎的神色,暗自叹口气。唉,自家儿子也算是傻人有傻福了。他很清楚,如果钱多串的死皮赖脸,叶家的货物,他估计连元包边都吃不上了。

    “剩下的货物暂时封存,十日后等新品做出来,再从水路运到京城去。”容峘清冷的声音穿过来,钱多串忍不住对他撇撇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