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第101章 路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等等,子衿,你怎么装了这么多的泥巴疙瘩带上呢?”别看钱多串吊儿郎当,但眼睛却特别尖,他一眼看到了自家货物中不存在的玩意。

    “你也想要啊?”叶子衿笑眯眯地问。

    钱多串立刻点头,虽然他不知道泥疙瘩是什么,但叶子衿拿出的东西肯定差不到哪。“说好出去酱油、醋和酱油以外,所有的东西分一半给我的。”

    对自己的利益,钱多串相当较真。

    “这是皮蛋,五香和原味的。第一批数量不多,你就算想要,也分不了给你。”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钱多串……

    哼,坏丫头!偏心眼!

    “没办法,你就是在心里骂我偏心也没有用,毕竟,一开始我们认识的时候,气氛真的算不上好。”叶子衿慢悠悠地说。

    “不是说好了不提吗?”钱多串见她又提起黑历史,脸都黑了,人也急了。

    “下次,下次多了再说。”钱老爷笑呵呵地说。唉,傻子在叶子衿面前完全没有招架之力呀,就更别提对上容峘了。

    “子衿,中秋的时候,你能不能赶上回来?”钱多串站在她边上眼巴巴地问。

    “估计回不来。”叶子衿想了想回答,“不过,你不许在我家人面前提及。”

    “你不是到京城里溜达一圈就回来吗?”钱多串不满。

    这么说,中秋就算他从南方回来,也吃不到叶子衿做的饭菜呢?

    “既然去了京城,最起码也混点银子回来,要不我多亏呀。”叶子衿斜睨看了他一眼,“你就是一只白眼狼,昨夜为了给你做肉松和牛肉干,我到三更才睡,五更就起来了。你看看,到现在我还是黑眼圈了。”

    “我知道你对我好。”钱多串顿时高兴起来。

    容峘走过来,正好听到了钱多串说话,他的目光顿时冷了下来。

    “所以你得记住我的人情,将南方所有的甘蔗全都给我带回来。你要是能带回来,我就给你做好吃的。”叶子衿真是坏心眼,她紧紧抓住钱多串的软肋,“如果带的数量少的话,你就甭想了。”

    “知道,我将当地的甘蔗全都给你拉回来。”钱多串乐呵呵地回答。

    “价钱太高我不收哈。”叶子衿瞥了他一眼说。

    钱多串一听炸毛了,“是你肯定是想坑我,我怎么知道当地的价格?”

    “所以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少年,努力吧。”叶子衿拍拍他的胳膊,哈,胖子的胳膊真软,一高兴她又戳了钱多串胳膊一下。

    一旁的容峘脸色更黑了。

    钱多串还在纠结之中,他觉得自己就是被叶子衿给坑了。

    “我看好你哟。”叶子衿一点儿根本不管他心里想什么,走过去又吆喝大家忙起来。

    钱家认识的客商很多,而叶子衿给钱家的主打产品就是面和零食。这些面,不仅有方便面,而且还有坤面。不过这些坤面中全都带了调料。

    一包坤面数量不多,但价钱并不低。当然,也有不带酱料包的坤面,只是这种坤面,相对来说,价格要便宜不少。

    以钱老爷久经商场的毒辣目光看,这些面条绝对可以是一个大的商机。而零食方面,既然是出自叶子衿之手,不用说,也是好东西了。

    还没有在市面上销售,钱老爷已经可以看到零食以后的火爆程度了。

    最后一样是点心,叶家主打的是饼干,各种口味的饼干,全部被叶子衿用好看的彩色油纸包装好了,看着上面的图案,就让人有胃口。

    叶家的点心和外面的点心不一样,奶香味很浓。可惜牛奶不容易找,因此做出的饼干的数量不是太多。即便如此,对于这一趟之行,钱老爷还是充满了信心。

    “庄姑、顾长运,你们过来一下。”叶子衿喊人。

    忙碌的庄姑和顾长运立刻过来了,“小姐。”

    “我们到账房里说话。”叶子衿笑眯眯地说。

    于是三个人就去了厢房,好一会儿,他们再出来的时候,庄姑的脸色有些为难,顾长运却很高兴。

    “子衿,我想和找你说个事。”叶苏心纠结了很久,才决定过来找叶子衿。

    “嗯?”叶子衿看着他。

    叶苏心并没有躲避她审视的眼神,“你进京城带上我吧。”

    “带你?”叶子衿惊讶地看着他。

    “我知道我爹和我娘对不住你,但我是我。我不会给你添乱,也不会害你。”叶苏心严肃地保证。

    叶子衿摇摇头。

    叶苏心的脸色刷的变白了。

    “这一次是探路,路上要经过的地方多,相对来说,遇上的危险说不定也多。我不能让你涉险。”叶子衿淡淡地说。

    这算是对他的解释吗?

    叶苏心有些激动,又有些无措。他是真的想出去走走,但他也明白,自家父母是什么样的秉性。要是真的在外面遇上危险,爹娘还不将这边翻个底朝天?

    他不能给叶子衿惹事。

    想到这儿,叶苏心既觉得难过,又觉得有些欣慰。不管如何,叶子衿还好没有放弃他,这就足够了不是?

    叶苏心和叶子衿说话的时候,叶苏协正过来搬货物,他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他的心情和叶苏心一样的复杂。

    货物一直搬到了晚上才结束,大伙儿加班。

    钱家和容峘算了加班费给大伙。

    邻村过来帮工的人接过铜板,更是高兴得不得了。大伙儿都没有想到叶家的福利这么好,多做半个时辰的活,居然多算了好几文钱,这才别处真的找不到。

    他们结算账以后,再三谢过叶子衿后才离开了。

    “我走了以后,作坊里的大事必须由我大哥、顾长运和庄姑一起决定,地里的事情,由我爹、叶苏明和李明达做主。家中有什么大事,找庄姑。”叶子衿当众宣布。

    这个决定没有人觉得意外,因为作坊和土地都是叶子衿的,她为了生意出门,家里作坊里留信任的人也在情理中。

    叶良禄和叶苏离更是了然,叶子衿宁愿让下人一起看管作坊,目的就是为了防止老宅子的人过来乘虚而入。

    “衣服得带着,要是你中秋赶不回来,天气就会变冷。还有吃的,也要多带一些,在外不比在家里。”马氏一边张罗给她收拾衣服,一边唠唠叨叨地叮嘱她注意身体。

    “娘,衣服不用带那么多。我过去是做生意的,还怕身上没有银子吗?要是天气冷,我直接在外面买了衣服就是。”叶子衿笑着拦住她,“带两件换洗的衣服就够了。”

    “不用带,跟着本郡主,还带着这些旧衣服干什么。”李玲珑更是在一旁拦着,“到了京城,不,在路上,本郡主就送她十件八件。”

    “娘,吃的就更不用带了。别忘记了,我自己会做饭,我们带一个锅,带上调料就行了。有我在,还从家里带什么吃的呀。对了,娘,这是三百两银票,我不在家,肯定没有什么冤大头过来食材什么的。你们也不用省,想吃什么让庄姑买去。下人的月银什么,你也不用操心,自有庄姑负责了。”叶子衿也不让她将吃的打成包裹。

    “外面再好,哪有在家方便?”马氏眼泪下来了。

    “不用她忙,我还带着厨子了。他们厨艺虽然不能和子衿比,但和别的厨子比,还是出类拔萃的。你不用担心子衿饿着肚子,再说了,就算我没有办法,不还是有六哥吗?”李玲珑不耐烦地说。

    “你啥也不带,我这心里不放心呀。”马氏眼睛红了。

    “娘,我最多一个半月就回来了,你别担心哈。我出去是谈生意,一个王爷、一个郡主给我作保,你还担心什么呀。”叶子衿搂着她说,“对了,我不在家,老宅子里那边有人过来胡闹,你可别出头呀。我给庄姑留下条子了,要是他们敢做出过分的事情,庄姑会按照条纸上的吩咐去做,到时候你和爹只管装哑巴示弱就行。”马氏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轮到叶子衿开始担心家里的事情。

    “妹妹,不用担心。你走了,还有我了。我才不会让老宅子里那边欺负去。”叶子楣冲着她做了一个鬼脸。

    叶子衿见了,忍不住笑了起来,李玲珑见状,也跟着大笑起来。

    三个小姑娘声音咯嘣脆,马氏心里的担忧渐渐地被冲淡了。

    因为第二天早上要早早出发,马氏就催着叶子衿早早去睡下了。

    “小姐,该起床了。”翌日,叶子衿迷迷糊糊之中被摇光叫醒了。

    “什么时辰?”叶子衿不想起来,但摇光和玉衡过来,硬是将她拉了起来。

    叶子衿没有办法,只好穿衣洗漱,然后到厨房去吃饭。

    马氏和叶子楣起的很早,等叶子衿出去的时候,就发现连钱胖子都端端正正坐在饭桌前。

    “胖子,真当这儿是你家食堂呢?”叶子衿想到一个多月都不能欺负钱多串,心里就戚戚然。

    钱多串看了她一眼回答,“你给我的零食和点心,我得留在路上吃。在家里,当然多吃一点儿都是赚到的。”

    这家伙还真不当自己是外人了,叶子衿鄙夷地看了他一眼。

    容峘依旧冷冷淡淡,一副高冷的模样。

    李玲珑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向马氏要了多出来的面包,说路上吃。

    面包是蒋氏他们做的,叶子衿有心培养几个忠心的厨子,所以也算是手把手教了他们。蒋氏等人做出的点心口味还不错,马氏一听她们要路上吃,立刻吩咐庄姑包了好多。

    钱多串见状,也嚷着要,马氏也让人给他装了一篮子。

    “子衿呀,要是京城里没有什么好玩的,你就赶紧回来。我给你带礼物回来哈。”钱多串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叶子衿早去早回,那幽怨的眼神,就像盼着丈夫早日归来的怨妇。

    “知道了。”叶子衿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不耐烦地回了他一句。

    容峘见状,嘴角轻轻地勾了起来。

    在马氏和叶良禄等人殷切的目光下,两家商队缓缓地出了村子。

    叶苏心站在路边看着远去的马车,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二哥,没事,只要咱们认真干,她不会亏待我们。”叶苏协过去拍了他的肩膀安慰他。

    叶苏心苦笑着点点头。

    有那样的父母在,他就算再努力又能如何。

    叶子衿觉得容峘是个闷骚的人。

    别看这家伙表面对人十分冷淡的模样,但他在涉及到自身利益的时候,往往会抓住自己最有益的机会。比如说他们之间的合作,再比如说,这辆看着朴实无华的马车,里面居然铺着上好的冰丝蚕被,就连马车的棚子四周也包裹着冰丝,人靠上去,既软和又凉快。

    “是不是很好玩。”一路上,李玲珑如热情的向导,不时地叽叽喳喳向叶子衿介绍一通。

    “这儿并没有出定州。”可往往在她最得意的时候,容峘就会很讨厌地插一句。

    李玲珑被他气得不住扭着身体,却不敢冲着他发脾气。说实在话,李玲珑其实也是第一次出京城,来的路上,她一心想找容峘,所以一路上都是快马加鞭,根本就没有留心看四周的风景。

    这会儿,她也就是欺负叶子衿没有见过世面,才显摆了一下罢了。没想到,容峘还在边上打击她,根本不给她显摆的机会。如果换是别人,李玲珑早就一个大耳光打过去了,可对方是容峘,她就没有了那份胆子。

    叶子衿一开始还看得兴致勃勃,很快,她就没了兴致。马车里虽然装饰不错,但对比现代的交通工具来说,就太次了。

    “这儿有吃的。”容峘见她性子不高,一伸手,从马车的棚壁旁翻出一个暗格,又从前壁翻过一张挂桌,他慢条斯理地将水果、坚果、果脯拿出来摆在了桌子上。

    叶子衿拿出见状,立刻来了兴致,她愣是过去将李玲珑挤过去,然后坐着桌上边上。

    “子衿,你太坏了。”李玲珑被她欺负得哇哇大叫,“我也要坐在桌子旁,六哥,我和你换地方。”

    “嗯。”容峘笑眯眯地,立刻过去和她换了位置,自己坐在了叶子衿边上。

    很平常的举动,叶子衿没有在意,容峘却如偷腥的猫似的笑起来。

    “子衿,到了京城,没有人敢惹你,哼,只要报出本郡主的大名,你可以横着走。”李玲珑得意洋洋地显摆,“我告诉你,你的厨艺无人能敌,到时候还不知道有多少人缠着你。你甭理……”

    “如果你不说去的话,就不会有人知道。有人找上门缠着你,你大可以推到玲珑的头上。”容峘淡淡地在一旁补充。

    叶子衿笑着点点头。

    “你们……”李玲珑震惊,对面两个人完全是狼狈为奸,欺负她一个人是吧?

    叶子衿挑眉对她笑,摆明了就是在欺负她,“你刚刚说过了,你在京城里可以横着走。如果你将我会下厨的事情宣扬出去的话,以后你就甭想吃到我做的菜。”

    “你这人怎么可以这样?”李玲珑炸毛了。

    “我怕死呀。虽然你吹牛说在京城里如何厉害,但有些人也是你惹不起的。比如说遇上几个王爷呀?比如说你哪一天在皇宫里吹牛,然后引起了太后和皇太后,或者哪个得宠的嫔妃注意上了呀。你也知道我的性子,说话向来口无遮拦,又不懂什么规矩,为此掉了脑袋,我多冤呀。”

    李玲珑……

    她真想告诉叶子衿,丫的,这丫头想得太多了。

    容峘冷冷地看了玲珑一眼,李玲珑立刻气呼呼地会回答,“知道了,我不会对任何人说你厨艺好。”

    完胜!叶子衿高兴地咧开嘴。

    李玲珑看着她小人得志的样子,气得半死,只好逮着坚果撒气。

    中午的时候,大家为了赶路,错过了店面吃饭的时间,因此大伙儿只好拿出干粮出来充饥。

    马氏一大早给的点心多,还装了不少的茶叶蛋,因此,他们坐在马车里的三个人并没有遭罪。马车里东西齐全,天机甚至在马车前面用小炉子给他们烧开水沏了一壶茶。

    叶子衿捧着手里的杯子,暗暗咂舌,容峘这家伙还真会享受。

    下午的时候,李玲珑和叶子衿很快就困乏了,大家早上起得早,马车上有颠簸,叶子衿可不管三七二十一,她第一个趴在了小桌上睡着了。

    “叶子衿,你给我起来。”李玲珑呆住了,叶子衿睡着了,她怎么办?她和谁说话?

    “去去,困死了。”叶子衿眯着眼,一巴掌拍飞她的手。

    “你是猪呀?”李玲珑勃然大怒,“这样你也能睡得着?”

    叶子衿用事实证明给她看。

    李玲珑还想过去拍醒她,容峘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李玲珑憋屈得很,气得也学着叶子衿的动作趴在了桌子上假寐。谁知,一会儿,她居然也真的睡着了。

    马车的空间不大,中间放着的桌子更小。

    李玲珑霸占了一块以后,叶子衿睡得地方就小得多了。

    容峘见叶子衿睡得熟,微微叹口气,这丫头的心还真大,在这样小的地方居然也能睡得这样熟。还有一个事实让容峘更加觉得郁闷,那就是,叶子衿在他面前这么不设防,说白了,根本就没拿他当男人看。

    试想,有几个姑娘能像她一眼样,在一个男人面前睡得这样肆无忌惮?

    他再一次叹口气,然后将叶子衿扶着坐起来,让她头枕在自己的肩上睡。

    两个丫头像比赛似的,一直到天色擦黑,两个人才被几个贴身丫头叫醒了。

    “我居然睡了这么长时间?叶子衿,都是你害的。”李玲珑先来了一个恶人先告状。

    “呵呵,我要是有了那本事,当初就不去学厨艺了,干脆直接去做个妙手空空。只要我缺钱了,直接发个功,让全世界的人全都沉睡,然后我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叶子衿白了她一眼说。

    李玲珑一下没有脾气。

    这边正说着了,容峘一边走一边揉着肩过来了。

    叶子衿幸灾乐祸地说,“看书太久也不好,不仅容易伤眼睛,而且还容易得肩周炎。”

    什么炎,李玲珑和容峘都没有听过,不过这也不妨碍两个人听懂叶子衿的意思。

    “子衿,你坏心眼。六哥对你多好,你居然咒他。”李玲珑追着叶子衿嚷嚷。

    容峘……

    “晚上不会又吃干粮吧?”叶子衿看到大家搭简易的帐篷问。

    “叶姑娘,天气热,肉不好带。”天枢在一旁解释。

    “去打几只野鸡过来。”容峘淡淡地吩咐。

    出行之后,叶子衿才发现,出了定州以后,一路上遇上的山脉比较多。“容峘,你的封地,是不是山脉比较多呀?”

    “再走一天半,遇上的山就会比较少。这一处只是周围的山脉比较多,荒地也不算少。只是因为定州这一带人口比较少,因此遇上的村落城镇就比较少了。”容峘淡笑着说。

    “原来如此。”叶子衿暗暗点头,这么说,这一带并不是她猜测的蜀地了。

    别看叶子衿在厨艺上成就非凡,说实在话,对于地理什么的,她还真不是太清楚。当初山水月无公害基地在各省都有,对于各省适合种植的蔬菜粮食,她倒是如数珍宝。不过除去关于食材方面的常识之外,她还真的是什么都不懂。

    “子衿,等会儿你是不是要做烤鸡?”李玲珑听到容峘吩咐人去打野鸡了,立刻高兴地过来问。

    “想吃饭是吧?”叶子衿看着她问。

    李玲珑立刻点点头。“其实你别看四周的大山多,但是有官道,如果不是因为拉着货物走得慢,骑着马一天就能跑完了。”

    “想吃饭的话,一起挖野菜去。”两个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

    “不去。”李玲珑下意识回答。

    “你是担心你以郡主身份去挖野菜掉价是不是?笨呀,你想挖野菜多有意思的事情,万一,我是说万一呀,万一哪一天你偷跑出来一个人流露在外,野菜说不定还能果腹了。再说了,京城里那些娇小姐,她们挖过野菜,有过这样愉快的体验吗?再告诉你一个秘密,自己亲手得到地食材做出的饭菜才香了,说不定这一次挖野菜经历,回去后还能成为你吹牛炫耀的资本了。”叶子衿叽里呱啦说了一大通,就是想忽悠她一起过去劳动。

    李玲珑坚决不上当,“有什么好炫耀,别人只会嘲笑。我不干。”

    “不干没有吃的。”见她不上当,叶子衿直接翻脸。

    “你敢?”李玲珑也生气了。

    “容峘,她仗着郡主的身份欺负我。”叶子衿高声喊起来。

    “叶子衿,你没脸没皮,每一次就知道找六哥帮忙。”李玲珑差点儿都被她气死了。

    “你才知道呀。”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我就仗势欺人怎么呢?有资源不用才是傻子了。”

    “她自己也带着厨子,你不用担心。”容峘果然很没悬念地做了叶子衿的爪牙。

    李玲珑觉得自己心塞,她千里迢迢孤身一人跑到定州来为的是谁?

    “走啰。”叶子衿对她扬起手里的小篮子,外加一把小巧的匕首。

    “去就去。”李玲珑别扭地跺着脚回答,小跑着过去了。

    周围小树林中就有可以吃的野菜,叶子衿领着几个婢女挖得很快。

    李玲珑一边领着自己的婢女,嗯,还有六个厨子一起挖,一边泪流满面。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节操已经喂狗吃了,居然就那么轻易妥协了。该死的叶子衿。

    “别骂我呀,骂我等会儿也没得吃。”叶子衿简直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她这边暗自悱恻,那边就传来了叶子衿的声音。

    “谁骂人呀。”李玲珑屁颠颠靠近她,“晚上的时候不会就吃这些野菜吧?”

    “放心,不会饿着你。”叶子衿龇牙一下。

    人多,很快挖的野菜就够了。

    而此时,天枢也拎着两只野鸡回来。

    “才两只野鸡呀。”李玲珑嫌弃地撇撇嘴。

    叶子衿白了她一眼,“姑娘,有吃的就不错了。”

    “将野菜洗干净以后,放在石头上用力盘。”叶子衿手里拿着一根狗尾巴草,正在指挥三个厨子干活。她的性子一向如此,有闲人不用白不用,凭什么她一个人干活,大家吃?

    “喏,你们将豆子和花生米剁碎了。”叶子衿又吩咐另外三个厨子。“抽一个人将鸡处理干净。”

    豆子和花生米刚泡着没有多久,所以剁碎麻烦一些。

    但这几个厨子也算尽心尽力,出来的时候,马车里全都带着吃饭的家伙,刀、板子一样不落。

    有叶子衿在的商队也算是个奇葩的商队,在她本人强烈要求下,商队带了四口大锅。容峘也由着她胡闹,带锅虽然麻烦一些,但也不是太累赘,随便找个马车上放上固定地槽子就能安放。

    这会儿在野外,锅就派上了用场,侍卫找来树枝直接点燃篝火,再找几块石头放好,就达成了简易的土灶。

    等鸡被一个胖厨子处理干净以后,叶子衿才开始忙活,她将整鸡直接放在铁锅中煮,开了以后,撇去锅里的沫子,然后继续放清水熬。

    大火煮还是很快的,等肉脱了骨头以后,叶子衿将两只整鸡捞出来,直接将肉撕成了一条条,然后剩下的三口锅全都烧热,倒油,放上切好的野葱野蒜调料煸炒,又将热水烫过盘好的野菜放入其中煸炒,剩下来就简单多了,直接放入清水和鸡汤,将剁碎的碎豆子、碎花生米和鸡肉丢进汤水中煮。

    “子衿,你不会让我们吃马料吧?”李玲珑从满怀希望到失望不已,她哭丧着脸问叶子衿。

    “吃马料怎么呢?有本领等会儿别吃。”叶子衿对她的说词嗤之以鼻。

    就知道这样!李玲珑愤恨不平地在一旁生闷气。

    “想吃饼子吗?”叶子衿问她。

    李玲珑点点头。

    叶子衿笑了笑,然后让摇光拿出一个小盆,摇光从马车里取出了一小袋的面粉和一篮子的鸡蛋。

    “咦,你外出居然还带着面粉和鸡蛋?”李玲珑惊讶地问。

    “我从不会亏自己。篮子和袋子又不是很占地方。我让摇光和玉衡带了一些。不过数量不多,这一顿就差不多吃完了,明天如果能路过镇子和村子补给就好,没有,晚上等着喝西北风吧。”叶子衿笑眯眯地回答。

    “那等会儿你多做一些,我今天先吃饱了再说。”李玲珑真不愧是吃货,她算是典型的只顾眼前不顾后事的人。

    就算是最简单的鸡蛋煎饼,叶子衿做的也比别的厨子做得香。

    等那三口大锅沸腾的时候,她用小盆舀了清水放入一些小麦粉混一下,就倒入了三口锅中,又吩咐几个厨子用铁勺不住搅拌。

    六个厨子本来跟她学得十分认真,可是看到最后,个个顿时都失望无比。原来只是乡下做的咸糊糊呀。

    李玲珑更生气,“子衿,你太坏了。不仅煮了马料,还用麦麸,我不吃。”

    叶子衿看看锅里,又看看李玲珑,“爱吃不吃。”

    容峘笑了起来,的确,叶子衿用的糊糊不同。她用的不是白面粉,而是那种连麦麸在一起的小麦。这种小麦有钱人家自然不屑一顾,只有乡下穷苦的人家才会吃,也难怪过惯了锦衣玉食的玲珑看不上。

    叶子衿不打算惯着李玲珑挑食的毛病,她不顾李玲珑的唠叨,直接到最后一口锅那儿开始做鸡蛋煎饼,这一次她用的是白面粉。

    等锅里的糊糊能吃的时候,她这边的蛋饼也好了。

    “拿着。”叶子衿向来照顾自己人,摇光、玉衡、路子和苗中伟都得到了一张饼。

    李玲珑抢走了两张以后,死活也不愿意去盛锅中的糊糊。

    “你也不吃?”叶子衿顺手递了两张饼给天枢,算是对他贡献了两只野鸡的奖赏,顺口又问容峘。

    “只要是你做的,就是毒药,我也会吃。”容峘笑眯眯地回答。

    李玲珑正吃饼子,被他这把撒得狗粮差点儿噎着,她惊诧地看着容峘。

    可两个当事人全都若无其事,就是他们身边的侍卫婢女也都没有惊讶,李玲珑心酸地差点儿要哭出来。

    叶子衿将咸粥盛了一碗递给了容峘,然后自己也盛了一碗。

    “不错,都是食材本来的味道。”一口入腹,叶子衿满足地感慨一句。

    “的确不错。”容峘跟着附和。

    听了叶子衿的评价以后,李玲珑更不想喝糊糊了。食材本来的味道,不就是野菜的土腥味加上臭鸡屎的味道吗?

    天机等人看了,眼热得都恨不得直接将天枢给打劫了,不过容峘在,他们却都不敢放肆。

    几个人化悲愤为力量,全都抱着糊糊喝起来。一口糊糊下肚,众人眼睛全都亮了起来。大伙儿顾不上手里的干粮,全都低着头猛喝碗中的糊糊。

    可惜刚出锅的糊糊太热了,大家只能心急得等待着,六个厨子在喝了一口糊糊以后,眼睛都直了。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就算是最普通的糊糊,居然也被叶子衿做得如此美味。

    这姑娘到底长了一双什么手呀?

    “郡主,糊糊很好喝。”李玲珑身边的婢女低声对她说。

    李玲珑也长眼睛,她早就观察到周围人的不对劲了。几十口的人脸上那种陶醉可不是假的!

    “去,给本郡主盛一碗过来。”她轻声吩咐。

    “不是不吃吗?”叶子衿耳朵尖,即使李玲珑放低了声音,还是瞒不过她。

    “饼太干了。”李玲珑找了一个不是借口的借口。

    “嫌干的话,可以选择不吃。”叶子衿咬着饼子送她一个好建议。

    “美得你,我还帮着挖了野菜了。”李玲珑傲娇地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

    “郡主,给。”婢女盛了一碗糊糊递给了她。

    李玲珑喝了一口以后,再也停不下来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看着像猪食一般的糊糊,居然如此美味。

    “身在福中不知福呀。像这种粗粮偶然吃起来,对身体更好。”叶子衿教训她。

    李玲珑哪里顾得上搭理她,低着头正认真喝着碗中的糊糊了。

    容峘一碗已经喝光了,他将手里的碗递给了叶子衿。

    叶子衿瞪了他一眼,容峘淡笑着手继续伸着。

    叶子衿没办法,只好再给他盛了一碗。

    满满三大锅的糊糊,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大家分食了。因为糊糊中加了不少的豆子和、花生米和野菜,加上带着麦麸的粗小麦炖起来也压饿,最后大家个个吃得肚大腰圆。

    “叶子衿,以后就你做什么,我都不会再嫌弃了。”李玲珑乐呵呵地看着叶子衿说。

    叶子衿瞥了李玲珑一眼,这丫头得了便宜还不知足,要知道原先在山水月,想等着她下厨的人可以排成一条队,而想等她亲手做农家菜的人更是排到大街上了。

    “可惜时间太短了一些,否则的话,味道可以再鲜美一些。”叶子衿感叹。

    她说得是大实话,但听的人差点儿泪流满面,特别是那几个从开头看到结尾的厨子,羞愧得恨不得钻到地下去,他们刚刚居然怀疑叶子衿的厨艺!

    “明天想吃美味的刀削面吗?”叶子衿乐呵呵地问。

    李玲珑眼睛一亮,顿时点起头来。

    “那明天一大早你捉鱼呀。”叶子衿笑呵呵地说,“现在去挖了竹笋过来泡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