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贵妾 章节目录 卷五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第二百六十一章 六更小妖精(今日两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瑶华殿宫殿朱红色的大门紧闭,寝宫内摇曳的烛火跳动,将房间渡上一层暖色。

    宽大的床榻上,紫色的帘幔垂地,苏钰躺在榻上,身子愈发的沉重,思绪混乱的紧,眉头紧皱伸出手附上额头,脑中恍然闪过一念。

    猛然睁开眼眸,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凌傲天,撑着身子想要起榻,她怀有身孕身子沉重,她的无法言语,眼泪顺着眼角便落了下来。

    一直守在床榻旁的苏绾,拄着胳膊,不知何时竟昏沉睡了过去,听到了床榻上传来微微抽泣的声音。

    抬起眸见苏钰醒了过来:“钰儿,你醒了!”

    苏钰的眸中泪水狂涌而出,撑起身子欲下榻,苏绾忙不迭的伸出手拉住她的手臂,苏钰口中发出低低的呜鸣声,手在半空比划着。

    苏绾知道她是想找皇上,求他放过夫君凌傲天,苏绾眸中的泪珠儿禁不住低落。

    “钰儿,圣旨已经下,是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们都不想他出事。”

    苏钰竟是不顾五个月的沉重的身子直接跪在了地上,一只手覆上隆起的小腹,一只手空中比划着。

    泪水汩汩而出,双手合十颤动口中发出悲鸣祈求着,求苏绾救救自己的丈夫,孩子是不能够没有父亲。

    苏绾泪流满面,苏钰是个哑巴,已经很可怜,让他带着孩子孤苦过活,原本那些债都是自己欠下的,凌傲天才会有此无妄之灾。

    苏绾缓下身子跪在地上握住苏钰的手:“钰儿,对不起,如果不是我,拓跋沅一就不会迁怒与凌傲天。拓跋沅一她要报复的是我。一切仇怨都应该由我背负才对。钰儿你放心 ,我会想办法救他,我会去见他。”

    房间外,传来瓷器打破的声响,房间的门竟是被人直接推来,祈寒见苏绾没有用晚膳,她怀有身孕怎么能够不吃东西,心中自然是疼惜,于是命厨房煮了些滋补的汤羹亲自送来。

    祈寒在房间外听到苏绾的话,手中的汤碗打翻在地,祈寒从房间直接冲了进来,脸上竟有些阴沉。

    伸出手紧紧我握向苏绾的手腕,心中充满了紧张与不安:“阿绾,你要做什么?你要去见他吗?你又要去做傻事,我不准你去!我不准你去!”

    苏绾心中充满了自责,她如今思绪很乱,才会胡思乱想,泪水打湿脸颊,声音哽咽。

    “祈寒,我不能看着凌傲天他因为我而死,阿绾一辈子心中都会不安,钰儿她已经很可怜,不能够没有丈夫,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阿绾,你糊涂!拓跋沅一他就是丧心病狂的疯子,你去了不过是受到更多的羞辱,他是不会方过凌傲天的。你又有没有为我们的孩子想过,我是不会让你去的。”

    祈寒直接从地上站起身来,声音变得异常阴冷:“来人,将瑶华殿重重守住,没有朕的允许,不准皇后娘娘出寝殿半步!不准任何人探视。”

    “祈寒,你要囚禁阿绾?”

    祈寒周身弥漫着冰冷,声音都在颤动:“我是保护你,我不允许有任何意外发生,只要你安心的耐过三日,我自然会放你出去!”话音方落,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哐!”的一声,大殿的的门被重重的关上,苏绾知道祈寒在怨恨她如此看轻他和孩子。

    她心中乱的很,祈寒是不会明白她心中的苦楚,难道她要眼睁睁的看着苏钰没了丈夫,孩子没有了父亲,看着凌傲天为他而死心安理得的活着,如今还有什么办法能够救凌傲天?

    漪绣坊内,一浪浪痛苦又似愉的呻吟声,弥漫在整个房间,两具赤条条的身子紧密的交缠着,共赴巫山的两人,享受着盘上云端的快乐。

    **过后,苏盈全身染了霞,口干舌燥,浑身燥热的紧,苏盈口中发出娇媚入骨的低吟声,满含浓浓**凝脂玉手,情不自禁区的抚上他健硕的胸膛来回游走。

    弓起身子饱满的丰盈贴近她宽阔的胸膛,贪婪的磨擦着他平滑结实的肌肉,对他充满深沉的迷恋与渴望,就连苏盈自己都感觉到尝过男女之事的她越来越放荡。

    拓跋沅一唇边邪魅的冷笑,一双手却是把玩着她附上胸膛的玉手:“小妖精,你的胃口可是越来越大了。”

    苏盈娇声又是带着浓浓的**道:“人家就是喜欢你,你快些将人家娶进门,就可以日日夜夜都陪着你,享受无尽的欢爱。”

    拓跋沅一听到她在变相的催促他们之间的婚事,还真是个胸大无脑白痴的女人,和她的姐姐真是云泥之别。

    她若不是她的妹妹,这样的卑贱的女子,玩儿一次也就腻了,无情便不会心痛,他发过誓从今而后不会再为任何女人动情,天下的女人都是卑贱的,不过是他胯下的玩物。

    碧蓝的眸中闪过一丝不易擦觉的凌厉,声音却很平淡:“我们的婚事恐怕要晚些时日。”

    苏盈朱唇淡咬,柔声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拓跋沅一手依然在把玩着苏盈附在胸口的玉手:“难道你不知道,你的姐夫凌傲天刺杀本王,本王差一点就见不到你了,那个凌傲天已经被皇帝下了天牢,三日后斩立决!此时本王提出和亲,不合时宜。”

    苏绾颦眉,正如拓跋沅一所说,此时的确不合时宜,心中生出怨恨,听到斩立决三个字儿,凌傲天可是他的姐夫,没有半点怜悯之心。

    “真是自作虐不可活,活该!只是盈儿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刺杀你。”

    听到苏盈恶毒的话,那个毕竟是他的姐夫,突然感觉苏盈也是有可取之处,至少有一点倒是和自己蛮像的。

    “大概是大周皇帝的主意,他不过是做了替死鬼罢了!”

    苏盈伸出手拉着他的手臂娇声道:“如今该怎么办?”

    拓跋沅一嘴角扬起邪魅的弧度:“放心,再过几日这件事平息了,本王就去提亲。”

    苏盈无奈,为今之计也就只能够这样了:“嗯,都听你的。”

    话音未落,拓跋沅一薄凉的唇瓣已经堵上她娇艳欲滴的樱唇,火热的唇舌再次交缠,又一轮欢爱在上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