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中文网,小说推荐

帝国吃相 《帝国吃相》正文 第482章 皇宫夜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呼~陈旭脑海中的小人甩了一把额头的虚汗。

    如果不是他穿越而来大约知道一些草原如今情形,决然不会如此为江琥卖力的洗白。

    根据后世知道的情况,眼下的匈奴真的还差不多是一盘散沙,但却也正在趁着中原诸侯战争的时机不断壮大。

    等再过十年左右,匈奴会冒出来一个杀父上位的猛人,那就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冒顿单于(注一下:念mo du,而不是maodun)。

    而正是这个冒顿,趁着中原内乱楚汉相争的时间迅速崛起,一统北方草原之后击败东胡和大月氏,建立起一个统一的匈奴帝国,随后,他带领匈奴征服了楼兰、乌孙、呼揭等二十余国,控制了西域大部分地区。向北则征服了浑窳、屈射、丁零、鬲昆、薪犁等国,向南兼并了楼烦(今山西东北)及白羊河南王之辖地,重新占领了河套以南。匈奴居有了南起阴山、北抵贝加尔湖、东达辽河、西逾葱岭的广大地区,号称将诸引弓之民并为一家,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成为北方最强大的民族。

    而匈奴人也因此成为了中华文明往外扩张发展的一个巨大障碍,不光连年袭扰华夏边境劫掠女人财货,更是切断了中原与西域诸国的商贸往来,将中原压制的喘不过气来,严重威胁了中原王朝的统治。

    这个情形一直持续了一百多年,直到汉武帝时期,卫青霍去病率领大军一举将匈奴主力彻底击溃,匈奴这才被逐出漠南赶到了更加荒凉苦寒的漠北之地,然后匈奴开始逐渐分裂,到了汉和帝时期,中原再次大败匈奴,匈奴人彻底分解,一部分投降中原,一部分远遁中亚,而同时鲜卑族崛起占领了匈奴人的地盘,匈奴便从中华版图上消失,一个曾经的庞大帝国,一个给中原带来深重灾难的民族至此彻底消亡。

    也就是说,眼下的匈奴其实正在慢慢的崛起。

    而有幸的是中原经历十多年的诸侯征战之后终于统一。

    也只有趁这个机会彻底刚死匈奴,匈奴对中原的侵扰压迫的历史才不会再次重演。

    而这也是陈旭从开始到现在一直在不断做的一件事,那就是不断的怂恿秦始皇去怼匈奴,只有匈奴完蛋了,大秦才能把眼光放到西域,放到更加广袤开阔的西亚和欧洲,不然等匈奴崛起壮大,大秦就只能被阻隔在这片自认为是天下中原的地方继续互相窝里斗。

    而这一斗就是两千年,直到清朝,西方人开着坚船大炮打进来了,这才醒悟过来,原来特么的除开我大中国之外,地球竟然还是个球球形状的,不光如此,中原之外还有无数的国家,一个一个都牛逼的不得了,都来欺负老迈不堪的中国大爷。

    秦始皇是不在乎江琥和两千马卒的死活的,他关心的是匈奴可能会得到新式马卒装备的制造方法,不过眼下听陈旭这样一通解释之后,方才拿到密奏之后的愤怒和郁闷一扫而空。

    “爱卿新婚,朕最近也国事繁忙,因此好几天都没和爱卿闲聊了,刚好朕此时有些饿乏,走,爱卿陪朕去吃些饭食充饥,顺便也小酌几杯清河佳酿解解乏!”秦始皇笑着挽着陈旭的手就往殿外走。

    陈旭哭笑不得,不过秦始皇这么一说,他也感觉自己的确是饿了,于是只好跟着大boss去吃饭喝酒。

    虽然已经是酉时末,早已过了吃饭的时间,但御膳房还是有充足的准备,因为皇帝喜欢加班批阅奏章,因此吃饭时间也并不是太固定,得到宫人的通传之后,御膳房很快就准备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鸡鸭鱼肉丰盛无比,而且都是和清河酒店的制作方法一样,再也不是往日那种非煮即烤的原始制作方法,煎炒烹炸色香味俱全。

    “爱卿请坐!”秦始皇此时心情已经变得很好,热情的邀请陈旭入座之后,数十位宦者、内官、宫女和御厨在旁边伺候。

    嫣红的清河佳酿倾入瓷杯之中,散发着清冽甘醇的果酒香味。

    “来,爱卿与朕同饮一杯!”秦始皇举杯,君臣两人对饮之后便开始一边闲聊一边吃喝。

    秦始皇平日吃饭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一个人,后宫的妃子有时候也回来相陪,但很少,因为都不知道秦始皇的吃饭时间,因此也不敢随意前来打搅秦始皇,只有听说秦始皇心情不太好吃不下饭,一些地位比较高的妃子才会来劝解一下。

    因此对于秦始皇来说,像这样轻松吃饭的时间非常少,而且也只有和陈旭在一起吃饭他才会有这种感觉,很轻松,很随意,而且聊的内容也让秦始皇很喜欢,因为陈旭每次都会说一些三卷天书中的内容,这些都让秦始皇非常感兴趣。

    边吃边聊,很快就一个时辰过去,君臣二人饭菜没吃多少,酒倒是喝了好几瓶,也越聊越兴奋,最后都醉意熏熏。

    “陛下,时间已经很晚了,臣不能继续打扰陛下休息,改天等陛下有空,臣再来与陛下闲聊!”酒足饭饱,陈旭脸色泛红的站起来拱手告辞。

    这个十六岁的小身板依旧扛不住太多酒精的刺激,此时他已经感觉有些晕晕乎乎。

    “哈哈,是朕做错了,爱卿刚刚新婚不久,家中还有娇娘等待,来人,送清河侯回府!”秦始皇笑着站起来,同样脸皮泛红身体略微有些摇晃。

    “是,陛下!清河侯请~”两个宦者一起躬身行礼。

    “陛下,臣告退!”陈旭还没醉到得意忘形的地步,给秦始皇行礼之后在两个宦者的带领下出御膳房。

    御膳房外是一个花园,此时正是初夏时节,气候温暖,院子里花草树木皆都繁盛无比,还有许多侍卫依旧在四周警惕防卫。

    酒喝得有点儿多,陈旭也有些迷糊,跟着两个宦者穿过花园之后沿着一条走廊曲曲折走了一截,慢慢酒意上头,脚步也有些凌乱蹒跚起来。

    “侯爷,您似乎有些醉了,要不要小的给您取一些醒酒的酸梅汤来,出了后宫还要走三五里才能出皇宫,加之天黑难行,要是侯爷摔伤了我们两个恐怕明天会掉脑袋!”另一个宦者也赶紧说。

    “嗯,也好,快去取来!”

    走了这一段路,陈旭感觉自己的确有些醉了,有一种飘飘忽忽的感觉,因此也觉得还是醒醒酒再出去比较好,而且皇宫之中复杂无比,一不小心走错路掉沟渠或者水井池塘里面淹死那可就亏大了,就算没淹死也必然成为一个笑话,明日定然会在咸阳传的沸沸扬扬,甚至会有人添油加醋的说清河侯昨夜掉到茅厕里去了也说不定。

    一个宦者小跑着离开,很快端着一碗酸梅汤过来,陈旭坐在栏杆旁边的石凳上尝了一口,酸酸甜甜非常可口,的确是酸梅汤,因此也没在意,几口喝干后靠在栏杆上稍微休息一下准备醒醒酒再走。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一歇竟然越发的头昏眼花,挂在走廊上的灯笼都开始出现重影,而且感觉眼皮沉越来越沉重,就在他强行睁开眼睛准备站起来的时候,脚下一软就栽倒下去。

    “侯爷,侯爷~”迷糊之中他感觉自己被人一左一右搀扶住了。

    “快送我出宫!”陈旭此时虽然头重脚轻感觉走不动路,但心还是清醒的。

    “是,侯爷!”两个宫人一左一右架着陈旭沿着走廊继续往前走,迷迷糊糊中曲曲折折也不知走了多远,四周越来越安静,越来越阴暗。

    “这是什么地方?是不是走错路了?”陈旭迷迷糊糊的问。

    “侯爷放心,眼下已经是戌时,后宫宫门早已落锁,我们走患者通行小门出宫更快一些!”一个患者赶紧说。

    “那就好……那就……好……”陈旭说着话却再也支撑不住了,感觉身体被一团漆黑慢慢包围,灵魂就像坠入了深渊一样,最后头一垂彻底没有了知觉。

    “侯爷~侯爷~”两个宦者呼唤了许久,发现陈旭真的已经没有了知觉,这才互相看了一眼,然后架着陈旭快速离开。

    而就在两个宦者架着陈旭离开不久,一个身穿青色长裙身姿窈窕的女子出现在走廊上,手中提着一把短剑,脸上还挂着一块黑色的面巾,看着宦者和陈旭离去的方向,女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悄悄的跟了上去。

    “笃笃笃~”昏暗的夜色下,一间偏僻的偏殿门房,架着陈旭而来的宦者轻轻敲响了窗户。

    “事情办得如何?”房间里传来一个阴柔的男子声音。

    “赵大人,我们已经得手,清河侯昏睡过去了!”一个宦者小声回答。

    “吱呀!”门房的木门被推开,一个身穿宦者官服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正是赵高的四子赵柘。

    看着已经垂着头微微打着呼噜的陈旭,赵柘略有些苍白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抓住陈旭的头发将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发现的确就是让他恨之入骨的陈旭,然后又转头四周看了一圈,发现没有任何异常,这才转身一边走一边说:“跟我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